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大结局
第二十一集

  隔天一早,连城见大家都哭肿了眼:“你们怎么哭了?”大家回答:“因为你哭了啊!”连城糗大:“怎么大家都知道啊!”反倒是双双这回以捉狎的姿态安慰连城:“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话说京城的明珠踏破铁鞋,再度回到双双的家中,果然找到了万钧与大志,两人抖出是四大侍卫叫他们做的,明珠觉得事中有晰翘,四大侍卫有常常进京晋见奉圣夫人,这事一定跟干娘有关系,谋害公主的阴谋,明珠的揣测得到证实──连城被赶出门外,沙子却吹进眼睛,现场只有双双一人,连城于是请双双帮忙吹眼睛,双双不肯,连城请求:“你行行好,我真的很难受!”双双终于答应,叫连城把眼睛闭起来,却径自跑掉,换了包一笑过来,连城张眼一看,大愕!包一笑不满:“怎样?她那个是唇,我不是唇啊!”

  历经千辛万苦,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重振“沁芳楼”之日依然遥遥无期,众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摊在那儿。这时债主来了大家这次铁了心,决不帮三要的忙,眼睁睁的看着债主将御赐的『御膳坊』已经要被债主拿走了,仍再一旁睡觉的三要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御膳坊』,包一笑却偏在此时冷嘲热讽,看衰包三要,言明都是双双等人一头忙,包三要自己努力过什么?!,证实了自己的预言果然没错,饭馆要重振声威,怕是比登天还难!包家有个包三要这样的败家子,也算是家门不幸了!激将法一举奏效!包一笑的刺激非但没有击垮包三要,反而让他立志不让人看不起,他知道之前都靠外人帮忙,现在该是自己力图振作的时候了 ──包三要决定自己掌厨,完成父亲的遗志,训练自己成为像父亲一样的厨师,承袭衣钵。于是,对厨艺一窍不通的包三要跪拜双双为师,双双为了考验包三要的决心,遂展开一连串的残酷大考验,在豆花妹的帮忙之下,包三要终于过关。

  接着,双双开始对包三要进行严格集训,刀法、雕工、手劲、闻香、赏味,样样要求百分百,务必达到色香味具全的境地──包三要从小就没进过厨房,哪里能达得到这样的要求?然而双双的严厉却从未松懈,刻意伪装出不同于以往嘻笑怒骂的形象,动辄打骂、羞辱,失望所及更做戏要放弃离去,被包三要跪着留下。包三要这次是铁了心,因此尽管辛苦地通宵达旦练习,夜夜在人后掉泪,却怎样都不愿意放弃。包三要不同于以往的努力,双双等人是看在眼里,备感欣慰,连包一笑都对他刮目相看。双双和债主的约定时间将届,包三要历经万难,终于出师!包三要凭借着仅存的记忆,瞎子摸象,自行研发食谱,双双等人帮忙宣传,画海报、发传单、办试吃,无所不用其极!

第二十二集

  越来越多的客人上门,人气指数甚至超越对面,田庄园气得牙痒痒的,田蜜儿则是对奋发后的包三要另眼看待。京里的饕客们上门,大力赞赏──“御膳坊”终于起死回生!一天过去,饭馆大门深锁,众人关在里头,每个人手拿算盘,屏气凝神的算着今天的业绩,总算是达到往日水准,众人乐不可支!

  就在双双和债主的约定时间到来,众人已然筹到钱赎回牌匾之际,债主却提前将牌匾卖给了别人──对面餐馆以盛大的仪式,风风光光的挂起先帝御赐的 “御膳坊”牌匾,声明自己才是“厨圣”,双双等人大感错愕!这个重大打击,将包三要打到了谷底!一切的努力徒劳无功,包三要再度一蹶不振,再多的刺激也没有用。正当众人一愁莫展之际,喜儿竟然昏倒了!喜儿毕竟是千金之躯,连日来的劳累哪是她所能承受?连城把脉,诊断喜儿是太过劳累,受了风寒。双双熬汤进补也毫无起色,连城言明要加入山药才能见效果,但一是没钱,二是连成可自己上山去采,于是准备连夜起身。双双和包一笑抢着前去,连城以深夜山上毒蛇猛兽多为由,劝退二人,包一笑这个鳖三马上转变态度:“那双双你去,我留下来照顾喜儿──”

