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两名歹徒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超市,同时天州水库接到炸弹威胁,能力出众的干警靳文将险情一一化解,但他的妻子李艳和公安局老局长的女儿关天朵却突遭绑架。绑匪要求靳文刺杀我方的侦察人员向月,并残忍地剁下了李艳的一根手指以示警告。靳文假装从命却放过向月。歹徒为了更牢的控制靳文,设计造成靳文连续杀人的假象,使他被到处通缉,走入绝境。

  原来这是一个跨国制售伪钞的犯罪集团早已设好的局,靳文在犯罪集团的挟迫下数番出生入死,夏森、向月又在暗中协助靳文和犯罪集团斗智斗勇。经过惊心动魄、生死一线、几乎使人喘不上气来的铁血拼杀,环环紧扣、步步进逼的事件推进和演化,在一个接一个出人意料、匪夷所思的骤变之后,靳文终于救出了妻子,并将隐藏在公安局中的犯罪集团的重要骨干,一个令所有人斗无法想象到的出色的刑警揪了出来,最终将犯罪集团的总头目“二爷”及所有犯罪集团成员绳之以法。

  两名歹徒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银行,天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接警后迅速赶赴现场,将两名歹徒包围在银行内。刑警大队大队长陈小雷及刑警刘猛、殷红等向歹徒劝降不成,只得按歹徒的要求为其准备了一辆警车让其挟持两名女人质逃跑。两名歹徒挟持人质逃到一江边渡口企图渡江逃窜。为了救出人质抓获劫匪,陈小雷只得请出在家休假的刑警大队付大队长靳文在江对岸将歹徒抓获并救出人质。靳文受命赶至江边码头并设计埋伏,不料歹徒上岸后不入圈套,反而狡猾的企图乘民用汽车逃跑,无奈中靳文只好现身,冒着生命危险将一歹徒击毙,一歹徒生擒并安全的解救了人质。就在靳文等人调查两名歹徒身份时又在电脑中接到不明身份的人发来的一份电子邮件,称已在刚刚竣工准备启用的天州水库安放了多枚炸弹,扬言要在水库落成典礼活动中实施爆炸。靳文和刘猛立刻赶往天州水库查证。此时从澳洲回来参加水库落成庆典的海外投资商之一的向月和妻子、女儿已下飞机,天州市公安局局长夏森、公安局老局长、现任天州市政府和政法委顾问、调研员的关青到机场迎接。原来向月以前就是天州市公安局的老刑警,他和夏森、关青等都是老相识。不料在宾馆门口向月突遭暗藏歹徒的枪击,只因侥幸向月才逃过一劫。而靳文的妻子李艳和关青的女儿关天朵又突遭绑架。此时正在天州水库查找炸弹的靳文、刘猛、陈小雷等已破除多枚炸弹,而且靳文还救了陈小雷一命。就在这是靳文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离地男人要求靳文立刻按他的只是做,否则将杀害靳文的妻子李艳和关天朵。靳文只得按他的要求离开水库前往指定地点并赏了歹徒指定的汽车。靳文的突然消失令大队长陈小雷很大不满,靳文的好友刘猛替他解释,可无论他们怎么想办法都再也联系不上靳文,局长夏森及陈小雷都认为此事蹊跷,并下令一定要找到靳文的行踪。

  而此时靳文已被关在一间房屋的地下室中,通过电话和闭路电视系统,歹徒向他下达去刺杀向月的任务,靳文怒斥歹徒以残害李艳和关天朵相要挟,迫使靳文只得服从。按照歹徒的指令靳文潜入了向月的秘密住所,经过一番搏杀靳文没有杀害向月逃出秘密住所,为了让公安局尽快掌握情况他将开启房门的钥匙放在了显眼之处,同时同时又打伤了一名前来接应自己的歹徒,试图通过这个办法使公安局意识到自己内部有奸细。但不幸的是,钥匙并未引起陈小雷等人的重视,受伤被俘的歹徒却又在医院中在看守他的刘猛等刑警的眼皮底下神秘自杀死亡,靳文的良苦用心落空。而他又因为刺杀向月成为公安局的头号通缉杀人犯。没有完成任务的靳文返回被关押的地点后遭到歹徒的折磨,同时他心爱的妻子李艳也被歹徒毒打污辱,痛苦不堪的靳文只得继续照歹徒的要挟去刺杀向月,歹徒扬言如果靳文要耍花招则剁下李艳的一只手指。靳文只得照歹徒的指令去做。在天州水库落成典礼上,他潜水游入水库的一角,用歹徒事先藏在那里的阻击步枪准备打死发表讲话的向月。但靳文身为人民警察他是无论如何不能杀人的,但为了救出妻子和关天朵,他又必须造出没办法杀死向月的假象。他做到了这一点,并在刑警的大力追捕中逃了出来,但身负枪伤。歹徒当然不会相信他的话,为了更牢的控制靳文,并以示警告,他们残忍地剁下了李艳地一根手指,靳文痛不欲生!公安局在追捕水库刺杀案的凶手时所有地证据都指向靳文,虽然包括局长夏森、大队长陈小雷及刘猛、殷红等都无法相信靳文会是凶手,但证据表明地事实和他们地愿望相反,公安局只得按照证据确认靳文为杀人凶手,发出了对他的通缉令,开始全面追捕靳文,使靳文陷入了几乎无法生还的绝境。

