剧情梗概:大结局
  “孝”是中国的传统美德。在今天,很多传统的道德标准受到了挑战,但是“孝”依然被作为一个必须遵守的行为准则受到尊重。人们可以贪污腐化、可以背信弃义、可以弄虚作假,但是对“孝”却不可以说不。这个大众化的道德标准使得本剧将有最广泛的观众基础。

  尽管人们的内心中对这点坚信不移,但是随着社会竞争的加剧,随着人口流动和向城市集中,随着一胎政策的贯彻,随着中国进入老龄化的社会,如今尽孝却在逐渐变得越来越困难。工作的压力和侍奉床前难以两全,独生子女面临的养老送终的责任和义务带给他们不能逃避的困境。每家都有父母,每家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而且家家都有一本关于养老问题的难念的经。这也是保证本剧有社会反响度的一个重要原因。

  同时,养老观念的变化也是“孝”里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对养老院的态度、对维持生命还是维持生命尊严的两难选择等等也将是本剧讨论的话题。

  刘英和乔战勇生有二男二女,大女儿乔水兰已到了不惑之年,小儿子乔海明为而立了。儿女们都有了各自的家庭,过得都不容易。好强的刘英是这个家庭的支柱,几十年来她全权掌管着这个家庭的大小事宜,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这个家庭都被她管得井井有条,相安太平。

  故事是从大儿子乔海洋的媳妇谢言怀孕开始。过了三十岁的大儿媳妇谢言,好不容易怀上了孩子,下海经商的海洋生意上不顺利,妻子又出现了妊高症迹象,正遭受着内外夹攻,这时,三妹夫范垒打来电话,告诉他母亲脑溢血住院了。乔家的支柱倒了,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子女和他们的家庭全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表现出中国固有的对“孝”这个字的理解和表现。老母亲被抢救过来以后,却落了个半身不遂。一贯好强的刘英陷入了从未有过的苦闷之中,生活起居全要靠人帮助,矛盾的焦点就集中在四个儿女如何料理二位老人的问题上来了。大姐夫在当地是局长,大姐虽然在家中很有面子,但其中的苦衷只有自己知道;二儿子海洋,媳妇谢言又要生孩子,生意又遇到重重困难;三女儿水灵因为丈夫范垒下岗了,生活困难不说,家中的地位也随之降格;小儿子海明从美国留学回来,浑身都是美国味,连亲情观都是美国的。况且老人不同小孩,虽然生活无法自理,但脑子还好使,他们还有自己的主意,并不是给什么就要什么的。激烈的矛盾冲突就不言而喻了。《孝子》选择了这样一个既平凡但却一直被影视剧忽视的切入角度,通过一家四个兄弟姐妹为父母养老送终的全过程,展现了中国人对亲情的重视,以及在这个过程中所经历的所有困难、争执、悲伤和爱。

分集剧情:
第一集

  乔海洋陪怀孕的妻子谢言去医院的路上,接到小蔡的电话,得知工人因为公司拖欠工资在工地罢工,不得已,谢言自己到医院检查。乔海洋赶到工地,稳住了工人的情绪。谢言检查出妊娠高血压症,需要住院治疗。谢言的母亲许萍担心女儿的身体,来到医院照看谢言,许萍对乔海洋颇有怨言。乔海洋来到医院,却接到妹夫范垒的电话,得知母亲脑溢血住进医院并有生命危险。乔海洋想方设法与马自立周旋欠款。许萍和谢楚德照顾谢言,乔海洋心怀愧意地告别了谢言,踏上回老家的路途。

第二集

  乔海洋来到母亲住的医院,看到极差的住院条件和对母亲不闻不问的姐夫沈致公,与姐姐水兰发生争吵,水兰在海洋的刺激下给沈致公打电话,沈致公正陪上级领导看检,就将手机关掉了,但仍抽时间给岳母住的医院的院长打电话,解决了病房的问题。谢言因为病房的问题得不到解决,坚持回家住,许萍只能陪谢言回家,谢言一肚子的委屈。海洋母亲的病情突然恶化,被送进手术室,老四乔海明打回电话,海洋为了让海明放心,告诉他没什么危险,谢言也因为提前早产被送进了手术室,海洋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老太太的手术结束了,但仍有危险,一家人心里七上八下的,家人劝海洋回北京看谢言,接到小蔡的电话,谢言平安生下一个千金。

