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袁佑宁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从小的理想是成为象父亲一样的优秀医生。1976 年7月28日,佑宁十三岁,突如其来的唐山大地震,把一切都改变了。地震夺走了佑宁父母的生命,使二妹佑杰变成了全瘫病人,还给她留下了一个在地震废墟上出生的小妹,一夜之间佑宁变成了这个由五个孤儿组成的家长。地震后,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下,佑宁受伤的弟妹被送往外地治疗,佑宁和三妹被送到石家庄育红学校。高中毕业后佑宁回到唐山,住在舅妈家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在最艰难的时候,父亲生前工作过的医院和邻居苏伯母一家向她们伸出了援助之手,同时,佑宁遇到了她的初恋。经过多年的奋斗,佑宁终于完成了母亲临终前的遗愿,自己也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医生。在地震三十周年这一天,佑宁和她的弟妹们又重新集合在一起,他们向地震纪念碑献上了一束洁白的花。

  【故事大纲:】

  故事从1976年7月28日的头一天开始讲起。

  唐山市立医院院长袁驷驹的妻子宋秋平怀孕七个半月了,身体一直不好,打算回老家休养一段时间。一大早,弟弟宋长生就来了,准备送她回家。可宋秋平却决定推迟一天再走,因为她总觉得心思烦乱,四个孩子似乎总也安顿不好的样子。袁驷驹劝她:对母亲来说,孩子是永远安顿不好的,但母亲还是决定推迟一天,没想到,就这一推迟,一切都改变了。

  某中学里,正在进行暑期英语比赛,一个漂亮高傲的小姑娘最后一个走上台,用流利的英语朗读《我的理想》。她说,她的爸爸是一个出色的医生,挽救过许多人的生命,她的理想就是长大了也要成为一名医生,而且是世界上最好的医生。小姑娘的朗读,引起台下同学的惊叹和热烈的掌声。这个小姑娘,就是我们本剧的第一主人公袁佑宁。

  佑宁走下台,同学们纷纷向她表示祝贺,佑宁很高傲地不理人家。她的身旁,坐着另一个参赛选手,是一个高中的男生,他叫任时伦。任时伦也向佑宁表示祝贺,还指出她有一个时态用错了。佑宁也不理他。

  成绩公布,佑宁以为这次会向往常一样成为冠军,没想到,她是亚军,而冠军是任时伦的。

  佑宁呆住,迟迟不肯上台领亚军的奖状。主持人再三叫她上台时,佑宁突然站起来,哭着跑掉了。

  老师出来找她,发现她居然用铅笔刀割破了自己的手。

  袁驷驹刚上班,助手送过来最近一期医学杂志,上面有本市另一所医生一名叫严霖的医生发表的文章,文章中对袁驷驹一个学术观点提出了措词严厉的抨击,助手愤愤地说,这已经不是严霖第一次针对袁驷驹的学术观点这样干了。袁驷驹正在看这篇文章,学校就来电话,老师让他过去一趟。

  袁驷驹匆匆赶到学校时,佑宁正站在老师面前,正在挨批评。看到袁驷驹来了,老师让佑宁先出去。老师把发生的事情告诉袁驷驹,袁驷驹吃了一惊,向老师保证要好好教育女儿。老师把亚军的奖状交给了袁驷驹……

分集剧情:
第一集

  这是一个有着百年历史的北方工业城市,这是一个惹人羡慕的温馨家庭。

  1976年7月。

  初二的袁佑宁演讲比赛得了亚军。可是她对这个名次极度不满意。爸爸袁驷驹告诉她人活着不仅仅为了争第一,要想成为像他一样的优秀医生,前提是做一个优秀的人。佑宁妹妹佑杰正在学校紧张的彩排舞蹈,她希望爸爸送她一双红舞鞋。晚上,袁驷驹跟妻子宋秋平谈起女儿佑宁,他很担心她的好强,自私,心里没有弟妹。以后很难跟别人相处。

  凌晨三点多,佑宁醒了,她感觉脚下的地在摇晃,赶紧叫醒弟妹。当佑宁完全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面前是一片废墟,房屋倒塌。 地震了!她着急的呼救,邻居苏玉祥一家人赶紧过来帮忙。可是父亲已经当场身亡,妹妹佑杰和弟弟佑聪都不能动。突然,妈妈挣扎起来,苏母过来一看大吃一惊,她要早产了。妈妈生下了一个女孩,佑宁听着母亲临终嘱咐的话,倔强的她坚决不哭。

  大批解放军与医疗队赶赴唐山紧急参与救援行动。匆忙中佑宁记下带走刚出生小妹的女兵名叫李天梅。佑杰与佑聪因为伤重被医生送往 医院治疗。只有小妹佑男跟佑宁在一起。抗震救灾小组的同志给了佑宁一张从废墟上清理出来的五千元存折,并叮嘱她好好保存。舅舅宋长生夫妻此刻赶了过来。

第二集

  佑宁看到舅舅和舅母来看她,信任地把存折交给舅舅保管。苏伯母责怪宋长生到现在才来看望他们,他们却提起了姐姐家的财产。谈及几个孩子的安置问题,舅舅却开始推诿了,苏伯母一口答应收养这几个孩子。可佑宁却执意听从政府安排要去 石家庄,好等佑杰和佑聪伤好后去找他们。佑宁去找女兵李天梅,得知部队已经离开唐山,她失去了与最小妹妹的联系。佑宁带着佑男跟着孤儿们一起去了石家庄育红学校。学校给他们开了热烈的欢迎会。会上袁佑男还主动表演了节目。分宿舍的时候佑宁要求老师朱一凡把她和妹妹分在一起,可是因为年龄的原因,佑男最终还是被分在与她同年龄的孩子中。

