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作品围绕某总队筹建直升机大队这一事件以及几个家庭间错综复杂的情感故事展开。在筹建直升机大队的过程中,贺东航与苏娅相互理解、爱情日臻成熟。出国半年的贺东航前妻卓芳带儿子回国治疗眼疾,苏娅热心地请自己的母亲吴云帮助治疗。然而,却出人意外的发现,原来吴云竟是贺东航父亲的前妻--亚敏。出于当年贺远达对吴云的伤害,吴云夫妇无法面对女儿与贺东航相爱的现实。这对热恋中的贺苏二人来说,不啻是一记惊雷。几番周折,贺东航与苏娅的爱情终于得到了老一辈的默许。随后,他们又联手澄清了甘冲英在独立团时的冤情,搬掉了压在他心头二十年之久的沉重石头。就在贺东航要升任总队长,步入将军行列的时候,他与甘冲英伫立在阅兵台上,一年来的甘苦悲欢,使这对老战友心潮难平,面对掠空而过的警用直升机,他们不仅追今抚昔,感慨万千。

  【故事大纲:】

  正在指挥抓捕越狱逃犯的武警大岳总队参谋长贺东航,欣悉总队要建立特警支队并将筹建直升机大队的消息,不禁大喜过望。但当他抓获逃犯,兴冲冲地赶回家时,却意外发现妻子卓芳与房地产商人高见青的亲昵关系。愤怒已极的贺东航大校出手教训了插足的第三者。但他还是强忍悲愤,参加了高见青为卓芳举办的画展,之后夫妻离异,卓芳带儿子远走美国。

  迅速调整心态的贺东航全力投入直升机大队的组建工作。在他到成都参加会议之前,他的父亲,某军区原副司令员贺远达将军,要他在成都寻找一个叫亚敏的人。结果,亚敏未找着,贺东航却意外地遇上了他在独立团时的老战友、丈夫已牺牲三年的苏娅上校。贺东航多年的竞争对手,同为老战友的岳泉支队支队长甘冲英大校,已经丧妻多年,对苏娅一见倾心。贺东航却出于对苏娅的同情,积极做工作,把苏娅调到了大岳总队。

  甘冲英尽力竞争特警支队支队长的位置,为他今后的发展进步竖立阶梯,贺东航却因二十年前独立团的一桩旧案对他的任职持保留态度。贺东航的意见虽然遭到了上级的否定,但却引发了甘冲英对他的强烈不满。在一次捕歼盗枪犯的作战中,二人终于爆发了激烈冲突。

  甘冲英热烈追求苏娅,却遭到婉拒。而通过对苏娅为人处事的观察,贺东航却对她产生了爱意,并大胆追求。愤愤的甘冲英只得悻悻割爱。相似的命运和人生经历,使他渐渐爱上了女老板罗玉婵。

  在筹建直升机大队的过程中,贺东航与苏娅相互理解、相互支持,配合默契,他们的爱情日臻成熟。但就在这时,出国半年的卓芳带儿子回国治疗眼疾。苏娅热心地请自己的母亲吴云为贺卓的儿子治眼,出人意外地发现,原来吴云竟是贺东航父亲的前妻——亚敏。出于当年贺远达对吴云的伤害,吴云夫妇无法面对女儿与贺东航相爱的现实。这对热恋之中的贺东航和苏娅来说,不啻是一记惊雷。深爱母亲的苏娅陷入极度矛盾之中。她的态度使贺东航难以理解,两人的爱情陷入僵局。

  就任特警支队支队长不久的甘冲英,终于被提升为总队副总队长,一跃而成贺东航的顶头上司。两人同管特警支队和直升机大队的营建工程,而工程的承包商,正是甘冲英的恋人罗玉婵。为了工程质量,两个老战友多次冲突。深爱甘冲英的罗玉婵,对严把工程质量的贺东航极为不满,暗中投寄“检举”贺东航乱搞男女关系的诬告信。贺东航顶着舆论压力,锲而不舍地履行自己的使命。

