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位是身为“九五至尊”的雍正,一位是豪气满溢,以“正气”为先的吕四娘……他们来到二十一世纪的香港会是哪个模样呢?

  故事始于雍正皇帝(江华)在位期间,汉女吕四娘(张可颐)一心只想反清复明,无时无刻想尽办法行刺皇帝。一天,机会到来,怎料天有不测之风云,两人不知怎地被卷到二百多年后的香港。

  机缘巧合下,正以李大暇身份留港;而身手不凡的吕四娘则被武术队招揽,两人看似可以不相干,但未几,娘获聘为富商岑日康(秦沛)的贴身保镖,而暇亦在其公司出任小职员,两人再次碰头。

  一向位高权重的正,深懂权谋之术,轻而易举地使康之子岑日礼(林韦辰)建功立业。只可惜日久见人心,暇开始发现礼的奸险,反提携康之女岑日爱(吴美珩),令康刮目相看,越见器重,同时爱亦被暇的才智深深吸引,康有意撮合二人。礼见形势不妙,借意亲近娘查探虚实,反被娘拒绝,礼欲设计陷害大暇,不惜置其于死地……

分集剧情:
第 1 集

  雍正、四娘来到未来

  雍正十三年,黄河水患,雍正下旨开仓辰灾,并决定开科取士。八王爷假装邪风入侵拒任监考,雍正洞悉其目的。西北战事告急,雍正请十四王爷领兵出征,可惜被拒绝。另边厢,八王爷与十四王爷等密谋逼宫,幸雍正巧计化解危机。雍正南下视察黄河水患,途中过一女子吕四娘被逼良为蝠,仗义解救,四娘愿为奴婢跟随雍正。以甘凤池为首的反清之士来到刺杀雍正,雍正退避上船,四娘竟发难刺向他。突然风云色变,二人被「水龙卷」卷上半天.....

  2002年的港深公路上发生车祸,接着雍正与四娘从天而降,同被送院。四娘醒来即打量护士,其后被广东精英武术团的教练向阳(刘家辉饰)等制服;另边厢,雍正醒来听到大清己灭亡的报道,难以置信。雍正发现身上有一名叫李大虾的证件,时大虾的表叔宝飞来接他去香港,雍正将错就错跟他离开。雍正从未见过汽车、手电等,既震惊又感新奇。雍正到宝飞家,不知自己是上了大虾肉身,还是己转世投胎。四娘悄悄离开病房,走进升降机后便吓得惊呼狂叫。四娘在医院门外遇向阳,即施展「纵云梯」轻功逃走,并在树上发现雍正的手绢,大喜。

第 2 集

  四娘被视作「北姑」

  向阳听到四娘说自己是吕四娘,并要刺杀雍正,出言讥讽,接着说愿收留她到武术团表演。原来向阳怀疑四娘患有思觉失调,希望她能替武术团夺标。雍正在宝飞的面铺帮忙,岑日爱与同事司徒旭明来光顾,雍正仗义帮她赶走烂仔马骝及取回手电,日爱感激。宝飞的女婿高劲被老婆宝珠又打又骂仍不敢反抗,雍正感匪夷所思。雍正与高劲合谋做戏,果然令癞皮华即日还钱给高劲。

  向阳的武术团到港作巡回表演,高劲也带雍正去看表演。雍正一见台上的四娘即开心地呼叫她,四娘看见雍正二话不说便持剑冲向观众席,雍正与观众吓得鸡飞狗走。雍正避入升降机,四娘硬着头皮进入。雍正问她一起来到未来,还追杀他干吗?更乘机逃出升降机,四娘被困升降机内,惊恐万分。向阳骂四娘搞砸表演,四娘始知他利用自己,愤然离去。雍正有感堂堂大清皇帝要洗衫、洗厕所及替人写礼券,气忿。

  四娘流落街头,向一男子打听客栈在哪里?男子误以为她是「北姑」,带她去开房,结果被打至遍体鳞伤。四娘饥肠辘辘时遇大肚婆向她借钱赶去医院,四娘即替她向途人借钱,遇岑日礼才知被骗。日礼给她一百元被拒,只好送她三文治,四娘誓言会报答他一饭之恩,日礼失笑。雍正决定以李大虾身分去应征办公室助理。

