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廿八年前的平安夜,风雨交加。贾珠宝身怀六甲,从大陆孤身来港寻找丈夫,岂料发现丈夫已另结新欢,伤心欲绝下,珠宝唯有乘坐巴士离去,但巴士途中竟遇上意外而受阻,与此同时,珠宝胎气作动,危急关头,幸得车长孟丁相助,珠宝终平安诞下一对龙凤胎,而这对兄妹就取名为路平平和路安安。珠宝决留在香港养育平平和安安,得孟丁介绍工作,珠宝总算有能力抚养子女。因当晚的奇妙缘份,孟丁更和珠宝成为好友,彷如金兰,而平平和安安更视孟丁为亲人。但当两兄妹问及生父时,珠宝却佯说他已死了,两兄妹也从没怀疑。

  光阴荏苒,一对龙凤胎已长大成人。男的样子俊俏,可惜头脑简单,女的聪慧精灵,奈何样子平佣。尽管两兄妹表面上经常吵闹,二人却感情甚笃。平平和安安的廿八个年头,可说平平无奇、安安份份,但就在这刻,奇妙的缘份、不可思议的仙履奇缘正开始等候他们,平平和安安自小在母亲编织的谎言下,一直对父亲己死的事深信不疑。直至廿八年后,缘份再一次的巧妙安排,让珠宝先在人海中重遇平、安的生父─路仁。是次天意,更让路仁就此闯进了平平和安安两兄妹平淡的生活当中。

  英杰终决定主动追求安安,安安不能置信,平平也不相信,甚至赶走英杰,叫英杰别再玩弄安安。英杰痛心,知以前不是,终以真诚打动两兄妹,安安终觅得如意郎君。但世事多磨,宋家中人当然反对英杰和安安的恋情,英杰为了真爱,不再没主见了,宁可抛开一切,脱离宋家,与安安共觅属于自己的幸福。安安觅得一段匪夷所思的仙履奇缘,那平平又如何?平平和还珠其实早燃起火花,但二人的交往总是颇有困难,也闹得不太开心,彼此迷失了,还珠决暂时放弃这段感情。平平又回复孑然一身,但突然,纪香竟回来,原来她已厌倦攀龙附凤的生活,他对华龙的感情已淡了,真爱是平平才对…而洁晶也与士邦分手,原来感觉是骗人的,当真正了解后,方知根本不喜欢对方,最爱始终是平平。但不知怎的,还珠又经历一事,终想清楚最爱是平平……

  三个女子又重回平平身边,究竟所爱属谁呢?爱情只可容纳两个人,但若果一个男子同时拥有三个女子,或许才称得上真正的仙履奇缘呢?平平幻想着,但也迷惘了……

分集剧情:
第1集

  七十年代某夜,车长丁助宝在巴士上产下一对龙凤胎,取名平、安。二人长大后,平当上车长,安则是低级文员。某日,平在巴士上发现弃婴,带往警署。另新来的女车长晶得知儿子失踪,却若无其事。富豪蒋、宋两家聚首游艇。珠是蒋天集团的继承人,她戏弄家人,假装堕海,一潜水员出现,正是宋家三弟杰,珠一见钟情。此时宝当了中医,某日一妇人银至,被安挖苦她当女儿是摇钱树,其女纪香正是平青梅竹马的梦中情人。平为香用计问安借钱,却被安揭穿。时警署突来电,要平到医院探望弃婴。晶欲忘记儿子,但终心软。平到医院,晶亦出现,原来她正是弃婴的生母,平教训晶。当晚平探问香与富商廷的绯闻,香所言似是而非,平会意心酸。平、晶在车厂相遇,两人终于知道对方的身份,平更得知晶是未婚妈妈。后平遇上珠,两人更在马路上结怨。

第2集

  富豪龙、玉夫妻,互相利用,有若狐夫狼妻。平用尽千方百计替纪香筹钱,但祸不单行,竟被偷去钱包,唯有托同事帮忙,但不果,又骗造谎话骗宝,却被宝识穿。仁欲瞒着妻子嘉往上海公干,嘉却早已得悉,定要跟着仁北上。珠刻意引杰注意,杰不以为意,廷、余看在眼里。安工作压力大,到公司天台大叫发泄,却碰上杰,大为尴尬。安自遇杰后心绪不宁,对宝倾诉心事。丽不适,司机朗介绍中医宝,丽、宝相见,皆愕然。原来宝正是丽女婿仁在乡下的妻子,当年身怀六甲来港寻夫,被嘉赶走。银、香母女逛名店,谈起分居丈夫朗和儿子民,银觉民跟着朗难有出息,又不喜香与平来往。廷、余刻意安排珠、杰一起打网球,杰先行离去,珠更阴差阳错流落街头,被逼登上平驾驶的巴士。