  原来从一开始靳文就落入了一个跨国制售伪钞的犯罪集团之手,而这个犯罪集团的头目就是关天朵和一直隐藏在幕后的“二爷”。他们之所以要刺杀向月,使因为他一直是我方的侦察人员,他一直在澳洲以商人的身份做掩护秘密调查着这个犯罪集团,并协助澳洲警方几乎彻底的摧毁了这个犯罪集团的总部。同时他在调查中发现,这个犯罪集团在中国大陆的重要头目就在天州市,而且天州市公安局里也隐藏着这个犯罪集团的重要成员。所以,他在组织的安排下回到了天州市,任务就是协助天州警方揪出这个隐藏的很深的人和公安局内部的奸细。关天朵之流之所以要挟迫靳文暗杀向月,一是因为靳文身手非凡,枪法准确。二是因为用他来转移向月及公安局对隐藏在公安局内部的同伙的注意,并最终将目标锁定在靳文身上。现在他们的这个目的已经基本达到,只不过因为靳文的机智和无与伦比的勇气才使向月还活着。不过,在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后,局长夏森和向月开始认真思考靳文的行为,特别是靳文两次刺杀向月未遂,这与素有神枪手称谓的靳文很不相符,因此,他们认为这其中肯定另有隐情。于是,一条秘密的侦察和反侦察的斗争便在暗中展开,并以暗写的方式随着靳文和犯罪集团殊死斗争这条主线共同发展。其后,关青受市委,市政府的指派接替了夏森的局长职务;靳文在犯罪集团的挟迫下数番出生入死;夏森、向月又在暗中协助靳文和犯罪集团斗智斗勇,经过惊心动魄,生死一线,几乎使人喘不上气来的铁血拼杀,环环紧扣,步步进逼的事件推进和演化,在一个接一个出人意料、匪夷所思的骤变之后,靳文终于救出了妻子,并将隐藏在公安局中的犯罪集团的重要骨干,一个令所有人斗无法想象到的出色的刑警揪了出来,最终将犯罪集团的总头目“二爷”及所有犯罪集团成员绳之以法。

  只是到了最后一刻,观众才会明白,尽管经历了那么多的艰难困苦和流血牺牲,原来一切都在正义一方的“掌握之中”!可其间表现出来的忠诚和信仰,智慧和勇气,生离和死别,光荣和耻辱,人性和尊严,却是如此的令人震聋发馈,由不得不让你为一个铁血男儿的大智大勇而由衷赞叹!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某日,飞往天州市的一架飞机带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向月。天州市公安局局长夏森与市政法委顾问关青亲自迎接了他。

  与此同时,市区里发生一起珠宝抢劫案,天州市刑警队大队长陈小雷带领刘猛、殷红等警员及时赶往现场。两名持枪歹徒在将钱物洗劫一空后,挟持人质进入一稻渡轮中。警方陷入两难之境。

  夏森、关青带着向月入住某酒店之时,突然从高处射来子弹。向月机警地躲过了这一枪。随同警员立刻开机还击,开枪歹徒却已不知去向。夏森紧急勘查了现场却一无所获,随即接到陈小雷电话,他立刻赶往珠宝案抢劫现场。

  某处度假村泳池内,靳文的妻子李艳正与好友关天朵畅游聊天。谈话间,李艳欣喜地告诉了关天朵自己已怀有身孕的消息。抢劫歹徒以全船人质作威胁,顺利渡江靠岸,并欲驾车逃离。不料,正在休假中的刑警队副大队长靳文早已埋伏在此,并机智果敢地击毙了歹徒。

  陈小雷却认为靳文是逞一己之能,二人发生争吵。刘猛袒护靳文,认为如果不是因为当年靳文为救自己而击毙了一名歹徒,早已升任队长一职。而年轻美丽的殷红却一直暗恋着陈小雷,细心安抚着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靳文突然收到电子邮件,说市里刚刚建成的天岩水库已被埋设了炸药。靳文与陈小雷齐赶现场,果然发现了炸药。夏森带领刑警赶到。突然,靳文大喊一声:“别动!”原来陈小雷不留神踩到了炸药的引爆器上。关键时刻,靳文将全体警员疏散,自己拿着剪刀,伸向炸药引爆器……

第二集

  靳文果断地剪断了其中一根引线。全体人员欢呼雀跃。尤是殷红面对刚刚脱离险境的陈小雷已是泪流满面。全体警员对水坝展开了细致的搜索。靳文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他妻子李艳与关青的女儿关天朵已被双双绑架,对方声称如若靳文不在指定时间到达指定地点,二人都会被杀死。靳文顾不得向夏森汇报,开上警车疾驶而去。陈小雷与刘猛等人甚是疑惑。

  林中小木屋。关天朵被歹徒强行拉出房间,片刻后即传来其被殴打的惨叫声。李艳为好友痛苦异常。谁知这只是关天朵的一个计谋。绑架李艳者,正是关天朵。

  靳文按照歹徒的指令上了另一辆车,并被迫与一名出租车司机换了衣服。

  紧密监视事件动态的夏森与陈小雷突然发现靳文贴身的信号跟踪器没了信号,随即奔赴信号消失去,却发现了靳文的警车,而车内有一具身着靳文衣服的尸体。众人面面相觑。夏森沉着老练,看出了其中的漏洞。

