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20集电视剧《农民代表》以横店集团总裁徐文荣的创业历程为素材,由横店集团和中央电视台联合摄制,以浙江农村发展的一些生动事例为典型,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一个不起眼的小镇———金牛镇在一位老人带领下的创业史。

  该剧取材于中国特大民营企业横店集团,以横店集团创始人徐文荣和现任总裁徐永安等一批不甘贫困的两代人为创作原型,反映中国农村经济改革的历史变革。

  金牛集团老一代的领导人——徐志诚,因为年龄关系,离开了自己的工作岗位,过上了退休的生活,但是,这位老人的心却从未离开过他所热爱的工作,在他的眼中,金牛镇还没有建设好,金牛镇老百姓还没能真正过上城里人的生活,这是他心中一直抹不掉的一丝遗憾,随着年龄的增长,徐志诚的内心里越来越感到焦急,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亲眼看到金牛镇成为一座现代化的城市!这也正是他为之奋斗的最终目标。

  而在新一代的年轻继承者徐明远等人的心里,企业的发展和制度化管理远比单单成立一个象征性的城市更具有实际意义,因为,只有企业的良性发展,才能够为金牛镇的建设提供远远不断的资金保证。

  两种观念发生了碰撞,在碰撞过程中,徐志诚所代表的老一代的理想有明显的圆梦色彩,而徐明远所代表的新一代的理想,却更加的实际,我们很难说清楚哪一种理想更符合金牛镇的未来,但是,徐志诚所描绘的城市梦,的确更能代表广大农民的内心愿望。

  本剧利用过去、现在、戏中戏的多时空手段,力图全方位的展示金牛镇从创业开始一步步走到今天的艰难历程,通过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典型特殊的事例来表现当代农民在这场伟大的变革时期所经历的种种内心感受。

  徐志诚对理想的执著追求、徐明远对未来的思考、贺云强对集团事业的默默支持、于文盛、赵青云对亲身经历的这场变化过程的内心感受、许家旺为权利对大家产生误解而离开集团,后又幡然醒悟而回归、林耀梁为集体利益不惜献出生命的壮举……

  通过对这些人物的细致描写,本剧将向广大观众展示出,当今的中国农民正在经历的一场深刻的、革命性变化的心路历程……

分集剧情:
第一集

  金牛集团召开宣布老总裁退休、欢迎新总裁上任的大会。大会开始前,司机梁忠跑来告诉大家,老总裁徐志诚从早晨开始就不见了踪影,书记贺云强也无法找到他。新总裁徐明远很着急,命令更多人马去寻找徐志诚。

  徐志诚迟迟不到场,员工们议论纷纷,猜测徐志诚是不愿意退休所以故意消失不见。这些话被贺云强听到,刚要阻止,却被徐明远拦住。

  一个剧组正在拍摄古装戏。突然,一个老头走入镜头内。导演喊停,叫剧务去管理。剧务对老人一顿抱怨,并且指责老人的农民身份。老人顿时感觉不满,同剧务起了争执。旁边的群众演员见此情景,纷纷摘下头饰站到老人身后表示罢演。制片主任出现进行调解,大家才知道这位老人就是金牛集团总裁徐志诚,连忙赔礼道歉,化解了矛盾。

  徐志诚的表弟许家旺搬家途中掉落了一幅画,让徐志诚回想起他们年轻时候的情景。

  会场,因为找不到徐志诚,徐明远宣布因为徐志诚临时上省城开会,因此这次会议取消。

第二集

  第二天清早徐志诚上金牛镇老街晨练,一个长相酷似徐志诚年轻时的女朋友玉莲的女孩从他身边走过,徐志诚愣住了。

  一个剧组的拍摄现场,徐志诚站在边上看热闹,看着看着就眼花了,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事情。年轻的徐志诚、贺云强、陈胖子、林耀梁和赵达方磕着瓜子、打打闹闹的从街上走过。他们一起坐在陈胖子的炒货店,商量着如何改变现在的生活状况。徐志诚提议建一个加工厂,帮隔壁的东山镇做泥灰,想用泥灰来给金牛镇换粮食。

