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保尔从小在苦水中长大,早年丧父,母亲替人洗衣、做饭,哥哥是工人。保尔12岁时,母亲把他送到车站食堂当杂役,他在食堂里干了两年,受尽了凌辱。 
  十月革命爆发后,保尔的家乡乌克兰谢别托夫卡镇也和苏联其他地方一样,遭受了外国武装干涉者和国内反动派的践踏。红军解放了谢别托夫卡镇,但很快就撤走了,只留下老布尔什维克朱赫莱在镇上做地下工作。朱赫莱在保尔家里住了几天,给保尔讲了关于革命、工人阶级和阶级斗争的许多道理:“现在全世界都着火了,奴隶们起义了,他们要把旧世界推翻,但是,为了这个,需要的是一伙勇敢的、能够坚决斗争的弟兄。”朱赫莱的启发和教育对保尔的思想成长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突然,朱赫莱被匪徒抓去了。保尔急着四处打听。一天,在匪兵押送朱赫莱的时候,保尔出其不意地猛扑过去,把匪兵打到壕沟里,与朱赫莱一起逃跑了。但是由于波兰贵族李斯真斯基的儿子维克多的告密,保尔被投进了监牢。从监狱出来后,保尔拼命地跑,他怕重新落入魔掌,不敢回家,便不自觉地来到冬妮亚的花园门前。他纵身一跳,进了花园。冬妮亚喜欢保尔的“热情和倔强”的性格,保尔也觉得冬妮亚“跟别的富家女孩不一样”。后来他们又有几次见面,慢慢地产生了爱情。保尔为了避难,便答应了冬妮亚的请求,住了下来。几天后冬妮亚找到了保尔的哥哥阿尔青,他把弟弟送到喀查丁参加了红军。

  在一次激战中,保尔头部受了重伤。但他以惊人的顽强毅力战胜了死亡。出院后,他已不宜于重返前线,便参加恢复和建设国家的工作。在这里他同样以工人阶级主人翁的姿态,紧张地投入各项艰苦的工作。他做团的工作、肃反工作,并直接参加艰苦的体力劳动。在兴建窄轨铁路中,保尔表现了高度的政治热忱和忘我的劳动精神。

  保尔自从在冬妮亚家里与她告别后,只见过她两次面。第一次是他伤愈出院后,最后一次是在铁路工地上,保尔发现,随着革命的深入,他们之间的思想差距越来越大了,他们已经完全没有共同语言了,于是便分道扬镳。

  在筑路工程快要结束时,保尔得了伤寒。病愈后他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他参加了工业建设和边防战线的斗争,并且入了党。但是,由于保尔在战争中受过多次重伤和暗伤,后来又生过几次重病,加之他忘我的工作和劳动,平时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体质越来越坏了。1927年,他几乎完全瘫痪了,接着又双目失明。严重的疾病终于把这个满怀革命热情的年轻人束缚在病榻上。但保尔在肉体和精神上都忍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的情况下,重新找到了“归队”的力量。他给自己提出了两项任务:一方面决心帮助自己的妻子达雅进步;另一方面决定开始文学创作工作。这样,“保尔又拿起了新的武器,开始了新的生活。”

分集剧情:
第1集

  1930年,年轻的保尔·柯察金第四次从手术台上苏醒过来,清醒地意识到死亡离自己已经不远。过去的一切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脑海,唤起他对人生的无比眷恋……

  15年前,16岁的保尔在一家面包坊当小工,母亲是市长里辛斯基家里的厨娘。市长的儿子维克多为了寻开心,以三个金币做代价让保尔从木桥上往河里跳。为了得到那3个金币给母子补贴家用,保尔不顾危险从桥上跳了下去。可当他找到维克多要钱的时候,反而被维克多侮辱和嘲笑。保尔在上流社会的聚会上愤怒地痛打了维克多,引起镇上医生图曼诺夫的女儿冬尼娅的同情。

  德国人占领了保尔的家乡。市长里卡斯基打开城门迎接德军入城,保尔在献给德军的面包里撒上了烟末,德国人为此大出洋相,保尔为此遭到毒打,母亲也被市长家赶了出来。

  德国人四处张贴告示收缴枪支,哥哥阿尔焦姆逼着保尔连夜挖出他私藏的长枪并砸断了它。他警告弟弟,如果让敌人搜出来,首先被枪毙的就是他,那么,将没有人来养活这个家庭。

第2集

  母亲把保尔送到普罗霍尔的酒店去当学徒,伙计们对这个新来的学徒颐指气使,但女工伏萝霞却很同情他。

  劳累了一天的保尔在回家的路上路过市长家的院子,看到里面正在举行盛大的舞会。他偷偷潜入德军上校科尔夫的房间,趁卫兵不注意偷走了科尔夫的手枪。没想到他的行动被冬尼亚发现了,她跟踪保尔到他藏枪的地洞,发现了他的秘密。

