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中学语文教师盖琨有真才实学,也自命不凡。一直觉得自己在学校里没有得到重用,怀才不遇。职称评定时他跳级申报却被学校驳回,既丢了面子又没得到一点实际好处,尤其被家里的市侩老婆折磨的苦不堪言。家里经济拮据,又顾全面子不愿从家教的学生身上多收费用,于是盖琨和妻子的矛盾不断发生。

  乐娴从美国回来在自己祖父的保险公司里做一名普通员工,同事左佑一直被蒙在鼓里,却爱上了这个所谓的打工妹。

  在学校里,由于体罚学生又被投诉境遇尴尬。盖琨感到生活和工作的压力越来越大,他的学生左佑是保险公司的营销员工作努力,经常请盖琨帮忙联络关系销售保险。拿到一笔可观的报酬之后,盖琨突发奇想毅然辞去学校教师的工作想寄身于保险事业。盖琨想出一个绝妙的方案毛遂自荐找到了平安门保险公司并马上得到了认可负责这个方案的实施,公司董事长承诺事成之后盖琨将得到公司的部门经理职务,盖琨踌躇满志眼前一片光明,可万没想到他的计划引出一连串是是非非。

  原来,盖琨的计划是将保险公司在太平洋战争前遗留未还的保险金,加上所有利息一并还给当年投保人的后代,目的是扩大公司的影响,建立公司的信誉。但在寻找受益人的过程中,意外发现保险受益人的后代正是自己的生父盛汉祥。当年盛汉祥抛弃了盖琨母子另娶他人为妻,盖琨的母亲因此离开了人间。盖琨的外祖母把他辛苦的养大成人,从此对盛汉祥怀恨在心,得知这件事情后处处从中阻挠甚至打匿名电话到保险公司举报找错了受益人,盖琨左右为难,一方面得照顾外祖母的感情,另一方面还得完成对公司的承诺,所以不得不请左佑和同事乐娴帮忙。此事被盖琨的妻子发现,她不光没有体谅盖琨的难处,反而背着盖琨找到了盛汉祥,想以儿媳的身份分一份财产,让盖琨恼怒异常,夫妻从此产生隔阂。

  盛汉祥家一夜之间飞来横财,全家人乱了方寸,平时懂事孝顺的几个孩子相互猜忌算计着如何分钱,闹出很多荒唐的事,而老两口担心的是对上辈投保的事一无所知,始终怀疑这笔横财的真实性。整日里担惊受怕,担心着保险公司来要钱,加上子女们的纠缠,老两口反倒怀念起原先平静的生活。

  保险公司的董事长助理强森,野心勃勃一直想往上爬。不惜抛弃已怀孕的女友利用各种计谋追求董事长之外孙女乐娴,同时盖琨的才智和工作能力让他感到了威胁,于是他抓住了受益人是盖琨生父的把柄兴风作浪,找别人来冒充领保险金来毁坏盖琨在老板面前的形象,于是一幕幕善与恶,是与非的交锋随之展开了。正义终将战胜邪恶,强森聪明反被聪明误,种种劣迹逐渐败露。盖琨最后用智谋揭露了强森的阴谋,挽救了公司的名誉并成为了保险公司的重要人物。

分集剧情:
第1集

  盖琨的妻子郝倩倩为庆祝盖琨评上高级职称特意委托盖琨在保险工作的学生左佑买了一张新餐桌,她忙里忙外等盖琨回家庆祝。过于自信的盖琨因跳级申报最终没能评上一级职称。郝倩倩一气之下欲找校长理论并要求盖琨提升他的家教收费弥补损失。难堪的盖琨拒绝了妻子的要求,甚至死要面子谢绝了众家长主动为他加薪的建议。郝倩倩恨铁不成钢,为赌气将家里的财政大权柴米油盐全交给盖琨掌管,盖琨虽然对教书轻松自如可是对家政却一窍不通,尤其还要应付孩子学校的额外开支和同事的应酬,被搞得狼狈不堪捉襟见肘。

