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2004年4月1日,西九龙重案重组沙展冯志伟,卧底探员杨启东、刑事情报科(CIB)高级督察黄家辉,三个本来各不相干的人,于4月1日开始至4月30日内,要捣破香港最大的黑帮集团,更要阻止一项暗杀候任警务处处长王振扬的大阴谋。三人就在这三十日内,将香港作为一个困兽斗的大舞台,用最接近事实的角度,与匪帮作最斗智斗力的竞赛,演绎一个争分夺秒的三十集警察故事。

  香港副警务处长王振扬一向疾恶如仇,有消息传出扬将会接任成为新一任的警务处长,振扬的上任虽令匪徒闻风丧胆,但亦传出职业杀手已接到命令要置振扬于死地。警方觉事态严重,派出情报科A队高级督察黄家辉全力保护振扬,并令家辉查出幕后黑手的真正身份。家辉经过详细分析后认定是香港最大黑帮家族侯家所为。侯家话事人侯文华更胆大妄为,誓言要在4月30日之前,将香港的黑道拨乱反正,将白道陷于恐慌之中。

  文华前往泰国与泰国新崛起黑帮头目Sam商量合作大计,港泰两地黑帮意欲结盟,将整个东南亚的毒品市场垄断,两地黑帮结盟后势力必更大。此举引起了泰国警方的注意,派遣女刑警Rita,接手处理调查。Rita调查Sam,发觉原来Sam只是一个幌子,真正操控黑帮的人竟是泰国华侨富商郑坤,亦是郑坤在幕后一手策划整个行动。

  志伟在酒吧认识一名女子彭慧,彭慧更对志伟情有独中,但志伟知悉彭慧原来是文华最深爱女人后,即多番逃避,不过彭慧仍是苦缠不休。文华得悉情敌出现,遂因利乘便插赃嫁祸,令志伟蒙上不白之冤。志伟因杀警之嫌被通缉,心知自己被警察部内奸插赃嫁祸,志伟找家辉帮忙,希望借助情报科搜集出证据查出内奸的真正身份。

  家辉从Rita方面得知耀国早派出卧底渗入侯家搜集罪证,于是决定接手调查,并希望卧底能助自己一臂之力。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志伟虽替自己找出辩护证据,但爱女冯美茵却遭文华囚禁,要胁志伟烧毁重案组证物房,偷取一份三十年前的证供。过程中,志伟却发现这一份重要资料,揭示文华与三十年前香港一名大毒枭陈万豪似有着一段不寻常的关系。

  志伟与文华终弄至势不两立地步,加上压力越大反抗越大,志伟与彭慧经过风风雨雨,感情反而更趋真挚牢固,一段三角感情令这场正邪对垒更形激烈凶险。振扬康复后准备上任之际,却传来丑闻,指振扬当年涉及一宗受贿枉法案,此事引来极大回响,振扬也有被拉下马来之虞。

  万豪重临香江,誓要建立一个前所未有的跨国黑社会王国,誓要香港黑白两道低头。面对这个庞大的阴谋,志伟能否对付文华,与彭慧又能否跨过重重困难,终成眷属?启东为救Rita而燃起爱火,咏琪会否因爱成恨,置其于死地?家辉在仅余的有生之日,能否破「谋杀准一哥」案,与志伟拨乱反正,成功瓦解万豪与文华的阴谋,剿灭这国夸国的黑社会王国?

分集剧情:
第1集

  刑事情报科(CIB)接获黑帮龙头人物侯文华将对付即将上任警务署长王振扬的消息,CIB黄家辉督察为此亲身前往O记,要求带陆耀国督察返署协助调查。重案组冯志伟沙展休假期间被突召往调查旺角一宗命案,志伟因宿醉未醒,在调查一可疑人物时,反遭其击伤晕倒。黑帮份子喇沙不欲警方调查命案而影响生意,向手下杨启东施压,逼他交出杀死嫖客之马夫潘志强。

