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会友镖局」是杭州第一镖局,全赖尚正堂(郭锋饰)刻意扬名立万的成果。自从,正堂继承父业后,凭着他八面玲珑的手腕,令镖局生意愈做愈大,走镖的路线贯通东西南北。他更为自己捐官,当他欲把当官一事大肆宣扬,设宴款待官、商、贼三路朋友,却发现帐房没有金钱,原来镖局中人不是借钱未还,便是托镖后不付账,终令镖局入不敷支,正堂大为震怒,遂命三子尚智(马浚伟饰)追债。

  智带同火样红(麦长青饰)全力向镖局上下追债,顿时引起骚动,对智极不满,当中欠债最巨的便是尚忠(黎耀祥饰)。忠自恃是长子不肯还钱,加上智只是养子,从不视智为兄弟,这次追债,更令忠视智为眼中钉。

  正堂年事己高,由谁继承镖局大掌柜之位?长子尚忠及正放洋留学英国的四子尚义(黎诺懿饰)是元配郑秀萍(雪妮饰)所生,次子尚孝(黄贤智饰)是妾侍裘丽裳(陈曼娜饰)所生,三子尚智则是养子。忠本是长子谪孙,顺理成章继任大掌柜,但忠为人莽撞,常惹下劫镖事件。孝与火样红妻子曾艳娥(朱婉仪饰)有染。儿子一个又一个的犯下弥天大罪,正堂惟考虑把大掌柜之位传给智,此举令镖局上下大为震动。

  智要改革镖局,又惹众人非议,唯独利祥凤(姚子羚饰)一直支持着智。尚正堂死后,众人乘机反对智,而尚正鹏(刘江饰)更提议分家,智陷入进退失据的困局。

  此时,尚义回国,智欲借助义的力量,挽救镖局。不过,曾留学外国的义,对镖局生意有另一番见解,他认识到时代渐变,镖局生意会没落,漕运将会取而代之。义的真知灼见,令智等茅塞顿开,于是,智决定发展漕运。但此际的清政府,国库空虚,尚家要获准发展漕运,必须以庞大的财力,才可得到经营权。

  智面对财务困难,正鹏分家,令镖局处于倒闭边缘。智如何挽救会友镖局呢?

分集剧情:
第1集

  镖车被夺 正堂大怒

  会友镖局二掌柜尚忠负责押运重要货品,却被幪面山贼拦途截劫,除了镖车被夺外,尚忠更被山贼掳走。虽然尚忠最终获释,但总镖头尚正堂与各镖头商讨对策,决定派三子尚智与火业红先行与尚忠会合,调查事件。

  尚智在路上遇上一名患上「落血病」的女子,被镖师拋下不顾,尚智即以重酬聘请利祥凤的利勇镖局接下这镖,此举令该女子留下深刻印象。尚智与尚忠会合后,发现尚忠与镖师「饮花酒」时,跟乌鸦寨的少主结怨,货物更被抢走,于是与火业红到乌鸦寨交涉,却被拒诸门外。火业红将少寨主掳走,逼老寨主谈判。老寨主指尚忠曾调戏少寨主夫人,尚智自知理亏,签下「情人债」来换回货物。

  事情得到解决,众人返回镖局,正堂对犯错的镖师加以重罚,对儿子亦不手软,而尚智亦因擅自以镖局名义签下「人情债」,被正堂罚停止押镖两个月,火业红眼见「黑狗得食,白狗当灾」,为尚智的遭遇感到不值。

第2集   三代势尽 正堂担忧

  正堂找风水师为祖先山坟睇风水,风水师称虽然安葬先人的墓地为「凤凰三点头」的宝地,但富不过三代,令正堂不禁为下一代担忧起来;加上正堂一直未能决定何人承继会友镖局,于是他即向正文求教。祥凤之母张璇为帮补家计,在街头摆档卖跌打药,然而生意微簿,可是当她知道祥凤要加入会友镖局时,她竟然表现得极之不满。