  吃饭的时候佑宁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吃肉了。朱老师告诉佑宁佑杰在北京医院治病的消息,可是她却不知道,佑杰将终生瘫痪在床上。远方的佑杰被医生安慰着,天真地以为断了的神经就像小树一样会慢慢长大,变好的。学校食堂给同学们发包子,并专门为佑宁准备了素的,可是她依然领了一份肉包子想留给佑男吃,结果被老师发现,让她交出来的时候,她却将包子扔在地上还用脚踩碎了。老师罚她站在操场上。

第三集

  倔强的佑宁一直不肯认错,年长的炊事员过来告诉她今天是朱老师儿子的忌日,因为佑宁的倔强,老师今天不能去看儿子。佑宁意识到自己不该赌气,向朱一凡承认了错误。朱老师告诉她人活在世上,不能光想到自己,也要想到别人,要学会跟别人相处。地震不仅给年幼的佑聪心理造成伤害,还在其额头留下了很深的伤疤。他被外公外婆接到了农村的家里。第一天上学就因为头上的伤痕被同学欺负,可年迈的外公外婆无力保护他。

  五年后,佑宁高中毕业了。她放弃了高考,只想早早回唐山,参加工作,早日实现母亲对她的嘱托。佑宁让佑男等着她,她在唐山安顿好就接她回去。佑宁的回来引起了舅舅一家的恐慌,舅母警告舅舅不许把佑宁接回家。市立医院的车直接把佑宁接到了医院,爸爸曾经工作过的单位接纳了她,安排了宿舍及一份护理员的工作。一天,佑宁工作时巧遇来探望病人的苏玉祥夫妻,双方都很高兴。苏母把佑宁带回了家。苏玉祥给了佑宁一张从废墟上找到的他们全家的合影,佑宁当宝贝一样收藏着。佑宁向舅舅提出想拿存折上的钱去探望佑聪,被舅母制止了。佑聪跟着外公外婆生活,性格越来越孤僻。

第四集

  佑聪听说姐姐佑宁要来,满心希望姐姐带他回家。尽管佑宁知道姥姥姥爷无力照顾弟弟,可是现在她的状况也无法带回去。倔强的弟弟失望地躲着不理姐姐。佑宁回来后向舅舅提出想接佑聪回唐山,被舅母一口回绝了。佑宁努力寻找着以前家的所在地,可是地震过后家成了平地,现在变成一片小树林了。佑宁只能拿两棵树当成自己的父母,诉说着现在的遭遇。佑宁跟护士长说想向院里要房子,许大姐建议她给严院长送点礼。踌躇再三,佑宁敲开了院长严霖家的门。严霖告诉她,医院正在扩建,暂时没有房子。佑宁向许大姐问起院长是否和她父亲有过节,许大姐推托不知道。佑宁在医院里遇到了刚刚进修回来的,儿时的竞争对手彭子阳。此刻子阳已成了这所医院一名年轻有为的医生了。小饭店里,子阳让佑宁以后有需要帮助的话尽管去找他,被佑宁礼貌的回绝了。佑宁抓住一切机会自学,这一切被默默关注的彭子阳全都看在眼里。一天,佑宁工作晚了,发现子阳已经为她买好了晚饭,结果发现是红烧肉。佑宁告诉他自己不能吃肉的原因,彭子阳顿生怜爱之情。佑宁去北京看望佑杰,医生告诉了她佑杰的病情,佑宁呆住了。医生提醒她不要让佑杰知道自己的病情。所有人都在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谎言。

第五集

  佑杰开心地告诉姐姐她一直坚持自学,希望长大后可以去当幼儿园老师。姐妹俩谈起失散小妹,非常牵挂。佑杰提出想回家,佑宁答应等她有了自己的房子就接她回去。一天,舅舅把佑宁叫回家,说舅母同意让他们搬回家的同时户口也迁回来。佑宁喜出望外。苏母来看望佑宁,含蓄地提醒她市里要优先分房给地震孤儿,可是佑宁以为不相关,当医院通知佑宁的分房指标已经被她舅舅给占用了,方才大惊失色。回家责问舅舅,舅母哭喊着责怪她忘恩负义。佑宁让舅舅答应她以后让弟弟妹妹住进来。新房里,佑宁跟舅舅的女儿小惠住一间屋子,满心期待着舅舅把佑聪接来,可是佑聪却不愿回来。佑宁自己去接,也被倔强的佑聪一口回绝了。佑宁寄人篱下的生活并不好过,每天做着一堆家务。佑宁每月交十元伙食费,还被舅母一阵数落。小惠把佑宁的全家福扔在地上,佑宁发火打了小惠。委屈的佑宁给石家庄的朱一凡打电话。告诉她自己被舅舅如此亲近的人欺骗,一凡让她不要依赖任何人,要学会自我保护。