第 3 集

  大虾找到第一份工

  大虾(即雍正)到「兆康建材」见人事部经理岑尹天娜,天娜讽刺他年纪大、学历低,更不懂英文,拒绝聘请他。大虾无意中替大老板岑兆康校正讲稿,兆康称赞他文笔好,又举荐他做办公室助理,天娜不忿。日爱指责大哥日忠没有查清楚而拆了陈列室主力墙,会令陈列室不能如期开幕,日忠顿时慌了。兆康质问主力墙事件,日忠竟将责任推卸在日爱身上,日爱气极。日礼安慰日爱,认为是天娜出的主意。大虾首日上班,日爱着他换蒸馏水,大虾不知如何着手。四娘在街头卖艺,叫打赏时观众四散,却看见日礼,顿感尴尬。日礼替四娘拾起雍正的画像时一怔,四娘即追问他是否见过画中人,日礼不置可否离开,四娘施展轻功跟踪他到陈列室。

  兆康的大太太郭引娣与二太太姚艳芬为挂抽象画还是山水画在会议室内,争持不休,大虾不胜其烦。四娘躲在陈列室的后楼梯等侍日礼出现,因饥饿难耐而偷食物,三太太姚艳芳见状以为她是偷渡客,给她二百元,四娘感激。宝安欲开铺售卖平价文具,大虾知道他跟马骝合作,劝他三思,反被指责多管闲事。货车司机张中威无意中弄秽天娜的鞋,天娜怀恨在心,当知道中威被控酒后驾驶,即借口解雇他。中威频呼冤枉,大虾知道日礼为他向日忠等求情,大叫不妙,现在只有一个人可救他。

第 4 集

  四娘武功全失

  陈列室开张日,引娣看见艳芬拉着日礼给记者拍照及访问,即拉着日忠及天娜等去抢镜,艳芳气结。四娘见陈列室人声鼎沸,探头一看,喜见日礼。日礼表明只是觉得画像中人很像大虾,四娘得悉大虾刚离开即追出。兆康下车正要上陈列室时,中威突然出现求他为自己主持公道,却不小心用小刀弄伤兆康,刚下楼的四娘见状扑向中威救人。四娘制服中威后瞥见大虾正在对面马路,即施展轻功追去。一颗石飞出击中四娘的百汇穴,四娘吃痛滚下斜坡晕倒。大虾思前想后折返斜坡,背四娘回家。

  大虾讹称四娘是其同乡,并且水土不服不适,宝飞慷慨收留她在宝珠家暂住,大虾感激。四娘醒来发现双手被绑及声音沙哑,挣扎要杀大虾。四娘从多部电视剧中得悉清朝已灭亡,不敢置信,大虾表示二人当日被水龙卷卷走时,也是正史记载他驾崩之时,现在二人只能寄身在这个地方,四娘闻言悲恸不已。

  兆康欲向四娘道谢,日礼遂向大虾打听她的下落,大虾佯装不认识她。大虾见日爱与旭明态度亲昵,以为二人是同性恋者,日爱怒斥他信口雌黄。四娘被贼打劫,将贼打至口肿面肿后脸如死灰,大虾奇怪,四娘悲痛地说自己武功全失,变成废人,并冲到海边栏杆欲寻死,大虾奋力拖她回来,晓以大义。

第 5 集

  日礼发现日忠吃里扒外

  兆康追问带旺有关收购「显达楼」计划,带旺表示还有些单位未倾妥。大虾听到日忠与马律师讨论收购显达楼一事后,语带相关地向兆康大谈炆牛腩的道理,兆康闻言若有所思。兆康突然命日忠停止收购行动,修葺翻新后出租,日忠摸不着头脑。宝珠见四娘腰身硬直,怀疑她有孕,懂读唇术的四娘直斥她乱讲,又展示其手臂上的守宫砂,众失笑。

  兆康追问显达楼放租一事,日忠即表示效果佳,现在只剩三个单位未肯卖出,兆康感满意。大虾无意中发现日忠与马律师有问题,请四娘利用读唇术帮忙,竟查出那三个单位的拥有者是日忠。大虾观察日礼后认为他是可造之才,说送他一个天大秘密,日礼一脸惘然。日爱发现日孝订购的新厨柜会释出有害物质,日忠爱理不理,天娜认为是上位好时机。日孝怒责日忠踩低他向兆康邀功,兄弟反目。兆康听闻日爱约了同事去庆祝生日,面色一沉,艳芳知他对日爱有误解,感难过。

