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序「妙手仁心2」是以一个以公立医院作背景的剧集,透过一群医务人员的工作态度、思想及不同病例,道出人生的悲欢离合,生老病死。以包涵、同情及关怀,打破人与人之间的不沟通和隔膜,从而对生命有多一份珍惜。

  故事大纲承接着上一辑的「妙手仁心」,两年后的今天,我们的主角亦各有转变。风流不羁的黎国柱Henry(林保怡饰)与冷静聪明的Annie江新月(陈慧珊饰),为延续两人的爱情,力持着亲蜜爱人却不愿同居的两性关系。Annie的弟弟江满月Gilbert(苏永康饰)于一年前因艾滋病发逝世,离去前数月,满月于街上拾回小狗仔仔,如今成为轮流寄养于各人家中的小狗。张创业(张家辉饰)与阿茵(汤盈盈饰)已婚且于英国定居,而乐观多言的张家裕阿Joe(马浚伟饰)与Helen(陈芷菁饰)则于非洲穷乡中从事医疗工作。当周遭各人各有离合时,我们的主角程至美阿Paul(吴启华饰)仍坚守着他的岗位及人生态度,拯救病人于死亡边缘,每天盼望着那昏迷两载的女友唐姿礼Jackie(蔡少芬饰)醒过来。一切在院长罗孝齐(张同祖饰)领导下,平淡如水,直至三位年青医生的加入,为原有这班人加添了欢笑及动力,从而对自我及生命有进一步的了解。

分集剧情:
第1集

    连环车祸显医者心

  两年后,黎国柱仍担任急症室主管,但却对取代了唐姿礼工作的纪朗平有所不满;程至美在脑科手术方面表现愈见出色,且深受医科学生欢迎。妇产科则来了位才貌出众但冷若冰霜的万安生。

  一妇人撞车昏迷送院,经复核病历后,发现她曾是安生的病人,安生接讯后看望伤者,却已返魂无术,还被死者丈夫指责她当日没理会死者感受而替她做手术。安心感愧疚,医院社工莫雪芳则指病人当日拒绝辅导因而令他们束手无策,院长罗孝齐开解二人。

  江新月因弟弟娇之死,发起艾滋病单车筹款,往世界各地宣传认识艾滋病,这却害苦了国柱要照顾娇遗下的狗“仔仔”。新月回港后喜见国柱接机,但当她发现国柱打仔仔后,即惩罚他。国柱找至美饮酒解闷,目击连环交通意外,刚巧何心妍与男朋友林敏智经过,四位医生即全力抢救众伤者,而安生也闻讯赶至现场并替其中一孕妇接生。

  国柱回家见新月的字条及礼物非常感动,二人和好如初。安生工作出色,却令与她相依为命的实习医生妹妹宁生感压力大。

第2集

    新月、朗平一见如故

  姿礼父永全探望至美却记错了时间,二人乘车时遇意外堕海,永全嘲笑至美除了当医生外,什么也不懂。永全接受测验,经判断认为他患上轻度老人痴呆症,需接受药物治疗。

  雪芳成功说服一名担任立法局议员的高龄孕妇继续怀孕,雀跃不已。妇人阿兰育有三名女儿后再度怀孕,当知道这胎是男婴时显得非常高兴,但安生凭其病症怀疑她患上红斑狼疮症。

  心妍和敏智正式到医院上班,至美阅报后方知心妍的出身。心妍伯父何守义因心脏病发入院需做“搭桥”手术,但他却诸多推搪,心妍坚持要他做手术。姿礼旧情人何德广出狱后在沙滩开了一间咖啡室,至美、国柱等人与同事一起到沙滩找他聚旧,并一起玩心理游戏。安生告诉阿兰已证实她患上红班狼疮症,提议她终止怀孕,阿兰嚎哭。

  新月往酒吧途中遇上记者好友KK,KK介绍阮朗平给她认识,二人一见如故,国柱不悦。一高官病历被泄漏,院方上下震惊不已。朗平与KK电话闲聊,见国柱狐疑眼神,感他不信任自己。

第3集

    姿礼苏醒有望?

