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媒婆宋双双面容清秀,智慧可爱,个性泼辣,遇到问题时总能想出很多搞笑的好点子来自救,虽然撮合了很多有情人,自己的婚姻却是一塌糊涂……

  宋双双天生结巴,以卖花为业,日夜奔波,所得仅供糊口。丈夫郑万钧屡试不第,自暴自弃,还沉迷赌博,将家里的积蓄挥霍殆尽。深爱着丈夫的宋双双不计前嫌,鼓励丈夫痛改前非,专心攻读。不料郑万钧考中功名之后,另攀高枝,把双双给休了,双双为了生计选择媒婆这一行,历尽艰辛,最后得到“天下第一媒婆”的美誉。由于曾遭受过丈夫的抛弃,所以双双对文人非常痛恨,最后却偏偏又为一个“臭老九”而动心,她的徒弟花喜儿热心地帮她完成终身大事,但双双又因花喜儿神秘复杂的身世而卷入一场尘封已久的宫廷纷争……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敲锣打鼓、烟花四射,喜庆的乐声将整个青州街市搞得热热闹闹的!五顶花轿一名新郎、五名穿金戴银的媒婆浩浩荡荡的从众多围观的人群里摇摆而过!

  手拿花篮衣着朴素的平凡女子宋双双,慌张急跑加闪躲的往镜头奔驰着!

  三个米店的、油行的以及煤铺的伙计们追赶着双双跑着,边跑边念着要双双还钱!

  陈家大排场的婚事继续进行──

  太医韩颖被四个锦衣卫紧追在后身受重伤的跑进了人群,到了胭脂摊旁时,因体力不支躲在胭脂摊的旁边。

  双双经过胭脂摊为了躲避三个债主机灵的朝自己的脸上迅速涂抹一番;太医已知自己的时日不多,当双双在的涂着胭脂花粉时,太医随手将可定魏逆的证物-扇子往双双身上一摆,双双见三伙计到胭脂摊,赶紧朝身上找东西遮掩着自己的面目,却无意间混入媒婆队伍中,很顺的从背后拿起了扇子摇臀摆首,太医蹒跚而去。

  双双随着队伍继续前进,三伙计错失,摇头搞不清楚人追到哪里去了。

  乐连城此时赶到,找到了师父,又见锦衣卫在四周,顺即将师父带走。

  锦衣卫见到,跟上,离开街道──

  双双高兴的随着五个拿着丝巾媒婆的摆动而跟着动作,一个个念吉祥话,轮到双双时停住,五个媒婆齐转身一瞧,发现双双假扮媒婆混入他们的队伍,而且手里拿得不是丝巾而是扇子,不高兴的将双双推了出去,被一旁凑热闹的王婆扶到。

  王婆问双双怎么这身打扮?双双笑傻的说:没…有。

  这时,现场热闹声起,大家注意力集中到经过的轿子──

  双双目瞪口呆的瞧着这一切,又见领着这群迎亲队伍的青州名媒唐单单华贵的一身装扮,令双双真是称羡不已,她学摆了摆臀,甩了甩帕,怎么试都没个样,被一旁的王婆调侃,王婆告诉双双,唐单单光靠这一摊可让她吃上好几年呢!当然口吃的双双一听,惊楞之余还有个〝妄想〞“真…真的啊?干……干媒婆真好……你…有门路吗?”,王婆一听也楞,看着双双那赛猪肝的大舌头,有门路也不成啊!双双也只好继续卖着她的玉兰花了。不过,王婆瞧见双双那头秀发就喜欢,想用二十两银子跟双双买,双双舍不得的拒绝王婆。

  韩颖师父奄奄一息被连城救至一处,韩颖在临去前告诉连城扇子在媒婆身上,并要连城与公主联络,杀手(风、火、雷、电)一旁听到此事与公主有关,韩颖说完气绝,连城心痛,锦衣卫联手,连城见况不对转身逃走。

  回到家中,随手将扇子一放,看见这寒酸的屋子,仅剩下一瓢米粒,虽然无奈但还是打起精神为丈夫弄个晚餐,见丈夫万均吃饱她也笑得满足,吃饱了的万均要双双拿出今日所卖玉兰花的银两,万均非但不体谅双双工作的辛劳,反而还嫌妻子赚的太少。双双知道那是丈夫的情绪话,万均因为准备京考,所以难免会有压力,只要让丈夫好好的专心读书,将来他功成名就,苦日子也就会熬过了。

  书房中,万钧有些自暴自弃,双双贴心,用尽心思烹煮菜肴,取上吉利名字,例如金榜题名、步步高升等菜名,看见双双的好,让老公万钧觉得对她有些愧疚。

  第二天,当双双准备出门卖花时,米店的、油行的以及煤铺的伙计们契而不舍的都齐来跟双双讨欠款,双双没辄,只好将头上的银钗给先顶了作利息偿还。三人不想为难双双,答应再宽限她几天的时间让她筹钱还债。

