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长期以军统身份潜伏于蒋军的刘绍林在恩施战役中被俘,在我军协助下“逃脱”,不料又被抓了回来。他受命去协助遭严重破坏的川东地下党,解救将被屠杀的“中美合作所”革命志士。

  主持实施大屠杀的王殿臣曾是刘绍林患难与共的战友。刘绍林通过他的关系重新打入军统。但是由对敌我悬殊的入量对比,刘绍林认为通过劫狱解救志士们是不现实的,但他还是忍辱负重执行了地下党的决议,与王殿臣对阵决战。劫狱失败,他认识了侥幸脱险的热血青年丁雪倩。

  解放后,为了肃清潜伏的敌特,惩处这些惨无人道的刽子手们,刘绍林担负起追捕任务,只身闯入古龙山寨,粉碎了王殿臣胁裹袍哥暴乱的阴谋。由于新战士张启贵的失误,差点使第一次大搜捕功败垂成,尽管迫使特首李修凯自首,粉碎了王殿臣暗杀李修凯的企图,抓获出卖川东地下党的叛徒冉益智

分集剧情:
第1集

  解放战争末期,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大西南,恩施战役后,在我军俘虏营里,一个蒋军军官蓄意闹事,被带训诫。他自称刘绍林,是打入敌军的地下党员,要求马上见我主管敌工的首长,并安排他“逃跑”,重新潜入敌营。而在山城重庆,实业家丁雨樵求见徐远举,要求释放女儿丁雪倩。此时军统头子毛人凤正奉命布置大屠杀计划。顺利“逃跑”的刘绍林又被“抓”了回去。原来上级让他立即去重庆,执行解救狱中同志的命令。刘绍林利用关系顺利地打入军统,见到了昔日特务训练班的同学王殿臣。敌人开始惨无人道地分批屠杀,王殿臣、杨进兴等人亲手将宋绮云夫妇、小萝卜头等杀害。王殿臣的情妇莫愁分娩,生下女儿娇娇。在大屠杀刑场,刘绍林击毙了叛徒涂孝文。

第2集

  在敌人营垒中,刘绍林利用矛盾,积极展开工作,试图说服王殿臣用人犯换钱,他又面见丁雨樵,让他去见徐远举赎回女儿。丁雪倩偶然目睹敌人大屠杀证据的照片,引起徐远举、王殿臣的惊恐,将丁雪倩重新投回铁牢。刘绍林的一系列活动引起徐远举的怀疑,使内部营救的计划功亏一篑。刘绍林逃脱敌人围捕,到达川东游击队,继续执行使命。重庆,大特务、大叛徒冉益智在小酒馆中被刘绍林拔枪逼住,无奈中他交待了敌人“秘裁”计划。川东游击队驻地,在如何营救狱中同志的方式上展开了讨论。刘绍林服从组织决议,武装劫狱。

第3集

  重庆的敌人也紧锣鼓地实施“11.27”、“11.29”屠杀计划。王殿臣怀疑冉益智的反常,征得徐远举同意改变了“秘裁”计划,使游击队伏击营救落空。刘绍林只好带着游击队强攻渣滓洞监狱。由于敌强我弱,损失巨大,狱中的同志也在敌人的枪口下纷纷殉难。幸好,解放军进入重庆外围,一部分狱中的同志得以脱险。大难不死的丁雪倩见到刘绍林,由于误会竟向刘绍林开枪。刘绍林又去执行护厂行动,他和工人纠察队成功地保护了电厂。暗藏的国民党“红旗特务”李克昌混乱中打死了警察局长鲜善于,成了护厂“英雄”。

  白市驿机场。怆惶出逃的国民党大员们,王殿臣同莫愁也混迹其中。然而,两个人只有一张飞机票,王殿臣大闹机场,却终究没有登上最后一架飞机,在他大痛大悲时,却发现莫愁为了爱留了下来。重庆解放。面对革命先烈英勇殉难的惨景,刘绍林决心抓回残匪,报仇雪恨。以王殿臣为首的残敌组织“四一部队”窜入山区,刘绍林化妆侦察,虎穴追踪,途中遇见冒牌的“解放军”。