  双双和连城连夜上山,山路崎岖难行,连城要扶双双,双双却不再让连城碰他,还坚持要走后面。双双一不小心脚扭伤了,连城只好背着双双,采到药下山去了,赶紧去厨房将药材和排骨一起放下去炖,完成了连城自家的独门秘方『药炖排骨』,喜儿一吃口感很好问起连城,这是什么,连城回答这是药材也是食材,既可养身也可治病,喜儿突发奇想为什么不卖这个。沁芳楼重新营业,门牌上挂着『药炖排骨』四个大字,再一旁的乐太医摆起摊子只要来店内消费,免费义诊一次,人潮马上涌现,庆芳楼的田庄园见状,马上跑去将包家的食谱拿了出来,在最后一页已被撕掉,心想这一页一定就是药炖排骨。田庄园看着,沁芳楼天天人潮客满,心里不是滋味,马上想到叫小包去把药炖排骨的配方偷出来,却偷到了乐先生注意毒药的药单,而双双和连城的感情也在这次的事件中慢慢的转变,喜儿也想撮合两人,欲将双双和连城配对在一起,

第二十三集

  明珠担心客氏派四大高手继续寻找公主下落,终会找到扬州,对公主等人不利。于是在未告知客氏之下,打算再次自行出宫,赴扬州寻找喜儿,却被宫廷侍卫挡下,原来客氏下了命令,不准明珠出宫,明珠摆明了是被软禁!明珠晋见客氏,问明缘由,客氏四两拨千金,表明朝廷将对明珠委以重任,不宜在此时出宫。明珠虚以尾蛇,表明要去寻回公主,回宫寻亲,以达成客氏心愿,客氏却拿明珠以前说过的话堵他的口:“你以前不是说过愿为朝廷肝脑涂地吗?身为我客氏之子,应以社稷为重吧!”

  明珠无法说服客氏,只好全盘托出,表明已知四大侍卫欲杀害公主的事,并坦承自己深爱公主,希望客氏可以让明珠出宫前去保护公主。客氏一听心生一计,这一计,乃是纵虎归山,再来个直捣虎库,口头上仍是否认谋害公主一事,要明珠将公主找回宫中成亲。明珠不疑有他,谢过客氏之后,离宫而去,却不知客氏命四大高手紧跟在后──万钧和大志山穷水尽,招众人鄙弃的他们根本找不到工作,两个人整天只能待在家里挨声叹气。万钧看着扇子思念双双,大志见这扇子也许还能当几文钱,却被万钧阻止。大志认为两人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不是饿死,就是被百姓们的口水淹死,必须要想想后路。于是,大志告诉万钧必须赶在其它人之前找到公主,戴罪立功,而当务之急就是要查出双双等人的下落。大志想说去找单单看他之不知道双双的去处。

  田庄园因一道“药炖排骨”而输给了“沁芳楼”,极不甘心的他决定实行下下策,就是将女儿嫁给包三要,以“联姻”的方式,就为了食谱的最后一页。原来,田庄园当初在包三要父亲时代,隐身于“沁芳楼”是有目的的,他知道“沁芳楼”有一本祖传的食谱,是其饭馆名声远播的关键,于是他处心积虑,甚至不惜让女儿和包三要定下婚约,就是为了得到食谱。后来包三要父亲过世,包三要俨然一副败家子样,田庄园偷到了食谱,自然不必委屈自己及女儿,于是出去自立门户,却发现食谱的后几页关键──“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天下第一独门绝菜!”居然被撕掉,因此尽管饭馆生意已胜过“沁芳楼”,却也成了田庄园心底的一个遗憾。这时,连城的一个无意之举,倒让田庄园以为这“药炖排骨”,就是自己未拿到手的“天下第一绝菜”,于是又重思“联姻”之计。而田蜜儿本来虽然看不起包三要,但在他奋发图强之后,却也对他彻底改观,于是坦然接受父亲的安排。

【天下第一媒婆】扬州记

第二十四集

  田庄园换了一副嘴脸,来到“沁芳楼”向包三要“提亲”,爱慕田蜜儿已久的包三要当然一口答应,这下却重重伤到豆花妹的心。双双出面阻止,田庄园无计可施只好请出青州第一媒婆唐单单前来做媒,单单这厢一接到邀请,同时获知双双原来跑到扬州做媒去了竟然也用青州第一媒婆的名号马上出发给双双好看。万钧和大志一听到单单前去扬州而且是要去给双双好看,便要跟单单一起前去,但单单的婢女马上拒绝,大志看到万钧手上的扇子,心想万钧有一把很漂亮的扇子,藉由这个扇子送给单单,找到双双,将公主抓到献给奉圣夫人,就可以换回官职,两人窃喜。

  喜儿前去说服包三要,告诉三要豆花妹的好,,义正言词的劝包三要做人不可忘恩负义、过河拆桥,提醒他豆花妹在这段时间给了他多少鼓励及动力,叫三要仔细思考,但三要仍然坚持要取田蜜儿,隔日竟发现豆花妹留下了书信出走了,豆花妹无依无靠三要也不知道豆花妹会去拿里,想到今天是包三要父亲的忌日,豆花妹一定会去上香,小包、连城、三要马上前去,一到三要父的的坟前,豆花妹已经来过,但连城、小包发现草丛有声音传出,心生一计,两人找借口离去,装成了强盗前来抢钱,但三要就是没钱,强盗生气要杀人泄恨,在一旁草丛中的,豆花妹马上跳了出来,愿意为三要死,三要感动和豆花妹相拥而泣,最后却被前来的喜儿和双双痛打一吨,打到连城和小包都昏了过去,双双气的要看是哪个强盗这么嚣张,一看之下才知道是连城和小包。

