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丁善本(罗嘉良)在澳洲公干时邂逅了程天蓝(宣萱),二人在异乡产生一段浪漫情缘。谁料本返回香港后,旋即牵涉入一宗打劫金铺案,本被控接赃,而他在法庭上要面对的检控官正是蓝!

原来本幼年父母双亡,并与亲弟钟守康(康)失散,大家都以为对方已葬身大海。本被江湖大佬丁荣邦(邦)收养,一直当作亲子栽培,后来邦发迹,买下鼎丰金铺,并从事黄金买卖成为金商,邦把鼎丰金业交给本打理,而自己对能赚快钱的偏门生意始终是欲罢不能。

本因邦的关系,无辜牵涉入一宗接收贼赃的案件中,而拘捕本及指控本的警察竟然就是本失散多年的亲兄弟─钟守康!

本虽知康是亲弟,但因身份尴尬,不想影响康的前途而不敢相认。康亦因邦背景复杂,认定本好人有限。而作为捡控官的蓝则相信法律,本既被判无罪,亦即无辜。

本与蓝有意再续前缘继续发展,但蓝发现本身边有个红颜知己桂丽芙(芙),二人关系似是纠缠不清。蓝不知其实内里另有因由,本与芙相知交心,却止于君子之交。

康一直暗恋蓝,对本不以为然,直至康在执行任务中被怀疑私吞赃款,得本暗中帮忙,还康清白,康对本才有所改观。

但未几邦病逝,本为报义父养育之恩,接管家族事业,致力把金业字号洗底,即使开罪江湖中人,仍坚守立场,以果敢手段与之抗争到底。但亦因此本却被康与蓝误会为不择手段的黑人物,康被迫同本划清界线,蓝亦忍痛与本斩断情丝,在理智上选择了接受康的追求。

康终于找到线人指证本的家族,不料线人被灭口,康以为是本所为,誓要将本绳之于法,却没想过中间的迂回曲折,线人的死其实是自己间接造成!

蓝理智上对本似已死心,积极覆核证据以防有失,谁知就在过程中发现真相,更发现本和康竟是亲兄弟!蓝终于理解本所背负的包袱,认为在公义立场上应还本的清白,其实心底里对本仍是余情未了。 而康因怀疑蓝对本殉私暗中去查篮的同时,亦发现了本是自己亲兄弟的真相,但因康怀疑是本把线人灭口,而拒绝与本相认。

本与熊百韬(韬)一直是生意上的对手,因芙与韬曾有一段买卖式的爱情关系,而芙又钟情于本,逐导致本与韬的竞争演变成私怨。韬一直处心积虑要向二人报复,芙情绪饱受困扰,终于在精神崩溃下杀死韬。本为替芙脱罪,不惜忍痛揭露蓝对自己的私情,以打击蓝作为案件主控的公信力。蓝感情受伤,亦因此而导致康跟本正式决裂。

本寄望把家族生意完全洗底,并立志要将黄金交易打入国际市场,做到9999国际水准,这是本一生的梦想。可惜义弟丁善行(行)在叔父丁荣通(通)的唆摆下把本误解成企图吞夺其家产的罪人。行为维护父亲一生基业,要把本逼走。本为免兄弟冲突,选择毅然引退,把鼎丰金业拱手相让。

至此,康和蓝终于了解到本的苦心,也明白了一切误会的前因后果,兄弟裂痕得以修补。但在本与蓝的爱情正要开花结果之际,行被通利用,鼎丰陷入财政危机,行为挽救家业,竟再次沾手黑道生意。本为报邦恩义,不能让他的儿子踏上不归路,唯有重出江湖,力挽狂澜,不惜代行顶罪。本最后不惜牺牲自己……

分集剧情:
第 1 集 善本在澳洲邂逅天蓝

丁善本在澳洲机场巧遇程天蓝,天蓝以为善本是色狼。善本是鼎丰金业的营运总裁,到柏斯为了解直接向金矿买黄金的事宜,并暂住在好友周学伦的姑妈Mary家。善本无意中知道学伦是同性恋者,Mary劝学伦不应抛弃女友Rachel。善本惊悉Rachel就是天蓝,天蓝则误会善本与Kim是同志,不时揶揄他。天蓝遭两名洋汉打劫,善本凭机智救她,天蓝对他印象改观。学伦带善本参观金矿及炼金过程时,藉机向天蓝讲清楚,天蓝顿感晴天霹雳,误闯有危机的矿洞,善本冒险进入救她,突然矿洞出现倒塌......   翌日,天蓝知道善本匆匆返港,感失落。善本的财务顾问兼好友金运亨指善本之父荣邦被柴叔带走,善本亲往查看。原来柴叔打劫数间金铺后希望荣邦接收贼赃,荣邦表示已退出江湖不便接赃。善本不想荣邦再沾江湖事,决定筹五百万给柴叔解困。柴叔见善本不肯接赃,气极将贼赃放进善本的跑车内,此时卧底探员钟守康现身拘捕二人。善本被控接赃,且惊见检控官竟是天蓝。

