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二十年代,广运船行,在广州创业五十年,传至第三代,由周茂长子周明轩掌管。在轩用心经营下,船行业务不断蒸蒸日上。然而树大招风,周家船行惹来不少外人垂涎,虎视耽枕;周家各房人往往为一己利益,明争暗斗,尔虞我诈,轩可谓腹背受敌。大家族的恩怨情仇,从此而起。

  卿本是茂买回来的妹仔,由于卿乖巧聪明,有责任心,得茂的疼惜。茂让卿念书,更让卿当轩的助手,卿与轩渐渐有了感情。可惜廿年前周家船行经历一次大危机,轩无奈要与李家女儿李德蓉结成夫妻,卿为了轩,多年来也默默地付出,不求回报的留在周家。蓉以为轩与卿二人有染,极憎恨卿。蓉联同兄长迫逼周家,目的是逼卿离开。其实轩与卿并无奸情只是知己,但卿为了轩决定离开周家,轩怎会让卿就此离去,就在卿准备离开当日,轩当众批评各人的不是,赞赏卿肯定卿是一心为周家。轩说唯一能留住卿的办法,就是要娶卿为平妻。周家各人再无理由反对,卿终守得云开,感动得热泪盈眶。

  轩有一独子周天赐,为人贪玩成性,有“败家仔”的称号,常在校园内捣蛋,以捉弄校长、老师、同学为乐;赐一次夜归,爬墙入屋,把倒夜香的何双喜的夜香桶踏翻。喜一怒下向轩告状,令赐给轩痛骂一顿。赐对喜怀恨在心,誓要向喜还以颜色。赐不惜人力物力,建桥又炸桥,弄得喜一家搬运夜香狼狙收场。跟着,赐又使出诡计,让喜在众同学面前大出丑!喜性格坚强,活泼乐观,虽然受尽赐捉弄,但绝不退让,从此赐、喜二人结成一对斗气冤家。喜一直暗恋邻居陈继业,业为人急功近利,知道喜暗恋自己,便当利用她为自己办事。可怜喜还欢天喜地以为自己谈恋爱,对业全心全意,根不不知业是个爱情大骗子。时业为讨女同事欢心,乘机与喜分手。喜初尝失恋滋味,喜把与业的分手迁怒于赐,向赐进行大报复,赐为了不想再激怒轩,且对于令到喜失恋也有点内疚。喜因失恋痛苦,常借酒消愁。赐总在旁照顾。赐看着喜伤心醉倒后的样子,更加之怜爱,暗下决心要医好喜失恋的伤痛。喜每次酒醉,都惹出不少麻烦事,令赐既尴尬又狼狈。赐对喜示爱,可是喜却仍不大相信,喜故使出各种野蛮行为,处处为难赐以试验,赐不断出丑,闹出不少笑话。二人亦由斗气冤家,变为一对欢喜冤家。

  回说轩自从宣布娶卿为平妻后,抽空陪卿回乡探望太婆,完成卿多年心愿,卿十分感动,二人感情更加深厚。正当轩意气风发,感到事业爱情皆称心时,发现森正暗中计划争夺船行牌照,轩不理茂、昌的反对,一意孤行起用卿兄长伍晚成,代表周家上南京争取牌照。轩一往无前的态度,令到昌、茂众人大感不满,大力反对,轩受尽各方的压力,犹如千斤重压,最后不支晕倒。轩带病住院,仍坚守信念,支撑大局,卿一直尽心尽力支持轩。卿为轩的病情,废寝忘食,一时匆忙作了个错误决定,令到一艘大船航行中焚毁。及后,轩立下遗嘱,将船行股份给予卿和赐,要卿主理船行,而赐的股份亦暂时交由卿托管,着卿好好的管教赐。轩安然与卿渡过了人生最后的日子。

