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夏晴、夏雨姐妹的父母是我党地下工作者。抗战胜利时,国民党情报机关绑架了夏雨,姐妹从此失散。

  1950年代末,夏晴受组织委派到香港工作。丈夫宋小涛在和台湾特务打交道的过程中,被特务盯上。为了安全起见,组织上决定让夏晴随宋小涛一起回到内地。然而在经过海关的时候,丧心病狂的台湾特务制造混乱,枪杀了宋小涛。夏晴看着丈夫在自己怀里死去,无能为力。

  回到广州,夏晴主动要求去公安局工作。她被派到了公安局刑侦处,见到了宋小涛当兵时的战友,也在刑侦处工作的汪卫明。

  汪卫明得知宋小涛牺牲,发誓要好好照顾夏晴和她的女儿佳佳。宋小涛的父亲,也是夏晴岳父的宋涛,是市公安局二处处长,负责反特工作。因为在一次案件中坚持原则,被调离岗位,转到国防工厂326厂任保卫处长。得知岳父的遭遇,夏晴决定对岳父隐瞒宋小涛牺牲的消息。然而宋涛最终还是知道了这一噩耗。

  1960年代初,夏晴调到公安局二处工作。在女儿上学的幼儿园,她见到了刚刚调来的班主任何梅。何梅的音容笑貌,让夏晴觉得她有可能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夏雨。但宋涛否定了夏晴的猜想,认为夏雨早已被国民党特务所杀,何梅不可能是夏晴的妹妹。多年共事,汪卫明对夏晴产生了感情,由于自己是宋小涛的好朋友,他不能对夏晴表露出自己的感情。夏晴对汪卫明也有好感,但也因为种种原因,不能有所表示。

  326厂负责研制的DH导弹机密被台湾特务获得,公安局领导要求立即破案。夏晴在二处处长周大年的率领下,参与了对敌特的斗争。经过缜密侦查和分析,夏晴和自己小组的同志锁定了潜伏特务谢其庸和他的秘密据点,在台湾特务前来接应的时候抓获了特务,并用计逼迫谢其庸自首。谢其庸投降后,交代了有关自己特务活动的细节,但他拍摄的DH导弹的机密文件胶卷,却被另一潜伏特务江晓榕带走。

  汪卫明在幼儿园结识了漂亮的何梅,并一发不可收拾地和她谈上了恋爱。夏晴仍隐约觉得何梅可能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同时,她也对汪卫明与何梅之间的感情发展感到不快,但她并不能阻止汪卫明和何梅。香港方面传来消息,认定我公安机关内部有一个台湾潜伏特务。根据种种迹象分析,夏晴和二处处长周大年认为汪卫明极有可能是那个潜伏的特务。然而从感情上,夏晴却无法相信汪卫明是敌人。夏晴在感情和理智的激烈矛盾中努力寻找平衡,内心极为痛苦。后来,夏晴发现何梅同时也与一个海军军官交往,并把此事告知了汪卫明。汪卫明果断地与何梅断绝了关系。

  台湾方面为了获得胶卷,委派经验丰富的特务王柏石前往广州接应,准备取走胶卷。通过仔细调查和分析,夏晴制定了一套超乎寻常的抓捕方案,最终在王柏石前往妻子墓地的时候抓获了王柏石,拿到了王柏石藏匿的胶卷,同时也逮捕了准备逃往香港的江晓榕。夏晴和其他同志顺藤摸瓜,在汪卫明的帮助下抓获了潜伏在派出所的特务——民警小侯。排除了对汪卫明的怀疑,夏晴终于对自己多年的战友坦白了内心感情,二人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

  一太平洋岛国特使前往广州,与我国政府秘密谈判建交、并与台湾当局断交事宜。台湾方面狗急跳墙,决定破坏此次谈判。台湾高级情报人员冯友恒亲自前往广州,“唤醒”由他训练并安插的潜伏特务何梅,让其协助。汪卫明受组织委派,冒充潜伏在派出所的敌特小侯,与特务周旋。在此过程中,夏晴通过询问多年前被宋涛抓获的特务梁华全,得知何梅的真实身份,对汪卫明和何梅的见面充满担忧。

