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黑夜彩虹》是吴启华、蔡少芬继《妙手仁心》的第二部情侣戏。剧中更有黎姿友情加盟,《黑夜彩虹》第一天,男主角吴启华因在内地拍剧未返,要一对女主角蔡少芬和黎姿支撑大局。结果黎姿以导弹身材撑爆紧身套装,该剧中黎姿也是首次尝试做女强人,黎姿自己表示,好在她现在没有拍拖,不怕会吓死男朋友。

  平凡的彩虹在黑夜中出现奇迹亦往往是从平凡中发生…… 每个人对前途均有不同的憧憬及诉求,【黑夜彩虹】中四位主人翁凭着自己的信念,以不同方式追求理想,他们会有何遭遇呢?乐天生(吴启华)是富豪柴荣智(高雄)的私生子,因生母不想拆散智的大好家庭,遂将此事隐瞒,一走了之。唯生母早逝,生自少追随舅父贤(黎彼得)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年幼的他早已明白到要自力更生。他更深信知识才可改变命运,凭着一颗坚毅的意志和决心,生终取得物流管理学学位,并积极拓展其事业。或许冥冥中自有主宰,生获智的物流集团罗致旗下,获智的垂青,这对相见却未相知的父子渐渐产生深厚的感情。生的同窗兼同事康正(关礼杰)亦同受智的器重。正钟情于林艾美(黎姿),然而势利的美只视智为目标对象,美在不经意下发现生乃智的私生子这秘密,于是转移目标,主动追求生,然而生早已将其心交给常喜(蔡少芬)。为此,美不择手段,利用Kiki(钟丽淇)从中破坏生与喜的感情。Kiki被杀,一切证供均对生不利,连唯一证人喜亦推翻口供转控生…

分集剧情:
第1集

  常喜为一宗交通意外做证人,指证肇事客货车司机乐天生,上庭前天生好友Kiki率众至,质疑常喜患深近视看不清当日情况,差点被控恐吓证人。鉴证结果与证人口供对天生极为不利,不料伤者竟突然苏醒并说出真相,天生终获撤销控罪,更向常喜示威。

  天生接大学取录信,为终能完成亡母心愿,激动不已。天生首天上课,竟发现与常喜为同学。天生因迟到及为救舅父乐贤欠贵利数而中途离座,惹欧教授不满。天生救出乐贤及其子乐一丁后,三人回想多年来因乐贤欠赌债而被逼「潜水」的日子,感触良多。天生无奈承担二人债务,工作加上夜校课程,令天生体力透支。

  一日,欧教授发现天生说谎,拒绝让他补测验,乐贤与一丁竟为他「报仇」,欧教授误会天生所为,要控告他刑事毁坏。天生怒斥「大小不良」,二人竟劝他放弃学业,行走江湖,恰巧被欧教授听见一切,决定给天生一次机会,天生感激。常喜代姐照顾其初生女儿,却因一时疏忽,险令女婴窒息,常喜惊惶下恰巧截停天生的客货车送姨甥女入院,女婴终告无恙,但其父母却在赶往医院途中,交通失事身亡。

第2集

  六年后,天生小学同学康正代表世茂集团到大学招聘员工,天生上前聚旧,康正即邀请他加盟。常喜为了照顾亡姐女儿常蕾,无奈放弃学业,更出卖劳力做多份兼职。天生终毕业,与乐贤及一丁到影楼拍照留念。常喜租住新居,不料搬屋之日业主突然变卦,常喜带着常蕾狼狈地四处寻觅居所,碰巧被乐贤及一丁遇到,二人为了取租金做私帮生意,竟将天生房间租给常喜,还要她预缴一年租金。

  天生首天上班,乐贤以不能迟到为由骗他一早出门,一丁更充当司机送他上班,二人却在茶餐厅与一女子发生误会。天生发现早上开罪的女子竟是上司林艾美,咋舌。天生被分配负责管理车队,不悦。天生上任即发现车队问题重重,告知艾美,艾美竟冷漠地要他自己解决问题。天生回家得悉乐贤将其房间租给常喜,大发雷霆,欲赶她离开,常喜即表示要他双倍赔偿一年租金,气煞天生。天生要货车司机们跟规矩行事,惹众不满,但亦达到目标,天生向艾美展示成绩,艾美却不置可否。销售部主管兼公司老臣子裴谦于会议上指摘物流部漏单,艾美与天生据理力争,惹怒裴谦。

