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详细剧情:http://www.tvpad.cn/10/0411X2010/5haotegongzu_88.html

  本剧是以真实史料为背景的抗日间谍片。讲述1937 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在战云密布的上海,原国民政府国防部中校参谋、中共地下党员欧阳剑平(女),按照地下党组织领导冯先生的指示,将几个侨居海外的同学秘密招回到上海。他们是:国民政府原驻东京领事馆的武官人员、特工马云飞。来自德国墨尼黑通讯学院访问学者、密码专家高寒(女)。来自英国考文垂的工程师、爆破专家李智博。另一位,是从监狱里“捞”出来的、被誉为“神偷”的飞行员何坚,而欧阳剑平本人则是杰出的语言专家,足智多谋。这五个人一路曲折地到达上海,住在法租界,公开身份都是“上流社会”,但他们始终处在惊险的环境之中。他们在与日军宪兵司令部的间谍机关特高课以及汪伪特工机构“76号”,尤其是土肥原贤二的高足特高课课长酒井美惠子的较量中,屡屡涉险,但最终完成了任务。

  【故事大纲:】

  表面上,他们都是上层社会的名流;实际上,他们是身怀绝技的“五号特工组”成员。在谍影重重的上海滩,他们和日本间谍展开了激烈对垒。

《特工组开始行动》

  “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上海滩战云密布。

  原国民政府国防部中校参谋、中共地下党员欧阳剑平,与上级冯先生接了头。两人此次接受的任务是,召集几个在国外的军校同学,在上海组织秘密特工组,与日特间谍机关展开斗争。

  几天后,欧阳剑平先是在码头接到了来自德国慕尼黑通讯学院访问学者、密码专家高寒;接着,高寒以前的情人马云飞也与她们会合。正当他们去“百乐门”等候小组另一成员———来自英国考文垂机械厂工程师、爆破作专家李智博时,却意外与日本宪兵司令部特高科课长酒井美惠子相遇。刀光剑影之中,马云飞落入敌手。尽管欧阳剑平成功地解救了马云飞,但又传来坏消息:李智博一到上海即落入日特手中,被秘密关押在一条日本商船“野川丸”上。情急之下,欧阳剑平从监狱里捞出了原南京卫戍司令部副官,人称“百变神偷”的何坚,一起展开对李智博的营救。当夜,马云飞和何坚潜游上了“野川丸”,成功地从底舱将李智博救出。正当何坚从保险箱取出李智博带来的密码时,却被敌人发现。为使何坚脱险,马云飞再次落入敌手。酒井恼羞成怒,欲将马云飞处死。又是何坚从水底解开了马云飞的绳索,再次将马云飞救出。

  至此,五号特工组成员全部到位。他们住在法租界,都有着体面的社会身份。而实际上,他们瞄准的对手是日军上海宪兵司令部的特高课和汪伪政权的“76号”特工总部。

《昭暴行于光天之下》

  女间谍竹内云子化名廖雅权在国防部招待所工作,她真正的目的则是通过汪精卫的机要秘书黄浚和他的儿子获取情报。接二连三的泄密,五号特工组意识到,国民政府的高层隐藏着奸细。经秘密调查跟踪,终于查出是竹内云子利用黄浚父子获取情报。五号特工组立即行动,寻机将这个藏匿多年的日本女特工击毙。

  震惊世界的“南京大屠杀”发生了!日军为了掩盖暴行,除严密封锁消息外,还将当时在南京的一批外国记者秘密押送到了上海,实行了软禁。欧阳剑平接到了任务,将奥地利记者约瑟夫营救出来。由于约瑟夫提供了证据,日军不得不将这批记者释放,交还给了各国使馆。然而,约瑟夫本人为了拿回自己拍下的记录日军暴行的胶卷,竟独自潜回了南京。日特机关发觉了约瑟夫的行踪,企图在火车上将其暗杀。特工组抢先一步,在火车上与敌人展开了搏斗,再次救出了约瑟夫。之后,他们掩护约瑟夫到南京去取胶卷,不料敌人已经提前在胶卷的隐藏地教堂设防,使特工组又一次险些遭到了暗算!经过一场紧张激烈的枪战,他们终于脱险。但是,约瑟夫牺牲了。

  日军在南京的暴行终于得以在全世界曝光,他们的法西斯罪恶行径引起了世界人民强烈的愤怒与谴责。

《托马斯的最后请求》

  1939年,德国进攻波兰。高寒破译了一份密电:一名叫格尔的盖世太保上校要来上海。欧阳剑平立即部署监视格尔的行踪。很快,他们打听到了格尔此行是要寻找一位叫托马斯的犹太人。托马斯表面上只是一个“二级钳工”,实际上是一个研究重水的专家。德军寻找他就是为了研究原子武器。特工组发现犹太人汉斯将托马斯秘密藏在自己家的暗室里。与此同时,酒井也在寻找托马斯,她借故卫生防疫,对上海的犹太人定居点进行全面的清查。眼看托马斯就要暴露,特工组及时为他解围。翌日清早,何坚将托马斯藏在粪车内运出了犹太人定居点,不料被暗中的便衣发现了。托马斯落到了敌人手里。就在格尔押送托马斯去机场的路上,五号特工组提前设伏,再次将托马斯救出。几天后的一个夜晚,李智博和何坚护送化妆成美国商人的托马斯去码头。就在美国商船将起锚时,酒井和格尔带人强行登船检查。托马斯跳水自杀未遂被捕。格尔命令连夜将托马斯押送机场。