第三集

  老太太度过了危险期,一家人稍微放心了些。谢言顺利生产,但由于早产的原因,婴儿身体虚弱,一直待在保温箱里。许萍和谢楚德照顾体弱的谢言。谢言为了让婆婆能听到外孙女儿的哭声,找同病房的产妇帮忙,老太太终于清醒过来,一家人充满快乐的气氛。老太太渐渐地康复,水兰劝沈致公去看望母亲。小婴儿终于出了保温室,老太太想听孙女哭声,许萍想办法让婴儿啼哭,却又怕孩子哭坏了身体,致使老太太非常不满,心里埋怨许萍不让自己多听听孩子的声音,于是将诸多不满发泄到谢言身上,乔父打断了老太太的牢骚,安慰谢言。

第四集

  乔海洋赶回北京看望谢言和刚出生的女儿,谢言仍旧为电话中乔老太太的态度生气,乔海洋百般劝解,谢言终于消了气。快过年了,马自立仍旧不付款,工人的工资不到位,谢言把家中的存款交给乔海洋支付工人工资。乔海洋为女儿取名猫猫。乔老太太与病友聊天,知道自己得病花了很多钱。范垒交了住院费后跟水灵发牢骚,此时外甥沈林又跟水灵借钱。乔海洋四处为工程款奔波,工人外出嫖娼被城联防的抓住,乔海洋无奈之下只能交罚款保人。水灵在医院遇到张亦松,乔老太太对张的亲近让范垒心中十分不快。

第五集

  乔老太太因为担心子女为自己住院花费太多的钱,开始拒绝治疗,吵着要出院,水兰劝母亲继续治疗,事情暂时解决了。大年除夕,谢言和猫猫出院回家过年,一家人正要好好过个团圆年,老家却打来电话说,乔母又病危了,谢言恋恋不舍地送乔海洋回老家。乔海洋回到老家,一场虚惊,乔老太太并没有太大的危险。突然传来消息说沈林失踪了,水灵告诉水兰,沈林从自己这里拿了钱,水兰把怨气出到水灵身上,乔海洋从网上通过沈林的网友得知了沈林的去向。

第六集

  乔老太太要求出院,家人不同意,乔老太太用绝食来与家人抗议,沈林终于回家了。沈致公气不打一处来,与沈林大吵一架,乔海洋劝解沈林,原来沈林去洛阳见女网友。乔海洋告诉沈林,乔老太太清醒过来,闹着要出院,沈林亲手做了面,带到医院给乔老太太,乔老太太很高兴,但仍旧不吃饭,乔父劝慰乔老太太,知道乔老太太要求出院的原因,考虑再三,也同意了老太太的意见。儿女们没有办法,想在老太太出院后能够更方便地生活,便决定改装老房子,乔海洋做了房屋修改的设计图,范垒买建筑材料,在发票上做了手脚,水灵知道范垒在发票上做了手脚十分生气,范垒承认错误,保证以后不会再做这种事情,水灵用范垒扣下的钱给猫猫买了银锁,交给了海洋。马自立因为行贿被拘留,海洋为要马自立的欠款决定要保释马自立。

第七集

  范垒私自将地漏改了一个位置,造成卫生间的工程返工,海洋当着两个工人的面训斥范垒,范垒受不了离开。范垒回了家,水灵细心地开导范垒,沈致公来接岳父乔战勇去自己家住,沈致公想让海洋帮忙引见上级官员,范垒劝海洋不要帮沈致公。范垒和海洋一起到卫生间铲瓷砖,之前矛盾也就烟消云散。海洋召集了全家人,将老太太的医药费做了分担,水兰回到家与沈致公商量,沈致公决定把自费药改成公费药报销,老太太出院回家,一家人高兴地让乔老太太看新的装修,没想到老太太看到新家,对着家人发了一通火,一家人不知如何是好,十分尴尬。沈致公去见情人砚弘,砚弘帮他把医疗费报销了。老太太在海洋的劝说下终于同意了新的装修,海洋回到北京,见到了谢言和小猫猫,紧绷了几天的心终于放松下来了。