  汪卫明终于和何梅见面,何梅并没有怀疑汪卫明,却对汪卫明表示,自己对他一往情深。在汪卫明的协助下,夏晴等人在关键时刻挫败了敌特试图窃听秘密会谈的阴谋,并进一步掌握了冯友恒等特务的行动计划。

  何梅实际上就是夏晴失散多年的妹妹夏雨。被国民党情报机关绑架后,她被带到了台湾,并被冯友恒训练成了一名潜伏特务。冯友恒谎称,她的养父梁华全被共产党公安机关枪毙,思想感情已经完全被毒化的何梅怀着为养父报仇的目的潜往广州。当何梅得知当年抓捕梁华全的人就是宋涛时,她决定对宋涛的孙女佳佳下手。在此关键时刻,宋涛赶到幼儿园,阻止了何梅。汪卫明也随即赶来,却被疯狂的何梅用毒针杀死。绝望的何梅打算自杀,被宋涛及时制止。

  夏晴带人抓获了何梅,却在医院里送别了牺牲的未婚夫汪卫明。夏晴告诉何梅,她就是自己寻找多年的妹妹夏雨,但现在她已经成了自己的敌人。何梅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夏晴让何梅的养父,多年前被宋涛抓获的特务梁华全与何梅见面,何梅这才发现自己一直被一个巨大的谎言所欺骗,悔恨交加。

  冯友恒在破坏计划流产之后,准备逃跑。夏晴动员何梅戴罪立功,用假情报骗过冯友恒。夏晴强忍自己失去汪卫明的痛苦和仇恨,征得领导机关同意,放走了已成为瓮中之鳖冯友恒,利用冯友恒母亲仍在大陆、冯友恒对母亲的孝心,实现了对冯友恒的战略性策反。

  台湾情报机关获取情报和破坏会谈的计划全盘失败。夏晴和自己的战友们为了共和国的安全做出了不懈的努力,承受了巨大的牺牲。在一场惊心动魄、艰苦卓绝的斗争中,他们展现了我公安人员的信念、理智和专业精神,他们是共和国真正的风流人物。

分集剧情:
第1集

  上世纪50 年代。我方在香港的情报人员宋小涛出现在咖啡馆,与一个台湾来的人见面,那人自称有情报可以提供,却卖着关子并不直说。由于没有什么收获,宋小涛便告辞离去。台湾人随即也离开了咖啡馆,一直暗地跟踪宋小涛。当宋小涛走到一个僻静的街口时,一辆轿车突然驶过来挡在他面前,车上的人迅速将宋小涛架到了车里。我驻香港情报机构负责人罗军得知宋小涛是去咖啡馆与台湾人见面之后失踪的,判断宋小涛很可能中了台湾特务的圈套,要求动用一切力量全力寻找宋小涛的下落。

第2集

  被放出来的宋小涛回到自己的工作单位,立即向罗军汇报了自己被绑架、勒索的全部经过。罗军肯定了宋小涛的坚定态度,并绝对信任他。但考虑到宋小涛的身份已经暴露,并被台湾方面盯上,处境危险,便决定将宋小涛夫妇送回内地。宋小涛夫妇在严密护卫下进入通关大厅,口岸对面来接应的我方工作人员已经遥遥相望。几个台湾特务在排队人群中故意制造混乱,杀手寻机接近宋小涛夫妇,并开枪射击。宋小涛被子弹击中,其妻夏晴在众人护卫下终于回到内地。

第3集

  夏晴被安排在广州市公安局刑侦处工作。一天江边一艘渡轮发生爆炸,现场公安人员初步判断是因旅客将易爆物品带上渡轮不慎引起爆炸。夏晴却从爆炸碎片下面发现了一个小小的金属碎片,她顿生疑惑,将其小心收藏起来。鉴定结果是现场发现的金属碎片是一种定时起爆装置的残留物。因为定时装置的确定,渡轮爆炸案被认定不是意外事故,而是阴谋破坏活动。