  至美无意中发现心妍在敏智宿舍过夜,敏智巧言掩饰却令心妍不满。医院工作繁重,众医护人员连笑容也减少了,少数察觉问题者提醒众人多添笑容。宁生男友谭勇明任职警队,其搏杀性格难令她有安全感,加上工作忙碌,一时意气提出分手,勇明知她心意,婉言回她。安生跟友人作脚底按摩遇医生向众仁,得悉他是中心太子爷,禁不住教训他一顿,众仁莫名其妙。

  金融经纪Chris正值壮年便患上帕金森症,大感难以接受。永全天性豁达,乐观面对自己病情及前妻再婚,令至美深感佩服。雪芳找Peter聊天,他却误会以为孝齐四处宣扬他炒卖股票失利,不悦。心妍父何守仁为了答谢众人救回守义,除了捐钱外,还请他们到家中食饭,后来却因公务太忙没有出现,心妍不快。雪芳安排何老太探望何伯,见二人互相关心,感欣慰。至美发现雪芳对孝齐有好感,试探孝齐反应,不果。安生知道印度有个类似姿礼病情的个案,把资料交给至美。敏智带新经纪回宿舍被至美发现,及后敏智见安生到访至美,误以为他亦是同道中人。

第4集

    国柱假装仔仔失踪

  宁生对安生的军训式生活,略有微言。孕妇张小静早产,婴儿心脏有问题需做手术,但小静对医生不信任,坚决拒绝让婴儿接受手术。国柱与肝癌末期病童杰仔甚为投机,为了让他一偿心愿,哄骗护士出让珍藏签名棒球。小童光仔遭性侵犯晕倒梯间,后因受惊过度不发一言,但却对勇明所展示的疑凶Sam照片有反应。光仔父母到院后,坚持要带光仔出院,不肯为警方作证,还互相推卸责任,加上小静弃婴不顾而去,安生大表不满。

  护士长李伊华有子佳佳因病需经常到医院洗肾,伊华虽知换肾的机会很微,但仍乐观面对。国柱将仔仔放逐郊外,然后假装它失踪,新月担心不已,朗平提议上网寻犬。敏智提出新方法替小静之婴儿做心脏手术,安生愿意接受挑战,最终救回婴儿性命。外籍少女Michelle声称被Sam侵犯,新月替Sam辩护。Sam赢官司后态度嚣张,新月为其所为颇为不屑,刚巧勇明接获通知光仔父母愿意让光仔指证Sam,即上前将他拘捕。朗平替新月寻回仔仔,并要国柱付悬赏费,国柱为之气短。至美突然接到姿礼情况有变的消息,愕然。

第5集

    美违反守则替姿礼做手术

  姿礼因并发症肠部溃烂,情况危险,至美冲动地说要替她做手术,但孝齐提出要尊重姿礼昏迷前之意愿,至美语塞。伊华对佳佳可能会接受姿礼的器官移植,心情复杂。Peter欲开解至美,至美却反问他为何要赌博。一病人在大陆换肾,返港后出现急性排斥,最终返魂无术,虽然死者曾签下器官捐赠咭,却遭遗孀反对,雪芳束手无策。永全的老人痴呆症愈见严重,但只要谈到姿礼,他就变得眉飞色舞。

  敏智以投资角度来衡量事情,心妍却不认同他的价值观。新月在酒吧遇至美,二人通宵买醉后往看日出。至美不欲眼睁睁看着姿礼死亡,找国柱一起替姿礼做手术后向孝齐请辞,孝齐责二人感情用事。朗平被一病人何伯的故事所感动,决定为他联络其大陆之妻子,却被国柱误会并催促她回急症室,朗平最终只能在何伯死后联络其妻,并向她说谎,替何伯保留一点尊严。