第 2 集 荣邦证供对善本不利

善本与天蓝在庭外相见不相认,天蓝对他犯法感失望。荣邦气善本自作主张跟柴叔见面,说一直不想子女碰偏门生意才创立鼎丰金业,更担心善本为此事坐牢,律师招文积声称有信心打赢官司。天蓝从同事易从心口中得知善本父荣邦以前是黑底,慨叹有其父必有其子。荣邦的老友罗继昌约见荣邦,催促荣邦尽快将善本挪用的公款补回,荣邦激动说目前只要儿子安然无恙,其他都不管。天蓝到警署商讨案情,听到守康说当卧底时最难忍是看见惹火女郎,接着见到他被一女子阿冰指骂及掌掴,不屑,守康却对天蓝大献殷勤,更惹天蓝讨厌。善本母申如宝替善本求签,可惜求得下下签,运亨姊运年指积福可解厄运,如宝心有决定。荣邦怒责如宝自说自话安排船只让善本潜逃,如宝感委屈。善本上庭前在洗手间遇见守康在吹口哨,听到他吹的歌曲,一怔。庭上,文积指责守康没有听到柴叔、荣邦及善本的对话就推测善本是接赃者,守康哑口无言。天蓝则指善本为替父还恩的理由牵强,荣邦一时情急说出当年柴叔为他挡了一枪,更直认有接赃前科,文积及善本闻言心往下沉。

第 3 集 善本、天蓝冰释前嫌

善本选择自辩陈词,提出假如用钱助人也构成犯罪的话,他质疑法律对正义和行善的价值观是如何定义。善本与天蓝在庭外相遇,天蓝指他被判无罪不等于无罪,善本反驳是她不了解自己所致,约定她翌日在餐厅一起吃“枕头包”,不见不散。天蓝回家途中见一女警追贼,帮她一把更怒骂该贼,女警见天蓝激动模样为之侧目,原来女警是天蓝的妹妹小雨。天蓝回家见父在山四处找失踪的小龟,打发他说小龟去了第四度空间。翌晨,善本在餐厅苦候天蓝,直至最后一客“枕头包”也售罄。“珠光宝气慈善拍卖会”记者会上,名石珠宝的老板熊百韬刻意迟到,又暗示鼎丰宝是赃物,善本为息事宁人宣布退出拍卖会。天蓝到餐厅不见善本,致电责他不守信,接着看见外卖的“枕头包”,心甜。鼎丰的珠宝设计师桂丽芙公干回来,善本即亲自下厨替她接风。席间,运年的外孙女田嘉芮不时赞善本对丽芙特别关心,善本感尴尬。拍卖会上,百韬的眼光不时飘向丽芙,又故意竞投丽芙设计的首饰,丽芙感不安。荣邦在拍卖会上大出锋头,百韬暗气。百韬揶揄善本穿他的旧鞋,善本怒责他不应侮辱丽芙。百韬见妻柏芳慧暗示自己对丽芙念念不忘,怒掴她。

第 4 集 守康刻意接近天蓝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荣邦往监狱探柴叔后,百感交集,劝继昌不要再做偏门,继昌拒绝。天蓝对守康不假辞色,守康竟厚着脸皮叫她载自己一程。天蓝载守康到街市,原来他为婆婆虐打孙儿一案故意带自己来看真相。守康得悉婆婆虐打孙儿一案被撤销,大喜。守康知道天蓝喜欢打高尔夫球,相约同僚杨光亮及关少秋去练习,与善本狭路相逢,双方发生口角。接着善本经过贮物室,发现守康被数名大汉殴打,上前帮忙亦被殴打。少秋怀疑是善本派人殴打守康,善本啼笑皆非。守康知道天蓝早已认识善本,质疑其职业操守,天蓝气极。守康带伤回家,二叔怀谷及婶余昆玉紧张万分,昆玉要替他针灸,吓坏守康。善本载天蓝去买蛋糕时违例泊车,小雨上前抄牌,天蓝向她求情但小雨公事公办,善本见两姊妹斗嘴感有趣。天蓝指其父更有趣,因为他虽是名科幻小说家,却不懂电器,又经常说可以跟小龟和植物沟通。善本与天蓝闲谈间险些撞倒蓝母袁希雅,希雅借意叫善本载她一程,打探其底细,回家后大赞善本,在山取笑她善变。荣邦为善本与天蓝拍拖一事心烦,如宝问他以老板还是爸爸身分看这事,荣邦闻言一怔。善本带天蓝上大陆一所小学大派礼物,天蓝始知善本助养十多名孤儿,有感善本善良一面。

