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胡力弘,东骏汇泰财务集团主席胡贯庭之独子,年方三十已位居集团副行政总裁之位。胡贯庭与其集团行事低调,家财丰厚而不可测,可称城中「隐形富豪」。胡力弘是父亲眼中的接班人,但这位「人中之龙」竟然在某次警方查禁的士高时,让现身怀违禁药物,更验出服食过禁药而被捕,结果被判社会服务令。

  原来,力弘虽然是众人艳羡的富家子、年青富豪,但却是生活在一个充满虚伪、铜臭和孤独的铁笼之中。力弘从小与父亲贯庭关系疏离,父子关系犹如教官和学员,缺少亲厚的接触。自从母亲去世后,力弘最亲的是孻叔贯泽,贯泽会和力弘一起嬉笑玩耍,而贯庭则一个劲儿的对力弘要求成绩。在力弘十二岁的时候,贯泽更离开了胡家,贯庭将力弘送往寄宿学校,以图训练力弘的独立。然而,结果却造成父子关系更加疏离、冷漠。

  力弘学成回来,贯庭视之为集团接班人,力弘也逐渐忘记当日和贯泽一起的自由快乐日子,努力满足父亲的要求,在集团工作中一次又一次表现出色,换来的不是贯庭的赞赏,而是在集团里的擢升。集团多年来和裘永亨裘莉父女的律师楼合作无间,裘家既是胡家的世交,裘莉和力弘也是青梅竹马的关系,一个是年青富家子、长袖善舞的集团接班人,一个是能干而善解人意的女律师,顺理成章也就成了众人眼中的一对金童玉女。

  力弘面对父亲严峻的要求,不但想达到父亲的标准,甚至想超越父亲,这种压力终于去到一个爆发的边缘。集团其中一个客户「时代日报」,因为过期还款,面临被集团清盘破产,社长郑家昌与力弘乃同校师兄弟,向力弘求取一个延期还款的宽限期,但力弘在父亲的压力下,只得拒绝客户所求。想不到郑家昌竟因被逼到绝路而自杀。多年朋友生死未卜,但力弘自感成了间接的杀人凶手,不但内咎,更对家族、父亲的行事标准、甚至人格都起了怀疑,反抗的种子开始萌芽…。力弘就是在这种心情下错误地堕进迷幻的陷阱,犯下服食和藏有禁药的罪名。

  被判社会服务令,力弘被安排到一儿童之家工作,认识了那里的社工林小敏、家长马翠花和鲁财。儿童之家收留了一群家庭有问题的小孩,力弘在小孩身上看见了成年人的问题。因为社会经济环境急剧的转变,成年人未能解决生活上、感情上的问题,成年人的固执和任性,受害的除了自己以外,却还有一群无辜的天真小孩。而小敏和翠花等人,真心地为了小孩而尽心尽力,他们的努力,换来了除了微薄的薪金之外,可能就是那些小孩的点滴欢笑,比起力弘集团工作里数以千万计的生意,像是微不足道,但却又更是无价瑰宝。力弘一直埋藏在冰窖的心,不知不觉地融化…温暖起来了……

  力弘本来是因被判社会服务令而进入儿童之家,但逐渐被小敏的积极助人态度感染,对各院童的遭遇寄予同情之余,当能力所及时,亦尽量加以援手,却因此与贯庭的做事方式愈多冲突。身为力弘女友的裘莉,看着力弘的转变,只觉二人之间距离渐远。力弘与父亲的不和渐次白热化,甚至决定离开东骏汇泰,贯庭表面强撑着,心里也着实受了大刺激,加上年纪渐大,已不服当年日理万机之勇,卒之病倒了。公司里的其他股东,一直觊觎着董事局的控制权,眼见不败将军胡贯庭倒下了,其子力弘又自绝于外,遂阴谋夺权……

分集剧情:
第1集

  东骏副董事胡力弘因服食及藏有违禁药物,被警方拘捕。法庭上,当女友裘莉为力弘辩护时,力弘忆起发生此事的经过.......

