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终极谍匪》讲述的是1949年前后,人民解放军为了新中国的诞生与国民党残部、地方武装残余力量及盘踞一方的土匪艰苦卓绝的斗争故事,从人性的视角来描述在那段特殊的历史背景下,在有限的技术条件下所发生的信息战、谍报战及歼灭战,除了惨烈的战斗场面,观众会真实的了解到最原始的信息手段和当时最先进的信息技术之间的对抗,你会切实的感受到爱恨情仇的纷争,个人前途与爱国情操之间的矛盾以及最普通的社会成员的思想追求和生活态度。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南京国民政府,青天白日旗在风中坠落,鲜艳的红旗傲然飘扬。 渡江战役后,国民党主力部队土崩瓦解,部分败军向中国西南溃退,解放军野战部队乘胜追击,势如破竹。 我军某师独立团一路凯歌,追击残敌至群山迤逦的广西三江地区。团长马玉良壮志成城,冀望一直打到海边,打到海南岛。突然,上级命令独立团就地剿匪,马玉良虽心有不甘,但只能服从命令。

  三江地区匪首吴南山系吴三桂后裔,在此地世代为匪,根基深厚,为人老谋深算、奸诈残忍却又是满腹经纶。国民党相中吴南山,授予他上将军衔以示拉拢,希图将三江地区作为光复大陆的基地。另派中统谍报人员丽娜,留在吴南山大营任发报员。对此,深谙世故的吴南山自然知道其中用意。 国民党73师败退到三江地区。上级命令马玉良团设伏阻击,并要求力争73师师长国民党名将展希芳能够火线投诚。马玉良力排众议,在敌众我寡的态势下,一面同展希芳激战,一面巧妙俘获了展希芳的太太海伦,逼迫展希芳投降。不料,一批不明来历的“解放军” 将海伦从独立团副政委左严华手中抢走。

  原来,这批“解放军”是吴南山手下爱将曹泽英率众伪装。吴南山意在用海伦要挟展希芳,拉拢这支国民党正规军,加强自己实力,联合抗共。展希芳迫于无奈,只得暂时委身于吴南山。 马玉良和左严华两人的性格和工作作风迥异,因此相处得并不十分融洽。为了这次丢失海伦的问题,二人相互指责、争吵。对左严华倾心已久的卫生队队长姚虹上前解劝,并带来了马玉良从死人堆里救出的孤女吉美娟。在吉美娟的恳求下,马玉良同意她留在团里卫生队工作。左严华看着吉美娟,眼中流露出异样的光芒。

第二集

  马玉良率众攻打三江军事重镇九圩。驻守九圩的国民党保安旅长黄亚彪带着妻子月桂弃城而逃。 左严华为了显示自己的政治水平,擅自在三江经济重镇大坳召开群众大会。消息经大坳茶楼吴南山的姘头柳叶香,飞鸽传书到吴南山大营。吴南山为给立足未稳的解放军以颜色,派自己另一爱将侯玉其彻底破坏了群众大会,并掠走了姚红和吉美娟。幸亏马玉良及时赶到,将二人从土匪手中解救。身如猿猴般灵活的侯玉其夺路而逃,却发现自己身上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个小铁盒。

  一个商人带着几个伙计住进了一家客栈。入夜,商人机警而巧妙地发现并夺取了吴南山设在这个客栈的一部电台。此商人便是上级派到三江地区的军政两级首长钟诗云。 左严华向钟诗云承认自己贸然召开群众大会错误的同时,提出调离独立团去大坳镇建立基层政权的要求,并希望带上熟悉当地情况的吉美娟一同前往。钟诗云未置可否。 走投无路的黄亚彪投奔了素有恩怨的吴南山。展希芳对黄亚彪自是一派不屑一顾。吴南山以冠冕的“党国大业”之话从中调解,收留了黄亚彪。吴、展、黄三人各怀心腹事,暂时联合在一起。

  侯玉其身上的小铁盒中是微型胶卷,照片洗出后是独立团的布防情况。当丽娜问及胶卷的来源时,吴南山流露出得意而神秘的微笑,只说了“神鹰”…… 左严华向吉美娟表露出希望她同自己到地方上工作的愿望,吉美娟以姚虹和左严华的恋爱关系为由婉言谢绝。