第3集

  众车长误会德、晶关系,晶连忙解释。晶问起平身世,丁说出当年宝在巴士产子一事。仁多年来不断打探宝下落不果,后遇一旧同事,得知宝当年腹大便便来港寻夫,晴天霹雳。珠陪丽还神,从嵋口中得知当年祖父权被绑架,嘉因一时失言,使丽对其从此改观。平收到香寄来之明信片,开心不已,往机场接香却扑空。后平与香在火锅店相遇,二人重温儿时片段,场面温馨。廷叫杰送圣诞礼物给珠,却与余早有安排,杰感被利用,不悦。杰在工作上遇疑难,安无意中替其解答,杰却不知安身份。一次机缘巧合,杰终得知安的博学多才。香回家,廷出现,两人相拥缠绵。另平、晶到酒吧消遣,遇见珠,珠被平戏弄,回家向仁诉苦。当晚,珠从丽口中得知仁竟另有妻子,大为震惊。

第4集

  丽后悔告诉珠有关仁的秘密,施计令珠以为自己说谎。嘉向龙抱怨丽偏心珠,嘉又坦言不容仁有别的女人。仁找私家侦探追查宝下落,遇上困难。宝从杂志中看到仁的消息,鄙视之。龙、廷等午膳,龙接到好消息,大喜。余得知龙从中作梗,破坏廷生意,告诉廷,廷早已胸有成竹。杰遇见安在马路上帮助盲人,觉安心地善良。两人谈天,安知杰身份,顿感二人身份悬殊。民受训回港,与朗、平等聚旧。香驾名车到巴士车厂找民,众人皆羡慕。民等人到高级食府晚膳遇见银,银挖苦朗,朗不理之。廷故意安排珠、杰共同负责工作,杰表示需要人手,推荐安,安摇身一变为高级行政人员,受宠若惊。安埋首工作,久未返家,宝着平到安公司找妹妹,遇见珠、杰,珠得知平、安兄妹关系。平得知安升职,竟激动得跪在地上。

第5集

  银与嘉等阔太打麻雀,嘉着朗送银回家。途中两人争执,银要朗别向人透露两人以往的关系。安今非昔比,上班时,高层纷纷向其打招呼。公司开会,杰与安应付法国客人自如,龙感不妙。龙安排圣诞派对,珠见杰出席即答应,并提议交换礼物。杰叫安替其买礼物给珠,但安不够钱,杰失言伤害了安,深感内疚,特地送礼物给安。宝陪晶带婴儿往检查,竟遇见仁,宝痛打仁,更叫晶不要向平、安提及此事。廷不与香去旅行,香大怒。平、晶等去酒吧,晶藉酒意吻平,平愕然。香突出现送礼物给平,更吻平,平顿时呆了。时丁来电,说宝在药材铺与人对峙,平赶至,见宝、仁僵持,仁追问平、安是否其子女,说后即晕倒。

第6集

  宝心情起伏,仍坚强面对。仁回家当众质问嘉,嘉直认不讳,仁气结离家出走。香找平陪伴,平却要工作,香任性坐巴士陪平。平竟说晶是其女友,晶、香同感意外,后晶揶揄平无胆闯情关。廷、余说要撮合杰,杰没主见,不拒绝。余妻颜叫余学习廷手段,余反应冷淡,夫妻关系疏离。仁为补偿,买大量礼物送安,不慎被车撞倒,叫人通知平,但平不理会。香到蒋天找廷,欲与廷划清界线,时龙、廷正开会,充满火药味。龙见香,对之起心。平发现户口多了一百万,又惊又喜,立即买礼物送给家人和香。珠在公司几乎滑倒,杰扶起,两人相拥,擦出爱火花。安收到礼物,料到是仁所送,全拿去抽奖。杰知安不开心,将仁送的礼物送回给安,安感动。安向杰表白,珠突然出现,安见珠、杰相衬,失落。香寂寞在家,平找香,说有惊喜给她。香等平时,廷突然出现,香心甜,平见状心酸。

第7集

  众车长在酒吧狂欢,此时平、安先后至,皆心情失落。民无意间在酒吧后巷听到钢琴声,竟被触动。珠、杰参加派对后一同离去,二人谈天,虽然话不投机,但均有沐浴爱河之感。嘉、玉到医院探望仁,嘉为了宝和家族财产二事与仁发生争执。宝与丁以为晶的儿子是平与晶所生的,后平、晶醉酒回家,同睡一房,宝将二人当成夫妻。宝发现平身怀巨款,大喜,当得知是仁所给,即大怒,要平、安还给仁,更要取得仁的签名作证明。平欲说服安合谋骗宝,安拒绝。后平、安遇上贼人,一百万元尽失,二人惆怅不已。安到医院找仁索取签名,却遇上嘉,被嘉痛骂,幸得杰帮助安拿到仁签名,杰更得悉安、仁关系。平心情落寞继续工作,在巴士上拾到乘客失物,平检视之,竟发现就是自己所失的一百万元。平寻回巨款,却被丁在巴士公司高层面前强逼交出,平感无奈。

