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贫农女儿吴琼花不堪忍受恶霸地主南霸天的残酷压迫,决心逃出火坑,但又被抓了回来,关在监牢里。但她仍然冒死冲出牢笼,追求自由。

  在椰林里,地主管家老四带领团丁搜捕琼花,琼花与他们展开了一番殊死的搏斗,但终因寡不敌众,落入魔掌。地主南霸天恶狠狠地命令将她活活打死,以此警告胆敢反抗的农奴们。

  昏死在地的琼花苏醒过来,在电闪雷鸣之中她悲愤交加,挣扎向前……这时化装成华侨富商、路过此地的红军干部洪常青和通信员小庞发现了琼花,前去扶助,常青送给了她两枚银毫子作为路费,并给她指明了投奔红军的光明之路。

  在娘子军的营地,女战士们引吭高歌:“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怨仇深。打碎铁锁链,翻身闹革命!“她们英姿勃勃、精神奋发地进行操练,为战斗作好准备。“红色娘子军连“正式成立,在党代表洪常青和连长的带领下,战士们尽情欢舞,跳起了奔放明快的民间舞“五寸刀“。小战士还扮演南霸天,以游戏形式批斗地主,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突然,娘子军营地闯进了一位衣衫褴缕的少女,要求参加娘子军队伍。洪常青认出这是自己救过的琼花姑娘,又惊又喜。他热情建议连长收下这位苦大仇深的姐妹。琼花激动地抚摸红旗,她悲愤地撸起袖子,露出臂上的鞭痕,控诉万恶的地主统治,连长批准琼花入伍,发给她一支枪,娘子军战士们决心打下椰林寨,活捉南霸天。

  南霸天阴森豪华的公馆中,众人正忙着准备为南霸天做寿,宾客满堂,颇为热闹。团丁们挥舞皮鞭,逼迫黎族少女表演舞蹈。忽听一声高喊:“贵客到!“这位贵客正是化装成华侨巨富的党代表洪常青。南霸天吃了一惊,但他又不愿得罪这位气度不凡的官商,连忙下令请他进入寿堂,常青也同样献礼拜寿,南霸天不由喜上眉梢,对常青深信不疑。

  深夜,南府院内一片阴森气氛。琼花带领一名女战士化装成丫头,潜入南府,与约定攻打南府的娘子军连战友里应外合。然而,当看到仇人南霸天送客出门时,琼花按捺不住心头怒火,擅自开火,打乱了偷袭南府捉拿南霸天的部署。在娘子军的猛烈进攻下,匪徒们溃不成军,狼狈逃窜。

  椰林寨的乡亲们载歌载舞,欢庆解放。常青和连长指挥乡亲们分浮财搬粮食。但是,战士们仔细搜查后发现,南贼已经潜逃。连长严肃地批评了琼花违反纪律打乱部署的错误行为,下了她的枪,让她深刻反省。

  椰林摇曳、风光秀丽的万泉河边,琼花在娘子军营地里痛定思痛。在常青的帮助下,她明白了“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最后才能解放自己“的道理,提高了觉悟,对自己一时冲动犯下的错误悔恨不已。

  娘子军战士们在营地进行操练,苦练本领,准备奋勇杀敌。休息时军民同乐,跳起了优美的“斗笠舞“。忽然,通讯员小庞跑来传达上级命令:立即出发,奔赴抗击国民党军队的战场……

  为配合主力部队的转移,琼花和战友们灵活勇敢地作战,给予敌人一次次的迎头痛击。然而,敌众我寡,常青果断地决定自己带领两名战士坚守山头阵地,掩护连长和战士们撤退。敌人疯狂进攻,俘虏了孤身奋战、身负重伤的常青。他像一株挺拔的青松,屹立在巨石之上,利箭似的日光怒视群匪,宁死不屈,气宇轩昂。

  红军主力部队前来支援,以排山倒海之势追歼匪徒。南霸天狗急跳墙,下令堆起干柴,威胁利诱洪常青叛变自首,否则立即烧死他。常青怒斥南贼,伸展双臂,仰望长空,向远方的战友们依依惜别——他已下定舍身就义的决心。他大步流星走向南霸天等人,吓得他们惊恐万状,龟缩一旁。常青大义凛然,似乎在宣告:“共产党人是不怕死的,而你们决逃不脱人民的审判!“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常青慷慨就义。熊熊烈火,烘托着他高大的身影,悲壮的场面催人泪下。