  日爱回家与艳芳一起为死去孪生兄弟日信庆祝生日,艳芳不忘替兆康讲好话。宝飞教四娘打竹升面,四娘一学就会令宝飞诧异。日礼终于查出日忠是三个单位的持有人,大虾认为要严惩,但日礼感为难。日礼送大虾回家,时四娘爬墙练功,被大虾一叫即跌进水?,四娘气极,日礼重遇四娘大喜。

第 6 集

  大虾升职,四娘当保镳

  四娘跟日礼去医院探望兆康,看见升降机即面色大变,日礼跟她行楼梯,搞到身水身汗。兆康将显达楼收购事交由日忠全权打理,日孝气忿。兆康一见四娘即说要报答她,四娘说有个心愿是重返武术团,为国争光,兆康与日礼闻言面面相觑。四娘喜孜孜返回武术团,但向阳知道她失去内功,拒让她归队,四娘伤心失望。兆康聘請四娘做其私人保鑣,四娘大喜問他押甚?鑣,兆康失笑。日孝错收日礼的文件,从而得到日忠在显达楼「落钉」的证据,告发他。兆康怒责日忠吃里扒外,着他不用理地产发展部事宜,日孝感心凉。日礼为自己疏忽感内疚,大虾却指日孝难成大器,鼓励他力争上游,日礼邀请他当自己的助理。

  四娘请教大虾如何克服搭?恐惧症,大虾反问她有何专长。四娘一身春丽打扮,令兆康等愕然。?门关上时,四娘脸色立即转白,手震兼自言自语,吓坏兆康。大虾一身西服上班,并提议将积压的存货促销,让货仓腾出空位及替公司套现,日礼却怕令日忠不高兴。兆康赞成日礼的促销建议,日爱自荐帮忙,兆康不情愿地答应。四娘感觉公司上下都不喜欢她,高劲指她心直口快得罪了所有人,教她通逢人叫靓仔或靓女,四娘似懂非懂。带旺见日孝得势,疏远日忠而巴结他,日孝受落。

第 7 集

  兆康渐渐欣赏日礼与大虾

  促销成绩理想,兆康只称赞日礼,日爱感失望。四娘直言兆康对日爱不公平,兆康脸色一沉。艳芬介绍日爱替名媛周太重新设计家居,还拿来名贵水晶手柄水龙头给日爱作配衬。宝安到「兆康」向高劲借钱,不果。日爱发现水晶手柄失踪,大惊失色,大虾拍心口说可替她寻回。大虾一众质问宝安,宝安惟有和盘托出。宝安带他们等往找麻鹰取回水晶手柄,麻鹰索价八万,幸大虾使计取回手柄。

  天龙发展与先锋建设均在「兆康」的地盘附近兴建酒客式家居屋苑,兆康着众人想想解决方法。大虾看见高劲看「风云」漫画,灵机一动说难为知己难为敌,刚好被路过的兆康听到。日礼听取大虾建议后提出与天龙发展合作,对付先锋,与兆康的想法不谋而合,兆康赞赏他。天龙的代表Marco与兆康倾谈合作事宜,日爱认出Marco是旧同学。

  带旺欲对四娘无礼,被四打至似猪头,跪地求饶。兆康因天龙暂时搁置合作计划而苦恼,走出公司时遇警匪枪战,子弹直射向他,四娘及时推开他而受伤。兆康等感激四娘救命之恩,引娣即邀请她出席其结婚纪念舞会,还借她晚礼服。四娘试穿晚礼服,大虾等失笑,原来她在露背晚装内穿上T恤。日爱与Marco相约见面,Marco扶着醉醺醺日爱离开酒吧的情景,被记者摄入镜头。

第 8 集

  大虾献计助日礼上位

  四娘在日爱悉心打扮下出现兆康与引娣的珊瑚婚宴,众人眼前一亮,大虾与日礼也觉惊艳。四娘在花园练习舞步,大虾见状说教她,四娘竟在其肩膊及手上铺上手帕,大虾啼笑皆非。书房内,兆康指着杂志怒责日爱向Marco投怀送抱,让别人以为他以美人计才得到跟天龙合作,日爱坚称没有令岑家丢脸。Marco向兆康解释情况,兆康始知错怪日爱。日爱躲在花园饮泣,大虾递上手帕,并指她跟兆康有个心结,且与日信有关。日爱被说中痛处,怒斥他多管闲事兼无中生有。

