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民政局干部简和平人到中年,生活波澜不惊犹如一谭死水。然而有一天,单位主任因为意外死亡,这给他带来不小的震动。另一方面母亲肺癌手术后康复,需要人照料,他把母亲接到自家同住,又遭到做护士的妻子齐英对住房的抱怨,加上升迁不顺利,以往平静生活中被掩藏的问题都一一暴露了出来。

  这一系列的事情让简和平醒悟到,人到中年,身边的许多人和事都在改变,但是他的工作和生活却没有任何起色。他开始反省,并为自己制定了一份“中年计划”:包括升职换房子出书等等生活各方面都被列入其中。

  这份“志向远大”的中年计划引来了家人的嘲笑,不过母亲和大女儿简洁却表示支持。

  日子一天天过去,升迁和购房问题都一酬莫展,出书的计划却得到妹妹和华的同事苏真的帮助,这给了简和平莫大的安慰和信心。在苏真的不断鼓励下,他锻炼身体的计划一直没有停下,手风琴也拉的像当年一样美妙了。

  他沉浸在充实的生活中,妻子却渐渐对他产生了猜疑,母亲和妹妹也警惕起来,一下子都把目光对准了他。最后,忍受不了这番折磨的简和平终于在“中年计划”上多加了一项内容--离婚!

  这个惊人的决定出自忠厚老实的长子之口,一家人都不敢相信,妻子更是不能接受,两个女儿的感情问题还没有解决,老父老母又闹起了离婚,一个男人在不惑之年,面对这些不得不解决的问题和他不愿放弃的“中年计划”,到底该何去何从?

  一份近乎完美的“中年计划”最终能否实现……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工作了一天的简和平到妻子齐英工作的医院去拿福利,正好遇到一个产妇难产,最终大人没有保住。回家的路上,还没有缓过劲来的简和平,被同单位李主任的车撞见,李主任顺路搭上了简和平,平时并不多言的李处长跟简和平谈及自己退休后的理想――自驾车全国旅行,这个想法让简和平大吃一惊。

  第二天,刚到单位被告知李主任在昨晚回家的路上犯了急病,突然去世。以前在简和平手下干的小赵来接替了李主任的位置,并且来了个下马威,打的个简和平措手不及。

  母亲张淑琴被意外查出患有重病需要马上手术,手术前母亲一番带有遗言味道的嘱托让简和平心里不是滋味。张淑琴的手术非常顺利,简和平为了方便照顾母亲的身体,把父母都接到自己家中去住,齐英虽然不快但也接受了这个结果。

  一系列的变故让简和平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中年计划”的制定却引来了家里成员的嘲弄。简和平没有因打击退缩,誓要做出个样子给大家看看。

第二集

  老伴生病,自己又住在儿子家中。简伯文躲在孙女的房间里偷偷给以前的牌友打电话,发泄心中的苦闷。

  看着简和平为中年计划忙活,简洁在惊诧之后,对父亲的言出必行十分赞赏。

  张淑琴总是怕自己给儿子一家添麻烦。虽然身体还未康复,但却仍是闲不住,婆媳住在一起难免会有些磕磕绊绊。一早,简和平跑步回来意外地发现母亲张淑琴失踪了,妹妹电话打来,原来张淑琴独自跑回了自己家中。

  简和平在单位受到年轻赵主任的挤兑。他带着一肚子气回到家,对齐英发脾气,为“气走”张淑琴的事指责妻子。晚上简和平来到父母家想请母亲搬回去,却意外遇到了妹妹简和华的同事出版社编辑苏真。苏真对简和平的中年计划表现出了相当的兴趣,并建议以此选题出书。

  齐英、简和平本来因为母亲出走的事情正在闹着情绪,小女儿简丹恋爱了。这意外事情的出现,使两人忘了发生的不快,合力应付简丹的情况。

第三集

  齐英担心女儿的终身大事,跟简和平暗中商议对策,两人决定让女儿正式带男友上门,以便他们鉴定。周,简丹带男友江晨第一次上门。江晨虽然有些紧张,但举止大方得体,而他的明朗健康也给简和平夫妇留下了良好的第一印象。简丹察言观色,看出父母对江晨态度热情,心情极为愉快。