  赐与喜正式拍拖,霞、蓉请喜一家吃饭,席间蓉介绍了一位有钱又漂亮的女孩子罗碧琪予赐。琪虽明知赐、喜相恋,但好胜心所致,竟用尽心计去勾引赐,破坏二人感情。赐在船行学习做生意,经卿悉心教导,赐成长了。不过,当赐尝到成功的滋味后,渐渐自以为是,不再想受卿管制,竟要求取回股份。其后,赐正式掌管船行后,昌、成台谋陷害赐,赐始终经验不足,中了二人的诡计,赐的股份全被夺去。赐顿时变得一无所有,只有喜仍不离不弃,一直鼓励着赐。这时,卿回来找赐,将当日与赐计算过的一分一毫,连本带利的全归还给赐;赐此时才明白到卿的一番苦心,决定洗心革命,重新振作起来。

分集剧情:
第1集

  德森赴宴丧子誓追究到底

  大户周家于广州经营船运生意广运行,由周明轩掌舵。明轩为老父周茂七十大寿安排三日盛大寿宴,召集周家上下,嘱咐各人留意待客礼仪。明轩独子天赐自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玩乐至天明才回家,幸得工人们替他掩饰。明轩视察为寿宴所建的园子,对督工的舅父林东从中取利,不假辞色。天赐险被园子栏杆弄跌,明轩妹明凤怀疑林东偷工减料。

  伍玉卿为明轩多年得力助手,对明轩及周家一切了如指掌。明轩妻李德蓉藉新买回来的妹仔小菊,嘲讽明轩擢升本是周家妹仔、出身低微的玉卿,惹怒明轩。何双喜一家四口以倒夜香为生,一日工作至周家,恰巧天赐夜归回来,不由分说便踏着夜香桶爬墙入屋,把夜香桶弄坏,何家不满。

  寿宴上,德蓉兄德森之子寿仔与众小孩向周茂贺寿。小菊奉命照顾小宾客,与他们玩耍,林东乘兴接力,岂料乐极生悲,栏杆倒下,众小孩跌进荷花池,小菊等工人见状即下水救人。德森以为寿仔在大厅中看图书,不以为意,还教训一众欲打道回府的家长。德森妻发现寿仔失踪,终在荷花池发现其尸首,德森归咎于小菊。明轩不知发生事故,但见家人神色有异,奇怪。周家这边厢,周茂使用新电话与好友谈话,接受道贺;另一边厢,德森气冲冲拿着手枪与手下搜寻小菊,誓要她一命填一命。

第2集

  明轩力保小菊性命

  明轩三叔周昌、林东、明凤与堂弟明辉等为德森寻仇一事,方寸大乱,在书房商讨对策,明轩来到,查问何事后,即分派各人一方面制止德森闹事,另一方面寻找小菊好在宴后向德森交待。玉卿发现小菊欲服毒自尽,制止,小菊哀求她相救,惜被德蓉发现二人,玉卿拚命缠住德蓉,让小菊昵藏。

  孙厅长到周家主持亮灯仪式,周家成为第一家拥有电灯家庭。德森本被众人劝服到书房等候明轩,但闻手下发现小菊踪迹,加上周昌煽风点火,不顾一切要取小菊性命,将她垫尸底,幸明轩及时而至。明轩冷静地指出寿仔死于意外,若德森取小菊性命,反要受刑,更藉孙厅长的名望巧计保小菊性命,德森盛怒下离开周家。明轩、玉卿为免夜长梦多,即送小菊上火车返乡,玉卿不忘买“荷兰水”让她带返给家中小弟,小菊感激流涕。

  天赐与同学朱谦、丁守义在校中号称三大混世魔王,无心向学,只顾玩乐,校长马田神父对三人亦无可奈何。天赐戏弄双喜好友江嘉丽,吓得她不敢再上学,双喜代为出头,天赐深心不忿。周昌闻明轩不适,偷笑,明轩怒斥他幸灾乐祸、终日煽风点火。周昌不忿被责,在船行中挑拨离间。德蓉视玉卿为眼中钉,难与明轩心平气和相处。明轩发现天赐又夜归,从双喜口中得知天赐在校中恶行。

第3集

  天赐为报仇以本伤人

  明轩拿出藤条准备教训夜归的天赐,惊动家人,天赐在众人面前佯装可怜,指称遭双喜中伤,明轩大怒,林东、周昌等冷眼旁观,玉卿劝阻明轩打子,并设法令两父子和好。明轩因天赐一句:“大王饶命”,哄得心花怒放,却因德蓉整天为着玉卿而找碴,心情转坏。德森为亡子到周家招魂,明轩吩咐各人整装出席以表尊重,惜仍难减德森仇恨之心。明轩忧心德森复仇,无心处理公司琐碎事务。