第4集

  上世纪60 年代。广州郊区326 工厂外的小饭馆,326 厂技术员孙敏和一个台湾特务秘密接头。台湾特务交给孙敏一笔钱,孙敏则交出了几把钥匙和一组密码,并说自己任务已经完成,希望以后特务再也不要纠缠。特务却再次询问苏联专家笔记本的价值,孙敏认为笔记本事关重大,是苏联导弹导航系统专家撤离中国前,出于对中国同事和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冒着风险偷偷留给当时的助手、副总工程师赵志强的,此技术资料对正在研制中的威慑台湾的中程导弹的精确度非常有价值。特务要求孙敏亲自偷出笔记本。孙敏执意不干,特务再三威胁,并答应事成之后送孙敏去台湾与父母团聚。市公安局从326 厂得到消息,孙敏很可能携带偷窃的苏联专家笔记本从广州出境,要求防范。

第5集

  到了广州的孙敏像是丧家之犬,他老老实实地将笔记本交给了花店老板谢其庸。谢其庸随即保证立即安排他离开广州。晚上,夏晴来到孙敏藏匿的地点,在此监视的吴克报告,孙敏已经24 小时没有出门。夏晴立即报告领导周大年,怀疑孙敏已经逃脱,要求采取行动。周大年命令耐心守候,不能打草惊蛇。夏晴考虑再三,当机立断地带领吴克等人冲进孙敏住处,里面果然已经空无一人。早上,一个码头。公安局刑侦处侦查员汪卫明带着几个刑侦处的警察来到一条船上,就一个偷窃大米的案子向船老大询问情况。这时候,一条正准备靠岸的船发现了码头上的警察以后,随即放弃靠岸加速离去。汪卫明本能地注意到了这条离开的船,船舱内还隐约出现了孙敏的身影。

第6集

  周大年和夏晴连夜追赶,拦截了汪卫明提供的那条船。船老大老古痛快地承认,昨天是有一个人出钱搭船,并立即指认了照片上的孙敏。不过他说孙敏本来是要前往金湾,今天早晨却又在江门提前下了船。江岸,汪卫明带刑侦处的警察一起出现场,因为这里发现了孙敏的尸体。

第7集

  夏晴和汪卫明再次来到孙敏曾经的藏匿地点,分析查找孙敏逃脱的原因,但并无结果。吴克这时候带着派出所民警小侯来到,吴克介绍小侯是当地派出所干警。小侯报告,经过了解,这间房子的主人早就出国了,房子一直空着。当时小侯和派出所人员也参与了监视孙敏的行动,后来大家分析,孙敏逃脱的惟一可能是经过化妆后直接离去的,所以才没有引起监视人员的注意。夏晴认为孙敏并非职业特务,化妆逃脱的可能性很小。

第8集

  夜晚的海边,一批台湾特务乘橡皮艇登陆,被事先埋伏的周大年、吴克和当地的“海岛女民兵”悉数擒获。周大年随即审问特务,特务交代他们的目的是潜入广州,但对具体任务却一无所知,只是说要等上面进一步指令。

第9集

  一个僻静的海滩,渔民意外地用渔网拉起了一艘沉没的橡皮艇。夏晴、吴克闻讯赶来,对橡皮艇进行了核实,判断肯定是台湾另有特务潜入。夏晴认为这证实了那天被抓获的那批特务只是为了掩护这艘橡皮艇上的人,由此可以推断,这个人的目的和笔记本有关。326 厂附近,公安人员在一个农村民房内抓获协助孙敏逃往广州的特务。审讯时,特务终于交代,孙敏前往广州时,自己给他的广州方面的联络人是江晓琴。公安局里,彭局长在听完关于另一艘橡皮艇的汇报后,告诉夏晴和周大年,326 厂所在地抓获的特务已经证实,江晓琴就是孙敏来到广州后的联系人,因此笔记本极有可能在江晓琴手里。同时,由于江晓琴与谢其庸花店的关系,谢其庸的花店也可能是笔记本到达的地点。

第10集

  夏晴向周大年和彭局长汇报,投诚人员梁华全已经指认谢其庸是台湾特务,花店是一个重要联络点。彭局长询问是否将谢其庸、江晓琴一起抓捕,夏晴和周大年都不同意,担心如果笔记本藏匿在别处,结果就会很难预料。夏晴和汪卫明扮成情侣出现在花店中,汪卫明和谢其庸打着哈哈周旋,夏晴趁机将一个无线窃听器放到了房间的一个角落。

