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大结局
第25集

  赤河城被正式收编之后由于需要大量的地方干部,甄书记命令常发去地方接一批被选拔来赤河工作的干部顺便把梅子接来赤河,陈发海主动找到常发请求把这次任务让给自己,正为去平阳发愁的常发顺水推舟称病卧床不起,甄书记看出常发的心意后只好派陈发海前去。

  惠文思子心切带常发来接孩子,二人来到孙家堡后大失所望,孙家已人去楼空浪迹不堪,经过仔细查找后,常发在马棚找到奄奄一息的孩子。惠文带孩子来到战地医院并让常发先回赤河说明情况,来到医院的惠文遇到佳萍,佳萍告诉惠文梅子在平阳战役就牺牲了,惠文听了犹如青天霹雳,并且说自己带的孩是梅子和常发所生。吴达子随嘴上答应但心里不服,边使美人计来诱惑常发。

  陈发海回到赤河把平阳所听事情讲给甄书记,甄书记默默的沉浸在痛苦和回忆中,

第26集

  吴达子几次让一叫小红的姑娘招待常发,经过交谈常发了解小红也是百姓人家女子,为了还债被吴达子逼来引诱常发。小马看见后告知大家常发有新的相好的了,佳萍为次事训斥常发。赤河被收编后吴达子仍然留有两个连说是处理善后事情其目的不醇。常发说破了他们留人的目的并且把小红认做妹子,吴达子被常发识破后只好带着自己的部队离开赤河。

  赤河政府召开商业座谈会,商会会长孙楚良称病不能到场,原来是孙楚良的独子在老家失踪,孙家在派人四处寻找。甄书记通过程副市长得知,孙楚良就是孙大宝的父亲。赤河周遍地区土匪横行鱼肉乡里,政府决定准备剿匪。晚上常发请孟司令吃饭时候,小马无意中提起了梅子使大家都沉浸在尴尬的气愤中,外号酒神的常发只喝了一碗酒就倒在了床上。

第27集

  甄书记带领部队来到匪区,做为医务人员的佳萍也在队伍中,听说此地有五股土匪,最厉害的数五龙,其中有老朋友母猪龙,巡逻的战士抓到两名可疑之人,原来是失踪的孙大宝的管家孙贵,从甄书记一行离开孙家堡后夏雨搬回家和大宝一起照顾甄书记的孩子,小两口过着妇唱夫随的甜蜜生活。不久母猪龙带手下闯进孙家把夏雨、大宝一起带走,孙贵在家四处筹措钱财准备赎人,没想到母猪龙再次来到孙家,孙贵怕土匪伤害孩子边把孩子放进了马棚,自己也被抓走。孙贵身上遍体鳞伤,佳萍准备用嘴吸浓时被一旁的陈发海制止,陈发海用嘴把孙贵腿里的浓吸了出来。和孙贵一起被带来的当地农民说母猪龙明天要到村子里取让百姓为他们准备好的粮食,甄书记认为这是个消灭母猪龙的大好时机。

  第二天当解放军来到村里,没想到土匪把甄书记所带人马围的水泄不通。

第28集

  母猪龙逼着老乡给解放军放了假情报,母猪龙并不想和共产党结下仇恨,只是希望共产党不要在他的底盘上公产,并让所有解放军放下武器,还要和常发喝血酒表示以后不再来侵犯此地,无奈的常发只好答应母猪龙的所有条件。常发要求母猪龙释放大宝和夏雨,厚颜无耻的母猪龙要陆佳萍留下才可放其二人,陈发海听了冲上去却被母猪龙手下打伤。我军丢了武器回到临时住所,所有人都用仇视的目光注视着常发,甄书记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告诉大家,这件事不怨常发也不怨报信的乡亲们。

  母主龙派人把所扣留枪支如数送还,常发抱怨孙贵报假消息,孙贵说母猪龙喝常发喝血酒是假为了霸占夏雨是真,常发听了火冒三丈。母猪龙对夏雨心怀不轨企图侮辱,孙大宝及时赶来,母猪龙恼羞成怒将大宝打死,常发赶来将夏雨救下,并让夏雨为大宝报了仇,共产党的部队牺牲了十四个英雄,而被关在场院中的二十多个姑娘全部获救,无一伤亡。

第29集

  赤河城内孙老先生闻听爱子丧命卧床不起,甄书记、程副市长多次前来看望并派惠文、佳萍为孙老爷诊治,孙家都义理相待,不久派去的大夫都被拒之门外。在这期间有个神秘男子不断秘密会见孙家管家孙福,让孙福制造孙家和共产党的矛盾。赤河的大街小巷贴满了“惩办杀人寻手常发,还孙老爷公道”的告,佳萍告诉常发有人诬陷常发杀死大宝。从次常发背上了杀人犯的罪名,甄书记派小马到孙家堡找夏雨因为只有夏雨知道当时的情况,以洗刷常发的罪名,可是在此同时神秘男子让孙福到孙家堡想方设法说服夏雨到平阳。小马没能找到夏雨便回来报告,甄书记怕夏雨遭到不测并派人和平阳地下组织联系找到夏雨并在暗中保。孙家在为儿子办理丧事,吊丧的宾客成群成堆,甄书记、程副市长为解放军未能及时救出大宝导致悲剧发生而前来道歉。

第30集

  孙家上下不断质问甄书记,而甄书记一再解释大宝之死与常发无关乃母猪龙所为,孙家认为此事要想查清必须等少奶奶夏雨回来,而派去找少奶奶人回来报告夏雨下落不明。常发夜闯孙府,经过甄书记的解释和常发的诚恳态度孙老爷独自一人沉思着。孙福用计让夏雨来到平阳,而 国民党指示平阳的百姓告诉夏雨梅子之死是常发所为,夏雨怀着报仇的心态赶往赤河。

  常发又一次离开部队离开了组织来到孙家,像个无赖一样待在孙家不走,孙家只好给他安排一间房让他暂时住下。正当孙家管家孙福一次次接见神秘男子后突然一天晚上接到门外有人送来迷信:“夏雨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