  心妍欲替一病童再次移植肝脏,却被否决,她往找至美探讨再做移植手术一事,至美亦认为不应冒险,二人争拗间,心妍突然面色大变。

第6集

  姿礼苏醒了

  姿礼终于苏醒过来,至美喜不自胜,全医院上下亦得到鼓舞。姿礼做物理治疗,至美陪伴在侧。姿礼看着两年来新月为自己收藏的问候咭,感动不已,又欣然听国柱讲出众人近况,但得知阿娇已死时大感难过。新月无意中知道国柱加大保额,并且受益人是自己时,感心甜。国柱怀疑一因烫伤入院之老妇被人虐待,暗中替她报警。心妍无意中在敏智办公室听到金融经纪的留言,怀疑敏智用情不专。

  护士蓝田见吕琦为了借钱给爱侣,欲透支信用咭,为免她愈陷愈深惟有借钱给她,想不到医院中有一人却已泥足深陷。心妍约会其它男性晚饭遇敏智与女经纪,敏智机灵地回心妍。一对小姊妹遇车祸,姊姊被撞死,父母迁怒妹妹,雪芳从旁开导。安生见一母亲因肝炎未能亲自照顾其初生婴儿而耿耿于怀,一时感触说出对人情的看法。敏智约会心妍,二人和好如初。姿礼到生果档找永全,父女相见仿如隔世。至美带姿礼到自己宿舍,姿礼知道他两年来全心全意为自己,不禁提醒他对医生来说,病人才是最重要。

第7集

  姿礼享受新生活

  姿礼替至美收拾宿舍,竟看见零食盒中食物尽已过期,取笑至美。安生受至美所托陪伴姿礼,姿礼视她如大姐姐,令安生啼笑皆非。众仁见一少女被送院即表现紧张万分,原来少女顾妙芬曾是他的补习学生,少女误交损友珠胎暗结,产子后弃婴,安生发现后报警希望能寻回弃婴,但为时已晚,妙芬被控谋杀,其父母迁怒众仁。Peter知敏智投资眼光独到,趁机上前问他对科技股看法。众仁被医院上下人误会与妙芬关系暧昧,众仁百辞莫辩。

  姿礼凭直觉看出护士简和平是德广的女朋友,二人旋即成为好友。众仁向朗平倾诉感情烦恼,朗平觉得他缺乏自信。新月与姿礼久别后首次同床夜话,至美被她们友情感动。国柱带杰仔到郊外打棒球,杰仔感激。姿礼与至美不约而同买下同一样的礼物给对方,大感心有灵犀。蓝田助老妇退贼受伤,孝齐替她缝针时发现她的纹身,虽愕然却不加追问。姿礼随众人往沙滩游玩,并到餐厅找德广,二人再见喜极相拥。姿礼与至美沙滩漫步,并告诉至美在昏迷中的唯一记。

第8集

    姿礼遇无情大火

  姿礼往永全的舞蹈学校找他,一时兴起与他双双起舞,姿礼借口约他往英国旅行,实想探望母亲,但永全拒绝。心妍驾车回院在路上险撞倒姿礼,永全乘机将姿礼送走,心妍超速驾驶却遇上交通警,幸仍能及时替小童做手术。姿礼送永全返 家后对至美说担心会遗传了老人痴呆症,至美竟能说出姿礼心底话,令她大感心甜。

  朗平感国柱针对自己,姿礼从旁安慰并教她对待国柱的秘诀。敏智假意问孝齐有何改善之处,孝齐直言要他多跟国柱等沟通学习与人相处技巧,敏智暗气。杰仔因并发症死亡,国柱从钟海天手中接过杰仔的道谢咭后,伤心。一青年被箭贯穿胸膛送院,国柱果断地替伤者进行急救,却被敏智指斥。

  姿礼打算独个儿驾电单车兜风,至美发现后决定陪她游车河,姿礼载至美去看日出,可惜他却倦极睡着了。姿礼在牙医医务所苦候永全,不果,还遇上了火警,姿礼留下救助被困火场的人。姿礼被送院时已奄奄一息,国柱奋力拯救。至美与海天开研讨会后回医院,方知事态严峻。