  科尔夫发现丢失手枪大发雷霆。他下令搜在所有参加舞会的人并连夜搜叠了全城,抓走了一批可疑的人。

  地下党员朱赫莱来到了小镇,他是阿尔焦姆的好朋友,保尔也对他很有好感。他的好朋友谢廖沙的姐姐瓦丽娅是德军司令部的清洁工,经常把偷听来的情报告诉朱赫莱。

  酒店老板普罗霍尔强逼女工伏萝霞跟来喝酒的德国军官睡觉,可是却无耻地克扣了她应得的钱并声言要把她赶出去。保尔实在气愤不过,端起烧开的滚水泼到普罗霍尔身上,结果遭到普罗霍尔的痛打。

  冬尼娅代替父亲来给保尔治伤,她对这个生性倔强的男孩子产生了兴趣。可是保尔却不愿搭理她。

  哥哥阿尔焦姆找到酒店把普罗霍尔狠狠揍了一顿。

第3集

  哥哥阿尔焦姆被抓走了;朱赫莱把保尔介绍到火车修理厂工作。

  保尔在路上偶尔发现正在投水自尽的伏萝霞,就跳到河里把她救了起来。谁料伏萝霞反而责怪保尔害她丢掉了饭碗,害得她全家都无法生活。这让保尔非常难过。

  保尔来到他藏枪的地洞,却意外地发现手枪不翼而飞。

  德军威逼阿尔焦姆和谢廖沙的父亲布鲁扎克开火车给前线送增援部队,三个正直的火车司机在半路打死了押运的德国兵弃车逃走了。

  这一事件引起德军震惊,他们开始在火车修理工厂大肆逮捕工人。朱赫莱利用时机,组织了一次大罢工,并在全镇散发了传单,号召人民团结起来和德国侵略者斗争。

  保尔和冬尼娅在街上偶然相遇,冬尼娅拿出刚买的点心请保尔吃。在谈到冬尼娅的那帮朋友时,两人立刻产生了分歧,弄得不欢而散。

  敌人加紧了对革命力量的镇压,地下党员师廖玛和鞋匠在被追捕的路上受了重伤。鞋匠牺牲了,师廖玛被路过的保尔救回到家中。

  保尔请来冬尼娅的父亲——德高望重的图曼诺夫医生来家里给师廖玛治伤,但当天晚上敌人就来抓去了师廖玛,这使保尔对图曼诺夫医生产生了误解。

第4集

  保尔认定是图曼诺夫医生出卖了师廖玛,对善良的冬尼娅恶语相向。冬尼娅送来了保尔藏在地洞里的那支手枪,告诉他,要是想出卖准,也不用等到今天。 朱赫莱给保尔送来哥哥的信,并答应保尔教他打拳,保尔从他口里得知师廖玛的被捕和医生并没有关系。

  保尔特地到冬尼娅家去给她道歉,但冬尼娅故意不搭理他。保尔从下午一直固执地守候在冬尼娅家的门外,这使冬尼娅十分感动。

  德军准备撤退,而比德留拉匪徒要卷土重来。朱赫莱召开秘密会议,商量应付紧张局面的对策。

  维克多一直对冬尼娅情有独钟,趁她在河边看书的时候向她发起进攻,被冬尼娅拒绝。维克多迁怒了正在一旁钓鱼的保尔,对保尔大打出手。保尔用朱赫莱教给他的招式狠狠地还击,打得维克多抱头鼠窜。