  欧阳剑平等人立即行动,可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就在托马斯登上飞机的那个瞬间,马云飞含泪将其射死,托马斯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原来这是托马斯“最后的请求”。之前他曾告诉马云飞,如果再遭不测,就开枪将他杀死。他宁愿死去也不想重新落入希特勒的魔掌之中……

《帝国谍花机关算尽》

  军统人员老于再次来到上海,希望五号特工组替他盗取日军第九师团的第二次长沙会战作战计划。听说日本可能在会战中使用细菌武器,特工组决定过问。日军师团长渡边要来上海养病,这是一个机会。但装有作战计划的公文包被渡边的随从副官森村用手铐铐在手上,要得到几乎是不可能。特工组得知,日本围棋国手宫平一郎要来上海陪爱好围棋的渡边消遣。特工组决定偷梁换柱,让相貌相似的何坚冒名顶替接近渡边,寻机下手,将作战计划拍摄下来。当他们来到渡边住处,却发现森村副官是竹内云子!

  她竟没死。欧阳剑平用调虎离山之计,让假宫平何坚装病,让森村副官护送他去医院;马云飞则用蒙汗药将渡边搞定,趁机窃取作战计划。似乎一切都在按照预定方案进行着,然而森村却悟到了什么,返回了住处。渡边也如梦初醒,气急败坏地要求查清真相。马云飞和何坚的任务功亏一篑!正当他们焦急不堪时,真的宫平太郎出现了。宫平太郎是一个反战份子,他对日军将使用细菌武器感到非常愤慨,愿意帮助特工组。于是真宫平来到了渡边的住所。森村认定宫平有假,执意要宫平和渡边对弈,目的是揭穿宫平的真面目。翌日,公开对弈。宫平太郎很快击败了渡边,令渡边尴尬无比。恼羞成怒的渡边指着森村拍案而起:把这个疯子给我拖出去!

  马云飞终于得到了作战计划。最后,弄不清真相又失去信任的森村无奈地开枪自杀了,一朵帝国间谍之花就此凋谢……

《一支枪在她身后举起》

  “珍珠港事件”爆发。为报一箭之仇,美军制订了“轰炸东京”的计划。但远程轰炸机飞行路途过长,美军飞机要在浙江衢洲机场降落。这个情报被日军宪兵司令部截获。酒井带领一支行动小组潜入到衢洲,企图炸毁机场。

  欧阳剑平和马丁上校是内华达空军学院的校友。她应马丁邀请,率特工组来到衢洲。他们无意中发现酒井和一个开着军用吉普车的男人接头。

  神密男人是谁?酒井藏身何处?原来,神密男人是国民党军中校吴子玉。他是马丁的翻译,也是欧阳剑平过去的同事。而此时的酒井正化装成孕妇随吴子玉潜入到机场内部。她让吴子玉作为诱饵去吸引五号特工组,吴子玉暴露后咬毒自杀。酒井又化装成卫生兵混进塔楼,岂图炸掉机场塔楼,使指挥中心瘫痪,美军的飞机无法降落。

  千钧一发之际,欧阳剑平等人赶到,将炸弹排除。最后,击毙了垂死挣扎的酒井美惠子。

  黎明前,完成轰炸东京任务的第一架美军飞机,安全降落在衢州机场……

分集剧情:
第一集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在战云密布的上海,原国民政府国防部中校参谋、中共地下党员欧阳剑平(女),前来与中共地下党上级冯先生接头。两人刚见面,就遭遇了杀手的埋伏,冯先生险些遇害。欧阳剑平勇敢救出了冯先生。

  冯先生此番来上海,交给了欧阳剑平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召集几个在国外的军校同学,在上海组织一只秘密的特工组,与日特间谍机关展开斗争。

  几天后,欧阳剑平在码头迎接来自德国墨尼黑通讯学院访问学者、密码专家高寒(女)。她机智地在船上除掉了秘密盯梢的日本特务,随欧阳剑平安全回到了法租界的驻地。她们两家是世交,当年“九一八”时,欧阳剑平的父亲曾因为救护高寒的父亲而牺牲。

  此时,曾任国民政府驻东京领事馆武官的马云飞正在回上海的火车上。他是个英俊潇洒的男人,在火车上邂逅了一个美貌的女子。很快,他就识破了这个女人就是来上海日军宪兵司令部就任特高课课长的酒井美惠子。她是大特务土肥原贤二的高足,虽为女流,却足智多谋。他们的较量就此拉开了序幕。

  翌日黎明,马云飞巧妙地摆脱了酒井,与欧阳剑平等人会合了。可是,马云飞与高寒是过去的情人,如今相见,难免有些尴尬。

  当晚,他们三人去“百乐门”等候小组另一成员——来自英国考文垂机械厂工程师、爆破专家李智博。却意外地与酒井再次遭遇,虽然是歌舞升平,但其中闪动着刀光剑影。女人的手枪直抵马云飞的脑袋!

