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七十年代初,春草出生在江南大山孟湾村一户上有哥哥下有弟弟、女人毫无地位的农村家庭,从小她就不能上学,更不能撒娇任性,除了辛苦劳作,没有任何快乐可言。但她却性格倔强,不服输。揣着一定要过上好日子的梦想,她不甘心命运的摆布,她奋斗挣扎,自己找婆家,出门打工,闯天下。创业、发家、失败,东山再起,再失败,再开始,一次又一次历尽艰辛,吃尽苦头,从农村到城市,从小商贩到清洁工到保姆,春草挣扎、奋斗、忍耐、苦熬,坚持不懈。虽然直到最后她也没有过上所谓的幸福生活,似乎永远在苦苦的奋斗之中,但是春草却幸福地生活着,向着生活微笑......

  【故事大纲:】

  七十年代初的一个雨天,春草出生在江南大山包裹中的孟湾村一个女人毫无地位的农村家庭。从小到大,春草生命中除了辛苦劳作,没有任何快乐可言,但她却拥有一种影响了她终身的性格:倔强,不服输。

  七岁,春草要上学,母亲坚决反对,小小的春草却有着成人般顽强的毅力,小春草和母亲三年斗智斗勇、以死抗争,最终在学校年轻的知青娄老师帮助下,走进学堂。但春草只做了三个月小学生后,永远与学校绝缘。

  春草最亲的人是母亲,最憎恨的人也是母亲。母亲这个温暖的字眼带给春草是刻骨铭心的痛与冷。大姑去世前让春草明白了自己想改变命运,除了上学就是挣钱,现在挣钱已经是春草走出大山的唯一目标和出路了。

  春草从十岁起就做起小买卖,支撑起全家的生活,春草攒着自己用勤劳聪明及与母亲斗争中得到的每一分钱,也攒着对未来生活的希望。

  十六岁的春草为了离开她从懂事起就想逃离的家,逼迫强硬的母亲同意自己第一次出去打工,少女的情怀也在异性的目光下懵懂的打开。

  到了出嫁年龄,春草拒绝了母亲用自己给哥哥换亲的决定,自己找婆家。怀着对爱情的渴望,春草找到了自己喜欢的还会说成语的高中生何水远,并不顾母亲的反对嫁进了一个虽然更清贫但充满温暖的家庭。

  生活里的春草一步一步地朝她简单而向上的目标迈进,怀揣着有一天能过上好日子的梦想,春草和丈夫一起身无分文地踏入陌生的北方城市,充满希望地走上了改变自己和家庭命运的奋斗之路。

  春草与何水远在城里一个国营商场租下没人要的摊位,凭借天生的智慧和勤劳,春草的摊位不仅生意兴隆,而且春草还被评为红光商场的先进工作者。夫妻俩有了一点本钱后开始另立门户当上了小老板,经过不懈努力和辛勤经营,春草和丈夫终于当上了万元户。衣锦还乡后春草生下一对双胞胎,曾经贫困的家里盖起了三层高的新楼房。正当一家老小沉浸在幸福生活的喜悦中,灾难降临了。面对丈夫被骗后躲债,春草抵押了新楼房,只身携女去陌生的城市寻夫。

  独自带着女儿在异乡生活的春草是孤独无助的,她用尽一个女人一个母亲所能付出的全部力量支撑着自己和孩子活下去。在最困难时刻,春草再次遇到她生命中第一个贵人娄老师。人到中年的娄老师现在是城里一所大学的老师,他尽心尽力帮助春草,让春草的生活在那段苦难的岁月中有了希望。春草想报答娄老师!春草是善良的,春草是纯朴的,春草也是贫穷的,她不知道怎样才能报答娄老师的大恩大德,除了她自己,她还有什么?

  春草就带着这样一种纯朴自然的报恩之心,走近娄老师……

  丈夫何水远找到了,历经磨难后的一家人重新相聚又开始新的拼搏。面对被生活挫掉了朝气和勇气、贪图享乐而又自私的何水远,春草有些纵容。可在父亲去世,母亲病重的情况下,春草又以自己仅有的力量和朴实的智慧担起了全家的重担,送走了父亲,救活了母亲。看到母亲的白发和被生活岁月压弯的身影,春草终于明白了母亲所有的艰辛和冷酷后的母爱本能,也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命运又一次重演,再次将家产败光的丈夫竟然丢弃背叛了春草和一双儿女,与别的女人远走高飞。身无分文的春草在母亲的骂声中没有倒下,下决心从头再来,一定要让一双儿女在城里上学。然而春草为了让儿女能在城里继续上学,春草对娄老师犯下了她一生中不能原谅的错……

