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新世纪初,北方某大城市。

  “我们俩”结识于一部掉在影剧院座位下面的新款手机……

  年近三十的博物馆研究人员秦岩毕业多年尚未结婚,在电视台工作的夏小宁正处在一次恋爱长跑的疲惫期,手机仿佛向两人暗示着某种生活的玄机,在兴奋与焦灼中,两人迅速走近,爱情来得突然又似乎在情理之中。像绝大多数爱情一样,这桩爱情要想修得正果,必然进入婚姻之城。

  结婚前夜,秦岩得知夏小宁心中一直存在另一个男人;而秦家的一场家庭冲突,也让夏小宁初次领教了秦岩母亲在儿女面前异乎寻常的威严与分量。风波由此自四面八方接踵而至又平行交错:夫妻之间、婆媳之间、夫妻与两家亲人之间、夫妻与朋友之间、生活与事业之间……两个人的人品、素养、心胸,两个人毫不自察的秉性,两个人于有意无意中隐藏在灵魂深处的自我,在婚后的无数次“事件”中,呈现着也裸露着,同时接受着考验、质疑与锤炼……

  “我根本没打算和你妈长期住在一起!”聪明感性又独立的现代女性夏小宁完全未意识到,她的这句话竟然残酷地拉开了两人在婚姻初始阶段家庭冲突的序幕,并将秦岩置于母子之情与夫妻之爱不能相容的痛苦煎熬当中。婆媳矛盾这个遍藏于整个社会万千家庭的自古难题,使对自己婚后角色缺乏足够心理准备的秦岩,在母亲与妻子之间左奔右突狼狈不堪,一次次经历着从情感到心灵的炼狱。

  婚姻生活中,夏小宁数次怀孕又数次流产,新生命的不幸夭折,让夏小宁深深地陷入事业与家庭的两难境地。不知不觉中,从性情到价值观念,秦岩与夏小宁各自都在发生着改变,两人的关系也随之有了微妙又确切的变化。这时,秦岩外甥的降生,搅起秦家一场关乎血缘的深刻冲突,最终,一个生命的诞生创造了令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奇迹。在生命奇迹面前,在血缘这个更为接近生命本质的亲情力量感召之下,夏小宁和秦岩的爱情被重新唤起。两人一起,在生活的溪流中,把梦想的种子播入秦岩外甥这个秦家子嗣的心田。夏小宁也终于越来越渴望做母亲了……

  在夏小宁与秦岩的婚姻中,夏小宁的老友胡丽一直扮演着见证人和仲裁者的角色,而夏小宁也非常需要挚友来分享自己生活的沟沟坎坎。在一次情感事故过后,夏小宁不得不重新审视友情在婚姻中的位置与分量,以及婚姻本身的质量,夫妻相互忠诚的底线。与此同时,夏小宁与秦岩倏然发现,二人初恋时燃起的浪漫与激情早已踪影全无,同样的温柔,同样的言语相向,带给两人心里的滋味与感受,更多的是漠视、有意无意的伤害,以及无穷无尽的猜疑……

  两人的婚姻不可避免地步入困境。无论是哪一方,为改善关系做出的任何一次努力,都引致适得其反的效果,一股无形的力量暗中推动两人越走越远……终于,谁也没想到,一件微不足道的生活小事点燃了两人婚姻史上最大的一次爆发,盛怒之下,两人同时想到了那个一直不敢也不愿面对的现实,“离婚”二字已不需要由他或她说出, “我们俩的婚姻”似乎走到了尽头……

  不可思议的是,瞬间清晰的离婚念头突然使秦岩和夏小宁冷静,只是在这时,两人才发现,尽管内心已是伤痕累累,尽管深受束缚渴望自由,尽管希望的曙光还未显露,尽管……两人其实谁也离不开谁,夫妻之间恩爱冤仇千丝万缕的联系,不是一个离婚就能一刀斩断的!于是,夏小宁和秦岩终于重新坐在一起,用前所未有的真诚面对,认真清理了爱情、婚姻、夫妻、婆媳、血缘、友情……这些生命中最本质的内容,在另一维度上重拾夫妻之情,愿为共同的婚姻再付出努力,再做一次坚持。

  这时,秦岩的外甥因尿毒症急需换肾,配型的结果将夏小宁和秦岩置于两难境地:在所有亲属中,只有秦岩是符合换肾配型的惟一人选。夏小宁深知秦岩捐肾对两人孕育小生命的致命影响,更深知自己无力也无权阻止秦岩此次的付出。她默默为秦岩捐肾做着种种准备,默默咀嚼着生活带给自己的苦辣酸甜……也许是苍天有眼,就在秦岩捐肾前夕,夏小宁意外得知自己怀孕,作为秦岩的妻子,作为未来的母亲,她忽然在一刹那间体会到秦岩母亲多年来对儿女们的一片苦心,忽然涌出无法克制的愧疚、自责与忏悔——所有这一切,化为无声的泪水,她情难自禁地扑向秦岩的怀抱……

