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本故事改编自名剧《帝女花》,脍炙人口的经典故事,千古传诵的乱世情缘,悲壮的晚明历史事迹,惊心动魄的宫闱斗争,千军万马的战争场面。

  明末崇祯六年,国势积弱多年,天灾频繁,流寇四起,崇祯帝(崇祯)虽欲励精图治,但因饱受沉重压力,并生性猜疑,用人不当,国势日益衰弱。犹幸身边有一位母仪天下的周皇后(周后)相扶。

  长平公主(长平)乃是崇祯与周后所生之爱女,十年来过着温室般的无忧生活。吏部尚书周兴之子周世显(世显)那不拘一格、风趣俏皮的举动,跟皇宫里事事讲求礼节的严格要求截然不同,使世显深受皇子公主欢迎。生性自私的昭仁公主(昭仁)尤其更甚。但世显却被不单外表俏丽,并且内心善良的长平所吸引。长平与世显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世显多方讨好长平,更替长平顶罪受罚,长平被他的真诚所动。二人常在宫中结伴游玩,一起种下连理树,渐渐产生微妙的感情。在连理树下,两人有过永世不能忘怀的浪漫一刻。

  一天,宫中起了巨变,长平、世显听闻陈妃被赐死。接下来,周后亦被诬告毒杀田贵妃(田妃)初生皇子。其实,一切都是由田妃策划。周后被罚与长平、昭仁出宫。母女三人改名流落民间。世显自此失去长平消息。时世显已经家道中落,周兴及母亲周梁氏(梁氏)深知为官之祸,一直不让世显入仕途。世显进了铸炮坊担任主簿之职。长平与世显重遇,两人生出了爱意,但世显与李建泰(建泰)千金李玉娴(玉娴)早定婚盟,圣卿更是世显多年的深交,使他们陷入这无奈的四角关系。及后,皇太后(太后)查知当年田妃初生皇子夭折真相,派人到民间重召周后三母女回宫。长平、世显二人再度分离。

分集剧情:
第1集

    明末长平公主与驸马周世显经历六度离合,终在清帝促成下于紫禁城内圆婚,二人宿愿已了,魂断连理树下,前尘往事,不堪回首……

  长平自幼乖巧伶俐,甚得父皇崇祯及太后宠爱。田妃身怀六甲,知陈妃素来自恃是太后姨甥在宫中横行,提醒周后小心提防。世显为大臣之子,与众皇孙在宫中一起受教,与长平更是青梅竹马。陈妃坦言妒忌周后得崇祯宠幸,更声言不会放过她,时崇祯路过见二人面色有异,欲问原委,周后却为息事宁人哑忍。

  长平发现世显所赠爱犬“黄毛仔”横死,伤心欲绝,世显安慰她,带她往景山向上苍祈求。田妃处心积虑要做皇后,穿针引线令陈妃与太医暗通私情,好除去宫中最大阻力。陈妃遭当场捉奸,被带往太庙处死。太后因陈妃通奸之事气病,并决定取消寿宴。太后率众为田妃向观音求子。长平与世显种连理树。田妃为要母凭子贵,向神灵许愿,宁折寿亦要求得一子,为万全之计,不惜典当一切,与父弘遇定下应变计划。田妃临盆,终诞下皇子,惜不久即夭折,田妃心痛难过之余,将失子一事迁怒周后,太后闻言下令彻查此事。

第2集

    人证物证俱指周后加害田妃,令太子夭折,周后百辞莫辩,崇祯痛心不已。崇祯与太后忍痛告知长平,因周后犯错要与其姊昭仁一起被打进冷宫,惟她仍可获留在宫中,但长平坚决放弃宫中荣华生活,相伴母姊。长平与世显道别,世显指自己亦要随父回祖家,长平送二人合作的画给他留念。