  娄老师能原谅春草的过错吗?春草能再次与丈夫重新相聚吗?何水远能在春草的感召下浪子回头吗?艰苦岁月铸成的春草倔强不服输的性格真的能让她挺过命运再一次的重击吗?……

  春草,这个普通而又再普通不过的,从大山里走出的,只上过三个月学的女人会怎样去面对她不堪的人生呢?一次次地奋斗,春草经历了最平凡的打工生涯:创业、发家、失败,东山再起,再失败,再开始。一次又一次历尽艰辛,吃尽了苦头,从小镇到城市,从小商贩到清洁工到保姆,春草挣扎、奋斗,忍耐、苦熬,坚持不气馁,不放弃,甚至不诉苦。她操劳、苦做、不甘,梦想、希冀,虽然她仍然没有过上大富大贵的生活,似乎永远在苦苦的奋斗之中,可春草却幸福地生活着,向着生活微笑……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春草出生在孟湾村一个贫困家庭。父亲身体不好,母亲辛苦操持全家生计,小春草自幼开始就帮忙做家事。大姑最疼春草,告诉她这辈子一定要有文化、有自己的钱才能过上好日子,要出钱供春草上学。春草想上学,母亲却要她再等等,先照顾弟弟。大姑突然去世,倔强的春草在坟前提出要上学的要求。母亲说大姑留的钱只能够全家吃饭,等有钱了再让春草上学。春草记着大姑的话,为上学攒钱,甚至卖掉了自己的头发。弟弟春雨也上学了,春草这才知道母亲骗了自己。她跑到学校教室外听课,请娄老师帮助说服母亲,却也被回绝。春草断水绝食以死抗争,终于圆了自己的上学梦。坐在教室里,春草无限幸福地大声朗读:山上的野花开了,红的黄的白的,漫山遍野…

第二集

  春草上学了,她格外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白天刻苦读书,放学马上跑回家干活儿。春草考试得了第一名,幸福地捧着大红奖状回家,母亲却显得冷漠。春草上学后家里更加贫困,母亲承包了一片竹林,因一次意外摔成骨折,春草不得不退学,从此扛起全家的重担,含泪告别她仅三个月的学堂生涯,从此记恨母亲。娄老师走了,送给春草钢笔和笔记本,叮嘱她一定要继续学知识。春草明白,不能上学就要有自己的钱,她要求卖货的钱自己要提一成,攒起了对未来生活的希望。她挑着担子每天去集市叫卖,给全家砍柴做饭,还经常用赚来的钱给父亲买东西。转眼间,春草十六岁了,出落得亭亭玉立。在县里生活的堂伯儿媳妇生了双胞胎,请春草去帮忙,春草第一次踏上了打工之路。春草聪明能干,但已婚堂哥竟喜欢上春草,常找各种借口试图亲近。

第三集

  春草不能忍受堂哥的调戏,坚决要求离开。堂伯为息事宁人,多给了春草工钱。打工不到两个月,春草就跑回了家。母亲拉着春草去堂伯家理论,表示春草绝不能被人欺负,为春草找回了尊严。回家后春草几次要感谢母亲却欲言又止,她感受到了母亲冷酷外表下的爱。春草第一次主动去关心母亲,去竹林帮她提水砍竹。春草的少女情怀渐渐打开,她开始考虑自己以后嫁什么样的人。镇上开杂货铺的阿明妈替儿子向春草母亲说亲,母亲认为这是一门好亲事,欣然接纳了彩礼,春草却坚决不嫁,指责母亲是在用彩礼换大哥成亲。父母低声下气去退彩礼,遭尽了数落。春草和好友梅子探讨定亲的事,春草说自己不能一辈子在山里活着,绝不找山里人,而且一定要找个读过书的…

第四集

  梅子要和省城领导的秘书结婚了,请春草当伴娘。春草兴冲冲的去集市买漂亮衣服,并亲手为梅子绣了一床被子。梅子妈却不同意,坚持说村里人议论春草是石女,会毁了梅子幸福,擅自换了另一个伴娘。春草兴冲冲赶来,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连亲手绣了很多天的礼物梅子妈都不肯收。春草扯坏礼物,哭着冲着大山喊自己不是石女,以后要做最漂亮的新娘。春草心情压抑,想去山外的世界看看。她在颠簸的长途汽车上认识了一个清瘦的高中生何水远。听说何水远考过大学,爸爸也是老师,春草羡慕极了。春草被何水远常说的四个字成语,和听起来很有知识的话吸引住了,两人萌生情愫。何水远请春草看了她平生以来的第一部电影《滚滚红尘》,春草看得泪流满面。