  力弘与助手廖志勤巡视好友郑家昌的杂志社,遇家昌妻爱珍及其女儿乐童,力弘得知爱珍患上抑郁症,决再批准家昌公司的贷款,但其父胡贯泽与下属裘永亨则反对,志勤遂带同执达吏查封杂志社。

  家昌烧炭昏迷入院,「儿童之家」社工林小敏带乐童探望家昌,力弘则躲在一旁偷望家昌及乐童,时爱珍至抱着家昌大哭后失踪。爱珍跳楼,幸得力弘与小敏合力救回。力弘回家与贯泽大吵后买醉,遇一迷幻少女,将违禁药物放入力弘饮品及口袋内,刚好警方查牌将力弘拘捕,力弘最终被判有罪。

第2集

  力弘罪名成立,贯庭大为震怒,认为他身为名门之后,受高深教育,不应行为不检,影响前程,更令他尴尬,力弘觉得父亲只关心公司,完全漠视他的感受,大感失望,父子关系恶化。后力弘得知原来是贯庭、志勤和裘莉合力想借家昌财政困难而乘机吞并杂志社,借他与家昌的关系方便行事,力弘惊讶三人的自私和深谋远虑,一怒之下请辞。裘莉对力弘的请辞莫名其妙,认为他未免小题大作,力弘认为二人价值观有异,感情不知不觉间起裂痕。

  力弘履行社会服务令,社署未能安排适合其专业的工作给他,唯有安排他到儿童之家服务,途中与儿童之家家长翠花的丈夫鲁财发生冲突,力弘被逼让步,自觉倒霉。力弘做不惯粗活,闹出不少笑话,被翠花冷嘲热讽,幸得小敏帮助,才逐渐适应。志勤乘力弘离去,向贯庭游说,接手力弘的工作,更私自坐入力弘的办公室,借机约会裘莉,藉此打倒力弘,爬上高位。

  乐童因父母先后入医院而大受打击,小敏陪她看心理医生,医生谓她因家庭创伤,对人对事缺乏安全感,小敏对她深表同情,更对她多加照顾。乐童和力弘均担心家昌而承受很大压力而发恶梦,力弘更觉得自己是害到家昌家破人亡的祸首。裘莉劝力弘放下,却不果,力弘对志勤大为不满,认为他对家昌太无情。

第3集

  乐童精神压力过大,导致尿床,力弘维护她,替她说谎隐瞒,但小敏认为他不应助乐童说谎。家昌醒来,小敏陪乐童探访,家昌向女儿道歉,时志勤拿着杂志社放盘文件到病房,逼家昌签署,小敏对他咄咄逼人的态度大为不满,二人不欢而散。力弘知志勤对家昌苦苦相逼,也感不满,但志勤劝他应以公事为先。翌日,小敏陪乐童回杂志社取回家昌所有的东西,志勤处处刁难,小敏气愤,后小敏得知志勤是力弘的下属,对力弘恨之入骨,更叫他离开儿童之家。力弘自感没趣,向裘莉诉苦,表明不欲再做坏人,裘莉认为他太感情用事。

  小敏向社署申请调走力弘,上司美宜劝她应冷静面对力弘。力弘鼓起勇气到医院探望家昌,家昌并没怪他,反自责自己想不开做错事连累家人,更主动签署放盘文件,力弘得到他的谅解,放下心头大石,内心计划助他东山再起。

  志勤向贯庭建议把杂志社分拆出售给朱太,朱太不信任志勤,更把收购价压低,贯庭责志勤办事不力。时力弘拿着家昌所签的放盘文件赶回,反建议朱太重新起用家昌,改革杂志。朱太终于答应,但要求一切由力弘主理,贯庭和裘莉乘机叫力弘回公司,力弘答应。力弘把好消息告知家昌,家昌知力弘苦心,大为感激,承诺会好好振作,并会好好照顾乐童,力弘和小敏感安慰。

