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大结局
第十一集

  连城见四人都平安无事,要离开青州。双双也开始对乐连城的态度有所改变,拜托连城将喜儿送去唐单单家,那里比较安全,到了单单宅院,安置好喜儿后,喜儿告知连城自己是公主一事,连城以为喜儿在开玩笑,喜儿只好搬出之前在宫中整太医一事。连城想起当时的情景,立刻参见公主,公主马上将乐太医扶起,乐太医也将他发现魏逆的证据跟公主报告。

  吴大志高兴的以为立了功抓到了绑架青青夫人的歹徒,没想到反而让万钧破口大骂,发现上方宝剑是假的后,才知道自己被太医耍了,吴大志碎碎念:谁会想到要把布掀开来看啊……。

  既然连城跑了,对青青不敬的方唐少不了挨板子伺候,方唐在唉唉叫的时候,说自己是要抓花喜儿不是青青夫人,还请万钧饶了他……万钧问方唐:花喜儿到底是谁?怎么会绑到钦差夫人。万钧认为方唐目中无人,难道不知道现在他在替皇上做事;方唐说花喜儿是有名的美人儿,但是脑子有点怪怪的总是说他是德宁公主,郑万钧一听立刻叫方唐将花喜儿找回来。让方唐戴罪立功,三天之内将花喜儿带回府中,从此不计较绑架一事,方唐猛点头答应。

  方唐马上前往宋媒婆的住处,一问之下喜儿早已离开,却从方唐口中得知郑万钧对喜儿也有意思。

  双双去找万钧的夫人青青,故意告诉她万钧要纳妾啦!青青听了不相信,双双要青青只待她和万钧对话,青青一旁了解便行,果不其然,双双用话语套出万钧的确要找喜儿,青青听了怒气冲出,要万钧给她一个交代,双双见两人争吵,故意一旁煽风点火,还说替青青不值啊,遇上这样的男人真是可怜啊……在无法之下,万钧被逼急了只好说出秘密,这个秘密就是……宫里要找逃宫的宫女啦!他只是想抓喜儿问问而已……双双和青青睁大了眼睛瞧万钧,万钧要眼前两个女人放了他吧,如果这事办不成,他担心现在的钦差地位不保啊!青青一听,要求双双帮忙,双双表面先是答应了,但心想绝非那么简单!

第十二集

  乐连城将喜儿带到破庙,喜儿在知道乐连城是太医后,丧气的告诉连城自己是公主的身分,连城想过双双跟他说过,喜儿会幻想自己是公主,乐连城也没有准备相信喜儿的话,直到喜儿跟连城说着她万万没料到到自己的身分会让双双和小包陷入困境,连城这才仔细听着喜儿说的话,喜儿知道连城对她的身分有所怀疑,并忆起在宫内他曾经为她把脉的事情,她用母狗骗了连城,连城才惊楞……原来他要找的人就在眼前,乐连城马上跪下跟公主行礼,但他还有话要对公主说,只是现在不是时候,担心公主会有危险,并要求公主千万不可再曝露自己的身分,韩颖师父担心公主的安危,公主听到韩颖的事而欣喜的问着连城韩颖在哪里?连城不敢跟公主实说韩颖已死的事,只要求公主现在要自保,公主答应。

  小包来找双双,告诉她喜儿和连城在破庙躲避,双双觉得钦差府要抓的人一定是好人,她告诉小包,要想办法把喜儿给弄出城去。

  双双不问喜儿身世,帮着她用迎亲计谋出城,结果被方唐和众官兵等人拦下,喜儿女扮男装被识出,一旁经过的明珠看官府怎会拦花轿儿好奇的停了下来,他看见又是方唐狗丈人势,又惊见新郎官是他的结拜兄弟,明珠想干涉时,方唐将喜儿的帽摘下,露出秀发,明珠惊艳,insert一些明珠和喜儿相见的画面,原来结拜的兄弟是个女人──

  喜儿被抓后,万钧私下问其身分问题,喜儿告诉万钧她出宫的时候和公主换了衣服,其实她只是一个卑微的宫女瑶红而已,为了保护公主,她绝不会说出公主的下落!万钧试想没抓到公主反而抓到宫女,并交代先关进大牢,喜儿松了一口气。大志将连城带到万钧面前,万钧问连城为何要帮双双的忙,难道他们知道公主的下落吗?又问连城花喜儿是假公主还是真宫女?连城笑着问万钧,若所抓之人是公主,为何不赶紧将她送回宫里呢?看见连城老神在在,万钧更是不敢妄动,要是抓错了人,奉圣夫人一定会罢了他的职的,问不出东西来只好将乐连城关入大牢。

