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大结局
第19集

  常发来到关押俘虏的监狱把打伤梅子的日本军官押到了梅子墓前,为梅子报仇,戴政委及时赶来制止了常发。戴政委告诉常发甄书记和孟司令去了东北,常发再次来到梅子墓前和梅子告别的时候,他发现一位老妇人抱着男孩在梅子墓前,才知道梅子早已有了自己的孩子。常发找到梅子的三舅,三舅告诉常发梅子不想用孩子来拌住常发。常发让三舅暂时收养孩子,自己踏上追赶甄书记的路程。

  甄书记在赶往东北的路上惠文突然临产,常发赶来后孟司令命令常发和几个警卫员留下保护甄书记和惠文。常发、陈发海为惠文临产找房子来到孙家堡遇到了孙大宝。孙大宝热情的招待了甄书记等人并说夏雨确实跟自己回到孙家堡也结婚了,可是在结婚的当天晚上就搬出去住。大宝想让甄书记劝说夏雨回孙家。

第20集

  大宝话里有话,甄书记告诉大宝尽可放心,常发是夏雨的姐夫,大宝听了感到恍然。甄书记命令常发劝说夏雨回家。

  夜深沉所有人正准备休息,急促的敲门声使甄书记一行进入战斗状态,当孙贵开门后进来的是少奶奶夏雨,大家热情的和夏雨打招呼。原来夏雨从延安回来后仍然继续革命并且当了区主任,她派给孙家出车给 八路军运送货物,孙家迟迟未到这才回来问个究竟,没想到见到了久别的甄书记。

  常发看大宝对夏雨是痴心一片并劝说夏雨回到孙家,夏雨质问常发为何到了梅子家过门而不入,并且说在延安学习的时候她就知道姐姐有了孩子。

  惠文不小心摔倒在地导致早产,孩子生下来后竟然不会哭,大夫表示无药可治。惠文想到了鬼子大扫荡时的程县长为了救部队活埋孩子的事情,甄一然让警卫员把孩子埋了但无一人理睬平时所尊敬的甄书记。

第21集

  不知是谁说过这样的话,温床中的女人是小姐太太,暖炕上的女人是婆婆妈妈;只有在最艰苦、最恶劣、最让人难以承受的环境下,你才会感到一个女人最像女人的地方,夏雨从甄书记怀里接过孩子向门外走去。孙大宝怕夏雨需要人帮忙便让孙贵跟去,孙贵到夏雨住所发现常发跳墙而入,孙贵把所看到的转告给大宝,当孙贵再次赶来时已人去屋空。

  连续三天夏雨和常发不见人影,大宝找甄书记要人并说常发带走了夏雨。甄书记派人四处寻找还是一无所获,正当所有人发愁之时常发回来,甄书记用枪对准了常发,夏雨听到枪声赶来,夏雨带甄书记来到大夫家看到自己的孩子,原来常发带着夏雨找到大夫后用枪逼着大夫给没有希望的孩子治疗,三天后孩子奇迹般的睁开了双眼。甄书记把孩子留给夏雨和大宝寄养后和惠文、常发一行赶往北上的路程,日本侵略者宣布投降了,饱受屈辱和残害的中国人民都沉浸在喜庆和欢乐的气氛中,只有常发像一个老鹰忽然失去了展翅飞冲的目标,变得浮躁,沮丧,还有几分凄凉

第22集

  甄书记来到赤河外临时司令部,由于工作需要甄书记让常发回平阳接梅子来赤河工作。常发向孟司令借日本人被孟司令拒绝了。常发知道杀俘虏是犯罪别说是共产党八路军就是土匪响马也讲究个江湖道义,他不能不为梅子做点儿什么 ,他当时确实想过日本人完蛋了,他常发也就完蛋了,他准备杀几个鬼子,然后陪他们一起死 到地下去找梅子。

  没借到日本人的常发在广阔的草地上溜达,突然看到几个日本人狼狈的在逃命,身后无比魁梧的壮汉在追赶,常发跃上马施展马上功夫几下就解决战斗,原来追赶日本人的壮汉叫吴达子是北四师的团长,长发因邀请来到北四师,吴达子企图想留下常发被常发拒绝,吴达子认为既然不能为自己所用但也不能留下做自己的敌人便摆开阵势,另一秀才孟和走进吴达子的团部带走了常发,常发来到孟和住所后发现屋子里琳琅满目都和甄书记所看的一样革命书籍,常发便求孟和为自己写了封信带走。常发回到司令部把书信交给甄书记说是梅子找人写的,意思是梅子并不愿意来赤河成。

  到北变运粮食的八路军在途中遭到北四师吴达子和范登高的袭击全军覆没,

  常发要求带人要去为死去的战士们报仇。

第23集

  北四师最早属于国民党统治,由于国民政府的政策和北死师所倡导的思想不统一,北四师从次自立山头独占赤河,并保全家乡赤河不受外界侵害。日本人投降后赤河城由北四师接手,国民党政府对赤河的统治权一直虎视眈眈。甄书记为了尽早收复赤河便和常发来到赤河谈判。路上甄书记掉马,常发发现有人在甄书记马上做了手脚。夜深人静常发听到自己爱马发出不寻常的喘气便知道情况不妙,在甄书记熟睡的情况下常发施展自己的看家本领把几人迅速打倒在地。

  甄书记常发路上遇到孟和,相互客气只后甄书记便说明了来意,孟和劝其二人还是不要急与求成,因为国民党几次派人前来和谈都被骑兵团团长吴达子赶走。甄书记给孟和讲了共产党的政策和纲领孟和感到甄书记所说乃是自己所想。孟和带甄书记常发来到大帐时正好自己的马受惊,所有战士难与驯服,常发飞蹦过去跳上马背,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常发制服了受惊之马。孟和又一次领略了常发的胆识和勇猛精神。

第24集

  第二天甄书记常发来到吴达子的团部,出来迎接的是团副范登高,范等高开枪把甄书记手中马鞭打断,常发拿起甄书记手中已经断了的马鞭抛想空中左右开枪使其断成三节。正当甄书记等待北四师的师长时走进来的便是孟和,原来孟和便是北四师的师长。谈判桌上各抒己建,吴达子认为甄书记是前来收编并坚决反对,孟和及时制止吴达子,很明显吴达子并没有把这次谈判放在眼力故意挑衅,常发并不示弱如两大高手过招,最后吴达子扬言常发喝酒赢了他就听甄书记领导并且退出赤河城,甄书记用信任的目光看着常发的一举一动,而孟和却劝吴达子不要莽撞。二虎相斗不分劝说便让手下摆酒与两株香为限喝多者为胜。常发就这样赢了吴达子,自从他不喝酒之后, 脚心逼酒这套功夫他就再也没有显露过, 可是没想到这次尽用这功夫赢了北四师收复了赤河城,常发没有想到喝酒也是打仗,也能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