  下班后的子阳发现佑宁还在更衣室里学习,让她不要拒绝别人帮助。子阳跟严院长提起佑宁的好学,还热心地将自己的辅导用书和笔记都借给了佑宁。

第六集

  子阳一直给佑宁以学业上的辅导。他的女朋友宋娟找了过来,两人一起离开了更衣室,护士们议论着这个骄傲的副市长千金。佑宁羞愧的提醒着自己不能犯错。宋娟问子阳佑宁的情况,嘲笑着孤儿的心理有问题,子阳却不置可否。回到家,彭母跟子阳谈起婚事,子阳回答还没想好。舅舅给舅母买了一件衣服,可是舅母穿不下,转送给了佑宁,佑宁开心不已,但她决定把这件新衣服留给佑杰。佑宁礼貌的再次拒绝了子阳的帮助,子阳让佑宁不要因为宋娟的关系而躲避他,他只是真心想帮她,不是同情和怜悯。佑男也要回唐山了,舅母却不同意她住回家里。佑宁坚决地要求如果不让佑男回家,就找民政局重新分房,而且向舅舅要回原本属于他们家的存折。可是看到存折,佑宁惊呆了,存折上只剩一元钱。舅舅可怜地哭诉上次出车祸的时候把钱全用了,佑宁对舅舅充满了鄙夷。佑宁接回了佑男,此刻的佑男已经养成了无拘无束的个性,一进门就因为睡觉的事情与小惠打起来,连舅母都忌怕三分,佑宁对佑男的个性又担心又高兴。上学路上,佑男帮小惠打跑抢钱的三个男生,小惠与佑男成了好朋友。舅母向佑宁要生活费连同上次买衣服的钱,佑宁生气的把衣服摔还给舅母。在路上重新买了一件衣服后带佑男去北京看望佑杰。

第七集

  天真的佑男回家后在院里栽下一棵小树,告诉大家这是姐姐树,只要小树长大,二姐的神经也会好的,二姐就能站起来了。佑宁为佑杰的病情咨询子阳,子阳答应陪佑宁去北京看望佑杰。可是结果依然让人失望。佑男高兴地写信告诉佑杰自己特地为她种了一棵小树,现在那棵小树已经发芽了,她相信二姐的神经也会好起来。苏母邀请佑宁去她家过年。佑宁谢绝了。除夕那天,在 医院时间看书,结果回家晚了,舅母的脸色很不好看,借题发挥,指桑骂槐。佑宁切菜不小心切破手赶紧去医院。子阳赶紧帮着包扎,这一切,被宋娟看在眼里,很不是滋味。回到家,舅母继续冷言冷语讥讽,佑宁饿着肚子跑出家门。无路可走的她又来到小树林,对着两棵树诉说起来,又冷又饿的她差点昏倒,幸好被前来拜祭的苏玉祥一家人发现,带回了家。舅舅过来说家里被佑男闹翻了天,佑宁同意就待在苏家过年。原来苏家夫妇也有心思,希望此刻把佑宁留下,将来可以嫁给淮南。翌日,苏母和佑宁说就在他们家住下,佑宁谢绝了。佑宁再次给朱一凡打电话,老师让她一定要珍惜自己。佑宁回到舅舅家,舅母嘲笑她有本事别回来,佑宁转身走了。

第八集

  初一早上,彭子阳特地给佑宁带来了家里包的素菜饺子,微妙的情感在两人中传递。这一切被前来查房的严霖看见,严霖提醒子阳他们并不合适。佑宁终于答应搬到苏家来住,可佑男因为要看护姐姐树,执意要留在舅舅家里。子阳回到家里被彭母追问与佑宁的关系,彭母明确表示不喜欢孤儿。苏家热情地欢迎佑宁的到来,把淮南住的小屋让了出来。苏家夫妇一直和淮南关系紧张,看着佑宁积极准备考夜大,开始担心将来佑宁不会跟自己的儿子。佑宁劝淮南,建议他不如做一点实事。隔天,淮南送给佑宁一台缠棉球的机器,让佑宁又惊又喜。回到家,佑宁夸淮南的新发明非常棒,苏家夫妇十分高兴。一天,佑宁上班的时候插空看书,结果把病人给忘了,被严霖发现后大为恼火,说即使佑宁考试过关,他也决不会同意佑宁成为一名医生。佑宁参加了夜大考试,终于拿到了录取通知书,她兴奋地第一个告诉了子阳。两人约好晚上吃饭庆祝。恰巧宋娟来找子阳,被子阳推掉了,跟在佑宁身后的宋娟发现子阳与佑宁的约会。淮南回家告诉父母这个好消息,可是苏家夫妇的心情却很复杂。子阳回家被彭母逼问是不是已经爱上佑宁了。子阳惊醒,向宋娟提出分手。

第九集

  佑宁很惊讶发现子阳竟受聘于她所就读的夜大担任老师。就在此时,佑宁接到姥爷的来信,说佑聪的功课门门不及格,自己老迈的身体也实在照顾不了佑聪。苏家一口答应让佑聪搬回来住。佑聪一开始怎么也不愿意住在苏家,可当他被带进淮南的小屋时,立刻被里面奇奇怪怪的东西吸引,看着佑聪跟淮南有说有笑,佑宁终于放下悬着的一颗心。开学第一天,老师把佑宁叫到学校,建议让佑聪换班级。佑宁决定暂停学业,帮助佑聪把学习搞上去。子阳得知这一消息,又急又气中向佑宁表白了自己的感情,倔强的佑宁拒绝了。子阳追问原因,佑宁回答她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不想连累别人。子阳找到夜校校长,希望学校可以继续保留佑宁的学籍,并允诺他会帮助她顺利毕业。佑杰在十九岁生日那天终于知道自己的病情。花园里,佑聪远远的看见佑杰坐在轮椅上心痛不已。医生告诉佑宁只能接受佑杰瘫痪终生的事实,建议他们把佑杰转回唐山。佑聪怎么也不肯跟着佑宁进去看二姐,佑宁很失望,只能独自一人进去。佑宁告诉佑杰要把她转回唐山继续治疗,一心想回家的佑杰十分失望。回去路上,佑宁责备佑聪,可佑聪却因为佑宁不愿接佑杰回家非常不满。医院里,受伤男兵孙强又来看望佑杰,他劝慰着,终于让佑杰破涕为笑了。