  面对处境艰难的贺东航,苏娅在甘冲英的提示下,毅然在暗中协助组织,南下几千里,历经艰辛,终于澄清了贺东航的冤情,并身负重伤,两人的爱情也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贺东航对罗玉婵的诬告一笑置之,建议不予追究。而恰在这时,罗玉婵又因盗窃武警商业机密的事情败露而锒铛入狱。这又使甘冲英陷入极度困境。

  贺东航与苏娅的爱情终于得到了老一辈的默许。已与卓芳飞赴美国的高见青致信国内,承担了盗窃商业机密的责任,解脱了罗玉婵。贺东航和苏娅又联手澄清了甘冲英在独立团时的冤情,搬掉了压在他心头二十年之久的沉重石头。

  就在盛传贺东航要升任总队长、步入将军行列的时候,他与甘冲英伫立在阅兵台上。一年来的甘苦悲欢,使这对互为“磨刀石”、互为“推进器”的老战友心潮难平,面对掠空而过的警用直升机,他们不禁追今抚昔,感慨万千。他们将要开始新一轮的竞争了吗?……

分集剧情:
第1集

  武警岳泉总队大校参谋长贺东航每天的工作都安排得满满的,根本无暇照顾妻子卓芳。即使是妻子正在筹备个人雕塑展的关键时刻,也丝毫帮不上忙。卓芳不得不求助于好友高见青,这也促成了他们婚姻生活裂痕的升级……这天,贺东航到省委大院支队检查,发现战士有违纪的情况,便马上驱车赴武警岳泉总队支队长甘冲英野外驻训地处检查。

  刚到驻训地,贺东航又接到总队的任务:有罪犯刚刚越狱潜逃,命令甘冲英率队,贺东航为总指挥立即进行抓捕。这对十几年来一直试比高下的老战友,强强联手,打了个漂亮的围歼战。完成任务回到总队,宁政委通知:武警总部在成都召开会议,专题研究组拟选拔部署筹建特警支队和直升机大队。贺东航与卓芳终于还是选择了离婚。贺父知道后非常激动,追问原因……并要求他将这一消息立刻传达给妹妹贺小羽,让她引以为戒。

  心情坏透的贺东航正好要去成都开会,临行前父亲交给他一项神秘任务:到成都各军区医院,找寻一个叫亚敏的人。善于捕捉机会的甘冲英则私下写了一份“关于武警直升机部队跨越式建设发展” 的材料,交给了总队叶三昆总队长。远在西藏高原隧道工程工地的武警水电工程部队高级工程师贺小羽,正带领科研小组为隧道防湛水难题紧张地工作着,听到哥哥离婚的消息既吃惊又感慨……卓芳则带着并不知情父母已经离婚的儿子贺帅去了美国,留给一往情深的高见青一个孤单牵挂的背影。

第2集

  甘冲英接到了一起去成都开会的命令,心中暗喜。小羽的试验又遇到困难,到成都查找资料,在这里遇见了哥哥的老战友,时任武警交通总队政治部副主任的苏娅。苏娅的父母已经离休,苏父的老家就在岳泉,而哥哥又在岳泉工作。小羽鼓动苏娅调到她哥哥所在的岳泉总队……其实苏娅也有这个想法,只是手续烦琐。两人一起到机场迎接哥哥一行。

  久别重逢,贺东航与甘冲英都对内秀外华兼备的苏娅十分欣赏。在到达会议住地后,甘冲英向贺东航暗示自己对苏娅有好感,贺东航表情复杂。好不容易从边疆回到城市,小羽禁不住给一直天各一方的丈夫肖大戎打电话,约他回岳泉见面,可现任武警森林总队支队长的肖大戎正率队灭火,没有时间。苏娅陪着贺东航和小羽跑遍了成都各军区医院和老干部退管办,也没有找到亚敏的消息,大家都开始猜测这个神秘亚敏的真实身份……