  红军占领了椰林寨,直捣南霸天老巢。

分集剧情:
第一集

  美丽可爱的少女吴琼花生长在风景如画的海南岛的椰林镇,善良的琼花抱着养好伤的小鹿到林子里放生。椰林镇的镇主南霸天为修建自家祖祠,带着一群人寻找风水宝地,最终选中了琼花家的那块地,他无意中发现了美丽的琼花,决定人和地双获。南霸天派心腹老四到吴家强行买地并让他们立刻搬家。琼花父母来到南府门口向南霸天苦苦相求,南霸天觉得自己丢了面子。他指使老四将吴家置于死地。深夜,老四一帮人偷偷来到吴家,将柴草堆放在屋前,但当村民们赶来救火时,琼花父母和小弟早已葬身火海。出外归来的琼花回到自家院前,看到自己的家园被夷为平地并得知家人被害的消息有如晴天霹雳,满腔仇恨的她对天发誓:“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椰香楼又卖来了几个姑娘。长发姑娘不甘卖身奋起反抗,她用剪刀剪去满头秀发变成一个光头,用自残的方式来躲避卖身的命运,椰香楼的老鸨用残忍的方式教训了她。南家的祖祠动工了,南霸天陪着母亲来为祖先烧香,琼花拿着锄头冲进工地,砸倒香台,老四将琼花一顿毒打。善良的红莲把遍体鳞伤的琼花带回家疗伤。夜晚,琼花潜回祖祠工地再次破坏,但被老四逮个正着关进了南府的土牢。

第二集

  洪常青与通信员小庞正执行给红军部队运送经费的特殊任务,为顺利通过椰林镇而不引起南霸天的怀疑,他乔装打扮成南洋富商专程“拜访”南霸天,南霸天看洪常青出手阔绰,对他自称是军火商信以为真,希望能从他手上购买一批军火武器来武装自己的团丁。华侨出身的洪常青摆出富商的架势与他周旋。南母提醒南霸天按照祖上的规矩要用木刻的童男童女来祭祖,老四却说大户人家应该用真人来祭祖。他分派手下团丁四处寻找合适的童男童女,团丁们误将小光头当做了童男抓回南府和琼花关在一起,当团丁们要让小光头换上童男装时才发现她是个女的,老四见状顿时起了歹心。南霸天试图跟琼花谈条件,没想到琼花只是抱着报仇的态度对待他,南霸天要把琼花送到椰香楼。关在土牢的琼花趁看守不注意,成功地逃了出来。她直奔南家祖祠,一把火将它点燃。祖祠着火了,南霸天立即赶往出事地点,气急败坏的南霸天把琼花抓回南府又是一顿鞭打,说要拿她祭祖。伤痕累累的琼花吊在柱子上:“打不死就跑,跑了我还要烧!”她仇视的目光始终盯着南霸天和旁边的洪常青。半夜,大丫头突然来给琼花送水喝,琼花故意将瓷碗碰到地上摔碎,她踩住其中一块碎片怎么也不肯松脚。

第三集

  风雨交加的夜晚,琼花用那一小片碎碗将身上的绳索割断,爬上了房顶逃走了,团丁们发现琼花再次逃跑了傻了眼。老四追赶受伤的琼花到万泉河边,琼花宁死也不愿被南霸天抓去,她一头跳进了万泉河里。洪常青和小庞成功从南府脱身准备坐船渡河,他们猛然发现了奄奄一息的琼花并搭救了她。洪常青告诉琼花:“朝这个方向一直走,到了五指山你就找到红军了,红军会为你报仇。”琼花含着热泪深受感动地收下了洪常青给她的几个铜板。她给洪常青深深地鞠了一躬,上路了。生活艰难的村民阿狗总是拿老婆大个子和一双儿女发泄,动不动便施以拳脚。表妹海草同情她的遭遇,专门带着她去听红军妇女干部的宣传演讲,敌人发现了她们,大个子领着大家逃开了敌人的追击。无法再回家的大个子索性投奔了红军。琼花来到红莲家,劝说红莲和自己一起上山参加红军,红莲的婆婆在门外偷听到了她们的对话。正当她们离开时,婆婆带着一群人堵住了家门,红莲跪在婆婆面前恳求她放过自己,琼花也跪了下来,婆婆无奈地放走了她们。可是她们逃出没多远,就被两个持刀的大汉抓住了。

