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玉卿嫂》是根据当代著名华人作家、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之子――白先勇的同名小说改编。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广西桂林漓江侧畔,柳家少奶奶玉卿的丈夫因嗜毒成疾撒手人寰,婆婆怀疑她与老爷的跟班庆生有染,将两人扫地出门。玉卿带着小她三岁又疾病缠身、生命垂危的庆生来到桂林城里,终因相依为命而有了床第之欢。迫于生计并为庆生治病,昔日的少奶奶玉卿只得到蔺家做女佣,从此被人叫作“玉卿嫂”。蔺家小少爷容哥儿和小叔因为玉卿嫂的美丽,很快喜欢上她。玉卿嫂看出蔺家小叔真爱自己,但对庆生的一往情深,使她无法移情别恋。在玉卿嫂的精心呵护下,庆生的病终于日渐好转。容哥儿发现他后,与他成为好朋友,两人经常外出吃摊子、上小馆、听京戏。庆生爱上旦角金燕飞,并觉得与玉卿嫂的关系是畸形的,金燕飞才是他的真爱。两人的恋情东窗事发,玉卿嫂痛不欲生。在经过这次的生死相恋和情感的痛苦挣扎后,两人终以暴力相向。最后,玉卿嫂将一把锋利的剪刀插进他的心窝,悲剧由此开始并结束。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故事发生在1939年的桂林城。二十五岁的单家小姐单玉卿生得落落大方、丰韵圆润,已经过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桂林城的大户花桥柳家请来媒婆撮合单、柳两家联姻。柳家太太对玉卿的各方面条件都很满意,只要柳家少爷其昌到单家相亲即可,但是其昌说什么也不愿意。

  原来其昌是个大烟鬼,他根本不愿成亲。相亲之日,媒婆给柳母出主意,找个替身去单家相亲。柳母当即选定了柳家绸缎店的襄理庆生。不想庆生正准备去单家的时候,歇斯底里的其昌扭住庆生死不放手,故意将自己和庆生在石头上撞得鼻青脸肿,柳母和媒婆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就在这时,柳其昌的同学蔺宗义从美国留学归来,未进家门先到柳家登门拜访。急切之中,柳太太谎称其昌身体不适,请求宗义代其昌去单家相亲。宗义再三推托,拗不过柳母的苦苦哀求,不明真相的蔺宗义为了好朋友同意顶替其昌去单家相亲。柳、单两家的婚事,就这么敲定了。

  江湖戏班子紫云班到桂林义演。紫云班的金班主原本是柳母的师兄。柳母为了将婚礼办得体面热闹一点,特地邀请戏班子到柳府为婚礼捧场。

第二集

  宗义知道其昌抽大烟以后非常自责,后悔不应该代替其昌去相亲。其昌对于宗义的好心帮忙也并不领情,骂他多管闲事。

  其昌烟瘾发作,向柳母要钱买烟土,柳母以此作为交换条件,要其昌答应迎娶新娘,其昌为了能过烟瘾,信口答应了柳母的条件。可在结婚当天,其昌将自己锁在房间里,无论什么人来劝都不肯结婚。外面锣鼓鞭炮声急,里面高朋满座,但新郎就是不肯露面,急得团团转的柳母和媒婆又将目光落到宗义身上。宗义这次说什么也不肯假扮新郎。情急之下,柳母只得让庆生换上衣服顶替其昌去迎亲。就这样庆生将新娘玉卿迎进了柳家。

  洞房花烛夜,柳母吩咐下人守在新房外面,以防新娘逃跑。其昌则主动告诉了玉卿骗婚的经过,并告诉她自己是个大烟鬼,要将玉卿赶走。在极度痛苦之中的玉卿逃出了柳家。

  漓江边,逃跑的玉卿被庆生拦住,又被随后赶来的柳母劝服。柳母决定亲自陪玉卿回一趟娘家,并向亲家说明了其昌抽大烟的事实。单父和单母知道真相后很气愤,但是顾虑到女儿的名节和自己的名声,无奈地默认了这段婚姻。

第三集

  虽然单父单母对女儿百般不舍,但事以至此,二老也没有办法,只有劝说玉卿以后和丈夫好好的过日子,希望能够帮助其昌早日戒烟。柳母在二老面前发誓一定会善待玉卿,无奈之中玉卿跟着柳母又回到了柳家。

  紫云班的头牌青衣如意和她的师妹燕飞、凝香在台下也是好姐妹,经常在一起讨论人生。金班主带来了一个人,这人正是桂林商会赫赫有名的副会长孙家淦。孙家淦即盯上了戏班子头牌青衣如意。

  英婵是战地医院的医生,是蔺太太的远方亲戚,也是蔺宗义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宗义的大嫂蔺太太要去长沙办点事情,宗义拜托大嫂将情书带给英婵,顺便带了点英婵最爱吃的点心。

  玉卿回到柳家后,其昌想尽办法吓唬她,两人关系十分冷淡,柳母开导其昌,希望他善待玉卿,但其昌似乎专门和母亲作对,搅得柳家上下都不安宁。

  为了讨好玉卿,柳母在绸缎庄帮玉卿开一个户头,并且让庆生帮玉卿做一些新衣服。庆生让玉卿自己选布料,被玉卿拒绝了。

  为了答谢柳母对紫云班的照应,金班主特地让如意和燕飞带了些薄礼登门道谢。燕飞在柳家误将庆生当成其昌少爷。柳母介绍庆生是绸缎庄的襄理,并赞扬了庆生的缝纫裁剪手艺。如意和燕飞对此很感兴趣,随即请求庆生为她们做戏服,庆生羞涩地答应了。

第四集

  因为孙家淦的鼎立相助,桂林城里数一数二的高升戏院同意紫云班驻场演出。单纯的金燕飞梦想和如意一样成为紫云班的头牌,天真的以为只要进入了高升戏院,紫云班在桂林城一定十分风光,可是金班主对此并不乐观。