第二集

  情况紧急,欧阳剑平随即安排高寒用“摩尔斯”密码指法通知了落入敌手的马云飞,然后趁断电之隙成功逃脱。正当他们为此庆幸之际,又传来了不好消息——李智博一到上海即落入了日特的手中。他被秘密关押在一条日本商船“野川丸”上。他随身携带着“爱格玛”密码机的部件。面对这种情况,欧阳剑平觉得只能靠另一个人才能将李营救出来。此人就是原南京卫戍司令部副官何坚,在江湖上人称“百变神偷”。于是,他们通过关系,先将何坚从监狱里捞出来,然后便展开了对李智博以及密码机的营救。

  酒井招来了助手,隐藏在南京的女间谍竹内云子。命令她通过色相引诱南京政府的高层人员,搜集重要军事情报。而竹内云子已经瞄准的目标,则是汪精卫的机要秘书黄浚和他的儿子。

  当夜,马云飞和何坚从黄浦江潜游上了“野川丸”,成功地将秘密押在底舱的李智博营救出来。但在何坚从保险箱盗取密码机时,引起了敌人的注意。于是,马云飞为了使何坚脱险,开枪将敌人吸引到自己身边。

第三集

  虽然何坚和李智博脱险了,但马云飞还是落到了酒井手里。就在酒井恼羞成怒,决定处死马云飞之时,何坚从水底解开了马云飞的绳索……

  至此,五号特工组的成员全部到位。他们历经沿途艰险来到上海,住在法租界。他们有着体面的社会身份。当时的政治形势是国共实行了第二次合作,因此,这个组织的宗旨是一切为了抗日,没有任何党派门户之见。这样,他们以后不仅要和共产党人打交道,也得和“军统”有联系。他们的对手是日军上海宪兵司令部的特高课和汪伪政权的“76号”特工总部。

  再说竹内云子返回南京之后,便抓紧对黄家父子的进攻。她化名廖雅权,在国防部招待所打工。一天,她被黄的儿子黄晟纠缠,被父亲黄浚发觉。黄浚深知这个女人的来路,希望儿子断绝与她的来往。但儿子却不肯,为此父子俩发生了冲突。

  上海的战争阴云越发浓郁了。蒋介石下令封锁长江江阴要塞。但这个情报很快就通过黄浚到了竹内云子手中。她赶到上海,将情报交给了酒井。后者立即部署,密码通知长江上所有的日本舰船逃离至公海。但是,这份情报被密码专家高寒破译。于是,欧阳剑平和马云飞星夜兼程赶往南京。

第四集

  他们赶赴南京报告,可是却苦于无门,以至延误了战机。最后,还是通过马云飞用飞镖将情报“投递”到了蒋介石的行宫。可是,情报已经来迟了,长江上的日本舰船全部逃离,不久,凇沪会战爆发。这件事使欧阳剑平意识到,南京政府的高层出了问题。与此同时,马云飞在招待所已经注意上了女招待廖雅权,他觉得这个姑娘经常拿着一顶紫色礼貌很不合时宜……

  马云飞暗自把这个女招待和自己追踪三年的女间谍竹内云子联系起来,但一时又没有证据。此时,竹内云子也意识到这个陌生客人的危险,她动了杀机……

  很快,戴笠派老于找到了他们,希望“收编”,但他们婉言谢绝了。几天后,蒋介石决定到上海前线督战,又险些遭到日军飞机的谋杀。这个情报还是黄浚传递给竹内云子的!

第五集

  相继两次的泄密都不出二十四小时,这表明在国民政府的高层隐藏着奸细。五号特工组调来了参加军事会议的档案,很快,他们注意到黄浚有可疑之处,便秘密跟踪。

  几天后,廖雅权和日本大使在玄武湖接头,不一会,黄浚也来了。这个情况被秘密跟踪的欧阳和马云飞拍下了。可是,一个意外的情况却使暗中监视的马云飞暴露了!

  当夜,一个杀手翻进了马云飞的房间,对他连开三枪!

  凶杀案立即引起了轰动,竹内云子也松了一口气。可是她却不知道,这个现场是假的,她的阴谋早在五号特工组的预料之中。

  为了掌握进一步的证据,欧阳剑平故意让戴笠放出“明天委员长要去中央大学演讲”的假情报,以诱捕竹内云子上当。同时,他们在日本大使馆的舞会上,何坚调换了黄浚交换情报的那顶紫色礼帽。

  证据确凿,三个地点同时展开了对竹内云子、黄浚、黄晟的抓捕行动!但是,凇沪会战却以中国军队的失败结束了,上海沦陷!

第六集

  酒井现在的身份是上海日军宪兵司令部的特高课课长。她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带领一个行动小组潜伏南京,营救即将被判死刑的竹内云子越狱。

  这时,欧阳剑平等人也因为出任军事法庭的证人到达了南京。在火车站,欧阳似乎看到了酒井的身影,尽管后者已经化装成一个村妇。欧阳意识到酒井此行的诡秘,可能与竹内云子的审判有关,便及时通知了老于。但是,他们还是晚了一步!酒井买通了监狱内部的看守,经过一场激战,还是将竹内云子营救出来。这件事让五号特工组愤怒不已,可是,因为这次的行动,他们已经暴露了,如果不继续追踪竹内云子,他们随时都有危险。