第四集

  大汉们把琼花和红莲跟几个黎族姑娘绑在一起,她们这才知道自己是被人贩子抓了,马上要被卖到广州。其中一个人贩子看上了身材丰满的黎妹,欲上前欺负,琼花站出来与人贩子抗争,救下了黎妹。趁路途休息时,琼花曾一度带领被绑架的姐妹们逃跑,但被狡猾的人贩子们发现抓了回来。深夜来到海边,她们被关押在密不透风的船舱内,琼花依然不放弃逃生的希望,她想出逃生的办法,在黎妹和红莲的配合下,她们成功地骗过了人贩子,跳海逃生。几个黎族姑娘来到红军某师驻地,要求参军。但是红军干部见她们是女孩就婉言拒绝了。红军女干部立刻去找王师长,师长宣布了师部的决定:“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琼崖独立师娘子军连。”洪常青完成任务归队,随即便接到新的任命——担任娘子军的党代表,这个新任务有点令洪常青尴尬。历尽千辛万苦的琼花和红莲终于找到了红军驻地,与站岗的海草发生误会,直到洪常青出现才为她们解了围。在洪常青的推荐下,琼花和红莲终于如愿以偿地加入了娘子军。

第五集

  山坡上站满了参加娘子军的姑娘们,看见这些服装各异、发式不同的女人即将在自己的领导下成为军人,洪常青犯了愁。师长看出他的为难,热心开导他。琼花带领几个女战士成功地从人贩子手中解救了小光头,小光头哭诉了自己地遭遇。为了帮小光头出气,琼花带着几个姐妹惩罚了人贩子。连队里突然来了一对洋装打扮的男女,洪常青见到他们又惊又喜,经过介绍,娘子军们这才知道南洋女和医生是专程从海外回国参加红军的华侨。南洋女奇特的生活习惯引来了姑娘们的好奇,可琼花却看不惯她的小姐作风。阿牛在琼花和红莲的号召下也来参加红军了,他还汇报了一个重要情报。南霸天让团丁们用牛车运送大批布料。娘子军们迎来了成立以来的第一个任务——消灭团丁夺取布料。战斗中,琼花报仇心切,完全忘了纪律,不仅不听从指挥,还率性地带领女战士们冲下山与团丁们厮打在一起。团丁当中一个叫阿福的认出了琼花,他惊惶失措地逃回南府告诉了南霸天,南霸天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震惊。

第六集

  南霸天勾结国民党军队的胡营长,信誓旦旦地为对付娘子军做准备。胡营长提出在十八里村造炮楼,他的建议得到了南霸天的支持,南霸天开始积极地张罗建造炮楼的事情。连队姑娘们的军装送来了,穿上军装的女战士们一个个英姿飒爽,连长把布条发给部分女战士,要求她们束胸。黎妹对这一决定十分敏感,她认为女人束了胸之后也就失去了追求幸福的权利,她痛苦地暗暗发誓:“束胸之后就再也不松开这布条”。洪常青指挥娘子军进行战术训练,姑娘们分别由琼花和南洋女带领,分成两个班进行比赛,两人私底下就时常较劲,借着这次训练,双方更是卯足了劲儿激烈竞争。炮楼正在修建中,胡营长暗示南霸天,其实就是敲竹杠。