第4集

  刘绍林去古龙寨的途中,救活了贫苦少年张启贵,并在寨中与王殿臣不期而遇,他大智大勇,化险为夷,调动我军主力将敌特武装大部歼灭。

  新成立的重庆市公安总局二处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冉益智企图以脱险人员登记,李海燕和丁雪倩识破了他的阴谋。刘绍林向大家宣布“四一部队”结局。在击鼓传花游戏中刘绍林展示了他的“绝活儿”,新参加公安工作的李海燕对刘绍林深怀好感。拥军活动中张启贵智扮阿大,获参军资格。国民党西南特区副区长李修凯东躲西藏,又回到岳父家,其实他早已在我公安人员监控之下。

第5集

  李修凯在我强大的政治攻势下,向我公安机关投诚自首,并交出潜伏计划和电台密码。王殿臣获悉后,派杨进兴行刺李修凯。大叛徒冉益智为求活命大叫抓住李副区长;丁雪倩则为抓获冉益智而疾呼。一片混乱之中,杨进兴刺杀计划流产。

  解放后的重庆,敌特活动猖狂,爆炸、放火,新生的红色政权面临考验。在第一次大搜捕中,张启贵粗心大意装错信封险些酿成大祸。刘绍林宣布了公安局党委的处分决定。

第6集

  王殿臣为首的残特大肆活动,他安排杨进兴隐名埋姓潜伏农村。刘绍林和丁雪倩再见面。“红旗特务”李克昌决定利用这层关系刺探公安内部情报。葛怀新到丁宅了解情况,引起丁雪倩误解,而一心想要抓特务的丁雪倩在参加公安工作未果的情况下,却上了李克昌预设的圈套。

  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葛怀新替刘绍林赴约会,令丁雪倩大为惊愕。在李克昌的操纵下,丁雪倩组织了抓特小组,而实际上成了搜集我军情报组织。刘绍林设计以李修凯为“诱饵”使王殿臣上钩,而王殿臣则百般狡猾。他指使严信宽的外甥女护士孙月毒杀李修凯。

第7集

  孙月在投毒之前被我方策反,敌特煽动一贯道反动组织造谣惑众。葛怀新奉命与孙月联系,引起敌人注意。

  敌我双方在斗角、相持着。从二处炊事员老陈口中刘绍林得知金融危机袭来。原来,敌人利用金银元券兑换,企图使新生政权在经济上垮掉。已经被我方掌握的护士孙月突然被害。侦察员葛怀新又成了嫌疑人,敌人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大闹派出所。

第8集

  王殿臣声东击西利用残匪伏击运钞军车。刘绍林审时度势,认准主要矛盾,发现杀害孙月的凶手原来是严信宽。

  矿山,一贯道正在举行活动,坛主借神的口喻,告诉不明真相的群众是公安杀死了孙月。刘绍林、李海燕再次化妆侦察,却与在此的特务猫头鹰狭路相逢。面对王殿臣的垂死挣扎,我方开始逐一打击残特。李克昌从银行职员小姚口中获知绝密的经济情报。刘绍林决定将计就计,一方面在冲击公安局的人群中指认特务猫头鹰、一贯道坛主等,揭露一贯道害人的嘴脸。另一方面以运钞车为诱饵,一举全歼了武装残匪。此时西南地区最大的特务头子徐远举被押解回重庆。

第9集

  在白公馆监狱,徐远举百感交集,与在押的大叛徒冉益智口角一番,决心顽抗到底。

  审讯室,面对死硬的徐远举,刘绍林说个论古、纵横天下,把徐批得“体无完肤”。女侦察员李海燕暗暗喜欢刘绍林,而另一个年青侦察员张启贵则与炊事员老陈换了件旧军装,要当“老革命”,闹出笑话。漏网的王殿臣潜回重庆与李克昌接头,李克昌寻问莫愁为何人,王殿臣悻悻掩示。丁雪倩打电话给葛怀新、刘绍林未果,她似乎感觉公安局要有所行动,当晚合衣而卧,准备一道参加抓特务。狡猾的王殿臣又一次漏网了,无奈中他使出一计,把一个狱中先烈制作的长命锁挂在女儿娇娇身上,将孩子忍痛送人。刘绍材批评了丁雪倩,从丁的口中得知丁及李克昌等人的活动小组,引起他的警觉。