第4集

  杂志社重开,家昌兴奋不已,特别邀请小敏和力弘当嘉宾,小敏和乐童见到志勤,忍不住戏弄他,令志勤大为尴尬。乐童终可离开儿童之家一家团聚,小敏为她举行欢送会,邀请力弘出席,乐童和家昌对小敏和力弘的帮助,大为感激。小敏就之前要求力弘离开而向他表示歉意,力弘见帮到家昌和乐童非常高兴,觉得做社会服务令甚有意义,亦对小敏的热心助人,生好感。

  方雪峰因母亲方菲失踪被送到儿童之家,小敏为他开欢迎会,但雪峰态度嚣张,行为自私,令所有小朋友都不喜欢他。翠花之子天佑刚大学毕业,未找到工作,却大量花费,令翠花非常担心。小敏男友何进毅忙于进修,小敏体谅,进毅答应升职后会跟小敏结婚,小敏芳心暗喜。

  雪峰与其它院童发生冲突后,离家出走,小敏与力弘四出找他,雪峰态度恶劣,小敏不知如何是好,苦苦相劝仍不果,大感头痛。小敏好不容易找到雪峰的外公方汉东,汉东为一保守的老师,不苟言笑,小敏要求他照顾雪峰,但汉东拒绝,更表明不会理会方菲。小敏担心雪峰,但苦无对策,时汉东到来,要求当雪峰的监护人,小敏喜出望外。汉东接雪峰回家,但雪峰对他的严肃和古板,非常抗拒,更乘汉东带他到游乐场玩耍时逃走,此时汉东身体不适,突然晕倒。

第5集

  雪峰见汉东晕倒不知所措,幸小敏和力弘赶到,汉东醒来向小敏告知方菲的往事。汉东自七十年代从内地到港,剩下方菲,后来方菲到港,因童年艰苦而不择手段向上爬,更不惜拍三级片。汉东对女儿的叛逆感痛心,父女互相憎恨,老死不相往来。汉东见方菲沦落至此,自觉后悔,决定收养雪峰,雪峰起初拒绝,但敌不过血缘,答应跟汉东过新生活。力弘工作表现出色,贯庭大为赞赏,希望他能承继自己的衣钵,刻意安排他出席商会舞会,但力弘拒绝,宁愿到儿童之家,令贯庭和裘莉非常不满。

  小敏为雪峰开欢送会,众小朋友对雪峰非常泠淡,汉东劝雪峰向小朋友道歉,众人和好。此时一身名牌的方菲突然到来,不由分说带走雪峰,并侮辱小敏和汉东等人。方菲接雪峰回家,但方菲的家早因欠租而被封屋,方菲大发雷霆,原来她欠下高利贷,已走投无路,但又不相信汉东是真心帮她,才带走雪峰。方菲苦无对策,把雪峰送回儿童之家。

  方菲向志勤兜售名牌手表筹钱还债,从言谈间无意中得知力弘的身份,方菲乘机向力弘借钱,力弘不胜其烦,交由志勤负责。裘莉劝力弘陪同出席舞会,力弘勉强答应。方菲得知力弘出席舞会,故意在舞会中亲近力弘,扮成力弘的女友,更被记者拍下亲热照片,令贯庭和裘莉大为不满,力弘百词莫辩。

第6集

  方菲四出宣扬是力弘的亲密女友,裘莉出言讽刺她。宝欣劝裘莉不要逼得力弘太紧。贯庭斥责力弘不应招惹方菲,力弘认为他只关心自己的面子,而非关心他,父子隔膜更深。力弘与方菲的绯闻全城皆知,翠花等对力弘指指点点,小敏警告二人不得多口,免雪峰难受,但雪峰早已知晓母亲的所作所为。方菲再次向力弘借钱,力弘拒绝,雪峰见力弘对方菲恶言恶语,又用汉堡包掟向他,小敏见状,劝力弘暂时离开,力弘大感无辜。