  志伟醒过来,得悉袭击自己的人正是命案通辑犯志强,暗叫不妙之际,发现失去配枪,心惊。家辉播放一段从电话勾线得来的录音,揭露耀国与文华有来往,耀国仍然三缄其口。志伟因着紧寻回失枪,狂殴线人大头,终得线索找志强。启东寻到志强后,暂将他安置在夜总会中避耳目。

  文华深信泰国龙王,欲从他口中知道三十日后的转变,龙王但笑不语。振扬虽知有人对自己不利,在记者会上重申会尽力打击一切犯罪活动。志伟往火锅店等候志强出现,后接讯得知志强已被捕。志伟心情沉重回家,被女儿唠叨不收拾东西,始知自己摆乌龙,顿松一口气。家辉目送振扬在G4保护下离开酒店宴会厅,不料,突从升降机中传出数下枪声,众人大惊……

第2集

  振扬受严重枪伤,生命危在旦夕。家辉命下属调查所有曾出入酒店的人的资料,众暗叫苦。启东质问舞女朱咏琪出卖他及交出志强原因,咏琪理直气壮指这是游戏规则,启东无奈认同。家辉发现另一组组长罗秀玲决定让下属离开而大表不满,秀玲劝家辉休息,家辉却要她透露对振扬不利的消息来源,秀玲拒绝。家辉从下属邓伟晴查得资料知道耀国与文华原来曾同住一孤儿院,怀疑耀国是文华警方的内应。

  志伟复查口讯始知曾在酒吧结识的女子彭慧,整夜在便利店守候自己,遂前往找她,并无奈将家中锁匙交给她。金悦来伤人罪刑满出狱,启东与悦来的一班手下前往迎接,悦来甫出监便责打众人办事不力,遂往找喇沙主持公道,却遭喇沙教训一顿。志伟调查一宗命案时,见现场附近有一洗衣袋,直觉与前妻有关,遂往调查,果然发现前妻曹淑芳被持枪歹徒挟持在洗衣店内。

  启东知悦来不肯轻易罢休,惟有独自往找阿镖算账。原来,启东乃耀国所派的卧底,自恃有耀国撑腰,无惧被拘捕。谈判专家未能说服歹徒释放人质,而家辉接报知道挟持人质歹徒与枪击振扬一案有关,遂率众前往,志伟见CIB突接手此案,恐淑芳有危险,决解下武装,冒险入洗衣店内向歹徒交涉交换人质,不料歹徒接过电话后,即举枪自杀。志伟、淑芳接受盘问,家辉却对志伟口供有保留。志伟发现彭慧仍在街中痴痴地等自己,终忍不着接她回家。夜深,耀国前往探望振扬,但只在门口外致敬。

第3集

  志伟女儿冯美茵得悉父母出事,急回父宿舍慰问,却见彭慧俨如女主人般做菜给志伟,即藉词回校上课。志伟向彭慧明示只因同情她才收留她过夜,希望她尽早离开,彭慧却以美食吸引志伟,让她多留一天。家辉再向秀玲要求知道消息来源,秀玲断言拒绝。伟晴多次试图闯入秀玲电脑,惜无功而还,不料秀玲竟主动向家辉透露消息来源,结果却令家辉感意外。

  喇沙着文华召集其他社团领袖见面,其中云顶却存心落文华面子,悦来闻言即自告奋勇摆平云顶,喇沙却选上启东,只因二人出身相似。悦来声称启东没资格杀云顶,实恐他涉险,启东不敢逆上头意,拒绝悦来好意。志伟查知彭慧背景复杂,彭慧对他表示若他能吃光自己做的菜便坦白告知身世。文华与耀国在拳馆见面,二人忆述当年耀国决定投考警察的情形,耀国劝文华收手,被拒。泰国警方人员Rita查得文华资金来自泰国富商郑坤,告知耀国,却质疑耀国与文华关系密切,耀国重申自己对付文华立场不变。

  启东为即将要杀云顶一事向耀国求救,惜耀国苦无良策,启东心有决定。咏琪欲替启东摆平云顶,启东拒绝。文华致电志伟,作出提示令他知道自己正被CIB跟踪调查,志伟终明白是因彭慧才惹上麻烦,遂回家怒赶彭慧离开。家辉准备探望振扬,最终只在门外敬礼后离去。云顶与其他社团头领晚膳,启东前来突拔枪射向云顶……

