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自洪武年开国以来,国家武卫军备筹画上,除却以火药为基础的“热兵器”,举凡金戈铁戟等,皆有作外判坊间承制的传统。演变多年,愈见依靠,亦因此令兵工业成为了一门利润厚的民间生意,令到同业之间竞争愈见激烈。兵部官员为求甄选公允,亦开始要求厂家公开比试各自所出产品,从而辨优劣,择其强,因此到了最后,代为制造商出赛演练兵器的“剑手”,每每亦成为了甄选成败得失的关键。蔚然成风下,各商各户,无不以千金礼聘武林高手助战,一个绝不花巧而又处处为商机左右的“武术圈子”,渐独立于传统武林江湖以外,但又比之更为惊心动魄。

  万历十年,国家表面太平盛世,实质暗涌四伏,一场皇上御前表演,掀开序幕。锦衣卫首领宇文峰,与东厂大太监冯保素来互不相容,因权责问题,锦衣卫与东厂两派势力争先缉拿意图行刺皇上之刺客。与此同时镖旗扬起,江南运河镖船上,总镖头王侠虽然身患重病,仍与姨太碧亲身率领镖队押运上路。峰本是武当弟子,武艺非凡。下山后,被京城最大兵工厂唐门赏识,招为剑手,更将女儿碧许配。可惜好境不常,一次校场比试,唐门与生意对头司马家竞逐兵器优劣,对头之剑手正是峰的师兄─司马家长子义。结果虽为峰险胜,但司马家次子信却怀恨在心,终设计陷害,累得唐家负上了勾结外族之罪,一夜灭门。峰甫新婚即丧妻,自身亦被捕入天牢,等候处斩。太监张诚赏识峰武功,在狱中向峰提出可免他一死,而以廿年之约来替诚办事。峰一夜间失去所有,认定乃义所为,为了留下性命报仇,无奈允之。

  然而碧最终却大难不死且成为京城第一大镖局之女当家,当年老夫少妻,协助丈夫王侠打理镖局至今廿年。但一场惊变,令夫重病身故。碧几经辛苦,终在镖局各方人马中脱颖而出,争得当家之位,碧一心把业务迁移,于京城另作经营铸造兵器生意,偏就此与兵器世家司马一族正面交锋,但其实碧是冲着他们而来。

  后来峰更改名换姓,加入锦衣卫效忠诚。然而这廿年间峰替张诚所做的事,皆是一些陷害忠良,滥杀无辜的行为,峰为报仇,只好埋没良心,忍辱负重。在一次追捕钦犯中,峰重遇碧,但有碍于诚的处处制爪,峰苦不能与碧相认,只好隐藏身份,暗中保护。

  东厂主管大太监冯保身边之红人张诚,善于笼络民心,更得万历之信任,势力渐渐威胁大太监冯保,而张诚亦一直有野心,更利用宇文峰,铲除异己,等待时机,取代冯保地位。

  孟磊家遭逢巨变,孟磊自幼流落异地,被孟母收养。孟于书院中结识少女王怡,怡虽然与人有婚约,但是仍对孟磊渐生好意,同时神医之女秦淮亦默默为孟磊付出,只是孟磊误会以为王怡所为。

  碧为对付对头,招揽了青年剑客孟磊助阵,谁知自己女儿王怡,与孟磊朝夕相对,互相倾慕。磊终在校场上,代表碧一家与司马家比试竞逐,最后有负所托,败阵而回,更发觉自此已不为碧重用,甚至被禁止与怡来往,认定碧乃势利之人,孟磊因此而沉沦,张诚发现孟磊与凌峰之间有不可告人之秘密,又知道凌峰与孟磊因误会而交恶,便从中挑拨,令孟磊甘心为自己卖命,成为张诚之死士。凌峰知道孟磊受张诚控制,一心要救孟磊出生天,张诚反而利用凌峰救孟磊心切,迫凌峰继续帮自己做事。

  张诚一直希望找到“神火飞鸦”,就是为了要发动战争,令明朝亡国,于是便以孟磊为要胁,迫唐碧交出“神火飞鸦”秘密。峰深怕诚会藉此绝世神兵涂炭生灵,故极力反对。但碧终以“神火飞鸦”来把孟磊救回。峰一生摆脱不了仇杀的宿命,然而,昔日的种种恩怨,如今在峰眼中已不及苍生安危。峰决以一己之力阻诚拥兵图谋,亦相对来说,望能阻“神火飞鸦”炼成,以减少峰、碧一家之罪孽。