  全家人怀着温暖宁静的心情,启盼一个新的生命降临人世……

分集剧情:
第1集

  新世纪初,北方某省会城市。“我们俩”结识于一部掉在影剧院座位下面的新款手机。年近三十的博物馆研究人员秦岩毕业多年尚未结婚,在电视台工作的夏小宁正处在一次恋爱长跑的疲惫期,她发现男友贾树生私底下与其他女人有来往,毅然决定结束这段一直以来没有办法投入感情的恋爱。手机仿佛在向秦岩和夏小宁暗示着某种生活的玄机,在兴奋与焦灼中,两人开始走近。与此同时,在法国读研的秦岩的妹妹秦芳为秦家带回了异国男友皮雷,秦母不忍女儿远嫁,使秦芳二人处在进退维谷的境地。

第2集

  在秦岩的撮合下,皮雷走进了秦家。手机的便捷缩短了秦岩和夏小宁之间的距离。不料,贾树生并不想真正放弃夏小宁。一天,秦岩和贾树生在夏小宁宿舍相遇,一场较量过后,夏小宁居然在秦岩身上又找回了那种令她心动不已的爱与被爱的感觉。夏母为女儿的幸福特地赶来,考虑到贾树生的经济实力,又碍于夏小宁与贾树生有过的同居关系,极力说服女儿和贾树生重归于好。夏小宁不为所动,丢下母亲,拉上好友胡丽与秦岩一同去了山里。

第3集

  从山里回来,夏小宁主动约贾树生做最后的了断。秦岩在夏小宁的宿舍焦急地等待谈判结果,不小心差点酿成一场火灾。宿舍的火被及时控制,但二人的感情却迅速升温。冬天,夏小宁决定带秦岩去嵩城拜见自己的父母,让秦岩没有想到的是,初次见面,夏小宁的父母对秦岩十分冷落。嵩城之行,在秦岩心里留下了重重的阴影,也使双方家庭长期陷入了一种无法释怀的难堪……

第4集

  我行我素的夏小宁不顾父母反对,毅然和秦岩领取了结婚证。结婚前夕,夏小宁因公去北京出差,秦岩在贾树生那里得知,在夏小宁的情感世界里,一直存在着一个叫李多的师兄。秦岩借机赶去北京一探究竟,结果事情的进展似乎进一步印证了贾树生的挑唆。一次,秦岩和夏小宁逛书店,恰好与李多不期而遇。尽管夏小宁极力掩饰,但作为一个男人的敏感,还是让秦岩大受刺激……

第5集

  因为李多,秦岩在北京和夏小宁大干一场,回家以后,举办婚礼的事两人谁也不愿再提了。夏小宁本想赌气分手,但让她顾虑最多的似乎不仅是两个人的感情,还有那刚刚领取的一纸结婚证书。正在两人陷入僵局之时,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让秦岩不得不对夏小宁伸出援手。原来,夏小宁的弟弟小军因炒股中了别人的圈套,并欠下百万高利贷。当夏小宁问清原委,惊讶得发现对方不是要钱,而是看上了夏小宁家在嵩城的老宅。

第6集

  为了替夏小宁分担压力,秦岩把刚交的房款退掉,又说服母亲把筹备婚事的钱拿出来,交给夏小宁替小军抵债。第二天,二人拿着钱匆匆赶回嵩城,却不料夏母私下做主,已经和夏小宁的前男友贾树生打了招呼,秦岩得知此事难掩心中怒火,盛怒之下一走了之……

第7集

  春节前,秦岩和夏小宁举行婚礼。夏小宁为了不使父母尴尬,让小军代替父母出席。同一天,夏母意外得知夏父为筹措贾树生替自家还债垫的钱,已经私下将老宅变卖。夏母情急之下,打电话向儿女求助。小军接完电话心里更加自责,借酒浇愁喝得酩酊大醉,竟当着秦家人的面,呕吐到新房的床上。夏小宁对这一切全然不知,正欲安排人把小军打发回家,却无意中听到秦母与秦岩的对话,夏小宁一时情绪失控,不顾众人劝解大闹一场……