  正堂因向朝廷捐赠军饷而得到朝廷封官,更得到恭亲王亲笔提字的牌牖,大为快慰。正当正堂要大肆庆祝之时,竟发现镖局没有余钱,追问下才知原来众镖师常向镖局借钱,而且大部分镖师亦不肯清还欠款,正堂即命尚智在十日之内将欠款追讨回来,以作庆祝之用。

  尚智利用强硬手段逼令镖师在十日之内将欠款清还,令众镖师不满,而尚忠更趁机在镖师间煽风点火,令尚智与镖师间的关系变差。为打击尚智的声望,正鹏更将火样红妻子曾艳娥的欠单交给尚忠,此事令尚智左右为难。

第3集

  为存忠义 有债必还

  火样红气冲冲的回家向妻子质问借钱之事,原来她为替父亲扩充客栈及为兄长筹办海味店而向镖局借钱。火样红听后即决定在十二个时辰内将欠款还清,于是便向外父及大舅追回贷款,最后更将大舅的海味及艳娥的嫁妆典当抵债。 追债的事越闹越大,连秀萍也出面劝尚智要适可而止,可是尚智坚决要完成正堂给他的工作,令秀萍失望。

  尚忠以尚智追债而逼死德高望重的赵老镖师,激起镖师对尚智的仇恨,他更率众抬着赵老镖师的尸首回镖局向尚智讨命,尚智痛心疾首,直斥老镖师之子因利忘孝,原来尚智早已为老镖师还清欠债,加上老镖师病不能行,根本无法自杀,众人无奈而去。

  事件得到平息,而秀萍亦知道错不在尚智,不再怪责他。正鹏虽一直暗助尚忠对付尚智,此时已是无计可施。尚忠遂决定在镖局外摆档变卖家当还债。尚智出现阻止,兄弟再发生冲突,更大打出手……

第4集

  为偿债务 变卖家当

  尚忠向尚智穷追猛打。幸得正文机警,发现档摊中有恭亲王所赠之牌牖,警告尚忠出售牌牖等同欺君,尚忠才肯收手。正堂远行回来,发现因追讨债项一事而令人心惶惶,除斥责尚忠之外,亦怪责尚智做事不得人心,将他二人投闲置散。

  尚孝认为此事非尚智之过,于是往找正文商量,但正文竟叫尚智珍惜清闲的时间。 镖局开始教导祥凤等新成员饲养镖鸽(镖局使用的信鸽),虽然祥凤在利勇身上已经学会了,但殷静没有给予她机会发挥,而且更安排她饲养最瘦弱的镖鸽。而饲养镖鸽的成绩,便是用来甄选新镖师的准则。考试开始,殷静感到祥凤根本无望胜出,反而正文则对她充满信心,结果祥凤没有令正文失望,反败为胜,正式晋升为镖师。

  正堂将筹办庆祝活动之事交由尚忠全权负责,而接待绿林人仕的苦差及管理胀房则交由尚智负责。虽然尚智努力为镖局节省开支,但正堂坚决要购买贵重礼物给宾客,以收卖人心,令尚智感到无可奈何。

第5集

  揭破事实 镖师梦碎

  尚智看不过正堂的挥霍行为,于是往找正文想办法阻止,但正文反叫尚智应对正堂投其所好,讨其欢心。祥凤第一次接到出镖的机会,兴高采烈回家向父母报喜,但张璇竟将祥凤兄长坐牢一事公开,碍于行规,殷静被逼将祥凤辞退。 尚忠本想在筹备庆祝宴上从中取利,但尚智对庆祝宴每事也查根究底,令尚忠不满;其后,正鹏在帐房偷来尚智为正堂预备的贺礼「千义图」。