第 5 集 善本重遇亲叔亲弟

守康晋升为督察,怀谷大赞他有出息。怀谷在杂志揭露广东三台豹的发家史,荣邦弟荣通提议教训他,善本听到怀谷之名,一怔。善本到杂志社见怀谷,忆起儿时片段,此时守康来到并叫怀谷“叔叔”,善本心头激动。善本开心地告诉运亨找到亲弟,又坦言自己是荣邦的养子及与家人失散的经过。运亨指守康是警察而荣邦做偏门,提醒善本好好处理。善本回家途中看见荣邦冒雨买自己爱吃的烧肉,感动。两父子回忆往事,荣邦细诉当年救了只有六岁的善本,自此当他是亲子看待。善本思前想后决定不告诉荣邦,再者怕自己影响的守康前途。守康听到善本吹口哨,警告他不要再吹此曲,因为此曲是他心中最好的哥哥教他的,善本闻言喜翻了心。守康的心爱铜钱不见了,全家总动员翻箱倒笼也找不到,堂妹翠儿送上手链安抚他。丽芙的新设计“风生水起”正要推出市场时,百韬带同律师到鼎丰,指鼎丰盗用名石的设计,丽芙错愕。文积指这官司难打且对鼎丰没有好处,善本却认为不能有负丽芙的心血。丽芙约见百韬,指责他偷设计图,百韬不讳言存心令她不好过,丽芙求百韬放过善本,百韬怒掴她并骂她下贱。此时,刚路过的天蓝看见二人争执,奇怪之际竟见善本出现,并挥拳打百韬。

第 6 集 丽芙曾是百韬情妇

天蓝看见善本拉着丽芙离开,震惊不已。嘉苪奉命买鲍鱼鸡粥给丽芙,非常羡慕善本对她的体贴,丽芙有口难言。在山与希雅见天蓝不肯接善本的电话,感事有蹊跷。少秋等发现丽芙三年前被虐打,由善本送她入院,怀疑是善本虐打丽芙,叫守康把握机会打击情敌。守康带了报道善本与百韬争女大打出手的杂志找天蓝,又指善本有虐打女人前科,天蓝心绪紊乱。丽芙得悉变成植物人的弟弟明洪有生命危险,担心不已,嘉苪安慰。丽芙看见杂志报道,透露自己成为百韬情妇的原委。明洪终不治身亡,丽芙深受打击。嘉苪鼓励丽芙跟天蓝拗手瓜,丽芙自言配不上善本。天蓝质问善本为何因丽芙跟百韬大打出手,他与丽芙有甚么关系,又说看不透善本的心,让她没有安全感。善本欲言又止,天蓝怒极离去。丽芙突然造访天蓝,指善本为了自己的自尊才不肯告之真相,并透露被百韬虐打及善本为了自己与百韬结怨的经过。天蓝闻言感难过,又说包容别人不难,但要自揭疮疤来成全别人则需要很大勇气,丽芙闻言苦笑。天蓝约见善本,笑说曾见过丽芙,了解事情始末,善本松一口气。百韬沾沾自喜地大量生产“风生水起”,此时善本带着文积到名石,来指百韬涉嫌盗用鼎丰的设计,又拿出证据能教他身败名裂,百韬气愤。