第8集

  秦岩和夏小宁的婚姻生活就这样开始了。秦岩以为这些偶然发生的不愉快,会随着时间,随着一家人的朝夕相处逐渐淡化。却不知这只是他们走向分歧的一个苗头,一个恶性循环的开始。冬去春来,秦芳回国生孩子,夏小宁不失时机地向秦岩吐露想搬出秦家的想法,孰料,此时秦芳因旅途劳累出现了早产的迹象,经医院检查,因秦芳的妊娠时间不足,医生建议将婴儿放弃……

第9集

  皮雷闻讯赶到,一家人为这个尚未出世的婴儿陷入了痛苦地挣扎之中。夏小宁为了让秦母对早产胎儿有更深入的了解,在网上找了残疾胎儿图片,秦母看了深受刺激。之后,在决定要和不要这个孩子的关键时刻,夏小宁力陈利害,还是未能阻止秦家人执意要孩子的决心,在这场关乎血缘的家庭冲突中,夏小宁当着秦岩全家人的面尴尬的扮演一回最为无情的角色。更为糟糕的是,此时的夏小宁发现自己也怀孕了。考虑再三,夏小宁决定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她瞒着秦岩,从医院开了两瓶堕胎药……

第10集

  秦芳的孩子是一个奇迹,此前所担心的一切均没有发生,但夏小宁还是瞒着秦岩采取了堕胎的措施。一次,李多出差正巧来这个城市,秦岩和夏小宁因此产生误会,就在夏小宁和李多谈得投机时,秦岩无意中在夏小宁放内衣的地方发现了她以前写给李多的日记……

第11集

  夏小宁得知秦岩未经允许看了自己以前的日记,一怒之下回了嵩城。后经胡丽提醒,夏小宁着实吓了一跳,幸好有关堕胎的事情她没有写在日记里。胡丽告诫夏小宁,夫妻之间最好能够坦诚相见,夏小宁虽然同意胡丽的观点,但面对秦岩还是没有勇气把堕胎的事情说出来。结婚的第二年,夏小宁单位分了房子,对她来说,这是她搬出秦家,并把秦岩和他母亲彻底分开的最佳时机,结果夏小宁的盘算早在秦岩的预料之中,于是,一直潜伏在二人内心深处的不可调和的东西不可避免地公开化了。

第12集

  夏小宁深爱着秦岩,但是她从心里排斥秦岩母亲对她们夫妻生活的介入。在夏小宁看来,婚姻是两个人的世界,由于秦岩母亲的存在,似乎让她被迫改变了许多,不仅要放弃独立自在的生活方式,而且还要被动地纳入一个之前毫无思想准备,并且完全陌生的家庭乃至家族的秩序,虚情假意地去扮演一个做媳妇的角色。夏小宁对此难以接受。结果,秦母的生日演变成了家庭矛盾的导火索。随着婆媳关系的这层窗户纸被捅破,夏小宁的行为深深地伤了秦岩母子的心。新房装修好了,秦母却在这时主动提出与秦岩分家……

第13集

  秦岩深知,虽然分家是母亲提出来的,但这一切是由夏小宁一手造成的。二人因此发生口角,并陷入更深的对立。秦母置身度外,不等儿子做出决定,私下叫了搬家公司,把二人的东西搬到新房。只是,让夏小宁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次搬家,暴露了她一直以来隐瞒的秘密。秦母在为她俩收拾东西时候,意外发现了夏小宁藏在抽屉里的堕胎药,并把此事告知秦岩。

第14集

  胡丽为此事专程赶来,再次充当夏小宁的救兵。经过胡丽的努力,秦岩对夏小宁私自堕胎之事终于有了谅解之意,只是在谅解的同时附加了一个条件,关于两人今后的孩子,夏小宁必须对他有所承诺。事情看似解决了,但还是在几个人心里留下了阴影。不久,夏小宁发现秦母虽然没有和她俩住在一起,但她俩的生活还是在秦母的视线之内。原来婆婆手里也有自己家的钥匙。一次,夏小宁在上班时间突然回家,正撞上秦母在她俩卧室收拾房间。于是夏小宁心里的误解更深了,她甚至怀疑婆婆是暗地里搜查她。一怒之下,夏小宁趁秦岩出差之际把家里的门锁换了。

第15集

  事也凑巧,第二天一早,秦岩的大舅和小姨从开封过来走亲戚,秦母高高兴兴地领着二人去参观秦岩的新家,结果拿着钥匙打不开门,最后向邻居一打听,才知道夏小宁已经不声不响地把锁换了。这一下,夏小宁不仅把婆婆得罪苦了,也把秦岩彻底惹翻了。秦母一气之下跟着大舅和小姨回了开封老家,秦岩考虑再三决定就母亲的事和夏小宁彻底摊牌。