  庆祝盛宴上,正堂与山西的山寨达成协议,成功开拓新的押镖路线,但当他打开尚智的礼物时,见到的竟是一只死猫,令他大为扫兴。

  杭州茶王游老板找正堂托运一批极品茶叶往山西,但正堂开天杀价,令游老板有所犹豫,最后,由于正堂愿以贷品双倍价钱作赔偿抵押,他才决定将茶叶交由会友镖局押运。

  正堂为接镖,将镖局所有的资产作抵押。但他竟因过度兴奋而中风,他毅然将押镖重责交给尚智,令尚忠大感不忿。

  另一方面,利勇与祥凤出镖;张璇将一对暗藏利刃的布鞋赠予祥凤,以备不时之需。

第6集

  押运茶叶 横生支节

  尚智找正文商讨押运茶叶事宜,正文却只以一些天文现象作为提示,尚智虽然不甚理解,但也感到事情不会太过顺利。结果正如正文所言,天气变得很差,而且更因豪雨而令必经之路的石桥被冲毁,尚智唯有绕路而行。

  利勇与祥凤亦因豪雨绕路而行,却碰上五义堂的山贼,幸而尚智等出现相救,但其后二人再遇上另一批山贼,利勇惨被打下山坡,而镖车亦被洗劫一空。祥凤与父失散,竟遇上五义堂的少寨主孙鹰意图对她施暴,祥凤在情急之下,以鞋中利刃将孙鹰刺死。

  尚智等人在酒楼设宴款待五义堂众当家,希望五义堂可以让众人安全过路,怎料五义当嚣张成性,更藉比武将火样红等镖师打伤。

  尚智眼见形势不利,竟命人将所有贷物淋满火油,更在五义堂众人前声称这些是用来筹集军饷用的顶级茶叶,抢走茶叶等同夺取朝廷军饷,五义堂众闻言色变,惊魂未定,尚智已将火把拋向贷物……

第7集

  胆大心细 逃离险地

  尚智讹称茶叶是官款后,随即将火把拋出,要烧毁茶叶,令五义堂众人大惊将火救熄。其后,众人大为赏识尚智的果敢行为。正当五义堂与尚智等人要到客栈内卖醉之时,三豹收到手下传来儿子死去的恶噩……

  三豹赶到破庙,只见儿子胸口插着暗藏匕首的布鞋,三豹发狂般追问手下儿子出事的经过,更怀疑该人正匿藏在客栈中,所以便率领人马赶往客栈搜查。

  尚智与火样红等人借故回房间暂避酒令,竟发现祥凤匿藏在房中,追问之下知道她误伤孙鹰,尚智即命殷静秘密将她送走,怎料三豹已经率众赶到,二人无路可逃,唯有先避回客栈之中,另谋对策。

  三豹到达客栈,到处搜查时遇上尚智,尚智装作若无其事,与他一同找大熊商量,其实是拖延时间,让殷静等人将祥凤收藏在镖箱之中。为免夜长梦多,尚智决定尽早上路,怎料三豹已认定凶手匿藏在镖箱之中,一直苦缠尚智等人。

第8集

  与贼同行 足见成长

  尚忠收到其它镖局镖帅的消息,知道尚智竟然与山贼一同上路,向正堂投诉,怎料正堂竟对此事甚为欣慰,认为他比以前更懂人情世故,尚忠大感无奈。 利勇几经艰苦终于回到张璇身边,二人决定一同前住寻找祥凤。

  尚智不理会三豹的纠缠继续上路,众人在一间偏远客栈落脚,尚智从老板口中得知客栈的前身是一间黑店,所以便想到利用黑店主人留下来的秘道,让祥凤逃走。但原来黑店主人正是三豹,幸得客栈老板及时想起此事,祥凤和殷静才免被三豹烧死。

  尚忠再以尚智的事向正堂告状,此事亦令镖局上下非常担心,镖师们更群起向正堂查询,正堂在众镖师面前装作已了解事件,而且声言尚智不会有问题出现,以安人心。

  正堂为尚智的事非常忧心,向正文求助。正文竟命正堂派尚忠前往接手此事,但正堂心知尚忠成事不足,未有派他前往。三豹故意破坏路上的铁桥,企图逼使尚智露出马脚,但尚智不为所动,而且更暗中策划另一场祥凤的逃亡计划。

第9集

  逃亡失败 因祸得福

  祥凤依尚智的计划逃走,途中却遇上三豹的手下阿贵。但阿贵竟放走祥凤,可是慌乱之间,祥凤忘记逃走的路线,加上下着大雨,祥凤唯有返回尚智等人那里,但却因而偷听到三豹伏击众人的计划,令尚智等人有所防备。