  天赐因双喜向父告状而受罚,为了报仇不惜工本,誓要逼何家难有立足之地,双喜对其败家行径感难以置信。周茂知明轩不适,使计逼他回家休息,调理身子,明轩无奈将工作托付众人。广运行货船“广星号”未能如期抵达目的地,玉卿欲向明轩回报,却被德蓉刁难,明轩母林氏不知袖里,也以为她阻碍明轩休息,玉卿无奈独自继续追查“广星号”下落。

  翌日,明轩从朋友口中得知“广星号”失踪,怒气冲冲回广运行,责众人失职,玉卿默默忍受委屈,明凤、明辉及秘书展鹏却不堪受责,难过离开,周昌乘机挑拨离间,拉拢众人离开船行,玉卿劝阻无效。明轩得知众人对自己的不满,愤然拿着打字机自困在书房中工作,玉卿苦劝无效。玉卿想办法与房中的明轩联络,明轩心力交瘁,仿徨地说出内心隐忧,玉卿开解并支持他,明轩感激。

第4集

  双喜入学与天赐斗法

  玉卿回广运行,见明轩重新振作起来,并与众员工同心合力应付工作,大感欣慰。天赐、双喜冤家路窄,天赐不忿被她骂作二世祖,加上校园生活枯燥,竟向马田推荐双喜入学,马田遂到何家作说客,双喜父母却藉词婉拒。双喜暗恋一男生陈继棠,每天早上偷偷留意他的生活,却无勇气表白。马田亲自邀请双喜入学,双喜不理父母反对,决定上学去。

  明轩得悉广星号在上海被海关扣查,认定是德森所为,玉卿却担心是周昌在船上暗藏私货所连累,欲向他问个明白,不果,反被周茂夫妇二人制止她干预此事。广运行工人得悉货船遭扣查,人心惶惶,德森乘机向明轩追债,幸明轩洞悉先机,早一步稳定众人的心,并使计打发德森离开,德森没趣。明轩以为胜券在握,聘请律师往上海要市长彻查广星号无理被扣查一事,玉卿干著急。玉卿终将周昌偷运私货告知明轩,明轩沮丧,回家见周昌逼周茂让自己退股,更气上心头。

  双喜购旧书准备上学,正为分毫与老板争持不下,继棠至,双喜态度顿时转变。双喜首日上学,天赐等与众同学们热烈欢迎,双喜心感不妙,果然,天赐欲藉双喜“家族工作”来令她在同学们面前出丑,双喜却不甘示弱。双喜清洗学校作为回报,天赐上前嘲讽一番,不料恶有恶报,天赐气愤难平。

第5集

  德蓉藉外家之力逼走玉卿

  双喜自作多情,见继棠晨早跟自己打招呼,即心花怒放。德森从德蓉口得知明轩为广星号花巨额疏通,加上德蓉欲藉此事逼走玉卿,德森毫无顾忌地向明轩追讨巨债。明轩为筹钱还德森苦恼,林东、周昌袖手旁观,只得玉卿努力想办法。周茂夫妇希望德蓉劝德森罢休,德蓉直指玉卿为心头上的刺,不拔不快,逼二人将她赶走才肯出面调停。

  双喜虽受尽天赐等人白眼及欺负,仍坚持上学。双喜鼓起勇气准备上前结识继棠,始发现自己表错情。周茂为未能保住玉卿在周家工作,难过,玉卿却感激周家多年来给予自己的一切,答允待问题解决后便离开。玉卿从工人水哥口中得悉一客户财政出现困难,欲向客户追数,明轩却不赞同,决定往肇兴向友人借贷。双喜决心忘记继棠时,竟意外与梦中情人邂逅,遂感激上天安排,却因而被天赐等发现她怀春心事,设计作弄她。双喜误以为继棠遇交通意外,伤心欲绝,天赐大乐。天赐令双喜在继棠面前现出恶形恶相,又高调宣扬她暗恋继棠,双喜顿感无地自容,惨叫。明轩不满玉卿以货抵债的决定,后得悉客户果然走卷款而逃,始觉她明智。玉卿见周茂因自己关系责备周林氏,难过,遂好言相劝周茂。船行上下一心,明轩终成功筹钱可还给德森,遂与众人上酒家庆祝。德蓉闻此消息,大发脾气。