  三人走后,万钧的酒肉朋友吴大志上门来找他,万均要双双即刻想法子弄点钱来,他们要去赶书会,双双听了丈夫要念书用钱,就赶紧奔出想办法找钱,想着王婆曾经问过她要不要卖发的事情,双双决定剪下那乌黑的秀发,换取二十两给丈夫花用,只是王婆说,这次不同,是双双来找她卖发的,所以只能给十五两,双双也只好答应。

  钱拿到后,万钧和吴大志也到了王婆家,要双双把钱拿出来,十五两交给了万钧,吴大志高兴的带着万钧上赌场,根本不是赶书会,连一旁的王婆也看不下去了!决定带双双去拜唐单单为师学做媒!

  赌场里杀声四起,大小通杀,豹子。吴大志、郑万钧刚开始赢了不少银两,最后却被九娘杀的片甲不留。

  双双她其实对目前状况不满,认为自己凭什么让老公有出息…,反而不责怪老公。

  唐单单见到口吃的双双不自量力要学做媒,就丢给她一本『媒婆吉祥话』,敷衍着双双,如果她真的将此本书背熟,也许可以让她试试,一旁的王婆见了觉得机会渺茫。

  平日受双双济助的赖毛在街上看见双双垂头丧气的样子,问了才知道是因为要当媒婆却有口吃的事情让她担忧,赖毛想了办法带了双双来到破庙,用烟斗稍治好双双口吃,但是暂时性的。小乞丐们也用莲花落的方式教双双练吉祥话!

  或许双双是天生的媒婆命,竟然自己发明了“莲花瑞(rap)”让唐单单感到不可思议,怎么可能有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吉祥话背起来。不料这时天生克妻命的何屠夫竟拿着菜刀杀了进来,双双莫名其妙接下了这个媒。

  虽然如此,但双双没有自信,不太敢想做媒之事就回到了家里,一回家就看见丈夫的酒肉朋友吴大志被两个保镳架着,要双双拿出五百两银子!原来丈夫赌钱赌输还连代把双双给赌了,只是人家觉得双双不值几个钱,于是把郑万钧压在那里,要双双想法子筹出五百两银子,否则赌坊老大九娘有可能将他撕票!晴天霹雳,双双哪来的钱啊!于是!

  双双开始极力的去完成何屠夫的的婚事。

第二集

  双双亲自登门造访何屠夫,希望了解何屠夫意中的新娘是何种样貌!跟何屠夫说着,只要替他做成了媒,希望能给他礼金五百两,何屠夫听了大笑,不要说五百两,成了一定给双双一千两!

  双双与何屠夫协议后,双双急中生智跑去找王婆,相准了风月楼里的辣椒妹〝招娣〞,此女子颧骨高的吓人,眼下还有颗哭丧痣,一脸的『克夫相』,双双一看就跟王婆要了她!王婆不想砸了双双第一次当媒婆的好事,认为招娣不妥,要双双别那么冲动,双双则是想要以毒攻毒,并且还告诉王婆要用五百两来赎招娣,王婆当然答应!

  单单那边接到双双即将成就婚事的消息后,感到吃惊不已,她还真担心双双将来有可能成为她的对手,担心之下派手下去阻扰婚事!于途中,双双、新娘等人遇到来路不明的流氓拦截!

  双双和新娘子与赌坊的保镳丙遇到一堆流氓说不怕是骗人的!怕还得要硬拼啊,在天亮之前如果这门婚事成不了,她的钱就拿不到,如果钱拿不到,当然老公也赎不回了,那她有可能会成了寡妇,双双越想越急,正当豁出去和一群流氓打成一团时,何屠夫带着十几名屠夫,手拿着杀猪刀,迎着流氓而来,那股气势 (几乎都是胖子),让流氓未打先逃!何屠夫真是威风啊!(胖子们满身是汗)

  这会儿总算是顺利的拜了堂了,在众多屠夫与双双的祝福下,招娣也顺利的嫁给了何屠夫!

  话说到太医乐连城正为了寻找先师韩颖的九龙墬扇,为了完成先师遗命而努力,找到了清州第一媒婆唐单单那,单单一听是太医态度完全变成另一个人,然而连城不断亲近单单,让单单误以为是连城对他有意思,但连城只是想要看单单收藏的扇子。

  双双拿到了钱得赶紧赎人,于是他要保镳丙带着五百两先去赌坊赎人,保镳丙眼中含泪,要跟双双结为姊弟,保镳丙明明是九娘要他来监视双双的人,没想到双双竟然这么信任他,他告诉双双,“还好我会轻功!我一定以最快的方式回到赌坊,把你的丈夫赎回!”两人患难见友情!小包跃上屋顶而去!