第 7 集 小雨、守康冤家路窄

文积问善本若百韬不还设计图会否控告他,善本坦言不会牺牲丽芙的名誉。在山与希雅担心天蓝会受伤,对小雨将调职做CID也无心理会。守康与少秋在捕犯时遇小雨来抄牌,少秋即时露出手枪暗示是同僚,小雨却以为二人是匪徒,即拔枪指向。三人在警署狭路相逢,小雨责二人违例泊车在先,捉不到贼却怪别人,守康气结。当守康知道小雨将成为其下属,奸笑。   小雨听到守康等有“钓虾行动”却不让她加入,指责守康公报私仇,且回家诉说被封为「陀龟师姐」的始末。小雨欲向洪sir申请调组时,始知甚么是“钓虾行动”。洪sir指因张婆不肯出庭指控强奸犯贱波,贱波因而获释,众不忿。小雨誓要将贱波绳之于法,即往其家监视,惊见守康早已在此,二人终合力拘捕贱波。昆玉约了客人在家接受推拿,惊见客人竟是善本。善本看见守康的生活照片,眼眶不禁转红,又向昆玉打听守康的童年点滴。   守康瞥见曾殴打他的流氓罗永吉,与小雨合力拘捕他。善本与天蓝憧憬未来的平淡生活之际,被邀返警署认人。守康认定善本会包庇永吉,岂料善本即时指证永吉,天蓝即时揶揄守康。继昌永吉是其私生子,着荣邦放他一马。荣邦以不干涉善本行事为由拒绝,继昌怒然离去。

第 8 集 善本追爱到澳洲

善本心知荣邦为了自己与天蓝的未来才拒绝继昌,心有决定。出庭前善本不肯指证永吉,守康气极指他贼性难改,天蓝质问善本为何推翻证供,善本只求她原谅,天蓝伤心离去。荣邦知道善本为了亲情而牺牲爱情,不安。天蓝欲辞职,从心认为她应放弃的是善本而非事业,提议她放个长假。   善本郁郁寡欢,运亨劝他积极追求,否则像自己一样恨错难返。善本知道天蓝去了澳洲逃避自己,感沮丧,荣邦见状劝他追回天蓝,保证日后跟继昌划清界线,善本大喜。天蓝住在Mary家,Mary问她为何不时望向门外,天蓝不讳言在等一个希望。此时传来阵阵直升机声响,天蓝看见善本乘直升机而来,惊喜交集。善本答应天蓝放弃一切跟她在澳洲过田园生活,犹如“神鵰侠侣”一般,只可惜没有爱吃的“枕头包”,天蓝遂努力炮制“枕头包”,善本哑然失笑。   善本要返港,天蓝怒责他没信用,善本解释回港为荣邦庆祝生日及交代鼎丰业务,天蓝释怀。善本在机场遇到偷行李小贼,原来小贼是其弟善行。善行刚从美国回来为父祝寿,一出机场便嚷着要去看其“儿子”,及后善本恍然“儿子”是海豚威威。当海豚训练员助手的翠儿强要守康扮其男友,阻止同事Charles的纠缠。翠儿向同事阿力借车去玩,善行见状对她印象不佳。

第 9 集 荣邦打算金盆洗手

荣通慨叹荣邦只信任善本,其妻容纪雯怂恿他另谋发展。纪雯在拍卖行竞投古董来洗黑钱,成功为洗掉二百多万,荣邦、荣通与众叔父高兴万分。荣邦打算金盆洗手,善本闻言大喜,坦言欲与天蓝移民澳洲过新生活。荣邦指善行可接手鼎丰金业,要他放心。小雨跟同僚戴月华拗手腕,众人买月华胜出,只有守康支持小雨,小雨心甜。   洪sir指鼎丰财务涉嫌替毒品洗黑钱,小雨震惊,誓要查出真相替天蓝看清楚善本的为人。荣邦带善行参观打金工场,但善行兴致缺缺。善行到海洋公园看威威,与翠儿发生口角,翠儿使计强要他载自己回家。善行骇见翠儿被一男人追着喊抢劫,慌忙载她离开。原来翠儿为了救被虐打的小狗,善行感动地带小狗去看兽医,并与她约定一起接小狗出院。   荣邦生日会上,女儿善茵为他弹奏一曲。发叔来到跪地求荣邦救其侄儿石仔,原来石仔偷了继昌的毒品并被警方检获,继昌声称要家法侍候,荣邦感为难。继昌向荣邦要人,荣邦拒绝,继昌大怒。如宝不满继昌不请自来且吓坏善茵,荣邦安慰说决定金盆洗手,如宝大喜。荣邦欲救石仔又不想得罪继昌,善本想出两全其美方法。继昌多谢荣邦交出石仔时,发叔怒责荣邦不守承诺,要跟他一刀两断,荣邦有口难言。荣邦提出欲收山,继昌与荣通均愕然。