  保尔意识到冬尼娅和维克多他们并不是一样的人,他开始喜欢上这个美丽活泼的姑娘。

第5集

  彼德留拉匪徒来到了小镇,上校古罗伯当众宣布要把布尔什维克分子斩尽杀绝,居民们感觉到新的灾难又要降临。

  冬尼娅到工厂来看望保尔,这使工人们十分惊讶。保尔非常窘迫,冬尼娅却说她和他们并没有什么区别。她热情地邀请保尔到她家做客,保尔高兴地答应了。

  古罗伯在市长家的露天舞场欢庆胜利,却被刚刚赶到的另一支土匪武装契尔尼亚克的部队搅乱了兴致,两支土匪在舞会现场大打出手,吓得前来捧场的人群四下奔逃。

  保尔特地请妈妈给他买了一件新衬衫,打扮停当来到冬尼娅家。冬尼娅很高兴地把保尔介绍给自己的母亲,而图曼诺夫太太却对女儿和保尔之间的感情很不以为然。

  冬尼娅有很多书,这些书吸引了保尔。他们谈到《牛蛙》谈到《海底两万里》,保尔感到自己的眼前完全出现了另外一个世界。

  瓦丽娅偷听到敌人要对当地的犹太人下毒手,赶快报告了朱赫莱。朱赫莱迅速组织群众把犹太人藏在自己的家中。谢廖沙的女友伊利娜也是犹太人,可是她被商店的主人米赫尔松留下看守商店,没有来得及离开。

  屠杀犹太人的罪行果然开始了,犹太人死伤无数,财产被洗劫一空,伊利娜也被匪徒强奸后杀害了。

  灾难后的第二天,小镇的人民在地下党的组织下开始了反屠杀游行,谢廖沙抱着伊利娜的尸体和保尔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面。队伍经过冬尼娅家的门口,冬尼娅不顾母亲的劝阻,毅然走到了保尔的身边……

第6集

  敌人逮捕了朱赫莱,在押送的路上被保尔撞上。保尔打伤了押送的士兵放跑了朱赫莱。

  这一情况被维克多的女友丽扎看到,她告诉了维克多。维克多立刻向土匪头子古罗伯告了密。

  铁路工程师尼克莱到图曼诺夫医生家做客,他是医生夫妇的好朋友。见到出落得如花似玉的冬尼娅,顿时产生爱慕之意。

  冬尼娅和保尔在梨花盛开的树林里幽会。冬尼娅向保尔讲述着《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男女主人公对爱情的坚贞不渝深深打动了保尔。他们正沉浸在爱的温情里,一声清脆的枪声划破了宁静,保尔掏出手枪,却被冬尼娅夺了过去,她带着保尔迅速离开了树林。

  保尔怀着初恋的激动刚进家门,就被埋伏多时的匪兵抓走了。与此同时,在敌军司令部探听情报的瓦丽娅也被捕了。

  古罗伯上校到图曼诺夫医生家换药,警告医生不到再让女儿和保尔来往。冬尼娅得知是维克多出卖了保尔,十分震惊,她来到维克多和他的伙什们聚集的地方,狠狠给了维克多一个耳光。

  保尔在监狱里被折磨得遍体鳞伤,但始终不肯说出朱赫莱躲藏的地方。

  彼德留拉准备视察监狱,监狱奉命赶快清理犯人。保尔机灵地假说自己只是偶尔偷了东西,糊里糊涂被放了出来。

  保尔连夜来到冬尼娅家,冬尼娅见到他又惊又喜。保尔告诉她自己必须立刻离开这个城市。他把自己的手枪留给了冬尼娅,并向她吐露了爱情。

第7集

  保尔闯入了红军骑兵团的营地,被当作白匪的探子抓了起来。团长普捷列夫斯基、团政委丘然宁正在准备攻打舍佩托夫卡城,见到保尔非常高兴,同意让他参加红军。骑兵团的战士们听说保尔是刚加入的新兵,都想拿他开心,他们将保尔披挂整齐,让他骑上营长最好的战马。保尔连连被马摔下地来,引得大家捧腹大笑。

第8集

  保尔换上新军装,按照分配到宣传队报到。他万万没有想到宣传队长丽达竟是一个年轻的姑娘,这使他的自尊心大受挫折。团政委丘然宁是个自私而阴险的人,他一直纠缠着丽达而屡遭拒绝。保尔无意中看到丘然宁到丽达房中便跟踪而至,不想竟遭到战友杜巴瓦的挖苦和讥笑。保尔一怒之下打了杜巴瓦,被丽达喝止。第二天一早,保尔被传到指挥部,他满以为是要对他的过失进行惩罚,不料团长却是下令派他和丽达到舍佩托夫卡去侦察。

