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但是,驻守在汾州的日军司令柳田大佐与汉奸汾阳县长密谋拒不向我八路军缴械,为了不让胜利果实落入敌人之手,我八路军在王营长的带领下,准备攻打汾州的千钧一发时刻,国民党阎锡山派他的副官与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柳田秘密联系,妄想占有汾州这块战略要地。于是,一场占领汾州的战争即将拉开序幕……在朱德总司令的指挥下,我军官兵英勇奋战,在胜利前夜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汾州之战胜利告捷。

分集剧情:
第一集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日本政府无条件投降,苦难深重的中国大地顿时沉浸在巨大的胜利喜悦中。然而,山西汾州的老百姓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摆脱亡国奴的生活。面对日伪县长传达的八路军的受降通牒,驻汾州日军司令柳田大佐不甘心失败的命运,他借口没有接到命令,拒不投降,反而大肆搜捕地下党和爱国民众。

  八路军王大牛营长奉命率部队回家乡接受敌人投降,与此同时,国民党阎锡山也派出了田副官作为受降全权谈判代表前往汾州。

  田副官兴冲冲地回家探望母亲,久别重逢却没有让田母感到喜悦。她痛恨儿子当了不抗日的国民党,她怒骂儿子没出息,要作下山摘桃子的丑事,连坐都不让坐,就要轰他走。田副官被痛骂得无言以对,只好黯然离去。望着儿子离去的背影,母亲的泪滚出了眼眶。

  田副官找到了宁县长,亮出了特派代表的身份,向他问询柳田和日军的情况,要求尽快安排两人的会面,宁县长趁机索要好处。柳田在第一次会谈中,傲慢地讥讽阎锡山不敢与日本人交战,龟缩后退。田副官反唇相讥日军的失败,两人不欢而散。

  八路军捉到一个形迹可疑的日本女人,发现她正在发高烧,村里的老大娘和卫生员悉心的照料使她感动不已。柳田的侍女到寺庙进香祈求可以早日回国,女道长知道她本是朝鲜人,对她很是同情。

第二集

  王大牛带领手下挖地道,以备今后入城。志贺千代告诉王大牛她是日本挺身队(即随军*女)的,是柳田的亲妹妹,并请求放她入城去找柳田,作为报答她会劝说哥哥投降。出于对她安全的考虑,王大牛没有同意。

  侍女安顺子唱起思念母亲的歌谣,引来了卫兵安泰一郎,年仅16岁的一郎日夜思念日本本土的家人,听着歌不禁痛哭流涕。安顺子安慰着他,不料这一切被柳田全看在眼里。柳田将一郎带到刑场上,要求他用刺刀刺杀中国人,一郎不敢动手,柳田大骂着将他一拳打倒,一郎被迫一枪刺出,热血飞溅在脸上,他昏了过去。

  田副官再次找到宁永清摸柳田的底,宁永清大表忠心,田副官笑而不理。

  王大牛写信给柳田摊牌要求会面,柳田回忆起曾经和王大牛在战场上的交锋,他的手曾经被孤军作战的王大牛砍伤,为了显示自己对勇者的钦佩便放走了他。然而,柳田却在事后封锁了王大牛家的村子,杀死了他的母亲。

  王大牛带队入城,宁永清只许他一人作为代表进入。宁永清在城门口相迎,王大牛讥讽他没有资格与自己对话,要求面见柳田。宁永清刚想发作,正好柳田派人来接王大牛,宁永清只好咽下这口恶气。在寺庙里,王大牛愕然发现自己的妻子成了出家人。

第三集

  福慧告诉王大牛自己已经不是他的妻子秀秀,而是个出家人。帷幔掀起,柳田出现了,他问王大牛是否满意他送的礼物,王大牛回答自己的妻子已经死了,牺牲的母亲却永远不会死。他拒绝柳田要和他干杯的提议,正告他只有日军正式投降交出汾州,他自己才会喝酒。

  田副官发现八路军代表进城的同时,自己也被软禁了。他指着前来探访的宁永清的鼻子骂,骂他三心二意,要把汾州交给共产党。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宁永清一味推托,田副官拿出了阎锡山下达的委任状,宁永清感激涕零,誓死效忠。