第 10 集 荣邦与继昌结怨祸及善茵

继昌邀荣通合作运毒,荣通喜形于色。守康与小雨跟踪善本,小雨见善本与街市小贩熟稔又肯帮人,不似是坏人,守康指他挂羊头卖狗肉。善本发现被人跟踪,于是进行反跟踪。守康见善本刻意接近,怀疑他是同志,善本失笑。善本还铜钱给守康,守康惊喜,质问他为何向自己示好,善本指守康像其故友,份外有亲切感,想跟守康做朋友,守康答应,希望借此接近善本调查洗黑钱案。   善本设计了一款星形的“守护星”首饰送给天蓝,着丽芙按图完成,丽芙心感不是味儿。荣邦着善行学习打理鼎丰,好接下善本的担子让他安心移民澳洲,善行敷衍了事,其后看见埋首工作的善本,决定接手鼎丰。善行提议带善茵去庇护工场学习及多结识新朋友,如宝反对,善本借口带二人去看画展让他们到庇护工场。善本跟着守康去踢球,又透露将与天蓝移居澳洲,守康说站在天蓝的立场不认为要恭喜他,善本无奈。   继昌游说荣邦合作运毒,荣邦断然拒绝。荣邦发现荣通以善本的名义利用鼎丰的货柜运送私人物品,再见到他有一箱现金,恍然他为继昌运毒,怒说要报警。荣邦将运毒订金退回给继昌,声言抛下海也不会让毒品上岸,继昌扬言要比他更辣。善茵学习独自往运年那儿,善行在后面护着她,途中有数名大汉突然出现掳走善茵,并着善行告诉荣邦以继昌的货来交换善茵,善行惊惶失措。

第 11 集 善本为救妹不惜一切

如宝得悉善茵被掳欲报警,善行慌忙阻止。善本提议让继昌在公海取货时,荣邦接到善茵被掳的电话,接着继昌的手下鸡肋至,相约在龙虾湾交易。如宝追问善茵被绑架内情,荣邦支吾以对,如宝嚷着要报警求助,善本透露继昌利用鼎丰运毒一事。如宝突然拿着善茵的熊仔往找继昌,求他放过善茵,继昌不耐烦地赶走她。   善本认为荣邦向继昌屈服只会愈踩愈深,被逼走上不归路,文积提议施下马威。守康得知善茵被绑架,向善本打探,不果。天蓝找不到善本,心感不安,此时学伦突然返Mary家,透露已与Kim分手及返香港在律政署当律师。小雨推断敢与荣邦正面冲突的人是继昌,守康赞她有进步,小雨心甜。善本吩咐文积与运亨按计画行事,文积劝他三思。   荣邦指责善本怕影响其前途,对救善茵一事不闻不问,善本心痛。善本致电天蓝,表明不会到澳洲,又指二人来自不同世界,现在是时候醒过来,蓝呆住。运亨无意中泄露善本的计画,荣邦恍然错怪了他。善本发现被守康跟踪,使计摆脱他。荣通与运亨到货柜取毒品,善行突然出现要帮忙。善行一见警察竟慌张得不等运亨指示便将毒品抛下海,运亨责他会害死善本。善本来到继昌的游艇提出以自己换善茵做人质,继昌答应之际接到电话,指善行已将毒品抛下海,怒然举枪指向善本。

第 12 集 善本杀继昌救妹

继昌吩咐手下抛善茵下海,善本情急下向继昌开枪后,匆匆带善茵离开。荣邦与如宝到码头找不到善本,担心他会出事,突然听到善茵的呼喊声,惊喜万分。善本开快车发泄心中不安,险撞车。警方在游艇上找到继昌尸体及熊公仔,康拿着熊仔去找善本,指他为救善茵杀人,善本斥他全凭推测。天蓝回港即向小雨查探善本发生了什么事,小雨和盘托出,天蓝震惊。天蓝质问善本,继昌之死是否跟他有关,善本指她心中已有答案,天蓝失望。守康带天蓝去饮酒消愁,天蓝坦言已跟善本分手,守康以加减数学理论开解她。洪sir表示继昌的手下可指证鼎丰财务替继昌洗黑钱,守康认为若找到发叔做污点证人则更有利。荣邦一家为善茵庆祝生日时,守康率众来带荣邦返警署。文积指警方未有足够证据起诉,着荣邦不用担心。善本担心失踪发叔仍以为荣邦害死石仔,且被警方早一步找到他。守康与善本不约而同想到发叔去了哪里,齐朝目标进发。见到守康和小雨游说发叔做污点证人,发叔表示不会因荣邦对他不义而连累兄弟。时善本与荣通至,荣通见到发叔与守康一起,把心一横欲撞死二人,善本大惊阻止。守康指善本二人欲杀人灭口,发叔怒说要揭发荣邦。荣通责善本阻止他杀发叔,善本认为找到石仔才是最佳办法。