第十集

  佑杰和孙强两个年轻人在病房里有说有笑的,护士长看到此情景实在很担心,决定跟孙强好好谈谈。孙强接受了护士长的忠告,告诉佑杰部队要接他回去,临走前送给佑杰一串风铃,希望她好好活着。孙强的离去,让佑杰伤心不已,变得沉默,即便是佑宁来接她回唐山,也没反应。回到唐山截瘫疗养院,绝望的佑杰爆发起来,她不许任何人靠近,一心只想求死,被躲在门外的佑聪看在眼里,伤心欲绝。家门口,佑聪遇到四处找他的佑宁,佑宁逼问他到底去哪儿,没想到反被佑聪咬了一口,佑宁大吃一惊。翌日,佑宁接到疗养院的电话,匆忙赶过去的佑宁在病房门口看见了佑聪。佑杰主治医生徐大夫让大家暂时不用理会她,只有靠佑杰自己走出这种困境才能继续生活下去。看着离去的佑宁,佑聪对姐姐更加怨恨。徐大夫跟佑杰进行了长谈,他直言不讳地告诉她将终生不能再站起来,只有接受这一现实,在别人的帮助下继续活着,如果她选择死,他们不会帮她,但也不会强迫她吃饭。佑杰开始拒绝每天的进食,护士也不强迫她,只是徐大夫每天都会去看她,跟她谈外面的事情,说他的病人经历的生离死别,但是人们还是顽强的生存着。佑宁天天都来医院,可是都被徐大夫耐心劝解着,一定要让佑杰自己战胜自己。

第十一集

  佑杰绝食五天了,日渐虚弱。徐大夫告诉她虽然她失去了活动的能力,可是她还留有可以思考的大脑。幻觉里,她看到了生活还是那么美好,佑杰活了下来,她开始思考活着的意义。佑聪终于出现在佑杰床前,姐弟俩痛哭在一起。

  淮南将自己的自行车改装成了一辆可折叠的轮椅,送给了佑杰。地震八周年,姐弟四个人第一次聚在一起去给爸妈烧纸。回来后,姐妹三人亲热地挤在一张小床上,佑杰感叹家的美好。当年的女兵李天梅找到佑宁,惭愧的告诉佑宁,她把她们的小妹妹丢了。医院里,子阳在进行一台大手术,佑宁关切地在门外守候着。看到子阳微笑走出手术室,她终于放下心。子阳告诉佑宁只要写一张复学申请就可以重新坐回学校课堂了,他会帮助佑宁完成大学课程的。晚上,佑聪看见子阳送佑宁回家,他觉得只有淮南才最合适跟她姐姐在一起,淮南让他别多想。佑宁托淮南帮她买一辆自行车,而淮南却自己动手帮她拼装了一辆车。佑宁终于如期毕业了,毕业典礼一结束子阳就拉她去庆祝。咖啡厅里,子阳变戏法似的拿出了戒指,佑宁让子阳答应跟她一起照顾弟妹们,看着子阳肯定的答复,佑宁终于接受了子阳的求婚。

第十二集

  苏家也在为佑宁的顺利毕业忙碌着,淮南告诉父母他和佑宁不可能。苏母不明就理地训了淮南一顿。苏家门外,佑宁与子阳难舍难分被淮南看见了。他们约好星期天一起去见彭母。回到家,佑宁才发现苏家一家人都在等她吃饭,她满怀愧疚,赶紧去煮水饺,一句他们是一家人方才哄得苏母高兴起来。星期天佑宁跟着子阳去见了彭母,彭母坦言佑宁的家庭负担会影响到子阳的前途。佑宁直觉知道彭母并不喜欢她。由于子阳坚持,彭母只能同意他们的婚事。佑宁希望他们的婚礼可以办得简单朴素,可是却迟迟无法向苏家二老说出自己要结婚的事情。思考再三,她决定写信向苏家二老说明一切。苏母读完信震惊了,觉得佑宁没有知恩图报,反倒是淮南开始劝慰母亲把佑宁当亲生女儿一样嫁出去。

第十三集

  苏母知道佑宁即将结婚十分伤心,苏父提出马上去酒泉看望大儿子,让她缓和情绪。佑宁回家后,淮南谎称大哥出了工伤,父母赶去看望。火车上苏父劝导苏母施恩莫忘报。淮南趁子阳送佑宁回家时找子阳谈话,希望子阳对佑宁多一些宽容和谅解,好好爱佑宁,不要让她受到伤害。子阳指出淮南也爱佑宁,可是淮南自己不能肯定那是爱情。佑宁约好兄弟姐妹一起去看佑杰,告诉她即将结婚的消息。子阳希望佑杰可以祝福姐姐。佑杰照做了。佑宁跟子阳谈起佑杰希望回家,可是子阳诚实的回答让她知道接佑杰回家的难度,只能作罢。佑男看到子阳很是喜欢,可是佑聪根本不接受子阳,还说出苏家父母离开的真实原因。翌日,子阳在 医院开结婚证明,佑宁质问严院长为何对她特别严厉,严霖告诉她不会让她调离医院。佑宁和子阳高兴地布置新房,舅舅夫妇赶来送东西,被佑宁拒绝了。苏家夫妇终于回来了,佑宁赶去车站接车。佑宁希望苏家二老把她当亲闺女一样看待,苏母终于原谅了佑宁。