第9集

  国柱被fans所伤

  至美决定往英国开医务会议,暂离伤心地。众人痛失姿礼,深感难过。国柱埋首工作,却遇上一精神病人CoCo对他情深一片,经常召唤救护车到医院来见他,令他心情更感烦躁。孝齐建议国柱以专业知识写专栏,宣泄情绪来减压,国柱感具挑战性欣然接受。

  安生见众仁在街上截不到的士,欲载他一程时却与后来之车辆发生碰撞,安生感好人难做。众实习医生大叹工作艰苦,并戏说只有心妍才有资格说为兴趣而工作,心妍听后不悦怒斥众人,敏智知道后从旁安慰。安生见众仁常以中医角度给同事和病人意见,薄责他,众仁不以为然。

  新月提议与国柱合资买房屋,国柱误会她欲同居,满以为她呷CoCo醋,怎料新月只是当作投资。二人看屋时才知屋主是敏智,国柱诸多挑剔,敏智却完全同意他的看法。CoCo又再召救护车到医院找国柱,众人惟有报警卫将她赶走。众仁与安生因事无奈一道往找永全,安生见二人投契,还被永全指心肠不好,气坏。国柱在停车场遇上CoCo苦缠,CoCo求爱不遂,愤然刺伤他。

第10集

  蓝田的秘密

  国柱受伤幸得朗平等全力抢救,逃过鬼门关。国柱醒来,见新月仍隐藏关切之情,出言调侃,二人经此事更紧张对方。朗平找众仁做脚底按摩,众仁的母、姊误会二人拍拖。朗平悄悄探望国柱,见他睡了放下口香糖便离去。一日,一群黑社会内哄殴斗,伤者被送入医院,其手下竟对医生出言恐吓,蓝田骇然看见一名男子,急急离去却不知已被他认出。蓝田心浮气躁,工作出错,且一反爱玩的性格,众人大惑不解。

  心妍介绍敏智给守仁认识,守仁对他甚表欣赏,敏智得意。蓝田回家途中遇上医院中的黑社会分子,蓝田竟交出金钱及提款咭给他来打发他。国柱利用休养期间以笔名「清风」开始专栏写作,并渐为人所留意。众人探望国柱,国柱正式向朗平道谢,朗平欣慰。蓝田见吕琦替男朋友借钱,情绪一时失控,对她破口大骂,吕琦伤心。

  孝齐与雪芳竟在一日内三次相遇,大感惊讶。一男子晕倒街上被送院,在他体内发现可疑物,怀疑是毒品,蓝田知道后竟将证物偷走,并欲毁灭证物,被孝齐发现。

第11集

  雪芳误会孝齐有意中人

  孝齐虽知蓝田消灭罪证,但只是对她口头警告。蓝田喂一名婆婆吃饭,听见她遭儿子虐打,令她不期然忆起童年不快的经历。众仁分一半沙律给宁生,又细心地帮她按摩。雪芳亲手入厨炮了几味好菜请孝齐吃饭,孝齐大赞她的厨艺,突然孝齐的电话响起,雪芳听见孝齐要赶往接人,便以为孝齐已有意中人。

  孝齐的母亲佩英苦口婆心劝他快点成家立室,孝齐不理。国柱嫌病房过于沉闷,驾轮椅往急症室视察,还向朗平道谢所送的三文鱼。宁生特别买消夜孝敬安生,安生没有半点动容,反而叫宁生不要跟护士们走在一起,要好好利用时间充实自己。

  蓝田到酒吧饮酒解闷,德广上前阻止也告无效,还要求德广陪她,德广拒绝,蓝田便随手拉了一陌生男子往开房。蓝田遭这名男子劫财劫色兼遗失身分证,被警方拘留,四处找人证明身分不获,最后惟有找孝齐担保,蓝田没有半句道谢更侮辱了孝齐一番,孝齐沉住气开解蓝田,令蓝田终吐出当年曾遭人轮*的悲惨经历。