第七集

  炮楼和关卡阻碍了红军部队的运粮队,他们找到娘子军希望得到帮助。针对这个情况,连队召开紧急会议,冷静的洪常青首先派女战士们去敌方侦查,然后制定下一步战斗方案。琼花显示了她过人的智慧,她提出的计划得到了洪常青的肯定。琼花等人乔装成进镇赶集的各色妇女,她们配合默契,没多会儿就实施了准备好的火攻计划,但她们没想到,燃烧的大火似乎没对炮楼产生多大的威胁,炮楼中的士兵仍然猛烈地向她们开枪射击。眼看着运送粮食的战士就要冲卡了,关键时刻琼花不顾危险冲向了炮楼,她把干辣椒扔进了熊熊烈火之中。这一招非常奏效,娘子军不仅炸毁了炮楼俘虏了敌军,还缴获了一批枪支,同时确保了运粮队伍的顺利通过。胡营长知道战况后气急败坏,他没想到坚实的炮楼就这样被一群妇女轻而易举地摧毁了。这件事后,胡营长提高了对娘子军的警惕。王师长亲自下连队为大获全胜的娘子军举办了联欢会,庆祝她们打下的漂亮一仗。

第八集

  联欢会上充满了姑娘们的欢歌笑语。洪常青见师长这次来并没有新的指示,有些失望地将申请调走的报告交给了他。人群中的琼花没心思唱歌跳舞,她拿着几个铜版郑重其事地向连长递交了自己的党费,连长语重心长地鼓励了她一番,告诉她要想入党还要继续接受考验。当晚,琼花为表明自己的决心,又擅自跑下山找南霸天报仇。黑暗中,琼花看见南霸天的座轿由远而来,她对准了轿子扣动了扳机。第二天,刺杀南霸天的消息传遍了全镇的家家户户。这个消息很快也传到了娘子军的连队当中,但听见南霸天并没有死时,琼花惊呆了。琼花向红莲道出刺杀南霸天的行动其实是自己所为,她天真地认为连长和党代表一定会对自己的行为表示赞同,说话时她们没有发觉黎妹走过。小光头羡慕南洋女和党代表在一起,琼花不服气,硬拉着红莲一起去凑热闹。得知南霸天要召开六乡镇联防会,企图共同对付娘子军,洪常青立即召集战士们分别去不同乡镇侦查敌人的情况。琼花、红莲一组负责侦查温泉镇的敌情。可是,温泉镇已经加强了戒备,不准外人进入。这时碰巧遇到了红莲的婆婆,在婆婆的帮助下,她们顺利地进入了温泉镇。

第九集

  路上,琼花赫然发现了自己的大仇人南霸天的身影,复仇的强烈欲望再次导致她违反了纪律,她朝南霸天射出了所有的子弹。结果,她的行为使歼敌行动被迫取消,连长和党代表严厉地批评了无组织无纪律的琼花。随后,她被关进了禁闭室。党代表要给娘子军们上一堂意义深远的爱国主义教育课,就连关禁闭的琼花也被允许前来听课。洪常青的一番话教育每一个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大家都深受启迪。看见南霸天中了琼花的枪,他的爪牙们都咬牙切齿地表示要展开大规模的报复行动。狡猾的南霸天这时想到的却是收买人心的怀柔政策,他要利用手中的钱和粮食在老百姓中慢慢瓦解娘子军的群众基础。南霸天全面展开他的怀柔政策,他先后把钱、粮和渔船分发给村民,试图借此收买人心。同时,胡营长也派出人马装扮成老百姓进山打探到红军的驻地。洪常青得了疟疾,南洋女在为他治疗,琼花和黎妹采用土办法为他治病,琼花更是尽心尽力地照顾洪常青。连队很快就发现敌军的侦察兵正在向驻地靠近,带病的洪常青立刻做出决定转移部队。转移的过程中,洪常青突然发现重要的文件包被遗忘在驻地,琼花自告奋勇带着红莲和小光头回去取,回到驻地,当她发现了敌人的侦察兵时,沉着冷静的琼花和同伴们合作,巧妙地利用草人骗过了敌人的侦察兵。