  山拗里,一觉醒来的莫愁发现怀中的女儿不见了,大闹不止,走投无路的王殿臣只好躲到杨进兴家。

第10集

  此时的杨进兴完全成了一个农民,他伪装积极,还当上了民兵。丁雪倩被“请到”公安局,刘绍林告诉她,李克昌是红旗特务,银行职员小姚被杀,活动小组成了敌人搜集情报的外围,她被利用了,丁雪倩惊呆了。刘绍林的母亲来到重庆,她对漂亮质朴的李海燕产生了好感。王殿臣的女儿娇娇几经转手被送进育婴堂。刘绍林以为她是烈士遗孤,百般照顾。杨进兴家中念女心切的莫愁天天和王殿臣吵闹,王殿臣只好答应两个人先分开。南充县,葛怀新来看望在此深入生活的丁雪倩,发现丁爱的并不是他。

  莫愁寻女在育婴堂当了一名杂工,她每天都能见到女儿但却不敢相认。刘绍林给娇娇起名叫迎春。

  川剧团给丁雪倩一个任务,让她尽快创作一个反映农村互助合作的剧本,她来到了南充县委宣传部。

第11集

  深入生活的丁雪倩被安排采访县劳模杨大发,而杨大发就是潜伏特务杨进兴。狡猾的杨进兴狼狈逃窜,躲过一劫。丁雪倩下乡到杨家采访又没见到杨进兴,失望之余却被尹老倌热情拉住,得知许多杨大发的“先进事迹”。丁雪情依此创作川剧剧本,演出后轰动一时。王殿臣训斥杨进兴过于张扬,而他的对手刘绍林却从戏里人物身上发现蜘蛛马迹。天真的丁雪倩告诉刘绍林,剧中人物的行为都是真的!在案情分析会上,侦察员一层层地剥开假劳模的伪装,丁雪倩似乎也觉得这个杨大发不对劲,离家追寻杨进兴。

  丁雪情又搜集到许多杨大发的情况,在返程的小轮船上一个男青年告诉她,杨大发经常骂人的话是浙江话,丁雪倩终于明白杨大发即是杨进兴。

  她毫不犹豫地跳江返回南充。此时公安局已经严密地监控了杨进兴家。

第12集

  逃跑在外的杨进兴不敢回家,委托同住小旅店的路人去家中侦察。刘绍林将计就计,放杨回老巢将他一举抓获。深知自己罪恶的杨进兴被捕后拒绝交代匪首王殿臣的下落。

  刘绍林设计让侦察员张启贵伪装成囚犯,与杨进兴同住一室。张启贵逐渐取得了杨进兴的信任。隐蔽山区的王殿臣成了光杆司令,如坐针毡,到处打听李克昌和杨进兴的下落。

第13集

  在渣滓洞监狱,杨进兴看到冉益智被处决,怕得要死,最终求张启贵向狱外送情报,张启贵胜利完成任务,此时情急之中的王殿臣又潜回重庆,见到了莫愁和女儿娇娇,他告诉莫愁要去台湾,并将一包毒药交给莫愁,让她杀死刘绍林。根据看守所杨进兴的情报,刘绍林率人进山抓捕王殿臣,王殿臣走投无路,顽固到底,从山崖上跳入滚滚大江。

  列入追捕名单的敌特纷纷落网,被绳之以法。在欢庆野游之时,暗恋刘绍林的李海燕向刘倾吐了心声。刘绍林却没感觉,令李海燕伤感不已。刘绍林告诉葛怀新他爱的是丁雪倩。迎春重病昏迷不醒,医院束手无策,莫愁心急如焚,跑到医院寻找女儿,闻听女儿已经不行了,昏倒在医院。

第14集

  刘母用民间药方使迎春起死回生。莫愁看望女儿,发现刘家追捕名单上王殿臣的名字,震惊不已。她溜进刘家厨房欲投毒,是迎春纯真的目光使莫愁不忍下手。王殿臣大难不死,逃到香港重操旧业,由于没有业绩遭到训斥。他往大陆寄信,企图联系旧部,被我方获知。莫愁爱女心切,又随迎春到了幼儿园,母女相见不相认,莫愁痛苦之极。此时,迎春已经成了刘绍林的养女。