第2集

  乐娴的外公乐静轩是国际平安保险公司的董事长。乐娴在国外毕业后来到上海在外公的保险公司隐姓埋名做实习。公司的职员强森猜到了乐娴的真实身份,一方面有意接近她并想方设法搏得她的好感。另一方面抛弃了相识多年的女友谭丝为自己的计划扫清障碍。强森的同事左佑为人正派工作努力,也很喜欢乐娴并真的把她当成了外来的打工妹,尽量在工作上言传身教。>>盖琨在内受家务的困扰,在外更不如意,经常在学校发牢骚引起了校方对他的不满。一次对学生不当的处罚被家长投诉,不得不写检查向学生道歉还受到了嘲笑。

第3集

  左佑为利用老师盖琨的人际关系多卖保险,请盖琨出面四处奔走游说卖掉了多份保险,因此盖琨分到了丰厚的佣金并注意到了自己的潜在价值,于是经常利用节假日和左佑一起推销保险。校方不允许盖琨的兼职行为和盖琨闹僵,盖琨不听劝阻干脆递了辞职报告。盖琨来到安全门保险公司毛遂自荐,用一个绝妙的推销计划赢得了保险公司董事长乐静轩的器重并被委派执行这个计划的实施。这个策划是完成一个太平洋战争时期的赔偿案,以便扩大公司的影响,赢得大众的好感建立一个诚实守信实力雄厚的公司形象。盖琨顺利地找到了实施这个计划的关键任人物,保险受益人的后代盛汉祥,然而却引出了一连串麻烦。

第4集

  盖琨的外婆无意中看到了盛汉祥的资料和照片心里一震,原来盛汉祥是盖琨的生身父亲,当年盖琨的母亲被盛汉祥抛弃另娶她人为妻,盖琨的母亲伤心欲绝离开了人间。盖琨的外婆一直记恨盛汉祥,盖琨的计划受到外婆的阻扰而进程缓慢。盖琨左右为难于是找了个折衷的方法,他请公司的同事乐娴和左佑去和盛汉祥联系,自己避不出面。盛汉祥面对着乐娴和左佑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左思右想实在记不起父亲的历史,认定保险公司搞错了对象,于是他谢绝了巨额的保险金把乐娴和左佑送出门外。

第5集

  左佑看出好友强森甩掉谭丝的真正的目的,力图劝阻强森并寄希望于自己的恩师盖琨为自己出谋划策,可是目前的盖琨正忙于应付来自外婆和公司的压力已经力不从心了。盛汉祥的子女们得知了保险金的消息,经过私下商量以看老爷子的名义一起来游说盛汉祥。全家人翻箱倒柜也找不出一丝线索,在经过权衡分析之后最终在子女们的鼓动下盛汉祥接受了那笔巨额的保险金。钱是拿到了,可是盛汉祥的子女们望着那张三百万元的支票却各怀心事。

第6集

  强森为加快摆脱和谭丝的瓜葛请左佑帮忙劝说谭丝,左佑虽极厌恶强森的行为可是碍着面子不得不去见谭丝并极力劝慰她。痛苦又执著的谭丝天天站在强森公司的楼下希望能感化他,可却被强森利用,在乐娴面前炫耀他的魅力。乐娴对强森的手腕早就心知肚明,但她并不点破每到此时总是抱已淡淡的一笑。盛汉祥得了保险却从此不在太平,在子女们的软磨硬泡下给儿女们分了钱。但每人只拿到了伍仟元,他们联合起来另想主意,而老爷子也有自己打算。

第7集

  盖琨总算完成了计划的第一步,但后面的事更麻烦。公司要求他在盛家卖完保险后才能和公司签约,但外婆为阻止盖琨和生父盛汉祥见面干脆住到了盖琨家里以便随时监视。郝倩倩不明其中原委一直催促盖琨赶紧了帐早拿佣金。盖琨被公司、老婆和外婆夹在当中整日愁眉苦脸。盛汉祥的子女们以照顾二老生活为由建议买几套房子,全家相邻而居以便互相照应。盛汉祥拗不过老伴和子女们假装同意,看了无数处房子每处都装作不满意的样子就是不买。他的孩子们识破了父亲的用意打算另行险招。