  双双在快天亮之际来到了赌坊,却发现小包并没有将钱带来,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郑万钧则骂双双是个蠢女人,九娘不听解释,准备杀了郑万钧,就在危际!小包满头大汗来到了赌坊,双双问他:“你不是会轻功吗?怎么比我还慢!”小包:“没错,就是因为会轻功,结果多跳了几个屋顶,不小心又被狗追,还不小心撞到树,所以浪费了一点时间!”无论如何,九娘佩服双双,将丈夫还给双双并且撕掉借据!

  郑万钧回到家中觉得相当羞愧,于是立誓戒赌,努力奋发,开始苦读!

  双双因为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被传为奇话,于是……宋双双瞬间名气直窜而上,许多人都来找她做媒!很快取代了单单,成了青州第一媒,唐单单气到不行!

  双双在办完何屠夫的婚事后顿时在清州名声大躁,小包突然跑来大喊着大姊大姊赖毛要自杀……。

  城墙上赖毛垂丧的脸要跳楼,城墙下一堆看戏的观众不断在搧风点火,眼看赖毛就要跳下来了,双双和小包赶到,才发现原来赖毛早已经爱上赌坊的九娘了,也为了要讨九娘开心以至于倾家当产,但九娘仍然是看不上赖毛,双双因而答应赖毛帮他作媒……。

  丈夫郑万钧距离上京赶考的时间越来越近,双双看着丈夫每天不睡觉努力的看书,用锥刺骨、吃苦瓜提神,心中真是不忍,但也为郑万钧感到高兴,不枉自己对丈夫一往情深,也因为这样双双也觉得自己作媒要更努力,这样丈夫上京赶考的盘缠才有着落,正筹着她这大舌头要怎么帮赖毛作媒,照镜子时无意间发现自己对镜子讲话不会结巴,但对着别人讲话时就会结巴!

  双双说服了九娘,九娘愿意给赖毛一次机会,只要在赌赛中获胜便可以娶九娘而且关了赌坊,但如果赖毛输了,要一辈子当九娘的看门狗。

  乐连城回想师父临死前的交代,先帝被红丸毒死,所以有罪证都在一把扇子里,而宫里唯一可以信赖的就是德宁公主。

  紫禁城──

  客氏和熹宗介绍慕容明珠学武归朝,希望皇上能给个职位,也好让明珠替皇帝效忠。熹宗听了不悦,连人都没见着就要封官,更何况明珠有什么本事他也不知道,如何封官!克氏听了反应,请皇上对明珠做测试!皇帝想了办法!用马术和箭术来测试明珠。

  殿前──许多官员在场观看,皇帝客氏各有所想,但客氏却非常镇定,大家面向远方观看。

  马蹄声,慕容明珠快马驰骋,手拿弓箭射出!击中标靶,众人惊叹!(明珠亮相)

  皇帝提出更高难度的测试,要慕容明珠一箭射二靶,没想到慕容明珠竟然武艺高超,一口气三箭射中六靶,众人惊呼!皇上讶异,却也赞赏!

  看着慕容明珠的才气,皇帝因此也准了客氏替明珠所要的官职,不过客氏还有一求,希望皇帝能将公主德宁公主许配给明珠,公主身边的婢女瑶红一旁偷听到了此重大的消息后,赶紧回报给公主,公主听了相当生气!德宁公主也正为了想要定魏忠贤的罪而苦恼此时又来一个皇上赐婚让公主想到这一定是客氏的另一个大阴谋。

第三集

  到了比赌那天,大家都看好九娘会赢,当局面到最后赖毛露了一手,偷天换日将九娘的骰子换了过来,赢了这一场比赌,虽然是赢了但是赢的不光荣,故放弃想和九娘成婚之事,双双随即去找九娘告诉这次比赌不算,却想不到九娘早在比赌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赖毛的手法了,九娘说:用心赌的才是赢家不是吗?我今天用〝心〞赌未来和人生,今天我输了不就等于赢了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玩的把戏,我只是顺着你们而已…。双双又完成了一装喜事。

  皇宫里开始传着公主被赐婚一事,没想到客氏急于将婚事促成,立刻叫胡公公送凤冠霞披给公主,公主忍无可忍,趁客氏及胡公公还没到时,和瑶红逃出宫。

  对于公主逃往青州,刚好韩颖的九龙墬扇一事也是在清州,客氏又气又急,一旁的慕容明珠个性耿直,一直想要替国家做事,除奸铲恶,又对于客氏的养育之恩仅惕于心,告知客氏不想高攀娶公主之事,但却为客氏责备。客氏当然有其计谋,为了拿取政权的实力,这门亲事非得要快速进行才可。

  逃婚出宫的喜儿心情愉快,可是另一头的客氏却是大怒!担忧这公主不知何时会回来,婚期便会遥遥无期,对于明珠的地位也不保,于是客氏招见明珠,要明珠找寻公主下落!明珠不愿意,虽与客氏稍有口角,但还是听了客氏的话,换便衣出京找寻公主回宫。

  女扮男装的公主在街上晃的时候看到胭脂摊上的东西便走上去瞧,结果遇到王婆,王婆瞧见喜儿一看就是有钱公子,并叫公主上他那儿去看活胭脂,这儿的胭脂是死的,我那儿是活的!公主听了好奇,就傻楞楞跟着王婆走。公主被拉进风月楼后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这种做生意的地方,热情的将身上所有的钱全都掏光赎走这些小姐们,要他们以后别再取悦男人干这种事啦!