  小羽有心撮合贺东航与苏娅,但两人都羞于启齿。会议召开了,贺东航的汇报令武警总部龙副司非常满意,特别对甘冲英的跨越式发展思路感兴趣,这让贺东航的心中很不是滋味……叶总、宁政委询问贺东航有关特支支队长的人选问题。贺东航想调甘冲英到总队当副参谋长,特支支队长可以另选他人,结果被叶总批评一通。甘冲英单独约苏娅吃饭。不料,贺东航却打电话给甘冲英,说想和他约苏娅一起吃饭……

第3集

  贺东航约苏娅去武候祠,两人谈得十分投机。在机场甘冲英与苏娅握手道别,贺东航在旁边心里酸溜溜的。小羽回到家,父母非常高兴。贺东航私下告诉父亲,亚敏没找到。父亲失望的眼神,更让贺东航感到亚敏是个非同一般的人。肖大戎还是从大兴安岭请假回来了,肖父母高兴异常。小羽见到大戎也很是高兴,但是两个人的情感世界太难沟通。

  趁孩子们都回来了,贺、肖两家人在一起搞了个家庭聚会。在席间肖万夫无意提到了贺远达的第一次婚姻,搞得大家不欢而散,同时也触发了贺远达内心深处的伤痛。总队常委会召开,甘冲英如愿当上了特支的支队长。龙副司令员亲自到场祝贺武警大岳省总队特警支队成立。大东房地产公司法人兼总经理罗玉婵听说武警要建直升机场,立刻前来打探消息。贺东航向省委汇报机场建设工作,但几次都被苏秘书长挡驾。甘冲英好意提醒苏伟秘书长是苏娅的哥哥。很快苏娅来电话告诉贺东航,可直接联系她哥哥,贺东航很感谢,同时也加快了苏娅工作调动的手续。

第4集

  苏娅调动的事情定下来了,却因职务安排的问题难以决断,最后,还是叶总拍了板:把苏娅留在了司令部。华岩的爱人告诉华岩:新来的女上校要占司办主任的位子。华岩赶忙向贺东航打探消息……部队来电话又发生了火警,大戎来不及向小羽道别就先回部队了,小羽追到机场,眼看着刚刚起飞的飞机,好生失望……

  苏娅带着女儿来到岳泉。他哥哥对苏娅安排任司办副主任很不满意,这让刚刚开始主持司办工作的华岩十分难堪。因机场建设经费的划拨问题,由苏秘书长牵头,贺东航等请省财政厅马厅长吃饭。罗玉婵也赶来参加,并表示希望有机会能与武警总队合作,还送了十台笔记本电脑、十台台式电脑作为拥军之礼。酒宴尽欢而散,罗玉婵第一见到了甘冲英。

第5集

  甘冲英制军严谨,特警支队在他的领导下,很快各方面的工作就进入了正轨。罗玉婵与自己的得力干将高见青商议,决意拿下武警机场建设工程的全部承包权,并由高见青负责……

  她很快用激将法第一次单独约见了甘冲英。两人谈得投机,关于工程的承包问题,甘冲英答应只要能力所及一定帮忙……苏伟向父母谈及了贺东航与甘冲英两个人的情况。苏娅的父母对女儿再婚的对象都十分看重。但是,在苏娅的日记中,却没有再婚这个字眼……小羽的试验已经失败第80 次了,不禁气急而泣。

  她走出了实验室,来到黄金部队勘探地,无意间与勘探技术负责人岳成岭相识,两人谈话间,都被彼此坚韧不拔的工作信念所感染,颇有相见恨晚之感。经上级安排给贺远达写回忆录的编辑小张再三劝说,开始根本不同意给自己写回忆录的贺远达终于同意了写作安排。贺东航准备在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下,对甘冲英的特支进行了一次实战紧急拉动。叶总对此十分赞同,可宁政委却有不同的意见……