  据老于的情报,竹内云子已经转移到了上海,秘密隐居在法租界。于是,通过一个日本友人中西平的关系,他们掌握了竹内云子一个生活习惯,就是这个女人爱喝“圣代牌”咖啡。

  欧阳剑平决定,对法租界所有的咖啡厅秘密监视。终于,高寒发现了一个小保姆要买那种牌子的咖啡,她紧跟不舍,找到了竹内云子的隐居地,就在这时,她险些暴露……

第七集

  经过曲折侦察,他们还是通过那顶紫色礼帽找到了女特工,在她被转移的前一刻将她击毙。

  不久,震惊世界的“南京大屠杀”发生了!但是,日军为了掩盖暴行,除严密封锁消息外,还将当时在南京的一批外国记者秘密押送到了上海,实行了软禁。

  欧阳剑平的旧友、国防部参谋王铁生冒死将这一重要情报送给了中共地下党冯先生,并要求尽快找到一名叫约瑟夫的奥地利记者。王铁生没有来得及说明情况就咽气了。欧阳剑平接受了任务。他们很快了解到,这批记者的关押点是一个郊外的学校,便利用伙夫将写有“装病”的纸条送到了奥地利记者约瑟夫手中。然后,他们在医院里将其营救出来。可是,约瑟夫却一时不能信任他们,持不合作态度。幸亏王铁生的遗物——一支钢笔,解除了疑团。原来王铁生与约瑟夫是好朋友,这支派克钢笔就是约瑟夫所赠。由于约瑟夫提供了证据,日军不得不将这批记者释放,交给了各国使馆。然而,约瑟夫本人却潜回了南京,目的是为了拿出自己拍下记录日军暴行的胶卷。

  日特机关也注意到了约瑟夫的行踪,企图在火车上将其暗杀。但是,别动队还是抢先了一步,在火车上与敌人展开了搏斗,再次救出了约瑟夫。之后,他们掩护约瑟夫到南京去取胶卷,不料敌人已经提前在胶卷的隐藏地教堂设防,使别动队又一次险些遭到了暗算!

第八集

  酒井在教堂截住了马云飞,却没有留心暗中隐藏的何坚。经过一场紧张激烈的枪战,他们终于脱险。但是,约瑟夫还是牺牲了。

  日军在南京的暴行在全世界暴光,引起了愤怒与谴责。

  此时,汪精卫已经公开投敌,为了弄清汪精卫投敌真相,马云飞通过中西平了解,但是他们在接头的咖啡馆内突然遇见了酒井的突击检查。情况紧急,于是中西平巧妙地和马云飞换装,以掩护其脱身。可是,当马云飞从后窗跳出时,还是遇见了事先设伏的敌人。眼看马云飞要遭到毒手,就在此时,他身后传来一枪,将敌人击毙。马云飞趁机逃脱……

  马云飞一夜未归,引起了高寒的误会。两人发生了严重冲突。这天,正是马云飞的生日,居然有人送来了蛋糕。两件事引起了马云飞的猜测,他想到了多年没有来往的父亲……

第九集

  为了刺杀汪精卫,远在大后方重庆的戴笠亲自部署,让老于来上海和汪精卫集团的傅仁宗联系,希望取得他的内应。傅当面答应,暗中却将老于出卖。结果,当老于的人在寺庙内准备动手之际,却遭到了暗算,几乎全军覆没。戴笠气急败坏,密令老于立即除掉傅仁宗。老于找马云飞联系,却遭到了马的拒绝。

  此时,欧阳剑平已经从冯先生那里得知,傅仁宗手里已经有了一份杀害进步人士的黑名单。上级指示要求拿到这份名单,并伺机将傅仁宗除掉。可是,报仇心切的老于却提前单独行动,结果不仅没有得手,反而惊动了傅仁宗,情况更加紧急起来。

  事情到此,冯先生只能作出一项冒险的决定,让马云飞化装成理发师深入傅仁宗家单独行动!

第十集

  马云飞通过中西平的关系,化装成理发师到了傅家。李智博为了准备了蒙汗药。就在马云飞即将得手之际,意外地遇见了前来护送傅仁宗出席宴会的齐冠雄!两人相见,引起了一阵紧张。最后,马云飞还是机智脱险,但他的任务却因一步之差没有完成。傅仁宗反而更加谨慎了,但几天后他得病了。

  这又是一个机会。欧阳剑平原来决定让高寒化装成上门打针的护士,但后者却没有胆量完成。这天晚上,高寒去《民声报》社去看望一个同学、记者韩青。她们分手之后,韩青就遭到了齐冠雄的暗杀!血腥的现实使高寒有了勇气,她自告奋勇前去傅仁宗家执行任务。

  第二天,他们截获了去傅家的医生和护士。然后,由李智博和高寒化装同行。可是,就在门口,傅家的警卫却将李智博拦在了门外!

第十一集

  高寒独闯虎穴,利用傅仁宗的好色,巧施美人计,机智地将“黑名单”拿到了手,并且除掉了傅仁宗这个汉奸!

  时间很快到了1939 年。此时,德国已经进攻波兰,掀开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序幕。一天,高寒破译了一份来自柏林德军司令部的密电,说有一个叫格尔的盖世太保上校要来上海。这件事引起了欧阳剑平的注意,她部署监视格尔的行踪。很快,他们打听到了,格尔此行是要寻找一个叫托马斯的犹太人。此人表面上只是一个“二级钳工”,实际上是一个研究重水的专家。德军寻找他就是为了研究原子武器。

  这个谜底终于也被酒井掌握了。她来到图书馆查询关于托马斯的资料,却遇见了前来还书的马云飞——她的枪口又一次对准了老对手!