第4集

  启东虽未能取云顶性命,云顶却已心胆俱裂,此时,文华到来向众人施压,众顺命答允赴约。启东从文华口中,知道他有意一统江湖。彭慧求文华不要骚扰志伟,文华不悦。志伟为免被误会是文华在警部的内应,主动往找文华,文华竟坦言正准备毒品交易,志伟决跟他周旋到底。家辉往见Rita,欲与她合作,Rita指访港只为旅游,拒绝。

  文华指示启东拿“毒品”往反方向跑,志伟穷追不舍,更向他开枪以阻他逃掉,不料,枪声一响,一驾电单车途人即应声倒地,志伟、启东不禁一愕。文华驱车直往O记总部找耀国,表示将会统领组织地下秩序,耀国动容。志伟上司何超权为志伟闹市开枪一事,大发雷霆,时CIB至要带志伟回署调查,志伟竟托词逃走。

  志伟到夜总会找启东,遭悦来等人阻挠。耀国被带返CIB接受调查与文华关系,耀国指定要见家辉,家辉无奈放下手上工作返署。志伟得有威情报,终找到启东。耀国向家辉说出与文华关系,并提议放手让文华一统江湖,家辉拒绝。启东抵达码头与泰国对头人Sam接洽,志伟出现,命令启东开启皮箱,Sam竟主动提供皮箱密码,启东战战兢兢打开皮箱……

  文华与众社团头领见面,欲以新引入的海洛英取得完全控制权,云顶一脸不悦。云顶决不依从文华,后得知儿子在文华弟文英手上,即向文华道歉,惜悔之已晚。

第5集

  文华与Sam等人举杯庆祝鸿图大计将实现,文华吩咐启东与悦来翌日启程往泰国,Sam突指启东有一股警察味道,启东错愕,后知他与文华拿自己开玩笑,顿松一口气。志伟于CIB经整夜盘问,劳累不堪,家辉决定释放他,不料,志伟离开时,彭慧却主动到来欲澄清与志伟关系。耀国突向Rita提出终止合作,并表示愿意以生命作注码,一博文华能维持地下秩序。

  耀国对启东表示他的卧底档案会由其他人跟进,知他将往泰国,遂将Rita的联络方法告知。志伟发现淑芳已有亲密男友,复合无望,颓然离去。志伟经不起彭慧苦苦纠缠,载送她一程时,突遭别车相撞,并将彭慧掳走。耀国准备另一行动时,Rita拿着重要资料前来,指郑坤就是当年香港潜逃毒犯李万豪,耀国感事态严重,需重新考虑。

  志伟着紧彭慧被掳一事,其后相信她可能被云顶掳走,遂单人匹马找云顶讲数,云顶竟要他往兰桂坊杀文华。启东与悦来替文华送生日厚礼给郑坤后,随他往看拳赛。郑坤突接文华电话,郑坤一示意全场即鸦雀无声,其后便叫启东下注拳赛,决定耀国生死,启东震惊,迟疑不定。这边厢,耀国与文华见面,要弄清郑坤身分,文华表示即将会给他答案;另一边厢,Rita与家辉在咖啡店正等候耀国……

  志伟折返挟持云顶,终救走彭慧,并向她表示只有文华才能保护她,彭慧无奈听命回文华身边。

第6集

  志伟送美茵回宿舍,不料,竟遇文华弟文英与其手下送来三副棺木示警,志伟怒上心头。有威向志伟表示云顶狂扫文华场,大战一触即发,超权却明言不让志伟跟进此事,志伟忍气。志伟同僚叶天成质问他是否为救彭慧涉及耀国在兰桂坊遇伏一案,志伟断言否定。家辉感茫无头绪之际,从Rita口中知道耀国有一线人在文华身边,遂找秀玲协助,从此途径埋手。