第6集

  小羽同岳成岭谈得十分投机,逐渐对这个人产生了兴趣……贺东航对特支的训练表示由衷的赞赏,但对实战紧急拉动中出现的严重问题,也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但宁政委却以司令部准备不充分为由转移了问题的矛盾……叶总无奈,只好让特支和司令部都写出检查。小羽的实验终于成功了!同时岳成岭的金矿也找到了!两人都兴奋地跑向对方的驻地,想要通报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可就在彼此看到对方的一刻,小羽一下子晕倒了……

  有感于岳成岭的精心照顾,小羽哭了出来,这时肖大戎发来了短信,小羽悄悄地关上了手机……之后,小羽打电话托哥哥给她买件男式羊绒衫……贺东航接到紧急任务:瓜店煤矿发生紧急情况,200 米深的井下,有人要引爆炸药。井下作业的工人有350 多人,同时位于隧道的地面上还有一座煤矿的炸药库。贺东航立刻亲自前往处置。在现场经过周密的安排和布署,贺东航亲自下井指挥,最终智擒歹徒,避免了一场流血事件的发生。

第7集

  甘越英之妻兰双芝到总队告状,宁政委让苏娅去处理,恰逢甘越英赶来劝阻兰双芝。见到分别多年的老战友,苏娅很想叙叙旧,深入了解情况,但甘越英的态度却非常冷漠。叶总要求机关每周两小时进行队列训练,整顿机关作风。华岩写了一份队列训练计划书,让苏娅发下去。机关干部按训练计划进行训练时,宁政委从中看出了问题……华岩非但没有站出来澄清事实,反而默认是苏娅的责任。苏娅感到无辜,也很气愤……这也促使贺东航下决心放弃折中思路,让苏娅替换华岩当司办主任。

第8集

  到特支讲课的苏娅婉转而坚决地拒绝了甘冲英。贺东航向宁政委提出对苏娅和华岩职务、工作重新任用的意见,分别得到了宁政委和叶总的同意,这件事就定下来了。罗玉婵拿到了机场用地旁边的一块土地,这就是她拿来承包武警机场建筑工程的筹码。特支组织晚会彩排,甘冲英请苏娅前去观看,谁知贺东航也不请自来,还在战士们的邀请下与苏娅合奏了一曲。台下的甘冲英心里极不是滋味。这时罗玉婵打电话来请他吃饭,他欣然前往赴约,借着酒劲向罗述说了心中的苦闷与不快……

第9集

  关系到下一步对副总队长空缺的任用人选问题,甘冲英借北京出差的名义去看望了龙副司令……武警建机场的350 亩地批下来了,贺东航叫上甘冲英一起到实地查看,发现了罗玉婵的50 亩地,正好就在机场用地的中间位置,十分气愤……战士麦宝在训练中不认真,说怪话,被夏若女听到后一时失控而打了麦宝。麦宝写“血”书向总队告状。叶总对此事非常重视,下命让令司办主任苏娅挂帅查处此事。调查结果打人事件属实,苏娅直接向总队如实汇报了情况……

第10集

  宁政委对调查组的处理意见很不满意,为了严肃官兵关系这一政治问题的重要性,对夏若女做出了严厉的处分……贺东航准备去同大东公司谈判,要求苏娅也参加。谈判的双方见面了,贺东航见到了高见青,一下子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挑战;而大东公司的走廊里卓芳的那件雕塑作品,更让贺东航百感交集,话里话外不由就带了三分敌意……在回来的路上,苏娅询问高见青的身份,贺东航咬牙承认了一切……同时,敏感的罗玉婵也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她要求高见青回避,可这次高见青却断然拒绝了。小羽出国讲学完毕,回家看望父母,并告诉哥哥自己要离婚,贺东航为之惊愕……