  火样红决定将实际情况向正堂报告,正堂得知真相后大受打击,身体状态更为恶劣,唯有依从正文的方法,派出尚忠,将尚智的镖旗收回,并将祥凤交出,以息事端。

  尚忠到山西之后,立即将镖夺去,不过他没有依正堂的指示平息事件,反而小事化大,派亲信阿富展开调查,阿富不幸被三豹所擒,更被切下耳朵。尚智为免再生支节,决定重执镖旗,并将尚忠软禁。

  尚智邀五义堂四名当家前来,在众人面前发毒誓没有窝藏杀死孙鹰的凶手,但三豹仍未肯摆手。正堂再次收到飞鸽传书,得知尚忠没有依吩咐办事,导致尚智夺取镖旗并将尚忠软禁,由于事情已接近失控,正堂决定亲自到山西一行……

第10集

  正堂侠义 良心交战

  正堂到达山西,答应大熊等在一天内将事情交代清楚。正堂质问尚智,尚智只以「良心」为理由解释为何协助祥凤,正堂因此而大发雷霆,并决定将祥凤交出……当晚,正堂因尚智口中的「良心」而辗转反侧,不能入眠。

  限期当日,正堂向五义堂众当家交代事件,他断言情愿与五义堂决一死战也不肯交出祥凤,尚智等人对正堂的举动大为愕然,但原来三豹的手下早已经捉走祥凤的父母,藉以要胁祥凤就范。三豹手下阿贵竟将利勇夫妇放走,他更直言不想再将事情闹大,其实他才是杀死孙鹰的真凶。原来孙鹰奸污了阿贵已怀孕的妻子,其妻不甘受辱而悬梁自尽,一尸两名,为替其妻报仇,所以才在祥凤误伤孙鹰之后再捕上一刀将他解决。

  事情终告一段落,张璇打算回乡居住,但她心知祥凤希望可以应尚智的邀请成为秀萍的近身婢女,所以她决定放弃回乡念头。正堂有感尚忠败事有余,于是向尚孝暗示会提升他为大掌柜,尚孝惊喜之余,已经着手安排排除异己……

第11集

  感情转淡 貌合神离

  尚孝将烂醉如泥的火样红送回家时,刚巧遇上债主临门,艳娥最无助的时候火样红却帮不上忙,令她大为不满;尚孝见状便回家取银票助艳娥解困,却见艳娥竟然投河自尽,逐奋不顾身的将她救上岸,艳娥对尚孝产生了特别的感觉……

  尚忠因为外间盛传正堂会将大掌柜一职传予尚孝,所以拿下人来出气,被秀萍制止,秀萍更苦口婆心地向尚忠痛陈利害关系,尚忠亦明白到一直以来尚智为自已的付出,所以主动向尚智道歉,兄弟二人和好如初。另一方面,秀萍亦向正堂施压,要他立尚忠为大掌柜,正堂为此而大为烦恼。为解决问题,正堂再次找正文协助,一如以往,正文也是认为长幼有序,正堂应该让尚忠接任大掌柜一职,免招诽议。

  会友镖局五十周年庆典上,正堂宣布尚忠为接班人,秀萍大慰,尚孝则晴天霹雳,感到正堂出卖自己,心中不忿。激愤之余尚孝借酒消愁,醉倒街上,刚巧遇上艳娥,艳娥将尚孝接回家中,二人竟因此发生关系……

第12集

  重用亲信 正堂担心

  尚忠接掌镖局之后,装模作样的努力工作,甚得正堂欢心;不过尚忠却将一些全无押镖经验的人带入镖局当镖头。

  尚孝接到艳娥的情信,本欲拒绝,但因心情纳闷,竟不自觉地与艳娥更加亲密。

  正鹏无意中听到正堂向尚智询问对尚忠的看法,得知尚智对尚忠任大掌柜颇有微言,故立即赶往通知尚忠,尚忠听后大怒。

  正堂又再打算将大掌柜一职交予尚孝,并且承诺这次决不食言,尚孝心中暗喜。消息传到秀萍耳中后即赶返镖局质问正堂;而且她误会尚智从中作梗,竟以绝食来威胁正堂将尚智赶走,并且要将大掌柜一职交还尚忠,可是正堂不为所动。