  镜头一转,明珠骑着快马,四大侍卫远远跟在后头,明珠假装不知道,进到荒野的客栈,四大高手一到没看到明珠,身后却看到明珠策马离去,四大高手随即跟上,明珠从角落走出嘴角露出笑容。沁芳楼的事情也到了一个段落,喜儿和连城便开始担心起朝廷的事,连城和喜儿提起扇子的事,因为双双很像误会他了,喜儿也想问连城,这时双双出现便误会连城是为了扇子才和双双就为亲近。但双双还是不知这扇子是定魏忠贤罪的重要证物,双双心中难过,连城竟然是为了扇子才…,落下一句:『扇子在郑万钧那,你知道了,你可以走了。』双双伤心的离开。

  双双和连城经过连日来的互动,两人感觉也越来越接近,却不料连城的话题还是兜回到扇子,双双心情先起后跌,当下纠结的误以为连城之所以接近她,就是为了那一把扇子!连城有口难言,无法说出来龙去脉,只能解释:“一切以国家为大任…”连城的说法让双双翻了脸,双双极受打击,连城百口莫辩,双双这下死了心:“扇子就在没心没肝的郑万钧那儿,原来你爱的是扇子,自个儿找他拿!”其实双双讲的是气话,她希望连城能有所表示,但连城终究一句话也没说……双双并未因此放弃连城,她一夜不成眠,等待连城前来表白;另一厢,连城也同时挣扎着要不要对双双把话全讲明白,但后来想到一说出扇子的秘密,反会为双双等人招来杀身之祸,遂放弃此念。经过一夜的长考,仍决定以国家大事为重,隔日即要启程,回到青州寻找万钧。

第二十五集

  万钧和大志跟着单单来到的扬州,大志因肚子饿跑到了包子摊,买了一个包子,巧遇小包,小包吓到马上装做不认识吴大志,装起了山东人,吴大志被虎的一楞一楞的,但最后还是被发现了,小包也意外的发现,郑万钧被拔官一事,郑万钧此次前来扬州是要来跟双双道歉的。万钧不断说小包的好话,拜托小包可以带他去见双双,亲自在双双面前陪不是。但其实郑万钧的背后其实是要抓喜儿,而双双这这次要代包三要对豆花妹下聘,田庄园重金礼聘的单单却同时到来,为两人婚事投下变量!万钧一见双双,立即哭喊:“我找你找得好苦!”连城本要拾起行李的手却收了回去,决定不走了。众人得知万钧被拔了官职,不是奉命前来抓公主,这才安下了心。

  万钧和大志一见喜儿果真在此,心中窃喜,这下戴罪立功有望了!双双一见万钧双眼紧盯着喜儿,认为万钧果真为了喜儿而来,泼口大骂万钧死缠烂打,誓死保护喜儿!万钧眼珠一转,心里有了主意──万钧招致千夫所指、众人唾弃,双双更是毫无忌惮,拿扫把赶人。他们哪里知道万钧这次是铁了心的使起苦肉计,因此任打任骂,即使被双双打的满头包,仍是死赖着不走,以博取双双的信任。

  先前,连城只是冷眼旁观,现在,连城则是将目标锁定万钧手中的扇子,心知无法豪夺,急思智取之道……双双铁了心的不睬万钧,还放言:“就让他杵在那儿,任凭风吹雨打,成了化石……”并且,弄清楚单单的来意──原来是专程为了包三要和田蜜儿的婚事而来,双双心想:“还好,单单来迟了一步,包三要和豆花妹的婚事已定……”不过,单单知悉包三要仍未下聘之前,认为事情尚有转圜余地,新仇加上旧恨,单单再向双双下战帖!单单使出三吋不烂之舌,耍出“威胁利诱”之计──除了提醒包三要,包田之媒是父母之命:“难道你要诋毁令尊讲信修睦、重情重义的清誉?”企图混淆。包三要:“令尊当年即有先见之明,田蜜儿嫁配于你,你必终身享福。”并以一套“利益联姻”的说法:“和田蜜儿成亲,不就田家拱手多让给你一座『沁芳楼』吗?”极力企图说服包三要,包三要起了动摇……