第6集

  德森赶尽杀绝明轩发穷恶

  德蓉返外家请父兄相助造谣,煽动广州十三间银号联手对付明轩,李父劝阻无效。德森率领银号代表向明轩追债,明轩见德森要赶绝自己,毅然将广运行停业,众人难过。德森率众到周家追债,周茂与天赐始知船行出事。明轩拋下一切,与玉卿乘火车离开广州,玉卿见他背着自己垂泪,担心。明轩决不再背负船行重担,玉卿苦劝无效,惟有默默在他身边支持他。

  财政厅厅长恐船行突然停业会扰乱广州经济,到周家问责,德蓉指其外家绝不会支持明轩,周昌即与船行划清界线,林东见状亦不甘后人,离开周家。明轩与玉卿回家途中遇船行员工,众人竟劝二人离开广州暂避,明轩反得鼓励,决回家收拾难摊子。德蓉以为出钱助夫度难关,可令明轩就范,惜事与愿违。

  周茂素来爱护玉卿,但为她与明轩出走一时,终向她责难。翌晨,财政厅厅长至周家,希望化解广运行停业危机,明轩以一招“发穷恶”与德森争持不下,厅长出面调停,令各家银号不但暂缓追债,还再借钱给广运行,明轩终度难关。周茂知自己错怪玉卿,向她道歉,并送钱给她作为她快将离开周家的心意。双喜抱怨被天赐扼杀其刚萌芽的初恋,不料继棠竟毫不介怀,还邀请双喜做其毕业舞会舞伴,双喜喜出望外。双喜悉心打扮赴会,却遭天赐等作弄,弄湿全身。

第7集

  明轩宣布娶玉卿为平妻

  广运行度过难关,玉卿遵守诺言向明轩辞职,明轩淡然处之。明轩带天赐到船行实习,训示他与各人建立良好关系,天赐乖巧地讨好众人,在会议上插科打诨,又请众人吃茶点,令明轩啼笑皆非。明轩接纳天赐会议上的见解,天赐喜形于色,玉卿暗自担忧。周茂夫妇认同周昌所言,欲跟德森和解,德蓉开出条件才肯说项,周茂一一答应,唯她咄咄逼人,竟要玉卿与明轩断绝来往,周茂感难以启齿。

  玉卿跟船行各人道别,众不舍又担心她离开后无人能明白明轩,玉卿遂劝勉各人。德蓉得悉玉卿受广州另一商行所聘,半年后便会履任,大发脾气,逼周茂不许玉卿回广州工作,周茂气极。玉卿回家收拾行装,天赐愕然。饭后明轩突然表白心,向众人宣布要娶玉卿为平妻,又指斥德蓉在这段日子的所作所为,德蓉即要周茂主持公道,周茂竟支持明轩决定,更着他高调娶玉卿。

  德蓉受不了委屈,欲收拾一切离开周家,周昌、林东奉命劝止。明轩知道玉卿感受,请她留下与自己搞好船行与家庭。天赐突上前拥着明轩,赞他表现令自己见识到直正的男人,承诺会发奋做人。天赐无聊,朱谦、守义提议他一起作弄双喜取乐,三人阻拦何家倒夜香,天赐与双喜争持不下,不慎弄伤双喜父何北,双喜誓要追究到底。

第8集

  双喜获授权教训天赐

  双喜到警察厅控告天赐伤人,玉卿至,得悉始末后,欲着天赐道歉,不料德蓉等赶至,恃势凌人,反恶人先告状,何北亦息事宁人,气煞双喜,玉卿不禁摇头叹息。明轩从玉卿口中得悉天赐误伤何北之事,遂带天赐到何家道歉,更授权双喜亲自惩治天赐,双喜得此良机,誓报前仇。天赐羞愤回家,众人对他遭遇大表同情。明轩决定要天赐在广运行从低做起,并下令对他实行经济封锁,天赐迁怒于玉卿。双喜将天赐丑事传开,天赐欲还击,双喜即以明轩做挡箭牌。