第8集

  平寻回巨款,却被丁在巴士公司高层面前强逼交出。宝心神恍惚,接仁电话,仁关心问候,宝对仁态度仍强硬,却知道仁顾及自己感受。龙劝嘉不必为仁费心,嘉却说仁手握家族财产,如此只是为龙将来铺路。龙抢走廷的得力助手,廷却早知此事,表现冷静,余甚佩服。廷追问杰与珠的发展,杰坦言顺利,廷放心。丽带珠见神算黄伯,珠不施脂粉,甚不自在。黄伯告知珠龙凤胎有助其姻缘,珠即想起安。丽向黄伯询问权的下落,黄伯断定权仍在,丽稍稍宽心。安细心替珠、杰准备早?,珠见安即加薪,并叫安在自己结婚前不准辞职。公司召开会议,珠眼中却只看见杰。众人皆当平、晶是一对,二人关系暧昧,似乎弄假成真。香到朗家晚饭,朗关心香与廷发展,又知平对香不错,叫香为自己打算,香不置可否。香回家,银叮嘱香要抓紧攀上上流社会的机会。安为帮助同事而超时工作,时杰突折返,遇见安。平送婴儿回晶家,二人独处,平甚是尴尬。

第9集

  安超时工作,遇上折返的杰,杰送安回家。中途杰的车产生故障,二人在街上分享蕃薯,甚是温馨。平回家,却吃了闭门羹,宝竟以为平会在晶家留宿。仁出院,丽往接仁,替嘉美言,仁答应回家,却仍与嘉冷战。后二人同接女儿瑶长途电话,终和好如初。龙、玉欲介绍一富家子给珠,不果。时廷、香出现,廷突在众人面前公布婚讯,香又惊又喜,玉却愕然。众车长笑谈平、晶关系,时香来电,告知平婚讯,平心酸。平心神恍惚,在马路上被珠撞伤,导致暂时失明,宝、安等担心不已,平反安慰众人。珠以为平永久失明,大为内疚,欲以金钱作补偿,平故意戏弄珠,珠信以为真,自责不已。玉为廷婚事而耿耿于怀,原来二人曾是恋人,玉却被始终弃。

第10集

  珠气极与平斗酒量,结果两人皆喝醉,珠上街胡言乱语,最后与杰在街上共渡一晚。晶送平回家,平竟压在晶身上睡着,晶却没有推开平。香、民欲帮朗买回烧腊铺,约朗、银饮茶,并告知婚讯。朗、民担心廷的为人,银却大唱反调。余经常花天酒地,颜却无可奈何,只有独守空房。杰、珠一夜未返家,廷知杰与珠一起,暗暗心喜。丽却带珠去检验,得知珠仍是完璧,安慰,觉得杰可靠,珠对杰更赞不绝口。银、香为婚事张罗,遇上玉,玉致电试探廷,廷却否认婚事,玉心中暗笑。珠、杰欲共享浪漫晚,找安为其准备,安无奈答应,却借意骂平发泄。安成身退,珠、杰浪漫共对,颜与友人突然出现,二人大感扫兴。平替晶修理电器,两人共处一室,心猿意马。就在二人欲成好事之际,晶竟在街上重遇儿子的生父,骤觉晴天霹雳。

第11集

  珠、杰为小事发生口角,杰哄珠,二人草率决定结婚。龙得知二人婚讯,心中盘算对策。安被神秘电话骚扰,莫名其妙,幸得杰解围,安感激。杰、安谈天,杰向安吐露心事,表示对家庭充满憧憬,安祝福杰、珠婚姻。廷开出条件,要香遵守才与其结婚。香找平帮忙说服朗、民接受廷的安排,平却大唱反调,被香责怪。平劝晶再去等邦,晶不肯。后平巧遇邦,得知邦乃牙医,捣乱其诊所,藉词约邦见面。平安排晶、邦见面,邦却不认得晶,晶心酸,怪平多管闲事。龙拉拢余,替余偿还赌债。后龙以权失踪多年为理由,欲出售公司股权,被丽出面阻止,丽声言要等权回来,才作决定。苇的琴谱被风吹到街上,民拾到,送回给苇,对苇一见钟情。德祖父从乡间来港,德叫平陪伴到火车站接之,两人竟将权错认为德的祖父,将权接走。