第十四集

  苏母把早已准备好的嫁妆送给了佑宁。晚上,子阳终于正式上门象拜见父母一样拜见了苏家夫妇。佑宁跟子阳去疗养院看望佑杰,佑杰不想参加姐姐的婚礼,经过子阳一番开导,佑杰终于答应参加姐姐的婚礼,这让佑宁十分高兴。佑宁和子阳的婚礼如期举行了,婚礼上佑宁看着彭母却怎么也叫不出妈,这让彭母十分生气难堪。苏母怎么都没劝住中席退场的彭母,苏母对他们以后的生活开始担心起来。朱一凡也来参加佑宁的婚礼了,临走前她说自己即将去深圳,今后不能再频繁联系了。让佑宁以后遇到事情多跟子阳商量。第二天清晨,子阳看见佑宁在阳台上辛苦地练习叫妈,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心疼的让佑宁不要勉强自己。子阳跟彭母解释,可是彭母依然不开心。佑男又一次因为要看护姐姐树,无论如何不和佑宁去新家,佑宁没有办法,只好去苏家接佑聪。淮南提出将姐姐树一起移到新家,佑男就会和佑宁去新房了。果然,佑男放学后看见姐姐树没了,立刻去了新家。可是无论淮南怎么劝佑聪,佑聪都不愿去跟佑宁住,佑宁只能作罢。婚后佑宁上班被通知分到医案室管档案。

第十五集

  佑宁回到小树林,对着两棵树说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成为医生。佑宁在医案室整理资料时,竟然发现 地震前爸爸和很多熟悉的医生亲手记录的病历,那些记录蕴含着众多医生的智慧,她着迷地忘记下班时间。她开始觉得这份工作是非常有意义的了。晚上佑宁正和子阳说着话,突然佑聪来了,他要在这儿住下,因为淮南交新女朋友,他觉得住那儿不方便了,佑宁开心不已。翌日,佑宁去看望苏家二老,发现苏母对那女生一肚子意见。恰在此时,淮南和女友回家了,女孩嘴很甜,而淮南却一声不吭。佑宁临走时希望淮南认真考虑他和那个女孩的关系。没想到,第二天苏母就打电话告诉佑宁,说淮南和女朋友分手了。佑聪虽然住了进来,可是却一直和子阳十分生疏,佑宁让子阳辅导佑聪化学,以此缓和关系。谁知佑聪在考化学时,竟然只字不答考了零分。子阳回到家后关心佑聪考试情况,佑聪挑衅地把试卷给子阳看。子阳对改善他和佑聪的关系失去了信心,从此和他客气而冷淡。学校里因为佑聪不愿写检查,化学老师执意不让佑聪上她的课。而佑宁却刚刚得知自己怀孕了,子阳知道后兴奋不已。佑宁和子阳一起回彭家,彭母因为佑宁怀孕也开心不已,张罗着该如何做饭给不吃肉的佑宁增加营养。

第十六集

  佑宁去学校接佑聪,可他不肯回家,推拉中,子阳找来,带佑聪在外面吃饭。子阳告诉佑聪他姐姐已经怀孕,以后不能再跟姐姐动手,一定要尊重佑宁。佑聪饭后没去上课,又跑去疗养院看佑杰,发现佑杰长褥疮,大声质问护理员刘姨,被佑杰喝止。佑杰察觉佑聪情绪不对,可是她刚开口询问,佑聪就跑出去了。淮南到学校找佑聪这才发现他已经好多天都没上课了。淮南赶紧告诉佑宁,他们到处寻找佑聪。佑宁发现那天和佑聪在一起的男孩,可是被佑聪逃脱了。淮南支走佑宁,他自己却远远地躲在房子外面等着。终于等到佑聪出现,可是佑聪却不理会淮南,跟着几个小流氓去勒索,慌乱中,佑聪失手致人重伤。佑宁找到佑聪,带他去公安局自首,又向伤者家属赔礼道歉,对方答应代佑聪向法院提出减轻处罚,但是要一万元钱的赔偿。佑宁没有办法只能向子阳商量筹钱。子阳回家向母亲提出借钱,引来一顿数落。子阳回家后放下借来的五百元钱,让佑宁以后管教好弟弟妹妹,不要再让他为难。佑宁屈辱地接受了。佑宁约了淮南请他帮忙筹钱,淮南回家跟父母商量,苏家二老拿出多年的积蓄及准备给淮南结婚用的钱,却也只能凑齐七千元。佑男跑到舅舅家,张口就借一万元钱,否则就卖属于他们那部分的房子。

第十七集

  看着佑男的不依不饶,舅母只好拿出一千元钱,连小惠也把自己攒的钱拿了出来。第二天一上班,院里通知佑宁,医院里同意借给她二千元钱。开庭那天,佑宁把佑杰从疗养院接出来。佑聪因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被判刑二年。监狱里,佑聪避而不见佑宁。佑宁对佑杰说佑聪不肯见她,实在让她操心。佑杰冷冷的回答她可以不管、不做,没人逼她。姐妹两人不欢而散。佑宁在外面缓和情绪之后再次走进病房,两姐妹又抱头痛哭和好。佑宁决定每个星期天都去监狱探望佑聪,防止他再学坏。佑杰也决定给佑聪写封信去鼓励他。佑聪看着佑杰写给自己的信泪如雨下。从监狱回来以后,佑宁找子阳商量因要常去探望佑聪,现在不想要这个孩子,子阳一口否决,告诉佑宁,他以及他母亲都在盼望这个孩子的降生。可隔天,佑宁去医院要求流产,医生赶紧通知子阳。子阳赶到时佑宁却已离开了医院。晚上佑宁回到家,告诉子阳孩子已经没了,子阳第一次冲着佑宁发起脾气。佑男给佑宁看了子阳特地为她蒸的鸡蛋,佑宁愧疚不已。星期天子阳回家看见母亲做的小棉袄,终于控制不住情绪哭了起来,彭母知道真相后对佑宁更加气愤。佑宁骑车带着佑男一起去看佑聪,却因大出血倒在路边。