  继棠讹称应酬,推却双喜约会,还利用她对自己的一片痴心,使计令她代为处理工作,背后却向公司女同事展开追求。双喜不知袖里,尽心尽力替他办事,还替他料理家务。天赐见玉卿留下帐簿,即将门关起来,实行报复。明轩与玉卿路经稻田,玉卿挂念乡间高龄太,明轩遂提出派人接其太出席二人婚礼,玉卿却恐她长途跋涉,婉拒好意。

  明轩、玉卿迟归家,要众人呆等二人吃饭,德蓉小题大造,冷言冷语,明轩大发雷霆。天赐获发薪,却嫌人工少,竟以恶作剧对待玉卿。天赐山穷水尽,遂编故事向家人讨钱,众人本碍于明轩威严,不敢给他钱,但终心软,各自暗暗送钱予他,天赐奸计得逞。明轩无意中发现天赐身怀巨款,怒火中烧。

第9集

  明轩巧安排还玉卿心愿

  明轩痛斥家人宠坏天赐,难以管教,恐怕“富不过三代”的老生常谈应验在周家中,声泪俱下恳请众人不要再给天赐钱。天赐替明轩打扫办公桌,后发现明轩错将合同当演讲辞赴记者会,暗暗叫苦,果然明轩回船行,即怒责天赐。天赐无意中听到玉卿不认同明轩将弄错文件归咎于自己,心存感激,与她修好。

  明轩细心安排行程,抽空陪玉卿回乡探望太,玉卿得还多年来心愿,明轩见玉卿笑脸,深感此行有价值。继棠为追求女同事,讹称遗失了“幸运金笔”无信心考升级试,双喜为取悦他,答应借钱给他买金笔。双喜向父母借粮不遂,不惜典当棉被,又做兼职,终筹集足够金钱买笔,没料到被天赐等人发现,将她的血汗钱踢落坑渠,更逼她说出钱的用途。

  继棠见双喜未能如期买金笔,发难,双喜苦无良计下,无奈找找明轩代天赐赔偿,却不知道继棠已背着自己买笔给女同事,并与她发展感情。天赐欲以绝食逼家人给零用钱,不果,明轩为教训他,佯言安排他成家立室,望他能踏实做人。天赐从玉卿口中得悉明轩替自己物色的对象竟是双喜,顿感晴天霹雳,后发现家人一改往常态度,始知被戏弄。明轩获委任为下届广州总商会主席,喜上眉梢,向众人展示委任信,并与众人一起看订购的新火船模型。

第10集

  双喜受失恋打击

  明轩闻玉卿兄长伍晚成到广州替李家打工,猜测他可能为德森工作,心感不妙。天赐受跟双喜结婚的恶梦困扰,竟因此迁怒于双喜,将她筹钱买笔给继棠一事传开,更着同学猜测她何时方能嫁出,双喜闻言,激动不已。继棠怒斥双喜将借钱买笔一事传开,更藉此向双喜提出分手,双喜欲解释,不果,伤心欲绝。

  广运行续牌期限将至,明轩本欲委派明辉往南京办理,但接一通电话后即改变主意。周昌自荐替船行办理续牌,明轩坚拒,只顾与玉卿乘车赶于晚成乘搭的火车抵达广州前跟他会面。德森接晚成车,见明轩、玉卿二人,不悦。周茂责明轩不让周昌为船行出力,明轩惟有说出实况,并决定聘任晚成前往南京续牌。双喜缺课,天赐闻她与继棠闹翻,后见她到堤边散心,以为她自杀,上前劝阻,脚下一滑竟将她推落水。

  晚成为替广运明办续牌一事,开出苛刻条件,明轩竟全接受,并派展鹏随行任其差遣。双喜带明轩暗中察看天赐在学校中恶行,明轩遂吩咐马田严惩天赐,并给钱双喜请人代替她工作,要她严厉督促天赐,天赐苦恼。明轩气痛又发作,天赐始知他为船行的事心力交瘁,答允生性做人。晚成发电报报告续牌进展,却与展鹏所回报的大有出入。原来晚成对下任商务部部长人选茫无头绪,根本不知由谁来发牌。