  明珠(化身杨鸣)随即也到了清州竟和公主在风月楼相遇,这时的公主正女扮男装,为了一位母亲带小孩来风月楼卖的事,和明珠大大出价,都以为对方是登徒之人,互不相让,最后还是让明珠价高者得,公主不悦,却在外面才看到明珠拿钱给这对母女要他们好好过日子,才知道自己错怪了明珠,对明珠产生了好感,却不知这位公子就是皇上赐婚的锦衣卫副指挥使,而明珠也不知道这位公子就是逃出宫的德宁公主,这也就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双双带领了赖毛的迎新队伍,欢天喜地的迎娶九娘,途中却遇到了扫把星乐连城,因被锦衣卫追杀,躲入了九娘的轿中,双双原要陷害乐连城让锦衣卫知道乐连城的下落,但双双的笨拙却让连城顺利脱险,连城心生感激。

  双双高兴的完成了赖毛的婚事,回家的路上有遇到了倒霉鬼乐连城,处处躲他,但倒霉的总是双双自己,终于在跌跌撞撞到了家里,被丈夫郑万钧一念说家是不作成天往外跑,双双一听马上到后院去做家事去了,将后院整理的漂漂亮亮、衣服也都洗好晾好了,得意的拍了两下手,忽然白天变成黑夜,后院的东西倒的倒、掉的掉,不会是那个衰神。

  乐连城因为要感谢双双的搭救故来帮双双医治口吃之病,双双殊不之乐连城是太医,以为乐连城是江湖郎中,出题考乐连城却都被乐某的机智化解,终于说服双双接受乐太医的治疗,因为双双的害怕让这场简单的治疗变成了一场闹剧趣味横生,双双吓的拔腿就跑。

  在路上遇到前来找双双的王婆,为了风月楼里的红牌媚娘和陆小虎一事,找双双帮忙;王婆告诉双双说小虎是个心术不正之人,还不断的用花言巧语欺骗媚娘,故找双双前来帮忙,结果还不是王婆嫌陆小虎没钱,还要娶风月楼的红牌,自不量力。小虎不放弃跪在风月楼外不走,王婆心生一念,告诉陆小虎说拿出五千两变让小虎迎娶媚娘,让小虎心生抢劫之念,小虎抢劫不成却遇到乐连城,连城看小虎并非是登徒之人,了解后才知道事情的始末,乐连城便出手帮助小虎。

  连城心生一计,乐某到风月楼内下迷药,要小虎和媚娘连夜逃出清州,当连城带着媚娘正要离开之时,双双突然出现,阴错阳差的喝了连城在风月楼下的迷药,连城顺势将双双躺在床上,脱下鞋子扎上金针,医治双双口吃之症。

第四集

  媚娘在前去找陆小虎的路上,撞上了清州有名的花心少爷方唐,一遇风月楼的红牌,便说要娶他做八姨太,吓的媚娘转身就跑,却被方唐的打手紧抓不放,硬要拖回方宅,幸而公主实时伸出援手(女扮男装),方唐发现公主是个草包,出手之际明珠实时赶到,这是明珠和公主的第二次见面,加深了公主对明珠的映像,便义结金兰以兄弟相称。

  双双那头突然惊醒,口吃之症果然好了,高兴的双双却忘记媚娘的事了。王婆心里一急带着人就去追陆小虎他们,似乎命运不让小虎和媚娘在一起,媚娘又被抓回了风月楼,媚娘苦苦哀求王婆,王婆心一打横,说什么都没用,媚娘只好以死相逼,王婆厉声道:除非陆小虎拿出五千两不然,你就永远关在风月楼。门外的双双听到,心想我怎么会这么胡涂!媒婆是应该要成人之美,我竟然活生生的拆散了一对好姻缘!