  双双来到牢里看喜儿,问喜儿为什么钦差要抓她?喜儿自己也不知道,心里开始焦急,也许是宫里发生什么事也说不定,双双还是认定因为万钧觊觎喜儿的美色才有此动机……

  小包也来见喜儿,并告诉双双连城被关了,喜儿听了觉得自己害惨了他们,要双双先想办法救太医,因为只有太医才能信任,小包则要双双先救喜儿,双双左右为难,问了太医之后,听太医的话先救喜儿,小包只好把香拿来救喜儿了。拿着麻辣火锅,双双让喜儿给吃了,两人换上狱卒的衣服准备逃出府衙时,却被吴大志识破,两人逃走,吴大志带人追上──双双和喜儿逃到街上,小包在街上带两人逃到方唐的宅院躲藏,小包用刀挟持方唐让双双和喜儿躲进方宅,方唐怕死只好依从,小包又显出英勇气概,要方唐马上派狗六准备一顶轿子让双双和喜儿出城,方唐在窗口指示狗六这么做,背后则被小包用钢刀顶着,不得不听从小包指示,狗六见方唐的脸色不对,但暗兵不动的真弄了一顶轿子回来,双双和喜儿换上方唐的衣服乘轿子离去,小包待在方府,威胁方唐,让双双和喜儿出城他才放了方唐。喜儿在轿中感动小包为他这么做,双双也对小包另眼相看,不过双双一瞧轿外并不是往城外的方向,而是往官府的方向,令双双惊讶,结果轿外正是吴大志和狗六,双双和喜儿出轿,发现狗六早就知道方唐被要胁的事情,狗六赶紧通知吴大志来抓人,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喜儿就这样被带走,双双要喜儿放心,她会想办法救她的,喜儿欣慰。而方宅的小包也给狗六抓起来送进府衙了!

  这时候双双带着麻辣火锅来到万钧这里,万钧正和青青在谈论太医的事情时,闻到这股味道就觉得恶心受不了,要双双拿开,可万钧好吃,这也是他喜欢的火锅,忍不住就吃了一碗,当双双见万钧吃进肚子里后,便告诉万钧他已中毒了,除非找乐太医来,否则必会毒发身亡,万钧慌张的要青青赶紧找太医来。

第十三集

  乐太医一到便说郑万钧中毒了,但那只是泻药,顺手将万钧的昏穴一点,拿了皇上的尚方宝剑前去救小包,双双则是拿了钦差大人的令牌前去救喜儿,双双一到了牢房,发现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两个狱卒昏倒在地,一问才知道喜儿被蒙面人救走了。

  牢里,慕容明珠潜进,救出喜儿,喜儿惊──

  双双来到牢里要救喜儿,却发现喜儿不见了。连城来到码头亮出上方宝剑,连城顺利救出小包。从狱卒的口中问出,黑衣人的的去处,大家赶紧的跑去,锦衣卫的行馆,救喜儿。明珠带喜儿来到他青州的行馆,要喜儿先躲一阵子,喜儿不明白,为何杨公子要救他?明珠笑着告诉喜儿自己已经知道她就是洪公子了,喜儿惊喜。

  喜儿告诉明珠自己不是要隐瞒,只是图方便才扮男装,没想到当初误打误撞被人拉进了风月楼。一家丁来报有侍卫回府,明珠反应,要喜儿待在房里。

  四锦衣卫在厅堂等着慕容明珠,要明珠不需再找公主,而且公主密谋造反,非杀不可,明珠惊楞。在外头偷听的喜儿,转身跑了开去,这时明珠才有些明白,原来喜儿就是公主,但仍然有些怀疑前去一问喜儿,喜儿因误会了明珠,逃出了锦衣卫的行馆。一出了行馆马上就遇到了锦衣卫的四大侍卫,还好连城实时出现,不料双掌难敌八手,眼见公主差一点被四大护卫杀了,一个黑衣人出手救了公主,叫公主先走,原来那个黑衣人就是慕容明珠,连城和明珠两人联手攻四大护卫的头头,风抵挡不住,随即撤退,明珠马上问乐太医,喜儿是否是公主,乐太医告知明珠喜儿是公主一事,更将奉圣暗杀韩太医和奉圣要他娶公主一事的内幕告诉了明珠,明珠听了一脸错愕,不敢相信干娘竟然是这样的人,请连城传话给喜儿说明珠想见他。乐连城在言语当中知道慕容明珠不清楚实情,所以确定了客氏有事情隐瞒明珠,更也证明客氏并没有把明珠当自己人。但乐连城对明珠说着,不管他是敌是友,今日分开后,两人敌对的情况是事实,所以再见面时,两人绝对不是朋友!慕容明珠很困惑,不管未来如何?他会把事情弄清楚,还求连城替他约公主见一面,连城答应。

  双双一个人在家,将怀中的休书摊开桌上,他想起万钧曾经体贴的对他,想起和万钧过去一起生活的时光,双双好难过,这时喜儿来到双双家里,双双看到喜儿高兴的不得了,双双还问喜儿怎么逃出来的,喜儿没多说便看见双双在看休书,两人感性的讲述男女间的情爱与无奈,喜儿也将自己心中的事告诉了双双,这时,双双听到外面有声音,要喜儿先躲起来。原来是万钧来找双双,万钧看到休书对双双说着,他们的缘分已尽了,要双双不要再沉溺过去的回忆里,双双擦擦眼泪笑着说,自己才不会再想他呢!只是要把休书随时带在身边提醒自己郑万钧是个负心汉!