第五集

  两人依依不舍地走出电影院,在小饭馆点了满满一桌子菜。春草说从来没有如此高兴过,决定以后每年都这天过生日。何水远告诉春草自己今年要参加高考,会经常给春草写信。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春草上了回家的最后一辆车,何水远送给她一面小镜子作定情礼物,两人依依惜别。春草去给大姑上坟,告诉她要一辈子和何水远在一起。春草给何水远织毛衣,每天去村口盼何水远的信,终于等到高考之后就来找她的消息,激动不已。春草去城里让春雨打听何水远的消息,去邮局偷看何水远的姑姑,认定了何水远没有骗自己。高考那天春草来到考场,却不见何水远身影,询问老师才知道何水远早在去年就退了学,根本没有复读和高考,而是在做小买卖。春草大惊,去邮局找何水远的姑姑,那女人却根本不认识何水远…

第六集

  春草大病一场,任凭全家劝说都不吃不喝,终于忍不住号啕大哭。春雨以全镇第一名考上大学,乡亲们敲锣打鼓欢庆。一个木匠前来求婚,春草丝毫打不起精神。她去县里请学校的老师帮忙,费尽波折在何家村找到了日思夜想的何水远,也见到了何家破烂的草屋、重病的母亲和二个妹妹。何水远解释自己喜欢春草,怕春草知道实情嫌自己家穷不理他。两人默默到车站,踏上车的一刻春草突然问何水远想不想和自己在一起,欣喜若狂的何水远连连点头,两人幸福的拉手跑过大街小巷。春草给何水远换上了织好的毛衣,两人去春草家提亲。春草母亲大怒,说何水远是个骗子,几乎要了春草的命。两人下跪苦苦哀求无果,乡亲们都凑来看热闹。母亲气愤地拿着火钳子追打何水远,他却大喊即使打死他也要娶春草为妻。

第七集

  春草情急之下说自己是何水远的人了,母亲震惊,摊倒在地上大哭。出嫁当天,母亲警告何水远要对春草好,又告诉春草如果有一天过不下去了可以回来,但要给她一记耳光。婚后的春草虽然和在家一样劳累,心情却格外舒畅。何家人对春草很好,春草希望能早日改变家境,从县上揽编织活儿回家,很快就卖出了名堂,何水远一句刮目相看就是对她最大的夸奖。春草怀孕了,何家欣喜万分。一次意外,夜里堆放竹篮的房间燃起了大火,何家房屋成了灰烬。大家拼命拉出春草,她却流产了。全家暂住在戏楼子里。何水远日夜玩牌,听闲话春草命硬克人,抱怨娶老婆娶了灾。同村出外打工的大壮劝何水远也去城里赚钱,春草将仅剩的钱给了何水远,第一次进城的何水远刚走出车站,就和大壮一群人走散。父亲病了,大哥春阳想来找春草要点钱,却得知何家到了如此境地。

第八集

  何水远和大家走散了,帮助了借酒消愁的马老板。马老板是做绣品生意的,他给了何水远一张名片,告诉他南方绣品在北方特别好卖。何水远很快就回家了,和春草商量赊货去北方卖,可以找表叔帮忙。两人扛着几个大包麻袋去挤火车,火车的拥挤和人群夹缝中闪过的风景令春草新奇的同时也感到惶惑。上厕所成了春草最惊心动魄的事情,还差点被乘务员要求补票。两人去投奔表叔,表叔招待了春草夫妇,而表婶和孩子晶晶回来开始刁难,何水远受不了气想走,春草却如实说明他们的难处,只有找到卖货的地方才能离开,虽说表婶在表叔的劝说下同意两人留几天,先帮着联系卖货的摊位,心里却十分不痛快。春草一面让表婶帮忙找地方卖货,一面让何水远出去找地方,自己则把表叔家的活儿全干了,表婶也渐渐对春草刮目相看,态度竟渐渐缓和了起来…

第九集

  春草和何水远寄居在表叔家,摊位迟迟没有消息,两人决定先出去碰碰运气。他们找到了一条街摆摊卖货,刚卖出了几床被面,工商就来了,要没收所有货物,被春草以死护住,匆匆赶来的表叔劝春草冷静再想办法。第二天春草自己去领货,却得知罚款已经有人交了。春草猜到是表叔所为,感激不尽。表婶为了两人能早点走,向邻居推销被面,每床却只卖几十块钱。春草心疼地向表婶解释只有租摊位卖才能赚到钱。两人搬出了表叔家,表叔帮忙租了个平房。春草自己去找摊位,去红光商场想让人帮忙代销,差点被赶出去,恰好经理路过解了围。春草刚好看到一个空柜台,打听到这个柜台位置不好没人要,她直接去找孙经理,孙经理架不住春草软磨硬泡,便宜租给了她。走出商场,春草终于看到了一缕阳光…