  英婵回家看望蔺太太,和宗义久别重逢,相谈甚欢。谈及婚事,英婵和宗义都觉得现在的局势不稳定,再加上彼此的工作都很忙,暂时不适合结婚。

  婚后的玉卿开始有意识地去关心其昌,劝说其昌少抽些鸦片。柳母也苦口婆心的让其昌善待自己,善待玉卿,让柳家人丁兴旺。可其昌一意孤行,坚决不肯和玉卿同房。玉卿很苦闷,到江边散心。庆生因为替其昌拜堂的事情,一直觉得愧对玉卿,想亲手做一件衣服,表示自己的歉疚之意。玉卿原谅了庆生并答应了他的要求。从庆生口中,玉卿了解到以前的其昌也曾知书达理,待人和善,只是抽鸦片让他坏了心智,玉卿和庆生都决心帮其昌戒烟。

  玉卿的姐姐玉娘来到柳家,第一次见到了其昌。其昌对玉娘彬彬有礼,不失风度。连玉卿也感到了意外。

  柳母将柳家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玉卿身上,送给玉卿一块稀有的祖母绿宝石,柳母道出了其昌抽大烟的原因:数年前柳家失火,其昌亲眼看见大火烧死了自己的爸爸和二妈,从此后院的废墟成了其昌心中的痛。因为解不开心中的疙瘩,自甘堕落地抽起了鸦片。

  紫云班在高升戏院驻场后为了在桂林城站住脚,要上演几出新戏。如意找庆生帮忙赶做几套戏服,庆生答应尽快做好。

第五集

  燕飞欣赏庆生的手艺,也要求庆生为自己做戏服,庆生和燕飞约定,等哪天燕飞和如意一样成了紫云班的头牌,就为她做戏服。如意虽说现在已经是头牌了,可是她心思却不在梨园,她一心想趁着自己还有点身价,赶紧嫁个好人家。

  为了帮其昌戒烟,玉卿冲动之中把大烟都给烧了,其昌烟瘾发作丧失心智,要杀了玉卿,玉卿以死相持,并挥刀砍了其昌的烟榻,两人闹的不可开交,柳母及时赶到,并劝说玉卿为其昌戒烟不能操之过急,要让其昌在情感上慢慢地接受。对于玉卿烧烟土的事情,其昌很生气,更加深了其昌的叛逆心理,处处和柳母、玉卿作对,独自搬到废墟去住。庆生帮玉卿做好的新旗袍,让玉卿试穿,其昌故意把新旗袍给弄坏了。

  孙家淦开始追求如意,常送花到后台,哄如意开心。如意见孙家淦对自己很好又很有钱,开始动心。紫云班要在高升戏院进行首演了,燕飞给柳母送戏票,并且希望柳母能够教自己水袖功,柳母答应了燕飞的请求。

  为了让其昌戒烟,宗义带其昌到郊外喝酒谈心,趁其昌喝醉了,宗义偷走了其昌的烟土。宗义驾车受伤,因身上携带烟土被警察抓住。局长不买宗义的面子要追查烟土来源。宗义迫不得已,打电话叫英婵来警察局,谎称这些烟土是医院的用药,警察局才肯放过。因为宗义偷走了其昌的烟土,其昌去绸缎庄找庆生要钱买烟土,被玉卿发现。

第六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玉卿知道庆生一直私下给其昌钱买烟土向柳母汇报,要求将庆生赶出柳家,其昌帮庆生出头,并声明谁要敢赶走庆生,他就放火烧家,柳母也就不好深究了。为了安抚玉卿,谎称是自己让庆生偷偷地给其昌钱的。

  宗义驾车受伤,英婵为其包扎伤口。两人都很关心其昌,英婵想到医院有一种西药可以戒毒,他们准备让其昌试试。

  孙家淦对如意的追求攻势越来越猛,如意也想早日把自己嫁了。为了晚上在高升戏院的首演,如意加紧排练,孙家淦借口为紫云班助威,请紫云班去九重天吃饭,金班主以排练时间紧张为由婉拒。

  自从玉卿砍了烟榻,其昌就一直赌气在废墟中居住,柳母觉得夫妻不同房有失体统,让玉卿好好劝劝其昌,玉卿听了婆婆的话,对丈夫百般迁就关爱,终于感动了其昌,同意陪玉卿去看紫云班的首演,临出发前,其昌要先去宗义家要回烟土。其昌在蔺家门口遭到下人的百般羞辱。宗义知道这件事情后大发雷霆,惩罚了下人。郁闷之中其昌没有赴约去看戏,而是跑去大烟馆抽大烟。柳母和玉卿到烟馆找儿子被烟馆打手赶了出来,玉卿让柳母先回家,自己在烟馆门口等其昌。玉卿在烟馆门口遭到流氓的骚扰,正好给抽完大烟出来的其昌看到,其昌想救玉卿却被流氓打伤。

  紫云班的首演非常成功,金班主为了戏班子的生存告诫如意姐妹,即使再红,也不要轻易相信有钱人,因为有钱人专门喜欢玩弄年轻漂亮的当红戏子。

  英婵将戒毒药交给宗义,并告诉宗义这药只能在犯毒瘾的时候缓解痛苦,要想彻底地戒毒还得靠其昌自己的毅力,对其昌要注重心理治疗。

第七集

  宗义给其昌送药,其昌对宗义还是耿耿于怀,恨他偷自己烟土,怪他当初不应该替自己相亲,言语中对宗义的关心总是冷嘲热讽。玉卿和宗义第一次见面,心里都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其昌在大烟馆赊帐,烟馆的打手追上门来要钱。柳母不肯给钱。打手和柳母吵闹起来,宗义出面解围。柳母告诉宗义她并不是不舍得钱,只是怕其昌抽烟的事情被传出去。