第 13 集 荣邦患上末期癌症

发叔答应做污点证人,荣邦被起诉替继昌洗黑钱。学伦返港后接手荣邦案的控方律师,指没有证据显示善本牵涉其中,着天蓝放心。善本等与去了菲律宾的荣通失去联络,如宝怀疑通怕惹祸上身而失踪,善行自荐到菲律宾找石仔,为父出一分力,善本叮嘱他小心。法庭上,文积指发叔与荣邦有私怨,并受到警方误导才诬蔑荣邦,此时发叔看见石仔活生生出现,即时改口供,众哗然。休庭时,天蓝指责善本以石仔要胁发叔改口供,又说不后悔跟他分手,本心如刀割。荣邦无罪释放,守康等不忿。荣邦决定尽快金盆洗手,善本大喜,并坦言已找到亲叔亲弟及已经跟天蓝分手,荣邦错愕。荣邦说要与如宝环游世界,如宝雀跃。荣邦向众叔父宣布金盆洗手和结束鼎丰财务,众人反对,荣邦一意孤行。荣邦突感不适,当知道自己患上末期肝癌,顿感晴天霹雳。荣邦叮嘱善本好好照顾弟妹及不准碰黑,又希望鼎丰金业可以推军国际市场,善本凄然答应。荣邦与善茵一起逛公园,对以前只顾赚钱而忽略家人感愧疚,对善茵说自己将远行并永不回来,善茵不明所以但非常不开心。如宝见善茵拿着熊爸爸闷闷不乐,查问下才知荣邦有事隐瞒,追问下顿感晴天霹雳。善茵求善本不要让荣邦走,善本讹称荣邦虽在远方但听她弹琴及说话,日后一家人会在远方相聚,善茵释怀。

第 14 集 荣邦去世了

如宝向运年透露荣邦患末期肝癌,运年提议到上水向神医求诊。大清早,如宝带荣邦看神医,神医给荣邦三服药,表示若呕吐就有希望。如宝用心煎好药,却险被善茵撞泻,荣邦安抚。是夜荣邦呕吐大作,辛苦不堪。荣邦突然晕倒送院,医生指癌细胞扩散,药石无灵,提议他回家。荣邦着如宝去买豆腐花后,叮嘱善本好好照顾家人及鼎丰,接着安然离去,善本悲痛欲绝。如宝与善行先后赶回家,看见荣邦已死,伤痛不已。善本向守康透露荣邦的死讯,指荣邦在他心目中是个非常好的爸爸,守康指他能与父生活多年是非常幸福,不似他自小失去父母及大哥。胡律师宣读荣邦的遗嘱,善本得到绝大部分鼎丰股分。纪雯不忿荣通只得2%。其后荣通安慰说另有打算。众叔父要求在鼎丰财务结束后要分得应得部分,善本表示鼎丰金业业绩下降,只能慢慢将钱分给他们,否则将宣布破产,大家一分钱也没有,众叔父大怒,荣通充当和事佬。荣通游说善本不要结束鼎丰财务,但善本一意孤行,荣通面色一变。善本带善行一起去应酬,醉醺醺的善行不满台湾客只顾饮酒谈女人,不谈生意。运亨指善行不是做生意的料子,应让他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善本坦言日后要将生意让给善行打理,不得不如此。运亨对善本只为别人着想却苦了自己,只有摇头叹息。

第 15 集 守康示爱,小雨伤心

守康与手下打赌追女仔是否成功,小雨以为守康的目标是自己,暗喜。学伦陪天蓝买CD,说约了新恋人催促她快点,此时从心经过,天蓝故意叫从心陪他喝咖啡,学伦气结。小雨偷走天蓝的绝版CD,岂料给守康的CD机弄坏了,大叫糟糕。翠儿喜见善行返港,递上海豚训练员职位申请表,善行苦笑身不由己。如宝责善茵不肯练琴,善行大发脾气指如宝不理别人的喜恶,众侧目。善本与丽芙游说如宝让善行做训练员好好磨练,如宝答应,善行惊喜万分。守康为找绝版CD而要请客及坐无影踪,小雨心甜。守康在pub遇见态度亲昵的天蓝与学伦,感不是味儿,及后偷听到学伦透过电话与另一女子谈情,告诉天蓝他一脚踏两船,天蓝闻言失笑。守康突然向天蓝示爱,天蓝以为他喝醉了。翌日,守康带备鲜花到天蓝家再次示爱,在旁的小雨闻言仿如晴天霹雳。小雨伤心离家,巧遇光亮,终忍不住扑进他怀中失声痛哭。小雨想清楚后向天蓝大赞守康好人,劝天蓝尝试接受他,天蓝说只当他是朋友。守康向家人宣布已锁定追求目标,怀谷等以为他又夸大其词。守康追问小时候的全家福照片是否找回,众奇怪照片离奇失踪。港人姚思丽即将嫁住欧洲皇室当皇妃,怀谷吩咐手下详细追访及报道,这时手下胡大庆说发现善本并非荣邦亲子,怀谷着他找出善本身世之谜。