  徐志诚、贺云强、陈胖子三个人坐在茶馆聊天,戏台上演出开始,徐志诚回忆起当年和岳秀芹相识的情景。在一个室外的演出中,徐志诚第一次遇到了从邻村来看望姑妈的岳秀芹。在大家的推举下,徐志诚拉二胡,岳秀芹唱歌,两人合了一曲《幸福不会从天降》。开始产生了爱情的火花。在外地唱道情的赵达方听说徐志诚辞去区里的工作回来带领大家一起干,也回到金牛镇。徐志诚的父亲告诉徐志诚,他选择的这条为老百姓活着的路是世界上最难走的一条路。徐志诚表示愿意试试。

  金牛集团大会终于召开,徐志诚宣布自己退休。

第三集

  梁忠带着两个工人在徐志诚家的院子里挂电影屏幕。沈泉月作为徐志诚未来的保健医生第一次到徐家报到,发现原来在金牛镇老街碰到的老先生竟然是金牛集团的总裁,万分惊讶,眼里多了几分深沉的神色。而徐志诚再一次见到这位长的很像玉莲的女孩,也十分惊讶。

  徐志诚来到岳秀芹床边看着岳秀芹,说了很多感人至深的心里话,岳秀芹感动的流出了泪水。在他们年轻的时候,徐志诚给岳秀芹讲关于金牛山的传说,说要用三千年的稻草才能把金牛山里的金牛引出来,老百姓才能过上幸福的日子,岳秀芹表示要和徐志诚一起把金牛牵出来。

  大清早沈泉月就等在门口和徐志诚一起锻炼身体。大街上很多人都和徐志诚打招呼,徐志诚可以叫的出很多乡亲的名字,知道每一个人的生活,和大家关系都很好,这让沈泉月非常惊讶。

  徐志诚和陈胖子在拍摄现场看拍戏。徐志诚感慨自己到底是当领头人还是当甩手掌柜。正在这时,他发现赵达方居然在上班时间放下工厂的工作不管而来剧组做群众演员,跑上前去抓赵达方,命令他以后要好好管理工厂,不许再来做群众演员。

第四集

  徐明远为解决退休老员工的娱乐活动问题,特地盖了一个老干部活动中心,得到了老干部们的一致赞扬,并让徐志诚担任活动中心的会长。但徐志诚认为徐明远这是对他的侮辱,是故意想把他搁到一边不让他管理集团事务,为此大发雷霆。

  徐志诚因为徐明远的决策非常生气,去找赵达方聊天。赵达方肯定了他的确是个好人,肯定了他以前为集团所做的贡献和努力。这时梁忠跑来说陈胖子炒货店出事了,徐志诚和赵达方赶紧前往。几个检查院的同志已经把陈胖子炒货店贴上了封条。徐志诚让陈胖子放心,答应一定帮他解决这个问题,先从自己家拿了存折给陈胖子救急。

  徐志诚让徐明远以集团的名义帮陈胖子度过难关,徐明远因为集团正在进行帐目整理,说需要再过一周才能把钱给陈胖子。这个决定又引来徐志诚的不满,想起当年徐志诚家遭难,陈胖子让自己的儿子吃糠菜团子却把白面给徐明远吃,徐志诚大骂徐明远没良心。

  徐明远不得已只好答应母亲由自己出钱来帮助陈胖子渡过难关。

第五集

  徐志诚心情烦躁,来到炒货店。刚好遇上许家旺也在这里喝茶。许家旺出言讽刺徐志诚把工厂占为己有,朋友有难不帮,忘恩负义,令徐志诚特别生气,决定自己取钱帮陈小山办厂。

  徐志诚离去之后,徐明远也取了自己的钱先拿给陈胖子救急,却发现自己又比父亲晚了一步。

  徐志诚在路上遇到几个活动中心的老人,大家表示希望徐志诚能够继续带领他们做一番事情。这使徐志诚想起当年大家推举他当支部书记的事情。几个好朋友商量着他们要办一个真正的工厂。公社书记提出他们可以办一个缫丝厂,来解决当地蚕茧多的问题,几个人当下击掌发誓要把这个厂办好。

  徐志诚一家人在院子里看电影,徐志诚和岳秀芹抱怨他对徐明远所作所为的不满,认为他存私心,做事情只考虑自己,不顾及他人的感受。这些话正好被从外面回来的徐明远听到,徐明远难过的走了。电影里正在放《我们村里的年轻人》,徐志诚边看边回忆他们年轻时候勤奋苦干的事情。