第12集

  朗平因好友自杀身亡,朗平内疚

  蓝田听从孝齐的劝告面对现实,下决心不再逃避蓝兴。新月问国柱在生死边缘最记挂的是谁,国柱逃避响应,令她不满。国柱驾车上班遇朗平,顺道载她回医院,怎料二人为倾电话问题再度针锋相对。朗平为免被国柱讥讽,拒绝接听好友KK来电诉说失恋。

  安生被医院派去伦敦出席研讨会,孝齐托她顺道将至美所需要的资料带给他。KK烧炭自杀被送院,经努力抢救终告不治,朗平内疚。海天与女盈盈相依为命,二人逛超级市场遇敏智,海天对敏智在其女儿面前买避孕套感尴尬。国柱知道KK死讯后,慨叹自己忽视一通电话的重要性。盈盈上运动课时晕倒送院,敏智认为她患心肌炎需做手术,海天却对他的判断表怀疑。宁生劝安生把握在英国的机会与至美发展感情,安生不置可否。盈盈经手术后,情况良好,海天向敏智道谢并为自己曾对他有成见而道歉。

  新月在酒吧遇朗平,二人互相慰藉。蓝田与雪芳均对孝齐有意,令他不知如何面对。众女在餐厅讲论自己对恋爱的态度,朗平说出如陷入三角恋时,将会与对方的女友成为好朋友,似有所示。

第13集

  安生、至美空中救人

  国柱与新月相约朗平及心妍打网球,国柱遇旧同学,并误会他与朗平是一对,新月不以为意。永全带众仁到街市买中草药,怎料卖草药老板刘伯突感呼吸困难,二人连忙将他送院,众仁怀疑他因服用自制中药不善致药物中毒。心妍虽常被永全误认作是姿礼,却不介意,雪芳教她以乐观态度看事物,令她有所悟。

  安生与至美乘机回港,二人为大家均曾是苦学生而惺惺相惜,突然机上一乘客因鲠亲而发生一连串意外,一孕妇更被推倒,安生与至美合力向二人施展急救,终化险为夷。安生回家,见宁生与勇明讨论自己的旧恋情,不悦。

  新月为国柱准备烛光晚餐,却勾起不快之回忆。敏智知道自己在心妍心目中的地位不及其父,想办法努力夺取芳心。心妍驾车回医院,至美却要她让出车位,心妍不悦,及后发现真相,释怀。心妍因对一病人的判断不被孝齐等认同,感不快,敏智上前开解。蓝田与雪芳均对孝齐展示好意,令他感难以消受。至美在超级市场见一妇人没现钱找数,欲替她解围时,竟发现是故友徐嘉咏。

第14集

  至美的初恋情人

  至美与嘉咏到餐厅聚旧,眼见其两名儿子懂事,直觉她生活不如意。至美回家回忆当年与嘉咏两小无猜的日子,原来她是至美的初恋情人,因当年至美赴外国升学而分开。安生接手一声称被劫受伤的孕妇,但她坚拒做手术,安生向孝齐要求申请法庭允准替她做手术,孝齐不允。安生眼睁睁看着婴儿胎死腹中,感痛心。雪芳知道安生不快,上前开解她。雪芳吃过期食物中毒入院,众人前往探望,蓝田见孝齐对她表示关怀,不悦离开。

  心妍一病人永仔患上血癌,敏智提议让其父母再生小孩然后以脐带血进行近亲移植骨髓,可惜其父母早已离异。孝齐自知医院中流传他及蓝田与雪芳的感情瓜葛,自感不懂处理感情,不敢入情关。永仔父亲因怕惹怒现任女友,不肯答应再生小孩来救永仔,心妍顿感人情冷暖。

  嘉咏的幼子辉辉在学校发生意外,幸轻伤敷药可出院。嘉咏欲顺道探望至美,但他却正开医务会议,唯有留下钱及糖果离开。嘉咏在医院不慎绊倒,却痛得不能动弹,国柱替她照X光,意外地发现她患上骨癌,至美知道后大表惊讶。