第十八集

  淮南去监狱探望佑聪,看着佑聪对佑宁依然态度恶劣,忍不住告诉他佑宁为了看他流产差点丢掉性命,佑聪终于答应淮南他会学好。佑宁出院后子阳跟她坦诚地对话,希望不要因家庭负担而影响到他们之间的生活,可是佑宁问他,如果她不能做一个好姐姐,又如何是好母亲,好妻子,子阳回答不出。佑宁让子阳重新考虑他们之间的关系。晚上子阳跑去找淮南,他开始怀疑佑宁是否真的爱他。淮南告诉他,如果当初看到佑宁经历的地震一幕就能理解她了。清晨,佑宁一睁眼看见子阳坐在床前,两人和好如初。可是佑宁却得不到彭母的谅解。

  佑宁坚持每周去看望佑聪,姐弟间的关系终于缓和了。佑宁也因为佑聪在监狱表现良好,被减刑三个月心情大好,主动向子阳提出要孩子藉此缓和和彭母的关系。佑宁跟佑男忙着布置房间准备迎接佑聪回来,佑杰在一边看着心里不是滋味。佑宁跟子阳回彭家,亲手织了一件毛衣给彭母,彭母开心地接受,婆媳关系终于缓和下来。疗养院里护理员终于忍不住把佑杰写好的信拿给佑宁,看完信的佑宁才知道佑杰是如此盼望回家。由于佑杰身体的特殊性,佑宁十分为难她到苏家跟二老商量。苏家都不赞成她接回佑杰,说那样会严重影响到他们正常的生活。佑宁陷入两难的境地。

第十九集

  佑宁思考再三后把子阳约在当年的饭店。子阳以为佑宁是在怀旧,特意准备了一束红玫瑰送给她。可是当佑宁拿出佑杰厚厚的一叠信之后子阳明白了,子阳坚决反对接佑杰回家,万一照顾不好,不仅会害了佑杰也把一家人的生活给毁了。佑宁希望把生孩子的计划再次往后推,子阳不同意,两人不欢而散。翌日,子阳找严院长谈起他和佑宁现在的状况,严霖不希望家庭生活影响到他的事业,主张他离婚。佑宁对苏母说子阳不同意接佑杰回家,他太自私了。苏母批评她,凡事要多替别人着想。严霖去找佑宁,谈起她的婚姻。他会帮子阳安排出国深造,好解决目前的困境。晚上他们又约在饭店见面,佑宁主动提出离婚,她既不能让子阳帮她承担照顾家庭的重担,自己也做不到放弃照顾弟妹。子阳也知道自己陷入两难境地,只能接受院长 留学安排。他们商定离婚事情悄悄进行。临行前,两人一起去探望佑聪,佑聪终于喊出姐夫。

第二十集

  子阳依依不舍地与佑宁告别,告诉佑宁淮南才是最爱她的,他一定会跟她共同承担照顾家庭的重担。送走子阳后,佑宁姐妹三人一起去接了佑聪回家,终于四个兄弟姐妹住在一个屋檐下了。佑宁希望佑男努力而且一定要考上大学,也希望佑聪再回学校,复读高中后也去考大学。她自己也要进修早日成为医生,对佑杰她却没任何希望,不免让佑杰有点失望。苏家因为淮南的辞职又惹起苏母不高兴时,佑聪过来了,他对淮南说他的命运都在姐姐的控制下,他并不想再读书。佑宁为佑聪复读的事情到处奔波,护士长告诉他这事只有严院长才能帮上忙。佑宁迫不得已只能去找严院长,严霖告诉她人生之路并不只上大学一条。佑宁无意中得知校长的女儿也曾经在地震中受过伤,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跟校长恳求半天,校长答应她第二天就会开会讨论。第二天当佑宁得知学校终于同意佑聪复读的事情满心欢喜,可是佑聪却一口拒绝。再次搬回淮南的小屋。佑宁冲动地说如果他不回家就不是袁家的孩子,争吵中佑聪答应跟佑宁回家。可是佑聪却并没去学校上课,他离家出走了。淮南陪佑宁四处寻找也无踪影,佑宁却摔伤住进医院。此刻佑聪却已化名大刚,进了煤矿干起了采煤的工作。淮南劝佑宁让佑聪自己选择他的生活。

第二十一集

  佑宁回家后对佑男和佑杰说不找佑聪了,让他过自己的生活,而她们一定要好好生活,佑聪一定在看着她们。第二天佑宁向医院提出报名进修研究生的名额,办公室主任提议把名额让给佑宁,可是严院长希望让大家通过考试公平竞争。佑杰让小保姆给佑聪写了一封信贴在楼下,佑宁看到后给撕了回来,佑宁担心这种方式反而会伤害到佑聪,佑杰觉得自己的意见不被尊重深受伤害。赌气的佑杰让小保姆一直开着窗终于感染风寒,被紧急送到医院救治。佑宁被医生叫到办公室,而此刻佑聪却悄悄地来到佑杰病床前,临走时丢下钱。佑宁在佑杰面前诚恳地认错,可是佑杰却再一次提出自己活下去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佑宁发现枕头下的钱,猜测一定是佑聪来过,赶紧追出门却根本找不到。佑宁让佑杰一定要高兴地活着,因为佑聪在默默地关注她们。请来的小保姆不干了,苏母热心地过来帮忙照顾佑杰。一天晚上,苏母过来告诉佑宁淮南已经帮忙找到新的小保姆了,过两天就来。像佑杰这种情况,不如帮忙找个农村小伙照料她,民政局同意给男方落城市户口。佑宁担心佑杰不高兴,谁知道佑杰一口同意见面。第二天,苏母带来一个粗壮的青年,可是佑杰看了一眼之后就别开了脸。