分集剧情:
第 1 集

  万历十年,国家表面太平盛世,但实质暗涌四伏,皇上只会吃酒享乐。在一场皇上御前表演,刺客以献艺为幌子暗藏在表演队伍中。锦衣卫首领宇文峰与东厂大太监冯保素来互不相容,因权责问题,两派势力争先缉拿意图行刺皇上的刺客。宇文峰由于护驾有功,皇上要冯保重重的赏赐宇文峰,冯保将柳倩娘当成礼物送至宇文峰的府上。

  与此同时镇江镖局,总镖头王侠,虽身患重病,但仍和其夫人率领镖队押镖。宇文峰等人发现当日刺客头子混入镖队中以求掩饰。其间东厂也派来人与宇文峰争先缉拿刺客头子。宇文峰上船一探虚实,被早以埋伏的王夫人发现,两人交手,宇文峰无功而退,但二人感觉对方似曾相识,王夫人在危机情况下,掌握形势,与宇文峰协议放王侠并备一辆马车到城里去治病,就交出刺客头子。但刺客头子乘众人保护总镖头王侠上岸之时,打伤两名镖头逃走。王夫人假扮刺客头子,上岸骑上马便要逃。

第 2 集

  锦衣卫和东厂的人紧追着假扮刺客头子的王夫人,宇文峰一马当先追上了王夫人。但宇文峰并没有杀王夫人只因为两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回京后,宇文峰虽立下大功,但张公公对宇文峰有所怀疑并试探他,要宇文峰去抄他的死对头的府邸。宇文峰在张公公的死对头的府邸看到一个小男孩后想起自己家被抄时的情景,放了他,但宇文峰在与张公公狩猎时还是射中了他。

  此时中原以外,司马义正与仆人到蒙古与蒙古第一勇士比武,途中巧遇正在与蒙古人打仗的一代名将戚继光并掠走他,要挟蒙古第一勇士与自己比武。司马义胜出与勇士一战,已是天下无敌,但内心却极感空虚寂寞,只因慨叹天下唯一对手太早离世,令自己失去生存目标,此人正是昔日同门亡友凌峰。

第 3 集

  镇江镖局的总镖头王侠病逝,王夫人不得已亦加入争夺当家之战。王夫人欲在京城设立兵工厂生意,正是为报二十年前的灭门之仇怨,当年唐家本为兵器世家却被同业对头司马一家陷害,引来灭门之祸,王夫人是唯一逃脱的人,辗转下嫁王门以避追捕。最后王夫人得大镖头贺坤之助,终取得镖局当家之位,亦得以出发到京师开“天刃坊”。

  王夫人等一家人到京城,并住回唐门旧宅。开始着手建设“天刃坊”。但事与愿违,城中所有兵器生意都是由司马家来分配的。并且所有工人都不敢得罪司马家纷纷离开。与此同时王夫人与唐家旧仆火生重逢,在火生家里王夫人知道了自己的遗腹子,至今失散,生死未卜。火生告诉王夫人他有三个朋友是铸剑好手,并去找他们过来帮忙。王夫人同意。火生和他的两个好友来到一个村庄找他们的另一位朋友沈星河时,沈星河曾经得罪过的一班马贼,要来报仇。

  与此同时,孟磊带着孟大娘来到村庄赴神医之约。途中路见不平。与山贼结下梁子,星河告知他神医以死,劝他去京城医治孟大娘,孟磊同意。在路上孟大娘要孟磊找水壶,自己却驾车离开,孟磊转身不见马车很吃惊。

第 4 集

  孟大娘因为不想连累儿子孟磊,爬向了水潭,在孟磊发现她之前扎向潭中,以求了断一生。孟磊飞身跳进潭中,就出母亲,母子二人抱在一起痛哭。在京城“天刃坊”开始铸炼宝剑,他们经过日夜赶工终于铸炼出一把好剑,大家激动万分。