第三集

  钟诗云将查获的客栈电台为我所用,向吴南山发去了平安电文。熟悉电报手法的丽娜感到有些蹊跷,吴南上并未在意。 匪性难改的黄亚彪带人下山到大坳镇洗劫财物,并奸淫了柳叶香。吴南山本想将其除掉,怎奈黄亚彪命不该绝,关键时刻,台湾方面为加强三江地区各方团结,发来对展希芳和黄亚彪的嘉奖电。吴南山只得放过黄亚彪,好生安慰受辱的柳叶香,并命她继续在大坳镇潜伏。

  钟诗云同意了左严华在大坳镇建立基层政权的请求,但派给他的助手是姚虹,并非吉美娟。柳叶香设法取得了初来乍到的左严华的同情和信任。但姚虹对柳叶香感到一丝莫名的怀疑。 钟诗云利用客栈电台向吴南山发出“近日将有共党干部和物资进入大坳镇”的假情报。吴南山想设伏夺取物资。但丽娜对客栈电台再次表示出怀疑。一向小心谨慎的吴南山派侯玉其下山打探客栈电台虚实。

  作为从事多年谍战工作的钟诗云早已料到吴南山会派人下山。一番瞒天过海的布置,骗过了侯玉其。 吴南山吃的定心丸,决定伏击我军物资队。结果可想而知,黄亚彪的先头部队几乎全军覆没,幸亏展希芳打援接应,才使黄亚彪捡回条性命。月桂对此役大为恼火。吴南山极力安抚。 吉美娟对马玉良关心备至,并在战斗中不顾各人安慰救护马玉良。钟诗云开始对吉美娟有所注意。

第四集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江地区军民欢欣鼓舞。左严华兴奋异常,认为自己政治才能将会大展手脚。他鼓起勇气向吉美娟袒露情愫,但遭到了吉美娟的婉拒。自从吉美娟的出现,左严华对姚虹大为疏远,姚虹情绪波动,甚至要求调回独立团。 台湾密电丽娜让展希芳伺机夺取吴南山三江地区的反共领导权。一直对丽娜存有戒心的吴南山以其老练而独特方式,平息了这场对自己不利的风波。丽娜、展希芳从此不敢轻举妄动。

  大坳镇一直是吴南山控制的经济重镇,钟诗云决定封锁大坳镇,切断吴南山这条“生命线”。吴南山通过“神鹰”得到消息,焦躁不安,遂吩咐三江地区各山头的十八股土匪,假办解放军强收“建国税”,以“全面开花”的战术让兵力有限的独立团疲于四处“救火”。 各地急报纷纷,形势严峻。马玉良想出机动作战之法,亲自化妆出击,粉碎了吴南山的“全面开花”战术,消除了群众对解放军的误解。

第五集

  上级将调集大批物资运抵三江地区。为来保证物资安全,钟诗云深思熟虑后,利用客栈电台向吴南山发去了真实情报,意在虚虚实实让吴南山无从判断。自从上次吃亏后,吴南山对这份客栈的情报果真是一头雾水,不敢再贸然出击。此时,“神鹰” 传来了消息,证实了运输物资的真实性。 吴南山派展希芳截获了我军这批物资。当马玉良赶到时,面对的是十几具押运物资战士的尸体和73师参谋长路平留下的一封表达不愿与解放军结怨的书信。钟诗云检讨了这次运粮中自己指挥上的失误,同时提出我军内部可能存在敌特分子。

  大获全胜的吴南山召集各路土匪庆祝,并开办了“游击骨干训练班”,意在提高土匪的战斗素养。 吴南山大营隐藏在深山密林中,由于道路不熟,我军始终不能变被动为主动,钟诗云对此大为苦恼。一位老猎户主动请缨带路,钟诗云看到了一线希望。

第六集

  路平的信,使钟诗云感到策反展希芳,路平至关重要,但苦于同路平无法联络。 马玉良和吉美娟日益增进的感情以及吉美娟经常在团部开重要会议时适时出现加之前次运粮消息的泄漏,不得不使身为老特工的钟诗云思忖多多。