  副主任的位子空了下来,同事暗示简和平得努一把力。一下子令简和平动了心。赵主任也有意无意地暗示简和平,他的下一步很关键,要看简和平怎么表现了。简和平的心里更痒痒了。他把这件事告诉了齐英,齐英一听就来了兴趣,向来小气的齐英这次大力支持,为简和平准备了一份厚礼。

  简和平最终把厚礼送到了父母家,撒谎说是别人送给他的。同时,单位的援藏计划出来了,有一个名额要去西藏半年,希望大家报名。虽然齐英强烈反对,简和平还是背着她报上了名。

第四集

  简和平把自己报名援藏的事情告诉了苏真,有过进藏经历的苏真赞成简和平的援藏行动,一番交谈之后简和平对自己的决定更加坚定了。

  精通电脑的江晨经常来家中教简和平一些电脑知识,一来二去经常和家中的简洁碰面,两人渐渐熟识。关于援藏的事情,简和平一时还不知道怎么和老婆交待,齐英这边还在一脑子坚持让他千万不要去援藏。

  简伯文在牌友中打牌,忽然有人使劲敲门,开门一看,竟是警察。原来派出所民警接到举报,说这里有人聚赌,是来抓赌的。原来是张淑琴向派出所举报抓赌的事情,这让简伯文在麻友面前大丢脸面。一怒之下,简伯文用自己的方式离家出走,熟悉父亲性情的简和平在酒馆找到了简伯文。

  为了向老伴宣扬自己一家之主的地位,简伯文借此干脆赖在儿子的家里。这给简和平的家里生活又带来了一些不便。

第五集

  天生乐观的简伯文非常适应在大儿子家的生活,日子逍遥自在。张淑琴看简伯文真的不回来,有些生气,告诉简和平,把老爷子赶出来。简和平夫妻俩背后一起商量怎么逼简伯文回家。

  当简和平吭吭哧哧地对父亲提出要交生活费时,简伯文大吃一惊,生气地把简和平臭骂一顿。正在大家暗自窃喜时,聪明的简伯文主动给儿子交了一点儿生活费。又提出要求,要享受更好的待遇。一天张淑琴随身带着一个行李箱来了,从此简伯文的好日子看起来有点儿变味了。因为无论他做什么,张淑琴都像胶水一样粘着他。这让简伯文有些哭笑不得。

  简和平单位里那个空出来的副处位置终于有下落了,但不是他。简和平自然感到失落,却又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齐英听简和平说升迁的希望没了,大失所望。但近来她亲眼看到婆婆对公公的态度,感慨很多,齐英忽然觉得,也许简和平是否能升官发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家人能够平平安安,相伴到老。这样一来简和平就用不着去西藏了。

第六集

  一家人吃晚饭时,简丹对家人张扬地谈论她和江晨,隐隐带着炫耀的意味。这话头转头就落到了简洁身上,她是姐姐,怎么到现在还没男朋友。简洁当场宣布,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大家都愣住了。

  简伯文斗不过妻子,决定跟张淑琴一起搬回家去了。这时简和平单位的援藏指标确定下来了,却不是简和平。赵主任告诉他,本来准备让他去的,但前些天齐英到单位来,交出一张医院的诊断书,说简和平有严重的心脏病,就把指标派给了别人。简和平听出了赵主任话里隐藏的含义,感到非常羞耻。