  靳文被歹徒带到了林中小屋。关天朵与弟弟关天云来到他面前。因被蒙着面,靳文根本没法认出站在自己面前的竟是自己与妻子多年的好友关天朵。关天朵与关天云示意大头开口说话。大头恶狠狠地要求靳文在天岩水坝的竣工典礼上,将向月杀死。靳文哪里肯从?可无奈妻子李艳眼见要遭受重虐,只好应下。

  大头带着靳文奔赴典礼现场。途中靳文故意与另一辆汽车相撞,并在争执中,悄悄让司机马上通知市公安局。那司机却以为他是精神病并未理睬。

  典礼现场。夏森与陈小雷紧密布控,严防歹徒再度对向月行刺。二人认为,靳文的突然失踪很可能与今天的典礼有关。靳文被迫穿上潜水服,游向典礼现场。并按照大头的指令在一处水下找到了一柄狙击步枪。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由此开始。

第三集

  一面是正义的战友与无辜的群众,一面是结发的爱妻,靳文将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天州市某处豪华套房内,一场交易正在进行中。关天朵、关天云与对面坐着的两名持黑包者静静等待着。

  典礼现场,市领导讲完话后,正轮到归国华侨投资代表向月发言。突然,主席台上方的一个大型气球被枪击破,枪声正来自会场前的水库中。夏森与陈小雷指挥干警迅速向水中开枪射击。一汪鲜红的血水冒出水面。

  套房内,关天朵接到电话:对向月的暗杀失败。拎黑包者拂袖而去,称何时杀死向月何时再谈交易。关天云气急败坏,指责姐姐对向月心手软坏了大事。原来,数年前,关天朵与向月曾是一对情侣。

  靳文手捂左臂从水中钻出。早已等待在此的大头恨他坏了大事,对其一顿痛打。眼看警方将至,大头只好带着靳文火速离开。夏森与向月分析案情。原来,向月一直在国外致力于打击伪钞集团的工作,作为卧底与敌人经历了一番生死较量。为追查伪钞集团在此番从澳州回国,以华侨投资人的身份作为掩护,欲找出人称“关二爷”的伪钞制售团伙头目。陈小雷此时拿到尸检报告,证实此人并非靳文,而是一名出租车司机。而典礼枪杀现场的报告显示,狙击步枪上的指纹正是靳文的!

  林中木屋。因靳文的失误,李艳被残忍地切掉了小拇指。靳文呆在那里,他浑身发抖,紧咬牙关,泪水夺眶而出。大头拿出一张住宅内部结构图,强迫靳文再次刺杀向月。靳文不得不从。

第四集

  陈小雷带领刘猛、殷红等人搜查靳文家,发现靳文电脑上存有偷拍的向月与天岩水库的多张照片。此时,陈小雷认定刺杀向月者就是靳文,而在水库中埋下炸药一事也与靳文有关。刘猛却难以置信,他与陈小雷起了争执。

  夜。向月住所,警卫森严。靳文忍着左臂的枪伤按照大头的指令潜入了向月卧室。

  卧室的床上,向月似乎已经熟睡。靳文故意踢翻了门前的垃圾筒,这才慢慢举起枪,瞄向床头……

  一柄手枪冷冷地抵在了靳文的脑后。原来是向月。

  向月质问靳文的真正身份及行刺的目的。可靳文由于耳中装有监听器,百口莫辩。二人有了一场模糊的对话。靳文进退两难。他抓住机会,跃身将向月的枪踢翻在地,并冲破玻璃窗,消失在黑夜林中。向月带领警员急急追去,并在林中展开了激烈的枪战。靳文看准时机,将一名接应自己的歹徒击中腿部,这才急急逃离。受伤歹徒被俘获。

  回到林中木屋,靳文被痛打一顿,并被告知,如若再次失手,李艳将被剁下整只手。靳文愤怒万分,无奈苦苦思索着对策。一系列的事件令夏森与向月困惑不解。靳文一向是最优秀的射手,为何两次刺杀,枪法都失了准信?陈小雷却坚定地认为靳文是一直隐藏在公安队伍内部的内奸。为此,刘猛更是不服气,与其激烈争吵。

  受伤的歹徒被送往医院救治,看护者为刘猛与李军。歹徒上厕所,刘猛在去给李军取火机的时候,歹徒突然被杀。

第五集

  靳文终于找到机会,夺下了一名歹徒的手枪,逃出小屋,并一举抓获了大头,拿到了一名歹徒的手机,并让大头带领自己去寻找李艳与关天朵被关押的地方,却早已人去屋空。这时众歹徒们围攻上来。靳文与之展开了激烈的枪战。边战边跃向另一处小屋,终于找到了浑身血迹斑斑的李艳。夫妻二人百感交集。顾不得许多,靳文终于带着妻子顺利脱困,并因此再次受伤。靳文强忍伤痛,将李艳推向密林中,让她火速到公安局报案,自己却返身去寻找关天朵的下落,不料却被众歹徒围困在一处小木屋中,最后一颗子弹终于打空……

  对于李艳的逃脱,关天云气恼万分。关天朵却冷笑一声:“她跑不远的。”

  李艳跑到山间高处,拿出靳文给她的手机给刘猛拨通了电话,只说了两句却没电了。此时,歹徒们再次追来。李艳慌张逃去。

  刘猛循着手机信号,找到了李艳所在的山间,可却只找到了没电的手机。

  李艳在山路处终于拦到了一辆过路的车辆。开车的中年男子收留了她,并好心地开到某处电话亭处,让她打电话报警。李艳报过警,安心地坐回车内,接过中年男子递过来的矿泉水……

第六集

  跟踪而至的陈小雷、刘猛、殷红等人听目击者讲述了李艳坐车离开事情。陈小雷更是对靳文与李艳正在实施犯罪之事深信不疑。而刘猛却仍不敢相信,曾与自己出生入死的战友是自己的敌人!