第8集

  左佑为追求乐娴经常邀请乐娴参加一些娱乐活动,被真的当成外来打工妹的乐娴不经意间常常令自以为生活时尚的左佑吃惊。左佑的憨态倒让乐娴忍俊不禁。强森也用自己的方式追求乐娴,他常常借助工作的便利表现自己的才智来博得乐娴的好感。于是左强二人在乐娴面前有意无意之间斗智斗勇的场面时有发生,乐娴虽身在局中但保持中立高高在上。盛汉祥的子女们瞒着他偷走了印章私自以老爷子的名义预订了房产想把生米煮成熟饭。而外婆更不闲着干脆给平安门保险公司打了个匿名电话,举报盛汉祥不是真正的保险受益人。

第9集

  强森精心筹划了一个妊娠保险计划确和盖琨的想法不谋而合。董事长乐静轩要强森、盖琨等结束赔款后共同负责这个项目,乐静轩对盖琨的赏识和盖琨的才智使强森嫉妒,他强烈地感到了自身的地位逐渐受到了盖琨的威胁。乐娴受盖琨之托来到盛汉祥家卖保险,可是盛汉祥始终担心这笔巨款的合法性,即使退还支票也不买保险,乐娴为盛汉祥安心和他一起走街串巷调查寻访最终有了线索,盛汉祥的子女顺着线索找到了当年在纱厂工作过的老人,老人确定并写了证明信证实了盛汉祥的父亲是纱厂的老板。盛汉祥将信将疑自己亲自去了解情况可那位老人已去世了。

第10集

  盛汉祥被老人的儿子王广钦扣为人质,声称老人的死是被盛家人所害。盛汉祥的女儿得知消息前去营救结果救了父亲自己反被扣留。盛汉祥回家商量对策,办法还没有却被王广钦及他的众亲友堵上门来大闹特闹,这场面正被来盛家办保险的乐娴赶上一时也不得脱身。盛汉祥一气之下晕了过去,盛家众人七手八脚将盛汉祥抬进里屋,大家商量对策结果把目光对准了乐娴,希望她能出面调解。

第11集

  乐娴求救于盖琨,可盖琨只能出主意并不想和自己的生父见面,乐娴发现其中蹊跷追问之下盖琨不得不将其中原委告诉了乐娴。盛家众人依盖琨的计策而行,假借盛汉祥病情严重撤离了自己的家住到了酒店避难。而那张书面证明被有意留在屋里,以示其毫无价值。这办法果真迷惑了王广钦全家放弃了敲竹杠的企图。

第12集

  郝倩倩从外婆那儿得知了盖琨的身世,她一边安慰外婆一边背地里唆使盖琨分一份盛汉祥的财产。盖琨对盛汉祥怀有不满,根本不愿意也不屑于和盛汉祥有瓜葛,而郝倩倩根本不以为然。强森对乐娴的追求计划一直没有收到很好的效果情绪低落,被他抛弃的女友谭丝怀上了他的孩子让他感到事情越发棘手。他从乐娴那里得知了盖琨的窘境后想到一个诋毁盖琨的办法。一天,一个叫盛宣的人来见乐静轩,他自称是真正的赔保受益人,要求保险公司更正错误将给盛汉祥的那笔巨款收回并交还给他。乐静轩非常生气开始对盖琨的工作感到不满。

第13集

  强森带着谭丝来到他小时侯生长的地方,他谈了很多关于他过去的境遇和感受,希望谭丝能理解他为了实现梦想而不惜一切的做法。谭丝表示能够理解。盛汉祥拿到保险金后心理却也惦记着曾经被自己遗弃的老婆孩子,想分财产给他们又顾及到自己的老伴和孩子们。通过和乐娴的几次接触,他对乐娴很有好感,于是盛汉祥找到乐娴请他为这件事出谋划策。