  小敏劝众小朋友要好好支持雪峰,小朋友答应。高利贷恐吓方菲,若拒绝还钱会对雪峰不利,方菲见走投无路,往找汉东帮忙,汉东认为她死性不改,拒绝伸出援手。时高利贷赶到,欲劫走雪峰,幸小敏和力弘到来协助,力弘更被打伤,最后警察到来救回众人。力弘被送入院,小敏大为紧张,力弘感动,时进毅赶到,力弘得知二人关系,闷闷不乐。

  贯庭见力弘为儿童之家工作过于投入,荒废工作,今次更受伤而回,大为不满,裘莉劝力弘转换另一分社会服务令,力弘拒绝,反要求裘莉助方菲申请破产。裘莉为讨好力弘答应助方菲,期间见力弘与小敏状似亲昵,主动表明与力弘的关系。方菲办好破产手续后,留书出走,请求汉东代为照顾雪峰,她却往上海找寻机会,等待成名的一天。

第7集

  力弘遇上一个非常粗鲁的男子文海,原来他是力弘细叔贯泽介绍来向公司申请贷款,力弘见他身无分文,但又不想令贯泽为难,把他转介给志勤处理。志勤审核文海的财政状况后,不同意力弘批出贷款。贯泽虽身为名门之后,但对家族生意不感兴趣,独自经营儿童画室,以教小朋友画画为生,贯泽为人怕羞,思想单纯,与力弘最为友好。力弘担心贯泽,遂找他问个究竟,贯泽表明文海是其学生秀秀的父亲,他要求贯泽帮他向力弘借钱。文海借钱不成,指摘贯泽,更把秀秀强行交由贯泽照顾,贯泽疼爱秀秀,无奈下答应文海的无理要求。

  秀秀因病送院,力弘见贯泽慌张,主动帮忙,文海赶到,见贯泽和力弘友好,认为可以利用力弘的身分来借钱,便心生一计,逼贯泽当他的贷款担保人,贯泽胡里胡涂地不知大祸临头。文海遗下秀秀离去,贯泽未能好好照顾秀秀,力弘建议他把秀秀暂时送到儿童之家,由小敏看管,文海无奈答复。

  贯泽亲自送秀秀到儿童之家,见环境理想,大为安心,更很快跟其它小朋友打成一片,成为众人的开心果,而秀秀亦喜欢不已,令小敏和力弘放心。贯泽的画室被高利贷追债,贯泽不明所以,原来文海以他的名义借贷三百万后,逃之夭夭,债主向贯泽追讨。高利贷到画室泼红油,吓坏贯泽,令他不知所措。

第8集

  贯泽的画室被捣乱,力弘与小敏赶往帮忙,见贯泽不知所措,便把他和秀秀送到酒店暂住。力弘代贯泽查清欠债详情,认为非贯泽的责任,吩咐志勤代为处理,志勤以东骏汇泰之名压倒对方,力弘松一口气,志勤则得意洋洋。贯泽欠债和志勤出手二事被贯庭发现,怒不可遏,认为志勤不应乱用公司名义,更怒斥贯泽愚不可及,力弘不以为然,决定助贯泽到底。实质贯庭仍关心贯泽,与宝欣暗中支持贯泽的画室。

  力弘告知贯泽已把债务处理好,贯泽大喜,但追债事件传遍邻居,学生纷纷退学,令贯泽失落非常。文海找贯泽出气,更抢走秀秀逼他借出三百万来还高利贷,贯泽无计可施,找贯庭求助,贯庭气他懦弱,拒绝助他。力弘借钱给贯泽,贯泽交钱给文海时,文海表明会把钱用作逃亡之用,置秀秀于不顾,贯泽大怒,二人大打出手,幸警察到来救走贯泽。贯庭怒斥力弘帮助贯泽,力弘反驳,父子不欢而散。