  夏森与关青收到了关天朵被绑架的消息。关青焦虑不已。夏森与向月从案发之日起的种种事件仔细分析着案情,夏森认为靳文的行为有可能是被强迫的,并不一定就是之前所认定的内奸。但对于此事,二人皆认为应谨慎从事。靳文再次被抓,受到了大头等喽啰的百般折磨,但他咬紧牙关,痛骂邪恶卑劣之徒。谁知大头却告知他,李艳重又被抓了回来。靳文愕然。

  原来,李艳半路遇到的中年男子即是伪钞制售团伙的重要人物潘亚石。而他递给李艳的矿泉水中便掺有麻醉剂,以致其不费吹灰之力便捉住了李艳。

  向月向夏森透露了非常重要的信息。原来他本名叫王铁,是天州市原刑警队大队长,数年前被派往国外做卧底,彻查伪钞集团的大案。在一次交易中,他无易中看到了关天朵的弟弟关天云竟是伪钞集团的一分子。同时,种种迹像表明,在澳洲人称“关二爷”的人此时便潜伏在国内做威做福,而关二爷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将“斧头”早已隐藏在公安内部,致使此案多年未破。他此次回国的目的,便是抓住关二爷,找出斧头,协助夏森破获伪钞集团大案。

第七集

  而因关天云的暴露,使关天朵、潘亚石为首的小集团受到了境外组织的威胁。境外组织以伪钞制造模板的交易相要挟,迫使关天朵等人除掉向月,方能保证交易的进行及关天云的性命之忧。于是,关天朵与潘亚石想到了一个自以为天衣无缝的妙招,即用靳文杀掉境外来的人,夺到模板,然后再让向月杀掉靳文,而他们再杀掉向月。这样以来,既能除掉向月,又使靳文既成了“斧头”的替罪羊,同时还可以拿到伪钞模板,一石三鸟,不可谓不毒。

  对于靳文是敌是友的判断,一直困扰着夏森与向月。而陈小雷却坚持认为一切证据与线索都直指靳文。对此,刘猛认为他是小心眼,是嫉妒靳文才能的表现。殷红在一旁劝阻。此时,刘猛接到线报,说有人在一家旧仓库中看到了靳文和李艳。刘猛等人立刻赶往现场,却发现了被绑的关天朵。关天朵被顺利解救。而关天朵的证词愈发显示,李艳与靳文的失踪都有可能涉及到绑票案及刺杀案。案情陷入一片谜团中。

  向月(王铁)前往医院探视虚弱的关天朵。很明显,二人余情未了。其实,关天朵一直深爱着他,当年因为“道不同”只好与其分手,但她心中一直对向月不能放弃警察职业而选择自己而耿耿于怀。面对向月的关心,关天朵赶走了他,却已是泪眼婆娑。

第八集

  刑警大队办公室,大家讨论着案情。靳文为什么非要杀向月先生?如果他和绑架关天朵的歹徒是一伙,那么他又为什么要绑架关天朵?还有,绑架关天朵和刺杀向月先生之间有没有联系?这些问题困扰着干警们。夏森果断地宣布了侦破方向,即,以靳文为内奸“斧头”这一定位为指向,尽快破获伪钞大案。刘猛仍然坚信靳文必有隐情,为此,陈小雷与他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谈话。最终,刘猛接受了陈小雷的观点,决定全心全力尽快破案。

  向月将关天朵约至海边,面对有情故人,二人无语凝噎。向月追问关天朵当初为什么非要让自己放弃警察的职业才能和她在一起,关天朵诲莫如深,黯然离去。

  刑警队再次收到邮件:“靳文将于第二天在某酒店杀人,向月必死。”向月为引敌现身,决定亲赴现场。刘猛等人查到了信息来源于某处网吧,急急奔赴搜捕,狡猾的潘亚石却与一名民工更换了衣服,扬长而去。

  刑警队抓获了一名伪钞贩子陆放。刑警队突击审问。据他交待,他是一名惯偷,人称“路上飞”,据他交待,他是在清风别墅的一幢居民楼里窃得了一捆假钞。陈小雷、刘猛和李军带着陆放来到清风别墅,让他指认地点。不料,此举正被关天朵与潘亚石看到。原来,这捆假钞正是关天云的。关天朵责怪他不小心。潘亚石却认出了陆放正是当年一个老朋友的儿子。

第九集

  陆放此人很是机灵,假装认不出楼幢,并伺机逃跑了。因在居民区不便开枪,陆放成功逃脱。随后,他来到潘亚石的住处,被潘亚石收留,从此成为伪钞集团的一份子。潘亚石带着陆放来到关押李艳的住处。李艳此时已经陷入绝望。为保丈夫平安,她决定绝食自杀。潘亚石哪里肯让手里惟一一张法码白白浪费,于是他接通电话让靳文劝说李艳,并施以威胁。如果李艳继续绝食下去,他将切下她进食的器官。靳文心痛不已,却也无计可施,只好费尽心思给李艳以生存的勇气。李艳被他打动,开始进食。

  刑警队再次收到邮件,说靳文将继续杀人,向月必死。夏森与向月苦苦思索:发信息者究竟是聪明还是愚蠢?为什么提前将靳文的一举一动告诉警方?他们究竟是何意图?夏森以谨慎的态度主张向月不要轻易出现。而向月却下定决心诱敌现身。这已是自案发起的第九天。明天又将是怎样的一天?