  钟诗云派出小分队由老猎户带路去侦察吴南山大营,并派自己的小警卫暗中尾随。同时也对吉美娟进行了一次初步试探。 柳叶香与左严华混得越发亲密。左严华每日到柳叶香茶楼吃“包饭”,对柳叶香的一种茶喝得几乎上瘾。姚虹好心提醒左严华注意同柳叶香的关系,却遭到左严华的冷嘲热讽。

  思想激进的路平想通过海伦感染展希芳弃暗投明,让展希芳发现遭到责备。展希芳一直也在考虑自己和73师的归宿,但他认为目前时机未到,只能暂时依附吴南山。 月桂劝说黄亚彪趁“游击骨干训练班”之机,联络几个山头的兄弟搬倒吴南山。黄亚彪动了心思。

第七集

  台湾方面给吴南山空投了大批物资,并派来特派员马龙。马龙悄然将一份密令交与展希芳,命展希芳远赴境外。展希芳同路平商量后将密令付之一炬。两人再次争论起73师该何去何从。 老猎户原是吴南山奸细,侦察员全部牺牲。尾随其后的小警卫依靠来时所做的标记寻找着归途。小警卫这次进山的首要任务,就是设法找到展希芳驻地与路平取得联系。天随人愿,一番周折,小警卫终于见到了路平,双方确定了电台联络的呼号。

  钟诗云继续对吉美娟进行观察、试探,这使吉美娟心神不宁,想要调离独立团。然而对马玉良炙热的爱使她最终放弃调离的想法。 我军将有大批重炮运达三江地区,马玉良想用此为诱饵引吴南山下山。兵不厌诈,钟诗云再次利用客栈电台给吴南山发出真实情报。 此时,“神鹰”传来了消息和客栈电台的完全相同,吴南山犹豫不决、举棋难定。最终,吴南山以牺牲自己手下弟兄为代价,证实了客栈电台已被我军破获,气得捶胸顿足。

第八集

  作为军医出身的姚虹看出了左严华身体日渐虚弱,含蓄而严肃地提醒左严华,柳叶香的吃食中可能有问题。半信半疑的左严华开始疏远柳叶香。 与小警卫相见后,路平心情始终无法平静,和中共的合作是73师全体官兵的唯一出路。路平循序渐进地对展希芳实施劝说,展希芳终于同意路平前往与我军会晤的要求。 小警卫历经万难走出大山,及时地将与路平的联络方式交给了钟诗云。钟诗云决定孤身前往与路平接洽。

  然而天有不测,丽娜截获了展希芳电台同我军联络的电文,加之曹泽瑛意外地捕获了两个路平与小警卫见面的知情人,吴南山怒不可恶。 路平与钟诗云即将见面的一瞬,突然发现了吴南山的探子……

第九集

  紧要关头,路平保护了钟诗云,而自己被吴南山抓获。 铁证面前,路平将罪责独揽其身。展希芳为保住路平反客为主,坚持要求路平交由自己的73师处置。吴南山哪里肯依。马龙从中调和,并利用自己对电讯的精通假传上峰电文。吴南山无奈,只得将路平交还展希芳。

  马龙并非相信展希芳在这件事上毫无干系,如此相帮只是想恩威并施对展希芳以警告,加强三江地区反共联盟的团结。展希芳深感马龙老辣狡猾,难以对付。 新中国刚刚成立物资匮乏。我军海上防空严密,台湾无法空投给养给吴南山。三江地区,粮食紧缺成为困扰敌我双方的共同问题。

  马玉良把上级特批的一批粮食不日将运达三江的事不经意间告诉了吉美娟。吴南山得到了此消息后欣喜不已,可入三江之路有两条,不知运粮队走哪一条。马龙献计,要逆用已被我军控制的客栈电台,遂向客栈发去限期查明运粮路线的电文。钟诗云接到电文,和敌人玩起“华容道”,但最终棋输一着。钟诗云暗暗感到,敌方来了个高手。马龙在和钟诗云电台联络时,通过钟诗云的发报手法,感觉出钟诗云就是和他“暗战”多年的老对手。 黄亚彪因得不到军需供给而大发牢骚,在月桂的唆使下,决定联络几个小匪首搬倒吴南山,而且还联合了展希芳。展希芳表面同意,实则,想隔岸观火。

