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古城县南湾乡党委书记孙浩,拒绝上缴二百万摊派款,县委书记陈志远一怒之下,撤了他的职,命他回城待业。南湾乡的干部群众极力挽留他们的父母官,孙浩被大家的真情所动,留在南湾,继续带领大家修建未完成的山区公路……

分集剧情:
第1集

  麓南地区要修建二十一世纪大厦,集资任务下到各县。古城县承担三千万。县委书记陈志远向各乡镇下了死命令,完不成任务,就地免职。南湾乡书记孙浩,外号“孙猴子”,他油嘴滑舌列了一大堆理由,就是不肯承担追加的上缴任务。县委书记陈志远大为恼火,撤了他的职务,让他回县城待业。南湾乡里的干部群众不让孙浩离开,孙浩被乡亲们的真情打动,留了下来。集资任务没有如期完成,地委调陈志远到地区人大工作,陈志远对自己的工作变动十分不满,不肯离开古城。县委副书记梁德辉和副县长杨明山,为讨好地委书记佟怀志加大了集资力度,老百姓十分不满。县公疗办副主任胡菲菲是个绯闻颇多的独身女人,她到南湾来看望孙浩。段乡长“警告”孙浩,千万别犯田茂林的错误,让县里抓住把柄。胡菲菲是受佟怀志之托而来,当然也有她自己的目的。

第2集

  地委组织部通知孙浩赶往东海市参加考察汇报会。孙浩一头雾水,他一个乡镇书记,有什么资格参加地委召开的汇报会。孙浩在东海宾馆见到了地委书记佟怀志,才知道自己被破格提拔为古城的县委书记。即将成为古城代理县长的苗刚请孙浩打保龄球,在保龄球场孙浩见到了打扮入时的胡菲菲,孙浩十分意外。苗刚告诉他,他当县委书记有胡菲菲的功劳,孙浩更感到吃惊。他不知道捡来这个县委书记,是福还是祸。孙浩在东海没待足二十四小时,佟怀志就把他赶回古城。刘光明为首的乡镇待业干部,围攻组织部长卫济民,卫济民心脏病发作,突然“死亡”。刘光明一伙待业干部围在太平间外,纷纷“控诉”卫济民的受贿丑行,引来许多围观群众。纪委书记刘克俭,建议孙浩调公安局抓人,制止待业干部闹事。孙浩没有听取刘克俭等人的意见,独自出面召见待业干部,答应第二天上午在县委处理他们的工作安排问题。孙浩打发走了待业干部,卫济民又活了过来,孙浩又惊又喜,把卫济民送回病房,让他安心养病。

第3集

  胡菲菲回到古城,约孙浩见面,说是佟书记带话给他。胡菲菲并没有带了佟书记的指示,她告诉孙浩,他这个县委书记只是代县长苗刚的陪衬,苗刚是省委书记薛雷的干儿子,佟怀志是为了讨好薛雷,竞争副省长。孙浩听了很震惊。晚上,胡菲菲送孙浩到了陈志远家,陈志远和胡菲菲说的几乎一样,孙浩感到自己受了愚弄,这个县委书记他不想再干下去了。第二天一早,几百个上访的群众堵住了县委大门,这是县里强行摊派造成的后果。群众情绪激动,矛盾一触即发。孙浩在县委会议室接见了上访群众代表,一番为百姓做官、为民做主的坦言,赢来一阵掌声。一个叫方金成的汉子问孙浩:如果县里出了坑害百姓的贪官,你敢不敢治他。孙浩表态:我孙浩若是包庇坏人,贪赃枉法,撤我的职,治我罪,老百姓可以打到我家门,骂我不肖子孙。他还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公布于众,让老百姓举报随时能找到他。

第4集

  佟怀志来电话,叫孙浩催促陈志远到地区人大报到。陈志远不走,他说古城没搞好,没脸面离开古城。孙浩询问发展古城的思路,他让孙浩到七里岩走走,再去见见田茂林。孙浩征求卫济民的意见,卫济民告诉他,田茂林是个干实事的人,但也是佟怀志最忌讳的人,他让孙浩自己拿主意。胡菲菲劝孙浩,万万不可去找田茂林,田茂林犯的是作风错误,他的案子是佟怀志当县委书记时定的,任谁也翻不过来。陈志远当了那么多年书记,都不去七里岩,那是避佟怀志的嫌。孙浩在在大众饭店请待业干部们吃饭。劝他们回到原来的岗位,该退的退,该赔的赔,再为老百姓干几件漂亮的事,让群众重新给他们下结论。群众通不过的干部,县委怎能再用? 待业干部们傻了,但又没有理由反对孙浩的决定。刘光明向孙浩发难:孙浩若是敢去七里岩见田茂林,他明天就回关虎镇,就是当田茂林那样的驻村干部,他也情愿。 孙浩独自开车去七里岩,他看到了田茂林带着乡亲们修的路,造的田,还看到了老百姓为田茂林立的碑。碑文上写着:拿起白面馍,不忘田书记。那些朴实的山里人,没有忘记那个犯了错误的乡党委书记。