  万钧知道这阵子跟双双之间因为全城娶亲的事情搞得两人关系越来越差,跟双双说这样实在不值得,虽然做不了夫妻也该做朋友麻!连城问双双喜儿还好吧,双双叫喜儿出来,并进厨房给两人弄点吃的,连城告诉喜儿刚刚他和慕容明珠谈过了,喜儿楞了下,原来杨鸣就是慕容明珠,而他们两相识全都是因为明珠有目的的,不过连城却替慕容明珠说了话,要喜儿先观察,也许这里面有误会也不一定,否则刚刚他就不会被慕容明珠所救了。

  连城告诉喜儿,慕容明珠要见她,喜儿不愿,并将玉佩请连城送还给明珠,连城答应会转告,连城又告诉喜儿青州不宜久留,他担心会让双双他们陷入危机,他们必须赶紧出城,而在这之前,他得要去单单那里再把韩颖师父的扇子给找到,要喜儿先等待,双双炒了一盘菜出来给两人吃,连城托双双将喜儿带到小包那里去比较安全,他去办件事情就会去找他们,双双保证一定会让喜儿安全。

  四大护卫正在跟郑万钧说,叫他封锁全城,直到找到那个人为止。

第十四集

  一早双双和小包要送喜儿出青州,一出门竟然发现全城都被管制了,要出城的一个一个收身,验明正身为了就是要抓喜儿,双双于是乎一不做二不休,打昏的三个官兵,装起官兵来了,不料郑万钧竟然紧急集合,双双要溜也溜不掉了,只好跟着大家一起去集合了,因为双双看到郑万钧出口救骂,让身份暴露出来了,还好小包精明,想出一计鱼目混珠,当场让集合场混乱了起来,赶紧带着双双和喜儿跑到安全的地方。

  清晨连城趁单单不在时,潜入她的房间找东西,突然发现单单回来了,干脆就大刺刺的坐在椅子上,单单一看见乐太医心花怒放,没想到连城这么心急,心想原来连城早对她早有意思,还来房里找她……连城尴尬解释,是要来看扇子的,单单心想想见我就说吗?两个人躺在单单床上看着上面单单珍藏的扇子,在外面因为好奇连城要办什么神秘的事情,于是跟踪了连城到了单单卧房外,让双双更确定连城跟单单有私情。

  喜儿想到明珠的事而心酸流泪,双双问喜儿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把她给救出来的呢?喜儿告诉双双是她朝思暮想的人救了她,但让她更觉的痛苦,双双觉得喜儿可能失恋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反应,站在门外关心喜儿的小包不停的张望,担心喜儿会不会生病了?

  单单上钦差府上找吴大志,吴大志以为单单真是来找他的,乐得迎接,没想到单单是要找乐连城的!说有事要跟连成商量,吴大志显得很不高兴,他说那个太医人品有问题,而且现在全城都封城啦,太医要是被逮到了,就得准备入监,要单单别找他啦!吴大志还拿了一个箱子送给单单,单单打开一看是把不起眼的纸扇,随手就把它丢在一旁了!大志安抚单单:没关系,我再给你买漂亮扇子!单单一点都不领情就走了。

  在小包那里的公主闷闷不乐的,小包不停的演戏逗她开心,公主谢谢小包,能认识小包这个朋友是她的福气,小包听了不好意思,他只希望喜儿能开心,只是喜儿长得太漂亮了,大家都要追她,是他福气好才让喜儿不嫌弃跟他做朋友!喜儿听小包这么一说,觉得很愧欠他,因为她没跟小包实情说出自己为什么会被许多人追着跑,小包小心的问着喜儿,到底是谁让喜儿不开心呢,小包一定第一个为她出气!喜儿终于露出笑容。连城找公主,告诉公主封城之事,他们必须要用结婚计策才可全身而退,并问公主,是否真的不再见明珠,公主心意已决,连城只好将玉佩拿给明珠了。

第十五集

  慕容明珠在枫树林等着公主到来,却等到了连城,连城将玉佩和公主的话带给明珠,明珠难过,但不死心,还想见公主一面,不料四大高手尾随跟踪连城,明珠不放心也跟着去──

  单单腼腆的说要找双双帮她作媒,刚好连城也到了,原来连城要拜托她作的媒就是这一个媒阿!双双心理显得不高兴。连城心想要假扮的媒是要喜儿和小包,但连城这时才发现有人跟踪,只好顺着单单的意思,双双说这个媒我一定包到好。之后四大护卫反而跟踪双双去了,连城不放心紧跟在后,找到机会将双双拉到一旁讲清楚,四大护卫一看双双不见了,准备开始搜索,明珠出现说不用找了,要是跟踪双双可以找到他找就找到了,五人便转身回锦衣卫行馆去了。双双一直不听乐连城讲话,连城才跟双双说起扇子一事。连城以为扇子在单单那儿,双双才知道连城是为了什么去找单单的,双双又问连城什么样的扇子,连城形容,双双想到不会是再郑万钧那吧!但心想先就喜儿要紧。明珠不知道该怎么帮喜儿,只好将四大护卫全部支开一一打伤,为了不要引人怀疑,明珠也将自己打成重伤,这样喜儿就有足够的时间来准备逃离青州了。