  和徐志诚的矛盾严重影响了徐明远工作的质量和效率,就在他向贺云强发牢骚的时候,周文带来另一个坏消息,因为厂长的管理不利,顾客要求退货。这是金牛集团有史以来从没出过的事情,徐明远大怒,下令立刻撤销这位厂长的职务。贺云强对徐明远说,这位厂长是赵达方,气头上的徐明远还是坚持了开除的决定。

第六集

  徐志诚去安慰赵达方,向他赔礼道歉。赵达方却告诉徐志诚,其实他这一生,是把唱‘道情’看做自己的事业。他一直不想离开集团,去做厂长,是因为他不想离开这些一起成长的兄弟们,他想和他们在一起,徐志诚潸然泪下。门口来找赵达方解释情况的徐明远也不禁落泪,黯然离去。

  集团下属工厂的刘姓厂长因为财务问题被公安局抓走。徐明远和徐志诚两人更加心烦意乱。徐志诚和贺云强开始反省自己对下属的教育是否得当。同时,沈泉月也在和徐明远讨论服从和被动接受的问题。沈泉月的一番话给了徐明远很多启示,她让徐明远记住,徐志诚只是一个父亲,而不是神。只要两个人以平常心面对对方,矛盾终有解决的一天。

  徐志诚在拍摄现场碰到了看热闹的许家旺,约许家旺一起喝茶。许家旺指出徐志诚最大的毛病就是好面子。为了维护他的面子,他的做法阻挡了徐明远做事的步伐;为了他的面子,他不同意处罚给集团带来严重损失的赵达方,让徐明远威信全失,以后无法再开展工作。许家旺的话让徐志诚想起年轻时的许家旺。

第七集

  贺云强一大清早就在徐志诚家和徐谈论老年人和年轻人的思想差异问题。徐志诚认为年轻人只考虑自己的感受而很少去替他人着想。这时沈泉月来了,她和徐志诚打赌两人一定能和睦相处,谁也不许急。

  岳秀芹接到了在北京工作的分公司经理吴国梁打来的电话,沈泉月这才知道徐明远不是妞妞的爸爸,吴国梁是徐志诚的干儿子。沈泉月不禁想,徐志诚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赵达方管理的缫丝厂最终还是要关门了,徐明远不再同贺云强争执,同意将缫丝厂的机器留下几台,让乡亲们对过去有个想念。

  沈泉月说徐志诚死要面子让徐志诚十分恼火。沈泉月讲述了年轻人的一些想法,并且让徐志诚作为长辈要对她和徐明远的做法给予更多的宽容和理解。徐志诚终于想通了,对徐明远和贺云强表示从今以后会尽自己的力量对集团的事业支持支持再支持。弄的徐明远和贺云强一头雾水。 

第八集

  赵青云所管理的节能灯具厂想办一个分厂,苦于批不出土地,来找徐志诚帮忙,徐志诚马上答应,高兴的像小孩一样。

  徐志诚终于想出了一个帮助集团的方法和自己新的发展方向,他要成立一个金牛镇社团经济企业联合会,来帮助集团办理他们无法解决的问题。他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将用适合自己的道理,来为年轻人做坚强的后盾。

  徐志诚和徐明远父子关系的融洽让岳秀芹感到很安慰。徐志诚带着全家人去金牛山旅游,站在青山翠柏之中俯瞰下面的金牛镇,徐志诚感慨万千,发誓要让金牛镇的生活变的更加美好。沈泉月用一种敬佩的目光注视着徐志诚。

  徐志诚请几个领导吃饭商量批土地的问题,大家纷纷表示只要符合政策,他们肯定会批。徐志诚席间上厕所的时候看到了很有意思的一幕,庞运给服务员手里塞钱让服务员告诉屋里的客人说后面几道菜都没有了,上不来。徐志诚笑着看现在的年轻人真的很难理解。

  许家旺住院被查出是肺癌,因为没有钱治病,小四跑来找徐志诚帮忙。徐志诚愣住了。贺云强、赵达方和陈胖子决定在许家旺死之前一定要化解两人的怨恨。

  当年,徐志诚怕别人说他想把工厂霸为自己家所有,一直没有同意许家旺做经理。许家旺一气之下离开了工厂,也带走了部分技术人员和很多客户。两人之间结下了心结。一直到现在许家旺都不能原谅徐志诚。