第16集

  夏小宁并不在意婆婆的感受,但她不能不在意此事在秦岩内心产生的变化。眼看两人的关系越闹越僵,秦岩又赌气搬回母亲家里,夏小宁只好再一次向胡丽求救。胡丽如约而至,但这一次,胡丽的立场一屁股坐在秦岩那边。她反问夏小宁:“如果一个男人在你面前连他的母亲都不维护了,就算你本事大,你赢了,但是你想过没有,你赢的是什么?是一个男人的自尊!”之后,夏小宁的态度总算有了改变。这一年秋天,夏小宁陪着秦岩一起去开封老家把秦母接回,时隔两个月,秦岩发现母亲明显的老了,睡觉失眠,饭也吃得很少……

第17集

  夏小宁此前因为工作接触过一个吸毒的女孩,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叫李曼的女孩竟然和弟弟小军扯上了关系。为了斩断小军与这个女孩继续来往的可能,夏小宁亲自出马找到李曼,她本以为一番话就可以把对方彻底打发,不料李曼也是一个难缠的主,双方乍一接触,夏小宁便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关键是小军的态度,这个在夏小宁看来一向不争气的弟弟,竟对此事出乎意料的坚定。小军甚至在夏小宁面前承诺,他要让李曼彻底远离毒品。

第18集

  小军和李曼的事情让夏小宁头疼不已,而婆婆似乎也在这个时候故意添乱。一天晚上,当她听说婆婆身体那里那里又不舒服了,几乎本能的认为是婆婆故意在秦岩面前装蒜。当夫妻俩为这件事发生口角时,秦母在另一个房间里已经疼得叫出声了。两人连夜把秦母送到医院,经诊断,秦母患的是急性肠胃炎。经过此一番折腾,夏小宁似乎意识到自己对秦母的态度有些问题,待秦母一觉醒来,她第一次主动坐下来和秦母谈心。结果谁也没有预料到,正是这次谈话,夏小宁一不留神把自己心里的打算说了出来,秦母听完,什么话也没说,出院以后直接回了以前住的老房子,从此再也不去秦岩和夏小宁的那个家。

第19集

  秦母搬走后,起初夏小宁并不认为这是一件是多大的事,所以也没有认真对待。一天,当她处理完小军和李曼的事,回到家才忽然意识到,秦岩近来有些反常,每天下班总是先去婆婆那儿,有时候时间晚了,不打招呼就在那边睡了。尤其让夏小宁心里犯嘀咕的是,这一次,不管自己如何表态,秦岩似乎并不想解决她和婆婆之间的矛盾。凭借一个女人的直觉,夏小宁认为这其中必有蹊跷。很快,夏小宁证实了自己的怀疑,秦岩正瞒着自己接待一位从伦敦回来探亲的女同学。

第20集

  秦母搬走后,起初夏小宁并不认为这是一件是多大的事,所以也没有认真对待。一天,当她处理完小军和李曼的事,回到家才忽然意识到,秦岩近来有些反常,每天下班总是先去婆婆那儿,有时候时间晚了,不打招呼就在那边睡了。尤其让夏小宁心里犯嘀咕的是,这一次,不管自己如何表态,秦岩似乎并不想解决她和婆婆之间的矛盾。凭借一个女人的直觉,夏小宁认为这其中必有蹊跷。很快,夏小宁证实了自己的怀疑,秦岩正瞒着自己接待一位从伦敦回来探亲的女同学。

第21集

  夏小宁走后,秦母发现兄妹俩在为自己闹意见,由于担心事情闹大不好收拾,秦母反过来作起女儿的工作,这让秦岩颇为感动。于是,在母亲和秦芳赴法国之前,秦岩安排妹妹和母亲去自己家里吃顿饭,顺便化解母亲和妻子的矛盾。原本是一番好意,母亲和妹妹也都答应了,为了表示诚意,秦岩特意让夏小宁又给秦芳打电话落实这件事,没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电话,让秦芳听起来竟成了伤害。结果秦岩刻意安排的这顿团圆饭不仅泡汤了,而且秦芳带着母亲临上飞机也没有原谅秦岩,当然,秦芳更不会原谅夏小宁。

第22集

  秦母走后,夏小宁发现秦岩在内心深处已经和自己有了隔阂。一次,胡丽在学校新分了一套房子,夏小宁本打算和秦岩一起过去帮胡丽出点装修方面的意见,结果临行前又被小军和李曼的事拖住,夏小宁只好让秦岩一个人去了。李曼二次戒毒后,思想上有了很大的转变。在夏小宁面前,她承诺从此远离毒品,为了让小军忘了自己,她打算悄悄的离开,永远不再回来。在嵩城,胡丽和秦岩难得有机会在一起,两人的话题自然离不开夏小宁与秦母之间的婆媳矛盾,两人越谈越投机,不小心差点酿成情感事故。事后,夏小宁还是知道了。尽管她做了最大的克制,试图饶恕秦岩,但她心里明白,与胡丽近二十年的友谊已经不可挽回的结束了。