第3集

  裴谦与众老臣子以辞职逼大老板柴荣智表态支持他们还是物流部,及后更得势不饶人,逼天生辞职,天生愤然离席,艾美即以辞职力保天生,荣智尴尬,急忙安抚两派。艾美到荣智每周三到的海边餐厅找他,让荣智了解自己刻意让公司问题暴露,以及起用天生的用意。常喜绝不放过赚钱机会,知道乐贤渴望吃住家饭,即承接包众人伙食。乐贤与一丁走私,怂恿常喜入局,天生见三人对答暧昧,恐常喜被骗,劝她不要信任乐贤,常喜不以为然。

  裴谦有意为难天生,放工时间才加单,天生惟有通宵出新更表给货车司机。货仓一批手机不翼而飞,艾美着天生查单,天生却因乐贤与一丁走私被捕赶返大陆保释二人,回来才知事态严重,艾美大发雷霆,决定赔钱了事。艾美体会要将出货入货电脑化的逼切性,遂着物流部众人将货仓全面盘点。

  乐贤与一丁因走私不成欠下巨债,常蕾惨变人质,常喜救女心切,花掉积蓄将常蕾救回。天生因放一名司机事假,无奈替更,而将盘点货仓一事放下,艾美不问情由下狂责天生,天生愤然辞职,艾美后来才知错怪好人。天生回家即被常喜追讨乐贤的欠债,天生懒理离家,常喜苦缠到底,为逼他还钱,竟然跳海,天生无奈答允还钱,及后才知常喜竟是游泳高手,气极。

第4集

  荣智闻天生辞职消息,将天生辞职信收起。Kiki向来对天生有意,发现常喜住进乐家,醋意大发,在乐家大吵大闹,常喜亦不甘示弱,还着她替天生还债。荣智亲自邀天生出海,说出自己的奋斗史,天生明白创立世茂不易,加上人情难却,就正如自己难于割舍与乐贤的恩怨一样,亦知道艾美并非针对自己,决不计前嫌,重返世茂。物流部经多月来努力,终全面以电子条码处理出入货,却惹裴谦等老臣子不满。

  常喜带常蕾到公园玩乐,却又诸多限制,天生看不过眼,上前嘲讽一番。天生看见Kiki新手机,得知是一丁偷偷将走私货送给她,心念一转,回公司查单,果然有所发现。Kiki与一丁替天生往出货的贸易公司搜集证据,不料上址已变成住宅,当天生与康正感茫无头绪时,竟发现该单位户主正是公司会计主管。

  天生为摆脱Kiki黐缠,藉带常蕾出外游玩,将她吓跑,却被正在街上派传单的常喜,见到常蕾抱着毛公仔,吓得飞奔上前,与天生当街骂战,常蕾突感不适,常喜即抱她往医院,天生至此方知她一直用心良苦。天生与康正终查出贸易公司持有人与公司老臣子关系,联袂艾美一起,将众人罪行告知荣智,并主张报警处理,荣智不允。天生明白荣智立场,遂跟艾美及康正唱反调,气坏二人。

第5集

  天生向康正及艾美表示即使不将裴谦等老臣子绳之于法,仍可等候时机将他们撵走,三人雄心勃勃伺机改革世茂。天生送常喜往医院,常喜发现当日的阔绰车主正是天生,对他渐渐改观。裴谦与荣智妻明心洁原为表兄妹,其子裴子辉留学毕业返港,即带他见心洁,希望为他入世茂铺路。心洁却深明大义,未为所动。天生为常蕾健康着想,在家中订定新规矩,常喜笑指天生过分紧张,实内心感激,遂买贵价海鲜做伙食。