第十二集

  但是,身手不凡的马云飞还是在高寒的掩护下脱险了。可是,他们却一时找不到托马斯。最后,还是何坚通过犹太人汉斯,打听到了下落。原来,托马斯就被汉斯秘密藏在自己家的暗室里。可是,汉斯开始却不肯承认,装聋作哑。于是,高寒利用在红十字协会的玛尔娜教授来说服汉斯,还是没有得到效果。

  这个时候,酒井也展开了部署。她借故卫生防疫,对上海的犹太人定居点进行全面的清查。眼看,托马斯就要暴露,最后却被何坚机智地将敌人调开。这件事赢得了汉斯对他们的信任。于是,他们制定了营救托马斯的计划。

  翌日清早,何坚将托马斯藏在粪车内运出了犹太人定居点。就在托马斯即将脱身时,还是被暗中的便衣发现了。马云飞和何坚与敌人展开了一场紧张激烈的枪战,使托马斯脱险。但是,他却被一辆卡车迎面撞倒……

  托马斯落到了敌人手里。面对这种局面,李智博决定先行缓兵之计,将敌人稳住……

第十三集

  李智博的计策是让玛尔娜教授去医院探视托马斯,并随口说出他的真实身份。果然,酒井中计了。但是,日本人又担心亲自出面会使德日关系搞僵,于是就让齐冠雄的人来动手。他们计划在格尔押送托马斯去机场的路上,将其截住。但是,这个消息很快被冯先生安插在76号的卧底阿强得知。这样,五号特工组提前设伏,再次将托马斯营救出来。

  格尔恼羞成怒,酒井也自觉弄巧成拙。此时,五号特工组已经安排将托马斯化装成一名美国的海员,秘密送往重庆。但是,他们还是被酒井的便衣发现了迹象……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李智博和何坚护送托马斯去码头。就在美国商船即将起锚时,酒井和格尔带人强行登船检查。很快,托马斯被发现,他想跳水自杀,但还是被敌人抓住。格尔命令,连夜将托马斯押送机场!

第十四集

  李智博把码头上情况告诉了家中。欧阳剑平等人立即行动,可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敌人的阴谋就要得逞。就在托马斯登上飞机的那个瞬间,马云飞含泪将其射死,托马斯的脸上却露出了微笑。事后他们在知道,原来这是托马斯“最后的请求”他已经告诉了马云飞,如果再遭不测,就开枪将他杀死,他宁愿死去也不想重新落入希特勒的魔掌之中,为其所用……

  新四军组建之初,面临着重重困难,而最大的困难就是药品。为此,叶挺将军亲自派人来上海找冯先生。冯又将这个任务交给了欧阳剑平。马云飞归国时在火车上认识一个经营药品的肖老板。他登门求助,却遭到了肖的谢绝。但是,一个电话使马云飞得知,这个肖老板目下正和“76号”的特务头目齐冠雄暗地里做药品生意,发国难财。于是,他们决定抓住这个机会,高寒窃听到了齐冠雄和肖老板的电话……

第十五集

  于是,趁齐冠雄与肖老板签订合同之际闯入,五号特工组抓了这个把柄,并以此要挟齐冠雄来组织这批药品,并且亲自护送出吴淞口。齐不得不屈从。不料,狡猾的齐冠雄却耍了花招,致使装有药品的船只在江上失火,引起了日军巡逻艇的注意,药品落入了日特机关手中。

  酒井亲自查处了此事,她想找到药品的主人。于是,故意让齐冠雄引五号特工组上钩,企图将他们一网打尽。这个消息,又被卧底阿强偷听到,其实药品已经被转移到了郊外日军医院仓库。

  马云飞等人劫持了日军的巡逻车,化装成日军宪兵,闯入了海军陆战队的营地,重新从日特手里将药品夺回,并将计就计地利用齐冠雄闯过了检查关口,并准备通过空运。就在他们混进机场时,酒井发现了仓库药品被窃,立即封锁了所有的交通要道!

第十六集

  马云飞等人利用齐冠雄混进了机场,并很快截获了一架敌机。就在药品装卸完毕时,机场顿时警报四起,敌人的追兵也纷纷赶来。齐冠雄趁机逃脱,被马云飞击毙,但他本人也负伤,落下了即将起飞的飞机。经过一场激战,马云飞还是被战友拉上了飞机,然后,他们将药品空投到了皖南新四军的营地……

  几个月后,军统人员老于再次来到了上海。他此行的目的,是希望五号特工组替他办一件大事,就是要盗取日军第九师团的第二次长沙会战作战计划。因为,师团长渡边将军要来上海养病,这是一个机会。

  渡边很快就来了,随从还有一个森村副官。装有作战计划的公文包被此人用手铐铐在手上,要得到几乎是不可能。五号特工组一开始也不想插手这件事,可是老于却披露了一个重要情报——日军要在会战中使用细菌武器!这样一来,他们就不能不过问了!