第九集

  徐志诚在老街散步的时候又碰到了庞运,问起那天饭店给服务员钱的事情。庞运认为这就是他心里的现代社会维护朋友关系的方式,他也是出于无奈。

  小四来找徐志诚,请求徐志诚帮助和医院说医生可否暂缓一下医疗费,徐志诚先拿出自己的钱让他去交。许家旺得知小四去求徐志诚后大发雷霆,骂小四不争气。徐志诚向徐明远提出要给许家旺集团副总的待遇来帮助他报销医疗费,徐明远爽快的答应了。贺云强把办好的医疗本拿给许家旺,许家旺痛哭流涕,终于接受了集团的这份心。

  于文盛从过来回来了,并且带回了大笔的订单,这让徐明远等人非常地高兴。

  当初对于要投资磁性材料这种高科技产品的提议遭到了大家的强烈反对,徐志诚一个人做主决定由于文盛来开发磁性材料产业。这么多年过去了,磁性材料已经成为金牛镇的支柱产业,带来庞大的经济效益。

  这次于文盛又谈成了一笔可观的生意,集团也把本来准备批给赵青云的土地拨给了于文盛,支持他将磁性材料产业打响欧美市场。

  听到消息的徐志诚也非常高兴,他想起了自己当年坚持邀请于文盛来金牛镇的情景,他把自己比作蚯蚓,说不管有多艰难,也要用身体拱出一条路来,这让于文盛非常感动,痛快地答应放弃铁饭碗,到金牛镇来工作。

第十集

  徐志诚和于文盛带着许家旺参观如今的磁性材料厂。许家旺看到金牛集团的种种发展,激动的泪流满面,他遗憾自己错过了同兄弟们一起创业的日子。

  参观旅游景点时许家旺最喜欢秦皇宫,被伟大的气魄所震撼。许家旺很想看故宫,可惜金牛集团没有,徐志诚笑言可以建一个出来给他看。徐志诚送许家旺回到医院时,许家旺终于哭着叫了徐志诚一声表哥,徐志诚非常感动。兄弟俩的和好让全家人都高兴。

  五百罗汉景点马上就要修好了,徐志诚带着沈泉月和梁忠在上面参观。梁忠给沈泉月讲述当年修建这个景点的想法及宣传宗教文化的思想。徐志诚计划请信奉宗教的许家旺来这里烧第一炷香。这时贺云强带来许家旺刚刚去世的消息。徐志诚老泪纵横。

  墓地前,众人向许家旺献花道别。赵达方坐在墓地最上方一块石头上唱起悲凉的道情。

  许家旺走后,徐志诚时常去医院里走走。贺云强拿来徐明远制定的有关医疗费调整的檔给他看。因为总体价格下调,徐志诚认为违背了自己以前给乡亲们做过的承诺,命令徐明远收回医疗费调整的决策,遭到徐明远的拒绝。

  医疗制度调整的决定公布之后,集团一些老年人十分着急,等在联合会门口要见徐志诚。徐志诚想起了数年前的情景。当时工厂的经营情况有所好转,给各位员工办了医疗保险,并且承诺永远不会取消医疗报销制度。大家从心里面觉得自己也是个城里人了,享受到了城里人才有的待遇,特别高兴。

  集团公司和外商进行项目洽谈会,力图将金牛集团的产品打向国外市场。会后徐明远和周文、于文盛讨论了医疗费用的问题,大家对于企业制度的执行问题和徐志诚存在明显的分歧。

第十一集

  徐志诚生日。他向徐明远要的生日礼物是取消医疗费用调整制度,遭到了徐明远的拒绝。徐志诚声明绝对不许减少企业对于员工的回报,担心徐明远这样的行为会伤了员工的心,今后就没有人再忠心耿耿的为金牛集团做事,指责他这样的行为会毁了集团。徐明远对于父亲的想法表示理解,提出自己只是改变了方式,而并非减少对大家的回报。争执无效,徐明远准备离去。看到这样的争吵,岳秀芹心脏病发,晕了过去。