  另一方面司马信感到生意上遇到强劲对手,欲寻回兄长司马义回家相助,但未能联络上。司马义和芻狗回到武当山探望师父。师父训斥司马义,指责他当年陷害唐门,害死同门师兄凌峰。但司马义未加理会,他为追求剑道的至高境界,竟向师父挑战比试,最终在狂性大发下,亲手弑师入魔,精神分裂,血洗武当。

  司马娉婷和司马逍遥兄妹俩与王怡、贺飞都在平湖书院学习,司马娉婷因出身豪门,对王怡、贺飞二人十分嚣张。在平湖书院里院长告诫众学生要爱护书本。

第 5 集

  在平湖书院外孟磊与司马娉婷发生争执,书院院长出来调停。院长看孟磊为了医治孟大娘的脚患,千里背母寻医,为之感动,便收留孟磊于书院之中。王怡和贺飞来向孟磊道歉,一群强盗欲抢走王怡以要挟王夫人,孟磊出手相救。王怡十分感激他。

  万厉皇帝私访民间,巧遇王怡对王怡颇有好感。万厉皇帝命令锦衣卫首领宇文峰去查探其底细,宇文峰多番与王怡接触下,竟与天真无邪的王怡建立了友谊,且更发现王怡从王夫人处学来的刺绣手艺,竟与当日亡妻相同,勾起宇文峰的昔日回忆。二十年前与妻唐碧新婚不足一个月,唐家被司马家所陷害,惨被抄家,爱妻葬身火海之中。

  在酒楼里,万厉皇帝又一次遇见王怡,为他的美貌动心。另一边厢房,王夫人让小二拿酒,自己去关门,宇文峰看见了她十分吃惊。但王夫人并没有看见他。

第 6 集

  宇文峰在酒楼里认出了王夫人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妻子唐碧,宇文峰怕张诚会顾忌夫妻相认,等同有机会为人揭发昔日钦犯及调包之事,而下毒手,宇文峰只能暗中接近王夫人,特意买下唐门大宅的毗邻大屋作别苑,籍故多加接近。只能见而不能相认,使宇文峰心里大为难受,一切思念之情,唯有向善解人意的柳倩娘倾诉。

  此时司马义竟突然与芻狗回京,司马信以为可借兄长之力,在比试上力克王家神锋。可惜司马义已因走火入魔,未能自控,不敢妄故动武。王怡来到书院告诉孟磊秦神医的后人由镇江镖局的人保护来京,孟磊听了大为高兴。然而在路上司马家的人将秦淮掠走了。

第 7 集

  司马信要秦淮医治司马义,但她并不会治病。她决定逃跑,但为躲避司马家的家丁,躲进了司马逍遥的房间。准备离开得时候,司马逍遥要他帮他給肩上的刺肩再刺上几针。秦淮过去帮他,但才刺下一针,他就昏过去了,没办法秦淮只好去药房给他抓药救他。被司马家的管家给抓住了。司马逍遥醒来后听见他父亲司马信说如果秦淮没把司马义救活,就杀了她。司马逍遥来到秦淮的房间要她一定要救活司马义,秦淮告诉他,她并不会治病。司马逍遥大为吃惊,但还是救了她。

  秦淮刚离开司马府没多久,司马府上的人就追上来了。秦淮拚命的跑,并且来到宇文峰的轿子前喊救命,宇文峰发现司马义的仆人芻狗也在司马家的追兵队伍里。芻狗与宇文峰交战,芻狗受伤而逃。宇文峰从秦淮的口中得知司马义回到了京城。宇文峰到司马家搜司马义,就在要搜到司马义的时候,皇甫英来报张公公要宇文峰离开司马家,宇文峰没办法只好撤退。司马义得知自己的仆人芻狗受伤便去看他。与司马娉婷见面。

第 8 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孟磊在森林里发现有一群人正在找他,并问他是不是有个母亲在书院里。孟磊以为孟大娘出事,飞快的跑到书院见到孟大娘,发现她并没有出事。孟磊带着孟大娘欲离开书院,当他们来到门口发现那群人已经找到这里。孟磊离开发现从他们身后出来一个并不人识的女孩。此女就是秦淮,说明来意后。孟磊让她替孟大娘治病,秦淮要他去抓药,并给他500两银子,让他去抓药,并与他一起给孟母煎药。孟磊提出和她去山里采药,秦淮同意了,并带他一起去。