  世茂电脑主机被骇客入侵,物流部几近瘫痪,裴谦乘机落井下石,更荐举子辉加入世茂监管物流部,艾美一反常态表示欢迎,实希望此举能引蛇出洞。艾美向餐厅经理打听荣智的习惯及往事,相信他曾在这里有过一段难忘的情。子辉送鲜花给公司各女同事,刚巧艾美生日,收到一大花束,以为是他所送,目的是要令自己按他方式处事,不允,子辉却反唇相讥,幸康正及时现身,指花束乃自己所送,子辉无瘾离去。

  艾美感激康正替自己解围,但对他爱意却不置可否。艾美刻意令荣智错认自己是其旧爱侣,坦承当年情。常喜误会天生向常蕾打听其父消息,愤然指斥,后才知错怪了他。艾美无意中得知裴谦等订房开会,天生遂请常喜相助摆放针孔摄录机,令常喜因而受伤。

第6集

  天生等守候整晚,终没白费。天生替跌伤腰骨的常喜涂药酒,令她尴尬万分。翌晨,常喜腰痛难抵,天生惟有背她到医院求诊。医生要常喜留院休养,否则有瘫痪之虞,常喜无奈。天生等在公司会议前,将拍下录影带播给裴谦等看,众人大吓一跳,裴谦为保子辉,决与众老臣子退下来担当公司顾问。荣智擢升艾美及康正做营运正副总监,更着天生协助二人着手改革公司。常喜出院回家,天生着她不用再做家务,并叫她让常蕾学习自立,常喜感激。

  天生升任为营运经理,即擢升司机威哥做车队主管,威哥由衷佩服天生。康正锐意改革,为免有徇私之嫌,将届退休之年的老父辞退。天生陪常喜做物理治疗,更以美食利诱她重覆沉闷动作。常喜因不能再干粗活,担忧不已,天生遂着她入世茂做临时资料输入员。子辉知道常喜是经天生介绍,刻意刁难,艾美见状,替常喜解围,常喜仰慕艾美。

  艾美假借酒意向荣智暗示仰慕之情,荣智却不为所动,送她回家,却被守候在艾美家楼下的康正看见。世茂举行大型舞会,艾美送常喜旧衣作为礼服,更教她为理想而奋发。舞会上,经打扮后的常喜惹来艳羡目光。艾美见康正与荣智二女文思跳舞,掀起舞会高潮,又见荣智与半身不遂的妻子感情要好,大感不是味儿,失落回家。

第7集

  荣智委任二女文思为公关部主管,着手提升世茂形象。常喜以艾美为目标,更学她说话,天生却不以为然。一外籍人士问路,天生留下常喜独自应付,被艾美看见,甚表欣赏,更鼓励常喜继续进修。文思见常喜因常蕾染病请假,请缨替她入资料,却愈帮愈忙。天生见常喜为赚少少外快不眠不休,建议她继续学业,常喜见他赞赏自己,心甜。

  文思为推广世茂业务,决定拍宣传片,众人嫌她碍手碍脚,独艾美支持她。子辉对常喜有意,多番约会她,天生见状,替她解围。天生安排乐贤及一丁给文思作为拍摄对象,文思却嫌他们不够专业。康正知文思不是导演材料,介绍专业导演给她,着她只做监制。乐贤在世茂见荣智,即掉头走,荣智却拉住他问秀云下落,天生从而知道荣智认识其母。

  文思构思的宣传片段,被康正狠狠批评,遂私自替康正更改与大客会面时间,要他陪自己往伦敦看广告大展,康正怒斥她,文思哭着离去。康正再找客人时,发现艾美已跟他联络,遂找艾美质问其用意,艾美不讳言要康正陪文思往伦敦,为要拥有自己所想要的东西,包括康正本人,期后更与他发生关系。艾美告知康正自己童年悲惨遭遇,康正方明白她为达到目的,甚至不惜让自己接近文思。

第8集

  在不同阶段需要不同的人扶助,为要达到更高目标与追求。艾美指康正是自己阶段以外的男人,令他大感困惑,却仍难接受心爱的人要自己追求文思,愤然离去。康正终决定接近文思,鼓励她做出成绩免被人看扁,又相约她到伦敦看广告大展,文思兴奋。荣智找乐贤,二人互相埋怨对方害死秀云。