第12集

  平、德带权回德家,竟发现德负债累累,德趁机逃走,平无奈带权返家。民遵从香的意思往蒋天面试,龙得知民是廷未来小舅,故意为难之,民不卑不亢回应。瑶从外国回港,玉陪瑶到公司参观,与民相遇,瑶无意间拍下民的片段,更拾到民的锁匙,瑶感与民有缘。廷、龙冲突白热化,廷谓杰、珠婚事已定,自己大权在握,龙却早有计谋。权跟着平上班,乘坐平的巴士,平边工作边照顾权,疲于奔命。时丽车经过,丽、权二人失诸交臂。安、宝惊见陌生人在家中出现,平解释权乃德祖父。权在平家大吃大喝,胡言乱语,宝、安甚是不满。民致电苇,藉口请苇教其弹钢琴,询问苇的私事,苇不安挂线。嘉劝仁交出股权给龙,仁无奈答应。嘉告知龙终可出头,龙竟说珠、杰的婚事可能告吹。安代替珠,与杰一同外出,杰车突然失控翻侧,千钧一发之际,安拼死救出杰。

第13集

  杰、安被送院,杰伤势较重,反安慰安。众人接到杰车祸消息大惊,唯独龙心中暗喜。玉向廷告密,杰车事前曾被人做手脚,廷即恍然。众人到医院探杰,杰的脚伤幸无大碍。仁得知安亦同告受伤,一惊,嘉暗暗留心仁的举动。宝、丁、权探望安,见安伤势不重,放心。丁带权去用膳,权玩耍以纸袋蒙头,在饭堂与丽相遇,权、丽相逢却不相见。廷向丽暗示,杰车祸乃是有人蓄意安排,丽心中有数。龙意气风发,丽质问其杰受伤一事,龙初否认,后从廷口中得知玉竟出卖自己,大怒,与廷扭打起来。龙、玉争执,玉提出离婚,龙却以玉仍有利用价值为由拒绝,玉气结。仁、嘉应酬,仁不住劝酒,嘉假意喝醉,暗中跟着仁到医院。仁探望安,宝对仁态度软化。时嘉出现,宝、嘉相见,针锋相对,嘉欲掌掴宝,宝反抗。安推着杰的轮椅,与杰聊天,时珠至,悄悄代安推轮椅,却不小心将杰撞倒。

第14集

  杰跌伤变成瘸子,误会是安所为,怪责安。珠欲对杰说出真相,被安阻止,安甘当代罪羔羊,但珠却因杰变成拐子而欲退婚。平、晶到大陆查探,证实德祖父已死,二人忖测权的真正身份。两人回港,试探权身世不果,丁更骂走权。银有恃无恐,到处宣扬廷乃其未来女婿,向人借钱豪赌,导致债台高筑。余警告龙,谓廷已找警方跟进杰车祸事件,龙知证据不足,毫无惧色。另玉无意中偷听到颜与旧情人联络,揶揄颜。丽暗示廷看在自己面上取消告龙的念头,廷终答允。后丽告知家人要将股权转交给廷,嘉、龙大愕,与丽争执。瑶逛酒吧,遇上民,瑶提及苇,民始知苇、瑶乃是好友。瑶告诉苇自己对民有好感,苇有点不是味儿,后民约会苇,苇忐忑。权在街头流连,遇上丽,却不认得她,二人拉扯之际,权挣脱逃去。平四出寻找权下落,终找到权。宝发现权额头有瘀血,替其检查,权却挣扎呼救。

第15集

  丽告诉家人遇上权,众人皆半信半疑,只有仁相信,更决定不放弃股权,嘉、龙暗叹功败垂成。宝认为权的瘀血乃其失忆原因,决定替权取出瘀血。宝放血成功,权渐渐恢复记忆,却不动声息。银被大耳窿押回港,却带之上朗家,朗、民无奈替银偿还部份欠债。香得知银欠债五百万,找廷帮忙,却遇上龙,被龙得悉银欠下巨债。安发现公司的铜像与权相似,向同事说起,廷刚在场,听到安所言,但不以为意。后廷从丽口中得知权的消息,四出张罗,想起安之言,向安求证,知权所在,大喜。珠嫌弃杰,欲用计使杰知难而退,珠羞离去。时安至,珠即怪责安替其顶罪,杰听到一切,百感交杂。权跟着平上班,突然要求致电巴士公司总裁,权终透露身份,竟是一超级富豪。平战战兢兢驾车送权返家,时丽心血来潮,走出家门,看到巴士驶来,权、丽夫妇久别十四年,终于重逢。

分集:1-15 16-3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