  数年后,明朝处于外忧内患中,世显于一铸炮厂设计火炮,与炮厂少东楚圣卿奉命?大炮往前线。世显虽多年没有长平音讯,但内心仍记挂着她。原来当年长平随母姊入冷宫,其后冷宫失火,三人恐被追杀,便跟外公周奎过着隐姓埋名生活,每日替军营购鱼营生。世显将大炮?往前线后,岂料清兵突袭,世显硬拉送鱼到军营的长平一起发炮对付外敌。长平见世显受箭伤,硬着头皮替他拔箭疗伤及包扎。

  周后知军队要撤营,担心生计,此时昭仁嚷着要参加京城名舞蹈团的招募,周后不允,昭仁大发脾气,长平好心劝解并向母进行游说,终令周后答允让昭仁参加舞蹈团甄选。长平在大街遇一女子硬将一包袱塞给自己,及后圣卿缠着长平取回包袱,长平感可疑,决定报官解决,圣卿惟有用银?;打发女子,向长平取回包袱,长平被二人弄胡涂,竟将昭仁用来参加甄选的绣花鞋也一并给了圣卿。

第3集

    长平找圣卿取回绣花鞋,遭他作弄,长平无奈落河拾鞋,却亦不甘示弱将圣卿拖落水。昭仁因绣花鞋被弄湿,发脾气不肯参加翌日的甄选,长平惟有不眠不休地替她作出补救。昭仁终获舞蹈团取录。长平往渡头乘船见工,竟重遇圣卿,长平不堪圣卿调侃,责骂他数句,圣卿竟使计令长平反向自己道歉。长平在船上无意中找到当日送给世显的画,四处寻找世显,却被圣卿拉着诉苦,终寻不着。

  长平见工却被告知已招聘女工名额已满,长平遂以不收工钱及做男工粗活,试工数天,终获炮厂当家四姨太聘用。长平虽与世显同处一厂之内,却始终缘悭一面。圣卿在炮厂见长平,遂乔装工人并讹称身世可怜骗她同情来作弄她,长平知道被愚弄后,大怒。圣卿恋上心地善良的长平,向世显倾诉。

  长平夜里看守熔铁炉,打起瞌睡来,世显路过见熔炉火焰将灭,喝令长平起来一起加炭,终避过一劫。长平认出世显乃当日在军营中受伤的人,世显因而提起长平替自己包扎用的手帕上所绣的黄毛仔图案令他想起旧事,长平听着听着,不禁怀疑眼前人正是世显。长平到昭仁学舞的乐韵轩找她打探世显身分,昭仁却恐二人相认会惹麻烦,劝她不要泄露身分。炮厂管工春姑以长平擅自离厂为由,将她辞退,长平不忿,要找四姨太定夺。

第4集

    长平在炮厂门外守候四姨太回来,世显路过,好心请她吃面,世显不禁又提起昔日在宫中的轶事及提起长平,长平更相信眼前就是世显,却奈何不能相认。圣卿从世显口中知长平遭辞退,竟低声下气求其四娘收回承命,惜仍无功而回,反惹怒四姨太。其后圣卿向父楚崇武承诺会生性打理炮厂,终替长平挽回工作,气煞四姨太。

  长平从昭仁口中确认世显身分,并且知道他快要成亲,顿感失落。世显设计新口径大炮,却未能估计其后座力有多大,担忧,欲改期试炮,惜崇武等对新大炮将带来的荣誉冲昏头脑,加上京师亦派来高官看试炮,试炮之事在所必行,无人理会世显劝告。试炮日,群众热切期待,皇上更御赐牌匾加赏,世显为免连累他人,独自燃点大炮。大炮果然如世显所料承受不了压力,破毁,长平见世显险遭炮台辗伤,赶忙上前相救。

  大炮虽毁,幸无造成伤亡,崇武却将责任归咎在世显身上,要他在一个月内重新造炮。炮厂工人见试炮失败,担心丢掉工作,人心惶惶,春姑见状喝令众人做好本份。世显废寝忘餐找草图重新设计大炮,又想到重新设计炮架及提炼乌金来解决问题,遂找圣卿协助。太医沈彬因受丧子丧孙之痛,登楼寻死,更在太后面前说是害死周后及长平的报应,田妃暗惊,命人拉他下来,太医失足堕楼。