第十七集

  就在这时,高寒发现了一封发往日军宪兵司令部的明码电报,上面说有一个围棋国手宫平一郎七段要来上海,目的是陪爱好围棋的渡边消遣。更不可思议的是,马云飞见过这个宫平,认为他与何坚的模样十分相象。于是,他们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偷梁换柱。他们先在车站截住了宫平一郎,继之让何坚冒名顶替,马云飞陪同前往,以便接近渡边,寻机下手,将作战计划拍摄下来。可是,何坚却不能接受,他一不懂日语,二不会围棋,所以就趁机逃跑了。马云飞在火车上抓住了何坚,欧阳剑平一气之下要撵何坚滚蛋,何坚感到羞愧……

  几天后,假扮宫平太郎的何坚和马云飞被日军接走了。他们和渡边与松本相见,却引起了那位森村副官的注意——原来,她就是当初没有被马云飞击毙的竹内云子!这个意外的情况,使局势顷刻间紧张起来!

第十八集

  当夜,在接风的晚宴上,森村副官还原成了女装,她就是没有被击毙的竹内云子!马云飞大吃一惊,如果不是高寒的易容术,他就暴露无疑了。马云飞短暂的失态没有躲过森村的眼光,她回想起自己当年在上海的遭遇,总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眼熟。森村的真实身份也很快被家中的欧阳剑平识破,她和冯先生都非常担心马云飞的安全。而高寒更是要求取消这次行动,欧阳在犹豫之中……

  接着,第一次的对弈开始了。何坚假装从容应付,但没有和渡边过上几招,就显得不利了。马云飞及时制造了断电事故,才勉强遮掩过去。

  更严重的是,酒井也赶来了。她和森村副官见面,两人都感慨万千,过去的隔阂依旧没有消除,反倒加重了。

  马云飞说服了欧阳剑平,坚持要把任务继续完成。而这个时候,森村也在暗中对他们进行了调查。双方的较量升级了。

第十九集

  酒井的加入,让马云飞更加不安。他利用酒井和森村户外交谈的间隙,把渡边调来与何坚对弈,自己则再次准备动手窃取机密。但警觉的森村还是先一步赶回了,让马云飞无法动手。他们之间再次进行的试探,森村对自己的怀疑似乎更加有了把握。而这边,渡边和何坚的对弈也陷入到了尴尬局面。何坚不敢继续交手,情急之中,他巧妙地利用随身带来的那只猫将棋局搅乱,这才摆脱了困境。

  两次没有下成的棋也引起了渡边的猜测。对此,马云飞又使出了新招。他建议让何坚与渡边和松本同时下棋,实际上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这一招果然灵验,何坚轻松过关。但是,森村的怀疑却并没有因此打消。她反而趁马云飞不备,摘下了他的眼罩,接着就是大吃一惊——马云飞是独眼!森村一下糊涂了!

  那天晚上,高寒梦见马云飞被打死。这个梦境,使欧阳剑平更加担心起来,决定加快行动。

第二十集

  时间紧迫,欧阳剑平让李智博和马云飞接头,决定晚上在医院动手。具体的方案是,让何坚装病,好让森村副官护送其去医院。调虎离山之后,马云飞用蒙汗药将渡边搞定,趁机窃取作战计划。事情就是这样发展的,似乎一切都在按照预定方案进行着,马云飞终于接触到了那只放在保险柜里的公文包,将作战计划秘密拍摄下来……

  送何坚去医院的森村,突然发现马云飞没有来,又悟出了“宫平”同时下两盘棋的情由,立即返回了住处。这时,马云飞已经不在了,渡边还处在昏睡之中。森村接着搜查了“宫平”的房间,发现了一本《围棋入门》和一只平光眼镜。她完全明白了!渡边也如梦初醒,气急败坏地要求查清真相。

  马云飞和何坚以为大功告成,突然发现眼镜丢失。这样一来,他们就是功亏一篑了!正当他们沮丧不堪时,真的宫平太郎出现了,他愿意帮助他们……

第二十一集

  宫平太郎是棋道中人,也是一个反战份子,现在他得知五号特工组的目的后,对日军使用细菌武器感到愤慨,表示愿意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于是,就在森村等人以为假扮的宫平远走高飞的时候,真的宫平安然返回了。这令他们无比惊讶。森村一意孤行,为了彻底揭露宫平的面目,与酒井一手安排的翌日的“公开对弈”。宫平说,我乐意奉陪!

  翌日,公开对弈如期举行。宫平太郎很快击败了渡边,让他尴尬无比,森村也被这个局面惊呆了,大喊“这不是真的!”渡边恼羞成怒,指着森村拍案而起:把这个疯子给我拖出去!