第十集

  琼花她们接到新的任务,熟悉地形的大个子胸有成竹。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大个子的一对儿女突然在人群中发现了妈妈,大个子刻意回避,孩子们伤心地回家告诉了爸爸。一门心思要找老婆回家的阿狗来找大个子,并用武力强行将她带回了家。事后,愚昧的他竟然拿着大个子的枪来向老四报信。这个突发情况导致了娘子军遭到了团丁们的围剿,损失惨重。被阿狗打晕的大个子醒来见到前来找她的琼花,知道由于自己的过失导致战友的牺牲悔恨不已。眼见着老四带着团丁们追来,无法原谅自己的大个子不顾战友们的阻拦,失去理智地拉开手榴弹的导火索向敌人冲去,手榴弹在半路爆炸了……洪常青对于大个子的牺牲作了深刻的自我批评。大家这才知道党代表曾经递交过申请调离的报告,看到他诚恳的态度,娘子军们原谅了他。为了不被赶出南府,大丫头悄悄为南霸天抓药,但被老四跟踪发现,在南霸天的再三逼问下,大丫头这才把郎中说出的实情告诉他,得知原来是自己不能生育,南霸天一脸无奈。连部讨论琼花入党的要求,支部经过认真考虑后认为,琼花还需要接受一定的磨练和摔打,因此暂不批准她入党。琼花没想到,提出不批准自己入党的竟是她最敬重的救命恩人洪常青,她难以接受,内心备受打击。

第十一集

  红莲前来安慰,倔强的琼花在她面前流下了伤心的眼泪。但是第二天,琼花又精神抖擞地出现在大家面前,重新振作起来投入到新的任务中。趁着天黑,娘子军们来到南霸天的稻田抢割稻子,期间虽然碰到出来巡逻的团丁,但在全体战士的沉着应战下有惊无险地完成了这次行动。根据地遭到了敌人猛烈的攻击,师部立刻调集附近的连队前来支援。紧急关头,师长有自己的考虑,他派小庞将一封绝密信送往娘子军连。与此同时,娘子军连部的女战士们也坐不住了,希望能参加到战斗中去,琼花建议攻打椰林镇,大家反对,大家都等着洪常青作出决定。就在最后一刻,绝密信终于送到了党代表的手中,原来师部与连队的策略不谋而合。洪常青又一次乔装成富商和小庞来到南府,不明真相的南霸天赶紧抓住机会向洪常青提出购买军火一事,洪常青“热情”回应。期间小庞离席与黎妹接头的行踪被老四发现,引起了他的怀疑,小庞不慌不忙地与老四对峙。老四向南霸天告状说发现小庞和人接头,但洪常青和小庞默契配合,不仅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而且还令老四弄巧成拙。南府突然加强了防备,连长担心党代表的安危,于是派熟悉地形的琼花和小光头前去联络他们。

第十二集

  琼花二人有惊无险地进入南府见到了洪常青,洪常青及时改变了作战计划,他决定和琼花小庞一起活捉南霸天。琼花降服大丫头后,换上她的装束在洪常青和小庞的帮助冲进南霸天的卧室制伏了他,老四带领团丁们杀进南府,当看见南霸天五花大绑地站在院内,老四还是撒腿就溜了。小光头怀着满腔怒火来到椰香楼,当着所有受害姑娘的面狠狠惩罚了无恶不作的老鸨,并将她的钱财分发给姑娘们,将她们遣散。琼花也当着全村人的面,将象征着封建腐朽专制的南家祖祠付之一炬。南母哭天喊地寻死觅活,令负责看守南霸天的南洋女和战士分了神,让南霸天抓住机会跳进秘道逃跑了,琼花闻讯追赶,战斗中琼花中弹负伤。王师长对娘子军在这次战斗中的英勇表现很是关心,洪常青希望师长能尽快派医生到连队为琼花疗伤。在没有麻醉药的情况下,勇敢的琼花同意接受手术。南洋女让琼花咬紧一团绷带,防止手术时把牙咬坏。由于没有麻药,剧烈的疼痛使她忍不住大声喊叫,口中的绷带掉在了地上。情急之中,洪常青把自己的手让她咬住,以防止她咬坏自己的牙。红莲怀孕了,阿牛又惊又喜,可是红莲却很担心。果然连长知道这个消息后觉得事态严重,要让红莲离开娘子军。

第十三集

  阿牛和刚做完手术的琼花都来为红莲说情,经过一番考虑,连长终于同意让红莲留下并且和阿牛结成夫妻。姑娘们喜气洋洋地为红莲布置新房。 南霸天紧锣密鼓地展开对付娘子军的计划,他用钱买通了国民党军队要员,为他组建六乡镇联防剿共团做准备。老四自作主张要帮助南霸天干点漂亮的事,他集结手下团丁密谋抢劫一批过往军火。他暗中勾结老鸨,找来几个椰香楼的年轻姑娘装扮成娘子军参与行动,欲将抢劫军火之事嫁祸于娘子军。果然,他的策划行动很奏效,不仅抢夺了大批武器,还让假扮商人国民党军官误以为是娘子军所为。当他得意地向南霸天汇报时,却把南霸天吓了一跳。 敌军总指挥得知卖给黎王的枪支竟然在椰林镇防区被抢非常气愤,表示要缉拿凶犯,无可奈何的南霸天只有花钱来摆平这件事。

