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重庆大学的华为、孙明霞、成瑶等进步学生在中共地下党的领导下组织起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和罢课,并联合了重庆各大学,掀起了学生运动。特务学生黎纪纲和郑克昌趁机其中,企图寻找重庆地下党的线索。兵工厂的工人们在共产党员余新江和陈松林的领导下开始罢工,阻止了敌人准备扩大兵工厂增加军火生产计划的实施……

分集剧情:
第1集

  重庆大学的华为、孙明霞、成瑶等进步学生在中共地下党的领导下组织起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和罢课,并联合了重庆各大学,掀起了学生运动。特务学生黎纪纲和郑克昌趁机其中,企图寻找重庆地下党的线索。兵工厂的工人们在共产党员余新江和陈松林的领导下开始罢工,阻止了敌人准备扩大兵工厂增加军火生产计划的实施。徐鹏飞深感事态严惩带着魏吉伯和军警到兵工厂。厂长成岗出来调解,保护了工人。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国民党政府深感事态的严惩责令徐鹏飞限期破获中共重庆地下党的组织。诡计多端的徐鹏飞面对上峰的再三催促,依旧采取以静制动的策略,并和严醉商量对策。但愿老谋深算的严醉却另有打算,一面假意出谋划策,一面另外布置了一套自己的人寻找地下党的线索。江姐积极地徘徊创办《挺进报》的工作,她向成岗传达了市委的批示,并决定利用他的特殊身分,把印刷所设在成岗家,将收录新华社电讯稿的任务交给了思扬。在重大,华为、孙明霞带领学生们做着声援工厂受难工人的准备工作,黎纪刚则利用这个机会记录进步学生名单,华为发现。在追黎纪刚的时候,郑克昌被黎纪刚开枪打伤,同学们纷纷救助。这出苦肉计使郑克昌更加接近了学生组织的核心。《挺进报》出来了,成瑶侥幸躲过军警的检查,带回家一分给哥哥成岗看。成瑶的幼稚行为使成岗深感不安,但因有组织纪委的约束,他只能委婉地劝告妹妹不能这样做,成瑶认为哥哥是胆小鬼。就在徐鹏飞王为突然消失的员工和学潮而大惑不解时,那份由成瑶寄出的《挺进报》送到了他面前。他大喜过望,立即布置了新的追查方案。面对敌人疯狂追查,党组织决定建立一个备用联络站。许去峰把这个任务交给了甫志高,让他筹建一个书店。

第2集

  魏伯在阳县破获了共产党的一个县委组织,经过严刑审讯,徐鹏飞发现完全是个假案,但心狠手毒的徐鹏飞将错就错,把有关人员全部逮捕关押,以减缓上面对他的压力。这一切被严醉看了个明白,他拒绝在案件备忘录上签字,并暗中命令黎纪刚加紧行动。甫志高在筹建书店过程中遇到了阻力,不得已违背组织规定,让刘思杨做书店的开业担保人,隐患就此埋下。刘思扬在工作中对孙明霞产生了感情,孙明霞一时无法接受。书店开业了,便甫志高不仅没有遵守组织决定办成灰色书店,还出集进步书刊。这立即被嗅觉灵敏的郑克昌发觉,并开始接近陈松林。甫志高不仅没有阻止,还让陈松林到重大去扩大书店的影响。江边码头,江姐一身阔太太装扮,等候送东西的甫志高。甫志高扛着一只皮箱,气喘吁吁地来了。江姐对甫志高身着西装却自己扛箱子的不谨慎行为提出批语并希望他能按照组织原则办好书店那个联络站。经过长途跋涉,江姐和华为来到了华金家里,江姐就要见到丈夫彭松涛,华为将要见到妈妈双枪老太婆,就在二人沉浸在幸福的等待中时,却在一座城门楼上看到彭松涛已被杀害的布告……