  玉卿发现其昌的书画很有才华,规劝其昌要多写多画,不要整天沉迷于鸦片。玉卿在柳家的第一个生日,庆生亲手为玉卿做了一套旗袍,柳母为玉卿办了一桌生日宴,其昌为玉卿题字“秀外慧中”。欢歌中其昌与玉卿和谐共舞。柳家上下都很高兴!其昌烟瘾又发作了,吃了英婵给的药,也还是没能忍住煎熬,其昌非常痛苦和自责。经此一遭玉卿反到觉得已经有了盼头,劝他慢慢来,一切都会好的。

  孙家淦不断地变着花样追求如意,哄如意开心。金班主奉劝如意跟那些富家子弟只能逢场作戏,他担心如意一时糊涂,走错了路。

  柳母希望玉卿尽快与其昌圆房,玉卿按照柳母的吩咐去伺候其昌,可是其昌身体虚弱力不从心。其昌决定陪玉卿回娘家看父母,可到了单家码头边其昌却突然变卦,不肯下船去拜见岳父岳母。

第八集

  庆生将玉卿送回家,单家二老见到女儿很开心,可是并没有见姑爷陪玉卿一起回来,玉卿只好推说其昌身体不适。其昌一个人呆在船上。庆生怕其昌一个人在船上闷,先回船上等候少奶奶。其昌见庆生一个人回来了,就想丢下玉卿,让船家开船离开。其昌觉得玉卿是好女人,自己不能毁了她一生,他想放玉卿一条生路,给她自由的新生活。庆生规劝其昌,如果真的要给少奶奶幸福,只有把烟戒了,忘记过去忘记仇恨,重新生活。

  其昌的烟瘾又发作了,家里没有烟土,其昌很痛苦。玉卿只好半夜出去买烟土,柳母怀疑玉卿不守妇道,正巧被其昌撞见,其昌大怒,和柳母争吵后带玉卿离开。其昌斥责孙伯在柳母面前搬弄是非并打了他。柳母向玉卿道歉,将一块沉香送给了玉卿,让玉卿引诱其昌与其圆房。

  庆生为玉卿难受、苦恼,借酒消愁,胡乱言语。

  其昌抽鸦片是因为心灵的压力和痛苦,被烧死的父亲,二妈,还有同父异母弟弟的灵魂仿佛时刻都在向他呐喊哭泣。

  柳母把柳家的希望都寄托在玉卿身上,为了稳住玉卿挽救儿子,她决定将绸缎庄全权交给玉卿来打理,可是管家孙伯对柳母做出的决定并不认同,他担心自己在柳家的地位,担心玉卿联合庆生来谋夺柳家的家业,柳母却自信自己能掌控柳家的一切。

第九集

  玉卿接管了绸缎庄,但对经营却一窍不通。庆生努力协助她。玉卿掌握了柳家的大权,其昌很高兴。玉卿则希望其昌尽快地把烟戒了,让他成为柳家真正意义上的主人。其昌觉得从此可以不生活在柳母的阴影当中,兴奋之余其昌再一次下决心戒烟,让玉卿陪他去江边走走。管家孙伯想跟着一块去,表面上是为了照顾其昌,实际上是替柳母监视他们。被其昌痛斥。

  玉卿要带其昌到诊所看病,其昌不愿意去,二人争执。为了安慰玉卿,其昌提议叫上庆生,三人一起去江边钓鱼。

  是否嫁给孙家淦,如意心里十分矛盾。金班主让她去向柳母讨教,柳母告诉她,嫁人是女人一生的归宿,在结婚前要慎重,在结婚后要想得开。

  三人在江边钓鱼玩得非常开心,其昌提出应该给庆生物色一个对象,玉卿认为庆生喜欢看戏,庆生应该会喜欢戏子。提到戏子其昌突然生气。晚上其昌让庆生陪玉卿看戏自己一个人在家。柳母告诫其昌这样做是放任自己的妻子,迟早有一天玉卿会跟别的男人跑掉。

  柳家老爷的忌日快到了,柳母不想为祭拜而勾起其昌的痛苦回忆。可是其昌却一定要操办祭典,请和尚回家做法事超度亡灵。玉卿按照其昌的吩咐进行准备,希望其昌超度完亡灵后忘却往事,一心戒烟。孙伯在柳母面前竭尽挑拨,柳母一气之下要孙伯将后院的废墟给拆除。

  如意终于决定和孙家淦结婚了。燕飞经常去看庆生给如意的戏服做得怎么样了。庆生告诉燕飞戏服快完工了。可是燕飞却告诉庆生,如意姐要结婚了戏服以后用不到了。

第十集

  因为祭拜的事情,柳母觉得玉卿有意拆自己的台。柳母希望玉卿能和她统一战线,只有这样柳家才有希望。

  玉卿为了帮其昌戒烟,把其昌的烟枪收了起来,其昌烟瘾发作找不到烟枪而失去理智,要杀了玉卿。在两人的推搡中,玉卿受伤。事后其昌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内疚,向玉卿道歉。玉卿气极,威胁说要和其昌一起抽,其昌大怒。

  玉卿找到了英婵,希望她能够帮助其昌戒烟。英婵给其昌检查了身体后发现情况不容乐观。英婵劝说其昌放下心中的仇恨,多为身边的人想想靠自己的意志来戒烟。其昌也知道自己的身体状态很糟糕,为了玉卿的幸福,反复劝她改嫁。

  单父的生日快到了,柳母怕其昌到单家出洋相,让孙伯到单家送寿礼。其昌又到绸缎庄找庆生要钱。因为柳母对绸缎庄管得很严,庆生也不敢擅自做主给其昌烟钱,其昌在绸缎庄大闹。这时宗义来找其昌。其昌一直恨宗义替自己相亲害了玉卿,要求宗义去找单父和单母出面帮玉卿解除婚约。