  几日后,双双替万钧准备次日上京赴考的包袱,心理诸多不舍,要万钧一切多保重,并叮咛万钧在外不可有越轨的行为(以五戒为重,没结巴的双双说话溜,念五戒尤其清楚),万钧要双双不要多想,赴京应考三次,他哪一次不是考完就准时回家,更何况这次他可是下定决心非考取不可啊,也是给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絶对不会在外面乱来的,要双双放心等候,双双相信丈夫,送丈夫一段路后,万钧要双双回去,双双依依不舍。

  双双回到家中,对小虎和媚娘的事情感到后悔,怎么可以只听王婆随口一说呢?这再苦恼该怎么办时,连城来到双双家原来是为了扇子和在风月楼害双双昏迷一事而来道歉,双双才跟连城道说王婆拜托一事,故想要帮助媚娘。

  单单一听到双双要为了,风月楼的舞女和一个穷酸的小子作媒,心想这次不可以再让你成功的促成这一桩因缘,心生一计,就是找方唐帮他作媒,反正王婆眼睛只有钱,而方大爷哪钱多的是,这媒一定成,只是媚娘态度上的问题,但好死不死小虎前来借钱,抵押品就是小虎自己,这次媚娘想不嫁都不行。

  媚娘为了小虎决定下嫁方唐,请双双为他了结一个的心愿就是要找到媚娘的亲生母亲,但媚娘只知道他亲生母亲姓李,在腿上有一块疤,就凭着这一点点的线索,连城快马加鞭到柳溪村打听到媚娘母亲的姓名叫李玉娥,双双一听差点昏倒,这不就是王婆的本名吗。双双和连城赶紧到前往风月楼。

  画面回到风月楼,王婆试图说服媚娘嫁给方唐,知道媚娘心里难过,心想照顾媚娘这么久了,也不知道媚娘的亲身父母亲是谁,一问之下才知道媚娘竟然是自己的女儿。王婆奔出媚娘房间心中竟是懊悔,双双与连城听到王婆的叹息,也为王婆感到难过,安慰王婆并说服王婆别耽误了媚娘的幸福…。

第五集

  方唐大堆人马准备来迎娶媚娘,没想到王婆竟要将原本方唐给的聘金退还回去,并赔上一堆银两,取消这门亲事,愤怒之余的方唐本来想入内强抢,却遭乐连城打退,方唐一看苗头不对只得接受王婆的条件走人。

  小虎与媚娘拜别了王婆两人往外地发展去了,乐连城也回京去找德宁公主、晋见皇上,告知韩颖一事。

  郑万钧上京考进士,考完后到了放榜的时间,两人怎么看都看不到郑万钧三字,吴大志又在调侃万钧,这时典试官出来念出皇上钦点的探花、榜眼、进士,没想到万钧竟是皇上钦点的第一名进士,随即相国大人隔日召见,竟然是要将相国的女儿青青嫁给郑万钧,万钧被吴大志鼓吹的结果是要做陈世美第二。

  京城里传来了鞭炮声,新科状元准备迎娶当朝相国的女儿青青为妻。

  洞房花烛乃人生三大乐事,抱得美人青青归,郑万钧正和青青洞房花烛,当掀起盖头的时候,里面的人竟然是双双,原来是郑万钧在做恶梦,青青便怀疑万钧有事瞒着她,在青青逼问之下,万钧竟然装病昏迷,刚好乐太医到了相国府,顺便帮新科状元看看身体,原来郑万钧是装病,借机好好的整整他,万钧惊醒什么病都好了。

  万钧与乐连城讨商量,乐连城认为万钧利益熏心弃发妻不顾,他不应该与此人为友,更没商量可讨!连城要去告诉相国千金万钧他有妻子的事情,万钧苦苦相求,请乐兄高抬贵手,说会给双双一个交代,并托连城转一书信给双双其实内是修书,这也算是帮他的忙,因为他知道愧欠双双太多,而自己实在没脸见双双,所以请求连城代他走一趟。

  连城虽然不高兴,但也没法,答应替走这一趟。(因双双对连城有救命之恩,连城可怜双双一个人在青州等着丈夫,也想去探访她。)

  青州出状元一事以传遍整个青州,王婆高兴的前去祝贺,双双家里的摆设全都被青州的百姓换成新的了。

  连城前往青州的路上,在背后蒙面的锦衣卫紧紧跟着,见连城的包裹中很像有重要的东西,途中抢夺连城包裹,锦衣卫以为包裹里的信是韩颖的遗书,跟连城抢夺时却将信撕破露出郑万钧笔四字,锦衣卫发现抢错了,赶紧撤退,连城正在苦恼这样的信要怎么交给双双,不小心看到休书二字,原来那负心的郑万钧根本不是要跟双双讲清楚,而是直接把他休了。这样怎么跟双双交代阿。连城走着走着到了双双的家门口,看到全都是慕名而来要请双双作媒的人,双双看到了休书瞬间家中的东西又恢复到之前的样了,双双一脸落寞。

  双双大笑,认为这一切都是假的!要连城不要那么好笑!故意跟万钧一起联合起来玩她!这时,连城很认真的、专注的、诚恳的看着双双说:“这一切都是真的!”,双双一听,怒火冲冠!