第二十二集

  苏母看情形不对赶紧领男青年走了,姐妹俩抱头痛哭,佑宁对佑杰说一辈子都跟着姐姐过。佑聪在矿上加班加点的干活,一心想多挣钱可以把佑杰接过去跟他住。这天,佑聪放工后去洗澡,正遇到工友想要欺侮寡妇秀芳,赶紧阻止了。佑宁的考试成绩出来了,她与另一位医生并列第一名,院长决定让双方再次面试分出胜负。佑宁诚恳的自述终于赢得了进修名额。彭母得知消息后高兴地让佑宁赶紧写信通知子阳。佑男和孤儿王虎交往被老师误以为早恋,佑宁希望她不要再贪玩好好参加高考。高考那天,佑宁在学校门口遇见王虎,像姐姐似的也对其嘱咐一番。佑男以超常发挥终于考上大学,可王虎却没考好。两个孩子又为此争吵起来。佑宁和佑杰在家开心不已,佑男告诉他们王虎没考好,佑宁却暗自高兴。王虎告诉佑男民政局帮他分配工作去开电梯,又被佑男嘲笑一番。淮南终于成功写出软件程序卖了出去,而他也将去软件公司做工程师。佑聪悄悄找到佑男庆祝她考上大学。佑男向佑聪借钱,帮助王虎开了个小店。

第二十三集

  深夜,佑男回家后被佑宁一阵训斥,不许她再跟王虎来往。第二天,佑宁去找王虎,让他别再找佑男。佑男得知后回家找佑宁理论,佑宁失手打了佑男一巴掌,她希望佑男可以找一个家庭健全的人结婚,享受到家庭欢乐,而不是找一个孤儿。佑男跑到他们租的小屋里,两个孩子美好地幻想未来。佑男答应王虎只要大学一毕业俩人就结婚。佑宁为了分开两人,终于答应让佑男去北京读书。佑宁去找淮南让他带她一起去见佑聪,因为家里发生的种种事情佑聪都知道只能是通过淮南。佑宁远远看着身着矿工服的佑聪终于放下心来。转眼三年,佑宁和佑男双双如期毕业,一家人高兴地聚在苏家,独缺佑聪。佑聪此刻也在借酒浇愁,秀芳在一旁开解佑聪不能恨最爱自己的姐姐。

第二十四集

  佑聪向秀芳说起 地震那段经历对他造成的伤害,埋怨姐姐对他不理解,秀芳指出他跟姐姐之间缺乏沟通。佑宁虽然进修结业了,可是还要通过院里的考核才能决定是否当医生。当年地震中抱走婴儿的李天梅给佑宁寄来了一封信,他们的小妹原来被部队师长领养了,取名叫江军生,佑宁决定马上去北京。佑宁在车站见到李天梅后两人直奔学校,当一个年轻女孩走过他们面前时,佑宁心里慌乱的感觉到那就是她小妹。江家,老夫妇俩对这女儿都宠爱有加。李天梅带着佑宁找到江家,当佑宁表明身份后,夫妻俩异口同声否认孩子是领养的。当佑宁再次上门诚恳地对江家夫妇说起当年事情,却还是被他们拒绝了。李天梅再次从医院证实了孩子的身份,江家夫妇终于承认孩子是佑宁的妹妹,却提出等军生考上大学以后再相认。为了军生的未来,佑宁终于同意了。佑男回来后,发现小店里的账本上已空无分文,王虎也提出分手。

第二十五集

  佑男去银行查帐,这才发现账户早已被冻结,反倒欠银行一笔债务。王虎这才告诉佑男每月寄给她的钱是自己在电力局做事的工资,佑男感动地原谅了他。她决定不去分配的团市委工作,和王虎共同创业。在和佑宁的对话中她说出早已看到姐姐的离婚证,这让一旁的佑杰和淮南都大吃一惊。佑宁坚决不同意佑男和王虎的事情,佑男却不愿为了未知的未来而放弃掉眼前的幸福。连佑杰都站在佑男身边,希望姐姐不要再干涉佑男的生活。夜晚,淮南独自一个人在饭店惆怅地喝酒。佑男跟王虎说起结婚一事,王虎希望他们的婚姻能得到佑宁的同意。清晨,酒醒的淮南告诉苏母他愿意交新女朋友。苏母让佑宁回家一起看看女孩,再劝劝淮南。淮南追问佑宁为什么不肯跟他们说离婚的事情,佑宁觉得这些事情只能自己去承担。但在小树林,佑宁却说出希望淮南可以留在自己身边,其实佑宁也早已爱上淮南。翌日,佑杰住院时的病友孙强竟然找到佑宁家,佑杰又惊又醒。两个年轻人互诉着衷肠,又哭又笑。佑宁回家后,有点惊讶两人如此亲热,却还是礼貌地留孙强兄妹在家过夜。

第二十六集

  晚上佑杰开心地跟佑宁谈论孙强,佑宁这才告诉她在北京时就已经知道他们的关系了。可是出于佑杰和孙强这种身体状况,两个人是无法结合的,佑杰只能落寞地接受。第二天,孙强向佑杰告别,让她好好活着。佑杰在房里伤心地哭着,孙强独自在楼下舍不得离开。佑杰突然听到轮椅声,孙强回来了。佑杰告诉佑宁即便他们的爱情只有一天,她也知足,她要自己选择自己的生活。佑男成功谈成一笔生意,从对方手中提前预支了货款,跟王虎两个人张罗着替佑杰操办婚事。彭母生病,佑宁赶紧将其送到医院。病房中,彭母从护士口中得知子阳与佑宁早已离婚,子阳也因为此才出国,彭母将佑宁赶出了病房。佑男帮佑杰找了房子,把佑杰热热闹闹地接走了。佑宁在楼下遇见却已无力阻止,佑宁回到空荡荡的家里,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儿。淮南终于带着女友小莉上门了,可是一得知佑宁家出状况,丢下小莉就去找佑宁。看着佑宁疲惫的在沙发上睡着,淮南疼爱的抱她上床。回家后,苏母告诉她小莉生气地走了,淮南也无心去追,告诉苏母佑宁其实早已离婚。无论佑宁喜不喜欢他,他都决定陪在她身边。