  双双问青青知不知道前几天万钧来找过她?青青气势凌人,告诉双双万钧做什么事都会跟她报备,万钧很疼她的,相信万钧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反倒要双双别再那么执迷不悟啦!双双笑着说自己对万钧已然心死,不会有所期待,不过万钧找她是为了喜儿的事。青青直接反应问双双,难道他还要纳妾!双双点头。青青急得想要出去找万钧算帐!双双制止青青,她说有更好的计策要请她一起帮忙,只要让喜儿出嫁了,万钧就没辄了不是吗?青青一听有理,问双双她该怎么做!双双要青青不要让万钧知道喜儿要结婚的事,青青可以去观礼,证明两人的婚事,青青认为是好计策,答应了双双,两人笑得很满足。

  方唐跟狗六跟踪小包,知道小包忙着准备结婚的事情,方唐认为不宜打草惊蛇,得赶紧回报钦差大人!马上到了钦差府上找万钧,让青青给阻挡了下来,青青问方唐来做什么?方唐说他找到喜儿姑娘的下落了……青青问方唐这跟我们大人有何干系?方唐说这…跟大人的确有关系,如果不赶快,那喜儿可是要结婚了… 大人就娶不了啦!方唐说毕,觉得自己说露了嘴,马上闭嘴!用手遮着嘴巴。青青忍住怒火,要方唐从今而后不要过问喜儿的事情,她也不会计较错绑过她的事,否则她会请相国府的人关了方家的钱庄充公!方唐听了不敢得罪夫人,说自己以后决不会管了,只要钦差大人饶了他就行,青青夫人跟他保证,万钧绝不敢动他一根寒毛,方唐这才放心离开。

  方唐想到如果郑万钧不娶喜儿,那我就纳喜儿为八姨太搂,方唐心想等小包要和喜儿成亲之时,来个大抢亲不就得了,把小包换成我这样刚刚好。万钧问吴大志方唐死到哪里去了?叫他帮忙找个人,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要吴大志去将方唐找来,吴大志才一出门便给青青挡了下来。现在青青正在气头上,一听方唐说郑万钧要娶偏房,连郑万钧拿他也没折。

  双双也因为回家的路上看到慕容明珠在路旁流泪,一旁树林里喜儿在那看着难过跑回家去,双双便觉得这一对一定有情愫,但连城跟双双说他们是不可能的,叫双双不要在增添是非。双双找到了慕容明珠,知道明珠是爱着喜儿的,希望双双可以帮他,双双于是约了喜儿出来,和慕容明珠好好的谈一谈。但这中间的情愫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完的,在纠缠不清的时候,小包出现了,这时的小包也正沉醉在要和喜儿结婚的喜悦中,虽然他知道是假的但还是很高兴,喜儿也是告诉明珠不要再来烦她了,她要跟小包结婚去,但明珠殊不知这是假结婚真逃走,双双一看也知道他们俩缘份未到。于是就照计划进行了。

【天下第一媒婆】扬州记

第十六集

  青青闹着官府上下不安,又叫大志将他装起来,跟大人说抓到喜儿了,郑万钧一听马上去找四大护卫,没想到却闹了个大笑话,青青终于受不了了,跟万钧你一句我一句,说万钧要纳妾她心里很难过,这才说穿了,原来都是宋双双在投搞的鬼,万钧便将喜儿的真实身份告诉青青,青青才恍然大悟。

  青青也将双双的计划告诉万钧,万钧便将计就计,等到新婚那天再来个一网打尽,青青又去探探双双的口风,让双双觉得很奇怪,怎么刚得到青青的帮忙后,只要是出城的迎亲队伍也都开始严厉盘查了,连城心想这一定有鬼,连城心生一计,叫喜儿假死在顺是送出城。

  另一头的方唐也在准备要娶喜儿,兴匆匆的张罗着。

  时候到了,小包和喜儿演了一出,毁婚记要叫小包失手杀了喜儿,在混乱的时候在借机逃跑,但万万没想到,方唐竟然跑出来搅局,再小包和方唐扭打之时,喜儿为了要救小包,帮小包档了一刀,不幸丧命,四大护卫一进来,将喜儿的脉搏一把,果然已经死了,便回去京城复命去了。

  明珠一时不能接受,久久不走,希望可以跟喜儿单独相处,小包和双双、连城便到外面等候,时间一久不料在进去看的时候,喜儿和明珠都不见了。原来这是连城和双双的布局,其实方唐杀喜儿的刀是假的,喜儿倒地后,连城用金针封穴,让喜儿没有了脉搏,也骗过了四大护卫。但万万没想到人却让明珠给带走了,要是不能再三个时辰解开喜儿的穴道喜儿的生命就有危险了。