  秀秀寄养在儿童之家,贯泽探望之,更教院童画画,深得院童欢迎。天佑欧游归来,更签下数万元信用卡帐项,翠花和鲁财担心,但天佑毫不在乎。贯泽的画室学生流失,令他失落非常,小敏带院童到来,找他教画画,但贯泽仍闷闷不乐。贯泽自觉无用,为免连累他人,决定结束画室。力弘答应支持画室,但贯泽反觉得长贫难顾,决定结束。 进毅与小敏庆祝考试及格。

第9集

  天佑毕业,翠花和鲁财带同众院童观礼,天佑不满,进毅同日毕业,小敏为他打点,遇上翠花等人,小敏大为兴奋,但进毅对小敏过于关注院童,心感不耐烦。小敏和美宜四出找人赞助儿童之家的课外活动,小敏想起贯泽,若能安排社署与贯泽合作办画班,画室或可经营下去。于是小敏安排美宜会见贯泽,但贯泽词不达意,美宜对他没有信心,对合作有保留。后美宜见贯泽对教小朋友特别有耐心,对他印象改观。

  贯泽在画室结束前一日,与小敏、力弘和众院童联欢,小敏和力弘见院童以绘画表达情绪,深有同感,二人互诉童年往事,距离渐拉近。时美宜对访,答应支持合作计划,众人大喜。

  翠花和鲁财为天佑所欠下的咭数大为苦恼,但天佑对找工作,蛮不在乎,心头甚高,令父母担心不已。翠花不敢承担信用卡高息,向小敏借贷,小敏见她心急如焚,借钱给她应急。翠花告知天佑已找清咭数,天佑反指摘翠花不尊重他的私瘾,翠花无奈。翠花把一肚子气发泄在力弘身上,力弘默默忍受,翠花想起力弘是富家子,变面要求力弘聘请天佑,力弘一口答应。天佑面试态度嚣张,但力弘碍于翠花情面,勉强请天佑,但天佑不知好歹,处处驳斥力弘,被志勤讽刺。翠花和鲁财感激力弘给机会天佑,力弘有苦自己知。

第10集

  志勤叫天佑到裘莉的律师楼取文件,天佑大为不满,不小心遗失重要文件,被力弘和裘莉指摘,天佑死不认错,力弘解雇他。翠花得知天佑被解雇,怒骂力弘,更处处刁难他,但力弘默默承受。小敏知翠花因天佑之事,迁怒力弘,婉言相劝,叫翠花向力弘道歉,翠花草草道歉了事,小敏感啼笑皆非。小敏私下代翠花向力弘道歉,更对力弘的修养大为欣赏。

  陈景阳因父亲忙于工作,无暇照顾,被送到儿童之家暂住,景阳脾气暴躁,因小故与其它小朋友打架,令小敏头痛非常。小敏为景阳开欢迎会,邀请力弘参加,小朋友对景阳冷冷淡淡。景阳借故跟其它小朋友打架,小敏劝阻,时景阳父亲陈志坚到来探望,小敏告知景阳爱打架,志坚大怒,狠狠地打了景阳一顿。小敏观察志坚父子,估计景阳是因父亲的影响下,才崇尚暴力,志坚虽疼爱景阳,但不懂得表达亲情,导致父子关系欠佳。

  力弘与小敏讨论景阳的个案,力弘以自己的童年经历,去分析景阳和志坚的心态,小敏佩服,二人有进一步了解。志坚在连锁寿司店工作,其寿司店长期亏蚀,打算放盘,裘莉代表东骏汇泰收购,裘莉只求做好寿司店的帐目,对员工的欠薪置之不理,力弘见状,深感不安。裘莉约见寿司店各股东,以软硬兼施迫众人答应收购建议,但志坚知员工欠薪无法追讨,反对收购。