  一段日子的相处让其昌和玉卿有了感情,其昌不忍心让她再过这样的生活。找借口写休书要休掉玉卿。柳母情急之中找来宗义,希望宗义想办法救救其昌。宗义用计把其昌骗进战地医院,强行让他戒毒。英婵瞒着院方,将他安排进了医院。

第十一集

  在医院戒毒的其昌倍受煎熬。英婵不断对其昌进行心理疏导,希望能激发其昌的求生意志。玉卿和柳母对英婵和医院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其昌在医院遭到了其他伤病员的不满和唾弃,并向院方提出抗议。院长了解情况后对其昌住在医院里戒毒表示不满。其昌也受不了戒毒的煎熬偷跑回家。宗义不肯放弃,还在想办法把其昌换到更好的医院去治疗。

  深夜,玉卿老家的表哥来到柳家通报,玉卿的父母及全家都给日本人炸死了,玉卿十分悲痛。其昌主动陪着玉卿回老家祭拜遇难的亲人。失去亲人的玉卿病倒了,其昌象换了一个人,悉心照顾病中的玉卿,决心要好好地对待玉卿。玉卿很痛苦,竟企图用大烟来麻醉自己,被其昌严厉制止。

  王保长借新颁布的政府颁布的禁烟法令为理由,到柳家敲诈勒索,被柳母哄走。柳家几经变故加上其昌抽鸦片的巨额开支,早就入不敷出了。柳母只好变卖土地来维持全家的生活,孙伯建议柳母把地卖给蔺家。

  其昌已经深深地爱上了玉卿,想让她过上幸福的日子,这一次下了狠心主动提出戒烟,他要求庆生和孙伯把自己捆绑起来,关进柴房。其昌烟瘾发作的时候鬼哭狼嚎,痛不欲生,玉卿听着难受,反而不忍心其昌遭罪,又把其昌放了出来。

第十二集

  柳母去蔺家和蔺太太商量卖地的事情,蔺太太借别人的名义推托,柳母不满。

  如意婚后的生活并不如意,孙家淦用如意名伶的身份到处炫耀,经常带如意出入各种应酬,两人经常发生争吵甚至打骂。

  其昌戒烟屡戒屡败,很是自责内疚。玉卿想通过医生找民间偏方来帮助其昌戒烟。经过医生的诊断,其昌的身体器官已经开始衰竭,强行戒烟会有生命危险。

  宗义知道柳母来谈卖地的事情,就和蔺太太商量,多出一点钱把地买了,柳家正需要钱度过难关。在宗义苦苦哀求下,蔺太太只好答应了。

  如意怀疑孙家淦在老家还有妻室和孙家淦大闹,孙家淦坚决否认。如意心里不痛快,找燕飞去酒楼倾诉,如意喝着闷酒向燕飞大倒苦水,叹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的悲哀。

  庆生听说有一种大烟熬成的膏可以解烟瘾,孙伯借口烟膏挺贵的,做不了主,叫玉卿定夺。玉卿为其昌戒烟,花再多钱也愿意,让庆生立即去办理。

  如意知道了孙家淦在柳州有两房妻室的事实,心里难受,找柳母和金班主倾诉,柳母教导如意,想不被男人抛弃必须控制住他。金班主劝她事到如今只有看开一点。

  其昌用上了烟膏后,有一点起色,可是没过多久,烟瘾比以前更大了。原来这种土膏是比鸦片更加厉害的毒品。柳母知道后很生气,认为玉卿是投井下石要加害其昌。孙伯从中挑拨,言下之意是玉卿和庆生合谋害其昌,两人不仅有奸情,更主要的目的是篡夺柳家的家产。柳母相信了孙伯的谗言决定将绸缎庄的帐目全部交给孙伯负责。

  负责给其昌送烟土的人给警察抓了,烟土也给王保长没收,王保长整天派人盯在柳家门口导致没有人敢来送烟土。烟价飞涨,柳家没落,柳母只好让孙伯再卖些地,孙伯乘机和王保长勾结卖地。

第十三集

  庆生帮其昌买烟土被警察局抓了,他将所有的责任一个人承担下来,死不招供,惹怒了局长,被打得半死。柳母不肯拿钱去赎庆生,原因是一来一万大洋的赎金柳家实在承担不起,二来庆生已经被打得半死,就算赎出来也只剩半条命,还要花更多的钱去帮他医治,不值得。其昌为救庆生逼母亲卖房卖地,放言不然就火烧柳家。柳母终究拗不过其昌,花钱把庆生赎了出来。

  其昌烟瘾又发作了,城里的大烟馆都被查封,根本弄不到烟土。痛苦地其昌决心毁灭自己,他跑到了山崖上,玉卿在后面紧追不舍。山崖上其昌向玉卿倾诉了他小时候亲眼看到母亲放火烧死了父亲、二妈还有同父异母的弟弟。从那个时候开始,自己才选择了堕落。为了报复母亲,让柳家绝后,也是为了对玉卿的爱,其昌终究选择了一死,跳下了山崖。玉卿痛不欲生。

  其昌的死给了柳母很大的打击,成天处于精神恍惚之中,儿子的英俊面容不断在梦中闪现。绝望之中柳母忽然良心发现,要解脱庆生和玉卿。假说庆生和玉卿有私情,强行赶走了他们,孙伯见柳家败落开始偷盗柳家的财产为自己找退路。绝望之中的柳母神志迷失,放火烧掉了柳家大宅。在熊熊烈火中与自己唯一的儿子相聚……

第十四集

  庆生已经奄奄一息,玉卿带着庆生逃出了这场大火。柳家一场大火后只剩下一爿绸缎庄,孙伯趁火打劫从柳家偷来了房契和货单,将绸缎庄转手卖给了别人。

  在玉卿的精心照料下,庆生终于逃出了鬼门关,经医生诊断庆生是因为外伤引起的肺部疾病,虽说不会传染,但这是一种富贵病不能操劳,需要静养。两人都是孤苦伶仃,玉卿不离不弃承担起了照顾庆生的义务,彼此以姐弟相称相依为命。为了维持生计玉卿只好重拾女红,靠卖绣品暂度难关。庆生觉得少奶奶出身的玉卿不应该受这样的罪,支撑着病体想出去打工赚钱被玉卿拒绝了。