  夏森苦苦思索着对策。

  第十天一早。全市的各大媒体及大街小巷中都贴满了靳文和李艳的通辑令。原来,这是夏森的一个对策,即尽量避免靳文再次杀人,并在未确定靳文是敌是友的情况下,保证靳文和李艳的生命安全。关天朵与潘亚石陷入困境,但关天朵最终仍决定按原定计划行事。

第十集

  靳文虽然身陷囹圄,却时时不忘追查这个犯罪集团头目的真面目。他使用激将法欲使潘亚石现身。狡猾的潘亚石却并未上当。

  而在行动之前,关天朵却一时不忍,给向月打电话,说想马上与他谈一谈,也许二人的感情还有挽的余地。正是案件的紧要关头,向月哪里肯去?关天朵的内心里,伤心与愤怒并存,痛下狠心下令实施行动。

  靳文被迫来到境外来人入住的酒店,利用潘亚石事先为其准备的各种设备顺利窃取了装有模板的手提箱。同时,潘亚石向警方透露了靳文在某酒店现身。警笛大作。向月也来到了现场。就在靳文拿着手提箱欲逃离酒店之时,与向月狭路相逢。靳文虚晃一枪,纵身从十几米高的酒店高处顺管而下,向月正欲追去,却被隐身已久的潘亚石从背后击中。向月倒在了血泊中。靳文逃脱后,向接应他的大头等喽啰们奔去。他看准时机,杀掉了其他小喽啰,用将抵住大头的脑袋,二人疾驶而去。

  树林里。夜。大头被绑在一棵大树上,靳文燃起一堆篝火,正在用刀切去枪伤的溃烂处。靳文逼问“潘哥”的来历,大头恐惧中说出了潘哥是见过“关二爷”的人,并且在市里开了一家汽车营销公司。潘亚石打来电话,方知大头已被靳文降伏,而装有模板的手提箱也落在了靳文手里,便提出用李艳交换模板的条件。

第十一集

  大头劝说靳文与潘亚石交易,拿到一大笔钱与妻子远走高飞。靳文一身正气,并不为此所动。但现实情况是,靳文已陷入警方与伪钞集团的双重追捕中。如若让警方抓住,妻子李艳的命便保不住了,而如若再让歹徒们抓住,他们还会继续利用他精准的枪法让他去做杀人越货之事。靳文却并未因此而有丝毫迷茫,他愈发痛恨这帮歹徒,决定与他们斗争到底,抓住伪钞集团的真正头目。他苦苦思索着。

  靳文押着大头来到了大头的老宅里住了一夜。向月却因失血过多正在医院紧急抢救中。在殷红的案头笔记中,这已是案发后的第十三天。酒店行刺事件使得案情越来越扑朔迷离,而靳文在案件中处于敌方这一事实越来越明显。向月的负伤使得局党委召开紧急会议,夏森免去了陈小雷刑警队队长的职务,由刘猛接替代理队长一职。刘猛不愿接受,认为自己无法担当重任。陈小雷却鼓励他干好工作,自己会全力服从他的指挥配合好他的工作。无奈之下,刘猛临危受命,成为天州市刑警队队长。殷红很为陈小雷担心,默默关心着他。

  向月的受伤令关天朵柔情顿生,潘亚石与关天云提醒她要忘掉这段感情,关天朵大为光火。靳文在大头老宅躲了一夜,第二天接到潘亚石电话,提出用他妻子李艳换回模板。靳文心知此为潘亚石的计谋,却也没有想到良策。思虑之下,他打电话给刘猛。刘猛急急赴约。靳文把自己经历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刘猛,刘猛虽然心中偏袒与他,却要求他拿出证据。情急之下,靳文将他带到大头老宅,而到达之后才发现,大头却已不见了影踪。

第十二集

  原来,狡猾的潘亚石早已料到大头会带靳文到自家老宅,于是派陆放将大头救走。面对空空如也的房间,靳文百口莫辩,但他又不能将模板一事告诉刘猛,因为模板此时关系着李艳的生死。就在此时,警笛大作,靳文被包围了。原来,刘猛追问靳文事件始末的时候发现靳文拿不出任何证据,警察的职责令他打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目标跟踪器。陈小雷带着队友循着跟踪器将靳文团团包围。

  大头的尸体在一处江面上被发现。

  刑警队拘押室内,面对夏森、陈小雷、刘猛等人,靳文苦苦解释着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却无法被人相信。而此时,靳文落入警察手里的事情已被关天朵一伙迅速得知。关天云很是着急,担心靳文会将模板交给警察。潘亚石与关天朵却很有把握,认为靳文既不会交出模板,还会想办法逃脱。关天云对此不以为然,提及向月一事时惹恼了姐姐关天朵。二人争吵一番,关天云负气跑开,一路开机狂奔,认为自己一直没有得到集团的充分信任,至今仍未见过二爷一面,而姐姐与潘亚石却早已成为二爷的心腹。