第八集

  水灵给老太太洗澡,海洋打来电话,没来得急跟老太太说话就挂断了,老太太对海洋和谢言十分不满。老太太洗完澡,水灵的儿子小水正好放学回家,让小水洗澡,水灵让小水把老太太的脏衣服拿出来,小水不拿,说老太太的衣服有细菌,是范垒说的,老太太对范垒十分生气。赵主任等人来看望老太太,老太太与他们聊天却互相堵气,范垒拣来一辆破三轮车,想要改装一下,载老太太去针灸。乔父一大早就出门,老太太要让范垒背着自己去找乔父,范垒没办法,只好背着老太太四处找乔父。没想到,乔老太太见了老邻居就说要请老邻居吃饭,家人不同意老太太的做法,但拗不过老太太。谢言跟海洋说自己想去工作,海洋不同意。

第九集

  老太太请老街坊吃饭,老街坊都带了东西上门,老太太十分高兴,一屋子老人闲话家常,老太太为了在客人面前显示自己的权威,在客人面前给沈致公摆谱,沈致公十分不满。水兰不满母亲的做法,但也十分无奈。小水在考试中考的不好,水灵被学校的老师叫去谈话,范垒一时情急,当着老太太的面说老太太是残废,老太太护着小水对着范垒大发脾气。范垒看见乔父去洗浴中心,跟沈致公打听有关洗浴中心的事,沈致公怀疑范垒看见自己和砚弘的私情,便找来砚弘商量。水灵要范垒去买面,老太太觉得面吃得太快,让水灵和范垒心中都十分不自在。

第十集

  乔父晚上回家很晚,老太太不放心,要出去找找,范垒拦住乔老太太,自己来到太上宫洗浴中心,范垒在洗浴中心遇到乔父。范垒和乔父回家后把乔父去洗浴中心的事情瞒住了乔老太太和水灵。老太太不想睡床要睡炕,还要拆浴室和热水器,家人劝了半天没有办法,只好给乔海洋打电话,但老太太不听海洋的劝告。海洋让水兰找楚先生,水兰请楚先生帮忙劝老太太,楚先生一番言辞使老太太打消了拆浴室的念头。范垒的三轮车改装一新,带着老太太去针灸,老太太对着范垒感叹,范垒找来小陈要给老太太打炕。老太太因为想和老爷子睡在一起,于是水灵和范垒帮老太太换了个双人床。老太太怀疑乔父出去找以前的旧相识冯会计,乔父终于告诉家人,他去找厂里报销医疗费的事。海洋将猫猫的碟寄回家,老太太嫉妒小猫猫和孩子的姥姥许萍亲近。

第十一集

  海洋回到家,见许萍脸色不好。谢楚德告诉海洋,乔老太太来过电话,许萍接的电话。海洋打电话回家问水灵许萍为什么生气,水灵如实相告:乔老太太看了猫猫的光碟,嫉妒许萍和小猫猫亲近。海洋代母向许萍道歉。老太太要求水灵给海洋打电话,让海洋带着小猫猫回来看看,水灵瞒着老太太把电话线拔了, 但被不知情的范垒给穿帮了。水灵又怀孕了,家人考虑再三决定把孩子打掉,水灵决定留下孩子。水灵夫妻来到水兰家,告诉水兰想要孩子的事。水兰夫妇在商量沈林考学的事,水兰告诉沈致公,水灵打算生孩子,沈致公说,如果生孩子范垒就不能继续在单位上班。老太太指挥家人打扫卫生,迎接海洋一家回来。海洋打电话告诉老太太有事不能回家,老太太很生气,海洋没办法,只能同意带着猫猫回家。

第十二集

  海洋和谢言把要带着猫猫回家的事情告诉许萍,许萍担心猫猫身体弱,会生病,谢楚德劝许萍放心。海洋带猫猫坐火车的途中,猫猫开始发烧。猫猫回到家,家人都十分高兴,范垒买回婴儿的洗澡盆要见见猫猫时,被老太太挡在门外,说范垒和猫猫命中犯克,不许范垒见猫猫。寿宴当天,乔老太太当着客人显摆海洋有钱,谢言十分不满,张秘书来祝寿,乔老太太十分高兴,范垒却独自生着闷气。海洋劝水灵打掉孩子,水灵告诉海洋小水不是范垒的孩子,是张亦松的孩子,范垒为了水灵,答应照顾小水和水灵。知道实情后的海洋谢言,支持水灵生下这个孩子,水灵十分感动。海洋劝老太太对范垒好点,并送给范垒手机,老太太坚持带猫猫上坟,谢言没办法拒绝。上坟回来后老太太让谢言给猫猫洗澡去去寒气,猫猫半夜高烧,一家人急忙带着孩子去医院。