  万钧跟四大护卫在互相祝贺的时候,四大护卫发现怎么刀上的血还这么鲜明,一看原来这刀是假的,赶快回去,却为时一晚。四大护卫连同郑万钧,赶快追出城外,但仍不见踪影。

  明珠抱着喜儿的身躯,在百柳湖畔哭泣着,明珠内心自责痛苦不堪,喜儿虽没有脉搏但明珠讲的话她都听的很清楚,双双他们找着心急,一想,明珠应该在百柳湖,赶到百柳湖果然没错,马上为喜儿身上下金针,喜儿安然无事,明珠见状心中有无限喜悦,赶紧回去锦衣卫行馆,免的他们起疑。

第十七集

  锦衣卫四大高手风、火、雷、电追杀赶至──慕容明珠闻声,连忙侧身以布蒙面,加入战局,连同双双、乐连城、喜儿、包一笑,齐力对抗四大高手── 然而其中的“风”,却在明珠蒙面前看到了他的侧脸,于是频频缠住明珠,试图卸下他脸上的布,以确认自己的揣测──幸而明珠机警,终未暴露真实身分。包一笑自不量力,和明珠抢着保护公主,反而被打得鼻青脸肿。四大高手的死命纠缠让双双火大,狗急跳墙的她,使出醉拳,没喝酒倒打起醉拳来啦!──虎虎生风,看似有模有样、架势十足,却是纸老虎一只,拳拳落空,不但打不到对方,还搞得自己晕头转向,倒像真的醉了似的──

  双双看似败事,却也出奇制胜!──四大高手被双双搞得一头雾水,压根没见过这种打法,根本不知如何过招,竟然点了四大高手的穴道,让他们不能动弹,大家赶快退去──而双双却也被四大护卫打了一拳而昏倒,连城将双双抱起和大伙一起带往安全的地方。

  连城开前锋,带着众人杀出重围,明珠则垫后防备四大高手追杀,暂时安全无虞之后,众人顾不得双双,赶紧商讨去处──包一笑灵光一现,想到可去投奔在扬州开饭馆的表哥,至少不会饿死!乐连城虽急于追查扇子下落,但目前当务之急,以保护公主为先,于是答应会妥善照顾众人,一路安全赶赴扬州──

  此时明珠靠近,正听到众人提及“扬州”,连城却赶紧阻止包一笑往下说,对明珠谎称要回京城。【编按:此举乃因连城无法确定明珠是敌是友,因为明珠为客氏人马,因此有所防范!】此时万钧带兵追来,明珠只言单凭一己之力,即可抵挡千军万马──

  临别之际,尽管情势危急,明珠的眼光仍不舍自喜儿身上移开,怕是这一去,两人再无相见之日。喜儿的临别秋波,同样难分难舍,连城瞧出喜儿的心事,私下出言提醒──尽管明珠两次出身相救,但他毕竟是客氏人马,或许是有目的的接近公主,千万不可掉以轻心!──连城频频催促上路,喜儿无法抹去对明珠的感情,却也只能理性压抑,狠心掉头离去。万钧千军万马追过来,明珠挟持万钧,逼退所有人马,万钧费了这么多功夫,到最后还是功败垂成。

  话说双双还“醉”得不省人事,连城只好背着双双逃难──双双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男人身上,不分青红皂白就泼口大骂连城竟敢轻薄她这有夫之女!连城无从解释,心想我干苦力还遭人以口沫相骂,真不知前世修来的什么孽!幸而在包一笑的做证之下,双双知道错怪了连城,却仍死鸭子嘴硬,连城倒也不跟她计较──女人嘛!何况她有时少了根筋儿……双双彻底清醒之后,从头到尾搞不清楚自己为何要逃难?──“我招谁惹谁了我?!”──但现在青州也回不去了,嘴巴上不断把错全都怪到连城这个“衰神”身上!

  双双一群人风尘仆仆来到扬州,终于找到包一笑表哥的饭馆,包一笑得意洋洋:“我表哥,包三要,沁芳楼的大老板,投靠他就行了!”──众人高兴终于有个落脚处,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大鱼大肉的叫了菜吃,店家当然热情款待,尤其是一副高级领台模样的田蜜儿,长袖善舞的本事让包一笑感到极有面子──

  饭毕理应要买单,包一笑却耍起大爷,责备田蜜儿不识相:“结什么帐?我是包三要的堂弟!”──吵到老板田庄园出来解决,才知道包一笑走错地方,包三要的饭馆竟是对面那家如鬼屋般的“沁芳楼”──包一笑这才注意到对面摇摇欲坠、被蜘蛛网遮住的“沁芳楼”招牌,一楞!众人看到对面已然荒废、结满蜘蛛网的饭馆,和这间饭馆的门庭若市形成强烈对比;连对面门外蓬头垢面、脸上长了些许痘痘的豆花妹,和这美若天仙的田蜜儿也似乌鸦凤凰之别,纷纷庆幸包一笑还靠得住──幸而连城身上还有点钱,但众人还是被赶了出来,站到“沁芳楼”门前一看──这哪里是包一笑口中先帝御赐“御膳坊”牌匾、每天大排长龙的扬州第一饭馆啊?!──双双等人纷纷大呼中计,包一笑不免遭到许多白眼。