  急诊室外,沈泉月和徐明远谈论刚才的事情。沈泉月告诉徐明远两人的不合只是方式的问题,其实父子两人的心都是为集团考虑的,都不存在私心。

  徐志诚和赵达方在茶馆喝茶。徐志诚一直抱怨徐明远工作的态度,远远不如当年他们创业时事事为别人着想的大公无私的态度。赵达方不断开导徐志诚要对年轻人宽容,要好好沟通,互相理解想法。

第十二集

  对于徐明远的所作所为徐志诚越想越生气,决定换总裁。他要徐明远自己辞职,可徐明远认为自己没错,坚决不同意辞职,也绝不向徐志诚道歉。两人在路上相遇,形同陌路。

  徐明远召集来一批领导干部,讲述他对公司未来发展的规划,同时宣布徐志诚提出要换总裁的事情,他希望大家能够公正的决定他的去留。吴国梁从北京打电话来劝说徐明远给徐志诚道歉来化解,徐明远表示如果吴国梁来接他的班他绝对不会不满意,但一定不向徐志诚道歉。

  贺云强和徐志诚还有一些领导干部在饭店吃饭。徐志诚不断的发脾气反倒引起贺云强突然爆发,讲述了当年一段恋情。贺云强和女朋友因为一些口角之争就打了女孩,两人从此不相往来,贺云强后悔了一辈子,一直不婚不娶。他借此告诉徐志诚,有些事情虽小,却容易召来极其严重的后果,因此奉劝徐志诚切误因小失大,况且他们却是父子。

第十三集

  集团召开领导大会,投票决定徐明远的去留问题。

  会上徐志诚满怀信心的向大家解释了这次会议的目的,讲述了身为金牛镇人的创业精神。

  投票结果出来,大部分人不同意罢免徐明远,关于徐明远离开总裁职务的提议宣告失效。徐志诚对这样的结果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愣在当场,内心里充满了失落。

  徐志诚心情很差,晚上去找陈胖子和赵达方聊天、喝酒,结果徐志诚,街边有两个人年轻人在谈恋爱。他们回忆起自己年轻时候,厂里年轻人没有地方谈恋爱,工厂就拨钱修了景点和公园的事情。徐志诚不禁陷入了沉思,也许现在的年轻人和他们的想法真的太不一样了。

  岳秀芹出院时徐明远去接她,沈泉月从徐明远的表情上,就大概猜到了投票决议的结果。只是瞒着岳秀芹没有让她知道。

  徐志诚和陈胖子来到墓地,看着许家旺的墓和林耀梁的墓,徐志诚回忆起当年的林耀梁。工厂的仓库发大火,里面有很多产品,腿脚本来就不好行动不方便的林耀梁为了抢救产品而牺牲了自己的性命。想到这些陈胖子和徐志诚心里很难过。

  票选的结果让徐明远心里终于塌实了,他决定要把父辈们开创的事业好好的继承下去。然而徐志诚依然认为徐明远心里只考虑个人不考虑集体,十分的担心。

  贺云强看到徐志诚的消沉,内心里非常难过,他找到徐明远,希望徐明远能够去给徐志诚道个歉,徐明远却反过来要求徐志诚承认自己的错误,贺云强失望之余,对徐明远发起了脾气,致使两个人之间产生了隔阂。

  心情很差的徐志诚,在陈胖子家同陈胖子和赵达方喝酒喝到很晚,结果酩酊大醉,被沈泉月好好的批评了一顿,徐志诚无话可反驳,只能点头唯唯。

第十四集

  清晨,徐志诚吃早餐的时候,向有些不高兴得岳秀琴保证,今后绝对不会再喝酒了,然后,就带着梁忠出门锻炼身体。

  徐志诚和量忠来到一处山坡上,不远处就是金牛集团建设的第一个旅游项目,徐志诚想起过去金牛镇发展旅游产业的事情,当年,徐志诚的这项提议遭到了大家一致反对,他们认为发展旅游产业对于金牛镇来说本来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发展影视旅游就更心里没谱了,徐志诚还是凭着自己独到的眼光强行决定了这件事。