  大虾无意中发现「兆康」代理的德国科利聚脂仿石有内地仿制品,且质素高及价钱平,认为这是日礼离开仓务部的锁匙,日礼心动。日礼在会上指内地仿石的好处,兆康答应给他两星期测试市场。日忠、日孝等急谋对策,以免日礼坐大。一个星期后,内地仿石没有业绩,反而科利的则上升,日礼为此心烦,大虾说做大事的人自然遇到大问题,应处之泰然,日礼受教。大虾得宝飞及宝珠帮忙,查出日忠等以本伤人之计,向日礼献计。大虾知道四娘感染风寒,准备了热柠乐给她,四娘动容。兆康脚下一滑,四娘上前扶着他时,二人不自觉十字紧扣,被远处记者拍下。天娜得悉日忠去滚,怒打他,令员工偷笑。大虾知道兆康爱看「资治通鉴」,语带相关劝他不要姑息养奸。

第 9 集

  四娘惨变四姨太

  内地仿石销售理想,兆康满意,但质疑第一个星期的销售报告,日忠等心头一凛。兆康宣布日礼出任营业部及门市部经理,大虾当营业部副经理,而日忠则调往仓务部,日忠等不忿。艳芬设宴庆祝日礼二人升职,癞皮华一改嘴脸巴结大虾。众人玩大说骰,四娘一讲大话就紧张,被大虾看穿令她连番败北,日礼见状仗义帮她一把,四娘感激。引娣欲替两子求情,兆康揭穿她自掏腰包来对付日礼,又责她慈母多败儿。大虾一返公司,一众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同事即扑向他,大虾大皱眉头,其实心喜。日礼等向首个客户张生落力推销内地仿石,张生豪爽答应签约,但声明要准时交货。

  四娘见众人对她指指点点,奇怪,当看到杂志指她是四姨太,面色大变。天娜怀疑日礼等布下美人计才能上位,引娣等决定合力赶走四娘与大虾。四娘一见狗仔队欲出手教训他,大虾拆下菲林后着她放人。四娘请大虾帮忙澄清谣言,大虾起初爱理不理,其后献计若她出现真命天子,谣言不攻自破。日礼愿扮作四娘真命天子,四娘大喜。日礼高调与四娘离开公司,又带她去吃法国菜、出海看流星,四娘对他更欣赏。日爱与旭明要出席米兰展销会,惟有将到深圳验货的重任交给高劲及癞皮华。大虾叮嘱高劲保证仿石合乎质素,以及准时交货。

第 10 集

  高劲引咎辞职

  深圳,癞皮华硬拉高劲去卡拉OK,更在他的酒中下药。高劲喝下后大失常性,翌日醒来后悔对不起宝珠。高劲匆匆赶去验货,癞皮华取笑他快活不知时日过,说已验了大部分货,高劲不虞有诈。高劲回港后神不守舍,大虾追问他,高劲和盘托出,大虾感不妙。二人到货仓验货,发现九成是劣货。另边厢,日忠等庆祝日礼今次死硬。兆康惊悉仿石出现问题,日忠等乘机落井下石,大虾认为当务之急是解决问题,以免影响公司信誉。高劲不想连累日礼,向天娜辞职。大虾、日爱及四娘知道后,责他冲动,指辞职等于认罪。宝珠发现高劲曾做爱滋检验,诱骗他说出真相,当宝珠知道他曾拈花惹草,怒掴他,大虾忙拉他离家。

  大虾见癞皮华意气风发地买马,生疑,可惜日孝先发制人解雇了癞皮华,大虾只好要求让高劲复职。宝珠赶高劲离家,大虾也无能为力。张生知道日礼不能准时交货,说已打算向别家订购外国货,四娘义正词严责他用洋鬼子的货,大虾更以坦白相告表诚意,终令张生延期五天,众大喜。日爱与旭明冒雨去地盘查看,中途爆车呔,二人换呔时遭一偷渡客袭击,他更向日爱施暴,幸旭明舍身救她。旭明被送院,兆康骂日爱贪功好胜,连累别人,日爱强忍委屈。日信死忌,艳芳叫日爱一起去拜祭,日爱婉拒。