  夏森与关青分析案情。关青认为靳文在撒谎,主张再次突击审问。而夏森却陷入思考中。

  问讯室内,一名刑警受夏森之命给靳文送来盒饭。靳文却在馒头中意外地发现了一把钥匙。刘猛进门,靳文终于答应带刘猛去找证据。半路上,靳文却突然将刘猛打晕,打开手铐逃走。

第十三集

  入夜。靳文带着模板如期来到交易地点。潘亚石带着李艳早已到达。潘亚石躲在阴影处,靳文无法看清他的面容。靳文心知一旦模板落入他们之手,自己和妻子必死无疑,于是在李艳走向自己时突然向对方射击。潘亚石虽然早有准备却也一时未能掌控局面。靳文带李艳开车逃走。潘亚石一伙急速追击。情急下,靳文让李艳跳车先逃,自己引开对方。李艳鼓足勇气跳入山坡下。潘亚石气急败坏,找到靳文的车子里,车里却没有了二人的影踪。

  靳文循着来路去找李艳,却没有找到。内心积郁已久的愤怒与悲伤终于暴发。山林中传出他怒吼的声音……

  原来,李艳跳车后,脑袋撞到了一个石头上昏迷了过去,被过路的两个农民发现。这一老一少扶上拖拉机送往医院抢救。

  关天朵担心一旦李艳与靳文逃脱,他们的行径很快就会暴露。潘亚石却很有把握地认为自己一定会先于警察找到二人。原来,这个跨国伪钞集团早已在天州市公安局内设有眼线,绰号为“斧头”。斧头究竟是何人?一时间,迷团顿生。

  在枪战现场,陈小雷发现了金属模板,将其带回技术科鉴定,却没有结果。从陆放偷盗伪钞的清风小区里,刑警李军仔细查找着业主的资料,却意外发现原公安局局长关青的别墅正在这里,而别墅的业主是他女儿关天朵。这点令陈小雷疑惑起来。一名队友来还借他的钱,突然他发现模板正好与一百元人民币的大小相同,他开始怀疑模板与钞票有关。

第十四集

  经医院检查,李艳并没有生命危险。那两个好心的农民将李艳带回了自己家里。同时,少年农民给自己曾经认识的警察哥哥陈小雷打去电话,将此事告诉了他。陈小雷赶往医院的时候,三人却已离开。

  靳文偷偷回到自己家里,他忍痛为自己疗伤,用尖刀挑出了胳膊里的子弹。这时他想起那把藏在馒头中的钥匙。他迅速打开电脑联通了局长夏森的电脑,却因密码错误而无法进入系统。苦苦思虑中,他突然眼前一亮。

  通过专家鉴定,果然证实金属模板正是印制伪钞的高密度板块,而这种技术只有国外才有。陈小雷很是兴奋,他觉得似乎找到了案件的突破口。高兴之余,他与殷红外出吃饭,意外地在街头发现了靳文的身影。陈小雷与殷红拔腿就追,靳文却机灵地逃脱了。趁着夜色,靳文偷偷来到了公安局资料室门口。借着那把钥匙他打开了大门。他苦苦寻找着资料库中,与“潘”字有关的市内企业主。

  向月特护病房内,李军正日夜守护着他。深夜,一名陌生的护士送来了一瓶药,李军随便问了两句便接过了药瓶。

  走出资料室后,靳文思考一番来到夏森家。夏森早已等着他的到来。一番斗智斗勇的对话之后,夏森相信了靳文的话,而靳文也合盘说出了自己从伪钞集团了解到的一些情况,他告诉夏森局里有一个内奸,但不知是谁,同时将查到的“潘”姓企业主的资料交给了夏森。夏森一向欣赏靳文,自案发伊始,他便早已对靳文为内奸一事颇感不解,再加之多方漏洞,使得他认定靳文一事必有隐情。果然,通过钥匙一事作为试探,靳文找到了自己。这令他坚信靳文是迫不得已卷进了这桩凶险异常的案件中。

第十五集

  为更好地方便联系,夏森给了他一个特意准备好的手机。此时此刻,靳文终于与组织联系上,并取得了夏森局长的特许,在余下的时间里,他带着赴死救妻的准备,决定与伪钞集团苦苦周旋,尽快救出妻子破获此案。

  向月在医院中死亡。关青与关天朵赶往医院。面对向月的尸体,关天朵终于隐忍不住失声痛哭。陈小雷与刘猛陷入深深的自责中,而殷红、李军等刑警伤心难过自不在言表。夏森一言不发,仔细观察着每个人的表情。

  潘亚石带着陆放四处找寻站李艳的行踪。潘亚石认定李艳至今没有与公安局取得联系,必定是让什么事给牵绊住了。而此时,陈小雷、殷红、李军等人也在四处寻找陆放的行踪。这已是案发后的第十七天,案情却越来越复杂,此时陈小雷心中疑虑重重。