第14集

  盛汉祥的子女们各自盘算着迫使父亲尽快分钱的办法:夫妻多年户口不在同一户口本上,再没房结婚就吹,股票赔钱要坐牢等等都成了正当的理由。盛汉祥心疼大女儿背着家里所有人偷偷给了大女婿五十万,以免大女婿因挪用公款炒股而坐牢。郝倩倩天天堵着盖琨催他去找盛汉祥要钱,甚至下了最后通牒。

第15集

  盛汉祥的保险金少了五十万不能和众人交代于是决定召开家庭会议。三个孩子拿到每人的五十万后还盯着另外一百五十万的下落,盛汉祥讲出以前的往事和盖琨下落,盛汉祥的三个孩子为受到不公平待遇而愤愤不平,众人发泄一番离去后,两位老人伤心的流下了眼泪。盛宣骗取保险不成,在平安门保险公司召开了记者会把事情搞得沸沸扬扬。乐静轩和强森回避露面,盖琨和乐娴左佑决定低调处理不予理睬。

第16集

  乐娴疲惫的回到家发现强森和外公利用盛宣争取赔款的事件策划了一个公司炒作方案,让所有公司员工都参与各种社会反映的收集和传播,鼓励媒体的报道。乐娴表示了反对的意见,强森分析了各种可能性趁机诋毁盖琨,乐娴听了将信将疑。公司宣布了炒作方案,盖琨坚决反对,他不同意这种既伤害盛汉祥又有损公司形象的做法,为阻拦公司的做法不惜与乐静轩发生了争执。

第17集

  盛宣来到盛汉祥家劝说他们放弃那笔财产,并吓唬他们这样下去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盛家上下拿不定主义,儿女们又互相埋怨,气得盛汉祥发病晕倒。在医院里,老两口感慨种种因钱带来得烦恼,不胜伤感。左佑来到妇产医院看望谭丝并趁机向同房的产妇们推销了妊娠险,众产妇踊跃购买,其中一个产妇富瑛一下买了五百份保险。

第18集

  盛汉祥的女婿温定邦怕老爷子出事,假意在股市上投资盈利还给了老爷子上次骗走的五十万,盛汉祥去了心病召集众家人凑钱决定交出赔款。自己的证据被毁,又没有其他证明,盛汉祥的孩子们虽然极不情愿但也只得同意。盖琨坚持调查盛宣的背景,郝倩倩再也按耐不住,从左佑处探得了盛汉祥家的地址找上门去。

第19集

  盖琨为了郝倩倩私自认亲的事和她争吵,最终闹翻被赶出家门住到了左佑家。为赔款的是与非,盛汉祥的女儿和父亲兄弟的见解大相径庭最后闹的意见不合互伤感情。在公司,懂事长乐静轩听信了强森的谗言,不再信任盖琨,授权强森全权处理赔款事宜。强森指示盖琨收回发放给盛汉祥的赔款,否则将被开除。盖琨据理力争无效,决定站在盛汉祥一边维护他的荣誉。左佑在医院卖出的妊娠保险出了问题,偏巧是那位买了五百份保险的产妇出了事故,面对两千多万的赔偿费乐静轩一下瘫倒在椅子上。

第20集

  强森自以为看到了向上爬的机会,以解决公司困境为条件和乐静轩谈判要求进入董事会。乐静轩面对强森的要挟力不从心,尽量拖延时间寻求办法。最后还是盖琨和乐娴联手用智谋揭露了医院假证人。保险公司虽然赔偿了二千多万保险费,却赢得了客户更大的信任。盖琨重新受到了乐静轩的信任,被委任为平安门保险公司的总经理。盖琨面对眼前的成功感慨万千,他时常怀念起教书的日子并期待着有一天能够重新回到他一直梦断魂牵的讲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