第十集

  何水远听说孙经理轻易租给春草摊位,开始疑神疑鬼。春草不顾何水远阻拦,管表婶要回了当初托关系找摊位的钱,表婶很不高兴。第一天生意开张,何水远嫌租下的摊位太偏了,旁边卖内衣的李姐也为春草担心,但是春草将花绿的被面床单挂起来,非常引人注目。春草热心地迎接每一个顾客,还帮助了一个大妈,大妈承诺说过几天女儿会来买结婚用的被面。李姐不信,与春草打了赌。整天下来一床被面都没卖出去,何水远垂头丧气。第二天大妈的女儿一口气买了四床被面,李姐叹服地送给春草一套内衣。春草的服务让这个国营商场受到了震动,她从不厌烦顾客的啰嗦,脸上永远挂着微笑,终日顾客盈门。每天晚上两人最大的快乐就是数钱,盼望马上就要到来的好日子。孙经理正准备抓全商场的服务质量,准备让春草在员工大会给大家讲话。

第十一集

  春草特意去理发店弄了头发,两人幸福地走在异乡路上憧憬未来。眼看货要卖完了,何水远回家办货,两人依依不舍分别。表叔带来消息,何母身体不好,何水远要一个月才能回来。春草去看望表婶,还送了几床被面,表婶很高兴。春草晚上害怕自己住,主动和孙经理请示值夜班。商场员工大会投票选举先进工作者,春草票数最多,获得了先进奖状和茶杯,还可以免一个月租金,她感慨万千地哭了。夜晚,春草在湖边又哭又笑,喊出自己的幸福。何水远回来了,商场撤了几个柜台,两人刚搬到了一个位置好的柜台,李姐就告诉他们全商场摊位都要涨价。春草想不出办法,刚好孙经理老婆来商场,春草送给她一床被面表示心意。

第十二集

  何水远听说春草送被面十分不高兴,和春草吵架。孙经理把被面还给了春草,解释涨租金是全商场的规定。何水远想自己开店当老板,春草也被说动了心。两人买了一辆自行车,何水远载着春草在大街小巷飞奔,享受着好日子的欢乐。春草舍不得离开红光商场,何水远不高兴,一气之下不慎撞了人,自行车也丢了,哭着回去找春草。两人终于租下了自己的店面,怀着对孙经理的感激,春草去告别,孙经理叹息春草走了是商场很大的损失。春草写信给家里报喜,父亲高兴万分,母亲却埋怨春草不管家里,把信撕了。春草突然在何水远衣服里发现了家里来的信,方知父亲生病了。春草决定寄钱,何水远却很不情愿。春草气愤地责怪何水远不把自己家里当回事…

第十三集

  两人从邮局寄钱出来,春草想回家看望,何水远不同意,两人争吵。春草丝绸店开张了,爆竹声声,两人为有了自己的店高兴万分。起初店里每天生意只能和商场持平,春草想办法办起特惠日引来了很多顾客。生意渐渐红火,陆续有人找上门做批发生意。春草让李姐代卖被面,李姐接手后生意越来越好。春草同时用一半店面卖起油盐酱醋,何水远也不由得夸她有经营头脑。出门快两年的春草和何水远决定今年过年回家。春草发现自己又怀孕了,两人欣喜万分,何水远因此宠着春草,答应春草给家里寄了钱。春草父亲病重,看到了春草汇款单无比欣慰。何水远遇到一个姓杨的大客户,一下要提9万块钱的货却不预付定金,春草也觉得疑惑。两人决定去找杨同志好好谈谈。

第十四集

  两人去宾馆找杨同志,杨同志重复自己付不起定金但可以付得起货款,不信任对方就算了。何水远坚决不想做这笔生意,可春草又执著地去找杨同志谈,请杨同志要自己的货。杨同志承诺如果春草第一个把货凑齐就对她优先,期限是七天。春草劝何水远全力以赴赌一次,两人去银行取出了所有钱,又让何水远回老家借钱凑齐9万块钱的货。何水远带回的货还差200床,他承诺乡亲20天之内还清货款。春草想办法终于将所有的货凑齐,去宾馆找杨同志,却被告知人已经走了!何水远崩溃了,醉酒后打骂春草。春草大哭,所有的痛苦只能自己承担。最后一天了杨同志还是没有人影,春草哭喊着去公司找他,被保安拖出来。两人绝望地痛哭失声,却毫无办法。第二天一早,春草落寞地清扫店门口,杨同志突然出现了……