  简和平回到家中和齐英大吵一通,两人谁也不肯让步,越说越僵,最后简和平被齐英彻底激怒,第一次在家里大发雷霆,摔门而出。

  简和平自尊严重受伤,在外面徘徊,很晚才沉着脸回来了,第二天早上,简和平一点儿都没有松动的迹像,和齐英阵线分明,凡是齐英为他做的事,他都拒绝领情。

第七集

  简老爷子凭借着多年的夫妻斗争经验告诉儿子,在取得胜利的时候要见好就收。简和平自己琢磨着火候也差不多了,就跟齐英结束了冷战。

  张淑琴开始盘算卖掉自己的房子给简和平,已便凑起来一起换个大房子,但是家里的钱一向是由简伯文管的,简伯文认为儿子反而来挖自己的房子,很是生气。简和平这边为了攒够买房钱,开始考虑作些小生意。

  简丹对江晨很依恋,可任性的她对恋人要求实在太高,令江晨也感觉吃不消。一天为了一件琐事,两人发生了口角,简丹一气之下提出分手。江晨被简丹的任性伤害了自尊,立刻答应分手。简丹更生气了,哭着让江晨一辈子也别再她面前出现。

  失恋的简丹情绪非常低落,齐英和简和平一起把江晨约到家里,明着是请江晨吃饭作为这些天教简和平电脑的答谢,暗里是撮和这对闹别扭的年轻人。

第八集

  自从简丹和江晨和好后,江晨一如既往来简丹家吃饭。但每次来他的视线都会不经意间飘落在一个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上。而简洁发现自己竟然喜欢上了这个经常来家中的男孩,但简丹是自己的妹妹而自己的感情她又无法控制这她感到异常苦恼。简洁把自己的内心挣扎写到自己的电脑中。

  简和平实在是不适宜做生意,这次靠前妹夫朱峰的帮助下搞了一批外贸服饰,可偏僻拉不下书生的面子,只挣了一个辛苦费。

  简和平把自己的新稿子准备拿给苏真看的时候,偶然得知苏真生病。简和平理所当然地给苏真买了些药。这在苏真心中引起了一阵涟漪。

  一次江晨在帮简和平修理电脑的时候,意外发现简洁写在记事本中的心事。在洞悉了简洁的内心感情后,江晨对简丹有些疏远。

第九集

  简和平的豆腐块文章在报纸上刊登了。苏真把这个消息告诉给简和平的时候,他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一整天在办公室里站立不安的,迫切希望所有认识自己的人都能注意到这篇刊登在报纸上的豆腐块文章。

  朱峰一直都想和简和华复婚,但又苦于面子不好开口,于是他请求简和平从中帮忙说合,简和平含笑答应。

  简丹大大咧咧无心无肺地说话刺激了敏感的简洁,简洁在一个雨夜大胆地和心中喜欢的江晨拥抱在一起。但从此简洁每次见到简丹闷闷不乐的样子心中就多了一些愧疚感。

  简和平自从上次跑步的时候偶然间遇到苏真后,心中不知怎么了就定时定点去那一带锻炼,一来二去,有那么点风雨无阻的意思了。而简和平自从晨练之后,心情也愈发开朗,人也不知不觉间明朗多了。

第十集

  一向不修边幅的简和平最近下意识地开始注重自己的仪表了。但是一家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并无人发现简和平的变化。一天,简和平穿了一件新运动服晨跑,碰到苏真,苏真夸他越来越精神了,简和平有些难为情。

  简和平为了答谢投稿的事情,请苏真吃晚饭,两人一起吃了一顿烛光晚餐,都有一种特殊的温馨感觉,两人谈了很多话。苏真得知,年轻时的简和平热爱音乐,热爱文学,后来是被齐英逼迫,才转行走上仕途,可又一直碌碌无为。苏真热情地鼓励简和平,即使人到中年,也有权利实现自己的梦想。这次晚餐,不仅令简和平感到振奋,苏真也感觉很特别。

  简洁正好也与同事吃饭,无意中看见了父亲和苏真的烛光晚餐。晚上回到家,齐英脸色很难看。原来,简和平为了请苏真吃晚饭,对齐英撒谎说单位聚餐,齐英盘问简和平到底怎么回事,简洁看父亲的窘状,挺身而出,说其实是自己有私事想和父亲单独谈。