  祥凤觉得事情对尚智非常不利,所以快马赶往通知正在押镖的尚智,二人连夜赶返镖局。尚智甫回即向秀萍痛陈尚忠无统领镖局的才能,秀萍最后终肯面对现实,原谅了尚智。尚孝满以为胜券在握,突然艳娥通知他已怀有尚家骨肉……

第13集

  有情有义 欲成好事

  经过接任大掌柜一事后,众人也看出祥凤对尚智有情有义,秀萍等人更有意撮合尚智与祥凤,不断制造机会让二人可以单独相处。艳娥返回火家,火样红得知她已还有身孕,以为自已将为人父,高兴之余更邀镖局的镖师一同回家庆祝。

  火样红无意中发现艳娥写给尚孝的字条,跟踪之下竟发现她与人幽会,一怒之下,在看不清样子之下穷追奸夫,尚孝机警将火样红击晕,不过他在迷糊之间看到奸夫的鞋……

  火样红被救回镖局,吓然发现奸夫竟是尚孝,故向艳娥质问,但遭她矢口否认。

  祥凤自知与尚智情根深种,为不误人误己,所以向尚智坦言当年因要救兄,曾下嫁一刘姓富家公子,奈何刘公子好赌,终在成亲之夜输光家财,事后更一走了之……

  为除去火样红,尚孝明知有山东响马出没,仍要火样红押镖到绍兴。火样红等果然遇上山东响马,众镖师与贼匪恶战一场,死伤惨重,火样红更中箭受伤,被送返镖局时已是奄奄一息。临终前,他向正堂透露了尚孝与艳娥的奸情……

第14集

  尚智受命 追查真相

  火样红突然死去,镖局上下也感悲痛,正堂因为火样红的遗言而心中不安,更不时留意尚孝的行动。正堂又在深夜找尚智倾谈,刚巧遇上正文,正堂逐向二人道出火样红的遗言,正堂更着尚智全力调查尚孝与艳娥通奸一事。

  艳娥发现尚智正在调查她与尚孝之间的事,所以连忙派人送信通知尚孝早作准备;经过多番查证,已证明尚孝与艳娥确实在奸情。正文更从中想到,火样红的离世,亦与此事有关,正文命尚智要向千总大人查询有关山东响马的消息。 尚智向千总大人旁搞侧击,得知他早已向尚孝作出警告。尚孝得悉尚智已查明真相,企图以亲情打动尚智,不揭发他的行为,可惜尚智不为所动。

  正堂得知尚孝真面目,遂将权力收回。尚孝心知不妙,竟煽动镖头离开,令镖局损失惨重,正堂因为连日为镖局奔波劳累,令旧病复发;正堂于是将权力交予尚智,要他将乱局平定。尚智得祥凤鼓励及提点,决定用强硬手段对付滋事镖师。

第15集

  以理服人 控制局面

  尚智以镖师的表现而作出升迁的调动,更将一些失职的镖师辞退,令尚孝及尚忠的部属极度不满。不过尚智以理服人,众镖师也无言以对。镖局人心大定,正堂也感安心,但正文认为整件事上尚孝一直没有露面,似乎有更大的阴谋……

  尚孝借丽裳之口向镖师抹黑正堂及尚智,令众镖师对尚智更加不满,暗地里尚孝更联合尚忠与正鹏,趁正堂重病在床,而尚智又押镖未返之时,利用众镖师的压力迫秀萍将尚智赶离镖局。秀萍胁于众镖师的威势欲就范之时,正堂赶到将众镖师打发之后,直斥尚孝不是,更指责他与艳娥的奸情。但尚孝依然不知悔改,正堂一怒之下要将尚孝赶走,父子关系势成水火。正堂亦因刺激过度而身体不适……