  玉卿到柳家废墟悼念,警察怀疑柳家的大火是玉卿放的,将玉卿抓到局里审问。丫环小菊见玉卿被抓主动到局里为玉卿做证,并告诉警察大火可能是孙伯放的。玉卿得以释放,急忙回去照顾病中的庆生。

  蔺太太乡下的满表哥是个光棍土财主,他进城来看蔺太太,胖妈早就爱上这个土财主,暗示满表哥自己应该可以做他的女人。

第十五集

  玉卿到绣品店卖绣品,店老板欣赏玉卿的手工,同意玉卿将绣品放在店里寄卖,并向玉卿预定了一些枕头套。为了给庆生治病,玉卿当卖了自己所有的首饰,即便这样日子过得还是很艰苦。玉卿把枕头套给店老板送去的时候,店老板却因前批货卖不出去而不要玉卿的货。玉卿只好自己在街头摆摊吆喝。

  容哥儿是蔺太太的儿子,生性调皮,原来的奶妈因家中有事回乡下了。家里临时找来的保姆都给他气跑了。蔺太太急着要帮容哥儿找个保姆照料他的生活,让胖妈去尽快寻觅。这天胖妈接容哥儿放学,在路上容哥儿见到叫卖的玉卿,一下就被玉卿的美貌所吸引。胖妈明白容哥儿的心思,就问玉卿有没有兴趣给容哥儿当保姆。玉卿想回家和庆生商量一下,答应胖妈明天给她答复。

  庆生想给玉卿减轻负担,瞒着玉卿自己出去找工作。庆生刚把出去做工的想法说出来就被玉卿断然否决了,玉卿告诉庆生她准备去大户人家当保姆。庆生虽不忍心昔日的少奶奶去当下人,可是生活所迫没有办法,只好勉强同意了。庆生出门找小狗遇上了以前绸缎庄的伙计小唐,为了报答玉卿,在小唐处赊帐买了些布料,准备给玉卿做一套衣服。

  玉卿在蔺家当了保姆后被称为玉卿嫂,一个礼拜只能回家一次。玉卿嫂和蔺家人相处得很融洽,容哥儿也非常喜欢她。玉卿嫂很思念病中的庆生,十分忧郁。庆生一个人在家也很孤独,天天盼望着玉卿归来。

  宗义从前线归来才知道柳家出事了。

第十六集

  宗义在走廊上碰到玉卿嫂,才知道原来玉卿嫂就是容哥儿的新保姆。蔺太太知道玉卿嫂的事感到很惊讶。宗义对玉卿嫂始终有愧,劝蔺太太及全家人把玉卿嫂当作容哥儿的家庭老师来看待。玉卿嫂却因为无意中到了宗义家当保姆,感觉特别尴尬,就以家里有病人需要照顾为理由,想辞掉这份工作,蔺太太极力挽留,玉卿嫂仍决然离去。

  庆生在太平桥南的一家布店找到一份工作,玉卿嫂心疼庆生身体没有完全康复,不允许他出去工作,甚至都不让他出门。

  玉卿嫂离开蔺家后,宗义和英婵到处寻找,无奈之中宗义和英婵只好在绣品店附近守株待兔等待玉卿嫂出现。终于等到了玉卿嫂,宗义和英婵都请求玉卿嫂回去,玉卿嫂还是不答应,最后在容哥儿也来哭求下,玉卿嫂想到家里的窘迫状况,踌躇再三才答应继续回蔺家工作。

  如意离开戏班子以后,燕飞凭借着自己的努力,终于成了紫云班的头牌花旦。

  玉卿嫂在蔺家的工作让蔺太太很满意,尤其是容哥儿特别听玉卿嫂的话。

  孙伯遭到警察的通缉,慌忙中逃到了庆生的家,在庆生的帮助下,孙伯逃过一劫。小唐来找庆生,把当初庆生帮如意做的戏服给庆生送来,见庆生生活很艰难,要帮庆生把戏服到戏班子卖了换钱度日。金班主从小唐口中知道庆生生活很不容易,花大价钱把戏服买了下来。金燕飞见到戏服知道庆生还没有死,很开心。庆生知道实际情况后,坚决要求小唐把卖戏服的钱给戏院送回去。

第十七集

  周末,玉卿嫂要回家照顾庆生。蔺太太知道玉卿嫂家里有困难,提前给玉卿嫂支付了工钱。容哥儿让车夫老曾拉车送玉卿嫂回家。玉卿嫂怕老曾知道自己家在什么地方,也怕老曾看到家里的庆生,就在半路让老曾去买水,自己偷偷离开了。

  回家后,庆生将自己做的旗袍送给玉卿嫂,并乘机向玉卿嫂表达了自己对她的爱,玉卿嫂觉得自己嫁过人,年龄又比庆生大,不敢接受庆生的爱,只是将他当弟弟一样的看待。但庆生的真情表白让玉卿嫂很受感动。

  晚上,庆生提出要和玉卿嫂一起睡,玉卿嫂没有答应。

  金燕飞成了紫云班的头牌,金班主担心燕飞因为成了名就迷失了自己,经常教导燕飞要保持好的心态,特别是对待有钱人的追求,要善于周旋,学会虚以委蛇。小唐找到金班主想把卖给他的戏服换回来,燕飞要求小唐带她去见庆生,小唐和燕飞约了第二天中午见面。