  文英不断挑衅志伟,志伟为了家人安全,哑忍。Sam带启东与另一地盘头领石哥见面,启东与石哥言谈甚欢之际,石哥突中枪,启东被误会是凶手,遭石哥手下及当地警察穷追猛打,启东无路可遁,惟有束手就擒。彭慧缠住志伟,硬要再做一顿饭给他,志伟无奈应承。彭慧转身往街市买菜时,志伟被O记传召就耀国一案接受盘问,志伟为免惹麻烦,隐瞒曾现身兰桂坊,却被识破。

  咏琪等联络不到启东,担心不已。美茵回家发现彭慧吃闭门羹,遂开门让她进内,美茵好奇彭慧竟能打动志伟,彭慧说出与志伟相识的经过。警方估计文华被云顶扫场,将有报复行动,文华却按兵不动。志伟接受盘问后,遂找文华,警告他不能危害其女儿。其后接有威来电,告知有密报指他车内藏枪,劝他暂避风头,志伟怀疑被天成嫁祸。秀玲终成功开启耀国卧底檔案,告知家辉。Rita得知启东曾与郑坤会面,故要求启东提供郑坤的资料,启东竟轻佻相对。

第7集

  志伟涉嫌谋杀耀国被通缉,彭慧、美茵被带返警署协助调查,美茵机警通知志伟。志伟从有威口中知道自己被指涉嫌杀警,认定天成与文华有关,遂着有威调查他。Sam与一名泰国军方人员前往警署保释启东,启东虽获释,但对Sam所为,深恶痛绝,后来才知明白是郑坤藉此来展示自己在泰国的影响力。家辉患有末期脑癌,单靠服药控制病情,惜成效未如理想,医生估计他只有不多于三十日性命。

  志伟冒险找家辉,要随他回CIB调查天成的檔案资料,惜其檔案被设置锁上,志伟不单无功而还,还被众人识破身分,家辉信任他,惟有装作被他挟持,让他脱险。美茵得悉是彭慧连累父亲遭插赃嫁祸被通缉,指摘她,彭慧内咎。Rita亲自驾车送启东往机场离开泰国,启东闻车中乐曲不禁想起咏琪。启东暗中将偷听器放在郑坤身边,惜郑坤以泰文对答,启东苦恼。志伟找天成对质,天成坚称不是自己陷害他,并为他向刚巡逻至此的警员掩饰其身分。

  文华预料云顶会造反,故串通财神、Fit荣将他杀掉。启东刚抵港,即被CIB拘捕,启东遂有要求见钟志荣督察,彭慧回家做菜给文华,求他不要再骚扰志伟,文华指志伟只能往警署自首,才可保命。启东向志荣说出自己卧底身分,志荣却表示毫不知情,爱莫能助,原来家辉已接管启东的檔案,并提出合作,启东不肯被家辉要胁,拒绝就范。

第8集

  志伟挂念女儿,冒险相约美茵回家见面,父女真情剖白。启东离开CIB后,着咏琪将郑坤的录音给母亲翻译。沙皮表示已查出社团的内鬼是谁,竟是悦来手下肥狗,悦来不信,沙皮即展示证据,并将肥狗毒打致死,启东见状,不寒而栗。启东对肥狗之死犹有余悸,遂向咏琪说出自己是警察,咏琪却表示早已知晓他身分,并坦言是自己屈枉肥狗,保他一命,启东震惊。

  志伟往找有威,并出示文华留下的录影带,当中记录了是谁插赃嫁祸给自己,有威遂着他将录影带交给自己处理。志伟终得悉出卖自己的是谁,失望。振扬养伤期间,召见家辉,了解耀国案情后,决定出席耀国的丧礼。文华率弟弟文英、文汇往灵堂致祭好友。启东碍于身分,只能在街头遥遥向耀国致祭。彭慧苦劝志伟自首保命,志伟却出尔反尔,彭慧忧心。文华离开灵堂时,与振扬碰头,二人各不相让。