第十一集

  江晨正式提出和简丹分手,简丹不能接受这个现实。简和平齐英发现江晨不来家里了,问简丹,简丹还装着没事儿似地替江晨找理由。在父母的追问下,简丹承认已和江晨分手。

  江晨再不能去简和平家,只能悄悄与简洁约会。在跟简洁的接触中,他越陷越深。可是简洁却总是有一种摆脱不掉的忧郁,这令江晨很是心疼,问简洁,他要怎么做,才能让简洁真正快乐起来。

  齐英要去找江晨理论,阻止齐英的冲动后,简和平决定自己出面解决。简和平找到江晨询问情况,江晨没能鼓足勇气向简和平坦白,并没有说出与简丹分手的真实原因,是他爱上了简洁。简和平回到家,齐英追问情况,但简和平自然说不出江晨与简丹分手的真实原因。

  母亲化疗需要钱,自己买房的事情也越来越紧急,而简和平前一阵托朱峰搞的外贸服装又没有赚到钱,于是简和平决定再做一把大的生意,并成功说服齐英加入。

第十二集

  有人约简和平外出吃饭。酒桌上,简和平看见一群同龄的中年男人们各自都带着婚外女友,这让他非常诧异。大家看简和平单独一人,逼他打电话找一个“女友”来,并且不许是老婆,简和平好不容易才搪塞过去。

  简和平借着酒劲,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思念,第一次向苏真彻彻底底地吐露了自己内心的真情。

  简洁看到简丹脆弱的样子,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她甚至起了念头,要把江晨还给简丹,为此有意开始疏远江晨。简丹很郁闷,找简洁聊天,聊来聊去,话题总离不开江晨。简洁默默倾听着简丹的诉说,感觉有些茫然。

  江晨看出来简洁有些疏远自己,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他打简洁手机,简洁却不接。好容易鼓起勇气打通简家电话,却是齐英接的,吓得他立刻挂断电话。这对性格原本明朗的江晨来说,实在是很难受。

  简和平的手风琴坏了,齐英严把财政权分文不漏。简和平上班的时候,却收到了苏真送的手风琴礼物……

第十三集

  齐英误以为简和平手风琴是简和华所送,去向简和平致谢并鼓励简和平好好练琴,还提出要在周末全家出游,却被简和平拒绝。原来简和平悄悄约了苏真,到郊外游玩,并拉手风琴给苏真听,苏真深受感动……背后的齐英已略有知晓。

  江晨面对简洁和简丹无法作出这个艰难的选择,干脆直接到了简家,面对一家老小坦言了实情--他爱上了简洁!简家掀起一片风波,简和平和齐英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去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齐英也实在忍不住终于把对简和平近期行动的一些疑惑告诉了张淑琴,正在这个时候,简和华也来看望母亲,并在齐英的诱导下,简和华误以为齐英已知道事情的真相,就一时之间承认了:手风琴是苏真送的。齐英气急败坏地回了家。简和平立刻打电话给简和平让作好准备面对齐英。回家后的齐英却没有对简和平发火,而是先拿两个女儿开刀,搞的一家乌烟瘴气,感觉随时都有炸弹要爆炸一样。

第十四集

  张淑琴出院后和老伴一起回到了简和平家,并帮助齐英一起“监督”起儿子,还提醒齐英也应该检讨一下自己。齐英开始有所改变,她的一举一动让简和平都看在了眼里,心中略有愧疚,但又不知如何去跟她沟通。不料第二天早上,简和平去跑步,齐英也跟着去了,她看见简和平和苏真象约会一样一起去跑步,心里不是个滋味。就在简和平和齐英跑完分手后,独自跟着齐英,并当面痛斥了苏真,大骂她勾引别人老公,警告她不要做第三者,苏真被骂地无地自容。

  江晨打电话来找简洁,她俩的事情被两个老人知道,简伯文大发雷霆,使得这件事情更加复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简和平也来不及进行自己的计划,先忙活着解决两个女儿的矛盾。