第3集

  志高瞒着党组织准备扩大书店,并让郑克昌住进书店帮工。为了考查郑克蛳,甫志高违反组织规定,让他邮寄几份《挺进报》。然而,郑克昌的一切行为早已被魏吉伯掌握。令魏吉伯不解的是,经过调查,郑克昌竟是西南特训班毕业的。徐鹏飞听完汇报,立刻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严醉所为,并把郑克昌抓了起来。许云峰来到沙坪书店,准备启用联络站。通过观察和与陈松林谈话,他发现书店有严惩问题,立即让小陈转移,放弃书店。郑克昌在徐鹏飞的淫威下,交待了打进沙坪书店的全部过程。徐鹏飞欣喜若狂,命令立即前往抓人,但沙坪书店已是人去楼空。许去峰连夜约见了甫志高,向他说明了现在的情况和自己的判断,认为情况紧急,要通知有关人员立即转移,并让甫志高今晚不要回家。甫志高没有想念许云峰的判断,也没有听从不要回家的劝告,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向家中走去。不出老许所料,他一跨进家门,对着他的是乌黑的枪口和已被捆住了的太太。徐鹏飞亲自审讯,甫志高经受不住威逼利诱,气节尽失,叛变投敌,供出成岗、余新江。 特务冲进成岗家,危急时刻,成岗将约好的危险信号挂了出去。 在茶楼,李警原和许云峰就突发事件交流了情况,做了善后的方案。当他们发现甫志高带着特务出现在茶楼时,为时已晚,在这万分紧急的情况下,为了掩护李敬原安全撤离,许云峰迎向了特务和叛徒。

第4集

  敬原将成瑶约来,向她霁明情况并安排她迅速转移。在刑讯室里,许去峰看到了被酷刑折磨得昏迷过去的成岗。怒斥徐鹏飞惨无人道的法西斯暴行,徐鹏飞提出只要写一纸自由书就可恢复二人的自由,戴着手铐脚成岗提笔写下了著名的《一个共产党员的自白》。徐鹏飞再次找来甫志高以高官厚禄相利诱。此时的甫志高已别无他路,只有继续出卖地下党组织成员以求自保。他把江姐和刘思扬、孙明霞的去向告诉徐鹏飞,致使脱离险境的刘思扬、孙明霞落入魔爪。

第5集

  戒备森严的二处拘留所军警密布,在这次大逮捕中,被抓的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被押上一辆辆囚车,送往渣滓洞集中营,而成岗则被单独押走。到了渣滓洞,女监里的共产党员李青竹向孙明霞介绍情况,并把婴儿“监狱之花”卓姬的来历告诉了她。在楼七室外,刘思杨、余新江向难友介绍自己,当老大哥听到余新江的名字时,心中不由一震。夜晚,被病痛折磨得不能入睡的老大哥起身到门口透气,余新江关切地跟了过来。在谈话中,老大哥证实余新江是自己过去在武汉工作时的老战友的儿子。老大哥告诉余新江监狱里的党组织已经知道他们这次被捕的经过,并把他和刘思扬编在了一个党小组的情况通知了他。重庆地下党组织并没有像徐鹏飞所想的那样被全部破坏掉,但甫志高再也提供不出有用的线索了。狡猾的徐鹏飞想出一条毒计,准备了一份题为《中共地下党负责人与局欣然合作》的新闻稿,然后宴请许云峰,准备在宴会中拍一张徐鹏飞和许云峰碰杯的照片,配合新闻稿向社会公开发表……

第6集

  夜晚的渣滓洞寂静阴森,黑暗中看守抬着一副血迹斑斑的担架走向牢房。天亮了,楼八室没有动静,直到夜里才传出脚镣拖动的声响,接着又传来低沉的国际歌声。看守狗熊跑业大喊:“许云峰,不许唱!”许云峰就这样巧妙地和同志们联络上了。江姐在华蓥山带领游击队抗丁、抗粮,使敌人十分头痛。徐鹏飞命令魏吉伯亲自到华蓥山去抓江姐,魏吉伯来到华蓥山对甫志高严加训斥,并限期找到江姐。此时的江姐虽然还不知道重庆的情况,但发现山里最近出现了许多可疑的陌生人。双枪老太婆得知重庆的情况,马上派华为去接江姐。转移途中的江姐被甫志高截住,甫志高的出现使江姐很惊讶。在交谈中甫志高漏洞百出,江姐断定他已叛变。

第7集

  双枪老太婆、华为带着游击队在囚车的必经之路设下埋伏,准备解救江姐,但车上却只有甫志高。双枪老太婆手起枪响,甫志高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江姐在深夜被押进渣滓洞,单独囚禁起来。徐鹏飞亲自审讯,但酷刑没有使江姐屈服。面对这样一群坚强无比的共产党人,徐鹏飞恼羞成怒,命令屠杀一批共产党政治犯。敌人又在生活上对渣滓洞施加压力,实行定量供水,缩短放风时间,并要求政治犯在放风时跑步。面对种种无理的要求,许云峰和狱中的党组织号召大家团结起来与敌人斗争。