  又是周末,四姑娘要去江边洗衣服,遇上正要去江边放风筝的玉卿嫂和容哥儿,三人一起去江边。容哥儿在放风筝的时候被绑匪绑架了。玉卿嫂觉得因为自己的原因才导致容哥儿出现意外,决定一人去绑匪那里赎人。玉卿嫂赎回了容哥儿,可是自己却被绑匪扣留当了人质。谁知绑匪的老大就是孙伯,孙伯垂青于玉卿嫂的美色,欲把玉卿嫂当自己的压寨夫人,玉卿嫂坚决不从。宗义带人剿灭了绑匪窝,击毙了孙伯,救出了玉卿嫂。

  小唐和燕飞赴约的途中被车子撞伤,燕飞没有等到小唐很失望。小唐将卖衣服的钱送给庆生。庆生怕被玉卿嫂撞见,就一直催促让小唐离开。

第十八集

  为了救玉卿嫂,宗义受了伤。

  玉卿嫂一夜未归,匆匆赶回家。看到庆生坐在门口等了一夜很感动。庆生向玉卿嫂求爱想要做真正的夫妻,玉卿嫂答应了庆生,但提出必须选个好日子,举行一个正式的仪式与庆生完婚。两人高兴地在漓江泛舟。竹排不知不觉来到其昌跳崖的地方,玉卿嫂十分敏感,觉得这是不好的预兆,败兴而归。

  胖大妈经常欺负玉卿嫂,容哥儿知道后整治了胖大妈。容哥儿的行为让蔺太太很生气,责骂了他。

  玉卿嫂和庆生布置新房,房间里贴满了大红喜字,入夜,玉卿嫂将自己全部交给了庆生。婚后的玉卿嫂喜气洋洋地回到了蔺家,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给蔺家上上下下分发桔子。

  因为宗义亲手击毙了通缉要犯孙伯,除暴安良。记者纷纷采访报道他的英雄事迹。宗义不肯居功,向记者介绍玉卿嫂才是真正的英雄。玉卿嫂不愿在这样的场合出现,很快就离开了。

  蔺府的下人小王和秦麻子偷看玉卿嫂洗澡被容哥儿发现了,容哥儿拿着扫帚追打他们。宗义知道这件事情后很生气,训斥了下人,下人们看宗义发那么大的脾气,纷纷议论,觉得宗二少爷可能爱上了玉卿嫂。玉卿嫂接容哥儿放学,容哥儿带玉卿嫂去戏院看戏,容哥儿得意地向玉卿嫂介绍了紫云班的头牌花旦金燕飞。

  满表哥又来到蔺家,第一眼见到玉卿嫂就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向胖大妈打听玉卿嫂的情况。胖大妈忌妒玉卿嫂,让容哥儿偷偷地跟踪玉卿嫂,打探她家的秘密。

第十九集

  玉卿嫂接容哥儿放学回家,容哥儿在胖大妈的授意下偷偷地跟踪玉卿嫂,可在半路上跟丢了,他就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到处乱吃东西。容哥儿回家后,胖大妈向他打听情况,知道容哥跟丢了玉卿嫂后,胖大妈出主意让容哥儿再跟一次。

  玉卿嫂悉心照顾庆生忙里忙外,庆生很愧疚觉得自己作为丈夫应该外出工作养老婆,可玉卿嫂始终不让。玉卿嫂告诉庆生,他是她一生中唯一相爱的男人。

  满表哥找到胖大妈说想结婚,胖大妈以为满表哥看上了她,满表哥却想让胖大妈帮忙在玉卿嫂面前帮他说说好话,胖大妈很失望。容哥儿成功地再次跟踪玉卿嫂并就此认识了庆生。晚上玉卿嫂将容哥儿送回家,并交代他不要将家里的事情说给外人听。胖大妈见容哥儿回家后急忙询问有什么发现,容哥儿遵守了和玉卿嫂的承诺,什么都没有说。

  满表哥找到胖大妈求她在玉卿嫂面前说好话,胖大妈不情愿地找到玉卿嫂,让玉卿嫂周末带容哥儿去乡下满表哥家玩玩,被玉卿嫂拒绝。满表哥不甘心,亲自找到玉卿嫂,向她表达了自己对她的爱意,玉卿嫂明确告诉他自己已经有男人了。

  容哥儿放学后常偷偷地找庆生去玩,容哥儿觉得庆生老闷在家中没有意思,又偷偷带庆生去戏院看戏,并带庆生去见了金燕飞。燕飞和庆生都认出了对方。燕飞能再次见到庆生很开心,约他经常来看戏,并要庆生履行承诺帮她做戏服,庆生答应了金燕飞的要求。

第二十集

  小唐给庆生送布料,庆生怕给玉卿嫂撞见不高兴,赶紧打发走了小唐。玉卿嫂回家后感觉庆生有事情瞒着她,庆生坚决不承认。玉卿嫂隐隐觉得在庆生欺骗她,心里很难受。

  庆生去找燕飞,让她展现一下身段,声称只有了解燕飞的特点才能为她做出尽善尽美的戏服。

  满表哥用玉镯引诱胖妈帮忙牵线,约玉卿嫂单独谈谈。胖妈把玉卿嫂骗到自己的房间,又找借口让满表哥和玉卿嫂单独相处。满表哥控制不住自己,对玉卿嫂动手动脚,玉卿嫂受到羞辱夺门而出。宗义知道后很生气,狠狠地修理了满表哥,并扬言如果满表哥再踏进蔺家就一枪毙了他。此事蔺太太和英婵也觉得很没面子,严令满表哥再也不准踏进蔺家的门。

  为了让玉卿嫂开心起来,英婵和宗义决定带着玉卿嫂和容哥儿一起去江边散心,宗义还特地带了照相机,帮他们拍照。借这个机会,宗义诚恳地向玉卿嫂道歉。

  容哥儿找庆生出去看戏,庆生不肯,容哥儿只好一个人扫兴的回家了。容哥儿向玉卿嫂抱怨不应该管着庆生不让他出去,通过容哥儿玉卿嫂知道庆生和他经常出去玩,可是玉卿嫂询问庆生的时候,庆生却说哪里也没有去过,并说玉卿嫂对他管得太严。