  天成协助志伟搜集出卖他的人的罪证,又代他约有威见面。彭慧知财神奉命对付志伟,遂往找他,却在混乱间将他刺伤。美茵在家中等候志伟,文华突然找上门,表示志伟已找到证据证明自己无辜,后接电话即大发脾气,美茵惊慌。文华见彭慧不惜一切帮助志伟,不解,后终敌不过彭慧苦苦哀求,决放过志伟。家辉发现启东遥遥送别耀国,遂上前问他决定如何,启东表示为耀国而继续其卧底工作。

第9集

  有威在羁留期间畏罪自杀,志伟难过不已,天成向志伟展示有威自杀前之录影带,志伟痛心。志伟终接彭慧,并带她回家,美茵喜见父亲平安回来,与彭慧弄吃的给他,不料,志伟却倦极睡着了。美茵往找文华,求他放过志伟,但见文华无动于衷,美茵竟不自量力欲对付文华。Rita在泰国缉捕毒犯寻猜,却被他逃去无踪,忽然传来一声枪响,Rita发现寻猜受重伤并人赃并获,却不知谁暗中相助。

  咏琪女儿瑶瑶不适,悦来代为照料,启东看出悦来心意,悦来却深知咏琪心仪启东,着启东珍惜她。家辉担心癌细胞扩散终会导致失明,在会议上突感不适,遂拒绝上司洪培基之要求并先行离席,培基气极。伟晴告知家辉其电脑曾被骇客闯入,怀疑CIB中有内鬼,家辉着启东调查此事。家辉发现被下属区健风跟踪,以为他就是内鬼,后知他是培基所派,愤然与培基交涉。

  志伟拖着彭慧往找文华,交代清楚彼此关系。秀玲按培基指示接手家辉对付文华的犯罪活动,家辉欲拒绝之际,忽停下来并着伟晴陪自己回办公室。伟晴发现家辉短暂失明,担忧。家辉在伟晴提示下让部署行动给秀玲跟进。志伟接报怀疑美茵失纵,并可能已遭不测,担心不已。秀玲行动失败,培基指责家辉故意发放假消息,家辉否认,并直言他为了秀玲而针对自己,培基遂向他作出警告。家辉至此更确信CIB中有内奸。

第10集

  志伟怒气冲冲,往文华大本营捣乱,声言要女儿在指定时间内平安回家,否则将不顾一切进行报复。彭慧知道美茵失踪,不安。Rita查得启东与贩毒走私案有关,在O记协助下来港引渡启东回国受审。家辉誓要抽出内鬼,在自己办公室安装监视器,竟见秀玲偷偷入内,家辉后发现其办公桌下被安装偷听器,伟晴怀疑秀玲就是内鬼。

  彭慧为美茵找文华,被拒诸门外,彭慧遂拿出一盘又一盘榚点求文汇交给文华,文华忆起往事,终接见她。彭慧表示愿为文华作任何事,只求他放过志伟父女,文华见她二话不说便下跪并且叩头,遂着她离开,后愤然向弟弟表示彭慧再不是他们的嫂子。沙皮引志伟见面,向他表示文华要看见西九龙重案组证物失火。

  悦来得知启东将被引渡回泰国,急召律师营救。Rita指启东可能会在泰国被检控贩毒,欲劝他跟自己合作,透露文华与郑坤资料,启东却不为所动。郑坤向Sam指小马是警察卧底,Sam为表忠诚欲杀小马,被阻。悦来、咏琪在律师陪同下见启东,启东趁悦来与众人起龃龉期间,着咏琪找家辉帮忙。

  志伟救女心切,正准备在证物房纵火,幸被天成及时制止。天成知道志伟的苦衷后,为免他一时冲动,拿出手扣将志伟锁起。Rita与启东抵达机场,启东无计可施下,想起耀国曾提及的泰国女警,遂向Rita要求打最后一通电话,结果令二人均感意外。

第11集

  O记对Rita突改变暂缓引渡启东表不满,Rita不理,只要求暂借房间扣押启东。Rita对启东正是耀国的卧底,并对房间内陈设瞭如指掌大表诧异,启东徐徐说出往事。天成游说重案组众同僚协助志伟,众犹豫不定,天成遂向上司何超权报告,表示证物房失火可暂保美茵性命,其后,各组员几经挣扎后亦陆续附和天成,终获超权默许。