  森村与酒井的阴谋破产了,马云飞还是得到了作战计划。最后,弄不清真相又失去信任的森村无奈地开枪自杀了,一朵帝国间谍之花就此凋谢……

第二十二集

  1940 年8月,欧阳战场上,纳粹正在进行不列颠战役,轰炸英国本土。这个时候,李智博准备让远在英国考文垂的妻儿来香港和自己团聚。他已经预定了机票,马上动身。就在此时,高寒接到了来自考文垂的电报,告之在刚刚进行的大轰炸中,李智博的妻儿都已经被炸身亡!面对这样的噩耗,大家无不悲痛……

  此时的中国国内,八路军正在进行“百团大战”,使日军华北部队严重受创。于是,敌人制订了“鹰计划”——将地处华东的日军军火调运到华北,以解燃眉之急。

  冯先生指示,为了粉碎日军的“囚笼政策”,要五号特工组尽快打听到敌人“鹰计划”的内容与实施方案。于是,大家分头行动,很快得知了内情。他们原来的想直接爆破军火仓库,但是,因为附近有民用的水厂,这个计划只得放弃。而在军火列车上下手,时间又受到了很大限制。就在百般无奈的情况下,他们了解到了有一条新建不久的铁路支线经白龙观站到青石桥铁矿,遂决定夺取这个途中的车站,将军火列车引往支线炸毁。他们机智夺取了白龙观车站,在军火列车通过时,马云飞扳开了道岔,将列车引向了青石桥,那里的李智博点燃了导火索……

  可是,就在爆破时,导火索突然灭了!

第二十三集

  紧急之中,李智博不顾危险,飞身赶到铁路边将导火索重新点燃,军火列车被彻底摧毁,他们赢得了胜利,粉碎了敌人的“鹰计划”。

  几天后,欧阳剑平向马云飞和高寒交代了一项新任务,要他们赶到皖南新四军的驻地,帮助抢修电台。并且要求他们在路上必须以夫妻的名义,以便掩护。可是,高寒却不愿意。当初马云飞秘密追踪竹内云子期间,曾经和一个日本女人有染,他们之间的误会也由此产生,至今不能消失。于是,何坚自告奋勇,要求三人同行,他与高寒扮夫妻,马云飞却成了跟班的司机。欧阳剑平还要求马云飞此番去江南,一定要顺道去苏州老家看看多年没有来往的父亲。

  马云飞带着何坚、高寒回到了老家,想起了母亲当年被捕的情形,心里还是不能原谅父亲马百川。

  这一路上,他们三人总是磨擦不断。等到了芜湖,马云飞顺利地和江南新四军的联络员老许接上了关系,正准备进山,高寒与何坚却由于疏忽意外地被敌人抓走了!

第二十四集

  马云飞立即将这个情况通报了欧阳剑平。他得知,上海的酒井正往芜湖赶来。要是这样,一切都被动了。欧阳剑平当机立断,要求马云飞想办法在半路上拦住酒井,以争取营救时间。

  酒井星夜向芜湖进发。当她的车行驶到一座大桥时,突然被马云飞当道拦截了。酒井如获至宝,立即下令将马云飞抓捕,而马云飞却机智的摆脱了酒井,并将她的汽车截走了,酒井知道自己上当了,但后悔已迟。

  关押在芜湖宪兵队里的何坚与高寒,以为马云飞没有办法,就决定自己解决。何坚干掉了哨兵,正准备与高寒溜走,但是周围的日军全都举起了枪,他们还是束手就擒了。

  敌人识破了何坚的身份,准备枪决,紧急关头,“酒井”赶到了——原来是化装的欧阳剑平。她顺利骗过了敌人,将何坚、高寒带走。

  不久,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爆发。延安向皖南派遣的特派员被捕,冯先生指示欧阳剑平等人营救。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营救出来的特派员却是欧阳剑平朝思暮想的未婚夫刘涛!

  就在大家为刘涛接风压惊之际,刘涛无意中的一句话却引起的李智博的怀疑……

第二十五集

  刘涛说自己一出延安,登上火车就受到了敌特的跟踪。然后他机警跳车,摔断了三根肋骨,这才落入敌手。可是,李智博在医院里借透视解救刘涛时,清楚地看见刘涛的肋骨完好无损。刘涛为什么要说谎?

  此时的欧阳剑平正陶醉在与爱人的重逢喜悦之中,大家也正热心地为他们张罗婚礼,只有李智博反应冷淡。这反倒引起了别人的误会。

  几天后的晚上,冯先生约定刘涛在码头见面。临行时,他接受到上级的电示:接头暗号已变,改为“江南阴雨天,雨后彩虹现”。冯先生似乎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刘涛没有说出新的接头暗号,被冯先生识破并击伤。而他本人却被刘涛残忍杀害。刘涛还伪装了遭到袭击的假现场,企图蒙混过关。更令人诧异的是,牺牲的冯先生,其实就是马云飞的父亲,他的真名叫马百川!马云飞一下明白了许多事情,原来,这些年父亲一直都在暗中关注、保护着他。他悲痛不已……

  码头事件使李智博更加坚信刘涛是叛徒,可眼下证据有不足,他只能暗中搜寻着。周大夫告诉他,刘涛的枪伤不是同一支手枪发射的。李智博似乎找到了一线希望,决心揭开真相。

第二十六集

  李智博把自己的担心告诉了欧阳剑平,认为这次营救刘涛过于简单。认为这其中肯定有阴谋。他的判断是对的。“皖南事变”发生后,延安向皖南游击区派遣特的真特派员在途中就受到了敌人的监视与盯梢。他在火车的厕所里将重要文件烧毁,自己跳车逃脱。但是,背后响起了枪声,壮烈牺牲……