第11集

  翠花担心天佑,天佑告知已找到新工作,原来他在财务公司任收数员,他对公司的收数方法不以为然。志坚经常买暴力漫画给景阳,令他有暴力倾向。志坚为员工薪酬而借下高利贷,经常被追数,令其母美卿非常担心。天佑负责再上志坚家收数,志坚对他恶形恶相,美卿借钱给志坚还债,志坚拒绝,叫她不用担心。

  小敏带景阳和其它院童到贯泽的画室学画,景阳所画的全是与暴力有关,令小敏不安,其它院童嘲笑景阳,景阳失控,与他们打起来。贯泽认为景阳所画的正好表达他内心的感受,他深受暴力影响,只要耐心辅导,他会改善暴力倾向,小敏认同他的看法,但美宜却不以为然。

  高利贷向美卿追讨志坚的欠债,美卿大惊下往银行取出积蓄,银行职员担心她受骗送往警局,小敏往探望,反被美卿指摘。美卿代志坚还债,小敏阻止,混乱中美卿被高利贷推倒,志坚知道后,怒气冲冲往找高利贷算帐。志坚被高利贷打伤,景阳赶到维护父亲,高利贷暂时放过志坚。志坚被打,愤愤不平,决定向高利贷寻仇,景阳哭着求志坚不要再报复,志坚感动放弃以暴力解决问题。进毅见小敏过份关心院童,对她加以劝阻,小敏反驳,二人不欢而散。小敏见景阳被其它院童排挤,对他加倍关心。天佑决定辞职,但一次机会,令他受老板赏识。

第12集

  进毅向小敏道歉,并告知准备买楼与她组织小家庭,小敏甜在心头,但当进毅要求进一步亲热时,小敏拒绝,进毅大感没趣。志坚探望景阳,并答应以后不再以暴力解决问题。志坚向裘莉和伟东追讨出售寿司店股份所得金钱,裘莉以转让期已过为由,拒绝支付,志坚大怒,一时情急打伤了裘莉和伟东。小敏保释志坚,见到力弘认识裘莉,遂求裘莉放过志坚,但裘莉坚持追究。景阳担心志坚,小敏同情,答应帮志坚。

  小敏多次致电约见裘莉不果,无计可施之下,向力弘求助。力弘明白小敏的忧虑和此官司关系景阳的未来,遂厚着头皮约会裘莉。裘莉见力弘约会自己,非常兴奋,但见力弘只是为志坚说项而来,心感不满但口头上仍答允与小敏会面。裘莉约见小敏,裘莉以法律观点驳斥小敏,坚持追究志坚,小敏失望。

  进毅准备带小敏睇楼,但小敏念念不忘的是志坚的官司,进毅反感,二人不欢而散。力弘再次求裘莉放过志坚,裘莉认为力弘并没站在她的立场看事物,更对小敏的爱心非常厌恶。小敏决定申请法援,力弘见她辛苦,自动陪景阳学画,见他为父亲担心,于心不忍,以二人感情要求裘莉放过志坚,裘莉勉强答应。裘莉说服伟东放弃法律诉讼,并给予志坚应得的五十万,事件完满解决,小敏感谢裘莉,但裘莉讽刺她利用力弘。

第13集

  志坚一事解决,景阳离开儿童之家,小敏为他开欢送会,志坚感激小敏等帮助,众院童与景阳互相谅解,喜气洋洋。志坚谓会以伟东的赔款来经营小本寿司店,力弘等祝贺他。小敏告知力弘,每次送走院童也觉安慰,因她把院童当成自己的孩子,由衷地希望他们幸福,力弘欣赏她的爱心。

  力弘向裘莉道谢,裘莉不明他何以那么关心儿童之家,二人距离愈远。美宜支付画班薪金给贯泽,贯泽决定请小敏和院童开大食会庆祝。裘莉与力弘冷战,影响工作进度,志勤做和事佬,约力弘和裘莉吃饭,但力弘因要赴贯泽的大食会而失约,裘莉怒不可遏。力弘出钱出力助贯泽预备大食会,小敏告知众人将跟进毅买楼,众人追问二人何时结婚,小敏笑眯眯拒答,但力弘不是味儿。天佑把薪金交给翠花,翠花大喜,但鲁财却劝他事事小心。