第5集

    世显无意中发现长平的祈福宝牒,知长平每日黄昏都会见自己,即回炮厂四处寻找长平,惜当日正值长平休假回家。长平回家,兴奋告诉各人炮厂生活,不料原来周后已从昭仁口中知世显亦在炮厂工作,因怕长平与他相认惹祸,拒绝让长平回炮厂,最后在长平苦苦哀求及保证不与世显相认下,周后方允让她回厂,减轻家庭负担。

  沈彬堕楼后醒来,颠三倒四说出往事后吐血身亡,田妃与父田弘遇暗松一口气,弘遇更指沈彬是失心疯,其言不可信,但太后仍感不安,恐错怪周后,派太监王承恩寻访周后及长平等回宫,田妃闻言,暗暗派杀手往灭口。长平远远望见世显触伤旧患,即上前慰问,世显正感奇怪时,其未婚妻尚书千金李玉娴出现。长平为世显找来山兜送他回家疗伤,却因而被春姑冤枉她未做妥工夫离厂,遭她辞退,长平据理力争,可惜当知道原来众女工合?屈枉自己的原因后,长平无奈接受。

  崇武奇怪长平含泪吃饭,后知原委,留她在厂并保证不会削减人手,众士气大振,巨炮亦能赶及完成,全厂上下庆祝。世显往找长平,欲求证她身分时,玉娴出现找世显,长平遂做菜招待二人,并听玉娴细诉二人相识、相交经过,世显却一直留心长平反应。世显送玉娴回府后即再找长平,追问她身分。

第6集

    长平不堪被世显一再以往事追问其身分,逃出炮厂避其追问,突然遭杀手伏击,幸世显闻声寻至,及时救她出虎口。世显带长平到其父别苑暂避,长平担心母姊安危,终将不肯与世显相认的原委说出,世显恍然错怪长平。长平与世显道出别后多年来的生活。玉娴与圣卿发现世显及长平不见了,不安,四出寻找。长平、世显不知何处容身,决定随黄毛小狗带领。圣卿、玉娴寻至别苑,得知世显为保护长平才留宿,方感宽心。

  长平回家,发现大批官兵把守,原来承恩已寻至,并劝周后回宫。周后本已心如止水,不欲回宫,后在众人相劝下,及挂念太后及崇祯,决改变初衷。世显与玉娴购买过文定的用品,忽闻长平、周后等返宫消息,即上前拦轿,欲挽留长平留下,玉娴始悉长平身分。山西豪雨下有古碑出土,田妃指是天意示警,指周后回宫必有损崇祯,太后信以为真,加上辽东战事失利,太后令崇祯不得见周后。

  周后等奇怪回宫后遭冷待,及后更见崇祯过门不入,难受。嫦妃探望周后,以为能见崇祯一面,周后闻言心酸。昭仁不知规距,折下田妃的梅花,惹来大祸,昭仁遂找长平顶罪,太后薄责长平后离去。周后照顾患痨病的嫦妃,惹来昭仁及周奎不满,长平却好心求崇祯见嫦妃一面。

第7集

    太后得悉崇祯应长平要求见患痨病的嫦妃?后一面,大怒,罚长平杖刑。世显因冒死引火将炮厂销毁,免大炮落入清兵手中,得崇祯赏识,任他于宫中教导皇族子孙武备及行军常识。昭仁接近太后,并自荐跳舞供她观赏,可惜太后内心却只记挂长平,昭仁不忿,撒谎指长平为受罚一事心中有气,太后因而决定交长平给御膳房海公公教导,希望能令她学懂宫中规矩,但海公公性格多疑,不让长平插手御膳房,长平无奈。