  双双气到说话迅速且不能自己,一下骂万钧这个没良心的,一下又骂连城这个带衰的人,……最后还把连城给赶了出去!回到了青州,德宁公主花喜儿惦记着杨公子(慕容明珠),在饭馆吃饭,不料,身上的盘缠都用尽了,被当成骗吃骗喝的,被店小二追打到大街上,不料却撞到青州有名的登徒子方唐…。

第六集

  被店小二追打到大街上的德宁公主,不料却撞到青州有名的登徒子方唐,方唐一见喜儿面貌佼好,马上开口要娶喜儿作他的八姨太,命手下将喜儿绑了回家。

  万钧接到宫里太监的招唤来到了客氏面前,客氏知道万钧是青州人,她底下的人知道瑶红回过老家了,她猜公主一定也还在青州,要万钧把青州所有家中未嫁的妙龄女子给全柬选进宫!(但不让万钧知道隐情)万钧知道客氏是宫中有权的女人,他听相国千金的话,要对客氏百依百顺!可要回到青州,这让万钧可头大了!

  双双冷静下来之后一直望着郑家的祖宗发呆,他们可是保佑到万钧这个郑家的后代了,可是万钧怎么成了陈世美呢?双双正要啜泣之时,一个地痞用力敲着双双的门,双双来不及落泪,气愤的开了门!“想干什么!老娘没空!”对方制止双双关门,说是他们的方唐公子要找她做媒!双双一听到又是姓方的就气!“你们这些男人到底要结几次婚才够啊!不接不接!找别的媒婆去!”双双把地痞给轰走后,越想越气,准备上京找万钧算帐!

  当双双背着包袱走的途中,方唐一行人抬着轿子挡住了双双,(这一行人准备的到妥当,乐队、鞭炮什么都齐了,就差媒婆)方唐硬要双双给他做媒,双双拉开帘子,发现轿内新娘被五花大绑,眼里透露出惊慌求救的讯息(轿内新娘为花喜儿),双双一看,非、常、火、大!“那好,我就替你做媒!”双双迎亲途中见机行事,用脚一勾,把竿子上的鞭炮拨到方唐的马脚边,马匹受惊,方唐跌跤,所有人乱成一团,双双趁机抢救喜儿!可是,两人跑不快,这时,乐连城途中相救,造成阻挡,要双双两人赶快逃!

  双双和喜儿回到了家中,喜儿谢谢双双救命之恩,并要求双双收留,说明自己是公主,只要和俾女瑶红会面了,一定会报答双双的……双双觉得女人真命苦,而且喜儿脑筋还有些问题,可能是苦日子过太久了才会想当公主,起恻隐之心,答应喜儿留下,这时乐连城又来找双双了!(加入喜儿什么都不会就会琴棋书画,刚好与双双互补)

  双双虽然感谢连城帮忙脱困,可是还是觉得连城是衰神,要他赶快走,喜儿观察着连城,她觉得连城的声音耳熟,原来是再宫中的乐太医。

  外边传来王婆的声音,告诉双双万钧中状元回青州,街上正热闹着,要双双赶紧去迎接,双双闻言整个人杵在那儿了!双双看着连城,认为连城原来是要给她惊喜的!现在万钧不是回来了吗?她得赶快去接他,连城疑惑──

  街上,喜儿和双双、王婆等人看着万钧衣锦回乡,结果,双双瞧见了内眷的轿子,应证了连城所言,万钧已然再娶!双双马上冲到大街的中央,挡住他们行进,并且状告钦差大人!结果万钧发现是双双,不敢出去相认,双双含泪注视着轿子,所有人把双双当作是疯婆子,把她推开一旁,起轿离开,连城一旁看了摇头 (吴大志见到是双双大嫂心虚,赶紧躲到轿后去)──

  连城来到万钧公馆,对万钧写休书一事不满,万钧没辄,要连城替他想办法,现在还有一件是更重要呢!他回来是奉了圣旨,要将全城十八岁的未婚女子给送到宫中啊!连城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事发生,认为这不太会是皇上所下的指令,但却还是被钦差大人点名要帮他,连城说,这个忙他可以帮,不过,万钧得要见上双双一面,毕竟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万钧答应。

第七集

  原本被挡在外面的双双终于可以见上丈夫一面了,两人见面,万钧先是言好话,要双双成全,可双双个性直接,不再忍气吞声,万钧最后也不再多说,告诉双双已成定局,无法改变,要双双接受,双双绝望,颓丧离开──

  回到家中,喜儿看见双双如此,也觉心疼,双双一个人呆着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掉下一滴泪水──

  隔日,双双整夜未睡,一大早就有二三十个人来敲门,喜儿大惊,要双双赶紧出去应付,来请双双做媒的纷纷要双双给他们的女儿找对象,不然钦差大人要将他们的女儿带进宫里,以后就见不着面啦!双双一想,钦差大人……不就是万钧吗?双双露出笑容,心里有底──