第十五集

  春草看见杨同志又惊又喜,经杨同志解释后才知道是自己算错了时间。春草和何水远高兴坏了,卖出了所有货,杨同志带来的几个客户争抢着取货。杨同志说自己曾是当地供销社的采购员,是春草的信任促成了他们的合作。两人一夜之间就有钱了,感慨万千。何水远买了新手表,给春草买了金戒指,两个人风风光光地衣锦还乡。春草和何水远回到何家过了一个皆大欢喜的春节。要回娘家了,春草既担心又兴奋,两人忐忑着坐上长途车。何水远和大着肚子的春草送全家人礼物,父亲高兴,母亲却告诫春草挣钱不易不能乱花。春草想带父亲去医院,母亲却让春草赶紧去做怀孕检查,回何家盖房子。何家的房子动工了,何水远指挥忙里忙外。转眼快到十五了,何水远每天仍在和人喝酒玩牌,春草决定自己在家生孩子,让何水远先回去经营丝绸店。新房盖好了全家入住,正在这时春草腹痛,孩子马上就要出世,全家赶紧给何水远发电报,让他尽快赶回…

第十六集

  何水远当爸爸了,两人高兴地给龙凤胎起名万万元元。春草催何水远先回去做生意,孩子满百天后再回去团聚,大哥春阳也随何水远进城帮忙做生意了。母亲来看望春草,嘱咐她何水远靠不住,让她马上回去盯着生意,两人争吵。何水远只寄了一次钱之后就音信全无,春草也开始焦急。春草回家探望父亲,却发现大哥回来了。大嫂怒斥何水远整天打牌把所有钱都输光了,又要去谈开煤矿,生意全让大哥打理。父亲病入膏肓,弥留之际请春草理解母亲,从此把母亲交给她了。落魄的何水远回来了,偷偷摸摸地让小姑送钱逃荒。一群人来势汹汹的找春草,何水远欠几万块钱的债。春草百般周旋拿新房做了抵押,债主给最多三个月限期,否则就将何水远告上法院。春草无奈去找阿明借钱,阿明却抱住春草说还喜欢她……

第十七集

  春草慌乱地推开阿明,沮丧逃开。春草抵押了房子,一家人临时住在村里的戏楼里。春草决心去找何水远,可她无论如何带不了二个孩子,她硬着头皮去求母亲,母亲提醒她当初结婚时说的话,收留了万万却给了春草一记耳光。春草带着元元回到到了熟悉又陌生的北方城市,昔日红火的店已经变成别人的了,表叔家也已经搬迁不知去向。春草钱包被偷身无分文,走投无路时孙经理帮了她,为她找了招待所并给她两百块钱,春草感激不尽。春草带着孩子四处奔走,她想到何水远可能会投奔大壮,来到大壮的城市找遍所有工地。大壮告诉她何水远曾来过,春草欣喜万分,租了个极其简陋的旅馆在这个城市落脚了。春草想和老板娘商量用厨房煮茶鸡蛋做小买卖,可老板娘却一向待人苛刻…

第十八集

  春草帮旅店老板娘织毛衣,她的巧手艺使老板娘答应了她借用厨房的要求。春草开始卖茶蛋维持开销。春草一次次去工地问大壮何水远的下落。又一个大年三十,春草背着元元半夜沿街卖茶叶蛋,一个值班的警察被春草的朴实打动,买下了她所有的茶叶蛋,并希望春草去医院照顾自己的母亲,但要求不能带孩子。春草求老板娘,可她坚决不同意,春草绝望之际,同屋张姐回来了答应照看元元。警察的母亲很难照顾,护士告诉春草几个保姆都走了,没有人能熬过一天,春草却不怕苦,她的真诚能干使这个孤单的老人渐渐转变了态度……

第十九集

  春草很晚才回来,元元已哭哑了嗓子。老人感激春草的真诚照顾,舍不得春草离开,最后让儿子把所有的补品和水果都带给春草的孩子。春草挣出了本钱,和张姐进货开始卖炒货,渐渐能维持旅馆的开销,还稍有余钱,春草又充满希望。一天在卖货时春草遇见了多年不见的娄老师,两人在异乡相逢格外激动,娄老师做了大学老师了,妻儿现居美国。大壮的施工队走了,门口大爷帮助春草写下寻找何水远的启事,春草开始不停地写寻人启事并沿街贴放,希望何水远能够看到。娄老师为春草付了一年租金租下集贸市场的一家店铺,春草喜出望外,承诺到年底一定挣出钱还清。娄老师帮春草备齐货款,写下“春草炒货店”的牌匾,春草感动落泪。邻居常找春草的麻烦,可春草却总是笑脸相迎。她白天看店卖货,晚上挑着担子出去叫卖。一个晚上,有人偷了炒货就跑,春草气愤至极,却见到了骑着平板车送菜的何水远…