第5集

  佟怀志送苗刚来古城上任,在县级干部会议上,隆重介绍苗刚和孙浩,并表扬孙浩是乡镇干部的榜样,因为干的好,才被破格提拔。陈志远提出反对意见,说有人比孙浩干的还要好。这个人就是田茂林。孙浩也同意陈志远的看法,提出树田茂林为乡镇干部的表率。孙浩的提议一出,立刻引来了一片反对声,反对最激烈的是副县长杨明山。 佟怀志警告孙浩,不要和陈志远混在一起,更不能搞自己的小圈子,以后古城的人事任免,都要征求地委的意见。孙浩感到佟怀志把紧箍咒罩在了自己头上。苗刚、孙浩、胡菲菲“三驾马车”聚会,孙浩喝的酩酊大醉。胡菲菲开车送他回家,他告诉胡菲菲,他决定辞去这个捡来的县委书记。不再当别人的陪衬。胡菲菲骂他是胆小鬼,是糟蹋人民给他的权利。他不由对胡菲菲另眼相看。卫济民狠狠批评了孙浩,让他学学田茂林,再难也得干下去。还告诉孙浩,佟怀志信奉一个法师,相信占卜。孙浩气愤地说:这不是精神腐败,又是什么?精神腐败,比掖起几个钱,对党的事业危害更大。

第6集

  孙浩再次进山,去找田茂林。孙浩翻过山梁,来田茂林驻村到船底沟。船底沟是个小村,仅有十一个劳力,都跟着田茂林进了山,开山引水,山洞已经打了两年多。在山洞的外,孙浩见到省电视台的记者,为首的是个女的,叫夏露。夏露对县里来的干部不信任,闪烁其词。进了山洞,十一个打洞的汉子,混身灰土,如雕塑一般。孙浩问那个是田茂林,汉子们说,田茂林回家了,去背粮食,村里的饭他从来不吃一口。孙浩想搭夏露的车去田茂林家。夏露推说不一路,拒绝了孙浩。孙浩截了一辆小四轮,一路颠簸来到田茂林家,夏露已经到了,正在采访。她看到孙浩,一阵尴尬。孙浩却很高兴,他说,人心是杆秤,古城的英雄,终于可以见天日了!田茂林不在家,已经赶回船底沟。孙浩返回船底沟,一番诚意感动了田茂林,大山一样坚强的汉子流下了眼泪,他哭着对孙浩说,他多么想和领导掏心窝啊,可这么多年来,县里的领导都躲着他。

第7集

  孙浩召开上任以来的第一次县委常委开会,在发展经济的思路上和苗刚发生了第一冲突,孙浩听取了田茂林的建议,根据古城的实际状况,提出重点抓农业,重上北干渠,解决贫困山区吃水和灌溉问题。苗刚则提出集中力量抓白龙寺旅游开发,先抓钱。其他常委们态度暧昧,孙浩只好休会。佟怀志把孙浩叫到地委,说他支持重上北干渠,但也要求孙浩支持苗刚的设想。他告诉孙浩,白龙寺不但是文化古迹,还是革命纪念地,省委薛书记的父亲董政委曾在那里指挥过战斗。孙浩明白了佟怀志此次谈话的真正用意。已是财政局长的胡菲菲打电话给孙浩,要他警惕苗刚借旅游开发的旗号,肥自己的腰包。孙浩带着副书记梁德辉和十几个乡镇干部进山考察,其中也有待业干部。他们先走的是七里岩,孙浩要大家看看老百姓给田茂林树的碑,那些碑文刻的都是老百姓的心里话。