第8集

  徐鹏飞决定再次提审江姐,在酷刑面前江姐坚贞不屈。渣滓洞里的难友把自己仅有的水集中起来,准备给江姐用。清晨,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江姐被抬了回来。一放风,龙光华就从楼七室抱着水罐冲了出来,向江姐的囚室奔去。在江姐的牢门前,狗熊拦住了龙光华,摔碎水罐,愤怒的龙光华把狗熊打倒在地。狗熊拔抢打死了龙光华,罪恶的枪声激怒了渣滓洞全体政治犯。在余新江和刘思扬代表大家与所方谈判未果的情况下,渣滓洞开始绝食斗争。每个牢房都在默默地用能够找到的材料写挽联,做花圈,准备悼念龙光华。4天过去了,渣滓洞看守所所长猫头鹰感到大事不妙,来找许云峰谈条件,结束绝食。许云峰说要谈可以,但你已没有资格了,让徐鹏飞来吧。

第9集

  徐鹏飞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渣滓洞在绝食,而且已有4天了,他来到渣滓洞让魏吉伯宣布了结束绝食的条件。但许去峰毫不让步:必须答应全部条件,否则绝食不会停止。黔驴技空的绝食不会停止。黔驴技穷的徐鹏飞只有让步,绝食斗争胜利了。渣滓洞挂起了挽联,搭起了简朴的祭台,全体政治犯集体悼食龙光华,为烈士送行。解放战争到了最后阶段,国民党节节败退,蒋介石下野,李宗仁上台后谋求与中共和谈。西南长官公署命令徐鹏飞配合李代总统的工作,释放部分政治犯和对狱中的政治犯要宽松,徐勉强执行。恰逢新年,余新江和孙明霞号召大家开个联欢会,这一倡议,使新的渣滓洞沉浸在欢乐中。老许通过余新江告诉江姐,要狱中的党组织做好越狱准备。就在大家沉浸在喜悦当中时,许云峰被敌人秘密带离渣滓洞……

第10集

  在渣滓洞,江姐和李青竹都在积极地想方设法和狱外的党组织取得联系,她们发现一个新来的叫庄田的看守为人较为正派、富有同情心,便决定由孙明霞来作庄田的工作。经过孙明霞几次耐心细致的谈话,庄田开始传递信件,渣滓洞和狱外的党组织终于取得联系。徐鹏飞决定释放刘思扬,一方面是为了迷惑社会舆论,一方面是想利用地下党组织在夕急于想了解狱中情况的心理,期望能有人和刘思扬联系。为找到地下党的线索,老大哥估计敌人不会再把刘送到渣滓洞,便给了他一个联络暗语,告诉他如果被送到白公馆,凭着这个暗语可以与地里的党组织取得联系。刘思扬要走了,经过女牢时,他和孙明霞默默相望,一对恋人从此再也没有见面。

第11集

  刘思扬回到家里,二哥告诉他,徐鹏飞不许他出门上街,报纸也不敢登他的任何言论,刘思扬知道这是软禁。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名身穿国民党军官制服的青年人敲开了刘思杨的门,递给刘思扬一张署名李敬原的纸条,在这种情况下能有人来联系,刘思扬既兴奋又诧异。有着丰富的地下工作经验的刘思扬沉着地与来人交谈着,渐渐地来人的言谈举止和急于要知道狱中地下党组织情况的种种行为使刘思扬确认这是一个特务!刘思扬再次入狱,正如才大哥判断的那样,他被送到了白公馆。白公馆的情况非常复杂,既有共产党人和各种民主进步人士,也有受到惩戒的国民党军官、特务,这使刚来的刘思扬很不适应。和他同囚室的人自我介绍说他叫成岗,刘思扬一听非常兴奋,但成岗却再也不理他了。在渣滓洞,江姐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通过庄田和狱外党组织取得了联系,知道老许、成岗和刘思扬都在白公馆。