  祥凤突然以感谢尚智为由请他食饭,尚智不以为然,原来这是祥凤与尚智道别的晚饭……

  翌日,尚智及秀萍发觉祥凤留书出走,尚智追至渡头,向二人表明自已对祥凤的心意,原来他已派人访寻祥凤的夫君,希望可以为她解除婚约……

第16集

  血缘关系 偏帮尚忠

  事件得到平息,正堂又因接任大掌柜人选一事而心烦,正文的建议将尚智提升为大掌柜,但是碍于尚智非自己所出,令正堂犹豫不决;正堂决定给尚忠最后一次机会,向骆大人捐出五万两作军饷,取得运送劳军的皇岗的押运权。

  祥凤在乡下收到尚智的信,得知他已找到其夫君刘大福的下落,喜上心头。 为让尚忠可以专心一意运送皇岗(为皇上运送的贷物),正堂特意将正鹏与尚孝调往苏州负责分号的筹办事宜,再派尚智假装押运另一批贷物,实则暗地保护尚忠。非常不幸,尚忠押运的皇岗竟然遇上败退的太平军,尚忠在慌乱间竟逃入城镇中,被太平军围攻……尚智到达城镇时,只见尸横遍野,他更在瓦砾中找到尚忠的锦囊及配刀……

  尚忠身死,朝廷特意追封他为忠义候。但原来当日尚忠因为换上了太平军的衣服而逃过一劫,幸被尚智发现。于是尚智以替尚忠招魂为理由,命所有家仆留在房中,他则趁机将尚忠带到正堂房中与众人相见……

第17集

  罪犯欺君 惶恐度日

  尚忠虽已安全归来,但尚家因已上报他身死的事,面临罪犯欺君,所以尚忠便一直匿藏在正堂房中,可惜最终也被丽裳发现;尚孝于是将消息四处宣扬,骆大人更向正堂大肆质问,正堂虽死口不认,但心中不禁暗叫不妙。

  尚忠仍然在生的消息被广为流传,正堂等本来打算将尚忠送到封院出家的计划被逼中止,正堂思前想后,最后也只有将尚忠送到香港才可以保住性命。巧琴得知尚忠未死,在娘家暂住的她也带同两名儿子回到尚家,巧琴与尚忠久别重逢,仿如隔世。

  镖局门外突然出现大量不知名的人士不断在监视,令镖局上下人心惶惶,众镖师亦不敢出镖,尚智为令众人可以安心工作,唯有亲自前往安抚,令众镖师稍为安定下来。

  尚智心生一计,要尚忠放弃自己的身分,变成自己的孖生兄长「尚武」,只要能够瞒天过海,尚忠便可以光明正大回到尚家,但要做到这点,便要先筹集三十万两作为给朝廷的军饷,目的是让骆大人也认同尚忠的新身分……

第18集

  身分逆转 重入家门

  正堂宴请杭州官绅,要向所有人宣布找回失散三十年的儿子「尚武」,但因骆大人迟迟未到,众人也不愿入坐,尚忠见状非常不安,幸骆大人最后也肯出席,令尚武的身分得到顾认;正鹏与尚孝的奸计未能得逞,心中失望。

  尚智突然到访,令本来没精打采的祥凤回复生气,当她知道尚智几经辛苦终手到刘大福,而且说服他写「和离书」(离婚证明),喜极而泣。原来在尚智没有来信的日子之中,祥凤日夜思念,更不断为尚智祈福,尚智得知此事后,与祥凤的关系更进一步。

  尚智带同利勇一定到嘉庆拜访在狱中的刘大福,从他手中得到和离书,祥凤终能回复自由身,尚智立即向祥凤提出婚事,而且承诺就算要放弃一切也要与祥凤同偕白首。

  尚智带祥凤返家,却遭正堂及秀萍反对二人婚事,谓祥凤只能是妾侍或平妻。尚智反对,正堂一时间亦未有对策,但当正鹏在正堂面前以祥凤的事搬弄事非,却令正堂下定主意,并除成见,让祥凤嫁入尚家成为尚智的元配夫人。