第十三集

  猫猫高烧不退,一家人六神无主,医生检查不出什么问题,水灵、水兰劝谢言带着猫猫回京检查,范垒回家收拾行李,水灵埋怨老太太不该带猫猫上坟。海洋带猫猫直接从医院往机场赶,回到北京,经医生检查,猫猫得的是口炎,老太太要打电话,水灵把电话线都拔了。乔父劝老太太不要再打电话添乱了,乔老太太不再说话,老太太找楚先生帮自己写信。猫猫终于病愈,谢言十分高兴。谢言去单位被江主任批评。海洋的工程终于验收了,谢言看到劳累的海洋,终于原谅了海洋,谢言打电话给乔家,告诉老太太猫猫的病好了,婆媳在电话中言归于好,水兰帮水灵找了份工作,水灵决定去干,范垒帮老太太弄来麻将桌,让老太太平日里解闷。

第十四集

  老太太与朋友聊天,范垒向张大叔打听超生孩子的事,张大叔说张秘书能帮忙,老太太劝范垒和水灵去找张秘书帮忙,范垒来到张秘书办公室。范垒告诉老太太张秘书帮不了忙,老太太还想找张秘书帮忙,水灵生气地打断了母亲。沈致公因为范垒要孩子的事儿辞退了范垒。老太太发现钱少了,怀疑家里有人偷拿了钱,范垒正巧买东西回来,老太太怀疑是范垒偷了钱,乔父没劝住老太太,范垒怕老太太知道自己被沈致公辞退的事情,就承认自己拿了钱。小水放学回到家,被水灵问出钱是他拿去打游戏了,范垒委屈地跑回家,水灵跟过来听范垒诉说着自己的委屈,决定不在乔家住了,老太太为了让水灵和范垒团聚,故意找麻烦把水灵和小水赶回了家。沈林和水兰来看老爷子和老太太,沈林劝老太太去自己家住。

第十五集

  沈林回家后告诉沈致公要接姥姥来住,沈致公不同意。老太太玩麻将,无意中知道了范垒为自己做过的事非常感动。沈林来找水灵还钱,水灵突然接到电话,说老太太摔跤了,水灵和沈林急忙回家,老太太求水兰接自己去她家里住,水兰没办法,只能先点头同意下来,水兰回到家中和沈致公商量,沈致公不得已,只能答应下来,范垒等人一起帮老太太搬到沈致公家,沈致公很晚回家,早饭时老太太唠叨了沈致公几句话,沈致公很不快地离开了。沈致公要去省里开会,邀请砚弘带孩子一起去。乔老太太无意中把沈致公的蚂蚁酒倒掉了,水兰无奈地不知如何是好。沈林考了高分,沈致公十分高兴,要喝蚂蚁酒,水兰告诉他一不小心摔了,沈致公刚要发火,发现所有人都注视自己,只好不了了之了。

第十六集

  谢言为了帮海洋接新工程,找自己的导师帮别人辅导。乔战勇老夫妻在沈致公家收了一个陌生人送给的一盒饼干。水兰回家找出早年的戏服给别人穿,老太太和老爷子劝水兰自己去演,水兰跟沈致公商量请保姆照顾父母,自己去排练,沈致公坚决不同意,沈致公接砚弘母子去外地开会回来,在火车站被范垒看到,范垒偷偷拍下了照片,范垒没敢和水灵说这件事,借送靠垫的机会来到沈致公家。沈致公回到家看到老太太把砚弘送给自己的裤子浸水变形了,很生气,范垒回到家把在火车站遇到的事对水灵说了。沈致公告诉家人出事了,原来老太太收下的饼干盒里夹了十万块钱,沈致公把钱退了回去。