第 9 集

  王怡从火生处得知孟磊可以参加“天刃坊”剑手的选拔,通过后可以代表“天刃坊”参加试剑大会,便兴高采烈的来到书院告诉孟磊这个好消息。但孟磊认为母亲的病没好不能去,孟大娘骗孟磊说自己好多了,秦淮答应照顾孟大娘,孟磊答应参加“天刃坊”剑手的选拔。孟磊经过比试通过了“天刃坊”剑手的选拔并代表“天刃坊”参加试剑大会。

  与此同时,司马信请司马义替司马家出战,但司马义不同意。司马娉婷为让司马义替他们出战不惜跳崖以让司马义替司马家出战。王夫人得知司马义将替司马家出战,决定杀司马义。宇文峰得知一切,深知若王夫人此时举事,不单为能将司马义撃伤,更定必招来司马家及朝廷的追查,若果查出其唐门之后身世,牵连其广。宇文峰为怕王夫人一时冲动决定,会惹来杀身之祸,决心阻止。王夫人在宇文峰的监视下并没有得手。并将王夫人带回镇府司衙门,王怡也在不久被带进镇府司衙门。

第 10 集

  王怡离开镇府司衙门后,便没有再去书院,孟磊来到“天刃坊”询问王怡为什么不去书院,并得知是王夫人不让王怡去书院。王怡为了见孟磊,偷偷逃出王府,来到河边看见孟磊编的手镯后知道孟磊一定就在附近。孟磊听见马声,飞快的在附近找王怡。

  王怡和孟磊在河边聊天,并没发现司马娉婷就在附近。司马娉婷发现唯一不买自己帐的男子,竟然与王怡来往,司马娉婷心里顿感不忿。司马娉婷将王怡和孟磊在河边聊天之事告诉了贺飞,贺飞听后十分妒忌但并没有和王怡讲。王怡去“天刃坊”给大伙送点心,贺飞要求也跟着去。在“天刃坊”贺飞无意中看见王怡喂东西给孟磊吃。由于妒忌贺飞在街上与孟磊比剑,敗后用剑自伤胳膊以骗王怡。王怡不相信贺飞,找孟磊问情况。孟磊俱时以告。王怡对母亲说出自己对孟磊有好感,但王夫人不同意。司马逍遥与司马义在酒楼饮酒时,司马义被柳倩娘的琴声打动。司马娉婷在司马义的教导下剑艺大有提高。司马娉婷与司马家家丁比试,家丁全败下阵。

第 11 集

  贺飞来到书院与孟磊比剑,如果谁输了就不可以再和王怡交往。结果贺飞还是输了。贺飞不服欲从背后偷袭孟磊,但被王怡飞身欲挡住了,贺飞只好控制住力道,没有伤到王怡。王怡向孟磊表白后,孟磊来到来到王府向王夫人求亲,王夫人要看他在试剑大会上的表现再说。孟磊十分开心,勤加练习。柳倩娘替宇文峰试探司马义之时,正值司马义心魔发作,幸而柳倩娘清雅美妙的琴音,竟可令司马义心魔平静。平静后的司马义发现有人在偷看,司马义要偷看的人出来,孟磊走了出来并向司马义挑战。

  孟大娘的腿病再次恶化但她并没有告诉孟磊。原来孟大娘一直都在骗孟磊,只因为孟大娘觉得孟磊多年来为其治病以致终日奔波,居无定所,决心用计令孟磊安心落地生根,与淮合谋,假装病情有所好转。秦淮欲用针灸给孟大娘疗伤,但就是下不了针。秦淮向孟大娘说出了自己并不会医术的原因。孟大娘上坟时,遇到以前的邻居,孟大娘谎称当日托付给她的小孩以死。

第 12 集

  在试剑大会上司马义和孟磊都进入了决赛,就在他们打得难解难分之时,火生突然赶到,向王夫人说出孟磊就是当年王夫人失散的亲生子!王夫人晴天霹雳,急忙喊停,但孟磊仍继续打司马义,被折断的剑所伤。王夫人命人将孟磊抬回王府治疗,王夫人给孟磊手臂放血但不管用,无奈下王夫人决定断孟磊的手臂。秦淮不让王夫人断孟磊的手臂,她自己用祖传的针灸来医治孟磊,使孟磊体内的毒排了出来。