  第二天,简和平去跑步,并把已写好的稿子带去给苏真,但是却没有见到苏真的影子,回来后还给齐英损了一通,气的一肚子火,齐英也是有苦说不出。但是,“炸弹”终归是要爆炸的,两人终于忍不住大吵了一架。

第十五集

  大吵之后,简和平突如其来的给了齐英一个“惊喜”--离婚协议书!并要求齐英先不要把此事告诉大家。齐英很难过,她再次询问简和平的意见,没想到简和平丝毫没有考虑,再次给了齐英肯定离婚的答复。齐英也只好赌气答应下来。

  第二天,两人约好去办理离婚手续。没想到在去街道办事处的路上,齐英崴了脚,简和平把齐英背到办事处里,打了一桶自来水给齐英消肿,可齐英还是赌气坚持离婚,简和平看出齐英的心思,打了退堂鼓,把齐英背回了家。这婚到底没有离成。回来后,张淑琴也安慰齐英,让她也要检讨自己,再“曲线救国”!齐英有点醒悟了。

  简和平晚上一个人在家默默地弹琴,被齐英发现。齐英大有所悟,主动跟简和平检讨错误,并坦白从来没有想过要跟简和平离婚。可是简和平的表情好像是已经铁定了决心。

第十六集

  齐英给简和平洗衣服时发现了他的手机,她想了半天终于去了电信局把简和平手机通话单给打了出来,发现好多他跟苏真的通话记录。一气之下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张淑琴和简和华。并发现苏真和简和平都在做辞职的准备。齐英开始意识到这件事情确实到了“关口”。她推心置腹地跟简和平坦言了心里话,希望好好跟简和平过日子。第二天,她开始陪简和平晨跑……她史无前例地改变让简和平有些不适应,但他还是不想因此改变自己的决定。

  江晨再次来到简家,被简丹拦到了门外,房间里的简洁心里不是滋味。简和平有点看不过去了,但是自己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好,在劝解女儿的时候也无所适从。

  简和平告诉齐英要辞职去杂志社的决定,并再次谈到离婚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发现房间里的简丹喝了一瓶的白酒,倒在了地上。离婚的事情又一次因故拖延了下来。

第十七集

  这边简洁刚好,简丹却又病倒,简洁看不过去,只好告诉江晨让他去看望简丹。江晨只好前往看望简丹,没想到简丹一下子就扑进了他的怀里。待简丹病好之后,江晨再找简洁时,简洁已经不理他了。原来简洁面对妹妹的感情和家庭的压力,决定放弃江晨。不久,简丹就给大家宣布和江晨和好了。

  简和平把写完的稿子给送去给苏真,却被同事告知苏真要上“中年计划”的书,被社里给否了,这会,苏真正在社长办公室里跟社长理论呢,苏真告诉社长要是不出这个书,她就辞职。简和平知道后,约苏真见面表达谢意。

  齐英也彻底理解了简和平出书的事,她理解了简和平的理想和追求,理解了他的生活目标,开始和简和平平等地对话和生活了。前面的风波好像就快风平浪静了。

第十八集

  一天晚上,简和平因加班晚了点没有回家吃饭。没想到苏真刚看完简和平的书稿,有些想法,就邀请简和平去她家吃饭并聊聊。简和平没有多虑就答应下来。那边,苏真找不到简和平,心里还是有些顾虑但是还是忍住在家等着。很晚,简和平才回来。从他的话语中,齐英还是放不下心来。

  第二天,处长对简和平加班写出来的稿子很不满意,简和平对此不以为然,跟处长吵了起来,狠狠地出了口恶气。

  这次争吵之后,简和平更加下决心另寻出路了,开始到处应聘找工作。可是,到最后,并没有合适自己的工作岗位接纳他这个半老头子了。他又找到苏真,告诉她原来生活中只有理想和决心是远远不够的,生活远远不只是这些。但是苏真还是鼓励他去追求自己的生活,并坦白地告诉他,自己原意无条件的帮助他。这一点让简和平很感动,他也跟苏真保证会给她幸福。