第十七集

  老太太在沈致公家住了一段日子,感悟到范垒的善良和孝顺,老太太让水灵告诉范垒带小水来小兰家吃水饺。水兰落寞地回到家,范垒让水灵提醒水兰看紧沈致公,水灵本想提醒水兰,但被水兰打断了。沈林的录取通知书到了,沈林偷偷地把志愿换了,沈致公回到家为了志愿的事情与沈林吵架。听完沈林的话,家人都表示支持理解沈林,只有沈致公仍旧一脸不快,一家人沉浸在沈林离开的喜悦和离别之情中。老太太帮范垒接了一个电话,无意中看到了沈致公和砚弘的照片,老太太没有声张,送走了沈林,老太太和乔战勇找来范垒,让他不要把照片给水兰看。沈致公送沈林回来,带回沈林女友的照片,沈致公一夜没有回家,第二天,小吴来到沈致公家。

第十八集

  范垒告诉水兰沈致公被隔离审查了,水兰急忙赶回家,拦住了老太太,一家人回到家,水兰告诉家人,沈致公和自己早就已经互不干涉的生活,为了沈林才勉强维持在一起的。水兰想办法弄清沈致公的情况,老太太提议让水灵找张秘书帮忙,水灵约来张秘书见面,求张秘书帮忙打听沈致公的事情,张秘书帮水灵打听到沈致公被隔离审查的原因,水兰接沈致公回家反醒,自己住进了书房。水兰不理沈致公,但仍决定帮沈致公把贪污的公款补上。乔战勇带沈致公去菜市场买菜,水兰找到砚弘,给她钱让她把贪污的钱还了,两个人心平气和的谈了很长时间,砚弘收下水兰的钱。水兰扭伤了腿,沈致公细心地照顾水兰。

第十九集

  水兰参加晚会演出,在后台遇到了刘主任,得知水兰帮着把钱还上了,沈致公帮水兰拍了片子,带回家给二老看,沈致公把自己发生的事情如实地写在了给沈林的信里面,让水兰颇为感动,老太太要去买月饼,沈致公背老太太下楼,老太太在乔战勇的帮助下,帮沈致公缝上了扣子。水兰去单位开会,因为腿伤,下楼十分不方便,沈致公坚持要背水兰下楼,水兰终于接受了沈致公的援手。海洋的新工程开工了,海洋打听到马自立的消息。中秋节,水兰和水灵一家一起过中秋节,乔战勇夫妇帮水兰和沈致公劝解了半天,谢言帮海洋算了一笔经济帐,海洋家的经济十分紧张,水灵打算接父母回家住,可老太太太独自决定去北京海洋家住。

第二十集

  海洋找水兰帮忙先劝劝老太太,等安排妥当再接老太太来北京住。谢言同意公婆搬来住,但最好能缓一个月。许萍和谢言商量如何照顾猫猫和老太太,谢言打算找保姆,保姆半天没到家,一家人都以为保姆拿着钱跑了,许萍更不放心把猫猫交给保姆带。保姆终于半夜三更到了,原来不舍得浪费钱,坐公交迷路了,许萍等人都十分喜欢这个保姆。海洋公司被盗,海洋冲母亲大吼起来。谢言打电话来,海洋把气都撒在谢言身上,谢言把解约合同和钥匙放在了海洋公司的门卫上,海洋看了之后十分后悔对谢言发火,自己来到许萍家帮着收拾房子,方便许萍夫妻搬回去住。

第二十一集

  老太太因为海洋的电话生闷气,谢言打电话给老太太哄她开心,许萍和谢楚德收拾好行李搬回了自己的家,谢言和保姆两个人带着猫猫忙的不可开交,猫猫一直哭个不停,谢言和保姆找不到原因,许萍打来电话,谢言听许萍的建议给猫猫换了衣服,猫猫就不再哭了,老太太回到家想要抱抱猫猫,被保姆拦住,让老太太洗完澡之后才能抱。猫猫和乔战勇玩得很高兴,小蔡找到马自立,乔海洋急忙赶了过去,海洋拿起陶瓷罐拍破自己头,逼马自立用房子抵押工程欠款。乔家和谢家一起吃饭,老太太坚持等海洋来了才能开宴,让许萍心里很不舒服。老太太当谢言父母的面说海洋的前女朋友有多么得好,让许萍当场翻了脸,谢言把牢骚都发在海洋身上,海洋只能尽力安慰谢言,水灵和范垒决定回家,谢言和海洋一起去送他们。