第8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苗刚组建的 “万隆公司”挂牌开业。苗刚来古城之前,下海经商数年,据说他的“亚龙公司”有三亿资产,他全都合进了“万隆”。万隆公司把旅游工程所有项目都承包下来。旅游工程集资进展不顺利,苗刚大发雷霆,命令指挥部所有成员,加大筹款力度,保证工程按期开工。已是指挥部助理的刘光明,带着苗刚的指令到了关虎镇,村镇干部提出很多困难,尤其是刘光明当书记时搞小火电集资,老百姓鸡飞蛋打,怨气很大。刘光明表态,那个村最难,他到那个村坐镇,他就不信打不开收钱的口子。刘光明带着收钱队到小方庄方金成家强行收款,方金成不交,还揭露刘光明以前的劣迹,刘光明一气之下,抓了方金成,方金成的妻子冯大梅也被拉去游街。孙浩带着干部们最后来到船底沟。大家在山洞看到了田茂林和那十一个打洞的汉子,被震惊了,被感动了,尤其是那些待业干部和县委副书记梁德辉。梁德辉以前不赞成修北干渠,此时此刻,他泪流满面,说田茂林干的好,孙浩抓的对。

第9集

  方金成的妻子游街流产,方金成的父亲寻了短见,小方庄的老百姓愤怒了,方金成和他的小女儿披麻戴孝,村民抬着棺材,要上县里讨个公道。苗刚慌了,紧急调动公安干警赶往小方庄,命令他们把村民的队伍堵回村去。孙浩赶到小方庄时,村民的队伍已经和公安警察接触到一起,村民高喊口号:打倒贪官污吏.....局势眼看无法控制。孙浩用自己的真诚和勇气制止了事态的发展,他向乡亲们许诺,凶手得不到应有的惩罚,方金成一家不能伸冤,他这个县委书记就是对老百姓犯罪!小方庄事件上了电视,是夏露报道的,佟怀志慌了,匆忙赶到省城。夏露是佟怀志的妻子,两人已经分居。佟怀志在夏露的住处看到了夏露写的剧本《大山作证》,那剧本是写田茂林的,他知道事情比他想的还要糟糕。

第10集

  佟怀志企图以情打动夏露,让她不要报道古城的事,更不要宣传田茂林,给他的工作出难题。夏露不答应。佟怀志哭求夏露,说看在多年夫妻的情分上不要毁了他的前程。刘光明作为替罪羊进了监狱,苗刚用金钱封住了刘光明的嘴。刘光明把怨气发到孙浩和卫济民身上。小方庄事件震动了古城县所有干部,县委决定加快乡镇干部整顿的步伐。组织部长卫济民拖着病重的身体请缨带队下乡,同行的还有待业干部张社安。玉霞收到匿名信,说孙浩和胡菲菲有不正常的男女关系。孙浩当着玉霞的面,在电话里向胡菲菲发火,胡菲菲委屈不过,在孙浩的办公室痛哭一场。苗刚到省里跑工程资金,带回了不妙的消息,说省委书记薛雷打算到古城来,要见一见那个犯过错误,但仍然受到人民拥护的田茂林。佟怀志指示苗刚立刻以旅游工程的名义,砸掉七里岩老百姓为田茂林立的那些石碑。

第11集

  几天过去了,七里岩乡拆除石碑毫无进展,苗刚批评副县长杨明山无能,亲自带着人前往七里岩拆碑。愤怒的群众要推翻苗刚的汽车,田茂林制止了群众过激行动。苗刚又来了威风,训斥田茂林带着群众走邪路。命令田茂林拆碑,孙浩反对拆碑,说碑上虽然写的是田茂林的名字,但赞扬的是共产党,这是老百姓心里的一个标尺,够不够党员标准的,自己来量一量。苗刚灰溜溜地走了,老百姓纷纷要求上北干渠,一个叫韩秀的姑娘说,大家上北干渠,是还田茂林的账,只盼着上面的大官,别再亏待了田茂林,亏待了田茂林,伤的是老百姓的心。当年,田茂林就是因为韩秀受到了处分。 船底沟的老郭头为了给北干渠筹钱,在集市上摆摊卖光荣匾,这是当年麓南军分区赠给他儿子的,他儿子是特等功臣,在朝鲜战场牺牲了。过路的解放军看到了,他们把老郭头和那块光荣匾一同接到军营。孙浩听说了老郭头卖匾的事,孙浩语重心长地对县里的干部们说,我们手里拿着几千块钱的手机,屁股下坐着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小轿车,难道能张开口对贫苦山区的老百姓说,我们没有钱让他们喝上水,吃饱饭吗?