  徐志诚又想起当年沈导演来金牛镇,为了要拍一部影片,需要搭建一条广州街,但是由于时间紧迫,很多影视基地都不敢答应他的要求。徐志诚听说后,认识到发展影视旅游可能会给金牛镇带来巨大的商机,主动申请帮助沈导演搭建境地,并且一定建好,从此,金牛镇的旅游事业红红火火地开展起来。

  徐志诚正式和贺云强提出要修建新的景点,在九龙沟修建九条象征中华民族的巨龙,还有集合华夏五千年文明的中华民俗园,让贺云强跟徐明远要钱,贺云强痛快地答应了,结果,徐明远根据集团新的财务制度规定,只能给几百万的启动资金。

  得知徐明远的决定,徐志诚再一次发火,把徐明远的行为看成是在打发要饭的。回想起当年自己坚决支持搞旅游产业的事情,他下定决心自己去筹钱办影视旅游。他请赵青云和于文盛等几个集团下属大厂的厂长吃饭,要他们投钱给自己。可是赵青云等人感到很为难,由于集团新的财务制度的约束,他们需要由集团总公司批准才能动用资金。徐志诚备感无奈,觉得非常失落。

  徐明远和徐志诚的恶劣关系也严重影响到徐明远和贺云强的关系。徐明远连走路都躲着贺云强。贺云强为了缓和僵硬的局面,以一个老党员的身份约徐明远谈心。他让徐明远知道,其实徐明远和徐志诚谁都没有错,他们现在做的事情只是先治标还是先治本的问题,他们的本质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老百姓着想。贺云强也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帮理不帮亲。工作时两人以职务想称,私下以叔侄相称。

第十五集

  徐志诚去集团下属工厂,在门口却被保安拦住,保安以他没有工作牌为由不允许他进入,被梁忠制止。徐志诚来到车间和工人们打成一片,大家都对他很尊敬很拥戴。临走时,保安自责的向徐志诚道歉,徐志诚没有责怪他,而且更加夸奖他尽忠职守,是个好员工。徐志诚走时厂里很多员工都出来送他,让他非常感动。

  贺云强给徐志诚讲述了徐志诚和徐明远两个人的区别。员工们都把徐志诚看做父亲一样,所以徐志诚可以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来教育和管理他们,让他们信服和尊敬。可是徐明远不能这样。徐明远和大家基本属于同辈,又是徐志诚的儿子,大家会以更加严格更加苛刻的态度来看待他,因此徐明远只能以完善合理的规章制度来管理企业。贺云强以一个党委书记的身份要求徐志诚就听从徐明远的管理一次,但是徐志诚不服气,他表示联合会不用集团总部的钱也依然可以把影视旅游搞起来。

  赵达方和陈胖子、徐志诚去看庞运唱歌,遇到了一个导演,导演对于金牛镇现有的影视拍摄景点很欣赏,觉得美中不足的是缺乏一个皇城,要是有皇城,很多戏就都可以在金牛镇拍摄了。徐志诚正式决定开始修皇城。

第十六集

  徐志诚的养子吴国梁从北京赶回来了。直接把修皇城的钱给了徐志诚,徐志诚连夸他是好儿子,比徐明远强。

  徐明远得知吴国梁给了徐志诚钱,感觉自己前些日子的坚持都前功尽弃了,很烦恼,兄弟俩个为此还发生了不大不小的争吵。

  徐明远为了堵住类似的漏洞,指使周文马上开始北京分公司的财务整顿,刚回到家看岳秀芹的吴国梁得到这个消息,神色马上变得有些慌张,他要下属马上帮他订票回北京。

  再一次容光焕发的徐志诚来到准备修建皇城景点附近的一些百姓家里聊天。以前,这里的百姓不同意集团的决定,不愿意加入到工业化的队伍中来,死守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现在镇上的老百姓生活好起来了,他们的生活依然还很贫困,徐志诚答应他们一定让他们加入这次的影视旅游产业中,这些想法让老百姓们很向往今后的美好生活。

  徐志诚和贺云强达成了共识,今后总部和联合会互惠互利,搁置争议,发展合作。徐志诚也开始查看皇城的设计图,准备皇城修好后把沈导演再一次请来,请他来见证金牛镇又一个伟大的工程。

