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大结局
第11集

  顾耀寿来到张家祖屋找张锦臣,张锦臣只得出面相见。他说出自己加入青帮和犯下死罪都是被人陷害,顾耀寿表示一定调查清楚,还他公道,张锦臣似乎看到了希望......

  子卿与汉昌碰面,商定回家当面问老太太,为免被老太太看出破绽,两人决定第二天两人同样打扮,先由汉昌汇报公司情况,再由子卿询问父亲之事。没想到,老太太仍然矢口否认,并要子卿不要胡思乱想,子卿十分无奈。

  袁妈将张锦臣未死一事告诉了二太太,美云向锦麟询问,遭到斥责,大受委屈,深感自己在张家没有地位。锦麟再次找老太太申诉,老太太还欲强压,惹得锦麟大发雷霆。老太太见平时唯唯诺诺的二爷竟然如此,深知事情的严重,忙与何叔商量......

  顾耀寿来到袁九爷处询问张锦臣犯下帮规一事,并告诉他张锦臣未死的事实,九爷大惊但表示自己只是奉龙棍之命按帮规行事,并不知事情原委。顾耀寿决定亲赴天津,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调查清楚。

第12集

  老太太突然召开家族会议,严肃指责有人以锦臣之死散布谣言,欲对美云动家法,美云无奈之下,指出是听袁妈所说。锦麟第一次仔细看袁妈,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老太太要逐袁妈出张家,静如挺身而出为其申辩,两人再起争端,家族会议不欢而散。何叔劝解为张锦臣以后出山不能再强压,张老太太陷入沉思......

  汉昌为静如的表现所折服,静如则表示自己无意顶撞老太太,只是就事论事,能体会老太太为了张家用心良苦。这一切被何叔暗中听到,老太太得知后,对静如稍有改观,却又不形与色。

  村上来到西塘祖屋,以一张旧照片指出张锦臣并非老太爷亲生,并以帮其重见天日为条件,迫锦臣与他合作,否则就公开其的身世,令其身败名裂,张锦臣气愤拒绝!

  为胁迫锦臣就范,村上设计栽赃张子卿走私军火,张根发为警告子卿而被杀,汉昌则被当作子卿被捕入狱。

  孙子被捕,老太太着急万分,不想村上却突然造访……

第13集

  村上到访,想以此事要挟老太太,欲用张家的码头与货船运货,老太太立即意识到所运之货绝非寻常货物,严辞回绝。

  郑馨怡刚送走子卿离开上海汇报工作,却从顾耀寿那得知子卿被抓的消息,大为惊疑。遂赶到监狱探望,汉昌并不认识郑馨怡,表情木然,倒是见到静如却激动不已,馨怡气上心头。二女虽有不合,但为了子卿都竭尽全力,利用各自关系进行搭救......

  此时锦臣突然回到上海,得知子卿被抓,焦急万分,求老太太与村上妥协,老太太断然拒绝。锦臣扔出村上所给照片,点明老太太痛恨日本人并非只为国仇,老太太愕然!

  锦臣同意与村上合作,只要能救出儿子,村上见张家这块铁板已经出现了裂缝甚是得意。立刻给老太太书信一封,尽是恭维之词,同时说明已托人保出了子卿。村上的举动令老太太与何叔不解。

  郑馨怡陪汉昌回家,老太太嘘寒问暖,令汉昌甚是感动。老太太有意撮合郑馨怡与孙子,单独留下她陪汉昌,汉昌却对馨怡十分冷淡,馨怡默然离去!

  顾耀寿得到局长通知,命令他停止对张锦臣一案的调查,顾耀寿心有不甘......

第14集

  顾耀寿去天津查清张锦臣犯下帮规是被日本人陷害的,目的是霸占张家码头和船运,为破坏日本人的计划,顾耀寿请袁九爷高抬贵手,让锦臣复出,九爷答应,但要张家还青帮一个面子,为顾全大局,也为让儿子复出,老太太放下身份,亲赴帮会上香了结此事。静如维护老太太的尊严出面阻止,令老太太更生好感。

  不想,张锦臣却在村上的帮助下,自行复出。顾耀寿得知非常激愤,告诫锦臣不要做出有害国家之事。老太太一再苦劝锦臣回头是岸,锦臣恼羞成怒,以自己身世一事指责和挖苦老太太,老太太伤心欲绝......