第二十集

  春草惊呆地将担子扔在地上,边打何水远边流泪,何水远说对不起春草,想挣到钱再回家,两人痛哭。春草把何水远带到了炒货店。何水远拉着春草和元元骑着平板车进货,全家终于找回了久违的幸福,高喊着东山再起。何水远的女老板菊香看上了他,连他赌牌欠的钱都帮他还清。何水远唯恐躲闪不及,想辞了工作和春草一起租房开店,春草不知情,让他再等等。春草来饭店找何水远,何水远谎称春草是自己的表妹。春草生气,晚上不让何水远进门,得知缘由后让何水远干到月底就辞职。何水远因娄老师自卑吃醋,埋怨春草越来越看不上他。春草不放心,跟着何水远去饭店打探女老板的情况,不服气地对告诉何水远自己马上也会成为老板。

第二十一集

  何水远运货途中翻了车,慌张地去管春草要钱,而女老板却暧昧地关心他伤到没有,不许他辞工。春草对人真诚,邻居刘婶渐渐转变了态度。元元病了,春草去找何水远,被告知他陪老板进货去了。春草在医院遇见了娄老师,娄老师帮着孩子看病,还交了医药费,可何水远却根本没有去医院探望。春草帮市场清洁工扫地捡菜叶,洗干净腌咸菜卖,进货时又添了很多新品种,凭着勤劳和聪明,春草炒货店生意越来越红火。何水远对女老板言听计从,春草气不过,去饭店和女老板菊香理论,菊香在菜里放了减肥药,害春草回家连跑厕所虚弱不已。娄老师来探望,为春草买了药。春草感动地表示愿意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他…

第二十二集

  扫地的清洁工辞职了,春草向管理员努力争取到这份扫地工作,每天除了卖货,早晚还要清扫市场。春草又来饭店找何水远,老板娘却说何水远欠了很多赌债,春草不肯妥协,终于让何水远辞了工租了新房。娄老师病了,春草去他家里悉心照顾,春草想还钱,娄老师却嘱咐春草首先要保证让孩子上学,让春草说以后称自己大哥,以后是一家人了。春草想念万万,想往家里寄钱,何水远坚决反对。何水远常把元元一个人放在店铺,自己喝得醉醺醺,又把钱输得精光。春草偷偷托人给家里发电报要把万万送过来。娄老师想请春草全家吃饭,何水远心生嫉妒。

第二十三集

  娄大哥请春草全家吃饭。何水远因为春草改叫娄大哥极不高兴,得知万万要被送过来更加生气。春草来火车站接万万,看到母亲亲自把万万送过来。元元帮忙扫地不慎扎到玻璃了,邻居把她送去医院,而何水远一天不见人影。何水远晚上回来见到春草母亲来了很不高兴。母亲叮嘱春草多想着自己和孩子。何水远因为春草多还邻居十元钱医药费和她大吵。春草带母亲看炒货店,偷偷塞给母亲500元钱。春草和万万去送母亲,万万大哭舍不得外婆离开。汽车刚发动,母亲就胃疼晕倒了,春草慌忙送她去医院。母亲心疼钱不肯做检查,春草却坚定地表示母亲的病必须好好治!

第二十四集

  春草让母亲先把500元钱还给她,给母亲做了检查。春草和何水远商量妈的病,他竟慌张地推托这是儿子的事,让春阳赶紧把人接回去。春草很生气,坚决地表示不能没有母亲,警告何水远决不许给母亲脸色看。晚上吃饭时,何水远却甩袖而去。母亲被检查出胃里长了瘤,春草含泪对大夫说一定要全力救她。何水远得知情况歇斯底里地和春草争吵。春草给娄大哥打电话,但欲言又止,只能发电报给春雨和春阳。何水远一夜未归,春草起身出屋却发现他在门外借酒消愁摊成一团。医疗费惊人,母亲坚决不开刀。医生强调如果不开刀,余下的日子就要用指头数了。春草告诉母亲自己有钱。何水远让春草管娄老师借钱,春草却想把店卖了,何水远大怒。春草万般无奈,一个人偷偷去医院卖血,央求医生卖了好几次,拿到几百块钱。