  家辉获准见启东,责他向Rita揭露身分,却被启东反唇相讥。家辉问启东关于CIB内奸调查进展,启东指可循沙哥最有可疑。家辉欲带走启东,Rita断言拒绝,家辉遂指她在香港没有执法权,挫她锐气。志伟得悉重案组一众同僚齐心布局让证物房失火,感动不已。悦来欲找文华救启东,沙哥却指必要时要牺牲启东,悦来情急下向正在寻欢作乐的文英求救,并出言教训他,文英愤然命手下掷走他。悦来满身伤痕仍死心不息回来教训文英,终获文英赏识,答允救启东,却要他替自己找出谁是社团内鬼。

  Rita见咏琪苦候见启东,遂问启东是否要安排见她,启东婉拒。消防人员发现证物房失火有可疑,内务部遂接手调查此案。志伟偷看沙哥要求从证物房拿出来的旧檔案,不解。美茵伺机打电话给志伟,惜志伟未能接听,幸天成发现,暗中将来电号码记下。彭慧拿汤水到警署给志伟,方知他因失火一事不能离开警署。彭慧按志伟指示试打从来电显示的电话号码,果然联络到美茵。

第12集

  志伟虽独揽纵火罪名,惜同僚仍被连累或遭革职,志伟内疚之际,想到向家辉求助,天成遂想法子联络家辉。Sam追随郑坤多年,只为搜集他的犯罪证据,盼望一天将他绳之于法,惜事与愿违。彭慧按美茵来电提示,终找到她被禁锢位置,而美茵亦刚巧逃脱,惜二人终先后被文华发现。家辉探望正在家中休养的振扬,振扬被说服,往见志伟。志伟向振扬坦白说出为救女儿不惜替文华偷出李万豪当年犯罪的檔案,振扬下令释放志伟,并由家辉接手此案。

  指控启东的证人在泰国遇害,Rita唯有把他释放。家辉部署藉志伟拿旧檔案与文华交易时,拘捕文华,秀玲知他仍担心CIB中有内鬼令行动失败,却万料不到他竟怀疑自己。启东获释,沙皮指他每次皆化险为夷,明言怀疑他是卧底,启东暗惊。文华似早得知志伟前来交易时已有警方的部署,不肯上当,志伟恨得咬牙切齿。

  悦来突前来塞钱给瑶瑶买生日礼物,启东察觉他神色有异,细问下得悉沙皮命悦来杀人,悦来惟恐自己不测,着启东照顾咏琪、瑶瑶。拘捕文华行动失败,家辉回来释放秀玲,秀玲指知道家辉因何怀疑自己,坦言告知一切所为源于关心他,并说出已知他患病,家辉愕然。文华向美茵指志伟食言在先,故不会守诺释放她。启东从沙皮口中知道悦来要杀的人,正是Rita,不知应否制止悦来,焦急不安。

第13集

  悦来正准备向Rita下手时,突接咏琪来电,错过杀Rita机会。沙皮揶揄启东赶往通风报讯,启东不耻其行径,出言教训。启东致电确认Rita生死,暗幸她一切安好,却不知道自己喜形于色的反应,已被咏琪在暗中察看。咏琪坦言后悔替启东阻止悦来行凶,并指自己及悦来性命不及Rita重要,启东为难。文华透过彭慧联络志伟,志伟得知二女皆在文华手上,紧张。启东为替悦来将功补过,并释去沙皮对自己的疑虑,主动向文华提出亲手杀Rita。