第十七集

  夜晚,徐志诚在厢房工作的时候听到院子里有响动,出来看到正要跑掉的吴国梁,徐志诚感觉肯定出什么事了。吴国梁向父亲承认了自己在财务方面做过的错事,因为贪图荣华富贵而一时失去了方向。徐志诚万万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不知该如何是好,气的晕倒进了医院。通过吴国梁这件事,贺云强终于从心里确定了徐明远提出的财务制度调整问题的正确性。

  受不了这个打击的徐志诚,终于倒下了,医院为他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结果是身体有一块阴影,需要到北京进行彻底的复查。

  沈泉月在徐志诚面前不自然的表现让徐志诚一眼就看出来检查结果不好,为了不让岳秀芹担心,徐志诚和沈泉月做了一个约定,沈泉月不把徐志诚的病情告诉岳秀芹和徐明远,等修皇城的项目完工的时候,徐志诚就和沈泉月一起去北京复查。

  皇城开工炸山这一天,徐志诚站在山头上宣布开工,工人们高兴的挥舞着安全帽,卡车一辆辆的开动。徐明远和随贺云强一起来到工地,贺云强称赞徐明远终于有了一些徐志诚的办事风格了。看着徐志诚和工地的工人们如此熟悉,聊天聊的火热,那么关心每一个工人生活和身体健康,徐明远好羡慕父亲,对父亲产生了由衷的敬佩。

第十八集

  贺云强和徐明远带领众人进去参观看守所的同时,徐志诚和沈泉月去看望了正在接受审查的吴国梁。

  徐志诚希望吴国梁能够告诉他为何要这样做的原因,吴国梁追悔莫及,告诉徐志诚,是那些纸醉金迷的生活,让他失去了生活的方向,以至于犯了今天的错误,并且希望徐志诚能够原谅他。徐志诚告诉他,全家人都会等待他回来。吴国梁不禁痛哭失声。

  参观完毕,徐志诚在集团召开了领导干部教育大会,提醒大家人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做人,要坦坦荡荡的活着。

  妞妞因为爸爸被抓起来的事情不愿意上学,岳秀芹在家里好好的安慰她。

  沈泉月和徐志诚在皇城的工地溜达。两人讨论到当今年轻人的观念问题。沈泉月告诉徐志诚,现在的年轻人是一个张扬个性的时代,希望自己与众不同,希望自己个性鲜明,并且极其向往自由。他们会对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会勇于尝试和开创新事务,相信未来属于自我。徐志诚对这种张扬和追求个性不是很理解。

第十九集

  赵达方找到徐志诚为庞运求情,说出自己年轻时候的经历。年轻时的赵达方为了争取上台演唱的一次机会,买了巴豆准备下在师兄的饭里,正赶上政府抓人,师兄为了保护赵达方被抓去打的半死,从今再也不能上台演唱,只能坐在台下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台上的人。赵达方从此唱出了名,但每次看到师兄那羡慕的眼神,他的心里就万分惭愧。所以他希望徐志诚能够理解和原谅庞运这样的年轻人所犯的错误,给他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东山镇是很贫困的一个镇,镇长和书记带领一些领导干部来到金牛镇召开招商引资大会,徐志诚当场答应一定尽全力帮助东山镇。

  金牛集团得到了2010年建市的好消息,徐志诚非常高兴,他再一次喝多了酒回到家,看着沈泉月叫了玉莲的名字,这个称呼让沈泉月泪流满面。

  经过对东山镇的一番实地考察,徐志诚被东山镇领导为老百姓着想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所感动,答应一定帮助他们。徐明远提出因为金牛集团忙于搞城市化建设,暂时没有时间进行对东山镇投资的计划。徐志诚表示由集团来搞城市化建设,由联合会来抓东山镇的投资问题,这样两不耽误。沈泉月偶然说的一句话启发了徐志诚,徐志诚决定在东山镇修建长征主题公园,由此带动当地旅游业的发展,带领老百姓脱贫致富。徐明远和周文、贺云强经过反复考察论证,认为长征主题公园是个非常好的项目,决定留给集团自己开发,试图去说服徐志诚改换其它的项目。

第二十集

  徐明远基本上天天都到工地去视察,他要把自己缺的这一课补上,也终于认识到有些事 必须亲身体验的重要性。看着徐志诚对工人的了解和对每个人真诚的关心,徐明远非常羡慕,也更加觉得有时候自己并不是那么了解徐志诚。