第 11 集

  兆康、日爱冰释前嫌

  四娘护送兆康及艳芳去拜祭日信,始知他还有个儿子,兆康咬牙切齿说是日爱的任性害死日信。大虾无意中得到一只光盘,里面全是有关兆康的剪报及图片,心念一转,往找兆康。兆康看见剪报及图片,错愕。日爱在日信遇难的沙滩,脑中不断闪过日信遇难经过,并边烧日记边向日信报喜不报忧,兆康及艳芳闻言鼻头一酸。兆康内疚说以为日爱不重视日信之死,才不断给她压力,父女冰释前嫌。日爱多谢大虾及四娘帮忙,更对大虾印象政观。四娘在报摊发现以她及兆康、日礼为封面的杂志,指她左右逢源,怒不可遏,大虾安慰说清者自清。

  高劲为煲姜醋努力去姜皮,又煲糖水给宝珠去胎毒,宝珠不领情,还要用尽方法脱掉结婚戒,众感无奈。天娜等见兆康对日爱的态度转变,又对大虾、四娘另眼相看,急谋对策。艳芬听到日礼说对四娘有意思,反应激烈,日礼替四娘讲好话。日礼借意让狗仔队死心,约四娘出街,其后更带她去打计算机游戏。兆康答应让日爱构思跟天龙合作的酒店式家居的内部设计,日爱大喜,但日孝表示已聘请名设计师KennethMa负责,兆康说让二人合作设计。日礼有感日爱的气势比不上Kenneth,为怕输萌退意,大虾察觉到,心有决定。大虾带日爱上山顶,引导她设计的思潮,日爱果然有得着。日爱的「空中花园」构思备受日礼、高劲等赞赏,当日礼听到是大虾给她灵感,心中一沉。宝珠即将临盆,宝飞等却找不到高劲。高劲赶到医院首向问宝珠生仔还是生女,宝珠心痛地赶他离开。

第 12 集

  日忠、天娜利诱大虾

  大虾推测日礼接到宝飞的电话,却没有告诉高劲,令宝珠误会加深,担心日礼是个只为了成败,甘愿牺牲其它人的人,犹如伪善的八贤王。大虾利用Kenneth的设计图测试日礼,日礼果然起歪念。宝珠与女儿出院,回家一见高劲即赶他走,众有心无力。大虾见日爱为推介自己的设计紧张不已,赠她泰山龙山寺求得的灵符,日爱心头一暖。日爱与Kenneth分别介绍自己的设计,日爱虽落败,仍被Kenneth称赞,大喜。日爱多谢大虾并归还灵符,当知道灵符的真相,更是感激。

  大虾见日礼送四娘回来,着她自重,四娘怒责他没有资格批评她,大虾指她对他渐生情愫,否则不会经常煮水饺给他吃,四娘顿感不安。四娘看到大虾跟兆康商讨问题时,散发皇者气派,竟有心跳感觉。宝珠见四娘心事重重,竟猜中她为拣大虾或日礼而苦恼,并鼓励她跟日礼发展,四娘对她未结婚已想到离婚的理论,失笑。

  天娜认为日礼能上位全靠大虾,着日忠收为己用。大虾大模大样去赴约,天娜利诱他过档,大虾不屑拒绝。日孝提议发展内地地产,并将「兆康」上市集资,兆康赞赏,日礼感不是味儿。天娜故意在众秘书面前指日礼靠大虾才上位,若然大虾当上四姑爷便会一脚踢开他,日礼听到面色一沉。大虾有感日礼不妥,追问他,日礼质问他跟日忠夫妇见面后有何打算,大虾眉头一皱。

第 13 集

  大虾与日礼正式决裂

  日礼向兆康提出收购盛世磁砖厂,指有利上市计划,兆康答应考虑。四娘与日礼看完武术散打赛,四娘忍住肚饿扮斯文。宝珠追问四娘拍拖情况,四娘只说没有心如鹿撞的感觉。宝珠为女儿摆满月酒,并表示女儿要跟她姓宝,大虾以对孩子成长造成影响劝谏,宝珠妥协但宣布要跟高劲离婚,众愕然。