  伟晴向家辉报告调查所得沙皮的背景,指他与培基早已认识。家辉发现秀玲准备向培基揭发自己病情,遂对她说出培基与沙皮关系,秀玲愕然,终决定将家辉病历归还。启东约Rita见面,并告知郑坤已向她下暗杀令,着她尽早离开香港。家辉代表警察部将拒绝让振扬应约见文华的决定告诉志伟,志伟失望。家辉代见文华,文华竟对他背景瞭如指掌。美茵闻文华要胁父亲杀警,情急下挣脱捆绑,更重创文英并夺去其手枪。振扬突现身应约,文华却命志伟下手杀他,志伟无奈,幸行动前接美茵来电报平安,志伟顿松一口气。沙皮突前来命启东在Rita离港前杀她,启东遂暗中着咏琪通知Rita,咏琪拒绝。志伟赶回警署与美茵见面。启东在沙皮监视下,向Rita轰一枪。美茵在警署门外笑脸迎接志伟,却因心急相见,冲出马路时被汽车辗过,志伟呆立当场。

第14集

  启东闻Rita中枪后不治,即往夜总会质问咏琪,咏琪不讳言出于私心并没有通知Rita,启东气极,却仍抱一丝希望,留言相约Rita见面。彭慧自责间接害死美茵,亦急欲知道志伟是否也怪责她,志伟却默然回家收拾美茵遗物。翌晨,志伟回警署申请休假后,到美茵遇害现场凭吊,彭慧上前,仍期望他能解答自己的疑问。

  Rita果然应约出现,启东既惊且喜,情不自禁抱她入怀。Rita说出真相,并表示即将回泰国,启东不舍。秀玲根据家辉提出疑点,果然发现培基与沙皮仍有接触,提议将证据交由内务部作调查,家辉却反对,恐打草惊蛇。悦来从瑶瑶口中知道其父是名警察,一愕。悦来向咏琪打探瑶瑶父亲的背景,并指文华将要打击情报科,若他刚巧属情报科便要及早提防,咏琪即致电找启东。

  家辉跟踪培基,发现他果然与沙皮有接触,此时启东来电,指文华即将在情报科引爆炸弹,着他想法子,家辉却突然病发昏倒在车厢中。家辉醒来后,返回情报科,知道其中一枚炸弹经已爆炸,而健风则正手持另一枚炸弹待拆弹专家协助,家辉遂入内陪伴健风,二人经此一役,前嫌尽释。家辉以培基与沙皮关系,在会议上举证指他是文华的内应,培基声称已将与沙皮接触之事向上头申报,沙皮只是向他提供情报,并指家辉才是内应,众人愕然。沙皮指发现启东曾多次联络家辉,逼问他是否警方卧底,启东坚决否认。

第15集

  启东与沙皮纠缠不下,悦来为救启东而错手杀了沙皮,二人遂将其尸身收于车厢中。家辉因被怀疑是文华的内应,将接受内部调查,此时,启东前来要求他替沙皮之死掩饰为意外,家辉表示无能为力,着他明晨联络振扬;另边厢,悦来沉不住气,欲驾车独自埋尸,却因遇上路障而被警方发现,悦来逃走时被汽车撞倒,束手就擒。

  启东接令往见文华,从文汇口中知道沙皮之死已被揭发,而悦来则被扣押。彭慧为寻找志伟至泰国,深信好运会伴随自己。家辉接受听证会聆讯,直言担心警方高层有文华内应,因而没有将卧底计划上报,家辉接受提问时,突然发现自己失去部分记忆,惊愕。悦来接受盘问时,突吐血晕倒。彭慧在泰国街头遇劫,财物、证件尽失,惜因语言障碍未能得到警方协助。Rita刚巧奉命前来协助彭慧,彭慧却不领情。

  启东欲为沙皮之死向文华解释时,文英突拿钢叉直插他大腿,文华质问启东Rita仍然在世的原因。家辉得悉秀玲供出启东身分,大怒,与她起争执。培基着家辉联络启东,着他提供文华资料及沙皮死因。文华假意向启东声称被沙皮出卖,并让他离开,实清楚启东真正身分。Rita欲送彭慧回港,彭慧却伺机逃脱,Rita终发现彭慧前来寻人,若寻不着不会心息。咏琪欲探望悦来,却遭警方阻止,后闻悦来声音,放心。志伟往唐人街,声言要见Sam。

分集:1-15 16-31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