第二十二集

  老太太要给猫猫绑腿,与小保姆起了冲突,谢言只好两边都安慰,平息了两个人的战争,老太太看小保姆特别得不顺眼,总是跟海洋发牢骚。马自立抵工程款的房子证件不全。老太太不准猫猫用纸尿裤,把旧衣服剪了当尿布,保姆和老太太又起了冲突,谢言回到家,老太太乱发脾气,乔战勇没办法跟她讲理,不再理她。谢言找到被老太太剪成尿布的衣服。许萍想猫猫,考虑再三却不敢让谢言带猫猫回家,海洋请王总帮忙找人给房子办齐证件,王总欣然答应下来。老太太看不惯谢言工作晚不回家,跟海洋发牢骚,海洋没有在意,谢言回到家,老太太出来训她,海洋急忙出来解围。谢言的节目获奖,一家人都十分高兴。

第二十三集

  谢言的学生迟到了,生气地给海洋打电话,海洋尽力安慰着谢言。老太太在家给猫猫换枕头引起了和保姆的争吵,保姆受不了老太太的无理,和老太太吵了起来,老太太赶保姆走,谢言安慰保姆,好言好语终于劝保姆留下来,老太太瞒着所有人,另外请来了一个保姆,海洋没办法,只能辞退小菊。谢言接到小菊的电话十分生气。新保姆给孩子用自来水兑奶,把猫猫的衣服洗坏了,谢言没办法跟老太太生气,只能自己一个人生闷气,新保姆的恶习渐渐让家人忍无可忍,但老太太仍旧死撑着面子。

第二十四集

  由于保姆的失误,猫猫被磕伤了,谢言气的再也忍不下去了,赶走了保姆,但保姆死赖着,谢言没地方发火,把所有火都发到海洋身上,两个人大吵了起来。谢言把猫猫放在了许萍家,回到单位继续工作。谢言要出差,于是打电话给家政,但小菊已经有工作了,没办法,谢言只能求自己的父母亲去照顾婆婆,许萍等人带着猫猫回到海洋家。许萍和老太太相处得并不是十分融洽,老太太话里话外反对谢言出去工作,许萍大度地容忍着。家里停电了,老太太一定要看四点半的电视,老太太打电话问什么时候来电,老爷子认为老太太无理取闹,老太太坚持去商场看电视,许萍却突然说要推她去看,原来老太太要看谢言的颁奖晚会。

第二十五集

  老太太挂心小水,给范垒打电话,知道了范垒辞职的事儿,范垒告诉老太太,沈致公和水兰关系很好,老太太很高兴。水灵干活的商店关门了。家里,谢楚德在做饭,乔战勇却抱着猫猫在看电视,谢母许萍辛苦地在给乔老太太按摩,谢言回来,看到这一幕,很不高兴,回到房间与海洋大吵一架。谢言决定把猫猫送到许萍家,谢言给猫猫断奶,得了急性乳腺炎,住进了医院。老太太埋怨自己不中用拖累家人,老太太和乔战勇商量让水灵过来,水灵的肚子越来越大,只好来到北京,水灵到医院看望谢言,给谢言带来了楚先生配的消炎药。

第二十六集

  水灵来到海洋家,帮忙做家务,把家里收拾得利利索索的。李制文找海洋付工程款,海洋保证半个月后会支付工人工资。范垒给小水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小水兴奋地打电话给水灵,水灵告诉谢言范垒不来北京,没想到,范垒和小水都来了,范垒告诉水灵自己决定不回老家了,留在北京找工作,范垒很努力地讨好老太太,收拾家,水灵知道范垒是想留下来,水灵劝范垒还是回老家,范垒十分不高兴。范垒开车一直接到海洋吃完饭出来,范垒把醉酒的海洋载回家,谢言告诉海洋决定让范垒留下来,海洋十分高兴。谢言告诉家人留范垒在北京帮海洋开车。

第二十七集

  范垒知道自己可以留在北京,高兴地把自己的打扮得像保镖一样。海洋找人借高利贷。没想到范垒保镖的样子竟帮海洋借到了高利贷。范垒帮小水买了新的复读机,并告诉水灵海洋给他发薪水了,水灵听后劝他不要薪水,最后范垒终于同意不再拿海洋的工资。快过年了,海洋的钱仍没凑够,谢言和海洋坐在一起清理帐务,海洋决定把车卖了,把工人的工程款付清。回到家,海洋告诉家人自己的车被偷了,范垒想帮海洋把车找回来,在路上找车,范垒找了个送快递的工作,家人都很支持他,老太太告诉谢言和海洋,春节让水兰一家人来北京过年。乔战勇到商场给猫猫买生日礼物,被告知自己中了奖,奖品是车,乔战勇想给海洋一个惊喜,没有与家人商量就交了押金,等了几天,乔战勇来到商场,看到空空的办公室,知道自己被骗了,一头倒在了地上。