  失落得郑馨怡独自在秘密工作室工作,子卿突然负伤赶回。馨怡吃惊,追问子卿如何受伤?那因遭诬陷被抓的张家少爷又究竟是谁?子卿明白她已见过汉昌,但没有详细解释,只授意馨怡想办法调查军火一事。

  美云因锦臣复出,倍感锦麟和自己在张家没有地位,向锦麟大发牢骚,锦麟负气出走。酒醉后的锦麟在街上被黄包车撞伤,却遇上心怀叵测的村上......

第15集

  袁妈照顾醉酒的美云,与锦麟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竟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夜半惊醒的锦麟想起二十年前的往事,为证实心中的怀疑,决定回到西塘查寻真相!

  二十年时过境迁,锦麟到西塘寻找曾与自己有过一夜之情的船娘莲香,不想竟得知莲香曾未婚生子的消息,更不想孩子出生就被人抱走,而莲香更因此事而被赶出家门,离开了西塘,锦麟悔恨万分,痛不欲生……

  在上海,张子卿则为解除馨怡的疑虑,带她见了汉昌,馨怡惊讶之余,恍然为何子卿对自己的态度时冷时热。子卿还证实确有一批军火存放在张家码头仓库里,而这批军火的主人就是村上,为阻止村上运送军火的阴谋,子卿决定由汉昌出面,请静如向九爷借用帮会的力量。不想顾耀寿已经先他们一步来请袁九爷帮忙,九爷已经同意。四人不谋而合,决定用掉包之计换出这批军火……

  另一边,村上为了更方便控制张锦臣,送他一处房产,鼓动他从张府搬出,鬼迷心窍的锦臣欣然领受。

第16集

  汉昌、九爷、顾耀寿成功把码头的军火调包,并连夜运出上海。

  老太太寿辰之日,张锦臣突然提出搬家,何叔苦劝不成,老太太对锦臣失望之极,幸亏美云、静如和汉昌前来祝寿,使张老太太稍感欣慰。

  村上得知军火遗失,大为光火,他借拜寿为名来张家一探虚实,何叔虽不知原因,但仍出面应对村上,令村上碰了一鼻子灰,只得悻悻离去。之后静如如实向老太太说了偷换军火一事,老太太大加赞赏,但暗暗担心村上的下一步阴谋。

  失魂落魄的锦麟在西塘的小教堂遇到李神父,意外得知二十年前他曾收养过一个男孩,取名李汉昌,现在去了上海,并把阿生的地址给了锦麟,锦麟激动不已,匆匆赶回上海寻访阿生,莫非汉昌就是锦麟的儿子?

  村上心有不甘,找到警察局长,要求查询被换的货品。警察局长指派顾耀寿调查,顾耀寿晓以利害,建议局长敷衍了事,局长为求自保欣然同意。

  汉昌与静如在咖啡馆险些遇到子卿和馨怡,汉昌忙带静如离去,又在路上遇到汉昌的同乡李大魁,大魁认出了汉昌,但因静如在旁汉昌矢口否认……

第17集

  身心疲惫的张锦麟回到上海,试探袁妈,袁妈借故回避,但心潮难以平息。锦麟找到阿生,打听汉昌的下落,阿生慌称汉昌去了别的地方找工作,锦麟无奈只得离去。阿生告诉汉昌此事,令汉昌费解。

  村上因军火一事向警察局长询问调查结果,局长按顾耀寿所说对其敷衍了事。村上赔了夫人又折兵甚是恼怒。村上故技重施,约见锦麟,告诉他并非张老太太亲生,而是张老太爷与一个日本女人所生,他才是张家财产的唯一合法继承人。这一切令张锦麟万分震惊,百感交集。