  酒厂工人赵庆安是国民党市府秘书长的儿子,解放后搬到大足县,他和航运公司职工于振江都是远在香港的王殿臣物色的特务对象。侦察员通过深入细致的工作说服他们为我所用。王殿臣收到大陆回信兴高采烈,向毛人凤报喜。已经去成都工作的丁雪倩寄回新著《红岩纪事》,她和刘绍林的恋情也水到渠成,两个人商谈结婚。迎春长大了,一日莫愁抱着她去公园照相,摄影师让孩子靠妈妈近一些,迎春脱口说:“她不是我妈妈,是莫阿姨!”莫愁伤感之极。

第15集

  王殿臣派李克昌回大陆,他的一举一动都掌握在我公安人员视野中,侦察员张启贵也成了他的“邻居”。李克昌开了家杂货铺潜伏下来。刘绍林则用计逼他,促使王殿臣回大陆。

  李克昌在大陆活动一事无成,连吃饭都成了问题,狼狈不堪。情急之中他写密信给香港的王殿臣求援。结婚前夕,丁雪倩发现了迎春的长命锁,刘绍林郑重地告诉丁,迎春是烈士遗孤,而在狱中见到过此物的丁雪倩大为惊讶,因为她知道长命锁的拥有者早已牺牲。丁雪情一定让刘绍林去查迎春的身世。莫愁得知迎春去医院化验血型,一股不祥之兆向她袭来。

第16集

  李克昌终于要跑,葛怀新和李海燕化装成一双新婚夫妇,随船跟踪,一路上让狡猾的李克昌出尽洋相。

  “红旗特务”李克昌在武汉被捕。刘绍林请已经改造好的徐远举出面攻心李克昌。在战犯看守所,一群昔日的蒋军军官、特务、党棍等对李克昌展开批判。徐远举告诉刘绍林,王殿臣的前妻被戴笠霸占,后来又有一个叫莫愁的女人同他生活在一起。莫愁被捕后,自杀未遂。丁雪倩和刘绍林在对待迎春的问题上发生激烈争执。丁雪倩说她实在无法接受王殿臣的女儿,她哭诉地求刘绍林放弃娇娇,而刘绍林则不为所改。

第17集

  婚礼取消了,丁雪倩决定离开重庆。在火车站,匆匆赶来的刘绍林和迎春没有追回丁雪倩,李海燕却赶来抱起孩子。在公安医院,刘绍林把迎春(娇娇)领到莫愁身旁,告诉娇娇,莫阿姨就是你的亲生妈妈。共产党人的博大胸怀感动了莫愁,她写信给在海外的王殿臣,劝他别为国民党卖命。毛人凤得知王殿臣的特务活动一事无成,又有“通共”嫌疑,下令处置王殿臣。为党国奋斗一世的王殿臣百感交集。几年过去了,迎春上学并参加了少先队,李海燕依然单身。

第18集

  远在成都的丁雪倩被单位领导介绍给一位丧妻的首长。丁雪倩日夜挂念的依旧是刘绍林。刘绍林也在想念着丁雪倩。迎春发现自己的像册里有王殿臣的像片,生气极了,刘绍林告诉她天底下有些事情是自己不能选择的。迎春参加作文比赛获奖,广播电台请她朗诵录音。刘绍林、莫愁、王殿臣、丁雪倩都被电波中生动的语言所感动。丁雪倩回到重庆,回到刘绍林身旁,也接受了喊她“妈妈”的迎春(娇娇)。

  弹指一挥间,90年代初,刘绍林从国安局局长的位置上离休,他的老伴作家丁雪倩依然笔耕不止。一天迎春告诉他们王殿臣要回来了。王殿臣终于见到了莫愁,但岁月让他们都改变了。歌乐山烈士陵园,在小萝卜头像前,满头鬓霜的刘绍林、王殿臣、丁雪倩又站到一起。在昔日旧地,刘绍林与丁雪情的一番痛斥,使王殿臣终于低下了头。

  返回香港不久,王殿臣心脏病发作猝死,正义和人道终于取得了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