第11集

  晚上,谢其庸悄悄回到花店想取走暗藏的笔记本,一进门就看见地上破碎的花盆,他立即冲进内室,发现笔记本已经被人拿走了,顿时绝望地坐在了破沙发上。早晨,谢其庸来到公安局自首。夏晴和周大年一起审问谢其庸。谢其庸承认自己一直在广州潜伏,江晓琴是后来台湾派来的。现在看来台湾更相信江晓琴而不是自己。同时,自己拍摄的笔记本的胶卷和笔记本一起被偷走以后,对于台湾来说自己已经没有了价值,昨晚有人开枪企图杀死自己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只有选择自首。谢其庸还交代他听说有一个代号“黑熊”的沉睡特务的存在,但男女不详。郊区的晚上,老古突然来到理发匠家。

第12集

  郊外,汪卫明和刑侦处的警察在一片树林中出现场,在这里发现了理发匠的尸体。汪卫明询问一旁的当地生产队长,队长肯定地说死者决不是本队社员。汪卫明判定,这里不是第一作案现场,只是抛尸之地,遂要求扩大范围查找失踪人员。

第13集

  夏晴和彭局长讨论,虽然破获了谢其庸的特务小组,但因为江晓琴带着胶卷消失,现在仍然处于僵局。彭局长指出,现在一方面需要继续查找江晓琴的下落,另一方面也应该同时着手调查“黑熊”。如果江晓琴就是“黑熊”,那么两条线索就并为一条了。

第14集

  郊区码头,夏晴和汪卫明来到老古船上,询问当时孙敏上船的详细经过,并涉及到理发匠在其中是否发挥作用的话题。老古顺水推舟,既不否认,也不证实,企图让夏晴和汪卫明加深对理发匠的怀疑。晚上,老古回家,一直藏匿在老古家里的江晓琴终于出现了。老古焦急地问江晓琴什么时候能够一起离开。江晓琴认为现在的确风声很紧,但台湾方面一定会再次派人来取走笔记本,所以只能静观其变。

第15集

  派出所,曾经看见老古偷偷进入理发匠家的社员找到小侯,告诉他那天晚上他曾经看见老古出人理发匠家,而且行为鬼祟,他怀疑是老古杀了理发匠。小侯很吃惊,立即警告他不要再对其他人说起此事,社员有些疑惑地离去。第二天,那个发现过老古的社员正在甘蔗地里劳作,老古悄悄出现在他的身后,用锄头击倒社员。老古回到家里,告诉江晓琴他把那个社员杀了。江晓琴大怒,认为老古这是引火烧身。

第16集

  夏晴和汪卫明商量,能否放风说社员未死,以刺激凶手做出反应;同时组织对该村进行全面排查,甚至可能逼迫暗中隐藏的江晓琴浮出水面。汪卫明同意。

第17集

  郊区医院,受伤的社员终于苏醒过来。匆匆赶来的汪卫明从社员处得知,甘蔗地里的袭击者就是老古,并且说他曾经跟小侯单独汇报,发现老古潜入理发匠家中的情况,而小侯要求他不要声张。

第18集

  公安局的审讯室里,夏晴审问小侯。面对夏晴提出的种种指控,小侯逐一否认,态度十分强硬。由于尚无证据,夏晴显得有些奈何不得。等候在外面的汪卫明按捺不住冲进审讯室,告诉小侯受伤的社员已经说话了,证词对小侯非常不利。小侯仍然狡辩,坚持不吐一字。夏晴让人把小侯带走了,分析说只要抓住了老古,到时侯不怕小侯不交代。某小镇长途汽车站,刚刚下车的王柏石偶然发现了张贴在墙上的追捕老古的通缉令。他不动声色地仔细看了一阵,独自离去。

第19集

  深夜的公安局,夏晴正在值班,周大年来了,问对小侯的审讯有无进展。夏晴回答否定,甚至怀疑对小侯的抓捕是否过早,如果江晓琴就是“黑熊”,那么还好一点,如果不是,抓捕小侯就可能会成为一大错误。周大年觉得夏晴的说法完全缺乏逻辑。夏晴承认这里面不是逻辑而仅仅是直觉。天刚蒙蒙亮,老古在船上酣睡,突然被王柏石弄醒。老古惊恐不已地睁大眼睛,却听见王柏石说出了接头暗语。