第9集

  红军解放了保尔的家乡,他的好朋友谢廖沙也参加了红军。但是,当保尔赶去看望冬尼娅的时候,她正在那位铁路工程师的搀扶下跟着母亲坐上远去的马车离开了这个城市。粮食成了部队头等重要的问题,而刚打完胜仗的部队内部出现的涣散情绪问题更为复杂。谢廖沙砸碎了犹太老板福克斯商店的招牌,杜巴瓦和几个战士到伊林娜老太太家要酒喝差点烧了人家的房子,保尔赶去劝阻,和他们打了起来,争夺中枪走火打死了战士安德列。保尔和谢廖沙被军事法庭关了起来,丘然宁公报私仇,想把保尔枪毙,朱赫莱极力反对,和他争吵起来。杜巴瓦良心发现,主动出头承担了责任。保尔和谢廖沙被宣告无罪。

第10集

  丘然宁又一次闯进丽达的帐篷,被保尔发现痛打一顿。上级撤消了丘然宁的团政委职务,让丽达接替了他的工作。战争接近了最后的关头,红军骑兵营接到命令切断敌人的退路。保尔和几个战士深入敌人心脏进行侦察,撤退之时却遇到了大批敌人的追击。为了把重要的军事地图送回营地,谢廖沙把保尔推下河床,自己却拉响手榴弹和敌人同归于尽。保尔在军事会议正在召开的时候突然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原本以为他已经牺牲的丽达喜出望外。

第11集

  骑兵团长普捷列夫斯基为了配合整个战线的胜利,提出用两个连的战士伪装为主力部队调动敌人全部兵力掩护大部队转移的策略。丽达想到这些几乎无法生还,很是难过。她提出自己参加突击连的请求。激战前夕,丽达把保尔约到白桦林。这个22岁的姑娘第一次向异性倾诉了爱慕的心曲。战斗进行得异常惨烈,突击连的战士死伤无数,保尔也被一颗炮弹震倒,负了重伤。保尔被送到野战医院,在濒临死亡的时刻他的心脏又神奇地恢复了跳动。保尔的身体逐渐恢复,出院后也立刻到基辅去找丽达。使他惊讶的是在丽达的房间见到她正跟一个男人亲密地搂抱在一起。他茫然地走在街上,在布告上发现了朱赫莱的名字。

第12集

  局势十分严峻,残余的白匪在城市煽动群众,企图搞垮新生的苏维埃政权。肃反委员会得知有一个匪徒的“特派员”将乘坐波兰特使的专列到达基辅,就决定让保尔化装成电工上专列去搜查。保尔在车厢里意外地遇到了维克多的妹妹内莉亚,他追问起维克多的下落,内莉亚很惊慌。叛匪头目就是古罗伯,他和情妇戈林娜故意收养了一个孤儿掩人耳目,正在焦急等待着“特派员”维克多带来的暴动计划。而这时,维克多正在皮匠店里和妹妹内莉亚接头。肃反委员会工作人员冲进皮匠店,将他抓住。

第13集

  敌人要在城市搞爆炸,朱赫莱心急如焚。保尔和热尔基跟着中央来的代表利特卡来到古罗伯居住的地方搜查,不想古罗伯枪杀了利特卡。朱赫莱派保尔到监狱去提审古罗伯,古罗伯已经被打死了,保尔却在这里意外地发现了维克多。他们终究选择了两条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

第14集

  保尔对过激的打人做法很有看法,他心情抑郁地找到丽达,把古罗伯家那个孤儿交给她。暴风雪侵袭着乌克兰。由于木柴运不出来,基辅很多的老人和孩子都冻死了。朱赫莱接到命令,要组织300名共青团员,到遥远的博雅尔卡去修一条窄轨铁路。保尔带领着大家来到博雅尔卡,他们在一座残破的学校里驻扎下来。

第15集

  朱赫莱到修路工地来看望大家,他把自己的毛瑟枪送给了保尔。一列火车被风雪围困,车上的乘客动员下来帮助铲雪。保尔意外地见到了裹在厚厚裘皮大衣里的少妇冬尼娅,他们之间已经完全陌生。没有粮食,没有药品,没有援军……土匪时常骚扰,伤寒侵蚀着生命。不少团员都打了退堂鼓,但保尔和他的战友们却坚持了下来。上级派来了工兵,用炸药炸平了最后的山坡,胜利就在眼前,但保尔却突然病倒了。战友们把患伤寒的保尔抬上火车送回基辅,火车在一个小站停下来,人们抬下一个同样是栗色头发的已经死亡的青年……