第11集

  贺东航把妹妹决意离婚的事告诉了苏娅,让她好生劝劝妹妹不要草率,没想到苏娅却被小羽和岳成岭的真挚感情所感动,态度倒向了小羽一方……贺、肖两家的四位老人正在海滨度假,遇到了前来办事的贺东航和苏娅。贺父母就算正式见到了苏娅,对苏娅非常满意,连肖家夫妇也夸赞有加。岳成岭的部队要离开西藏,到新疆继续新的勘探任务。小羽流着眼泪送给岳成岭一份礼物与他道别……叶总、宁政委正在为总部检查安排工作,特别对沙评监狱提出整改要求,并要贺东航前往看望甘越英。贺东航来到沙评监狱,柴狱长请贺东航到家喝酒,并派人去请甘越英过来一起喝酒。听柴狱长讲,到现在甘越英也没和兰双芝同过房,贺东航感到事情蹊跷,一定另有隐情……

第12集

  接到上级情报:有6 名盗窃枪支的罪犯有可能逃进岳泉市,叶总指示立即展开抓捕行动。贺东航马上全面布置,协调公安进行设卡拦截……甘冲英带领特支战士正在火车站执行检查任务,突然发现罪犯,立即展开追捕。罪犯被迫躲进车站附近的某居民小区内,特警部队按照命令将小区实施了包围……这时苏娅把罪犯家人的劝解录音带及时取来,按计划实施原定攻心为上,瓦解罪犯心理防线的抓捕计划,成功捕歼罪犯。

第13集

  战斗胜利了,回到总队宁政委指示:将这次捕歼战斗中的典型人物总结后向上汇报、请功。叶总、宁政委、贺东航一行数人,驱车前往迎接龙副司令及检查组的同志。龙副司令一行人和叶总、贺东航等准备开车离开沙评监狱时,兰双芝突出出现,拦住车队要向龙副司令告状……

  龙副司令到了特警支队,为了真正了解部队训练情况,首先取消了事先准备好的战士障碍跑,而改成全体干部的四百米障碍跑,这一下真的大出所料,洋相百出。关键时刻甘冲英挺身而上,结果让龙副司令非常满意。接下来龙副司令让干部逐一说出自己下属的基本情况,以示官兵关系的真实情况。又是甘冲英首当其冲,不负众望,答无所遗……苏娅整理的汇报材料虽然已经数次修改,但宁政委还是不满意。在宁政委的再三催促下,苏娅根本来不及对材料中的内容做核实,就将并不成熟的材料交给了宁政委……

第14集

  当汇报到麦宝、蒙何等几位先进典型时,材料中出现了明显与事实不符的地方。贺东航急忙找到苏娅查问原因,苏娅知道已无法挽回,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贺东航对苏娅和两个文书的无中生有提出了严肃的批评。而宁政委对此还一无所知,正沉浸在汇报成功的喜悦之中……工程招标即将开始,为了万无一失地拿到工程承包权,罗玉婵、高见青准备铤而走险———密谋窃取工程设计图纸,以便算出标底。他们选择了索明清作为下手对象……而此时的贺东航正意气风发地准备以沙评监狱为试点,建立总队信息化三级网络系统。

第15集

  在特支的训练场边,贺东航再次找到甘冲英询问:当年甘越英到底打没打过兰双芝的“提前量”。甘冲英有些恼羞成怒地否认了,并让贺东航自己去问宁政委……投标揭晓,大东公司中了三项重标,虽说中标符合法律程序,但是大家的心里都打了个问号。此时卓芳打来远洋电话,告之:贺帅的眼睛撞坏了,准备回国治疗。贺东航急忙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父母。贺父刚刚接到小羽要离婚的电话,正在生气。一堆坏消息让老人家不胜悲伤。

第16集

  夏若女家里打来电话说:父亲的腿又不行了,要住院治疗,没有钱。甘冲英听到了夏若女的电话,把自己的1000 元钱给了夏若女。肖大戎到新疆武警总队作先进事迹报告会,黄平副部长亲自到机场迎接他。小羽在西藏的工作结束后,也被派到新疆的某水利工程工作。这天晚上她正准备休息,突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肖大戎。小羽非常意外,虽然自己已经打定主意离婚,但大戎并不知道。就在小羽稍一犹豫的时候,已经被大戎一下子抱到了床上……