第 16 集 怀谷怀疑善本是钟天恩

思丽与父展豪为设计婚礼后冠到名石,看中丽芙“蝶影芙蓉”的设计风格,要求见她,百韬感为难,芳慧乘机讽刺百韬。善本认为若得到准皇妃后冠设计权,则可挽回鼎丰金业声誉。善本与丽芙见如宝对善茵保护过度,感无奈。二人在街上见一名轻度弱智男子司徒佳与鱼蛋档主争拗,有感他对数字的精通及勇敢。及后见司徒佳来应征杂工,善本欣赏他态度诚恳,聘请他,司徒佳高兴万分。百韬以扬名天下力邀丽芙返名石为思丽设计后冠,丽芙声称不会离开鼎丰,百韬气愤。丽芙走出餐厅时遇见芳慧与一男子偷情,提醒她百韬正在餐厅,芳慧感激。芳慧见百韬对丽芙念念不忘,提议离婚,百韬怒然拒绝。善本教善茵搭巴士回家,学习独立,善茵却过多班巴士,幸得到天蓝协助,天蓝下车始知善茵大哥是善本。名石的设计全不合思丽的心意,百韬感泄气。展豪约见旧女友,原来她就是如宝。二人畅谈往事,不胜唏嘘。如宝得悉思丽仍未找到合适的后冠设计,提议到鼎丰参观。善本感慨未能在父母死忌时拜祭,跟踪守康得知父母的灵位所在。怀谷在兄嫂灵位前惊见善本,善本匆匆离开。大庆找到当年接载荣邦逃难的船家根叔,根叔指荣邦救了善本认作亲生子,又指善本原姓钟,怀谷错愕。怀谷看见善本在拜祭兄嫂,更肯定他是守康大哥天恩,但善本矢口否认。

第 17 集 守康被勒令停职候查

怀谷与善本相认,怀谷笑说多年来错烧衣纸给他,提议他来找昆玉推拿,乘机见守康。怀谷偷偷将全家福放回,守康惊喜,以为亡父有暗示,决定为他们搬“新居”。思丽与展豪到鼎丰看首饰设计,得知全是丽芙的设计,决定将后冠交给丽芙设计。善本等为得到后冠设计权及传媒争相报道而雀跃,丽芙建议举行一日后冠展览会,增添鼎丰声势。贺sir派洪sir及守康负责协助后冠展览会的保安事宜。百韬收到善本的邀请函,胸有成竹对手下许志添说会令鼎丰名誉扫地。善本为父母迁新坟一事给怀谷五十万,聊表心意。守康以生日为名游说小雨替他与天蓝制造机会,小雨难受。守康回家惊见满桌是菜,当看见善本借意到访,不悦。昆玉见怀谷与善本眉来眼去,拉他回房质询,怀谷无奈说出真相。后冠展览会当日,小雨盛装出现令守康眼前一亮。众为展览会祝捷,善本突然接到后冠被劫的电话,匆匆与文积赶返会场。贺sir质问谁决定最后运送后冠路线,洪sir竟将责任推卸在守康身上,守康错愕,贺sir勒令二人停职候查。善行提议用假后冠交给思丽暂时顶替,善本极力反对。百韬率众去捉奸,怒掴芳慧,芳慧哭诉嫁给他后犹如坐监,又指责他被初恋情人抛弃后便心理不平衡,要求离婚,百韬怒然说不会离婚让她好过。运亨指大批记者到鼎丰,善本苦恼。