第十四集

  省城来了特派员,洪常青要与琼花和小光头一起安全地将他送往师部。敌军也得到有重要红军领导人将要通过防区的消息,胡营长立即警惕起来。尽管一路上有女战士护送,在关卡处由于特派员的口音还是在盘查的敌人面前露出了破绽,经过激烈的战斗,连队以牺牲一名女战士为代价终于将特派员安全送到了师部。由于特派员高伟雄的到来,开展了红军在反围剿中的损失、所犯错误的调查和总结。南霸天的逃走成了这次调查的重点,娘子军连也在调查之中。一直没得到重用而忿忿不平的李德彪,终于借这次机会迎来了自己的“出头之日”。娘子军连首先受到调查的就是南洋女和她的未婚夫医生,李德彪对他俩早就怀恨在心,利用调查来进行报复,他认定南洋女和医生是潜藏在红军队伍里的奸细,南洋女愤怒地与他争辩。琼花和姑娘们对这一切不能理解。老四告诉南霸天,红军队伍里的李德彪是他从前在山里做土匪时结拜的兄弟,当年他是因为有命案上了山,后来又混进了红军。诡计多端的南霸天觉得此人可以利用,让老四前去联络。李德彪收到了南霸天的书信,他同意与南霸天合作,成了叛徒。李德彪对娘子军连队的女战士逐个逼问交待情况,黎妹不堪折磨被迫说出琼花曾私自下山刺杀南霸天,李德彪正要配合南霸天活捉吴琼花,他说琼花下山是去向南霸天通风报信,不由分说把琼花关了起来。

第十五集

  洪常青要求返回连队,特派员不同意,洪常青为姑娘们辩解,认为根本不应该搞什么调查,南霸天逃走的责任由他承担,特派员对他更加不满。小光头来向党代表报告连队里的紧急情况,在小庞的帮助下,小光头和洪常青成功地回到了娘子军连部。洪常青迅速组织支委为琼花和南洋女的入党申请进行表决,结果全体通过。洪常青被赶来的特派员关了禁闭。禁闭室里,琼花见党代表也被关了禁闭而吃惊,洪常青告诉琼花,党支部刚刚批准了她加入中国共产党,琼花激动万分,她在墙上画了一面党旗,面对党旗举起了右拳:“党代表,我准备好了。”李德彪把南洋女和医生押到破庙里,企图用刑来迫使他们承认自己是奸细。他暗中约来老四及手下,还与老四上演了一场苦肉记,相互一阵枪战后撤走,李德彪将南洋女和医生做为见面礼交给了南霸天。 面对南霸天,南洋女和医生毫不畏惧。第二天,他们梳洗打扮了一番,南洋女紧握住医生的手说道:“上路吧……”

第十六集

  南洋女在南府门口当众宣布,此时就是自己和医生的婚礼,南霸天大叫:“给我杀!杀!杀!”两个相爱的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长吻……团丁们怎么也无法将他们分开。女战士们得知南洋女和医生牺牲的消息伤心不已,洪常青和琼花也痛苦万分。 因为这次里应外合袭击娘子军的行动,南霸天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六乡镇联防剿匪团的总指挥,丢枪的事也暂告一段落。敌人准备出动正规军两个师围剿红军,而南霸天则指挥六乡镇联防剿共团全力围剿娘子军。面对敌人的围剿,红军全力对敌。李德彪一看形势不好,带着几个手下又跑进深山为匪了,师部和娘子军连针对敌强我弱的严峻形势,制定了一系列的战略部署。不久,战斗就打响了。洪常青和琼花带领一个排的战士完成了掩护任务正准备撤退,红莲要临盆了。洪常青果断地决定再抵抗一阵敌人的进攻,让红莲把孩子生下来。在猛烈的炮火中,在残酷的厮杀声中,一个小生命诞生了。为了让更多的人撤离,洪常青命令琼花带领两个班先撤,自己带着八个女战士留下来掩护。在生离死别的关头,琼花再一次流下了眼泪。