第17集

  卓芳和贺帅回来了,贺帅跟贺东航去了爷爷家,卓芳半路下了车。甘冲英升任总队副总队长的命令下达了,甘冲英在新办公室里怡然自得、感慨万千。索明清因为这次没能如愿提升正师级,一直心情郁闷,还好有他爱人强装笑颜的劝解,他才好了一些。但他还是到工地将那包钱原封不动地还给了高见青……卓芳搬回贺东航的家与帅帅一起住。高见青送来一些生活用品,却并没有留下来陪她,这些都被躲在楼下车里的贺东航看见了……

第18集

  在野外驻训基地,叶总和宁政委无意间发现麦宝、蒙何的家庭情况与汇报材料上的并不一致。叶总气急败坏,在总部常委工作会议上,叶总把矛头直指宁政委……宁政委在外听说此事急忙赶回,劈头质问贺东航和苏娅,并把问题的原因归结为司办主任人选的不当。苏娅顶住压力把责任承担下来了,但却委屈地哭了。小羽发现自己怀孕了,她给苏娅打电话征求的意见。苏娅不同意拿掉孩子……贺东航、卓芳把离婚的事告诉了儿子。贺帅坚决反对,但又没法子挽回,只好以拒绝治疗相威胁……贺东航带儿子去苏娅家请她妈妈为儿子治眼睛,可帅帅一定要卓芳同行。

第19集

  在闲谈中帅帅无意间提到了自己的爷爷叫贺远达。一下子把苏娅的父母惊呆了,随即苏母起身离开。晚上,苏娅询问爸爸妈妈原因,意外地知道了自己的母亲就是贺东航前次在成都遍查不到的亚敏,而亚敏却又是贺东航父亲的前妻……苏桠知道了母亲与贺父的这层关系后,开始在各方面有意地躲避贺东航。贺东航不知原因,在下班的路上拦住了苏娅,苏娅沉默许久说出了原委,并请他以后不要再去找自己妈妈看病。贺父知道了亚敏就是苏娅的妈妈后,住院疗养期间在医院回忆起自己与亚敏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第20集

  对于苏娅回避的态度,贺东航十分苦闷,但又无可奈何。只得带儿子去北京治眼睛,帅帅一定要妈妈一同去。小羽去医院准备做掉孩子,因医生极力劝阻,小羽表示再考虑考虑,他给岳成岭打电话,希望听听他的意见……为了显示地位的变化,甘冲英要求贺东航代表司办作汇报。贺东航借此向他提出拨款为战士解决实际问题,却遭拒绝。贺东航前去看望龙副司令,在他那里知道了父亲当年离婚的真正原因……

第21集

  小羽回家,宣布要与大戎离婚,贺母十分伤心。小羽来医院见父亲。父亲坚决反对小羽离婚。苏母为了不影响女儿与贺东航的感情发展,与苏父商量准备搬到苏母的家乡杭州养老。苏母让苏娅转告贺东航:让贺东航带帅帅来诊所,自己要给帅帅治眼睛,但在治疗的过程中,没有任何的多余关照……而在工地贺东航立争三大材料的采购权,高见青毫不让步,双方已成对立之势……

第22集

  在总队全体干部会上,贺东航再次提出三大材料的采购原则,甘冲英立刻提出异议,并表示出了问题由自己向党委负责。对于甘冲英的这个说法,叶总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宁政委也借此提醒有些同志,特别是刚刚提升上来的同志,要知道自己的职责。贺东航到医院看望父亲,告诉父亲自己已经知道了父亲当年离婚的原因。贺父沉默了许久:“小苏是个好同志,我希望你们在一起。”小羽让肖大戎回来解决离婚的事,大戎拒绝回来。小羽只好谎称已经做掉了孩子,以示离婚的坚决性……叶总和宁政委代表龙副司令到医院看望贺父,要求苏娅陪同,苏娅应允,但她的内心却对母亲当年的离婚公案耿耿于怀……