第12集

  孙浩带着行李去了船底沟工地,他妻子玉霞也去了,去办救护站。县里许多干部都去了。山里的老百姓很受感动,韩秀为大家唱了一支歌,是田茂林唱过的歌。那歌里唱道:老百姓是咱的亲爹娘,敢不做个好儿郎。孙浩要和韩秀谈谈田茂林的事,韩秀哭了,她说他喜欢老田。当年,田茂林住在他们韩村,说找不到水就不离开。几次找水都失败了,井也打瞎了,有人传说田茂林要走。韩村的乡亲们想留住他,韩秀更想留住老田。她向娘要来钥匙,打开家里的盛水的柜子,用全家十天的水,擦了身子,进了田茂林的住处,上了田茂林的床,打算生米做熟饭,把田茂林永远留在韩村....后来县里要整田茂林,找韩秀写材料,韩秀就如实的说了那天晚上的事,调查的人就到处散布,她和田茂林做了那样的事。韩秀告诉孙浩,她为什么至今不嫁人,就是想留着姑娘的身子,还田茂林一个清白。孙浩全明白了,田茂林的案子是彻头彻尾的冤案,他通知梁德辉立刻向地委写报告,为田茂林彻底平反。

第13集

  田茂林的养父母田莽牛和苗三妹拉着铁匠的家什,去船底沟看儿子,也是帮儿子的工程。路上遇到了微服私访的薛雷。薛雷在七里岩看到了老百姓为田茂林立的碑,非常感慨,就向田莽牛和苗三妹说起田茂林的事,苗三妹听到省里来的领导称赞自己的儿子,哭了起来,她让薛雷管管古城县的官,让他们不要再冤枉自己的儿子。薛雷在山洞了见到了田茂林,他问浑身泥水的田茂林:你这个背着处分的干部,为什么还心甘情愿地为老百姓做事。田茂林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他告诉省委书记:他是吃百家饭长大,老百姓就是他的亲爹娘,只要能报答爹娘的养育之恩,叫他干什么都行;只要能让老百姓说共产党好,他屈死累死也心甘。省委书记感动了,他说他也要为老百姓做事,为北干渠尽力。省委书记离开船底沟,孙浩接到梁德辉的电话,说苗刚打着改制的旗号,侵吞国家的财产,万隆公司收购县里的企业,两千万的资产,苗刚只评估了八百万。梁德辉让孙浩赶快回到县里,制止苗刚的行为。

第14集

  县委下发了暂停卖厂的文件,令苗刚十分恼火,他当着孙浩的面大发雷霆,责令孙浩收回文件。孙浩说一个预备党员无权责令县委收回文件,更没权力借改革假公济私。佟怀志找孙浩谈话,说地区纪委收到检举信,卫济民有严重的贪污受贿行为,让孙浩带卫济民到地区纪委交代问题。孙浩又惊又气,卫济民决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但地委的决定他不能不执行。卫济民正在小方庄蹲点高整顿。孙浩的到来,令卫济民很高兴。他娓娓道来,向孙浩汇报调查情况,提出整顿先从老百姓最关心的经济问题入手,让群众明白,还干部清白。看着将全部心思投入到整顿工作之中的卫济民,孙浩无法开口,告诉他地区纪委的决定。小方庄又出事了,村支书方和全的猪被人赶走了,他家小楼也被爆竹“崩”了。是群众对他有气。方和全以村里的名义承包村里的砖窑,红利都走了小路,进了村干部的腰包。

第15集

  卫济民去找方金成,请他拿个主意,解决村里的问题。他说把方和全抓起来,他就有主意。逼死方和全父亲那次强行摊派抓人,方和全始终没出面,卫济民不好答应方金成。他问方金成,如果让他承包村的砖窑,他敢不敢干。省里拨下来三百万专款,是支援北干渠的,苗刚让胡菲菲封锁消息,扣住这笔款子,不给北干渠,逼北干渠下马。佟怀志打电话催促孙浩把卫济民带到地区纪委,孙浩无法再隐瞒,只好把实情告诉了卫济民。卫济民没有一句怨言,只是请求晚走几天,把小方庄的经济问题整出个眉目,对老百姓有个交代,再走。卫济民带着村民代表,夜以继日清查村里的账目,心脏病发作,这一次,他再也没醒过来。他是带着冤屈走的,这让孙浩非常难过。方和全带着重礼去找杨明山,砖窑也有杨明山的股份。杨明山一退六二五,根本不认账。方和全走后,杨明山的老婆打电话给孙浩,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说一时糊涂收了方和全的钱,错误在她,杨明山根本不知道。