  李艳在少年农民三芽子家醒来,却发现自己完全失忆了,不知道自己姓谁名谁,也想不起任何一个与自己有关的人名。无奈中,三芽子再次打通了陈小雷的电话。通过电话,陈小雷怀疑此人便是李艳。他急急嘱咐三芽子让他照顾好她,同时急急赶往三芽子家,见到了完全失忆的李艳。陈小雷嘱托二人对此事保密,并照料好她,自己又赶回了市里。原来,他早就怀疑局里有内奸,为了保证李艳的人身安全,他不得已将她留在了三芽子家中。

  靳文通过电话再次与夏森联系。此时关青打来电话,以市委的名誉催促市局尽快破案,并再次叮咛对靳文的追捕还要加紧力度。夏森表示一定尽力而为。靳文对夏森的态度有些疑惑。夏森告诉他,为了确保他的安全及行动的有效性,靳文的行踪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自己以后会与他保持单线联系。

第十六集

  一艘大型游轮中,关天朵与潘亚石来到了密仓中。原来,这里便是制造伪钞的工厂。面对以假乱真的伪钞,二人做起了控制整个亚洲伪钞市场的春秋大梦。

  三芽子家,李艳做着噩梦,梦中一把砍刀挥向了自己的手……

  李艳终于恢复了记忆。她急急要求三芽子带着自己来到了市区派出所,与刘猛联系上。刘猛立刻通知夏森与陈小雷,并要求对方派出所立刻派专人开车将李艳送到市局。

  靳文应夏森的要求秘密来到福宁街12号。在这里,他意外地看到了向月。原来,向月只是佯死,这是夏森为了保护向月并顺藤摸瓜的一个计谋。三人仔细分析着案情,并将刑警队的每个人都排列出来一一进行核实,试图找到那个名叫“斧头”的内奸。山路上,护送李艳的警车突然遇袭,一名黑色轿车里冲出一帮杀手,打死了两名警员,将李艳再次劫走。

  夏森得知此事立刻告诉了靳文,靳文悲痛万分。他决定再次深入虎穴救出李艳,将犯罪团伙的成员一网打尽。

第十七集

  深夜,陈小雷苦苦研究着卷宗,一团团谜雾包围着他。殷红满含温情,给他送来了饭菜。

  某地下室。李艳被潘亚石、陆放等人追问着模板的下落。李艳一问三不知。

  关天云因不得二爷赏识外出喝酒找女人,却被潘亚石拉回清风别墅。他看到了父亲关青那张愠怒的脸。而当关天朵告诉他自己的父亲就是“二爷”时,他一下懵了。关青的一个巴掌让他完全清醒了……

  对于关天云,关青恨铁不成钢。当初他为了这个惟一的儿子走入正途便把他送到了国外读书,谁知道关天云自己却不知觉进入了伪钞集团,卷入了凶险的行当中。关青与关天朵、关天云及潘亚石分析着形势,他认定靳文为了救妻子一定会再次带着模板与他们进行交易。果然,靳文再次来到交易地点,但却没有带来模板。潘亚石早已料到他会出此一策,只好将他绑起来带回地下室,并让他与妻子相见了。这对苦难中的夫妻终于相拥在一起。李艳劝靳文别管自己,与其双双死去,倒不如留住靳文的性命抓住罪犯为自己报仇。靳文却不听,认为夫妻本为同命鸟,自己拼死也要把妻子救出苦海。

第十八集

  刑警队会议上,关青痛斥刘猛立场不坚定,认为靳文的逃跑是刘猛故意为之。刘猛气愤回嘴,却被夏森制止。大头的身份被查明。夏森让陈小雷与殷红去查找大头原来的狱友高勇。他认定这个高勇一定与大头一起加入了伪钞集团的犯罪团伙。陈小雷和殷红以安排工作为名找到了高勇的家。

  潘亚石以李艳相威胁,让靳文带路找回模板。山林中,靳文边走边急急寻找着逃跑的机会。但潘亚石早已吸取教训,对他看守森严。无奈,靳文交出了两块模板。正当他带着几人找寻另三块模板之时,突然,他发现了来路上的一滩血迹……

  潘亚石狡猾地发现了留在车内的两名小喽啰已被人枪杀。再转头时却已被一群人包围。激烈的枪战在林中展开。靳文抓住时机欲逃脱却被另一伙人抓住。枪战停止时,靳文已被对方抓走。原来,这是另一伙盯住模板的人,为首的是红州的水老板。

  而陆放、吴宗便是他的得力干将。潘亚石当年杀死了陆放的父亲且灭了吴宗全家。此事令二人耿耿于怀,吴宗扬言要将潘亚石至于死地而后快。潘亚石拿着两块模板沮丧地来到了二爷关青面前。关青安慰着他,与关天朵一起商量起对策。

  此次林中枪战很快被警方掌握,并查到了事件的起末原由。一时间案件再次复杂起来。而同样的,以关青为首的伪钞犯罪集团也陷入了警方与水老板的双重包围中。

第十九集

  陈小雷与殷红在高勇家苦苦守候,就当高勇走入警察包围圈中时,一起交通意外突然夺去了高勇的性命。原来,狡猾的潘亚石早就料到警方会顺着大头这根藤摸到高勇这只瓜,于是提早一步下了手。关键的线索一下断了,而靳文也不知去向。夏森、陈小雷、刘猛等人陷入迷惑中。