第19集

  尚武机智 智退大福

  一名自称刘大福的人在尚智与祥凤结婚当日前来捣乱,但由于他不是尚智所见的刘大福,所以被尚武加以教训,原来此人才是真正的刘大福,幸尚武认出他曾因假扮太平军而剪辫,将计就计,指称他是太平军余党,为尚智解围。 正堂为查明事情真相,偕正文到大牢向刘大福查问,终得知所有事情的幕后黑手是正鹏与尚孝,令正堂心如刀割,但回家后他仍装作若无其事,为尚智在祠堂内进行点灯仪式;其实正堂心中已有打算,连夜带同秀萍往找骆大人,在他见证下立下一纸遗嘱,并秘密收藏在祠堂之中……

  所有的时事似乎也得到平息,而尚家众人亦过了半年风平浪静的日子……

  正堂将所有生意交由尚武与尚智打理,一心以弄孙为乐,得知祥凤怀孕,更加欢喜若狂,就在此时,正堂突然晕倒……

  正堂原来已时日无多,幸放洋留学的四子尚义最后也能赶返家中,见老父最后一面。

第20集

  死无对证 正鹏发难

  正堂在临终前三番四次说要将大掌柜之位传予尚智,但尚孝及正鹏不断打断正堂的说话,正鹏在正堂过身后,便以大老爷的身分暂掌镖局事务,更利用种种方法将尚智孤立,企图削弱他在镖局的势力。

  正堂死后,镖局的权力斗争更加激烈,正鹏欲逼尚智交出帐簿,于是尚智将帐簿交予祥凤,并叮嘱她绝不可以将帐簿及银票落入他人手中,而且更向众镖师声称自已是新任大掌柜,正鹏不满,与尚智大吵大斗,在一旁的尚孝则充当孝子的角色,博取人心。

  尚智应朝廷之约,往上海参加击败太平军的庆典,正鹏与尚孝在这段期间使用不同的手段逼秀萍与尚武就范,尚武终于屈服,答允当上大掌柜一职,取代尚智……

  大掌柜接任大典上,尚武接过信印之后,满以为可以在幕后操纵一切的正鹏与尚孝,却发现这全是正文的计划,尚武在得到众镖师的支持之后,立即将大掌柜之职实时交予尚智,立他为第四代大掌柜。

第21集

  毒瘤未除 隐忧仍在

  接掌镖局之后,尚智首要的工作便是处理镖局那不堪入目的财政问题,他决定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更逼令正鹏与尚孝返回苏州。正鹏心有不甘,决定倾尽家财上京捐官,向尚家报复;而尚孝则教唆丽裳装成患病,令他能继续留在杭州。

  尚智得到尚义的提醒,明白到陆上运镖已经没有多大的前景,所以向众人提议开拓漕运事业,尚智与尚武向骆大人打探朝廷的意向,得到正面的响应,可惜骆大人要调到四川工作,所以他为二人去信好友姚大人,协助二人办理漕运之事,怎料这姚大人竟是酒鬼一名,尚武见状甚为担心,而且姚大人更称要会友镖局先付上十万两作为税款。为了镖局未来发展,尚智唯有孤注一掷,动用镖局所有资产,加上秀萍变卖首饰,终筹集到十万两。

  正鹏当上杭州知县,将尚孝及丽裳偷偷抄写回来的镖局帐簿向各银号老板公开,令众银号立即向镖局追债,正鹏将无力清还债务的尚智、尚武、尚义、正文收监。尚孝企图藉此机会乘虚而入,幸得祥凤及时揭穿丽裳及尚孝的阴谋。

第22集

  群龙无首 举步为艰

  尚智等人虽被正鹏收监,但正文心知这只是短暂之事,要众人放心。不过此事却打击镖局上下信心,更出现分化现象。祥凤于是临危受命,决依照尚智所言经营镖局,阻止尚孝代镖局接洽生意,更得殷静相助,令镖局正常运作。

  正文想出妙计脱身,命祥凤向各银号老板散播会友镖局与朝廷洽商漕运之事,终令尚智等人获释;不过好景不常,正鹏又带同一众债主到尚家,要尚智等人抄家抵债,但尚智却气定神闲,向众债主分析现况,终令债主回心转意,正鹏无奈离开。