  再说万钧终日笑骂由人的穿梭在众人间,紧随着双双,双双亮出休书逼退万钧,以示自己的决心。不料万钧当场把休书撕毁,叫大志给吞了,毁书灭迹,并言称:“昔日下笔此书时,乃形势强逼,吾声泪字下,不能自已……”接着双膝一弯,跪着磕头求情,谎称过去所言所行全是官场显要不得不为,鬼迷心窍;至于喜儿,则是一时色迷心窍,事后悔恨不已。万钧恳求双双原谅,并发誓言,表明夫妻之情不可断──万钧上演一出“浪子回头”的戏码,双双虽对万钧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感到惊讶,但对万钧的深深恨意,不是这一跪就能抹煞的……

  大志对万钧的低姿态感到不解,然而万钧虚伪做戏的背后,其实另有心机──他深知自己已被打到谷底,如果不思作为,这辈子就永无翻身之日!于是恶向胆边生,决心抓回公主以戴罪立功,然而自己不会武功,无法强行将喜儿带走,唯一的方法──只有用骗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混进这一帮人,取得大伙的信任,再伺机行动。而这一帮人的缺口,就是对他仍有感情的双双──于是利用双双的心软,便成了万钧最有力的武器!万钧并提醒大志,据他观察,双双等人对于喜儿的身分并不知情,因此不能泄漏公主身分,以免双双对他更加设防。万钧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走向连自己都无法控制的极恶之路,其虚伪的嘴脸,唯一看清的,只有连城──万钧的出现,让连城心里感到怅然,连自己也不解这感觉因何而生?连城担心双双被万钧的甜言蜜语蛊惑,不忍双双再次受骗,于是好言相劝。双双却先将万钧的事放一边,追问连城原本为何要离开?现在又为何留下?连城无法隐瞒,只好坦言──原本是为了扇子,现在不用了,因为郑万钧自动送上了门来──这番实话对双双又是一次打击──双双原希望连城道出不走的原因乃为了她,孰料还是那把扇子!

  当连城正自愁思如何化解他和双双的困境时,仍须慎防单单的纠缠──单单一处理完包三要的事,马上就如同饿虎扑羊似的扑向连城!双双原本渐深的恨意更加上了醋意,她忽然觉得连城好遥远,彼此间只剩下似真似假的人情,难不成,男人没个好样儿的?!……对于单单的一厢情愿,连城更是百口莫辩。连城先将儿女私情摆一旁,重要的是要从万钧身上寻获扇子。连城几次的口头询问,万钧根本无心理睬,只是当作耳边风;于是连城只好夜探万钧,趁他熟睡时,入房寻找,岂料扇子还没找到,却被双双抓个正着,误以为连城要对万钧不利,双双与连城之间再生误会!两人之间的裂痕,倒让原已出局的万钧,有了可乘之机──

  万钧演出的“苦肉计”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众人不把他当人看,他还能似小狗般的摇尾乞怜;众人不给他东西吃,他索性三更半夜,窝进厨房找剩菜剩饭吃;众人的踢骂,他还能甘之若饴的笑脸相迎。而这夜,他又跪在双双门外忏悔,呼天抢地,言道双双不原谅他,他就跪到腿发糜、膝生蛆!老天爷不知是帮他还是整他?竟偏在此时下起大雨!万钧在大雨中掴面捶胸,再喊双双,不惜下毒誓,双双在门内心软挣扎,自以为钢铁般的决心也摆荡起来……小包在沁芳楼大厅内看着,万钧写给双双的遗书,急喊着不好拉不好拉姐夫要自杀了,双双拿着从青州赎回的头发心想:“太迟了,太迟了。”

第二十五集

  双双一听急忙的跑了出去,在河边的万钧使出上吊的方法,要挽回双双的心,选了一个很细的树枝,到紧要关头树枝一定会承受不住万钧的重量儿断掉,不要最后断的竟然是绳子,双双哭着抱着郑万钧,向天发誓只要郑万钧活过来,他愿意和万钧从新开始,并且忘却前嫌,万钧心想第一步成功了。在一旁的乐连城,担心万钧此次前来不只是为了双双而来,要公主更加堤防,但公主却觉得姐夫真的是为了双双而来,公主要连城不要难过。

  万钧短暂的消失数日,而单单又回到他的媒妁之上,在她巧言令色的拉拢之下,包三要人性中的“贪”终于被激发出来,于是决定和田家联姻。

  而双双这一厢大力阻止,对包三要晓以大义,包三要再度挣扎难决,男性的自主权顿失,干脆将终身大事交给两位媒婆──于是,双双和单单展开一场 “最佳贤妻良母大对决”!比赛规则是──豆花妹和田蜜儿各以一笔极少的钱,度过十天,最后剩下最多钱的人获胜,其间由双双和单单互相监督,双双监督田蜜儿,单单监督豆花妹。于是十天的苦日子于焉展开──豆花妹本就过惯朴实生活,即使到山里摘采野菜野果,也都能度日,因此不怕单单连水井费、柴火费都一并算了进去,极尽严格刁钻之能事,几天下来,花费不多;而田蜜儿才一上街市在路上就愈到乞丐,蜜儿想说拿些钱给他,不料这个乞丐却吓的跑掉,边跑还边掉银子。原来背后友田庄园在撑腰,蜜儿像庄园述说他并不想嫁包三要,但田庄园不听,还是一意孤行。