第十集

  展希芳、黄亚彪一直在吴南山的监控之中,得知黄亚彪要谋反后,他一面安抚展希芳,一面布下口袋等待黄亚彪往里钻。因此,黄亚彪的谋反有惊无险地被吴南山平息,黄亚彪夫妇双双身亡。 钟诗云向马玉良、左严华公开表示了对吉美娟的怀疑,并让马玉良配合对她进行一次大胆的试探。此时已和吉美娟感情深厚的马玉良心情复杂地执行了这次特殊的任务,心情更为复杂地等待着试探的结果 关键时刻,吉美娟在床头发现一封暗示她身处危险的信件。因而,吉美娟并未像钟诗云预期的那样暴露身份。

第十一集

  测试吉美娟的结果使马玉良欣喜若狂。但钟诗云确信自己的判断,认为吉美娟肯定有问题,此次测试的失败必是哪个环节出了纰漏。钟诗云当机立断,调吉美娟前往大坳镇工作。马玉良对钟诗云古怪的决定大惑不解,甚至觉得钟诗云不近人情。 其实钟诗云另有自己的打算,调走吉美娟是一举双得。一,马玉良同吉美娟的关系亟待控制;二,测试吉美娟的事只有自己,马玉良、左严华三人知情,钟诗云判断问题很可能出在左严华身上,所以调吉美娟去大坳,意在使两人露出破绽。为了使此计划顺利实施,钟诗云找到姚虹,让她放下同左严华的个人感情,注意其二人言行。

  知恩图报的吉美娟认出信件上的笔迹,当面向左严华表示感激之情,并发誓不会将此秘密泄露。左严华惊慌失措,虚言以对,死不认账。 姚虹看出了二人的破绽,似乎是念及和左严华的旧情,她并没有报告钟诗云,而是阴阳怪气地折磨着左严华。 吴南山准备偷袭大坳,但又怕下山后展希芳端掉自己老窝。于是耍出虚伪伎俩,迫使展希芳同自己一起下山,为这次偷袭大坳行动打援。马龙突然心血来潮,执意要一同前往。 吴南山利用一批小股土匪将负责保卫大坳粮食的马玉良调虎离山。 夜袭大坳即将开始……

第十二集

  吴南山攻入大坳镇。为了从新获得左严华的信任,柳叶香和其手下假意冒死保护左严华,使他躲过一劫。但姚虹不幸被俘。吴南山本要杀姚虹而大快,马龙赶忙阻止,认为姚虹必知共党机密,带回大营严加审讯更有价值。 马玉良剿灭了小股土匪,但从被俘土匪口中得知了吴南山这次行动的真实用意。可现在赶回大坳,时间上已经来不及,马玉良果断决定,让被俘土匪带路,在吴南山回大营的必经之路设伏。 伏击战中,由于展希芳的及时赶到吴南山才得以逃回大营,但吴南山的爱将曹泽瑛被马玉良俘获。

  马龙派遣来到三江,有一项重要使命就是启用在我军潜伏多年的国民党特务43号。所以下山偷袭大坳马龙才会执意前往,他见姚虹长得颇像43号,于是先保住了姚虹性命等回到大营再进一步试探。牢房中,马龙和姚虹互对暗语,终于确定姚虹就是中统苦心打造的战略特工43号。 战斗中,吉美娟手臂负伤,这一在外人看来不足为奇的小事,猛然点醒了钟诗云。钟诗云把吉美娟请到团部,准备用事实揭穿吉美娟美丽的谎言……

第十三集

  吉美娟在从死人堆中获救时手臂上曾经负过伤,她自称是土匪所打,这次战斗中她再次负伤。经验丰富的钟诗云通过枪口远近所留伤痕不同这一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吉美娟手臂自称是土匪所打的第一枪,枪口很近,明显是自己所伤,因此推断出吉美娟是打入我军的特务。在证据面前,吉美娟低下了头。

  原来,吉美娟是吴南山从小养大,情同父女。吴南山苦心将她训练成为谍报人员,代号“神鹰”。吉美娟早已预感到自己已经败露,之所以没有逃走,完全是因为她对马玉良产生了真挚的感情,不忍离去。当钟诗云问及她第一次未暴露是谁通风报信时,吉美娟只字不提。而且吉美娟表示,绝不会和解放军合作,做出有损吴南山之事。