  没有一个姑娘来府衙报到!郑万钧听吴大志这么一说,面色铁青!才知悉百姓不愿意把女儿送进宫里,乐连城一旁若无其事的看着。万钧想了,心有一计!要吴大志马上按照名册住址,一家一家把人给抓来,吴大志拍马屁的称赞着万钧英明!正当两人说至此,家丁急报说有位妇人求见,万钧知道又是双双来闹,实在没心情理会,左一望,望见了连城杵在那,要连城替他一见,连城只好匆匆走出。

  双双一见到连城高兴,让连城觉得莫名其妙,原来双双是借机见连城的,并要求连城替她偷名册!连城楞了下,苦笑……我会医人的病,不会偷人的东西……双双老神在在的对连城说:一回生二回熟,帮了我,也帮了百姓啊!连城才知道双双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又问双双难道不担心万钧会因此而无法完成圣命吗?双双心冷说着:他不念夫妻恩…我还念往日情吗……当此时,方唐等人趁双双出去来到了她家里准备把喜儿给带走,却不巧遇上了师爷前来送礼(受钦差夫人青青委托送礼给双双),却无意帮助喜儿阻挡了方唐等人,师爷带口信说明青青会于次日前来拜访双双,请双双在家等候。

  受双双之托的连城,硬着头皮进入了吴大志的房间,随意掰了几句替吴大志扎了针,待吴大志不注意悄悄偷走名册,巧换了他册代之。

  偷走名册的连城来到包子摊把名册交给双双,双双惊讶,还没料到连城真会帮她,稍稍对连城有所改观。

  街道上感觉有股压力,包标贾(小包)因为关了赌坊后就重操旧业当起了打更地保(而这地保的工作又是方唐帮他弄来的,所以很听方唐的话),他很尽责的喊着府衙的命令:府衙有令,十八岁姑娘由父母陪同前往报到,违者重罚!(街道百姓妇女闻讯避之,关窗的关窗,关门的关门)这时狗六跑来将他拉去方唐那里,要他把喜儿大嫂从宋媒婆那里请过来,小包一听,宋媒婆跟他有交情,应该好办,赶紧替方唐跑一趟!方唐要小包将喜儿骗出来然后我们会将他绑走。

第八集

  小包来到双双家里,准备对喜儿与以骗之,却刚好看到喜儿在厨房用东西,而小包也顺势到厨房帮喜儿的忙──小包要叫喜儿从后门跑走,想尽办法要喜儿从后门出去买东西但喜儿却什么东西都买好了,小包无技可施,刚好双双回来了,眼一瞧那不是狗六吗?怎么会在这里?进到屋里才知道方唐要小包来骗喜儿,叫小包回去跟方唐说,明天他要出去叫他们直接过来抓喜儿,原来双双打的如意算盘是明天青青夫人会来,让方唐将钦差大人的夫人绑走。

  另一头万钧带了大批兵丁在府衙门口准备出去抓人,声势浩大,要吴大志宣读名册!“肥猪十八头!……”大志一念,才发觉搞错了名册,弄了乌龙,万钧气怒!

  于是大志跑去找唐单单拿到了名册的吴大志开心极了,觉得自己可弥补先前的错误,正当要拿名册给万钧的时候突然下了大雨,吴大志一点都不担心!对天空笑着:有伞!一踏出门槛是没问题,嘻嘻笑的,可走了几步却滑了一跤,名册散了一地,被雨水淋湿,吴大志唉唉抢救:老天爷你别闹我啦──万钧气得快发疯了!

  双双拿到名册马上招集全城的媒婆,九个媒婆全都聚在一块等候双双指令呢!双双与媒婆们齐心合力一一配对,顺当有趣,喜儿显得很开心,更佩服双双,心理暗自替双双加油,给那个负心男人好看!

  双双忙了整天,和喜儿坐下休息,喜儿问双双对姊夫还想念吗?双双沉默了会儿说道:一辈子就这么一个男人,会不想吗?喜儿能了解想人的感受,见不到又碰不到,想…却又得不到……双双注意喜儿,问喜儿是否有心上人,喜儿笑笑说着,对双双倾吐湖边情景,谈及杨鸣的事。

  夜,喜儿一个人看着窗外,忆起杨鸣公子(慕容明珠)。

  第二天,双双塞了馒头要出发去做媒,喜儿问双双真不等钦差夫人,双双觉得黄鼠狼不会安好心,当然不等!双双一离开,方唐等人虎视眈眈欲进去抓喜儿之时,钦差的轿子又到了,方唐呕,每次都碰到钦差的人,这些人怎么闲闲老喜欢来宋媒婆的家里!