  大会上,日礼提出收购盛世,借壳上市,代替自行集资上市,日孝见兆康愿意考虑,不忿。大虾质问日礼收购一事,日礼指是公司最高机密,大虾心知他不再信任自己。Kenneth责日孝目光短浅,认为上市过程不重要,与内地房地产发展商建立关系网才是更上一层楼的重点。大虾与日爱研究盛世年报,发现一项保险赔偿有问题,向曾在盛世工作的Marco打听。大虾吩咐日爱提醒日礼,但不要让日礼知道是他的主意,否则会弄巧成拙。日爱向日礼进言,日礼先发制人,指大虾接近她为了攀龙附凤,二人不欢而散。

  兆康一众到盛世的内地厂房参观后,表示价钱太贵,盛世老板何生与日礼心往下沉,但大虾看出兆康以退为进之计。大虾与日爱在酒店内等待Marco的调查,最后发现盛世造假帐,告诉日礼,日礼怒责大虾居心叵测。兆康看过报告后取消收购计划,日礼更恨大虾。大虾辞职,日爱积极挽留,大虾以与日礼道不同不相为谋拒绝。

第 14 集

  大虾向日爱展开追求

  四娘为大虾与日礼做和事佬,大虾以啤酒暗喻二人关系恶化非一朝一夕造成。四娘奇怪日礼并没有因大虾不接受其道歉而不高兴,日礼说因为她的关心令他开心,四娘心慌意乱。日爱请Marco推荐大虾入天龙,又大赞他有魄力及聪明,大虾突然出现令日爱尴尬,原来天龙早已有心招揽他。 兆康看见日孝与癞皮华拉拉扯扯,经四娘的读唇术知道二人合谋一事,对日孝失望。兆康私下约见大虾,分析三子的优劣,担心他们难以接管「兆康」。大虾认为家业传子不传女的想法已经过时,断言日爱将会成为「兆康」的雍正,兆康即问大虾可否愿意做贤相张廷玉。兆康任命大虾及日爱做地产发展部副经理,众愕然,日礼更恨。艳芳看出日爱自从认识大虾后开朗了,希望撮合二人,着兆康打探大虾的心意。

  众庆祝大虾升职时,惊闻宝珠被解雇,担心不已。四娘心知宝珠为日后生计苦恼,自动加租金给她,宝珠感激。高劲知道宝珠失业后积极秘捞,四娘赞赏。兆康怂恿大虾主动追求日爱,大虾不置可否。大虾觉得追女仔是一种新挑战,准备好烛光晚餐,但日爱竟说要吃火锅,大虾惟有四处张罗鲜花及营造浪漫气氛,可惜弄巧成拙。饭后大虾带日爱到公园,边向日爱掷纸飞机边吟诗,日爱忍俊不禁之际,一小孩上前指责大虾乱拋垃圾,大虾气结。

第 15 集

  日爱撞车重伤

  四娘发现大虾悄悄地看爱情小说,揶揄他偷桥追求日爱,大虾死撑不果惟有默认,并请教她追女方法,最后四娘仗义帮他炮制满汉全席,但心中感酸溜溜。大虾给四娘菜单,四娘一见鲟龙、猴子脑、驼峰等菜名即气死。Kenneth推荐日爱为GoldenClub做翻新设计,日爱受宠若惊。四娘在「宝记」炮制小满汉,大虾在旁意见多多,四娘气得罢手,看见大虾被滚油烫伤,即紧张不已,大虾看在眼里。日爱看到满桌美食,大为感动,禁不住轻吻他,躲在一旁的四娘看见,感不是味儿。

  高劲因涉嫌藏有fing头丸被警察带返警署,宝珠怒不可遏。高劲频呼冤枉,宝珠等都不信。日礼提议让联商银行当「兆康」股票包销商,日忠、带旺反对,但日孝支持,日忠等奇怪。日爱为GoldenClub构思中西合壁设计,邓经理表满意,Kenneth推介使用某瓷砖及介绍代理商,日爱感激。大虾见日礼指染采购部帐项,而日孝过分顺从他,感疑惑。

  邓经理怒气冲冲指责日爱使用冒牌磁砖,日爱愕然。大虾与日爱往找Kenneth,Kenneth只说对不起,大虾更感事有蹊跷。二人苦恼之际,忽然一货车高速驶近。兆康等到医院,大虾指日爱要送往深切治疗部,日孝含恨瞪着日礼。四娘跟踪Kenneth返家,惊见日孝及日礼出现,利用读唇术听到三人对话,晴天霹雳。四娘对日礼心死,提出分手。