  郑万钧和吴大志的第一步已经将双双的心门打开了,接下来他们准备要开始讨好喜儿,想藉由帮助豆花妹的过程中,讨好喜儿让花喜儿更信任他们,等到时机成熟,就可以抓花喜儿了。万钧与连城同时能识破对方,然而万钧握有双双这张王牌,肆无忌惮,更狠的是──攻心为上!──万钧干脆在连城面前也毫不否认,凭恃着双双对他已渐渐信任,对连城撂话:“我就是在唱戏,看戏的人里,只有你不是傻子,不过我唱作俱佳,你挑的毛病,只会加深双双的误解,你越靠近,她越是怕……她越怕,越靠近我……我玩她玩得彻底,你奈我何?我骗尽所有人,你又奈我何?别忘了我跟双双是同枕共眠的夫妻,而你,是随时准备退场的龙套儿。”万钧的无耻,让连城恨之牙痒,却无还手之力。“真实的郑万钧”一到了双双面前,变成“戏胞十足”的“好夫君”,连城无计可施,却是心急如焚。于是,连城不再和万钧硬碰硬,干脆在双双面前与万钧相互唱和,维持翩翩君子的风度,唯双双一离身,两人言词上的你来我往,高来高去,是另一盘棋局。

  一日,万钧刻意制造连城意图击伤他的假象,让双双撞个正着,双双终于心痛的回以连城:“你要是真小人,老娘可以修理你到臭头,偏偏你是个伪君子,连万钧都拿你没辄,这世上恐怕只有报应才能治你!”双双此言一出,万钧认定连城是穷途末路了。田蜜儿的生意奇好,卖到都可以开“花铺”了!原来是田庄园来使阴,花钱找人充当客人,这点双双等人自然不知。比赛规则并无规定不能赚钱,双双无理由阻挡。田蜜儿的钱越积越多,就算豆花妹以豆花摊一较高下,也略逊一筹。于是,田蜜儿在这场比赛中胜出──豆花妹黯然出局。豆花妹看着包三要和田蜜儿两人走在花瓣的路上,眼上留着泪,进到房内收拾东西又要离家出走了,双双和喜儿早就想到,要豆花妹再等个三天,叫豆花妹这三天都不要出现。一大早包三要起床,身旁没了一个可以帮他准备衣服的人,感觉好象什么东西不见一样,做每件事情很像都不对,双双和喜儿马上帮豆花妹说话,包三要想了一想,当时和蜜儿走在花毯上,心中只有空虚可以形容,才知道自己心中已经爱上了豆花妹,这时身后传来了豆花妹的声音,两人相拥而泣,三要要豆花妹不可以在离开他了。

  看着包三要和豆花妹有情人终成眷属。连日来双双都刻意躲着他,连城决心这天一定要跟双双把话说个明白。不料连城一个话锋不对,搞的双双对他累积的情绪,全然爆发,误以为他又是为了扇子而来,于是火速向万钧要回扇子,还给连城。双双误以为连城要的是坠子,而非扇子,然而此时坠子早已不见踪影,所以诚惶诚恐:“要扇子还给你,要坠子等我夫君以后有本事了再还给你!”连城拿到了扇子,马上去找公主花喜儿。

第二十六集

  公主拿起扇子一看,此扇非彼扇,连城一看才发现这扇子上的题字竟是郑万钧的字,连城只好继续留下。连城和喜儿左思右想最后的结论,那扇子一定还是再郑万钧手上,万钧得到了双双的谅解,展开了她要抓花喜儿的行动,隔日竟偷偷带着双双和大志,以游山玩水的名义带着双双离开小包和乐连城一伙人,其实是要藉由双双将喜儿骗出扬州。一头的田庄园听到包三要要和豆花妹成婚,跑去沁芳楼大闹,马上和小包、连城产生冲突,小包和连城也是极力帮三要和豆花妹说话,包三要出面和田庄园讲和,但田庄园竟然要和包三要来个食圣争霸,而赌注便是沁芳楼和御膳坊的牌舫以及食谱的最后一页,这场龙争虎斗必有一方将要退出扬州的餐馆的生意。