第20集

  晚上,王柏石在老古带领下进入一个破旧碉楼,与隐藏在这里的江晓琴见面。王柏石要求老古返回船上等候望风,老古走后,王柏石对江晓琴表示,老古已经被通缉,必须将其撇开单独行动,按照预先计划出其不意地从广州撤离。江晓琴交出了藏匿的笔记本。汪卫明和吴克生擒老古,立即对其审问。绝望的老古交代孙敏是自己在送其出逃的路上,因为孙敏执意要向警方自首而将其溺毙的;后因理发匠敲诈自己,所以杀人。

第21集

  王柏石告诉江晓琴,香港四重奏小组明天上午就离开广州,她必须按照预先计划一早找到大提琴手,由大提琴手将四重奏小组一个成员麻醉在房间里,江晓琴方可顶替她的身份出境。早上,江晓琴趁为宾馆送蔬菜的工人进去之后,也连忙抱起一筐蔬菜进入。随即穿过厨房,进入服务员更衣间,换上了一套服务员的衣服。夏晴从电梯下楼,门开了,装扮成服务员的江晓琴推着送餐车进入电梯。在电梯门关上的一瞬间,夏晴注意到江晓琴脚上的泥土,突然意识到有问题。夏晴询问在这里监视的吴克,吴克说服务员送餐进了404 房间。404 房内,江晓琴已经和大提琴手接上头,大提琴手询问货物何在,江晓琴不解地说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王柏石告诉她让大提琴手安排自己出境。大提琴手听完很茫然的样子,说自己的任务是来拿货,而并不是帮助什么人离开。江晓琴意识到自己被骗了。此时,夏晴和吴克带人破门而入,将两个特务当场抓获。

第22集

  江晓琴仔细回忆和复述了她和王柏石分手时的情景,并说出王柏石要去妻子墓地祭奠的事情。白云山一处僻静的山坡上,王柏石果然手持一大把野花,出现在墓地。夏晴和汪卫明握着手枪,从两个方向缓缓朝他逼近。王柏石看到他们,虽然有些吃惊,但却并不打算逃跑,很隐蔽地将手里的一块小铁牌扔在地上,然后用脚踩入泥土中。然后他在夏晴和汪卫明走近之前咬破了藏嵌在牙齿里的毒囊。夏晴和汪卫明措手不及,看着王柏石很快死去。在经过一番搜索之后,并未在王柏石身上和周围找到笔记本,夏晴等人只得失望离开。回到公安局,突然,夏晴回忆起在逼近王柏石的时候,王柏石脚下那个踩碾泥土的动作。汪卫明陪同夏晴回到墓地,夏晴终于在泥土中找到那个铁片号牌,那是个火车站行李寄存处的号牌。在行李寄存处,行李员拿出一件小行李,里面果然装有丢失的苏联专家笔记本和胶卷。

第23集

  公安局审讯室里,夏晴再次提审小侯。现在的小侯改变了态度,不过面对夏晴关于谁是“黑熊”的询问,他说自己不是“黑熊”,几年前他被王柏石秘密发展,准备在唤醒“黑熊”后为其充当“搬运工”,并说出了自己的代号是“十三舅”。

第24集

  夏晴告诉汪卫明她有一个想法:也许真的需要汪卫明假冒小侯打入敌特内部。汪卫明当即应允。

第25集

  汪卫明冒充“十三舅”与一个女人接头,女人留下的联络方式是在火车站候车室留言牌上定期写给“十三舅”的留言条,两天一次。夏晴分析,从时间密度和方式来看,接下来台湾方面的任务很可能时间比较紧。

第26集

  公安局里,画师根据描述完成了在火车站留字条的人的画像。夏晴看后相当疑惑,因为这个人很像女儿幼儿园的老师何梅,难道她就是潜伏的“黑熊”?

第27集

  广州的黄花岗烈士墓。特务和何梅在这里接头,任务是窃取某岛国外交特使与中共建交密谈的详情,以便台湾当局做出相应对策。

第28集

  深夜,何梅悄然潜入大宅,来到特使房间,撬开房门以后,很专业地耐心地打开了保险柜,却惊愕地发现保险柜里竟然空空如也。何梅顿感不妙,匆忙撤出,院子里一辆卡车启动正要离去,何梅迅速攀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