第 16 集

  四娘、大虾互生情愫

  日礼为录像带要胁日孝一事恳求大虾与日爱保守秘密,日爱犹豫之际兆康与艳芳回来,日礼紧张望着她。日礼一脸歉疚向日孝及Kenneth道歉,还愿意赔偿GoldenClub的损失,日孝半信半疑。日礼利用计算机合成的动画向四娘求谅,四娘断言拒绝,日礼直指她爱他不够深。四娘知道「宝记」缺人手,自荐帮忙,众对她要辞去保镳工作感愕然。四娘自言是个简单的人,看不惯一家人明争暗斗,大虾见她流露孤清之态,心生怜悯。四娘向兆康辞职,兆康极力挽留,不果。

  大汉林威武带着妹妹Gigi凶神恶煞到「宝记」找高劲,众以为他又闯下大祸。威武一见高劲突然拥抱他,原来威武是来多谢他救了Gigi,Gigi还说要以身相许,宝珠紧张不已。旭明不满日爱为大虾的新居布置亲力亲为,借酒消愁。日爱送醉醺醺的旭明回家,旭明乘机示爱,吓得日爱落荒而逃。

  大虾等邀请宏达创建的董事长荣亮东吃饭,倾谈合作发展内地房地产。大虾与日爱去买古董,大虾看见自己用过的烛台,百感交集。一老伯要求大虾割爱,大虾婉拒,原来他就是亮东。亮东子嘉俊认为「兆康」实力不足,拒绝合作。四娘为大虾执拾行李,更口是心非说吃过他的水饺后各不相干,大虾却不断叮咛她有事就要找他,四娘终忍不住流下眼泪,大虾也情不自禁将她拥入怀中。

第 17 集

  日爱惊悉大虾与四娘的恋情

  宝飞风湿发作,四娘请缨帮他打面。港交所接受「兆康」的上市申请,众雀跃。日礼提议邀请嘉俊出席上市发布会,又自荐加入内地地产发展计划,大虾见状心感不妥。天娜埋怨与日忠只共分得一份股分,日忠不以为然,认为炒孖展赢得更多,大虾到「宝记」看见四娘被热汤烫伤,心痛地轻抚她的手,四娘心甜。宝飞、四娘等到大虾的新居参观,四娘送来镜框做贺礼,还替他将珍贵黄绢镶起来,日爱大赞黄绢手工精致。大虾看着四娘及日爱,幻想得享齐人之福。兆康大赞四娘打的面又滑又弹牙,日礼若有所思。

  上市发布会上,日礼知道嘉俊是个贪威识食的二世祖,刻意奉承,嘉俊受落。张生计划投资美食坊,邀请宝飞、四娘的面店加入,二人受宠若惊。宝飞决定将面店改名「四宝」。大虾发烧,旭明含恨把生水加入热水中再给他,日礼见状心念一转。日爱欲煲粥给大虾吃,可惜煲?了。日爱一离开,四娘便来到,大虾既惊且喜。日爱穿梭大街小巷去买没有味精的白粥,折返大虾家发现已有一碗热粥,猜出是四娘所为,心中惶恐。大虾惊悉日礼是美食坊的股东之一,又见四娘大方邀请他出席开张礼,醋意顿起,日爱看在眼里。日礼的房间发生小火,兆康等发现一只影碟,惊见内容是日孝与Kenneth的缠绵镜头。

第 18 集

  兆康、日礼脱离父子关系

  兆康等质问日孝,日孝惟有说出日礼偷拍、要胁他和Kenneth,以及设局害日爱,艳芬慌忙为日礼辩护,兆康怒说要亲自问他了解情况。日礼看见兆康手上的影碟,扮作一脸悔疚的认错,兆康不屑地解除他一切职务,日孝为兆康的不谅解而苦恼,Kenneth愿意放弃一切跟他去法国过新生活,日孝感动。兆康坦言难以接受日孝的性取向,大虾以另一角度开解他,兆康若有所思。

  日礼不忿被踢出局,誓言要重返「兆康」做主席,并向嘉俊献计,嘉俊感兴趣。旭明走进大虾办公室,一见日爱送给他的空气清新机即妒火中烧,弄坏它。日礼游说旭明合作打击日爱与大虾,旭明挣扎。日爱二人给耀文文件时,两名廉署调查员突然出现指二人涉嫌行贿。日礼向旭明大兴问罪之师时,日爱、兆康及大虾出现,兆康责日礼丧心病狂,要登报脱离父子关系。