  柳田命令手下安排王大牛的住处,逼迫着将福慧送到王大牛房里,然后故意弄灭灯。王大牛勃然大怒,叫来柳田质问他是何居心,柳田狡辩想让他们夫妻团圆。王大牛拉着柳田来到城墙上,让他看看永远也想不到的事情。城墙下,燃烧的火堆组成了“8.15”的字样,整齐的呐喊声不绝于耳:“柳田,快投降,出汾州,滚回去!”这愤怒的呐喊让柳田胆寒,这熊熊的烈火让柳田绝望,他终于低下头表示愿意考虑王大牛的通牒。

  柳田约见田副官,出乎田的意料,柳田宣布向国军投降,并安排于次日8时在西门迎接国军入城,举行投降仪式。田副官再次回到家里,他告诉母亲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就要离开汾州了,希望母亲最后再看儿子一眼。田母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便低下头,一言不发。沮丧的田副官临走前给母亲留了点钱,并把一个包袱藏在家中。

  宁永清发现八路军在挖地道,忙向柳田报告,柳田却急于出城。安顺子想杀柳田却苦于胆小没有机会,奉命看守她的一郎偷偷放她去尼姑庵。

  柳田出城会见王大牛,表示愿意向共产党投降,并把同样的时间地点告诉王大牛,见对方怀疑,柳田不惜跪下发誓。

第四集

  安顺子来到寺庙告诉道长自己是最后一次来布施,福慧改变了对她的观感,一路送她出庙。

  王大牛向柳田说起志贺千代,柳田表示自己不认识这个人。王大牛安排千代在归途上等待柳田,柳田终于将妹妹千代带了回去。王大牛获悉柳田将同样的时间地点通知了国民党,他意识到日军的险恶用心,要求同志们作好几手准备。

  柳田来到寺庙逼迫福慧还俗,福慧怒斥他对无辜中国百姓犯下的滔天罪行,为了不上柳田的圈套,福慧在用剪刀刺伤他后自尽了。

  田母对着丈夫的遗像一声声自责自己没有教好儿子,这时宁永清突然上门拜访。一心脚踏两只船的宁永清想和田母拉近乎,却被田母骂作狗汉*,他狼狈地匆匆离去。

  沉浸在重逢喜悦中的志贺千代万万没有想到,柳田命人给她送来一把匕首。千代回忆着同年的幸福时光,满怀哀怨和愤恨地将刀戳进了自己的心脏。

  柳田命令士兵们在次日一早朝发现的八路军地道内施放毒气。安排好一切的柳田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他看着安顺子,忽然发现自己从没有能真正征服什么。

第五集

  早就发现安顺子有异的柳田逼迫她喝下自己倒的毒酒,过了六年地狱生涯的安顺子至死没有报成仇。柳田命令一郎处死战马,一郎不明白他为什么连自己的狗也不放过。

  道长逃出寺庙通知王大牛秀秀的死讯,怒火在他胸中燃烧。深夜,宁永清突击屠杀了一批抗日分子之后被柳田召进了自己的住所。望着安顺子和猎狗的尸体,面对柳田递上的酒杯,被吓得魂飞魄散的宁永清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命运。他苦苦哀求柳田放他一条生路,柳田鄙夷地答应了,但条件是割掉他的舌头。柳田作着挑拨国共两军火并的美梦,但梦的结局却让他惊出一身冷汗。

  次日清晨,阎锡山总部发现八路军已经进了汾州,而己方得到的入城时间却晚了整整一天。与此同时,谈判代表田副官失踪了。田副官被追兵的子弹打中,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时针正指向上午8时,他轻轻呼喊着妈妈,含着胜利欣慰的笑容死去。

  耀武扬威的膏药旗永远陨落了,柳田不禁涕泗横流,期待中的火并没有出现,八路军顺利进了城站在了他的面前,他明白自己和自己的国家是彻底失败了。

  田母打开儿子留下的包裹,竟然发现了一套八路军军服,恍然大悟的母亲老泪纵横,她抱着军服来到城楼上,希望能在入城的队伍里看见那熟悉的身影。

  薛连长和67名战士在地道里被毒气毒死,愤怒的军民要求处死柳田和他的日本兵。接受日军投降的王大牛劝告大家不能违反俘虏政策,要保障缴械的日本军人的人身安全。曾经不可一世的日本皇军走出了汾州城向集合地点而去,一路凄惶惶如丧家之犬。然而,一个月后,双手沾满血腥的柳田却成了阎锡山的军事顾问。(全剧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