第16集

  小方庄砖窑竞标大会上,关虎镇书记向中原当场承认自己的错误,还退赔了在小方庄的吃喝款三千元。村民们用掌声欢迎他改正错误。在竞标中,冯大梅以二十二万获得砖窑的承包权。方和全彻底失落,小方庄的老百姓喜笑颜开。船底沟到了最困难的时候,田茂林把买肉买粮的钱都买了柴油、炸药,用在工程上。船底沟那十一条汉子中,最小的叫“十一”,还不到十七岁,是老郭头的孙子。“十一”为了省钱,扣哑炮里的炸药,被炸死了.... 因为营养不良,不少打洞的民工饿昏过去。玉霞哭着对孙浩说:你帮帮老田吧,帮帮山里人吧。玉霞送病号回县城,孙浩嘱咐他,去找找胡菲菲,让她想想办法。胡菲菲接到孙浩的电话,请玉霞到财政局,给职工们讲讲船底沟的事。玉霞向财政局的职工们讲述船底沟十一条汉子开山引水的事迹,讲工地的困难,讲清淡如水的菜汤就窝头,讲那个不到十七岁的“十一”....职工们热泪盈眶。大家纷纷掏出身上的钱交给玉霞,让她带回去,给开山引水的民工们买些肉,买些面,吃上顿饱饭。玉霞哭了,她不停地向大家鞠躬,最后一次竟然再也没能抬起那深深弯下的身子,昏倒在地上。苗刚威胁胡菲菲,她要是把那三百万给了北干渠,可别怪他翻脸不认人!

第17集

  县医院初步诊断,玉霞得的是白血病,孙浩赶回县城,带着妻子到省城大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省医院确诊,玉霞的确是白血病,要求病人必须院治疗。孙浩那一点点的侥幸心理,荡然无存,他几乎不能自持。玉霞却很平静,她坚持回县里医院治疗,说这样可以省好多钱,古城县穷,她不能给县里再增加负担了,北干渠工程太需要钱了。孙浩哭了,同来的胡菲菲也哭了,在场的医生都哭了。胡菲菲哭着告诉玉霞,县里有钱,三百万,省里专门给北干渠工程拨的,她这就回去,把钱拨给北干渠工程,让玉霞安心在省城医院治疗。北干渠急需的物资拉到了工地,工地立刻沸腾起来。田茂林对送物资的梁德辉一个劲地道谢。梁德辉说应该谢省里领导,谢孙浩,谢玉霞,谢胡菲菲,谢田茂林他自己,是他们的行动感动了所有有良知的人。佟怀志亲自找胡菲菲谈话,要她把拨给北干渠的钱再抽回来,不能让孙浩借此踩着自己的肩膀往上爬。胡菲菲没有答应。佟怀志威胁她,胡菲菲毫不畏惧,说佟怀志要是翻脸,她就把佟怀志他们办的事全抖搂出来。

第18集

  第二天一早,胡菲菲带着检举信去县委找梁德辉,在一条僻静的小街上,一辆轿车迎面而来,胡菲菲躲闪不及,被轿车撞倒在地上.... 省委召开紧急会议,并做出决定,将佟怀志调离麓南地委,到省里交代问题;省纪检委派工作组到麓南和古城;公安厅在全省通缉肇事车辆,缉拿杀人凶手。孙浩按照省里会议精神,查封“万隆”公司;对苗刚实行隔离审查,并协助省纪检委调查苗刚的涉案情况。孙浩和苗刚又见面了,苗刚没有丝毫认输的态度,他说论文凭,论关系,论见识,他都比孙浩强,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结果将截然相反。孙浩警告他,和人民作对,本事越大,危害越大。田莽牛和苗三妹到龙口村苗长汉家认亲,说起三十九年前抱养田茂林的事,要把田茂林还给他的亲生父母。苗长汉的回答令所有的人都感到意外,田茂林不是他的儿子,是省委薛书记的儿子.... 第二年麦子灌浆的时候,北干渠全线修通了,山里人没有忘记带着他们艰苦奋斗的共产党人,他们将“太行公仆”几个字刻在大山上,说那是为田茂林、孙浩他们立的功绩碑。省委书记薛雷说:在一个共产党人的眼里,那刻了字的大山不是功绩碑,是警世碑,它让你永远不要忘记人民,人民才是咱们的好爹好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