第二十一集

  玉卿嫂责怪庆生不应该骗她偷着跑出去玩。为了能让庆生快点康复,玉卿嫂总是想办法给他补养身体,庆生很感动,一心想自己打工养活玉卿嫂,不让玉卿嫂再吃苦受累。

  宗义的生日到了,蔺府上下很热闹,齐聚一堂为宗义过生日。宗义给大家切生日蛋糕,将第一块蛋糕给了蔺太太,第二块蛋糕没有给英婵却给了玉卿嫂。宗义的举动令在场的人都瞠目结舌,英婵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蔺太太安慰英婵说宗义只是一时糊涂,两人商量帮玉卿嫂介绍一个好人家就可以断了宗义的念头。当蔺太太和玉卿嫂提起再嫁的事情,却被玉卿嫂拒绝了。

  金班主得知庆生是他的故交胡琴王的儿子,对他倍加亲切。燕飞见到庆生,硬拉着他陪自己去漓江边散心游玩。两人在回戏院时碰到了撞车的如意,在庆生的帮助下,众人将如意送到了医院。燕飞责怪自己这段时间忽略了对如意的关心,一旁的庆生一直在安慰、开导燕飞。苏醒后的如意告诫燕飞要远离孙家淦,远离有钱人,她之所以在戏院门口撞车就是为了告诫燕飞。

  中秋节快到了,胖大妈为了做什么馅的月饼去征求宗义意见,宗义让胖妈去征求玉卿嫂的意见,胖妈很为不满,一旁的英婵听到后委屈地流下了眼泪。胖妈见到玉卿嫂就对她冷嘲热讽,受了委屈的玉卿嫂只能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泣。

  月饼做好后,胖妈特意包了一份给宗义,宗义却把这份月饼给了玉卿嫂。胖妈又让容哥儿带了一份月饼给玉卿嫂。中秋节那天,胖妈故意说家里出现了小偷,丢了很多月饼。胖妈让所有下人,到蔺太太面前当面对质,一定要查出事情的真相,但下人们都一口否认自己偷了月饼。正巧玉卿嫂要回家和蔺太太告别,胖妈指使下人在玉卿嫂的包中搜到了两包月饼,就咬定是玉卿嫂偷了月饼。玉卿嫂感到很委屈但并不为自己辩解什么。气愤的容哥儿喊来了宗义,才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第二十二集

  玉卿嫂很伤心地离开了蔺家,宗义一直开车跟在玉卿嫂后面向她道歉解释。玉卿嫂觉得宗义对她的过份关心给她在蔺家的生活反而带来了很大麻烦,所以决定辞工离开蔺家,宗义一路跟着玉卿嫂请求她回去,被逼无奈的玉卿嫂只得答应回去,但前提条件是要宗义和英婵尽快结婚。宗义为了挽留玉卿嫂,和英婵商量起了结婚的事情。

  由于受不了孙家淦的欺凌,如意最终还是选择了跳江这条不归路,孙家淦却一直在金班主和金燕飞面前责怪如意脾气不好,同时为了博取金燕飞的欢心,假惺惺的要把如意的后事办得风风光光,遭到金燕飞的严厉驳斥。

  玉卿嫂又回到了蔺家,胖妈见到玉卿嫂一个劲的道歉,玉卿嫂原谅了她。为了筹备宗义的婚礼,玉卿嫂日夜不停地赶做结婚用的绣品,宗义见玉卿嫂那么辛苦,十分心疼,让玉卿嫂不必赶工,表示来不及可以不结婚,令大家都很意外。胖妈在整理宗义房间的时候发现了一叠玉卿嫂的照片,故意将照片拿给蔺太太看。

  容哥儿调皮,拿了宗义的手枪玩,玉卿嫂见状上前阻止,争抢中,不慎走火,将玉卿嫂打伤。宗义见玉卿嫂受伤十分紧张,整个人都变得郁郁寡欢,而英婵见宗义对玉卿嫂那么在乎,那么关心,很痛苦。英婵感到她和宗义的距离越来越远。

  如意尸骨未寒,孙家淦厚着脸皮又开始追求金燕飞,可是燕飞对孙家淦总是横眉冷对。相反,自从如意出了意外后,燕飞和庆生的关系发生了质的变化,彼此的理解更深刻了,金燕飞的约见也更主动更频繁了。可是庆生心中一直有顾虑,与燕飞总是保持着距离,不敢走得太亲密。

第二十三集

  燕飞让庆生周六来看戏,然后一起去吃宵夜,庆生拒绝了。但是任性的燕飞要庆生一定来,不然就一直等下去。当天燕飞并没有等到庆生,等来的却是孙家淦没完没了地纠缠。

  玉卿嫂出院后就忙着帮宗义赶制结婚用的绣品,玉卿嫂回家找剪刀的时候发现了庆生做的戏服,玉卿嫂很生气和庆生争执中玉卿嫂被弄疼了伤口,庆生这才知道玉卿嫂在外面受了伤,庆生很心疼也很内疚。

  孙家淦想请紫云班去唱堂会,燕飞一口回绝,孙家淦很生气。金班主出面打了圆场,表面上毕恭毕敬地答应了孙老板的要求。可是在晚上演出的时候金班主却故意受了伤,以受伤为借口推辞了孙家淦的邀请。

  容哥儿因为逃学被蔺太太责罚,幸好玉卿嫂及时出现帮容哥儿解了围。从容哥儿的口中玉卿嫂知道了庆生经常瞒着自己去戏院看戏。为了不让玉卿嫂生气,庆生决定不再与金燕飞来往,可是在燕飞的反复追问下,庆生又心软了。玉卿嫂回家后质问庆生是不是常去看戏,庆生谎称只是因为答应帮别人做戏服,才去了戏院。玉卿嫂让庆生把戏服要回来,她见不得自己的男人帮别的女人做衣服,庆生气恼地谎称是帮如意做的戏服,如意已经死了戏服也就要不回来了。玉卿嫂还是紧紧相逼,庆生一气之下摔门而去,玉卿嫂追出,两人雨中相拥而泣。