  包一笑赶紧向豆花妹问明包三要行踪,众人入内一看,有个人醉醺醺的倒在废墟里,包一笑把头翻起来一看,确是包三要无误,小包赶快叫醒包三要,了解“沁芳楼”盛衰始末──

  原来“沁芳楼”在包三要父亲时代是极其风光的,还获得先帝御赐“御膳坊”牌匾的美誉。然而父亲死后,“沁芳楼”交到包三要手里,却是一日不如一日,因为包三要不喜欢汤汤水水、碰油烟,不愿承袭父亲遗志,认真学习厨艺,还一天到晚海派的免费招待狐朋狗友,祖传的饭馆终于也因而关门大吉──

  而“沁芳楼”对面的饭馆,老板田庄园竟是包三要父亲时代的大厨──原本田庄园的女儿田蜜儿高攀许配给包三要,但包三要父亲死后,饭馆在包三要每天和酒友喝酒之下,生意一落千丈,包三要背上了“败家子”的罪名,田庄园看不起包三要,解除婚约,出去独立门户,两家饭馆开对门打对台,客人全往对面跑,父女两频频对包三要落井下石,包三要难堪不已,豆花妹在旁安慰。

  【编按:田庄园隐身沁芳楼的心机后面再解,这边只是包三要的说法。】

  包三要一听包一笑等人原是要来投靠他,一愁莫展:“你来依附我?我还想去依附你咧!”──那接下来怎么办呢?仅剩的盘缠已在刚刚那顿大餐中用尽,总不能一群人等着活活饿死吧!于是双双决定先求生计再说,唯一的谋生之道就是眼前这个豆花摊了──门口的豆花妹从小被包三要父亲收养,基于感恩之心,即使“沁芳楼”衰败仍不愿离去,忠心守着小小的豆花摊。大家赶紧将沁芳楼打扫好,好有个安身之处,但也因为身上的盘缠在庆芳楼早就吃完了,大家只好忍一忍,度过一夜。

第十八集

  明珠回到宫中质问客氏──公主既无忤逆,又非大逆不道,何以派人暗杀?客氏当下痛斥:“你真是聪明一世,胡涂一时,我堂堂一国之母,何出此行?何下此令?你是从哪听来这消息的?胡说八道!我比你更想找到他!”以阴柔的方式挡下明珠的怀疑,明珠基于养育之恩,也相信客氏之为人,其中必有误会。反而了解原委,成为他的当务之急。

  跟着风护卫和郑万钧回宫向客氏禀报,暗杀公主之事失利,而明珠正在帘后偷偷听着,客氏暗示风,叫风讲反话,让明珠知道自己误会了干娘,万钧因为公主跑掉一事而被拔了官,贬为平民,流放民间!

  大难临头各自飞!──青青一听万钧被辞官,多少的夫妻情意尽毁于一旦,狠心离去!包一笑意识到自己“难得”的重要性,一个小小的豆花摊无法养活众人,为了对众人负起“推荐人”之责,也为了对喜儿担起“一家之主”之职,决定要前去前面的庆芳楼当大厨,不料却被庆芳楼的老板田庄园叫他作杂工。包一笑 “壮志难伸”之际,对面的田庄园却微笑着对他招手,聘请他担任杂工一职。包一笑乐得以为“喜从天降”,却不知田庄园其实另有心机──他不解这群来路不明的人进驻“沁芳楼”的用意,为防包三要败部复活,于是利用包一笑探知消息。包一笑被利用却浑然未觉,傻傻地视田庄园为“衣食父母”。

  豆花摊可怜的收入根本不足以承载众人之口,还是得靠包一笑拿回来的钱过活,双双骂包一笑赚的是“不义之财”,不吃嗟来食,连城出面相挺:“他也是一番好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眼前的难关总是要过,识时务者为俊杰,就吃吧!”却不料,双双将连城一块骂了进去!

  包一笑和喜儿之前虽已有拜堂成亲仪式,但后来历经变故,包一笑尽管心里痒痒的,却也从不对喜儿明示“履行夫妻义务”一事。包一笑对喜儿的认真是百分百,喜儿全都看在眼里,也感动在心。虽然包一笑的体贴经常用错时间地点,喜儿却能了解他的用心,因而不忍伤害他。包一笑却仿佛终于遇到知音一般,一厢情愿的认为他和喜儿是天生绝配──“善良又单纯的有情人”,确实让人更加头痛啊!

