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1949年夏,新中国成立前夕,罗瑞卿奉命,从山西赶到北平西山待命。

  1949年7月6日,中央军委命令,在军委设置公安部,统辖全国各地的公安机关并任命罗瑞卿为部长。

  罗瑞卿上任之时,正值年轻的共和国百废待兴、秩序尚未建立之际。共和国的敌人企图将新中国扼杀在摇篮之中,不断谋划暗杀和各种破坏活动,敌特活动猖獗,各地的反革命分子蠢蠢欲动,恶性案件时有发生,“光北平市一天就有一百起案件发生”。国家部长级以上的领导人全被列入敌特的暗杀名单、开国典礼的彩车被烧、粮食仓库起火、“抗美援朝”的医疗用品被投毒、腐败分子大肆侵吞国家钱财、违法乱纪、胡作非为……

  年轻的共和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肃反”势在必行。罗瑞卿以他对国家的忠诚、大无畏的气概和智慧,在中央的支持下,率领着他的“部队”,在全国范围内、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与敌特、反革命分子、共和国的蠹虫展开了一场殊死的、惊心动魄的斗争。

  该剧通过一个个真实的历史事件和鲜为人知的轶事,讲述了罗瑞卿在1949—1959年首任公安部长期间的传奇经历;展现了共和国成立之初第一代人民警察的流金岁月。

分集剧情:
第1集

  对于中国来说,1949年是个火红的年代。那个时候,解放战争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一个新生的人民政权正在开始建立,一个新的国家开始挺立在世界的东方。也就是在这一年,时任华北军区政治部主任兼十九兵团政委的罗瑞卿被任命为公安部部长兼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开始履行新的使命。

  中央赋予罗瑞卿5项任务。罗瑞卿踌躇满志,为保卫红色政权,他要建立一支忠诚的公安队伍。

  刚解放的北京社会治安状况极差。已逃往台湾的蒋介石派遣特工人员潜回大陆,与早就潜伏的特务一起,四处制造破坏行动。国民党老牌杀手段云鹏带着由蒋介石亲自审定的刺杀名单潜入北京,阴谋暗杀我高级领导人,其目标是毛泽东、朱德、周恩来……。面对倒在血泊中的战友,罗瑞卿的心在发颤。他手持蘸满战友鲜血的手绢,号召公安战士要用生命和鲜血捍卫新生的政权。

  罗瑞卿向毛主席汇报公安部镇压反革命的具体考虑,毛主席同意公安部的意见,指示要大张旗鼓地镇压反革命。

第2集

  为了搞好全国镇压反革命的工作,罗瑞卿奔波于各个省市之间,严惩了一批反革命分子。

  朝鲜战争爆发,中国志愿军奉命赶赴朝鲜战场。一些不法奸商,用变质的纱布和药棉以次充好,使很多受伤的志愿军战士中毒身亡,毛主席让罗瑞卿一定要严查此事。

  潜入北京的段云鹏和他的手下为了领赏一直在寻找机会进行各种破坏活动,并把刺杀毛泽东主席作为其罪恶生涯的一次最大赌博。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此时的罗瑞卿已经为他们准备了一张网。正在他们做着发财美梦的时候,段的手下一一落网,段云鹏慌忙逃回台湾。

  罗瑞卿一向很疼爱自己的孩子和收养的烈士遗孤,但是繁忙的工作让他很少有机会和家人团聚。这天,难得一家人一起吃饭,却听儿子小青说起学校的传言:鼓楼冒烟,石狮子流泪,万寿山闹鬼,毛主席要跑到苏联去。罗瑞卿意识到形势的严峻。当晚,他亲自带人去鼓楼查看。原来所谓的冒烟是一群小飞虫在迎着灯光飞舞,远看就像一团烟雾。罗瑞卿现身说法,谣言不攻自破。

第3集

  有人举报长沙市公安局局长王丕敏有重大受贿行为。罗瑞卿赶往长沙亲自调查此事。罗瑞卿的到来让王丕敏等人慌乱起来。他们秘密商量对策,派人到处恐吓证人。证人吓得不敢说话,有的甚至躲了出去。调查取证工作遇到很大困难。罗瑞卿指示干警发动群众揭发检举,使案情有了实质性的突破。

  王丕敏的案情全部查清。罗瑞卿对湖南省公安厅对长沙市公安局如此严重的错误没有觉察、没能及时纠正给予了严肃的批评,并决定利用这一典型事例对公安系统进行整顿,严惩那些公安队伍中的败类和害群之马。

  公安部第一任行政处长宋德贵利用采购木材等机会,大肆贪污。经过专案审查,宋德贵贪污7个亿,被判处死刑。公审大会前夕,有人想为宋说情,罗瑞卿听后勃然大怒。他当即召开公安部党组会议,明确指出枪毙宋德贵是经法院审判定案的,是不容动摇的。宋德贵请求老领导罗瑞卿为他说句好话, “将功补过,免于一死”。罗瑞卿严肃地对他说:“一切都太晚了。过去你是人民的功臣,可现在你是人民的罪人,人民不会也不可能宽恕你”。

第4集

  段云鹏在毛人凤为他设置送行酒席上夸口,“这次回大陆要是干不成一两件大事,绝不回台湾”。与此同时,我公安系统得到了段云鹏要潜入大陆的消息。刚刚到任的公安局局长林子风向罗瑞卿报告,段云鹏最近要再次潜回大陆,主要任务是刺杀主席。罗瑞卿当即指示,这是个大祸害,一定要在他潜入境内时逮捕他。