  众镖师见尚智成功说服债主,对他心生敬意,人心归附。尚孝见形势逆转,决定离开尚家,等待时机卷土重来。

  尚智等得知姚大人从京城回来,立即拜访,查询漕运进展,庆亲王要求会友镖局再上缴十万两,虽然尚智万二分不愿意,但为镖局未来发展,众人不得不用尽办法筹集资金,而殷静更声称为高官护送女婘,为镖局筹集了三万两资金……

第23集

  以身犯险 壮烈牺牲

  正文得知殷静以身犯险,即四出找寻,惜并无所获,尚智等人亦协助找寻……当正文赶回镖局之时,尚智等人已找到殷静。原来殷静为替镖局筹集资金,不惜为贪官押运金银财帛,但中途被受保护官府的敌人袭击,壮烈牺牲。

  秀萍因殷静惨死,要求尚智等人放弃漕运之事,正文却认为一定要坚持下去,否则便会辜负殷静为镖局的牺牲。尚智等人再次拜访姚大人,庆亲王竟要会友镖局交出造船的合约,即镖局又要多花十万……

  镖局无法向五义堂交卖路钱,令镖师押镖出现阻碍,尚智出言安抚;尚智更决定约见五义堂众当家,除商讨卖路钱之外,更欲以高息向他们多借十万两,筹备造船之事。

  秀萍得知尚智向山贼借钱,大为不满,更因而怪责尚智。尚孝及正鹏趁镖局无法依期出粮,趁机向众镖师煽风点火,更讹称正堂生前在镖局内埋下金砖,暗示众镖师如无法支取薪金,大可以将镖局的贷物及金砖抢走抵数……

第24集

  为官清廉 反受其害

  姚大人因与贪官为敌,令漕运一事迟迟未能得到庆亲王答允,惜尚武不知内情,竟怒斥他为贪官,二人发生冲突……姚大人为协助会友镖局,多番向庆亲王艰求,但碍于不善辞令,始终无法说服庆亲王,令他意兴栏珊。

  众镖师终因未能支薪而在镖局内搜掠,尚智出现阻止,向众镖师说明镖局的境况,希望众人能与镖局共度时艰,否则镖局只有结业,最后镖师也被尚智说服,继续为镖局效力。

  正文不欲在镖局呆等,决定上京找姚大人,却发现姚大人因意兴栏珊而悬梁自尽,幸得店小二相救,才得保性命,二人会面,互诉苦况,足智多谋的正文终为姚大人想到以「穷」来说服庆亲王,终成功取得漕运经营权!

  漕运落实,镖局得以继续经营,而祥凤又诞下男丁,尚家上下一片欢欣气氛。 一年后,尚孝、正鹏与尚智等人的太公及伯公等人不约而同回到镖局,原来这是正鹏的阴谋,他此来的目的是以尚家长子的身分要求分家……

第25集

  积怨难解 决意分家

  正鹏要求分家,众人无法阻止,更可能因而令众人努力的成果化为乌有,尚武与尚义大感气馁。秀萍为保家业,带同尚武向正鹏道歉,望能平息事件,但正鹏始终未有回心转意,决意要令镖局瓦解,以泄心头之恨。

  秀萍突然失踪,尚智等人非常担心,四出寻找,但并无所获;三日之期已到,正鹏到镖局准备分家,这时候秀萍与骆大人一同回到镖局,并在祠堂取出当年正堂所立遗嘱,并由骆大人代为宣读。

  遗嘱中正堂写下多年来对各儿子的看法,亦记下了尚孝罪行,并将他逐出尚家。而且正堂遗嘱中竟然揭露了一件令所有人也不能置信的惊人事实……

  多年后,尚孝假扮幪面人经常劫掠会友的镖车,尚智本想劝他回头是岸,但尚孝不知悔改,终被镖师以箭射伤赶走。数年后,尚孝本欲乘机向尚智报仇,但却看到尚智带着一名小孩外出,而小孩的身分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