  英婵让宗义来欣赏玉卿嫂的绣品,宗义情急之中说了气话,英婵惊呆了,知道宗义根本就不想和自己结婚。

  孙家淦暗中指使高升戏院催金班主交场租十万,否则紫云班就得离开桂林。表面上却做好人给金班主送来十万块钱,借机提出要娶金燕飞为妻。

第二十四集

  金燕飞只知道玉卿嫂是庆生的姐姐,对他管得很严,却不知庆生向她隐瞒了玉卿嫂的真正身份。庆生和燕飞日久生情,燕飞主动表达了对庆生的爱慕之情。庆生也觉得和燕飞在一起很快乐,找到了男人的自信。玉卿嫂在家里的专横激起了庆生的反感,两人发生了激烈地争吵。庆生虽然知道玉卿嫂对自己有救命之恩,不想伤害玉卿嫂,可是金燕飞的开朗、活泼又让他着迷。为此庆生也十分痛苦彷徨。

  容哥儿去玉卿嫂家找庆生下棋,回家晚了正好碰到二叔宗义,宗义从容哥儿的口中知道玉卿嫂有一个生病的弟弟,需要钱来治病。宗义连夜送钱给玉卿嫂,被玉卿嫂拒绝了。

  宗义对待结婚的事情总是漫不经心,英婵发现她和宗义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提出取消婚约,她指责宗义对她没有爱,他真正爱的是玉卿嫂。英婵提出退婚,蔺太太很生气,指责宗义拿感情当儿戏。宗义终于意识到自己爱的是玉卿嫂,他不想欺骗自己的感情,勇敢地向和玉卿嫂表白。玉卿嫂拒绝了宗义的感情,并明确告诉他自己的男人是庆生,宗义不相信。

  庆生和燕飞频频约会,在漓江边留连忘返,燕飞主动示爱。两人浓情蜜意,彼此恩爱,终于结成了鱼水之欢。

第二十五集

  玉卿嫂要带庆生去见宗义,被庆生拒绝了。而金班主对燕飞和庆生的爱恋总觉得不妥,一直劝说燕飞选择对象应该慎重。玉卿嫂回家发现自己的梳子上有别的女人的头发,怀疑庆生带女人回家,被庆生搪塞过去。玉卿嫂找英婵谈心,明确表示自己不爱宗义,劝她重新考虑她和宗义的婚事,而此时的英婵已经心如死灰了。

  孙家淦还在厚颜无耻地来追求燕飞,燕飞对孙家淦极度敌视。孙家淦知道燕飞喜欢庆生之后就开始调查庆生的底细,而玉卿嫂也从容哥儿嘴里得知庆生和燕飞走得很近,庆生的戏服就是给燕飞做的。玉卿嫂去戏院找庆生,在戏院门口看到庆生和燕飞关系亲密,玉卿嫂伤心大恸!庆生看到了玉卿嫂离开慌忙追赶。两人争执时,孙家淦派来的流氓打伤了庆生。此时玉卿嫂反而全力护住庆生,直言庆生是她丈夫。

  孙家淦告诉燕飞,庆生是被女人包养的小白脸,企图挑拨金燕飞和庆生的关系。燕飞恼怒地质问庆生,发现庆生被人打伤。追问之下才知道是孙家淦使的坏。燕飞知道自己上了孙家淦的当,砸了他的办公室泄愤。

  燕飞和庆生正在家中缠绵,正巧玉卿嫂夜里赶回家,庆生慌忙将燕飞从后门赶走。燕飞为了自己的幸福,又折回去找庆生,当面向玉卿嫂说明她和庆生的爱情,希望得到姐姐的理解。燕飞坦率地告诉玉卿嫂自己是庆生的女朋友。玉卿嫂惊骇之中冷冷地告诉金燕飞自己才是庆生的妻子。

第二十六集

  庆生向玉卿嫂交代了他和燕飞是做戏服认识的。玉卿嫂很伤心,表示只要庆生与燕飞不再见面,她就不再追究。也许是玉卿嫂平时对感情的专横,使庆生在玉卿嫂面前十分委琐,不敢坦言自己已移情别恋。

  玉卿嫂为此气得生病了,宗义很为她担心找到庆生,却发现庆生并不爱玉卿嫂,对玉卿嫂生病十分麻木,愤怒地要揍庆生,正好被金燕飞阻止。这场争吵使宗义终于明白了一切。宗义回去劝说玉卿嫂,可是玉卿嫂就是听不进去。

  玉卿嫂主动找到金燕飞,希望燕飞能够放过庆生,可是燕飞坚决不肯,两人在漓江边僵持着。

  在孙家淦的策划逼迫下,紫云班终于要搬出高升戏院离开桂林了。

  玉卿嫂心灰意冷,状若痴呆。她收拾好东西离开了蔺家,回到她与庆生蜗居的小屋,仍企图挽回庆生的感情。庆生直言自己已经不爱玉卿嫂,但是并没有忘记她的救命之恩,下辈子愿做牛做马来回报玉姐。恳求玉姐现在放自己一条生路。玉卿嫂彻底绝望了!极度悲痛之中提出了唯一的要求,希望庆生再陪她游一次漓江,庆生以为玉卿嫂已经答应放过他,慨然应允。

  平静如镜的漓江,一叶竹排顺水漂流。一对昔日的姐弟恋人相拥而泣。玉卿嫂绝望地举起了那把做过无数绣品女工的家传剪刀,刺向了庆生,也刺穿了自己的胸膛。蓝天下,碧水青峰,清澈的漓江山水掩映着一叶竹排拖着一缕长长地血色时隐时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