  由于上次行动的失利,此次段云鹏潜入变得十分谨慎,他躲在香港迟迟不敢入境。罗瑞卿指挥北京、天津等地公安干警联合行动,并在段的身边建立“内线”,成功地在广州将段诱捕。

  根据党中央指示,罗瑞卿领导和组织了对解放初期全国关押的日本战犯和伪满洲国战犯的劳动改造工作,其中包括伪满洲国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罗瑞卿往返于抚顺战犯管理所及各监狱之间,对战犯的起居饮食都很关心。他还告诫战犯管理人员,不要轻视改造战犯的工作,通过艰苦细致的工作使他们认识自己的罪行,改造成新人。

第5集

  经过一段时期的改造,溥仪已经从原来什么都要别人伺候的皇帝变成了能自食其力的劳动者。罗瑞卿提议要带战犯走出监狱,去社会参观,亲眼看一看在毛主席领导下的新中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提议得到了毛主席的批准。

  战犯们听到外出参观的消息人心惶惶。溥仪深知自己对全国人民有罪,担心老百姓见到他,不打也要给骂出去。事实教育了溥仪,他发誓要把自己改造成社会主义新人。

  通过大规模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成就的教育活动,一些战犯彻底认识了自己的罪行。罗瑞卿代表公安部向中央建议,对部分战犯实施宽赦政策。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1959年12月4日,中国政府宣布特赦第一批战犯,为了保证这一重大政策顺利实施,罗瑞卿进行了大量的调查摸底工作,为特赦战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天津市公安局侦缉队员冯景泉在南京一饭馆吃饭,结账时与服务员发生争吵,冯当场将服务员铐了起来。罗瑞卿得知此事后非常气愤,指示天津公安局严肃处理此事;全国的公安机关要开展反对旧警察作风的学习教育活动。

第6集

  北京市公安局侦察员曾楚英接到命令,抓捕反革命分子万树林。被抓到的万树林一直在喊冤。审问后曾楚英感觉这个万树林不象血债累累的反革命分子。他重新仔细审看材料,发现万树林的万字上面似乎有一个黑点,而万的籍贯也跟掌握的材料不符。曾楚英针对疑点展开了调查,但市局领导不许他再调查下去,并让他写出检查。曾楚英觉得人命关天,就给罗瑞卿写信汇报这个情况,罗瑞卿很赞赏他这种精神,命令他一定要把案子查个水落石出。同时,罗瑞卿要求公安部组织全体人员观看《十五贯》,大家学习匡忠,注重调查研究。

  曾楚英到万树林老家山西长治,了解到万树林确实是个本分的老百姓,而真正的反革命分子叫方树林。方树林在其上海的姐姐家被捕。罗瑞卿亲自到万树林家道歉。

  罗瑞卿让秘书陆石和赵明下到基层去体验生活,写一些反映公安系统生活的文艺作品。临行前罗瑞卿为他们饯行。陆石和赵明经过体验生活,写出了电影剧本《寂静的山林》,罗瑞卿很是赞赏。

第7集

  罗瑞卿到大连公安局视察工作,发现自己的话和中央领导的语录挂在一起,脸色大变。让他们马上把自己的话摘下来。临走前罗瑞卿又给大连公安局长写了一封信,重申了这个问题的严肃性。

  苏联专家和夫人要到罗瑞卿家作客,公安部的同志认为罗瑞卿的家过于简朴,专门为他家摆放了一套沙发和一块新地毯。罗瑞卿告诉郝冶平,等客人走后就把沙发和地毯都搬回去。

  罗瑞卿被时常到各派出所检查工作,秘书王仲方等人一直担心罗瑞卿的安全,想安排警卫人员,但都让罗瑞卿拒绝了。这天罗瑞卿带着王仲方去横二条派出所,路上发现一个滥用职权的年轻警察,罗瑞卿告诫这个警察:我们是人民警察,是为人民服务的,要尊重人民,礼貌执勤,赢得了在场所有人的掌声。

  罗瑞卿到河北视察,当地县委特意给他安排了住处和厨师,都被罗瑞卿婉拒,他说,我是来了解公安工作的,就住公安局,就在公安食堂吃。一天罗瑞卿在四川看演出,到剧场才发现是为他安排的专场演出,他让门口抓紧卖票,让大家一起来看,“没有老百姓,这个戏我不看了。”

第8集

  罗瑞卿时常陪毛主席外出,深知主席酷爱在大江大河中游泳。认为自己作为毛主席的大卫士,不会游泳就是不称职。为此他苦练游泳技能。

  在湖北宜昌,毛主席提出要游三峡。罗瑞卿和当地公安厅的同志乘船沿江考察,在一个水流比较复杂的水段,罗瑞卿绑着绳子下到水中……。

  一次在杭州视察期间,因有急事毛主席必须乘飞机赶回北京。当时的气象部门报告说天气不好不易飞行。为确保主席的飞行安全,罗瑞卿决定自己乘第一架飞机为主席探路,随时将天气情况报告给主席的专机。

  飞机在向前飞着,机舱里开始了颠簸并里越来越暗……罗瑞卿向主席的专机报告,请他们改变航向,终于,主席安全抵达北京。

  1959年罗瑞卿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军委秘书长。到军委工作前,罗瑞卿在王仲芳的陪同下再次来到他熟悉的派出所。

  夜已经很深了,北京城静了下来……罗瑞卿语重心长地对陪同的公安人员说:什么是对公安工作的最大奖赏——“路不拾遗,夜不闭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