  宝珠鼓励四娘抢回大虾,四娘认为应给点时间让他抉择。大虾带四娘去睇楼,四娘讽刺他欲金屋藏娇,大虾理直气壮说只想公平对待她及日爱。日爱突然出现指责他贪心,怒掴他后与四娘一起离开。四娘刻意避开大虾,更直斥他希望享齐人之福只会伤害所有人。日爱在内地受伤,大虾慌忙赶去。日忠炒孖展损手烂脚,还亏空公款,日礼愿意借钱给他周转,但要他将名下股分暂时转让给自己。大虾翻开报纸,发现「兆康」股票交投畅旺,怀疑日礼暗中收购「兆康」股票,日爱闻言面色大变。

第 19 集

  四娘、日爱均放不下大虾

  日礼与嘉俊声称拥有「兆康」33%股分,决定撤换主席,由日礼出任,大虾等气愤。大虾收拾私人对象离开「兆康」,日礼乘机揶揄一番,大虾暗示不会就此认输。大虾怀疑日礼借「宏达」的力量打击「兆康」是狐假虎威,遂与日爱、兆康到「宏达」找亮东,可惜三番四次被拒于门外。大虾知道亮东爱好古董,想出一条反客为主之计。四娘到古董店兜售雍正的奏折,果然引得亮东主动找大虾。大虾等向亮东痛陈让日礼当主席之害,亮东不为所动,日爱与兆康感沮丧,大虾却认为仍有生机。日礼与嘉俊接受记者访问之际,兆康等出现要接管主席一职,二人愕然。众到「四宝」庆祝兆康复得主席之位,兆康乘机令大虾与日爱和好,四娘见状心感不是味儿。

  艳芳着日礼向兆康认错,日礼怒然拒绝。日礼不自觉到「四宝」找四娘,遇向阳及助教胡雄,更与胡雄一言不合打起来,幸四娘见到救了他。四娘边替日礼捽跌打酒,边劝他回头是岸,又说自己跟大虾斗了二百多年仍一败涂地,日礼不解,并要求跟她复合,四娘拒绝。日礼失意买醉,想起向阳及四娘的说话,心有决定。张生游说四娘到上海搞美食坊,四娘犹豫。此时日爱来找四娘,坦言不会放弃大虾,四娘则认为大虾的意愿才是关键。一老伯向大虾问路后,向日礼说大虾是假冒的。

第 20 集

  大虾真正身分被揭破

  大虾喜见四娘到来为他煮消夜,四娘提议一起喝女儿红。四娘扶着醉醺醺的大虾上床,突然说要陪他过夜,大虾情不自禁。翌日,宝珠送四娘到火车站,劝她不要不战而退,日礼突现出现拉走四娘。日礼使计让四娘说出大虾的真正身分,喜上眉梢。日礼向兆康等举出各种证据,指大虾正是雍正,众闻言目瞪口呆。

  大虾与四娘被记者追问真正身分,四娘舞动竹升吓退他们,日爱乘机载走大虾。日爱更埋怨他没有坦诚相对,大虾拥着她说对她是真心真意。大虾等在Kenneth家中商讨对策,兆康打趣说有幸与雍正合作。大虾推测日礼会发报各国研究单位令他与四娘被视为科学怪人般研究,希望兆康等合作使出一条缓兵之计。

  四娘煮消夜给大虾与日爱吃,大虾与四娘畅谈清朝往事,日爱顿感格格不入。日爱恶补清朝皇宫的事物,更将大虾的房布置得犹如御书房,大虾感动地紧拥着她,四娘黯然而退。日礼意气风发地等待兆康动笔签署出让股分,大虾等到来列出证据指雍正之说是一派胡言,日礼竟有后着,众苦恼之际,四娘跳上台上大叫李大虾就是雍正,要杀狗皇帝,还追打日礼,记者见状以为被日礼所骗,愤然离去。

  四娘被送往精神病院,口中念念有词,日爱与大虾担心不已。日礼心生不忿,艳芳无意中一句滴血验亲,令他灵机一触。日礼还有甚么诡计害大虾?四娘从此在精神病院度余生?大虾、四娘及日爱的三角恋点收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