  连城心想为何田庄园一定要得到食谱的最后一页,这一页到底是什么样的菜肴呢?包三要说那只是一篇家训。三要和豆花妹正为着食圣的比赛,出去采购食材,不料全部的食材行全都说东西卖完了,原来是田庄园在背后操作,大家正筹着不知道该怎么办,连城又拿出了食谱的最后一页,看了又看,终于看出了其中的湍妮,靠着这简单的白菜豆腐竟赢得了,这场比赛,田庄园打死不认输,田庄园根本不视包三要为对手,比赛采三战两胜,各自推出拿手菜,比刀工、火候、调味,务求色香味俱全的境界。现场请来众多饕客们做评审,万钧则扮成“拉拉队队长”,领着双双、喜儿、大志、包一笑,在一旁助兴叫阵。

  经过一番激烈的对抗,两方功力不相上下,打了个平分秋色。于是,田庄园提议换他上场,以多年来苦心研发的一道招牌菜──名为“富贵满门”的超级豪华料理【编按:任选口味极重的菜色皆可。】,挑战包三要父亲食谱最后一页的“绝菜”!田庄园意图逼出食谱之谜,包三要神秘一笑,大方接受挑战。接着,田庄园大费周章的制作出“富贵满门”,包三要却只是和豆花妹联手,以极简的手法制作出一道“白菜豆腐”,不料,白菜和豆腐的甘甜竟击退“富贵满门”!──只因饕客们近几年来吃腻了田庄园的大鱼大肉。

  田庄园情绪激愤的要求包三要解开食谱的最后一页之谜,他不相信最后一道绝菜竟只是道“白菜豆腐”?他想知道自己为何而输?当包三要拿出那被撕掉的最后一页食谱,众人错愕!原来,根本没有最后一道绝菜,那上面只写着四行字──“白手起家,白手起家,知微豆见,流水不腐。”──包三要的父亲并没有藏私,他对田庄园是完全坦承,只是田庄园自己利益熏心,不择手段要争第一,殊不知“食者尝,味在当下之境”──乞丐捧个脏馒头也能吃的津津有味,帝王吃遍山珍海味也会嫌腻。而包三要只是用心体会其中涵义,制作出的任何料理,都能胜过田庄园。

第二十七集

  田庄园至此才知自己花费了大半辈子,所要寻找的答案竟是四行字的心法,万万无法接受,非但不愿体会那心法的真意,更是斥为无稽!

  “沁芳楼”终于风光赢回御赐牌匾“御膳坊”!包三要跪拜父亲牌位,总算洗刷“败家子”恶名。双双感到欣慰,既帮“沁芳楼”起死回生,又帮包三要娶得贤妻,果真双喜临门,如愿以偿!包三要再经历过食圣大战才发现到自己的厨艺是如此的不堪,决定合豆花妹一同去云游各地,学习各地不同的厨艺,便将沁芳楼交给了双双他们,再包三要合豆花妹出门过后,喜儿发现在一旁的田蜜儿,原来蜜儿昨天揭穿了田老板买通评审一事,被田庄园赶出了家门,喜儿问蜜儿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从蜜儿的口中知道蜜儿喜欢的是文质彬彬知书达礼的书生,喜儿决定要帮田蜜儿觅一桩好姻缘,一头的连城即忙着收拾行李准备去追双双,生怕郑万钧会将双双怎么样似的。连城拿着行李前去寻找喜儿,要喜儿跟他一同去救双双,但喜儿坚持要帮田蜜儿办完婚事再走,连城没有办法只好留了下来,没想到单单会错意,以为连城是因为不放心单单所以留了下来,连城再怎么解释也没用。喜儿日日思念的瑶红终于出现,让公主喜出望外,没想到瑶红和小包在街市上因为玉镯一事起了争执,藉由徐谦公子温文儒雅的态度,化解了小包和瑶红争执一事,喜儿一看到徐谦便想到田蜜儿不支田蜜儿对徐谦的感觉如何。甜蜜儿和徐谦两人一见面,一时之间电光火石,两人都被对方的气质与感觉深深的吸引住了,一旁的喜儿,一看便知道这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苦于这个只爱钱财的田庄园,眼睛只有钱,完全不管自己女儿的终身幸福,喜儿决定药效仿双双的决心,一定要让徐谦和蜜儿结为连理。

  单单要将作媒金还给田庄园,但田庄园执意不收回这笔钱,单单于是帮甜蜜儿配对,找了好几户扬州的大户人家,欲帮田庄园将蜜儿嫁入豪门。单单心生一计便是发请帖,请扬州各有钱人家来,办个拋绣球,这样女婿不就跑出来了。喜儿一群人一听到田家要用绣球招亲,马上前去抢请帖,但着徐谦前去抢绣球,在来就要看小包和瑶红如何让徐谦拿到绣球,蜜儿一见到徐谦便将绣球拋向徐谦处,田庄园一看不对,便声明这场绣球选婿不算,田庄园一问徐谦家世才知他是扬州首富徐胜添的儿子,因长年在外求学现在回来,田庄园心中高兴不已,急忙的将其它豪门公子哥送回家去。