  李大魁在街上胡作非为,被路过的静如出手教训,李大魁心有不甘,带日本人到张府找静如算帐。静如毫不畏惧,挺身而出痛叱李大魁的无耻行为,闻讯而来的张老太太也出面训斥大魁。

第18集

  老太太静如的表现十分欣赏,明白了静如对孙子的一片痴情,第一次表露出同意她和子卿婚事的意思。静如无意间看到老太太首饰盒中的一个大银锁,随口说出父亲袁九爷也有同式样的一个小银锁,老太太闻之色变,暗示何叔去袁府一探究竟。

  老奸巨猾的村上以合伙做生意为名,要锦臣拿出张家地契做投资抵押。锦臣反对,村上见利诱不成,以揭穿锦臣身世做要挟,逼他找张老太太索要地契,想到自己的地位,锦臣答应。但遭到老太太的断然拒绝,锦臣恼羞成怒,拿出村上所给照片,扬言自己不管身世究竟如何,都不会放弃张家大爷的地位,逼急了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汉昌看着一块刻有“麟”字的怀表,怀疑自己的身世与张家二爷有关。静如到来,说在街上看到一个酷似他的人,只是脸上有道疤,汉昌吃惊,含糊搪塞过去。

  张锦麟经过几日来的事情,感觉以前过于忽视对自己情深义重吴美云,一反常态地对她温柔有加,而从未感受到丈夫如此体贴的吴美云更是受宠若惊。美云无意中告诉袁妈锦麟去西塘的事,袁妈听后黯然失神。

第19集

  气急败坏的张锦臣向村上交出张府的地图,村上遂派李大魁带人蒙面夜入张府,偷取张家地契。虽偷出了地契但被人发现,张府众人出来擒贼,混乱中,静如遭石灰迷眼,脸被划伤,美云为掩护老太太而身中一枪,李大魁在逃窜时被九爷手下抓住,被带去警局。

  吴美云伤重,回天无力,临终前祈求老太太善待锦麟,老太太大为伤感,点头答应。美云含笑而逝,锦麟大恸,张府上下沉浸在一片悲伤中……

  老太太意识到窃贼来张府绝非只为劫财,一查发现地契失窃,还有老太太视如性命的大银锁也不见了。想到张锦臣索要地契一事,老太太知道此事必定与他有关,倍感痛心和气愤,但仍强作镇定,主持美云后事。

  汉昌因丢失怀表大为着急,四处寻找,不想怀表被锦麟意外拾到,丢失二十年的怀表失而复得令锦麟又惊又喜。

  袁九爷为了解真相来到警察局找顾耀寿,不想却听到李大魁自杀的消息,这令九爷和顾耀寿大惊。在李大魁身上搜到的首饰中,九爷意外地发现了那把大银锁,震惊之下决定借探望静如为由,亲临张府试探老太太。

第20集

  袁九爷将从警察局拿回的失物全数交给张老太太,并问及是否少了其他东西,老太太没有将地契不见一事相告。但借机问九爷是否也有这样一个银锁。袁九爷矢口否认,并奉劝老太太留心张锦臣,老太太表示自会管教,不劳九爷操心。九爷感到无趣,就此离开。

  第二天九爷回到西塘,找银店打听银锁一事,银店老板告诉九爷此锁是他父亲多年前受人所托打造的,名为“子母锁”一把大锁二把小锁,大锁里面有钥匙可以打开小锁。定锁之人还要求他父亲发誓除了这三把,不能再打同样的银锁。九爷听后若有所思……

  张锦臣虽气恼村上的所为,但仍不思悔改,对吴美云的死也是无动于衷,趁太太林素贞回家吊唁之际,居然带舞女丽丽回家鬼混,并说要娶她做二房太太。

  顾耀寿为李大魁被灭口一事来找村上,狡猾的村上矢口否认,并惺惺作态与顾耀寿一起前往张家吊唁。

  子卿得知家中出了大事,二婶不幸去世,趁家中接待宾客吊唁之际回家祭拜,被静如看到侧面,静如想上前细看,被汉昌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