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中国媳妇系列(真爱一世情哑巴新娘我爱我夫我爱子木棉花的春天媳妇的眼泪)之一。

  是巧合,还是上天的不公,让这许许多多的不幸降临在一个柔弱的女子身上,让她从一开始就必须承受常人难以消受的困境。十岁因意外不能说话,十八岁嫁给一个身患绝症的丈夫……误会、真情……在这个妙龄少女身体里燃烧……

  林静云十岁那年因为目睹一场惊心动魄的悲剧,从此无法言语。八年后,为了偿债,静云嫁入周家,未料迎娶她的是周家二少爷周少白,可是她真正的丈夫却是身患疾病的大少爷周少朴。善良的少朴知道自己生命只剩下八个月,他爱静云,更觉得不该连累她,用尽方法虐待静云,百般地折磨她。静云知道少朴的真实用心,也感受到对她的真爱……静云希望跟她的丈夫能比翼双飞……

  静云虽然赢得了婆婆的信赖,却也因为湘君表妹的嫉妒让她再度陷入危机之中,加之返回苏州的神秘商人赵天麟步步为营,其背后有不可告人的阴谋,牵涉着十年前的惨案,静云如何在风雨中陪着少朴渡过人生?如何化解周家和林家的冲突?一场两代爱情、情感纠葛的缠绵故事,一段中国媳妇忍辱负重的感人情节,全在《哑巴新娘》中……

分集剧情:
第 1 集

  锣鼓喧天的迎亲队伍走过大街,新郎周少白英俊潇洒,路人纷纷围观。轿子进了洞房,新娘子静云枯等床边。一只颤抖的手拿着秤杆停在静云的头帕前,犹豫再犹豫,终于掀开静云的头帕。静云顺势抬头、看到一名貌如鬼魅、身体歪斜的男子(少朴)站在面前,静云吓一跳用力推开少朴,跌坐在地上的少朴,深深地被静云的美吸引。

第 2 集

  周母带少朴进入新房,少朴一直刻意不让静云看见自己的容貌,静云的目光也不敢接触少朴。周母看在眼里,暗示静云要善待少朴。夜深人静,少白却在房内自责,他反复问自己代替少朴娶静云进门,到底是否对?静云与少朴也是难以成眠。而致远更是喝得醉醺醺的,他怪母亲当初静云有难,却不肯出手帮忙。薛母却表示静云是别人的女人,又是哑巴,她不可能让致远娶这种女人回来。

第 3 集

  少朴因疲累而睡着,静云看少朴睡在桌边,心中不忍,便拿着棉被替少朴盖被,但一见少朴的样貌又吓得跑开,棉被滑落地面。周母见后,表示自己不该隐瞒少朴实际的情形,但这也是为了静云好,希望静云可以风光嫁入周家。但随即责怪静云没有尽做妻子的责任,连连伤害少朴。周母说如果静云想反悔,她不反对,但她会要回当初帮静云家偿还债务的款项。

第 4 集

  少朴担心静云,认为都是他不好,不该答应这桩婚事而害了静云。少朴劝周母让静云离开周家,虽然有些难过,却终于放心不会再害了静云的幸福。可静云却留了下来。周母笑着表示因为静云是新嫁娘难免会有不习惯或发生一些小错误,不过今天大家能在这里用餐就是一家人,过去事就不必再提,希望之后家庭和乐。

第 5 集

  致远经常借酒消愁,薛母认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便托媒人帮致远相亲。静云陪少朴在凉亭中赏景,小红送来补品,静云要服侍少朴饮用,少朴表示自己来,但是却因身体不适而弄得一地。少朴的手被碎裂的镜子割得淌血,静云看了非常难过。元荣赶紧帮少朴包扎伤口,然后又替少朴按摩,舒缓紧绷发抖的手。静云在一旁默默地看着。某天因为少朴突然发病,元荣临时有事,静云上前帮少朴按摩,众人对于静云的用心十分感动

第 6 集

  薛母替致远相亲,但是致远都拒绝。致远仍偷偷到周家门外偷看,希望能见到静云。赵天麟开了一家古董店,爱好古董的湘君经常去挑选一些喜欢的古董收藏,也因此与赵天麟成了朋友。当赵天麟得知湘君就是周家的少奶奶时,就更加刻意地接近她。少白因为把静云娶进周家,心里一直觉得愧疚。

第 7 集

  首次看到少朴发病的静云,不知该如何处理,又惊又慌。此时少白来,赶紧将少朴背往静室,周义也吩咐仆人请元荣准备热水、毛巾等物品。静云无措地看着少朴,又不时要躲避忙碌的仆人,静云气自己完全帮不上忙。而在同时,少朴的双手双脚已经被绑着、嘴里也塞着毛巾,元荣进行急救。少朴一边被急救、一边望着被忙碌人群逼到角落的静云,静云一脸得无措与自责,看在少朴心中非常难过。少白看着少朴被病痛折磨,非常痛苦,他恨自己害了少朴,恨当年摔下山崖、摔成残废的不是他。

第 8 集

  少白来到万春楼找苏凤,机伶温柔的苏凤一边陪着少白,一边打探之前并没有听少白说成亲的事,怎么突然就成亲?苏凤看出少白有心事,便劝少白别喝闷酒以免伤身,并希望少白将心事说出来,但少白却什么也不说,只说喝酒喝酒