第二十七集

  佑宁的考核没有通过,照旧回医案室工作。淮南希望佑宁不能因为父母的遗愿而强迫弟妹们生活,应尊重他们的选择。佑杰的婚礼上佑宁看见佑聪,姐弟俩第一次心平气和地谈话。佑宁关切地问佑聪有女友了没,佑聪告诉她喜欢上工友的遗属,一个比他大三岁还有一个女儿的寡妇,希望姐姐可以尊重自己的选择,而且淮南哥一直深爱着姐姐,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别人一个机会。婚后的孙强被民政局安排去福利院做收发工作。佑杰鼓励孙强参加自学考试,白天自己先跟电视机学习课程,晚上再教他。王虎就结婚一事再次来征求佑宁的意见,佑宁终于同意。可新婚之夜佑男就和王虎闹开了。佑宁赶过去把他训斥了一顿。院里终于同意佑宁去外科进行实习。孙强一次性通过两门自学考试,记者特地去采访他。同在福利院工作的小翠主动提出送孙强回家,孙强提议在福利院里成立学习小组。对于小翠的突然到来,佑杰表示出欢迎,孙强妹妹秀儿却提醒哥哥千万不能对不起嫂子。第二天,报纸上刊登了孙强身残志坚的学习精神,无意中又引发了佑男对王虎的埋怨。佑宁匆忙赶过来,发现王虎又站在门口。王虎的一句话让佑宁对王虎改变了态度。这天孙强在路上跟小翠有说有笑的,被佑宁看到,孙强尴尬地让小翠走了。

第二十八集

  佑宁跟佑杰说如此帮孙强开拓眼界,是否会担心将来,佑杰却认为她的天地也会越来越宽。佑宁跟淮南谈起孙强的变化,淮南让她什么都别做,佑杰对这种情况的出现一定早有准备了。

  这天,佑宁在医院工作,竟然发现她的病人是彭母,可是彭母坚持换别的医生看。佑宁只能离开病房。没想到彭母突然跌倒在地,身边却没医生和护士在,严院长为此大为光火,佑宁被停职反省。佑宁再次来到小树林,诉说着自己面临的困境,没想到严院长竟找了来。他向佑宁说起往事,拿出 地震前一天袁驷驹写给他的一封信,就是这封信拯救了严霖。佑宁看着爸爸的亲笔信,开始了深深的思考。佑宁主动去煤矿找佑聪,让他带着孩子及秀芳回家去,佑聪抱着姐姐痛哭起来。佑宁赶到医院,发现彭母已经转院。佑宁急忙赶到胸科医院可是却被子阳的妹妹子月阻止,佑宁找到主治医生,详细询问了彭母病情之后,再次找到子月,希望彭母能多做检查以免贻误病情。淮南建议佑宁给子阳写信,告知详情。可是子阳却因为当初逃避责任很难面对佑宁,迟疑不决是否该回国。严霖希望佑宁可以帮助子阳回来。电话中,佑宁开解着子阳放下包袱。子阳回国了。彭母的病情终于得到正确诊断,佑宁为其争取了时间。

第二十九集

  彭母感激佑宁的坚持,希望子阳可以和佑宁重新开始,可是此刻佑宁已经答应淮南。孙强开始频频出席各种报告会,用自己的事迹鼓励别人,越来越自信和膨胀。他和小翠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秀儿再次提醒哥哥千万别让嫂子伤心。孙强开始苦恼这种关系,故意避开小翠。佑宁跟淮南去看佑杰,告诉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们永远都是一家人。佑男的生意越来越好,给佑杰送去一台29寸大彩电,却无意中发现了孙强与小翠的关系。佑杰跟姐姐提出她要回家,她决定跟孙强离婚,却不希望家里人为难孙强。佑男很生气,反倒是佑宁让大家尊重佑杰的选择。佑杰主动跟孙强提出离婚,孙强却说已和小翠商量好了,他们结婚后会像现在一样照顾佑杰,他们组成三人之家。佑杰觉得这对她是一种伤害。就在此时,孙强却面临转干问题,佑杰答应他转干之后再办手续。佑宁他们在做着迎接佑杰回家的准备,得知消息后只能尊重佑杰的决定。众姐妹们开始每天轮流去陪佑杰。

第三十集

  终于到了佑杰回家的那天,临行前佑杰还是感激孙强对她的这份感情,让她的生命多了一份体验。淮南给了佑杰一份惊喜,他们为她准备了一台电脑,教她如何与外界沟通。与江家约定的三年之期已到,兄弟姐妹三个人再次来到北京,想要认回军生。江师长跟佑宁他们说起军生的过去,希望能让她继续这样单纯幸福的生活。姐妹三人商量究竟该如何做,佑宁再到江家,发现二老对军生宠爱有加,决定暂时不相认。佑宁终于明白母亲临终的嘱托是希望他们姐妹能彼此关爱、生活得更好。这天,佑宁在医院上班,突然舅舅抱着浑身是血的小惠进来,原来舅母对小惠的婚事横加阻挠,小惠割腕自杀。佑宁全力抢救,可是小惠的血型血库里没有,佑宁赶紧通知弟妹过来输血,原来他们的血型都是一样的。看着几兄妹的血输进小惠身体,愧疚的舅母感激不已。

  时间飞快,转眼大地震过去三十周年,大家又都聚在一起。第二天,太阳下,一家人来到唐山地震纪念碑前,江家夫妇带着军生也来到纪念碑前,兄弟姐妹终于聚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