  集团召开大会,徐志诚对于金牛镇建市发表了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金牛人民经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历尽多少坎坷才有了今天的金牛镇,他们的精神永远激励着今后千千万万的人,大家要摆脱的,不是农民的身份,而是贫困和落后。

  徐明远将长征主题公园修在金牛镇的想法跟徐志诚作了汇报,徐志诚非常气愤,他认为这是背信弃义的事情,是忘恩负义的事情,他永远不会忘记当年东山镇对贫困的金牛镇给予的帮助。

  庞运决定离开金牛镇了,走时去向徐志诚道别,他要去外地继续搞学习,做一个有准备的人来迎接自己的机会,从今以后走到哪,他都为自己是个农民而感到骄傲。

  徐志诚在视察工地时感到阵阵头晕,去医院检查后,沈泉月决定马上带他去北京,而徐志诚则央求沈泉月无论如何都要等到皇城完工之后再走。

  看病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东山镇领导又打电话来说,不准备接受长征主题公园的项目,徐志诚隐隐想到这肯定是徐明远他们造成的结果,内心里非常的气愤。

第二十一集

  徐志诚冲到集团找周文理论。徐志诚讲这是信誉问题,周文讲在商言商,创造利益才是企业的根本,两人观念上的分歧使得周文不满公司决策而提出辞职申请。徐志诚暴怒之下,再次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他对徐明远等人的作法,非常的失望,内心里也产生了极度的失望情绪。

  从集团出来,徐志诚来到工厂大院外,看着这些自己一手建立起的工厂,徐志诚感到深深的力不从心,他不明白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会和他们差异这么大。沈泉月给他说明了一个道理,人活在世界上,谁也不对谁负有责任,谁也不需要谁,只是有的人愿意承担的多,有的人愿意承担的少,人终归有一天是要离开的,而这一切还将继续下去。徐明远、徐志诚和周文谁都没错,只是他们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而已。比如金牛镇老街上的旧房子,沈泉月觉得拆了盖新的更好,可是徐志诚对那怀有太多感情,当然不会同意拆。角度不同,自然会有矛盾。

  晚上,徐明远和周文等在徐家要向徐志诚道歉,徐志诚直接走进了屋里。周文为白天的行为向沈泉月道歉,沈泉月告诉他,一个人做好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徐志诚是这样的人,他就该得到起码的尊重,周文不应该对他说那么没有礼貌的话。周文终于给徐志诚道了歉,徐志诚也明白了自己的家长式作风其实是不对的。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企业里有没有亲属,而在于工作的方式和作风。徐志诚宣布自己真正退休,不再管徐明远这辈人的事。

第二十二集(大结局)

  徐志诚在岳秀芹的哭声中终于答应和他们去北京。徐志诚独自来到自己的厢房,揭开了桌上的布,下面是一个金牛镇效果图的沙盘。仿佛看见年轻的徐志诚坐在自己对面,和自己一起看着眼前的一切。徐志诚也终于明白,大家不理解他没什么,毕竟自己做的事情都是为了大家的未来,就算没了这个农民的代表,乡亲们还是能过上好日子,他们也该放心了。

  沈泉月拿药去给徐志诚吃,徐志诚躲在屋里不出来还对骂沈泉月是叛徒,沈泉月突然之间愤怒,说自己就是玉莲的女儿,是徐志诚让自己的母亲永远不知道什么是幸福,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徐志诚从屋里冲了出来,叫住了正要离开的沈泉月,讲述了当年的一段往事。玉莲父亲因为徐志诚家家庭成分不高,把玉莲许配给了一个武装部长,在玉莲父亲跪地不起的求情中,徐志诚答应和玉莲分手。沈泉月承认自己来金牛集团的目的就是为了看看这个让自己母亲爱了一辈子的男人是什么样子,她把当年玉莲给徐志诚编的小竹器交到了徐志诚手上。

  徐志诚终于把徐明远带进了自己的厢房,他告诉徐明远这就是他的梦想,为了这个梦想,他吃再多苦受再多累也值得。徐明远看着这幅沙盘,也终于明白了父亲的心。

  徐志诚走之前终于看到了皇城的全景,众人在广场上为徐志诚送行。徐志诚带着乡亲们的祝福踏上了去北京的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