第23集

  秦母不在家,夏小宁把自己的父母接过来小住,秦岩看在眼里,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情绪上的抵触还是让夏小宁一家人觉得别扭,结果夏小宁的父母没住多久就走了。之后发生了一件事,秦岩在博物馆的同事老潘因为竞选馆长失利,在单位与领导起了正面冲突,秦岩和馆里的几个人为了让老潘消气,众人酒后又去桑拿,不巧,这一天正赶上公安局突击“扫黄”,老潘借着酒劲妨碍人家执行公务,被公安带走,秦岩因为怕老潘吃亏,也跟着老潘去了派出所。第二天,老潘的妻子和老潘先闹起来,原因是怀疑老潘因为嫖娼才被抓起来的。秦岩想替老潘作证,没想到自己在夏小宁面前也说不清了。两人因此发生口角,夏小宁一怒之下从嘴里吐出离婚二字。

第24集

  尽管这场风波的起因是由误解所至,但秦岩的态度似乎是乐意接受,这让夏小宁百思不得其解。之后,由于夏父病重,夏小宁匆匆赶回嵩城。在她离开的当天,秦岩突然接到妹妹的电话,让他尽快办护照赶去法国。原因是秦芳的孩子患尿毒症,需做换肾手术。两家都出了大事,但两人宁愿独自承受,谁也不向对方求助。僵持了两天,夏小宁首先崩溃,绝望中她再次想到了胡丽。她发现,只有在胡丽面前自己才能够痛痛快快的一诉委屈。

第25集

  秦岩在医院做了配型试验。也许是天意,在整个家族中,秦岩是最佳捐肾者。当他得知,自己捐肾必须得得到妻子的授权时,他忽然想到,也许离婚不失为一个让双方都可以接受的解决办法。胡丽为挽救夏小宁的婚姻,决定替俩人再做一次说客,但她打给秦岩的电话似乎有些迟了,秦岩已经用短信明确的通知夏小宁尽快办理离婚手续。夏小宁大受刺激,带着一种烈士般的冲动决定与秦岩结束这段长达七年的婚姻关系。

第26集

  胡丽两边说和,但夏小宁和秦岩谁也听不进去。经过一番周折,胡丽了解到秦岩离婚的真实想法。当胡丽满怀信心的再次劝解夏小宁时,她猛然意识到,由于前面有过的不愉快,她的话对夏小宁已经没有说服力了。无奈中,胡丽想起夏小宁的师哥李多,于是她设法将李多约来做夏小宁的工作。在胡丽和李多的共同努力下,秦岩和夏小宁终于有了回心转意的迹象,二人冷静下来检讨七年的婚姻,蓦然发现,那种充满浪漫与激情的爱,此时已变成了沉重的对婚姻的坚持。

第27集

  秦岩与身患绝症的岳父告别后赶赴法国。夏小宁留在嵩城,一边陪伴父亲一边牵挂着远在异国他乡的秦岩。当秦岩与尼古拉成功的进行了换肾手术后,夏小宁意外发现自己怀孕了。此时,夏小宁与秦岩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俩人非常清楚,就目前的感情现状,如果接受这个孩子,那就等于接受命运,反之,如果放弃,也就意味着放弃婚姻。孩子既是天使又是上帝,冥冥之中主宰着一切。

第28集(大结局)

  尽管秦岩和夏小宁的内心已伤痕累累,但两人最终决定在另一纬度上重拾夫妻之情,为“我们俩”的婚姻再付努力再做坚持。秦母在此时也起了关键作用,老人不计前嫌,决定先一步回国替秦岩照顾怀孕的夏小宁。时隔两年,夏小宁再见秦母,她惊讶地发现心里忽然多了一种沉甸甸的东西。夏父去世,临终前也没能与亲家见上一面。夏天,秦岩康复后回国,夏小宁已大腹便便。一次聚会,胡丽和李多一起来了,原来俩人的关系早已“暗度陈仓”。众人谈起往事,并扯到婚姻这一话题,在热烈的争论中,每人都有自己的观点,却总没有一个完美的答案。最后,秦岩总结道:既然婚姻是一种家庭形式,那么,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个和谐完整的家庭才是我们真正意义的精神依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