第11集

  明轩为获续牌不断筹钱

  晚成不惜工本,巴结一切候任商务部长人选,展鹏却只见他终日吃喝花钱,不满,不肯替他发电报向明轩再要钱,晚成一怒之下收拾行装,展鹏吓得魂飞魄散,请晚成留下,晚成愤斥他没照明轩吩咐服侍自己,将他赶回广州。明轩明白晚成在南京需要庞大开支,不惜削减所有股东和高级员工的薪金,与及周家的开支,周昌大表不满。

  天赐本欲修心养性,发奋图强,不料双喜竟奉明轩之命来管教天赐,罚他打扫学校,并亲自督导他洗厕所,天赐终忍无可忍,设计反击。双喜从嘉丽口中得悉继棠另结新欢,在嘉丽怂恿下改变形像,企图挽回继棠的心,不料竟令天赐眼前一亮。双喜缠着继棠要跟他解释,继棠却冷言相向,并携女朋友离开,双喜心如刀割,借酒消愁,无意中发现天赐留意自己。

  双喜佯装醉酒试探天赐,果然天赐放下尊严服侍她,双喜遂假装跟他言和,约会他实行报复大计。天赐对双喜有意,不虞有诈,悉心打扮赴约,终在众同学面前出丑。明辉替明轩带钱给晚成,晚成怒斥他迟了一天到来,明辉不忿受辱。明轩将船行前途押在晚成身上,惟有按他要求不断筹钱补给,着船行老臣子追收旧债,众人竟集体呈辞,明轩愤斥之,玉卿同情众人,将责任揽上身。明轩决定亲自查账,心力交瘁,玉卿见状,担心不已。

第12集

  明轩为船牌卖祖屋筹钱

  德森送黄金给商务部部长热门人选孙家礼贺寿,但晚成出手更阔绰,竟送家礼洋房大宅,不料,家礼因涉嫌利用职权受贿被捕,德森即收起黄金,并讥讽晚成。明轩再筹钱给晚成,不容有丝毫差池,周昌大吵大闹,声言要退股,明轩不理,一意孤行。林东指不信任由玉卿带钱给晚成,明轩遂答应让他来做,林东抵步南京即向晚成拿账目看,晚成还以颜色,使计令林东吃尽苦头,终知难而退回翌日赶回广州,不敢再提查数。

  晚成笼络李秘书,不果,便投其所好,并耍手段逼他打探下任部长人选。双喜无意中看见继棠与女伴丽裘看婚纱,大受打击,写信向继棠解释,又哀求天赐为自己解释,惜发现继棠已跟丽裘如胶似漆,双喜顿感心灰意冷。双喜买醉,怀疑一男子欺骗女子金钱与感情,破口大骂二人,天赐见状,好言安慰,又送她回家。天赐无意中看到双喜所写的信,内疚不已。

  晚成以政局动荡为由,又向明轩索取钜款,明轩晕倒送院。家礼虽被捕,晚成仍探望其妻,孙夫人感激。明轩为免功亏一篑,逼于无奈取得周茂同意将祖屋卖掉,周家上下痛心不已。玉卿赶赴南京送钱给晚成,晚成说出形势险峻及不断要钱的隐衷,并答应一定会替明轩取得船牌。玉卿不眠不休风尘仆仆赶回广州,竟闻明轩病发入院,担心不已。

第13集

  船行金禧传来佳音

  玉卿赶往医院了解明轩病情,明轩却坚持在病榻中继续处理公事。晚成剔除部分人选,仍坚持厚待孙夫人。船行工人对明轩入院及争取船牌之事议论纷纷,不料明轩至码头,并与众人小赌一番,鼓励众人并肩作战。晚成又再向明轩要求支援,加上船行五十周年庆典在即,明轩决变卖家中古董。船行延迟发放薪金,惹来工人们胡乱揣测,幸玉卿及时而至,平息众人疑虑。玉卿为省钱选平价酒席,明轩却坚持大肆庆祝,慰劳一众工人。