第二十五集

  何水远看见春草卖了血大发雷霆,两人哭着决定把店卖了。娄大哥得知春草的店已经转给邻居刘婶,他冒着大雨取钱把店给赎了回来。春阳只带了春雨寄来的一千块钱,被大嫂扣下两千,春草生气地让他马上回家取。刘婶来告诉春草娄大哥把店又还给他们了,春草和何水远都惊呆了。娄大哥高烧不退,春草细心照顾他。娄大哥昏睡中以为老婆回来了抱住了春草。母亲要手术了,她写下遗书,把仅有的财产分给三兄妹,春草大哭。春草焦急地在手术室外等候结果,得知手术很成功,母亲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春草又哭又笑热泪盈眶。春草怀着一颗报恩的心走近娄大哥,而正直的娄大哥却解释自己是真心帮助春草不要任何回报。春草哭着跑了出去。春草照顾母亲到深夜,母亲把一直珍藏的奖状给春草,又爱又恨的两人又拌起嘴来。春草一路哭泣,把手里的奖状撕得粉碎…

第二十六集

  大哥送来所有的钱,接母亲回家。临行前母亲对春草千叮咛万嘱咐,春草追着汽车跑,大喊着自己会努力挣钱,一定让母亲享到福。春草终于攒够了钱还给娄大哥,娄大哥鼓励春草要继续奋斗,让万万和元元去上幼儿园。何水远重新给属于两个人的炒货店写了一块牌子。娄大哥来送幼儿园报名表,何水远吃醋。何水远要租新门脸房,房东急着租,还给了一个特别便宜的价钱,春草觉得蹊跷去找娄大哥,被告知那片房子马上要拆迁。春草急忙去追要去付房款的何水远,她跟着公共汽车跑了几站,双腿受伤昏倒了。春草双腿骨折,医生叮嘱她好好休养。春草还想租个店卖调料,因行动不便需要找个帮手,管理员给春草找来了漂亮的侄女阿珍来帮忙…

第二十七集

  阿珍精明能干,整天亲近何水远,教他做饭做菜,两个小孩也特别喜欢她,每晚缠着她讲故事。春草每天躺着,见何水远和阿珍每天一起忙来忙去,自己倒像是局外人,感到后悔了。春草腿脚康复,想辞了阿珍,管理员却还想让阿珍学做生意干上半年。阿珍会意,向春草全家辞行。阿珍常来找何水远怂恿他炒股。何水远向春草要一千块钱给阿珍投资炒股,两人争吵。何水远不卖货了,每天去证券交易大厅,春草无奈只能先给他三千元。娄大哥让春草警惕,告诉她股票风险大不能投太多的钱。刘婶等邻居看见何水远赚到钱了都开始心痒。春草担心不已,何水远却承诺一定会赚钱,赚钱了就把钱都给春草和孩子…

第二十八集

  何水远胁迫春草把所有钱都拿走交给阿珍炒股。邻居也纷纷把钱给了何水远让他帮忙赚钱。何水远每天都酩酊喝醉,说马上要赚大钱了。娄大哥再次劝春草赶紧把钱取回。股票被套住了,娄大哥去证券厅劝何水远赶紧卖出,何水远却无论如何不答应,回家还因为娄老师和春草吵架。何水远一夜未归,春草带着所有邻居去找管理员说理,可阿珍反而挑衅是何水远缠着她,大骂春草。何水远突然打来电话说赔光了全部的钱,几天后和阿珍去新缰收棉花挣钱,挣到了就回来。春草意识到何水远就要跟阿珍跑了,她求何水远,但他只是沉默了片刻就挂了电话。春草懵了,刘婶告诉春草,管理员逼阿珍把大伙的钱都要回来了,只有他们俩带着钱远走高飞了。春草流鼻血昏迷过去。幼儿园来消息说只要交钱就能上幼儿园了,春草却无能为力,她责怪自己,痛哭不已…

第二十九集

  春草找管理员理论还自己丈夫,管理员反而说何水远把自己侄女拐走了。春草终日借酒消愁,懂事的元元开始自己买货。母亲来复诊,得知了春草的境遇,又气又恨地劝骂春草,让春草拼命大哭发泄出来。母亲找管理员为春草讨说法,甚至要在当地报官找他们领导去,管理员连忙妥协,答应免春草三个月费用。母亲告诉春草这辈子应该为自己活,苦苦劝说后春草终于又燃起斗志。春草把店转给了刘婶,一旦有何水远的消息就通知她。娄大哥来安慰春草,给全家租了个筒子楼,介绍春草去朋友的机关当清洁工,还想出钱让孩子上幼儿园,春草感激不尽,坚持自己能挣钱供孩子上学。春草工作努力,很快得到了局长的注意,每月还能拿到奖金。单位给春草发了中秋节的月饼,春草感到惊喜,暂存到收发室准备下班来取,局长夫人却怀疑春草偷了钱包,找来春草的领导搜查春草。春草气坏了,却百口莫辩…