第23集

  晚饭后,大戎面对小羽,平静地谈了自己对这段婚姻的感受,并表示同意离婚。大戎的平静和铿锵有力的言语让小羽不知所措,她几乎不认识面前的这个男人,在内心深处隐隐的感到有些后悔。苏娅向贺东航提交了转业报告,并含泪提出了分手的请求。贺东航既气愤又失望……

  索明清到工地察看水泥型号是否符合要求。罗玉婵和高见青极力说服索明清:使用低标号水泥,即节约成本,又不会影响工程质量。索明清毫不犹豫的否定了他们的说法。八月十五,罗玉婵请甘冲英吃饭。罗玉婵趁着酒性向甘冲英吐露真情,甘冲英也表白了自己对她的好感……这时焦主任来到贺东航的办公室,交给他一封由总政治部转下来的上诉信———是关于甘越英和兰双芝的……

第24集

  甘越英发高烧已处于昏迷状态,被柴监狱长冒着大雨送回了家。甘越英被扶到兰双芝的床上躺下。半夜甘越英突然惊醒,神智有些不清,一下子把兰双芝压在了身下……小羽来向爸爸辞行。他告诉爸爸:自己已和大戎离婚了。贺父听到这一消息,根本无法接受,当场昏倒不醒人事。晚上,苏家召开了家庭会议:专门研究苏娅的转业问题。苏父明确表示反对,而且第一次拍了桌子……

第25集

  甘冲英找到苏娅劝她不要转业,这样做会对不起牺牲了的戴悦风同志。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苏娅的心,让苏娅彻底放弃了转业的念头。苏娅找贺东航撤回了转业报告,但是同时表示,这并不意味着在其它方面的决定会有所改变。大戎来医院向贺父母辞行,并安慰二老不要因为自己和小羽的关系而影响了两家半个世纪的友谊。叶总的提升已经定了,宁政委却因年龄的限制就要退休了……

  直升机批下来了,飞行员也落实了,在贺东航、苏娅默契的配合下,海航师的邓师长痛快地选拨了六名优秀飞行员给武警,真可谓‘如虎添翼’。现在只等机场建设的工程了……贺东航提醒甘冲英水泥质量的问题,应再次化验确认标号,并表示:“如果甘副总不好出面,我去落实……”对罗玉婵十分信任的甘冲英哪里听得进,认为纯是多此一举。贺东航只好到工地便服私访,回来后指示参谋,将水泥样品交给甘副总再次化验求证。方参谋报告贺东航:“甘副总说水泥样品不用检验了。”贺东航立刻让方参谋去找苏娅,让苏娅立刻联系省工程质检中心……

第26集

  在宁政委的追问下,甘冲英不得不说出当年甘越英与兰双芝关系的事情真相。得知被蒙蔽了的宁政委气愤不已,对甘冲英痛骂一顿,并立刻安排贺东航代表总队进行复审,提出意见,不错不纠,部分错部分纠,全错全纠,进而采取补救措施……水泥样品化验报告出来了,质量标号果然不是原定的。贺东航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立刻指示苏娅:“将复印件先交甘冲英处理,如果二十分钟后他还不向叶总、宁政委上报,我再去上报。”

  甘冲英看着报告的眼睛立刻瞪圆了,马上把索部长叫到办公室,索明清一看报告,手就不由自主开始颤抖起来,两条腿已经不听使唤了。急救车把索明清送往了医院……两种标号不同的水泥摆在了罗玉婵等人的面前,罗玉婵一口咬定是水泥厂家掉了包。贺东航代表总队向罗玉婵提出严正交涉……甘冲英已焦头烂额更是没好气,罗玉婵只好接受现实。宁政委通知甘冲英:以后不要再负责西郊工程……