  当中药铺,关公武大刀只会让你老扑空,还不快走!”连城只好入内帮忙萎靡的连城打跑流氓之后,见田庄园探出头来,揣测乃他怂恿,于是低言警示: “赶人不要赶到绝,留条生路给人活!”──田庄园见连城是个读书人,心生忌惮!不料心机重的田庄园,误让小包以为他自己有独门配方,叫田蜜儿拿去藏起来,小包偷偷的把他偷了出来,双双也因为想出了三色豆腐脑让在沁芳楼落脚的大伙,有了一线生机,小包突发起想,竟将从田庄园那偷出来的独家配方,加进了三色豆腐脑内,却让之后来买豆腐脑的民众不停的拉肚子,而双双却怀疑在旁摆摊行医的乐连城,因为看豆腐脑生意太好,故意下毒,连城一气之下竟要一走了之。

  连城准备要带着喜儿回京去了,大家心里都很难过,不断劝连城不要拗脾气,但连城执意要拆伙,不料田庄园却叫了补快来抓卖会上吐下泻的豆腐脑,背后还一堆要叫沁芳楼赔钱的受害者,连城原本要替双双去监牢,但还是被双双挡住了,马上被捕快抓去衙门。

第十九集

  背后的受害者,不断要求赔一个人要赔十两,包三要心想沁芳楼完蛋了,田庄园在一旁窃笑,这回沁芳楼在也跑不出我的手掌心了。大家在想要怎么帮沁芳楼重振往日的门庭若市。客氏久未召见明珠,明珠在宫中,镇日思念着喜儿,并担心她的安危。明珠对客氏接下来的动作一无所知,只知四大高手仍继续频繁的出入宫中,和客氏密商。这点蛛丝马迹令明珠怀疑客氏对他有所隐瞒,知道无法从客氏口中获知真相,想到万钧因此事被拔官,必悉背后阴谋,于是自行出宫,去问万钧个明白──

  万钧被拔官之后,吴大志马上变了嘴脸,不复以往整天巴在万钧身边伺候的狗腿景象,只顾着喂饱自己。万钧只好厚着脸皮跟着吴大志,帮他提着皮箱。。小包心生一计,要骗田庄园将真相说出,不料在执行的过程中,被田蜜儿揭穿了,但也让田庄园说出了真相还喝下了泻药原汁,连城马上出面说可以帮他解毒,只要他将沁芳楼的地契和双双卖黑心豆花的事一并解决,田庄园不服,但实在是拉的受不了,又找不到可以帮他的太夫,只好低下头求连城帮忙,所有的事情终于告于段落,双双也回到了沁芳楼,心想只有帮沁芳楼重振当年的人潮。

  小包心想不如利用这一次,我们假装撕破脸,我在去田庄园当卧底,于是又演出了一出,小包出走记,喜儿、双双联手拿着扫把将小包赶出了沁芳楼,小包只好又去投靠田庄园,田庄园就将计就计,让小包顺利的进入了庆芳楼。田庄园马上嘱咐蜜儿将食谱藏起来。双双等人才决定要重振“沁芳楼”,偏偏此时,债主前来要债,包三要还不出钱,只好眼睁睁看着债主将先帝御赐的“御膳坊”牌匾给拆下抵债,包三要痛哭对不起父亲,场面令人鼻酸──

  好管闲事的双双当然不会袖手旁观,于是出面和债主谈判,说要重振饭馆往日风光,约定时间赎回牌匾。债主大笑三声,不信饭馆还有本事重新营业,但在双双拍胸脯做保证、连城讲了一番道理说服之下,债主也乐于欠款得以回收,终于答应。

  于是双双等人本着古道热肠之心,开始进行“抢救贫穷大作战”──然而正当他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说服包三要力图振作,找出食谱重振“沁芳楼”之际,竟发现──食谱不见了!

  双双想到当时在对面饭馆点的菜,和包三要一对证之下,怀疑是被田庄园给偷了去!双双认为食谱既然被偷走,唯一之计就是把它偷回来!──然而,谁去?──当然是乐连城,你有经验!──我堂堂一个太医,你要我做两次贼!──双双倒认为这是侠盗之举,和做贼可不同──

第二十集

  连城只好硬着头皮去做,当晚,连城潜入庆芳楼,竟然遇见小包,有了小包的协助,顺利找到了田庄园所偷走的食谱,小包因为不想被怀疑,便叫乐太医用棒子将他敲昏,两人殊不知他们拿走的食谱是假的,隔天,田庄园发现食谱遭窃,就当作没发生什么事,当然也没有怀疑小包!

  连城偷回食谱,正当双双兴致勃勃,极力推动包三要依照食谱尽情发挥之际,竟发现因为不如意而镇日喝酒的包三要,因为酒精中毒而失去味觉──天啊!失去味觉如何能当厨师?连城甘心冒贼,众人全副苦心,这下岂不前功尽弃?!