  贯泽见画室遂渐上轨道,决定把租金交回贯庭,他告知力弘,画室所在的大厦是贯庭的物业,他一直没收取租金,现在画室赚到钱,应该交租。但贯庭认为租金金额少,收与不收也没关系,但力弘认为这是贯泽的心意,是他自给自足的表现,劝贯庭收下。志勤知裘莉的朋友有意收购旧楼重建,便提议他收购同泽大厦,该大厦正是贯泽画室所在,志勤告知贯泽,大厦快要清拆会有一笔钱赔偿给贯泽。

第14集

  志勤告知宝欣,有意出售同泽大厦图利,宝欣不置可否。小敏见贯泽心事重重,细问后知大厦出售,怒斥力弘,力弘莫名其妙。力弘找贯庭,力保同泽大厦,贯庭否认出售。翌日志勤在会议上建议出售同泽大厦,被力弘和贯庭斥责,志勤不忿。志勤向二人道歉,但不获接受,更被二人削权,大为不忿。

  贯泽担心画室不能经营下去,忧心忡忡,小敏安慰他,力弘赶来告知他公司并没出售大厦之意,但贯泽自卑感重,为免连累贯庭和力弘,决定结束画室。力弘不满贯庭罔顾贯泽的自尊心,父子又吵起来。宝欣见三人关系恶劣,主动调解,劝贯泽接受贯庭好意,时贯庭到来,表示支持他所选择的路,贯泽感动,决定发愤做好画室。

  进毅与小敏到律师楼办新楼按揭手续,巧遇裘莉,裘莉乘机打听二人关系,知二人快将结婚,心中暗喜,主动协助办理买楼的法律程序。裘莉告知力弘帮小敏一事,力弘知小敏快要结婚,略感不快。志勤被公司削权,闷闷不乐,心生一计,密谋将东骏的钱借给其私下所开的财务公司,赚取息差图利。志勤吩咐其财务公司的负责人龙哥预备一分假计划书往公司借贷,龙哥叫天佑帮忙。天佑写的计划书,深得力弘赞赏,批出大笔低息贷款,志勤喜出望外,对天佑甚欣赏。

第15集

  天佑建议志勤拓展外籍人仕借贷服务,志勤接纳,并提拔他。天佑得意洋洋,回儿童之家向翠花炫耀,翠花大感安慰,母子对力弘冷嘲热讽。龙哥等人讨好天佑,带他到夜总会,更鼓励他以暴解决问题,天佑乐此不疲,踏上歪路。

  蔡立本和马洁芳分别向力弘借贷,力弘表明二人计划相近,只会借给其中一人,二人争执起来。立本和洁芳本是夫妻,但因金钱和感情而反目,为事业和独生女小薇的抚养权终日吵闹,甚至大打出手闹上警局,小薇被社署安排入住儿童之家。裘莉是洁芳的代表律师,为她争取抚养权,裘莉以自己和力弘的关系,想力弘批出洁芳的贷款,但力弘却秉公办理。

  小薇家境富裕,性格反叛,更自我为中心,对儿童之家环境处处挑剔,开罪所有人,小敏多番劝告无效。小薇自觉美貌,经常做出性感挑逗行为,令翠花不满,鲁财尴尬。小薇见力弘一表人才,学识渊博,心生好感,故意亲近。小薇生活苦闷,四出惹事,被童党滋扰,幸得小敏帮助,小敏劝小薇应注意衣着和行为,要好好检点,但小薇毫不领情,更斥责小敏多事。小薇借故戏弄小敏,乘小敏和进毅约会,叫所有院童偷看二人拍拖,小敏尴尬不已。小敏与小薇理论,小薇不服及要求洁芳早日带她回家。

分集:1-15 16-3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