第二十八集

  乔战勇被骗了二万块钱,老太太用话刺激乔战勇,被海洋大吼一顿。谢言告诉乔战勇警察把案子破了,乔战勇十分高兴,一家人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活,谢言用自己的奖金安慰了全家人,水灵因为在大仓的工作,使孩子流产了,老太太无意中听到了小水不是范垒的孩子,在心里对范垒的欣赏又增加了几分。猫猫过生日,家人都送礼物给猫猫,谢言接到电话说民工在楼下闹事。找海洋要工钱,众民工不听谢言和海洋的解释,正在这时范垒看到这一切,不管三七二十一,为了保护海洋,打伤了工人,警察来了把众人带回派出所,因范垒伤人被拘留15天,海洋和谢言回到家不敢把实情告诉老太太,只好编了谎话骗过老太太,海洋到医院看望工人,终于弄明白了,原来是李制文扣了工人的工资。老太太知道了工人的事情,拿出了钱帮海洋还工人的工资。

第二十九集

  乔海洋接范垒出来,沈致公一家来到北京过年,沈致公和水兰的关系十分好,家人看见都很高兴。海洋和谢言带着年货来到许萍家。小水被谢楚德教得很乖巧。海洋邀请两人去家里一起过年,被他们谢绝。大年三十,海洋一家人聚在一起吃年夜饭。乔战勇对子女们真诚的话语,使每个人都很感动。谢言想起父母两人独自过年,心里很不是滋味,海洋了解谢言当时的心情,决定和谢言去看看许萍夫妇,老太太等人很赞同。谢言回到家,许萍和谢楚德既惊讶又高兴。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准备年夜饭,谢言和海洋走在回家的路上,互相倾诉着心里话,两人回到家。沈致公帮海洋找到土地局的刘处,刘处答应帮海洋的忙,一家人来到照相馆拍了一张全家福,老太太感叹就差小儿子乔海明。民警来到海洋家告诉乔战勇案子破了,并带来被骗走的两万块钱,老太太和乔战勇都蒙了。

第三十集

  土地证终于办下来了,海洋和马自立参加剪形,王总也对海洋的人品很放心,打算把工程交给海洋来做。范垒发现了海洋的车并知道是海洋把车卖的。范垒决定带小水回大仓。老太太和家人了解到海洋的难处。海洋把借许萍的钱还上了,许萍和谢楚德与海洋夫妇高兴地吃了一顿饭。海洋把钱还给老太太,老太太告诉海洋自己决定回大仓。海洋和谢言送走老太太等人,两个人回到空荡荡的家里,开始想念他们。老太太回到老院,又把麻将桌支起来,和老朋友玩麻将,老爷子摸了一手好牌。掩不住的兴奋,却没想到突然倒在了桌上,乔战勇脑梗塞住进了医院,谢言一个人回大仓,商量给乔战勇转院,家人怕老太太担心,决定瞒着老太太,水灵和水兰陪父亲转院。沈致公和范垒留在家里照顾老太太,经过诊断,老爷子的病不是很乐观,决定做手术。

第三十一集

  乔战勇病危,海洋决定把实情告诉老太太,并接老太太过来,老爷子醒过来,大家以为没什么大碍了,就打电话告诉老太太乔战勇身体好多了。家人为了老太太身体,决定让老太太缓两天再过来,谢言接回北京的乔海明,路上,接到电话,谢言和海明赶到医院,乔战勇已经过世了,一家人失声痛哭。一家人都不知如何跟老太太提起这件事,范垒和沈致公收拾了东西陪着老太太来到北京,老太太看着乔战勇的遗体呆了。悲伤笼罩着整个家庭,老太太让海洋把乔战勇的遗体运回大仓,但不符合国家规定,范垒提议偷运,海洋为了帮老太太圆这个心愿,决定偷运。谢言没拦住海洋,老太太出面阻止海洋。老太太带着乔战勇的骨灰回家。谢楚德和许萍来送别。