第 18 集 丽芙牺牲自己取回后冠

芳慧无意中偷听到百韬讲电话,得知他偷了后冠,心有决定。丽芙收到匿名人的电邮,知道后冠在百韬手中,不知如何是好。百韬遇见醉醺醺的丽芙,带她返别墅,丽芙说后冠失窃后前途尽毁,后悔跟了善本,百韬暗喜。善本看到丽芙的匿名电邮,慌忙赶去百韬的别墅,只见丽芙衣衫不整捧着后冠出现,震惊,丽芙含泪着他赶快将后冠带返记者会。百韬醒来,发现保险箱内的后冠不翼而飞,心知中计。善行准备好假后冠交给思丽,幸善本及时赶到。善本愈想愈怒,不待记者会结束便往找百韬,更挥拳相向。丽芙声称乘百韬不在偷取后冠,善本心知她为了自己而牺牲。不知日后如何面对丽芙,怀谷开解他。百韬回家碰见芳慧欲悄悄离港,声言不会放她自由。芳慧骂他变态,难怪丽芙也离开他及出卖他,百韬恍然是她泄露自己偷了后冠。证据显示洪sir是偷后冠的内奸,贺sir吩咐小雨等拘捕他。守康得还我清白,却得悉怀谷曾收受善本的五十万才被怀疑。守康向怀谷兴师问罪,要他还钱给善本,表示一力承担所有迁坟的开支。昆玉讹称炒期权赚了数十万,给守康作迁坟之用,守康大喜。守康发现新坟没有写上其大哥之名,责怀谷办事不力,怀谷敷衍他。善本待守康等走后往拜祭父母,看见守康用纸写上“钟天恩之墓”,心头激动。

第 19 集 守康积极追求天蓝

嘉芮回家时看见百韬缠住丽芙,猜到丽芙以自己换回百韬手上的后冠,责她如此牺牲也不会得到善本任何承诺,丽芙凄然落泪。嘉芮向善行大发脾气,无意中泄露丽芙为后冠而献身。善行怒气冲冲往找善本,责他不准用假后冠顶替,却让丽芙献身是有双重标准。善本得悉百韬再骚扰丽芙,即住找他晦气。记者追问百韬为何芳慧没有出席宣传活动,百韬指她去了外国旅行。善本警告百韬不要再缠住丽芙,百韬不忿。守康买齐在山的小说讨好他,惹天蓝反感。天蓝应邀到内地参加陈村小学的生日会,在山怂恿守康一起去,天蓝也拉小雨相陪。天蓝叫守康去买汽水给小朋友喝,守康竟着小雨去买,接着更要小雨独自返港,以免妨碍他与天蓝,小雨怒极离去,却不慎扭伤了脚。天蓝惊见善本与善茵也来陈村,天蓝大方地与善本一起与众小朋友玩游戏。守康背小雨看跌打后送她返家,守康要留下吃饭时,小雨即责他人工和职位都比她高,却经常来“蹭饭”,众奇怪她如此暴躁。希雅看出小雨喜欢守康,借豉油劝她不要跟天蓝争,小雨否认。天蓝劝小雨大胆向所爱的人表示,小雨苦笑说喜欢的人却不喜欢自己。善本收到鼎丰金铺有炸弹的电话,匆匆疏散顾客,幸而虚惊一场。百韬到警署报称芳慧失踪多日,守康着手下调查芳慧的出入境记录及情人。善茵约天蓝吃饭,天蓝见善茵独自应约感失望。

第 20 集 守康跳海,善行撞死人

善茵羡慕天蓝可以工作赚钱,天蓝以天生我才必有用鼓励她向如宝争取。天蓝回家见到守康,决定要让他知难而退。守康听到天蓝约他去游船河,兴奋不已。守康看见天蓝也约了从心等女同事一起游船河,失望。守康知道天蓝向众女推销他,心伤,更因不堪天蓝一激而跳海,遇溺,天蓝慌忙跳下拯救。守康坦言自己是孤儿仔,追女仔只为成家立室,且由始至终只喜欢她一人,天蓝心软下答应跟他做朋友,守康重燃希望。善行回家途中意外撞倒一婆婆,惊慌下不顾而去。怀谷知道是善行所为,致电善本说给他一个自首的机会。善本叫善行要有勇气面对问题,善行心慌下挂断电话,往找荣通帮忙,荣通吩咐他去警署报称失车。善本告诉如宝善行撞死人,如宝大惊失色,此时善行回来讹称车被偷了,善本不信。怀谷怒责善本收买别人顶罪,善本频呼冤枉,但认为善行年轻,能脱罪未尝不是好事,怀谷责他姑息养奸。善行心有余悸,荣通开解他,又乘机说善本坏话。光亮见小雨被情所困,提议她去其姐店铺以塔罗牌问姻缘,小雨心动。光亮姐指小雨暗恋上司,讲到二人将来时光亮突然出现,小雨慌忙离开。光亮鼓励她与天蓝公平竞争,小雨苦笑。守康约天蓝去踩单车,天蓝指他没新意,守康于是拉她走进一山洞,并燃点烟花,天蓝看见烟花伤心离去,守康不明所以。

分集:1-20 21-45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