第十七集

  老四带领一群团丁冲上了山头,在悬崖峭壁边,女战士们无路可逃,洪常青命令她们顺着藤条往下爬。为了确保姑娘们的安全,身负重伤的洪常青在最后关头砍断了藤条。活捉了洪常青却让吴琼花给跑掉了,南霸天觉得不甘心。他没有立刻杀洪常青,而是要利用这张牌来达到他更大的目的。爬下山的几个女战士决心晚上折回解救党代表,但是敌人早已设下了圈套,又活捉了两名女战士。而这时,突围后的连长和琼花正急切地等待着洪常青的消息。逃出来的海草终于找到了琼花,把党代表被俘的消息告诉了她。与此同时,连长也得到消息,说南霸天准备今晚处决洪常青。战士们十分激动,都要求营救党代表。随后,两支分散的队伍又汇合了,琼花说出了自己的顾虑,她认为这有可能又是南霸天的一次阴谋,但是连长却执意要去拼死营救。果不其然,琼花带领一排刚出发就遇到了埋伏,于是刚刚组织起来的进攻队伍又慌忙地撤退了。为此,连长中弹负了伤。

第十八集

  戴着手镣脚镣的洪常青被带到了刑场,在生命即将终结的时候,洪常青从容地一步一步向堆满木柴的榕树走去,为了给自己力量,他默诵着《共产党宣言》。他站在燃烧的柴堆当中,目光坚定地注视着夜幕中的远山,在被大火吞没的最后一刻他喊出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共产党宣言在天空中回荡……女战士们抱头痛哭,琼花对于洪常青的壮烈牺牲更是伤心欲绝,她手中紧握着党代表留下的怀表,似乎感觉他依然在身边。疲惫的南霸天回到南府休息,途中无意间看见了赤卫队长的妻子二嫂,他立刻又有了新的主意。受伤的连长希望琼花能够暂时接下娘子军的指挥权,带领大家突出重围,琼花进行了一番思索之后答应了连长的恳求,接受了这个艰巨的任务。南霸天把二嫂抓起来严刑拷打,但没有让她屈服,直到把她的孩子和婆婆抓来才冲破了她的防线,为了保住孩子,二嫂屈服了,她答应到娘子军中当内应。娘子军们在艰苦的环境中求生存,小光头病倒了,红莲把喂孩子的奶水省下来给她喝。台风来了,姑娘们好不容易搭起来的草棚被吹毁。狂风暴雨,霹雳闪电,战士们紧紧地抱在一起。由于没有药物治疗,小光头的病加重了,在弥留之际,小光头轻声地告诉琼花,自己的真名叫符秋香,随后她在琼花的怀里永远地睡着了。琼花将自已的头发剪下,戴在了小光头的军帽上。

第十九集

  受伤的黎妹在昏迷了一天之后终于苏醒过来,为了充饥她到林子里去找吃的。不见了黎妹的琼花带领战士焦急地四处寻找。黎妹发现了林子外有一个水潭,在薄雾的笼罩下好像仙境一般,她被这美丽的景色吸引了,在水中的倒影中她忘情地将头发散开,陶醉在美景之中的黎妹突然听见身后的响声,她回头一看,自已被众多敌人包围住了,无路可逃。手无寸铁的黎妹步入水中,她将束胸的布条一圈圈解下,银铃般的笑声荡漾在这如诗般的美景中。敌人的一声枪响,结束了一个美丽的生命……红莲将孩子送到婆婆家,归队时带来了急需的食物和盐,由于许多战士伤口已经化脓急需药品消炎,红莲只能身负重任冒险再下山。两天过去,连长的伤势不能再耽搁了,在红莲还没有回来的情况下,着急的琼花决定亲自带着几个战士下山搞药品或找到郎中。师部对失去了联系的娘子军非常担忧,师长派阿牛和小庞带领一支短枪排前去寻找娘子军。二嫂辗转找到了娘子军,出于对她的同情,连长收留了她。二嫂偷偷地将琼花下山的消息传给了南霸天,老四立刻带领一队团丁埋伏在路边,准备活捉吴琼花。