  公安局内,夏森、陈小雷、刘猛都在暗暗追查着内奸一事。这天,刘猛让陈小雷去暗察刑警队员每个手机的通话资料,陈小雷突然说出自己已经知道谁是内奸了。刘猛急急追问,陈小雷却笑而不答。刘猛在夏森的授意下,检查公安局的所有办公室,却意外地在关青的办公桌下面找到了一枚窃听器。此事一出,内奸一事更是令每个人都紧张起来。关青大怒,责令夏森尽快破案。

  水老板与关天朵、潘亚石进行谈判。狡猾地潘亚石与关天朵答应与水老板合作,合力拿到靳文手中的另外三块模板,然后形成制售一条龙的伪钞体系。两个黑帮却各有各的打算。

  为收买靳文的心,拿到模板,陆放偷偷溜回李艳关押处,将李艳放走。李艳跑出后立刻跑到公用电话亭打通了刑警队的电话。接电话的正是殷红,殷红边出外接应李艳,边用电话通知刘猛。二人汇合后急速奔向李艳所在地。而此时,潘亚石的喽啰们也在四处寻找李艳。他们很快就在李艳的落脚处找到了她。李艳慌张中跑进了一个仓库。

第二十集

  刘猛与李艳寻着群众所指的方向很快找到了仓库。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枪战。终于,殷红拉住了李艳的手。刘猛将二人推向仓库外,让她们迅速离开现场,自己引开歹徒。不料,殷红与李艳刚出仓库的门却被歹徒包围,二人双双被抓。潘亚石气急败坏,在李艳与殷红被抓到以后,当场枪杀了一名失职的看守。

  殷红的被抓令陈小雷一下懵了。他难过地来到办公室,看着殷红那张空落落的桌椅,此时的他想起殷红曾无限关心自己的种种,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生命中早就有了殷红的影子。他翻看着殷红的案件笔记,发现里面除记录了案发后的每个细节以外,更多的却是殷红的日记。陈小雷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心灵疼痛。他握紧了拳头,暗暗发誓要将内奸查出,抓住伪钞集团的罪犯。

  与李艳一起被关押在地下室中的殷红此时方才明白,原来对靳文的怀疑是错误的。内奸到底是谁?她一下迷惑了。

  循着枪战现场留下的一辆黑车,陈小雷查到了车子的归属单位是西南航运公司。而这家公司的老板不是别人,正是关天朵!他一字一句地将此事告诉了刘猛。刘猛心中一惊。

第二十一集

  深夜,海边。一个包裹得很紧的男子躲在阴影处与关天朵秘密碰面。此人便是公安局内的内奸。但黑暗让我们分不清他的面容。他劝关天朵立刻离开天州市,暂时放弃伪钞一事逃之夭夭,关天朵却不愿意轻易放掉这块即将到手的肥肉。原来,这个“斧头”早就与关天朵有了婚约,说好将模板拿到手后二人便一起远走高飞。

  制售伪钞的船上,水老板与吴宗正在参观。不料关天朵与潘亚突然开枪。水老板与吴宗死于非命。陆放得知此事后,将靳文放开。他其实一起不想参与伪钞集团的事,而只想为父亲报仇。靳文被放之下,立刻循着夏森找到的资料来到了潘亚石的住处,确认了他便是那位人称“潘哥”的小头目。他立刻将此事汇报给了夏森。

  陈小雷与刘猛来到关天朵办公室调查黑色轿车一事。关天朵承认车是自己公司的,但至于怎么到了枪战现场,她一问三不知。

  福宁街12号,夏森与向月、靳文三人再次碰头。案情至此,夏森已对全局有了充分的掌屋。三人商议如何收网抓人一事。为了争取时间,保证李艳与殷红的安全,夏森主张靳文交出模板。这时,靳文的电话响了。

第二十二集

  案情事关重大,省厅来了秦刚一行人。通过调查发现,关天朵的公司实际上的法人都是关青。关青的身份一下浮出水面。

  靳文按照潘亚石的要求带着模板来到海边交易。潘亚石带着殷红和李艳也已到达。靳文看准时机开枪射击。殷红带着李艳迅速逃离。

  公安局内,抓捕行动全面展开。这已是案发后的第二十九天。早在前一天晚上,陆放等人已被逮捕归案。他很快交待了一切。

  枪战中,潘亚石的枪瞄准了李艳,殷红挺身而出,为李艳挡住了子弹,自己却倒了在血泊中……

  夏森亲自指挥,陈小雷、刘猛带人来到交易地点,却仍晚了一步。陈小雷一枪击毙了潘亚石,抱住牺牲的殷红失声痛哭……李艳被救,被刘猛送往医院检查。

  关青家。关青意识到自己已经暴露,于是烧掉了所有的日记,并将儿子关天云送往了国外。夏森早已掌控了全局,在机场将关天云抓获。面对共事多年的老同事老战友,关青意欲狡辩,当他意识到无力回天之时,突然抓起手机自毙而亡。

  夏森、陈小雷、靳文等人赶往关天朵的游轮,抓住了正欲卷钱逃走的关天朵。就在此时,刘猛突然跑来,以李艳相威胁,让他们放过关天朵。原来,刘猛正是那名隐藏在公安内部的内奸“斧头”。他自小便深爱着关天朵。最终,他自知逃不过此劫,与关天朵二人双双自杀。李艳终于回到了靳文身边,她扑向靳文失声痛哭。一对患难夫妻终于在正义与勇气、智慧下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