  长平身在御膳房,唯有与世显以白鸽互通消息。一日,世显上景山,无意中听到长平向上天祈?,希望能重返童年无忧的时候,二人述说往事。海公公见太后对长平所做的白糖榚赞不绝口,忧心。长平欲减省御膳房开支替崇祯分忧,海公公却以为她针对自己,并非虚心受教,长平不忿。海公公要长平跟自己切鹿肉来试她,不料长平竟能跟上,海公公发脾气,众下人即指海公公为人忌才要面,恐长平得罪他。

  众皇孙贵冑对学习武备没兴趣,反爱诗词歌赋,世显唯有徇众要求吟情诗一首,长平路过听到,感兴趣。长平迟返御膳房,海公公欲责她未做妥功夫,万料不到,原来她早已准备好一切。太后恩准御膳房与众到御花园看“火流星”,世显乘机将情诗交长平,后被海公公发现。

第8集

    长平为免海公公责罚无辜,直认情诗属自己所有,圣卿知道此事后找来世显救长平。海公公不明诗句内容,硬斥世显伤风败德,玉娴听后不忿,挺身维护世显。长平后来为情诗一事向海公公道歉,并且毫不保留将真感情说出。太后问海公公长平的表现,海公公竟出乎意料地说出真心话,长平因而得以与众王子公主一起上课。田妃教玉娴保持仪容,绑住世显,玉娴若有所悟。

  何太辅恐众皇孙只顾跟世显学习武备兵法,荒废学业,遂着众人赋诗一首。长平与世显分别赋诗,却心意相通。玉娴担心世显与长平旧情复炽,冒雨找世显。圣卿在御花园向长平表白,长平强装镇静,当他说笑。圣卿得悉世显欲取消与玉娴婚约,与长平再续前缘,怒打他,玉娴远处望见,伤心。昭仁不满宫中待遇,落力跳舞,争取与太后及崇祯共膳机会,乘机撒谎博取二人同情。周后见昭仁带回美点回宫,责她不安分守己。

  世显教众王子公主策马,玉娴见他细心扶长平上马,不悦,偷偷上马引世显注意,却因而堕马受伤险毁容。玉娴因脸上可能留有疤痕,迁怒长平,长平难受。崇祯决定御驾亲征,命世显及圣卿随行。玉娴终日胡思乱想,到景山找长平及世显,无意中听到长平的祈?,却仍认为她假仁假义。

第9集

    崇祯出征,周后每晚去观音庙为他祈福,昭仁因慑于田妃在宫中的势力,不惜出卖自己母后,将此事告知,并为讨好她而撒谎。田妃硬称周后到庙祈求与崇祯早日和好,及为打胜仗后邀功,竟强行替周后削发泄愤,周后受屈。崇祯班师回朝,田妃邀功指乃自己每日替崇祯祈福所致。玉娴得太医悉心治理下,容颜得复原,重展笑容,后得悉长平为自己试药疗伤,虽受感动,却不愿放弃世显。

  崇祯打胜杖后,回复信心,命世显带众王子公主到边防设炮位,接受一个月时间训练,众人得知没有随从同行,哗然。太后决定择日替世显与玉娴赐婚,长平感失落。昭仁不惜贬周后来讨好田妃,田妃遂赐她于自己寝宫中沐浴,昭仁乐极忘形下,不慎将田妃心香油摔破,昭仁以为得田妃厚重,直认是自己所为,不料田妃竟反脸怒掴昭仁。

  世显率众出发往边防,玉娴吻别世显遭众人取笑。山上堪察工作紧凑,世显、长平无暇倾谈,二人为避嫌见面亦只会擦身而过。一日世显入厨房避雨遇长平,二人终禁不住细诉往事。海公公向周后说出当年田妃失子的内情,周奎与昭仁难得有发围机会,要周后顶证田妃,周后却不欲生事追究。圣卿醉酒,将世显、长平心事说出,世显遂下令众不得喝酒。山上寒冷,长平做手套送往世显给他防寒。