第二十八集

  万钧、大志和双双一行人游山玩水好不快乐,但万钧和大志心里一直盘算,要如何将双双迷昏或关起来,这样才可以有借口去骗喜儿,前来营救,两人费尽心思却都无功而返,不知道是老天在帮双双还是他们两个真的是太笨了,用迷药要迷双双却迷昏了自己,找人绑架双双却找了两的肉包,没绑到双双又将自己绑了起来。

  徐谦和蜜儿的感情进行的很顺利,田老板心情一好,出手也变的大方,给沁芳楼的大伙都送了个大礼,还要喜儿多多帮忙,一定要完成这徐田两家的婚事,也请了徐公子在庆芳楼多住几天,让徐公子跟蜜儿可以多加了解对方,喜儿一伙人高兴的去市集买些东西去,喜儿独自一人前去看烟脂花粉,不巧被郑万钧遇到了,便连同吴大志将喜儿迷昏带走,大伙一行人找不到喜儿,大家赶紧去找喜儿,连城平借着灵敏的鼻子,一路跟着郑万钧的踪迹,万钧一看苗头不对,着么这个时间前面迎面而来的是幕容明珠,后头又跟着连城的一行人,只好装死拿着刀子就往身上划,当大伙看到的时候,只见幕容明珠手上拿着刀,一看就感觉是幕容明珠要杀人并强抢公主,连城一看便知不对,因为这样的伤势不会昏迷的,双双也随后赶到,双双心里只有难过,一看便觉得是连城再胡说八道,双双他才不相信万钧会做这样的事,又是一场演给双双看的戏码,但终于还是让双双和喜儿一行人又再度遇上了,这次是否可以接穿郑万钧的诡计。明珠又因为这次万钧被刀杀伤一事,又和喜儿们碰在一起,原来明珠是想一要带喜儿进宫,要奉圣夫人主持婚事,连城一听叫明珠不要做傻事,奉圣夫人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四大杀手就是奉圣夫人派来杀公主的,但明珠还是不相信,因为干娘对明珠仍有恩,而且干娘不会骗我的,连城跟明珠无法沟通,打消和明珠沟通的想法,只叫明珠不要傻事,免得遗憾终身。万钧醒来,一口咬定就是明珠将他和大志杀伤的,喜儿一听到是慕容明珠杀伤姐夫,马上找明珠理论去,明珠一听万钧竟然说自己是杀伤他的凶手,气着要去找郑万钧理论,喜儿也在气头上两人就这样杠起来了,谁也不让谁。徐谦和蜜儿的感情慢慢的进展,但这时蜜儿心中却出现了,她跟徐公子不配的画面,蜜儿心想徐公子家大势大,她只是小小庆芳楼田庄园的女儿,但徐公子告诉蜜儿不可以用贵贱贫富来比较一个人,每个人有她不同的内涵和气度,要蜜儿不要在想这些问题。

  徐谦跟喜儿告别了庆芳楼,前去徐府,请求徐员外答应与田家的婚事,单单尾随在后,心想这个穷秀才怎么可能是徐员外的儿子,喜儿拜托连城前去将单单支开。大伙跟个徐谦来到了扬州徐家大宅,一敲门才知道原来是徐谦的爹叫徐胜天,而徐员外叫徐盛添,是搞错了,但地址没有错阿,眼见就要被赶出去,徐谦看到一旁的园丁,竟是他爹徐胜天,原来徐父在信中写的是徐员外,徐谦一听并不怪徐父,反而觉得爹这样为他付出,他真是的猪狗不如,徐谦不管他爹是员外还是园丁,他永远都是我爹。徐父被徐谦感动,终于承认自己就是徐谦他爹,因为希望徐谦在外求学为家里担心,便编了一个谎来骗徐谦。徐谦知道了自己的家世后,决定要修一封书信给田家,告知田家总总的一切,喜儿一听便告知徐公子:“你若将实情告诉田家,你和蜜儿的婚事一定不会成的。”,徐谦说:“那也就是我跟田姑娘,有缘无份,一切听从老天的安排。”

第二十九集

  连城为了要支开单单,牺牲了自己,单单问说连城是否一开始就默默的喜欢她,连城为了要讨好单单,不让单单离去,只好含糊的说『是』,单单一听心花怒放,高兴的不得了,但连城越解释越黑,赶快找个理由离开了。在沁芳楼的郑万钧和大志,想趁着现在沁芳楼只有他、大志和双双,来个一不做二不休,要大志将双双抓起来,大志听到有官做,什么都不怕了,准备去抓双双。

  双双蹲在地上煎药,背后突然出现一位黑衣人,黑衣人追着双双,两人扭打在一起,双双一急两手乱抓,将黑衣人的面罩拉了下来,竟然是吴大志,郑万钧一看情况不对,要大志全部扛下来,以后抓到喜儿钦差大人给你做,大志一听,随即向双双认错,因为自己很喜欢喜儿所以产生了想要绑喜儿的想法,要双双可以原谅他,此事被大家知道之后,吴大志被连城、小包、明珠打个半死。