第十九集

  张淑琴因为儿子和孙女们的事情再次住了医院,简和平又不得不放弃下自己的事情,把重心放到家庭中来,简和华也劝简和平不要太冲动。

  齐英主动找到苏真家里,两个女人又一次碰了面,两人开诚布公地谈了一次,可是结果是另齐英大家都出乎意料地,苏真的坦诚和勇敢让齐英反而不知如何开口。她们开始以同是女人的立场来重新认识共同爱的人--简和平。齐英大彻大悟地离开苏真家,直奔医院找到了简和平,告诉他原意放弃,成全他们的幸福。

  没两天,报纸上刊登出一起房屋诈骗案,而简和平跟朱峰一起投资了这个房子,简和平的积蓄一下子就没有了。本想做出点成绩的简和平更是一败涂地。面对这个时候的简和平,苏真痛心疾首地大骂他,没想到简和平昏到过去……

第二十集

  病好之后的简和平,也不再提出辞职的事情,而是重新回到单位上班。苏真单位那边,也要组织护士去西藏参加援助队,苏真决定参加,她只把事情拜托给简和华,希望在她不在家的时间里,帮着照顾这个摇摇欲坠的家。

  齐英临走前,两个女儿都给她准备了礼物,可是大家还是误解了简洁,简洁实在忍不住了,流着泪哭诉了这么多年来所受的委屈。简洁的哭诉让全家人都意识到,多年以来从来就没有好好的照顾过简洁,甚至连她追求自己幸福和爱人的权利都剥夺了。一家人老小第一次就简洁的问题反省起自己来。

  简和平单位因为一些问题,原来的处长可能会下马,但是简和平也没有要当处长的准备,他准备一切顺其自然。

  齐英不在家的日子里,简和平带着两个女儿觉得过日子确实是不容易的。

第二十一集

  简洁忽然辞职,简和平怎么安慰也不管用,最后他发现解铃还须系铃人,他不得不把江晨请了回来,并把此事隐瞒了下来,没有告诉齐英。其实简洁被心理医生确定为有抑郁症,要求家里人配合治疗。江晨找出病因,其实简洁还是顾着妹妹的感受,还是要简丹做点工作。

  简和平从来没有一个人应对过家里的这些琐事,很多事情都无从对付,不得不随时在电话里跟齐英请教。他第一次发现,原来担起一个家的事情,也是很劳心的。就在这个时候,简和平的离婚协议书被简丹不经意发现了,可简丹却很平静,说其实妈妈和自己一样都是爱情的失败者,其实妈妈也是不容易的。又质问父亲是否能真的放下这个家?简和平被问的一下子无法回去。

  在杂志社里,简和华也把最近家里发生的事情都一一告诉了苏真,让苏真面对现实,不要太理想化,生活就是这样的。苏真心里也有所感受,无言以对!

第二十二集

  简和平和苏真会面,却没有了以前的热情,他告诉了苏真近况,感叹为现实生活所累。这跟过去的设想相差甚远。他面对剪不断、理还乱的生活,实在是没有能力去兑现以前的承诺了。他发现了自己的茫然,如何在爱情和责任之间作出一个选择--他不知道!苏真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她们在无言中结束了谈话。

  齐英从西藏回来了,才知道家里出了许多事情。回到家后,简洁给她送上了鲜花,齐英重新拥抱了女儿,简丹也跟简洁承认了错误,两个姐妹重归于好。一家人终于回到了平静和幸福中去。

  苏真还是决定辞职了离开这个城市了,在她走之前,他去了简和平曾经给他弹琴的地方,却发现简和平一家在那里聚餐,简和平的琴声仿佛已经说明了一切。

  简和平终于被宣布担任处长一职,齐英也决定和公婆一起换个新房子住,他的《中年计划》的书也出版了……生活仍然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