第三十二集

  子女决定为父亲办了一个葬礼,老太太召集了家人,告诉他们不要铺张,简简单单的办一个小灵堂就可以了,一家人为乔战勇送行。老太太情绪很低沉,家人商量让老太太暂时离开一下老宅换换心情。海明在国外结婚,家人都不知情,海明的妻子美欣打来电话,海明告诉大家自己和美欣决定到上海安家,老太太又搬回老宅,看见子女把乔战勇的所有东西全部收走了,十分痛苦,范垒把东西一样一样地还给老太太,屋里恢复原貌,老太太守着乔战勇的遗物默默地思念。老太太决定让海明补办婚礼,海明去接美欣,一家人早早来到饭店招待客人,沈致公和水兰接来了新婚夫妇,海洋和谢言等人急忙迎出来,把彩带喷向新人,气氛十分热烈,老太太十分高兴,海明向众人介绍美欣的儿子杰森,老太太和众人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第三十三集

  老太太等人对美欣的孩子都有点儿不适应,美欣给他们讲述了自己和海明的故事,杰森的乖巧和懂事很快赢得了家人的喜爱。老太太把玉镯送给了美欣,接受了美欣和杰森,海明和美欣接老太太到上海住,水灵和范垒帮老太太收拾好东西,美欣和海明的生活习惯让老太太有些不自在,老太太不习惯吃西餐,半夜爬起来找吃的东西,老太太为了照顾美欣的情绪,一直都说好,水灵和范垒卖盒饭,生意很火,老太太接了好几个国外长途,因为听不懂,就不再接电话,海洋打电话过来,一直没有人接听,就给海明打手机,海明和美欣急忙赶回家,老太太把不接电话的原因告诉海明,两个人不禁无奈地叹气。

第三十四集

  美欣陪老太太在外面晒太阳。美欣一直忙自己的事情,无瑕顾及到老太太,老太太想上厕所,可美欣因为去收传真,让老太太尿了裤子。海明和美欣为了这件事大吵,老太太在门外听到了他们的谈话。美欣给老太太包水饺吃,杰森也回到家,老太太和杰森一起玩拼图游戏,美欣看到了,把杰森训了一通,老太太十分不理解。老太太看到美欣和海明生活费用实行AA制,也要把自己的份交上,被两个人拒绝了。老太太一个人很寂寞,看到了电视上的养老院,向海明和美欣提出送自己去养老院的提议,海明和美欣考虑到实际情况,把老太太送进了养老院,海明把老太太去住养老院的事情打电话告诉了海洋,海洋听到很惊讶,决定到上海看望老太太。

第三十五集

  海洋见到老太太,老太太给他看养老院的宣传片,海洋却一语指出老太太不离开上海是为了顾全海明的面子。海洋和海明兄弟也坐在一起说了心里话。海洋和海明一起把老太太送到养老院。海洋给老太太买了个手机,告诉老太太想的时候就打个电话,海明等人来看老太太,杰森把拼图送给了老太太,没聊几句话,海明就有事必须离开。老太太自己十分寂寞,水兰知道了老太太住养老院的事十分生气,打电话把海明骂了一通,水灵记下了老太太的手机号,水兰给老太太打电话,老太太一直装着很开心地和水兰通话。谢言来到上海,美欣陪谢言一起到养老院看老太太,美欣走了后,谢言把猫猫的DVD播给老太太看,谢言陪老太太在养老院待了一会儿,觉得老太太在这儿住得一定不适应。

第三十六集

  美欣的姑姑来看她,她十分高兴,也终于理解了老人需要别人的照顾和安慰,决定去接老太太回家住,谢言见到海洋,要求接老太太回来。老太太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十分落寞。半夜海明打来电话告诉海洋,老太太住进了医院,众人来到上海,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医生告诉家人,老人的情况不是很好,美欣和海明都十分难过,海明也埋怨自己要面子,为母亲考虑得太少。老太太醒来让子女答应自己再晕过去也不要做手术,众人只好答应。老太太又昏过去了,一家人商量是否为老太太再动手术,医生为老太太接上呼吸机,老太太十分痛苦,几个子女看在眼里,心里也十分难受,大家都期待老太太能好起来,最终老太太去世了,家人收拾老太太的遗物时,发现老太太的遗言,众人十分痛苦,海洋带着孩子为母亲的在天之灵放了一个花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