  与此同时,司马家知道是王夫人下的毒但苦无证据,司马信为了捉到孟磊,决定贿赂徐爵,让他帮忙去王府捉孟磊。徐爵在王府并没有捉到孟磊,和宇文峰大打出手。贺坤因觉得王夫人有意将王怡许配给孟磊,触及到自己的利益,欲杀孟磊,被王夫人制止。孟磊醒来后与王怡在河边聊天被贺飞看见。贺飞和醉酒后,向孟磊说出了王夫人根本就不想将王怡许给孟磊。

第 13 集

  试剑大会比试失败,王夫人的复仇计划全盘告吹。另又因怕张诚与镖局中人拆穿自己家身份,故此纵使知道孟磊是自己亲生儿子,也苦不能相认。但另一方面,又要以其他籍口将孟磊及王怡拆散,避免兄妹相恋,铸成大错。只得在镇江镖局各分居的总镖头齐聚王府时当众收孟磊做义子,孟磊和王怡大为吃惊,就在王怡与王夫人争执的时候,另一厢房内,贺坤与儿子贺飞也在争执,贺镖头欲放火烧了“天刃坊”。但王夫人早已有所防备。贺坤要他们去王怡那看一下,王夫人飞奔回家,进家门后发现贺飞拿着酒壶出来,王夫人以为贺飞对王怡有不轨行为,一剑刺向贺飞的胳膊,刺后便向王怡的房间跑去,得知贺飞并没有伤到王怡。

  与此同时贺飞也跑来了,见儿子受伤便和王夫人大打出手,被宇文峰挡下来,正在此时张公公来到王府宣读圣旨,当今皇帝万历要册立王怡为皇妃,王夫人和王怡大吃一惊。王夫人来到张公公的府上,请求张公公放了贺坤,张公公同意。王夫人让贺坤父子离开王府,贺飞十分感激王夫人。

第 14 集

  王怡骑在白马身上希望它能带自己去找孟磊,但孟磊得知王怡要嫁入皇宫做皇妃,便跑到王府要见王怡,但王怡正在找她。王夫人要孟磊离开王府,但孟磊不同意,执意要见到王怡才走。这时,皇甫英突然来到王府,要在王府包围王府,孟磊因为没见到王怡而难过,在院子中劈柴,秦淮见他难过,便千方百计替孟磊约王怡出来并要他们私奔,孟磊和王怡同意了,正在他们逃走没多久,便遇到贺坤,贺坤将孟磊打伤,拐走了王怡。王夫人千方百计向朝廷隐瞒此事,张公公要宇文峰与她一起将王怡尽快寻回。贺飞得知王怡被自己的父亲抓来,俩人大打一场后,俩人便一前一后离开客栈。

  秦淮在书院门口看见白马,她跟着白马找到了孟磊,她回来拿药时被宇文峰跟踪,他告诉宇文峰王怡被贺坤带走了。司马信怕贺坤说出是他要贺坤杀王怡,便要杀了他。但贺坤并没有杀王怡。在司马信杀他未果后,来到王府要王夫人救他儿子,他说出王怡下落,并说出是司马信主使他杀王怡。在被绑架的地方被梦惊醒喊着孟大哥的名字。

第 15 集

  就在王怡喊孟大哥之时,孟磊出现在他面前,王怡十分激动。白天王夫人与锦衣卫找到了王怡被绑的地方,王夫人无奈伤了孟磊。终把王怡寻回,并揭发出司马信乃是主谋,万历随即派人问罪司马家。司马信和司马家的管家被抓走。王怡与万历皇帝再次相见,王怡请求皇上放了孟磊。

  张公公得知皇上欲放了孟磊,十分生气。宇文峰劝张公公将司马义也一并治罪。在司马家被查封之日,司马娉婷被一锦衣卫调戏,芻狗突然出现救下司马娉婷,芻狗被锦衣卫带回镇府司大牢。司马娉婷因为受不了简陋的生活,跑到酒楼与老板起了冲突,并与皇甫英相遇,皇甫英请司马娉婷吃饭,并对她施暴。次日,司马娉婷从酒楼里出来看见王怡被抬入皇宫去做皇妃。司马娉婷遭逢如此大的巨变,性格变得更为偏激,且心有不甘,誓要替父报仇。宇文峰准备去保定将捉拿司马义,张公公突然驾到。

分集:1-15 16-32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