第15集

  至美全力助嘉咏

  至美知道嘉咏拒绝接受癌病治疗,千方百计取得她的联络方法,企图说服她,但因着家庭经济状况,拒绝入院,并说出情愿自己从来不知自己患癌。至美眼看嘉咏的情况,深深体会人生无常,雪芳以苦瓜来比喻人生开解他。至美为了令嘉咏安心施手术,介绍新月给她,希望能助嘉咏丈夫阿权打官司取回被商业伙伴在大陆骗去的金钱,但嘉咏对在大陆打官司没信心。新月提议找心妍的兄长志泓帮助,期望利用他与大陆的良好人际关系,受理阿权的官司。

  安生在宁生安排下与至美报读同一个中医课程,可惜第一天上课至美因事缺席,安生略感失望。孝齐的旧补习学生阿坚看出他对雪芳有意,鼓励他追求她,孝齐不置可否。心妍对嘉咏打官司一事甚为着紧,令身边的人感奇怪。嘉咏找安生,觉得她与至美合衬,安生听后心甜,二人更讨论起至美性格。嘉咏接受化疗的效果并不理想,经海天的诊断,唯有切除被癌细胞侵蚀的左脚,才可彻底治疗,嘉咏为了两名儿子,只好接受手术,但要求至美在她施手术时一直守护在旁。

第16集

  嘉咏逝世

  至美为了嘉咏,四出搜购橡皮糖,新月亦被感动。嘉咏从伊华口中知道其子佳佳患有肾病,感慨母亲对子女的爱是无限接纳,却未必得着同样的回报。新月对「清风」的专栏大表赞赏,并借他来与国柱比较,国柱强忍笑意不表露身分。敏智醉心于投资买卖中,心妍感与他的思想距离愈来愈大,渐渐疏远他。

  国柱劝孝齐多参与同事间的社交活动,二人均感自己非懂得表达自我之人。嘉咏手术后,至美仍未能放下心头大石,心妍大表关心,安生察觉她对至美体贴的表现。嘉咏的手术后醒来,见众人关心自己、至美送上黑色橡皮糖,以及得知阿权的官司顺利,高兴不已。

  国柱发现朗平竟对着咖啡贩卖机说话,不禁取笑一番,怎料咖啡机竟恰巧地回复正常,令他大感意外。嘉咏积极学习运用义肢走路,本来一家人乐也融融准备迎接新生活,但天意弄人,嘉咏癌细胞扩散至胸腔,至美大感难过。嘉咏的病情令新月大叹人生无常,国柱忙加慰藉。嘉咏坚强的接受电疗,并以平静的心安排自己的身后事。

第17集

  佩英慢车撞伤永全

  孝齐母佩英独自驾车出外,险撞倒在路中正为购物方向而犹豫不决的永全,双双被送入院,幸无大碍但需留院观察,佩英在医院内看事事不满意,其气焰亦使人感难以服侍,相反永全则风趣幽默与众人谈笑风生,令医院内充满欢乐。国柱和朗平在有意无意间逃避对方,隐隐察觉自己对对方有微妙感觉。佩英见永全说笑话给病友听,只觉他俗不可耐,但永全却已忘了她是谁。

  安生替朋友做子宫检查,二人就婚姻及生育问题,规劝对方把握眼前机会。至美出席中医课程,安生对他从未上课却能对导师的问题答得头头是道,大感佩服,课后二人一起晚饭,安生说出当年因不能接受忘年恋而错过大好良缘。朗平决定和众仁发展关系,藉此忘记国柱,但众仁却察觉她并非真心喜欢自己。敏智与心妍家人相处融洽,但心妍却对他们沉醉于投资赌博等事不感兴趣,宁愿看杂志上至美的访问,守仁看见亦开始对至美发生兴趣。朗平突感眼部不适,国柱上前帮助,朗平终压抑不住爱意,主动献吻,并试出他其实同样喜欢自己。