第16集

  1922年,身体刚刚痊愈的保尔回到基辅,他费尽力气总算找到了当年的战友奥库涅夫和已经是州委书记的托卡列夫,在他们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份仓库保管员的工作。保尔发现仓库漏洞很多,大量国家财产被偷走却无人过问,他还发现身为工厂团委书记的杜巴瓦变得心胸狭窄,不求进取,经常酗酒,随便处理工人。保尔在决定开除工人费金的会上仗义执言,引起杜巴瓦的反感,但《共青团报》记者安娜却对保尔产生了爱慕的情感。

第17集

  安娜明显地向保尔表示爱情,但保尔却不为所动。他已经在一群流浪儿的帮助下侦察清楚工厂财产失窃是和一个盗窃团伙有关。但他的行为也引起盗窃团伙的警觉。他们在夜里袭击他,给他发恐吓信,但这一切都没能动摇保尔抓住他们的决心。他给托卡列夫送去了自己的入党申请书,请这个1903年的老党员做他的入党介绍人。在孩子们的协助下,保尔单枪匹马和一群匪徒展开了殊死的斗争,终于把他们一网打尽。

第18集

  安娜对于保尔的拒绝是很伤心,她赌气嫁给了一直在追求她的杜巴瓦。而这时的保尔却成了基辅消灭流浪儿童委员会的主席,成天在为怎样安置无家可归的孩子操心,他说服铁路和工厂的战友们发起星期六义务活动,把当天的工资捐献给孩子,他还找到了一处房子,准备建立劳动公社让孩子们自食其力。当时,正值苏联的党内大清洗,趁托卡列夫病重之机,丘然宁来到基辅临时代替州委书记的工作。他拉帮结派,在出席全俄共青团代表大会代表的选举上做手脚,但最后当选的代表仍然是大家所拥戴的保尔·柯察金。被免去团委书记职务的杜巴瓦对保尔耿耿于怀,他在婚礼上趁着酒意对前来祝贺的保尔恶言相向,引起大家的不满,安娜更是悔恨交加。

第19集

  保尔在莫斯科共青团大会上意外地见到丽达,这令他万分欣喜,但丽达却告诉他自己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这使保尔非常沮丧。保尔在代表大会上发言,他注意到丽达没有出席当天的会议。有两个肃反委员会的人来找保尔,希望他能提供一些丽达的言论,因为她被怀疑是托洛茨基分子。保尔拒绝了他们的请求,当他回到代表驻地的时候,却听到了托卡列夫病逝的消息。保尔到中央肃反委员会去找老战友哈列维,希望他能出面帮助澄清丽达的问题。但哈列维却善意地劝告他立刻离开此地,千万不要卷进丽达的事。保尔无奈地回到基辅,却发现女秘书维拉在托卡列夫的办公室悲伤地哭泣。原来丘然宁利用职务之便玩弄维拉的感情,现在她怀孕了,丘然宁却要抛弃她另追别的女人……保尔怒冲冲来找丘然宁,恰巧丘然宁正在向两个下属吹嘘自己是怎样有能力征服女性。保尔冲上前去,一拳把丘然宁打倒在地。州党委召开会议讨论打人事件,丘然宁无视党的严肃性耍起流氓作风,引起大家的不满。最后的表决是把丘然宁开除出党,而保尔却因过度激动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第20集

  保尔住进了黑海边的疗养院,他开始了小说的写作。一个叫达雅的姑娘帮助他。稿子的前半部分寄出之后,剩下的一半却在邮寄途中丢失了。医院召开专家鉴定会,认定保尔最多只能活三个月,而且他的双眼将要失明,下肢也将要瘫痪了……一连串沉重的打击使保尔面临崩溃的边缘,他带上朱赫莱送给他的手枪来到海边,想结束自己无谓的余生。但是,坚强的意志终于战胜了懦弱,使他打消了轻生的念头。他回到自己阔别多年的家乡,得知母亲已经去世,哥哥已经成家。在给母亲扫墓的路上他和冬尼娅不期而遇。在冬尼娅心中,保尔是一个像钢铁般坚强的人,她坚信只要保尔想做的事就一定能做成。达雅来到了保尔的身边,她辞去了工作,决心和保尔厮守在一起,帮助他完成小说的写作。一个晴朗的上午,两辆汽车来到保尔家门前,州委书记朱赫莱带来了刚刚出版的小说,还带来了国家授予保尔的最高荣誉 ——红旗勋章。保尔·柯察金,一个英雄的名字,从此在苏维埃的土地上到处传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