  可是这个消息外界却一点也不知道。酒井虽然很扫兴,但也生出了一条毒计:将叛徒刘涛冒充特派员,企图趁机打入新四军游击队的内部。

  欧阳剑平听出了李智博对刘涛的怀疑,但感情上无法接受,反倒对李智博进行的反驳,两人的误解加深了。

  几天后,他们送刘涛启程了。暗中的酒井十分得意,她放出去的鹰很快就要着陆了。

  李智博还在依靠法医周大夫,进一步对枪支和弹壳以及冯先生的遗体进行检验,并在途中等待着结果……

第二十七集

  他们很快抵达了江南的芜湖。在这里,等候着山里接应的新四军。刘涛回顾往事,心事忡忡。而李智博的几次试探,又让刘涛有了警惕,他暗中打电话向酒井汇报,酒井表示立即部署,为刘涛扫除障碍。

  于是,遵照酒井的安排,刘涛使了借刀杀人计,让欧阳剑平派李智博和马云飞去江州汽车修理厂去检修汽车。结果,他们遭到了杀手的暗算,险些没了命。这件事,让李智博相信自己的一切怀疑都在变成现实。这时,周大夫也对暗杀现场作出了法医鉴定,完全符合李智博的推断。

  他们私下对欧阳剑平宣布了真相。在一系列的事实面前,欧阳剑平不得不承认刘涛已经堕落成了可耻的叛徒。此时,冯夫人也把新的接头暗号送到了芜湖,真相大白了!

  欧阳剑平设计将刘涛引到了江州汽车修理厂。最后,用冯先生的枪对准了刘涛……

第二十八集

  欧阳剑平亲手杀掉了未婚夫刘涛,自己也受到了打击。之后,他们安葬了冯先生……

  不久,“珍珠港事件”爆发,美国参战,战争的格局已经改变了。翌日,上海的日军开始进入租界领地。

  为了防止不测,欧阳剑平让大家把一些设备转移到老张那里。可是,途中的马云飞却在街上被酒井盯上了,一直盯到了他们的驻地。酒井暗中让部下包围了别墅,自己便单刀直入找上门去。

  欧阳剑平沉着应战,巧妙地利用当年在南京和日本大使须磨跳舞的照片来迷惑酒井。一时间酒井弄不清真假,不敢贸然行动。她赶回来电话核实,才知上当。这时,欧阳剑平和马云飞已经通过隔壁波曼大夫家的假面舞会,逃脱了包围……

  珍珠港遭袭之后,为保这一箭之仇,美军制订了“轰炸东京”的计划。但远程轰炸机飞行半径过长,完成任务后不可能返回“大黄蜂号”航母,只能在中国浙江的衢洲机场降落。马丁上校就是为这个计划来衢州的。

  这个情报立即被隐藏在衢州的奸细23号得知,连夜电告了上海日军宪兵司令部。于是,酒井带领一支行动小组潜入到衢洲,企图一举炸毁机场,以此阻止美军对日本本土的轰炸。

  而此时,五号特工组一行也来到了衢州,并且和酒井住进了一家旅社——三民旅社,他们一来,就被一个奸细钱先生盯上了!

第二十九集

  当晚,马云飞和高寒出来散步。无意之中发现了酒井和一个开着军用吉普车的男人接头。接着,他们在接头的现场找到了一粒美军军服上的纽扣。

  欧阳剑平和马丁上校是内华达空军学院的校友。她此次来衢洲,就是应马丁邀请,以加强保密工作。欧阳剑平找到马丁,后者承认这粒纽扣是自己的随从罗西中尉风衣上的,但是,罗西昨晚一直和自己在一起,没有外出。那么,是谁穿着美军的风衣出门呢?无疑,是奸细23号。

  神秘的23 号再次和酒井秘密见面,交给了酒井机场的平面图。酒井暗自去机场外围观察,被暗中监视的何坚盯上。可是,当何坚去照相馆洗照片时,又无意中在街上遇见了酒井,虽然及时逃脱,但还是让酒井想起了当初的那个围棋国手宫平太郎。就在酒井困惑之际,罗西来到三民旅社找欧阳剑平,结果,却被酒井引到了楼上并进行了暗杀。

  及时赶回的高寒发现可疑迹象,便向着酒井藏身的后院走去,可是,一支枪已经在她的身后举起了……

第三十集

  幸亏马云飞和何坚及时出现,才使高寒没有遭到毒手。马云飞杀死了刺客,但是罗西已经身亡。酒井一行也似乎人间蒸发了,不知去向。

  情况越发紧急。谁是23号?酒井藏身何处?终于,他们找到了突破口,原来,奸细23号是国民党军中校吴子玉。他是马丁的翻译,也是欧阳剑平过去的同事。

  此时的酒井已有了新的安排,她化装成孕妇随吴子玉已经潜入到机场内部。又让吴子玉作为诱饵去吸引五号特工组。吴子玉在暴露后咬毒自杀。在第一套行动方案破产后,她开始独立执行第二套方案,那就是炸掉机场塔楼,使指挥中心瘫痪,美军的飞机无非降落。她又化装成卫生兵混进了塔楼,将定时炸弹安装好,然后抽身离开。

  千钧一发之际,欧阳剑平等人赶到,又遭到酒井的狙击,李智博受伤,但他还是镇静地指挥司马剑平将炸弹排除了。隐藏在机场附近的日特与国民政府军展开了激战……

  最后,马云飞击毙了垂死挣扎的酒井美惠子。黎明前,完成轰炸东京任务的第一架美军飞机,安全降落在衢州机场……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