第27集

  贺东航向宁政委汇报了调查的整个过程和对甘越英重新处理的意见,甘越英终于沉冤得雪了。帅帅的眼睛治好了,也不再随卓芳出国了,贺父非常高兴。此时,总队却收到了举报信,举报贺东航嫖娼!宁政委指示政治部秘密调查,贺东航本人并不知情。甘冲英到医院看望索明清,索明清怀疑是罗玉婵所为……龙副司令也知道了举报信的事,但他以绝对的信任为贺东航指明方向。面对首长的信任,贺东航不胜感激,在干部工作会上,对举报信所引发的众多谣言予以了彻底的驳斥,得到了广大官兵的一致认可。

第28集

  宁政委觉得贺东航的这种做法很不成熟,把贺东航叫到办公室一顿狠批……就在这时,焦主任进来报告了一个噩耗:肖大戎在一次灭火的战斗中牺牲了……在大戎———扑火英雄荣誉称号大会上,小羽痛哭不己肖母因悲伤过度住进了医院。小羽在病床前告诉肖母,自己并没有把打掉孩子……这个意外的喜讯让肖母悲喜交加。岳成岭坦然接受了这一现实,他握着小羽的手哽咽地说:如果是男孩子,跟我去挖金矿;是女孩,就跟你建电站……

  索明清病情加重,已不能进食,在最后关头向贺东航坦白了大东公司曾对他行贿的事,而且怀疑罗玉婵、高见青两人合谋在投标前偷看过设计图纸。考虑到对甘冲英的保护,总队决定派甘冲英去执行长途黄金押运任务。在临行前甘冲英找到苏娅:要想洗清贺东航,就要找到他当晚不在现场的证据。苏娅为了查找洗脱贺东航冤情的证据,到烧烤屋找寻贺东航结识的那两名女服务员,但两人已离开餐馆回老家了……

第29集

  公安机关以大东公司涉嫌盗窃武警总队工程商业机密收审了罗玉婵……索明清去世。而卓芳也终于接受了高见青的感情,共赴纽约。在医院贺父对贺东航坦然地讲了死之后的安排:就点九根蜡烛,要红色的……苏娅在去找那两名女服务员的途中,遇到退伍战士麦宝,麦宝主动请缨和苏娅一起去寻找证人。苏娅半途又遇到暴雨,为了抢救坠坡客车里的群众,麦宝牺牲,苏娅受伤住进了医院。在当地公安部门的协助下,终于找到了两名证人。贺东航的冤情得以昭雪。

  在机场面对苏娅的父母和总队首长,贺东航勇敢的上前将苏娅抱下了飞机,众人在尴尬中,接受了这感人的一幕。在苏父的劝说下,苏母总算接受了贺东航带来的礼物,贺东航看着苏娅吐出了长长的一口气……黄金押运途中,几名持枪匪徒袭击列车,甘冲英沉着冷静,在当地公安部门的配合下成功地消灭了匪徒,保护了国家财产免受损失。消息传来,还得到了上级首长的表扬与肯定。甘冲英回来,宁政委向他说明派他执行任务的动机和已达成的结果……

第30集

  甘冲英想到狱中看望罗玉婵,在大门口又犹豫了,最后还是选择了开车离开。夏若女大队长有了新任命:派驻到中东的一个大使馆当警卫队长。小羽回家准备生产……贺远达的棂前摆放着他的回忆录和九根点燃的红色蜡烛。这在别人眼里感到奇怪的事,只有苏娅的母亲为大家解读了……高见青来信承认工程的图纸是他搞去的,跟罗玉婵没关系,罗玉婵就此免予了刑事处罚。

  贺东航、苏娅到狱中看望罗玉婵,称:对于诬告信的事,我不再指控你……甘冲英听到罗玉婵免予刑责的消息,马上到狱中看望罗玉婵。但是罗玉婵并不想见他,甘冲英沮丧地走出了监狱……就在盛传贺东航要升任总队长、步入将军行列的时候,机场建好了,直升机也有了,看着崭新的机场和飞机,大家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而苏娅、贺东航的笑容里好象还多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