  马龙为使43号能发挥作用,用姚虹换回曹泽英,并让姚虹查明“神鹰”突然消失原委。 吉美娟的被捕使左严华坐立不安,他怕吉美娟说出自己曾给她通风报信的秘密,于是给上级保卫部门写了匿名信。上级保卫部门下达命令,要求立即将吉美娟处决。吉美娟是目前进山剿灭吴南山的唯一希望,对于上级的命令,钟诗云既感突然又感无奈。 刑场上,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吉美娟。扳机扣动的霎那间,突然从远处传来钟诗云急促的声音“停止行刑!”……

第十四集

  停止行刑的原因是军区破获了一个国民党敌特组织。调查中发现,在三江地区我军内部潜伏着一名国民党战略特工,上级要求对吉美娟深入调查。钟诗云感到,吉美娟只是吴南山手中的一枚棋子,绝不是国民党系统的特工。

  马龙通过43号得到了“神鹰”的情况。阴毒的吴南山为保自己大营安危,逼曹泽英下山刺杀吉美娟,并让他服下12个时辰后必死的毒药。 深夜,马玉良提审吉美娟。吉美娟惊异的发现,面前站着的竟是看她从小长大的阿叔,曹泽英。由于马玉良对吉美娟看护严密,曹泽英根本无从下手,反正横竖也是死,于是他索性投靠了解放军。曹泽英苦口婆心地劝说吉美娟不要再为外表仁慈但心如蛇蝎的吴南山卖命后,毒性发作,死在了吉美娟怀中。 曹泽英的死极大地触动了吉美娟,经过一夜的思考,她同意与解放军合作,带路攻打吴南山大营。

  如雷轰顶的消息传到吴南山大营,马龙只得让自己的43号——姚虹,冒险完成刺杀吉美娟的任务。 姚虹为了既完成任务又不被暴露,想出诡计在杀害吉美娟的当夜让左严华适时地出现在关押吉美娟的团部。以致第二天凌晨,众人发现吉美娟死亡时,所有疑点都集中在左严华身上。 吉美娟的死使剿灭吴南山的希望暂时化为泡影。

第十五集

  姚虹向前来调查吉美娟死因的钟诗云汇报。自从她受命监视左严华和吉美娟以来,的确发现两人之间行为蹊跷,完全可以推定出左严华就是给吉美娟通风报信之人。出于对左严华的个人情感,她并没立即向组织汇报,而是在吉美娟死亡当夜约左严华来团部,希望给左严华一个争取主动向组织自首的机会。然而左严华态度强硬,死不承认。

  钟诗云找来左严华,询问他在吉美娟死亡当夜身在何地时,由于左严华不敢透露和姚虹的谈话内容,回答起来语无伦次,东拉西扯。 经过马玉良的细致排查后,嫌疑只集中在左严华和姚虹两人身上。而左严华要比姚虹更有杀人动机。钟诗云表示不要妄下结论,让两个人回大坳镇继续工作。 左严华内心痛苦、委屈、矛盾,他既不敢承认自己给吉美娟通风报信,又闹不懂姚虹为何偏偏在那天晚上约自己见面,而谈话内容又涉及自己通风报信的秘密。

  姚虹内心也是更加恐慌。吉美娟的死使钟诗云更加相信我军内部还有一个真正的敌特存在,为了保护自己,姚虹加紧对左严华的陷害。她在柳叶香茶楼搜出了烟土,并收审柳叶香的手下,质问其为何吴南山偷袭大坳时单单左严华逃脱。 左严华在我军中不利的处境使吴南山很是高兴,他吩咐柳叶香加紧对左严华的“感化”。

第十六集

  美军仁川登陆的消息仿佛给吴南山大营注入了一记强行针。马龙继续对展希芳恩威并施,以防展希芳亲共。展希芳深感寄人篱下,心中压抑。 路平与展希芳分析当前形势,认为国民党反攻大陆有如痴人说梦。展希芳对向中共投诚还是依然难下决断。但路平明显感到,展希芳态度大有转变。 姚虹把对柳叶香茶楼的搜查情况,以及对柳叶香手下的审讯情况向钟诗云作了汇报。认为,柳叶香很可能是奸细,而左严华同柳叶香关系又非同寻常,想以此误导钟诗云判断出左严华就是潜藏在我军的敌特。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左严华终于鼓足勇气,向钟诗云承认了自己曾出于怜悯给吉美娟通风报信。也坦然表示,自己并未杀害吉美娟,并提出对姚虹的诸多怀疑。左严华还详细地回忆了和柳叶香的幕幕往事,推测柳叶香肯定是吴南山设在大坳镇的眼线。