第三十集

  郑万钧继续当他的病人,双双也完全没有怀疑到郑万钧的身上,连城借此事洗刷明珠绑架喜儿的污名,也将双双给连城的扇子还给了双双,一旁的万钧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心想连城事见过大世面的人,怎么会为了一把扇子呢?一定是那扇墬,那扇墬一定是无价之宝。郑万钧在双双离开房间后,写了一封离书,因为吴大志一事万钧无言面对大家,决定出走,其实是要去青州将扇墬拿回来。扇墬早就在吴大志当知府的时候从九娘那拿回来了,准备要去讨好单单,万钧一概不知情。喜儿知道了徐谦的家世后,担心蜜儿对此婚事反悔,带着蜜儿前去找徐谦,蜜儿知道了徐谦不是扬州首富,却没有改变自己的信念,但看到徐谦那孝顺的心,而喜儿又将事情的前因跟蜜儿说了,蜜儿更坚定了对徐谦的感情,要徐谦不可以反悔,喜儿看到了这两人坚定的意志,决定要让这婚试办的风风光光的,喜儿马上前去告诉田老板徐家要和蜜儿成婚的喜事,田老板听了,高兴的睡不着觉。

  但问题才真正的来了,田老板是个势力眼,纵使要办一个风风光光的婚事,也要很多钱,也要有排场这也要钱,什么都要钱,但喜儿们身上的盘缠早在到了扬州时用光了,更何况还要有好几百两的聘金和聘礼,喜儿马上前去找双双帮忙,但双双不断告诉喜儿,媒婆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可以骗人,喜儿不断的解释希望双双可以帮他想个办法,但双双仍为了万钧出走一是担心,喜儿只好自己去想办法了。瑶红和小包到了婚事用品店,张罗结婚事品的事务,瑶红手上拿着从宫中带出来的稀世珍宝,手上拿着三千两的银票,将结婚的八人大轿、白骏马、八音班和聘礼全都搞定了,另一边的连城和喜儿正在装扮徐老爷和徐公子,看他们穿上这华贵的衣服,喜儿心中放下了一个大石头,徐公子当然是没有问题,但徐父仍然改不掉自己园丁的动作,看到了花阿草阿都会去动一下,连城要徐老爹多注意,不要露出马脚了。不料门外的单单全都听到了。

  徐家一行人跟着喜儿前去庆芳楼送聘礼去了,田老爷一看到大队人马高兴的说不出话来,喜儿将聘礼送到田庄元的手上,单单突然跳了出来,说这场婚全是骗局,连喜儿给的聘礼也是假的,单单请了扬州第一当铺的刘朝奉前来验这一批聘礼,没想到朝奉验完这批聘礼,直叹这一批聘礼是真的稀世珍宝价值不斐,单单不信,拿起了首饰拼命的往身上擦,看是否可以将首饰上的漆擦掉,怎么擦都还是一样亮,单单被田庄园轰了出去,徐谦和蜜儿的婚事到现在都还没有问题。

  双双还是每天出去到处找万钧,双双感觉万钧没有走远,此时吴大志跟郑万钧正坐在客栈里吃着午饭,双双走了进来,两人赶紧逃了出去,双双听到熟悉的声音追了出去,吴大志故意和郑万钧走失,借机跑去当铺要将纳价值连成的扇墬典当,不料还是在当铺前被万钧遇到,两人为了大志手上的玉墬,扭打在一起,双双竟然从旁边的巷口跑了出来,马上就看到了万钧和大志,双双走了过去看到万钧手上的扇墬,一把将扇墬抓了过来,心里高兴,原来万钧出走就是为了回青州将连城要的扇墬赎回来,这样我便可以将扇墬环给乐先生了,一旁的万钧像有话说不出,想要将扇墬抢回来,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跟双双说。

  田庄园跟徐胜天聊着很开心,问到徐母怎么没看到人,徐父辩称徐母在家养病不宜出门,田庄园关心的问起徐母的病情,坚持一定要去徐府看一下徐母,徐父推拖着,但田庄园坚持一定要去,徐父只好答应田庄园的要求。

  大伙一听到田庄园要来拜访徐家,大家都傻眼了,实在想不出办法,只好将计就计,让这场戏继续演下去,马上要小包去找二三十个人,来充当徐家大宅的奴婢,喜儿和瑶红一群人赶紧去徐家大宅跟管家借徐宅娶亲,不料那管家竟不通事理,怎么说都没用,众人只好用强的,将管家敲昏关在房里,这场戏就这样继续演下去了。

【天下第一媒婆】扬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