第九集

  青青到了双双家里才知道双双出去了,虽然生气却也忍住怒火,还请喜儿坐上轿子去替她把双双给请回来,喜儿高兴的跳上轿子走人,而青青却阴错阳差的被方唐的人给架走了。

  郑万钧没法子只好跟吴大志和大批人马前去一户户的抓人去──

  来到赵师傅门口,一问才知道赵师傅是之前为皇帝御膳房的赵师傅,有一女赵怡芳十八岁,已经结婚去了,郑万钧急忙的找下一家去了。

  郑万钧马上找下一户,找了一家民宅,发现刽子手方大魁的女儿已经嫁给棺材铺老板的儿子啦!众人愕然,没关系,还有上百家呢──

  万钧与单单等人又上街走去,却意外碰到了街上喜庆车辆,造成青州街道大塞啊!万钧看到双双正在和其它的媒婆在做媒,两对人马擦身而过,互相较劲,单单直视双双,双双看见万钧,含泪隐忍,面露笑容大喊着:成双成对,白头到老,永不变心!

  快马奔走,踏过溪水──

  慕容明珠骑着快马,领着四位锦衣卫的人越过林间,到了青州界碑,明珠突然停了下来,半响,他转身对四个侍卫下令,要他们回宫,他将独自前往青州,侍卫们听令离开──但四人却偷偷的紧跟在后(四大锦衣卫,为客氏最高武功手下,风、火、雷、电,四人武功一起时连明珠或连城都敌不过,但只要是他们单一出现时,武功便不及两人。)

  狗六前去找宋媒婆做媒,双双到了方唐的宅上,方唐大悦,先行进房间一瞧,发现被五花大绑的是青青不是喜儿,双双巧妙的讥讽着青青,随即打发了方唐的四位夫人离开。

  青青认为是双双串通绑匪一起绑票她,双双说她忙得不得了,没功夫设这种计谋,反到要青青好自为之,小心绑匪知道抓错人可是会杀人灭口的啊!青青吓到,要双双帮帮她,她会接她回去住的,并让双双做大她当小,双双冷笑,自己本来就是大的,没必要跟她争,要她现在闭嘴,她会想办法救她出去的,青青猛点头。

  双双让方唐瞧门内女人,发现抓错人而大惊,双双说可怕的还在后头,你们抓的可是官夫人,会被杀头的!方唐听了腿软,要双双帮忙请她出去,双双说她会请太医帮忙,要方唐候着别轻举妄动,方唐也猛点头。

  万钧沉着脸,单单和大志不敢惊动他,没想到双双跟他做对,让全城姑娘一天之内全嫁了,他该如何跟上面的人交代啊!这时,师爷来报,说夫人失踪!万军一震,紧接双双来到门口,告诉衙役,钦差夫人到!要郑万钧出来见人!

  万钧听了双双所说的一切,才知道青青被绑架的事情,并答应双双让连城去帮忙谈判。

第十集

  连城和双双联手,乎巄了方唐一顿,有借机勒索方唐一笔,暂时平息了方唐的事,但是情才刚刚开始呢,在乐连城帮青青平安回到青州大宅后,锦衣卫告知郑万钧奉圣夫人请郑万钧到青州来的目的,竟然是要找寻德宁公主,并要郑万钧立刻软禁乐太医(利用青青一事勒索歹徒)。

  方唐损失惨重,准备去抓小包,到了小包的住处,刚好小包带着喜儿前去游玩刚回到家中,小包开门一看傻眼。

  小包被吊起来考打要问出喜儿的下落,喜儿出现在门口,方唐惊喜!答应喜儿与小包交换,小包急跑去搬救兵!

  双双从小包口中得知喜儿的事情,这还是得请乐连城帮忙才行,狗六等人上门,双双说会试着拖时间,要小包赶紧去找太医!

  不料太医刚好被郑万钧软禁,小包心急到处找不到太医,只好找赖毛的兄弟前来帮忙,乞丐们找了一柱香的时间,但却找不到太医,出非太医被关起来了,小包灵机一动,前去套门役的话,套出太医正被软禁在东厢房,带着太医逃离快步前去救喜儿。

  双双在方唐那里拖延招数已经用尽,心里嘀咕着地保不来喜儿不保啊!希望太医赶紧来救。

  在街上的小包问太医如何救喜儿?不巧这时候连城看见迎他们前来有熟悉的轿子,小包发现是吴大志一干人,站在街道,太医瞧见一旁有铁店和布店,顺即想到办法,他随手偷了一把刀长度的铁条,又快速偷了布店的花绸子,将铁条捆上,小包不知道连城还有偷东西的习惯,傻了眼……趁此,吴大志的轿子被连城给挡了下来,拿出宝剑要吴大志去抓鬼见愁方唐,吴大志看见上方宝剑,立即听令的去方宅抓人!

  正当喜儿准备和方唐拜堂之时,吴大志和多位衙役前来抓人,立即将方唐抓走,双双讶异,知道这可能又是太医的一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