第十七集

  左严华对自己犯下的错误感到懊悔,提出利用柳叶香对他的信任将计就计打入吴南山大营以弥补过失,洗刷耻辱。钟诗云认为此事关系重大,左严华只身上山势单力孤,太过危险。此时,路平的来信使钟诗云感到契机来临,他亲自深入虎穴策反展希芳。嗅觉灵敏的马龙突然到来,路平为了保护钟诗云,坚定展希芳投诚信心,自己饮弹身亡。路平以死明志的壮举感动天地,展希芳和钟诗云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展希芳的投诚使左严华“上山投敌”的计划成为可能。姚虹就是国民党特务已经确定无疑,为了保证左严华上山后的安全。钟诗云和左严华在姚虹面前上演了一出苦肉计。 展希芳、左严华有如插入敌人内部的两把锋利尖刀。钟诗云准备里应外合强攻敌之大营。一场同吴南山的决战拉开了序幕……

第十八集

  左严华继续扮演着被中共迫害、遗弃的角色。对此,柳叶香深信不疑,而且对左严华仿佛是动了真情。钟诗云的“推波助澜”,使得柳叶香冒死把左严华从我军手中救出,连夜赶往吴南山大营。马玉良带人悄悄尾随。 马龙的狡诈、吴南山的半信半疑是左严华所料到的。机警与智慧加之柳叶香一旁的帮衬,左严华初步得到了敌人的信任。

  马玉良绘制的地图告诉钟诗云,吴南山大营地处险要易守难攻。钟诗云及时调整战略,决定采用移兵之法、惑兵之计“引蛇出洞”。钟诗云要与马龙展开一场智谋上的较量。 钟诗云逆用姚虹向敌人发去情报,左严华也证实了情报的真实性。吴南山犹豫不决,生性多疑的马龙拒绝下山出兵。 第一次诱敌虽未没有成功,但加强了吴南山对左严华的信任,同时吴南山对错失剿共良机顿足扼腕,对马龙大加埋怨。

第十九集

  马龙要变被动为主动,命左严华和展希芳攻打九圩。一来查明我军移兵虚实;二来试探左、展两人的忠诚。可谓一石二鸟。 早已接到左严华消息的钟诗云,给马龙在九圩上演了一出天花乱坠的好戏。马龙对我军的移兵和左、展二人的忠诚深信不疑。 钟诗云已经虚张声势地摆出了合围吴南山大营的态势。吴南山早已焦躁不安,马龙也有些慌了手脚,但和我军二十年的较量中,使他作战极为谨慎。因而马龙依旧按兵不动。

  钟诗云继续给姚虹施放烟雾,逼迫马龙。在姚虹发完最后一次电报后,她的“使命”完成了,钟诗云出现在她的面前。马龙接到姚虹电报后,终于决定联合十八股土匪下山和我军决战。 然而,老谋深算的马龙临出战前把展希芳的太太海伦扣押为人质,并把下山进攻时间突然提前。 猝不及防的变故,钟诗云将如何应对?

第二十集

  危急关头,左严华牺牲自我,将敌人提前进攻的情报及时送达我军,给钟诗云适时调整部署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展希芳忍痛舍弃和海伦的个人感情,以大局为重,坚决执行和钟诗云制订好的军事计划。 一昼夜的激战,我军全歼吴南山匪帮和十八股土匪。吴南山逃回大营,见大势已去,与柳叶香双双服毒自尽。早已厌倦特务生涯的丽娜放走了海伦,自我了断了性命。 被俘的马龙终于见到了“暗战”多年的老对手钟诗云。此情此景下,马龙自认甘拜下风。 钟诗云、马玉良感怀左严华没能亲眼看到最终胜利。 一轮红艳艳的朝阳从郁郁葱葱的万重山里喷薄而出。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