第二十集

  红莲的婆婆冒险去南府开的药店买药,引起了团丁的注意,婆婆赶回家在紧要关头将药和孩子交给了红莲,自己独自对付追踪而来的团丁。红莲在逃跑的路上发现了南霸天的埋伏,为了给身处险境的琼花报信,她急中生智朝敌人开枪,把敌人引到自己身边。红莲为帮琼花和战友们脱身,自己却被敌人逼到了绝路,她把孩子藏在隐蔽处继续往山顶跑。团丁们一步步包围上来,红莲大喊一声“报仇啊!”纵身跳下了山崖……婴儿的啼哭暴露了藏身之地,老四立刻将孩子抱走。琼花来晚了一步,她看见红莲掉下的鞋,抑制不住内心的悲愤,坐在山崖旁失声痛苦,她发誓要为红莲报仇,要救回孩子。二嫂认为完成了任务南霸天就应该放自己的家人了,可是南霸天没捉到琼花非但不放人还把她赶进山里,二嫂彻底认清了南霸天的嘴脸,她跑回连队向琼花她们自首,姑娘们得知她就是奸细愤怒之极。撤回到山里的琼花向连长分析了目前的形势,她认为应该寻找新的突围方向。连长也为失去红莲而感到痛心,她十分赞成琼花的意见,她们选择了椰林镇这个最危险也是敌人力量最薄弱的地点作为娘子军突围的方向。琼花得到了黎族老伯的帮助,带领全连战士和伤员在夜晚开始了撤离的行动,终于安全地出了敌人的包围圈,她们找到一个山洞作为暂时躲避敌人的地方。南霸天的祖祠再次修建了起来,风水先生还指定了良辰吉日进行祭祀,南霸天最希望的就是尽快抓住吴琼花来祭祖,实在不行就用上红莲的孩子。

第二十一集

  大丫头恳求南霸天出钱救救自己病重的母亲,南霸天早就对她不耐烦了,见她这样缠着自己,索性将她赶出了门。大丫头带着郎中驾牛车回家给母亲看病,正好被下山探听情况的琼花碰到了,一心要报复南霸天的大丫头决定和她们联合起来,她将很多情况都告诉了琼花。由于得到郎中的及时救治,许多战士的伤势都有所好转,琼花深思熟虑之后决定牺牲自己去南府做人质,救回孩子。 琼花的决定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可是她心意已决。她暗中找到二嫂,要求她配合自己的计划。深夜,琼花将公文包和手枪留下并给连长留下字条。阿牛和小庞终于找到了娘子军却发现琼花已经不辞而别。南霸天见到送上门来的吴琼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立刻开始祭祖的准备。另一方面,娘子军们也紧张策划着营救琼花的方案。 大丫头使计收买了团丁阿福,然后弄来了一辆牛车出镇运送武器。娘子军们装扮成做法事的人群,把武器藏在道具中跟着大丫头进了镇。她们绕过关卡的盘查,一路畅通直接赶往南霸天的祖祠。队伍到了祖祠外还是要接受搜查,大丫头情急之中拿起锄头冲进会场就要砸祖祠,引开了卫兵们的注意。南霸天把祭祖办得隆重而热闹,设宴大请宾客,不少要人也前来捧场。琼花被押往祭坛,村民们为她送行,婆婆抱着获救的孙女对琼花大喊:“琼花,给孩子取个名吧!”琼花想了想:“就叫红莲……”就在祭祀开始的时候,娘子军们的行动也开始了。眼看着琼花被救下,南霸天被搞得措手不及,慌忙逃跑。很快,村民便和持枪的团丁们打成一团。混乱中,二嫂为掩护阿牛而牺牲,老四被当场击毙,小庞活捉了胡营长,罪恶滔天的南霸天最终也在自己祖宗的牌位前被大火烧死了。万泉河畔,娘子军第二连成立,琼花已成为党代表,随着琼花的点名“大个子、南洋女、小光头、黎妹、红莲、洪常青”等熟悉的名字喊出,女战士们齐声高喊,她们的声音回荡在山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