  天生获委任于新成立的拓展部做主管,常喜亦获转做长工,与众一同庆祝。天生鼓励常喜读校外课程充实自己时,常喜因被别人碰撞跌入天生怀中,面红,天生乘机戏弄她。康正与文思自伦敦回来后,即往找艾美,告知自己已想通一切,决定跟她合作。常喜无奈应子辉要求,请他吃晚饭,但见势色不对,即向天生求救,事后天生逼她一起看电影作为报答。Kiki因天生为了与常喜看电影而爽约一事,翌日竟往天生办公室怒掴常喜,亦令常喜已有女儿消息不径而走,天生怒赶Kiki离去。

  Kiki心有不甘,到乐家将常喜母女物件扔掉,天生及时回家制止。天生向常喜道歉,并将与Kiki关系告知。子辉要求常喜加班,实伺机对她毛手毛脚,常喜极力争扎,找人求救,却反被子辉诬蔑她敲诈不遂出言诽谤,天生赶至听到,愤然殴打子辉,因而被裴谦控告他伤人罪名。

第9集

  常喜误会天生危坐天台寻死,又担心伤人罪成影响他前途,内疚不已。裴谦逼荣智将天生、常喜开除,艾美以未弄清事件为由反对,荣智安抚裴谦。康正、艾美与常喜讨论天生伤人案,忧心,天生反而一派乐天模样。乐贤找荣智晦气,怪他是非不分,更声言若他不帮天生会抱憾终生,荣智疑惑,遂找天生查探。

  艾美发现清洁女工可为子辉非礼常喜一事作证,与众人商量,常喜担心上庭会令常蕾受伤害,天生即表示有办法对付子辉。子辉、常喜及天生达成和解,往警署销案。常蕾为不像其他同学有父亲协助做火山模型苦恼,天生自告奋勇帮手,终令她获冠军。子辉自与天生和解后,被女同事们视作色魔般,气忿难平。天生驾车送醉酒的荣智回家,不料竟被两部车辆恶意夹击,二人受伤送院。

  天生因出血过多要接受输血,荣智发现天生竟拥有与自己一样的罕有血型,对天生身世起疑,遂追问乐贤天生是否其子,乐贤脱口而出,终证实二人关系,二人对话被艾美听到。荣智随天生拜祭秀云,知他一直责怪自己父亲,正欲表明身分时接心洁晕倒消息。原来心洁长女文慧反对文思与康正拍拖,二女起争执令心洁晕倒。心洁醒后,为未能替柴家继后香灯一事耿耿于怀,荣智却承诺不会让任何人破坏其家庭。

第10集

  文思担心康正被闲言闲语困扰,欲跟他结婚,康正反开解她,令她更信任自己。一丁打探得知受雇撞天生车的凶徒,却苦无证据证实是子辉所做,天生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令子辉不敢造次。艾美自知道天生是荣智之子后,决调任他协助自己拓展国内业务,实另有目的。艾美藉赠送衣服给常喜,打探天生为人及与常喜关系。

  天生随艾美到广州视察厂房后,天生遇匪强抢手机,二人更遭贼党包围,幸艾美及时想出解脱之法。经此一役,天生对艾美另眼相看,艾美遂展示刀疤及说出过去成长的痛苦经历,天生恍然她性格如此硬朗的原因。天生驾车送受伤的艾美上班,常喜介怀未能介入二人话题,后从艾美口中知道二人在广州历险后感情大增,顿感失落。康正探望心洁,并向她保证对文思感情认真,却遭文慧质疑。

  常喜恐天生与艾美由冤家变情侣,忐忑不安。艾美告诉常喜已找到绝世好男,就是天生,更刻意令她误会二人关系亲密。常蕾邀天生一起往动物农庄,常喜不欲被误会三人关系,拒绝。艾美约天生到幼年遇山泥倾泻的旧址凭吊,天生同情她遭遇。常喜带常蕾到公园踏单车弥补不参加旅行,却因而看见天生拥着哭成泪人的艾美。常喜以为天生一直是可怜自己才对她与常蕾照顾有加,向他大发脾气。

分集:1-10 11-21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