第 9 集

  少朴醒来,表示他现在是有妻室的人,他有责任要照顾妻子,也必须真正了解自己的状况,如果元荣不说出他病情的真相,他就不吃药。元荣要少朴知道实情后仍要好好配合治疗,少朴答应后,元荣说出实情:少朴只剩下八个月的生命。少朴知道自己的病情后,希望周母答应让林母到家中关心静云,周母担心林母看见少朴的真面目,少朴便请少白再代替他一次。

第 10 集

  周母为了保守秘密,特别交代静云不得说出实情,静云不希望林母为她操心,也表现得非常快乐,和少白装出十分恩爱的模样。林母看到静云开心、婚姻幸福,婆婆喜欢静云又十分照顾,非常欣慰。林母回到家中,将周母准备的礼物分送左邻右舍,大家也替静云与林母高兴。致远知道静云如此幸福,心中虽然落寞但也替静云高兴,不过又担心周家只是做表面功夫给林母看,于是决定找机会偷偷潜进周家。

第 11 集

  致远四处摸索,正好看见静云与小红端药走过回廊,便一路跟到房间看见静云伺候少朴,致远惊愕万分、心疼万分。林母不敢相信致远告诉她的实情,为了了解真相,致远决定带林母偷偷潜入周家。致远与林母躲在少朴房外,看着静云服侍病中的少朴,林母伤心自责离去。林母生病,少朴要求周母让静云回去探病,但周母不放心。少朴只好请少白陪静云回去。

第 12 集

  静云便编织一堆婚姻幸福快乐的谎话说给林母听,林母听了心里很难过,但却强颜欢笑。静云准备离去,林母要她好好保重。静云疾步离去,忍不住放声痛哭。周母在家中勃然大怒,痛斥为何静云出去却没有人知道?就在这时候,静云跪在门外。周母立即下令将静云带到家祠。

第 13 集

  少朴问静云为什么要回来?静云表示他是周家媳妇,少朴听了又感动又心酸。少朴对周母表示如果周母执意要罚静云,这桩婚姻就到此为止。少朴知道静云并非天生哑巴,因此请大夫替静云治疗。元荣诊断后,表示静云曾受严重心灵创伤,若要治好,必须解开静云的心结,或是让静云快乐,忘记忧伤。于是少朴希望少白可以陪静云出去玩。

第 14 集

  少白与静云出外游玩,少朴都会让小红偷偷观察,看静云是不是很开心?可少白和静云心里却始终惦记着少朴。少白陪静云外出,湘君也经常借故一起去,但一见到少白对静云好,心中便不是滋味。少白经过长时间相处之后,渐渐的开始思念静云。他意识到自己爱上了大嫂

第 15 集

  湘君问少白是不是爱上静云?少白不理。但自此之后少白便想逃避静云,经常到万春楼,强忍住想见静云的念头。少朴希望少白多陪陪静云,少白终于领悟少朴是有计划地让他爱上静云,非常生气,并坚决表示他不会和静云在一起。少朴表示静云是少白娶进门,应该要为静云的幸福负责。但少白仍不接受

第 16 集

  少朴开始对静云冷淡。静云知道少朴挑剔她,是因为想赶她离开周家,因此默默忍受少朴的无理取闹。但是少白看到静云受苦非常不舍,加上此时少朴又病发痛苦不已。少朴要少白将他推下山,这样他不再受病痛折磨。湘君如愿嫁给少白,少白成亲后,少朴知道无法撮合静云与少白,便打听到致远的消息,并请致远到家中做客

第 17 集

  静云见到致远想要避开,少朴却表示当做是老友相聚就好。席间,少朴追问致远与静云过往的趣事,静云与致远沉浸在欢乐中,少朴也是满心欢喜。赵天麟为了报复周家当年对自己的看不起,经常挑拨湘君与静云之间的关系,并出谋加害周家。少朴为了使静云和致远能在一起,借喝酒之名把他们灌醉。

第 18 集

  少朴的病一天比一天严重,当得知北平有一位盖纳博士可以治疗少朴的病,周母连夜赶往北平,在雨中等候了一天一夜,因错过而未见到盖纳博士,却因此大病了一场。少朴乘周母不在家赶走了静云,并写下了离婚书。

第 19 集

  周母回到苏州,以死相逼少朴把静云找回来。周家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活。少朴再次发病,静云衣带不解地照顾着,少朴病情好转后,感谢静云的照顾,又提起叫静云离开的念头。静云柔声安慰,并表示只有少朴才能给她幸福。少朴鼓起勇气握住静云的手,两人第一次同床而眠。

第 20 集

  周母找静云到房中,交给静云一叠日历,表示这是少朴剩下的寿命,刚好是一百天。静云惊愕不已。周母表示静云已经是少朴的妻子,之后照顾少朴的重任就落在静云的身上,所以将这一百页的日历全数交给静云,并叮嘱,每当静云翻过一页日历,就代表少朴的寿命又少了一天。周母要静云想一想:要如何让少朴过这一天天的日子

分集:1-20 21-35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