第12集

  敌人对成岗进行药物实验,希望他能在中说出地下党组织的情况,但意志坚强的成岗每次都使敌人的希望成为泡影。当晚,小萝卜头再次到来的时候,刘思扬将联络暗语交给小萝卜头,让他送给齐晓轩。很快,白公馆的党组织便函证实了刘思扬的身分,成岗向刘思扬详细地介绍了白公馆的情况,并说由于他的到来,停止的狱中《挺进报》又可以恢复了。刘思扬听说这时还有《挺进报》,兴奋异常,主动提出协助成岗。编写不如,他们都发现对方的字迹很熟,对望之下,他们想起了那各自收到的没有署名的信……一些报纸详细地刊登了关押政治犯的情况,这令徐鹏飞大为恼火,他来到渣滓洞空击检查,结果一无所获。但他断定渣滓洞有着和狱外联络的渠道,决定让郑克昌进入渣滓洞寻找线索。

第13集

  夜深人静的渣滓洞,楼七室外的同志们在做各种越狱用的工具和准备。一阵急促的梆子声中,一个被打得一瘸一拐的戴着眼镜的青年被带进了渣滓洞。江姐和李青竹立即决定暂停越狱的准备工作,并设法查明此人的来历。郑克昌进了楼七室,自我介绍是记者,叫高邦晋他很快就和余新江套上近乎,说自己的真名叫郑克昌,高邦晋是化名,并介绍了许多狱外的情况。一切都天衣无缝,江姐她们反倒觉得可疑,便决定设计考查郑克昌。这一考查不仅使郑克昌得一了应有的惩罚,还使渣滓洞看守所所长猫头鹰被徐鹏飞送进了白公馆。

  在白公馆,由于胡浩的不慎致使狱中《挺时报》暴露,一时间,敌人在白公馆大肆搜查,调整牢房,停止放风,并将胡浩关进禁闭室,企图使白公馆的党组织屈服。经验丰富的齐晓轩觉得在这种时候与敌人对峙下去对狱中的党组织非常不利,便挺身而出,化险为夷。

第14集

  严醉又回到重庆,向徐鹏飞转告南京方面准备对在押政治犯衽密裁,对重庆实施破坏,以及在西南布置大量潜伏特工人员的计划。徐鹏飞心领神会,立刻着手准备。夜晚,小萝卜头出人意料地来到成岗、刘思扬的门前,说他们要走了。成岗和刘思扬立刻意识到这“走了”意味着什么,面对稚气未脱的孩子他们不忍流露任何悲伤的情绪,微笑着与小萝卜头告别。小萝卜头一家的遭遇使白公馆的党组织意识到形势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借着放风,成岗和齐晓轩到图书室碰头,商量对策。已在白公馆关押了15年又聋又哑的疯子竟是华蓥山纵队怀念这不仅敌人没想到,连白公馆的地下党组织也没有想到。在这关键时刻,他找到齐晓轩,说出联络暗语,讲明自己身分。齐晓轩惊喜不已,让华子良一定想办法与外面的党组织取得联系。华子良用老齐写的字条与地牢里的许云峰取得了形势,许云峰告诉华子良到磁器中西街七十二号鑫记杂货铺去。白公馆也和地下党取得了联系,这使成瑶、李敬原他们兴奋不已,马上与双枪老太波开始制定营救计划。深夜,庄田给女牢扔进一张报纸,江姐看后,兴奋地告诉大家新中国已经成立了,他们兴奋地将这消息传遍渣滓洞,并用一块红色的被单乡了一面五星红旗。

第15集

  就在地下党与渣滓洞和白公馆都取得了联系并准备营救狱中同志时,敌人的计划提前了。徐鹏飞来到白公馆,宣布将政治犯集中到渣滓洞招待密裁。他们让潜伏的特务把华子良带走,并把黄以声将军秘密枪决。大家知道到了最后的时刻,齐晓轩将狱中党组织总结的经验教训浓缩为8条,让大家牢记于心,只要有一个人活着出动就要把这凝结着生命和鲜血的财富交给党组织。最后的时刻到了,江姐告诉孙明霞;不要用眼泪告别,要把小卓姬抚育成人,她微笑着搀扶着李青竹一起向刑场走去。徐鹏飞来到地牢,企图以嘲笑的阴暗心理,但他在一个视死如归的革命者面前只能更加狼狈不堪。刑场上,昔日一起战斗的战友相聚了,他们没有悲伤,没有眼泪,有的只是高昂的头颅,坚定的步伐,向信仰走去,1949年11月27日,重庆解放前3天,国民党将渣滓洞、白公馆的中国共产党员和民主进步人士屠杀于歌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