第18集

  妍错怪下属

  朗平遇国柱,欲以开玩笑来掩饰前一夜的真情流露。蓝田回家发现遭恐吓,本欲告诉孝齐却苦无机会。敏智无意中发现与守义有生意来往的Uncle Wu侵犯其女儿Kitty,使计令他恶行无所遁形,众人大表赞赏,心妍亦改变先前对他冷漠的态度。

  孝齐欲邀请雪芳吃饭,怎料海天却突然有事找雪芳帮忙,孝齐无奈。心妍吩咐实习医生高美婷翻查病历报告,宁生知美婷有事,但碍于自己亦忙于修改安生要求的报告,故托实习医生李若愚帮助,但他却因工作过倦,没放在心上。护士们猜测谁是「清风」,至美猜到是国柱。

  雪芳令莹莹答允以后不再说谎,并向海天道歉,海天感激。佳佳本有机会换肾,却在手术前替莹莹买糖因而生病,失去了换肾机会,伊华伤心不已,海天知道后深感难过。

  美婷欲向心妍告假,却遭她连番指责,宁生终忍不住说出美婷要去探望她那因丧母而受刺激送院的妹妹,心妍始知错怪了美婷。宁生感医生工作压力大,欲辞职,国柱开解她。心妍感自己不近人情,至美从中开解她。

第19集

  孝齐解开多年心结

  艺人彤彤为单亲妈咪,其初生女儿忽然暴毙,安生认为死因有可疑,勇明以彤彤疏忽照顾婴儿将她拘捕,宁生觉他冷血,相信彤彤只是无心之失。众仁碍于职业操守不能公开彤彤的事,但为满足众人八卦心理,讲出有关她的新闻,安生只觉他浪费时间阅读娱乐新闻。

  著名脑科教授Dr.Ing到访,曾是他学生的孝齐紧张地率众主管迎接。Dr.Ing在试用跑步机时心脏病发晕倒,经诊断还发现他患上轻度老人痴呆症,孝齐虽仍对他当年歧视及针对自己而耿耿于怀,但见他毫不关心自己的健康却感奇怪。Dr.Ing 指定要孝齐替他做手术,孝齐为展示实力,欣然接受,敏智却准备随时接手。

  众人到Sunshine玩乐,怎料蓝兴突出现,蓝田勇敢将他赶走,终明白到问题还是要自己解决。Dr.Ing的手术成功,对孝齐大表赞赏,并表白当年痛心他因男女感情而忽视学业前途,如今却深感与挚爱分享成就的可贵,孝齐决向雪芳示爱,邀请她到家中作客,并亲自下厨,又将她介绍给佩英。

第20集

  国柱、朗平情难自制

  新月家中的冷气机坏了,只好把仔仔暂时寄养在宠物屋。朗平买早餐后忘了取回零钱,竟令店员意外死亡,朗平难过。朗平陷入自责中,国柱上前开解,被告知自己便是「清风」。孝齐不断打噎,向人求教止住打噎方法,至美巧计凭此试出孝齐与雪芳正在蜜运中。和平与蓝田见吕琦问安生最有效的避孕方法,上前规劝她,怎料实况与之相反,气坏二人。

  新月在彤彤杀婴一案,因控方把握有力证据而打输官司,心情恶劣,致电给朗平,二人互吐苦况,友谊又迈进一步。永仔父母为了永仔愿再次怀孕,并对众人讲出心路历程,宁生感冥冥中有主宰。永仔有救,心妍雀跃不已第一时间通知至美,国柱看在眼内。国柱为新月,说自己便是「清风」,可以为她写喜欢的题目。

  雪芳知道佩英会送礼物给合眼缘的人时,忐忑不安,孝齐却满有信心。朗平与国柱不约而同到新月家修理冷气机,当电视报道有关店员之死的新闻时,朗平失控痛哭,国柱连忙安慰,二人情不禁下发生关系……

分集:1-20 21-4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