  家礼获释回家,得悉晚成一直不忘照顾其家人,心有决定。广运行庆祝五十周年晚会上,天赐代表明轩勉励员工,又带领众人一起唱歌激发士气,惜众担心明轩病情,未能投入。此时,明轩与玉卿突然出现,明轩致辞时,展鹏带着晚成的电报赶至,明轩阅后激动得拋下电报跑进台后厢房,玉卿遂代为宣布喜讯,众人欢喜若狂,原来家礼获释后被委任为商务部部长,上任后即发船牌予广运行。

  双喜因受失恋打击,无心向学,天赐见她买醉后闯祸,即上前替她解围,并送她回家,因而看到她的日记,知她喜爱上学,遂设法弄醒她,逼她温习。天赐恐双喜测验不合格,将自己作弊成功的试卷与她对调。双喜测验得满分,大感愕然,天赐却因试卷上的图鸦捱骂,双喜终明白是天赐所为。

第14集

  天赐招出对双喜有意

  马田为天赐在试卷上涂鸦做家访,天赐巧言辩释,明轩怒不可遏,打天赐。双喜倒夜香,发现木头车轮坏了,天赐竟上前协助,双喜遂向他逼供厚待自己的企图,天赐砌词掩饰不果,无奈承认对她的爱意,说出来后反觉松一口气,双喜却呆立当场,其后即施以暴力,不许他说谎。玉卿担心明轩病情,劝明轩到上海作详细身体检查,明轩却不希望为此延误婚期。

  天赐上课见双喜,感尴尬,双喜却刻意坐在他身旁,更不惜撒谎带他逃学。双喜逼天赐陪自己散心,又倾诉与继棠的梦想,天赐知她仍未能忘情,好言开解。双喜推天赐落水泄愤,天赐即假装遇溺,双喜中计。玉卿着手筹办婚礼,明轩却又因腹痛晕倒,玉卿终说服他赴上海检查身体。

  德蓉欲随明轩赴上海检查,不得要领。玉卿劝明轩接受德蓉好意,又指此举可令周茂夫妇放心,明轩才答应让德蓉同行。双喜与天赐由仇人变成情人,感不可思议。双喜刻意在天赐面前赞赏继棠,天赐醋意大发,双喜奸计得逞,心甜。双喜要天赐在自己表演朗诵时当众献花,天赐恐被朱谦、守义发现自己恋上双喜,会被二人取笑,砌词掩饰送花的意思,瞒天过海。双喜从朱谦、守义口中得悉天赐心仪女子的模样,设计试探他,天赐果然中计,双喜愤然要狠狠教训天赐。

第15集

  明轩取消与玉卿婚约

  天赐被双喜恶形恶相所吓怕,不惜假扮周茂声音来避见她。明轩被验出患上肝癌末期,顿感晴天霹雳。明轩虽然发电报指自己病情不严重,但众人闻他要逗留在上海,并取消婚礼,担心不已。明轩得悉玉卿不理自己决定,继续筹备婚礼,着德蓉回广州,免父母担心并通知玉卿不要再筹备婚礼,德蓉感明轩心里只得玉卿,伤心流泪。周昌趁明轩留医期间,自把自为跟客人签约,不料玉卿坚拒批出合约,周昌怒极。

  玉卿见德蓉回来了,关心明轩病情,德蓉却只管责骂玉卿继续筹办婚礼,周茂亦不赞成玉卿所为。玉卿不厌其烦每日发电报给明轩,明轩却不作回覆,只着她替自己完成对水哥儿子的承诺。周茂苦劝玉卿不要再筹办婚礼,不果,气极。明轩明白玉卿心意,电疗完毕后即返广州,当着众人面前宣布只剩下三个月寿命,决不会跟玉卿结婚,玉卿心如刀割,遵从他说话行,不料周茂竟反指明轩不对,并说出二人心事。

  明轩终想通,决定与玉卿行礼。明轩感目眩,惟恐昏倒后不会再醒来,即拉着天赐与玉卿的手,约定每次晕倒前与二人说句再见。周昌、林东趁玉卿忙于照顾明轩及筹办婚礼,乘机擢升自己心腹,遭玉卿否决,周昌一怒之下拂袖而去。玉卿为免影响货期,决定在货船上放上加倍燃料,展鹏、明辉隐觉不妥。

分集:1-15 16-3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