  正当众人坐困愁城之际,双双忽然灵机一动,说道:“既然包三要不懂得滋味儿,我们就想尽办法让他尝尽人间味儿。”于是,双双和喜儿四处买来材料,调制出极酸、极甜、极苦、极辣的食物,藉以刺激包三要味蕾,正当要将最后一道药物倒入三要的口中,三要突然昏倒了,竟然是喜儿拿了连城的“麻沸散”,以为是很麻的东西,却不知这是急强的麻药,吃多了会让心跳,停止的。

  连城马上为三要扎上金针,希望可以将三要的麻药控制住,不要让他乱跑,花了很长的时间,终于将三要全身扎满金针了,但连城特别嘱咐双双在五个时辰内不可以有人碰三要,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直到听到小包回来了,大家马上紧张到极点,叫喜儿去拦住小包,但万万没有想到小包从三要身后的窗户跳了出来,大家叫小包不要碰三要,小包:“三要哥你什么时候,学会打坐的阿”一巴掌打在三要的肩膀上,三要从床上摔了下来,大家傻了,连城马上上去为三要,多加了好几根金针,希望可以控制住,连城:“只能听天由命了”。

  双双决定用最土的方法,便和豆花妹,出去拿了一堆道士的东西,回来做法,把家里搞的怪里怪气的,三要虽然没醒但却自言自语的说要吃豆腐脑,大家惊喜,豆花妹偷偷剪了头发要拿去卖,换点钱回来帮三要补一补,双双看到现在的豆花妹就像看到之前的自己一样,告诫豆花妹尽心尽力就好,别不能自拔,免的到后来受伤的是你自己。

  连城这方面,还是在担心扇子到底在哪里,借机套双双话,双双一听又是扇子,便又不想理连成了,双双转头就走了,遇到了喜儿,喜儿:“姊姊怎么了,是谁有惹你生气了。”,双双告知喜儿连城又再问扇子,喜儿便直接去问连城详细的情形,连城便告诉喜儿,先帝食红丸一事,而扇子里所藏的便是,可以定魏忠贤和奉圣罪的秘密。在豆花妹以“每日一碗豆花”的照顾下,包三要终于渐渐康复。连城的解释是──最简单的料理,反而是养生之道;双双的解释是──在豆花里加入爱情和眼泪,是唤醒生命的最佳佐料!

  田蜜儿看不惯豆花妹的苦苦守候,于是不时找机会相劝:“你不要这么笨!包三要都这么落魄了,你为什么还不走?”豆花妹笑而不答,双双却看不过去,不时替豆花妹打抱不平,认为田蜜儿多管闲事:“不是全天下的女人都像你这么嫌贫爱富!势利眼!”──反正拔刀相助本就是双双的嗜好之一!万钧和大志回到青州,人人喊打,如同过街老鼠!──之前凡被万钧逼迫着嫁女儿入宫的百姓们,早已听闻万钧和大志被拔官,将回青州的消息,早已列队等候在城门口,手拿鸡蛋和青菜,高唱“欢迎歌”,直到万钧和大志“满身彩绘”,“另类欢迎仪式”终告完成──

  单单知道万钧和大志被拔了官职,又见到了他们这身惨样,一向现实的她抓住机会,羞辱两人!当要开店时,连城和双双觉得不对,这食谱应该是假的,连城将食谱一撕,看到缝线和纸都是新的,真的是新的,田庄园心机真是重,还在里面加了巴豆这个东西,还想让我们的客人再拉一次。面对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双双等人只好再应变。于是,双双以自己多年的家庭“煮妇”经验,自夸烧得一手好菜,毛遂自荐要担任饭馆大厨──

  双双以家常小菜作为招牌,“沁芳楼”重新营业,却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对面来个“数十年来回馈乡里半价大优待”!“沁芳楼”的生意仍被抢光,双双火大了硬干:“我们免费!”

  “沁芳楼”全交给双双等外人做主,包三要倒像事不关己般的坐在一旁,痴痴望着对面的田蜜儿发呆。包三要对田蜜儿仍存有爱意,却因自己这只赖蛤蟆不争气,而不敢想吃天鹅肉。田蜜儿知道包三要对自己仍存有妄想,却是压根瞧不起他,连正眼都不曾给过一个。包三要的双眼紧盯着田蜜儿,却没发现自己的身后也有一双眼睛痴痴看着自己──豆花妹望着包三要深情看着别人的模样,也只能暗自心伤,对于包三要,自卑的她是想都不敢想;更甭提情敌是如此强劲的田蜜儿,自己是怎么比也比不过了……豆花妹的自卑,双双不是不知情,所以三不五时就找借口对她加油打气,然而每每看到豆花妹那“如花”般的容貌,再怎样的鼓励,好象也说的言不由衷……

  双双的免费策略尽管引来大排长龙的客人,却是生意越好赔的越多!双双仍不放弃:“他跟我们削价竞争,看谁撑得久!”然而钱不够赔是事实,于是连城拿祖传的玉配,要双双先抵着用,双双心里感动,晚上看到连城对着月亮,像在祈祷一样,口中念念有词,原来是在请求已逝的爹爹原谅,双双这时才知道这玉佩是他爹唯一留下来的东西,双双和喜儿看到感动落泪,要喜儿不可以告诉其它人,其它人马上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