第三十集

  局长夫人坚持是春草最后离开办公室拿了钱包,春草激动地辩解自己人穷志不穷,如果查明冤枉了自己必须道歉。钱包找到了,局长夫人和赵主任却一言不发地走了,春草气愤地大哭。春草很晚才到家,看到元元煮面被烫伤,慌忙送她去医院。娄大哥要给春草做主,单位答应付医疗费,准春草一星期假,春草却只要对方道歉。娄大哥不理解,春草倔强地走了。收发室蔡大姐为没有帮春草说话而内疚,也被春草的正直打动,送给春草很多衣服,请她到家里当保姆。春草毅然辞职去蔡大姐家当起钟点工,蔡大姐还把她推荐到对门曹主任家去做事。春草打扫沙发时发现很多百元大钞,分文不少地交给曹主任。春草还帮曹主任家接送孩子,每天打几份工。蔡大姐有几个体面的朋友来家里吃饭,春草细心准备饭菜…

第三十一集

  春草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得到客人的一致赞许。春草为了得到客人的联系方式,一直在门口等着他们。春草联系客人丁经理,获许做了宵夜服务员,同时和校长联系为孩子上学做准备。校长家里需要保姆,请春草帮忙,春草获得曹主任理解辞了工,去校长家干活。春草不分昼夜地打工,突然体力不支晕倒,检查出严重贫血尿血。春草无奈地辞了蔡大姐家的工作,蔡大姐心疼地嘱咐她保重身体。在校长的帮助下,春草省下了一大笔借读费,也努力凑齐了学费。春草凭自己的力量送万万和元元上了小学,看到孩子幸福地携手走进学校,她激动地哭了。万万元元每天晚上给春草朗读课文,春草无比欣慰。她兴奋地去开家长会,被告知女儿元元全班成绩正数第一名,儿子万万却是全班倒数第一名。

第三十二集

  万万见到妈妈难过伤心,保证自己会努力学习一定不让她失望。娄大哥妻儿从国外回来了,春草告诉娄大哥自己仍在等何水远回来。娄大哥带来一个新疆乞讨的民工泪洒回乡路的消息,春草却不能确定报上的人是不是何水远。娄大哥想拿钱供万万元元子上学,春草执意自己负担。春草又回市场嘱咐刘婶见到何水远回来一定要告诉他全家的去向,刘婶怪春草死心眼。过年了,春草带孩子逛商场、给娄大哥拜年,其乐融融。晚上春草在走廊看到一个饥寒交迫的乞丐,那人竟然是何水远。春草想起一幕幕往事,潸然泪下。何水远诉说自己被阿珍甩后,先后吃了无数苦受尽欺负,最后讨饭回了家,春草看到了何水远落魄的样子,原谅了他。可何水远每天不是喝酒诉苦就是去打牌,春草又气又恨,痛骂何水远要每天接孩子找工作…

第三十三集

  春草逼着何水远去找工作,可他却嫌赚钱少什么都不肯做。何水远迷上了传销,屡次向春草要钱,常喝得大醉,春草辛辛苦苦为给孩子准备的学费也被何水远偷走。春草绝望地跑到海边用力喊出所有的心酸和痛苦,终于明白了母亲的不易和无奈。春草敲开了娄大哥的门,却得知他们全家马上要去美国,春草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借钱。她去卫生间的时候看到一条金项链,她中了魔一样拿走了项链,被大嫂发现。无法面对娄大哥的春草进了厨房拿起刀剁下了自己的一只小手指向娄大哥和大嫂赔罪,娄大哥夫妻震惊了,也惊醒了匆匆赶来的何水远。一年后,春草和何水远经营的小卖部生意红火,还拿到家政服务公司的营业执照。春草用自己的坚持和付出换回了浪子回头的何水远和温暖的家。新年这天春草和何水远在公园里捡回一个婴儿,两人决定收养这个弃婴,为她娶名孟开始。一家人决定回家过春节,五口人一起踏上了回乡的路。当牛车走了山顶看见久违的孟湾镇,春草全家人对着近在眼前的故乡喊着,新年好的喊声在山间久久回荡,满眼的春草茂盛地铺满世界,直到天边…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