第10集

    长平在世显房中,王子公主却前来交草图,世显刚打发众人离去,玉娴恰巧送皮裘至,二人恐添误会,长平惟有躲在一角,候世显带她离去。周奎、昭仁指证田妃用心歹毒,昭仁更不惜用苦肉计令周后相信自己,周后为保护女儿们,决顶证田妃。长平为免与世显再纠缠下去,忍痛不再见世显。世显欲与长平出走,长平虽坦承对世显感情,但恐玉娴承受不了,拒绝。长平送上绣花?帕给世显、玉娴做贺礼,玉娴感激长平成全自己,向天为她祈福。昭仁催促周后尽快翻案,周后唯有藉词替太后求福出宫查探宫女叶敏消息及搜集翻案证据。

  圣卿收家书知崇武中风,怪自己不孝,长平开解。周后几经辛苦找着叶敏,叶敏却因当年被田妃手下追杀,不愿作证。昭仁得机会与太后打马吊,频频让太后吃牌,哄得太后欢心。周后找玉娴父李建泰取齐太医临终前密函作证,建泰不允。太后带昭仁在早朝前选婿,田妃推荐其表弟山西总兵汤宝伦。周后为叶敏调理脚上旧患,叶敏感动,终愿替她作证。

  太后从近身曹化淳口中得悉周后出外并非为自己祈福,乃是出宫找证人为当年害死王子一事要翻案,大怒,昭仁见状,为求自保撒谎。周后回宫,昭仁即劝阻她翻案,周后愕然。太后命人将证人叶敏斩首,并将周后押入天牢。

第11集

    昭仁在太后及崇祯面前装作孝义,求二人饶恕周后。崇祯被国事、家事烦扰,找世显、圣卿出外钓鱼、游泳散心。昭仁探望周后,周后责她累叶敏无辜受死,昭仁即托词指田妃握重兵,为顾存大局才逼不得已倒戈相向,周后信以为真。崇祯心情大好,送玉佩及折扇给世显和圣卿,二人高兴,不料回宫见长平痛哭,始知周后被押入天牢一事,圣卿为了长平,决定替周后向崇祯求情。

  崇武见圣卿得崇祯赏识,老怀安慰,圣卿乘机向他取五万银,捐做军饷,望藉此替周后翻案。圣卿果然惹怒崇祯,被他下令打至残废,世显、长平、玉娴为圣卿求情亦遭牵连受刑,最终在太后及田妃求情才长平息崇祯怒气。昭仁在马吊上讨好太后,太后方免周后一死,只将她贬为宫女。

  崇祯因群臣昏庸无能,龙颜大怒,大臣颤竞。建泰见玉娴与长平一起,恐得罪田妃,藉词唯恐阻碍长平学业,劝她少与玉娴一起。崇祯因国事,累坏身子,按太医指示浸足令血气?行,却为水温不合大发脾气,周后冒险上前服侍,崇祯见是周后,怒气平息。圣卿伤渐愈与长平见玉娴为张罗婚事苦恼,二人合作哄玉娴。玉娴发现齐太医给建泰的告密信,劝建泰交出,建泰不允,只答应不将信烧毁。周后替崇祯刮痧,不禁想起往事。

第12集

    田妃得知崇祯三个月不得近女色,恐他受不起其它诱惑,决到其寝宫,不料竟见周后正替崇祯刮痧,不悦。田妃以活络强身为由奉上鲜鹿血给崇祯,并色诱他,崇祯终按捺不住欲火,周后劝告无效,惟有向崇祯近身太监王承恩求助。承恩阻崇祯与田妃亲热,气煞田妃。玉娴见世显终回来布置新房,心甜,世显却指只能逗留片刻便要回炮台工作,玉娴不悦。

  昭仁讨得太后欢心,太后将她过继给田妃。昭仁讨好田妃,田妃重提举荐其表弟汤宝伦做她夫婿,昭仁感激,说出当日是周后找承恩坏其好事,田妃为报复,向崇祯要周后服侍自己,趁机虐待她。长平发现周后要洗粪桶,痛心,向世显哭诉。世显父母到京,建泰父女接风,周兴感激建泰当年在崇祯面前冒死相谏,方捡回一命。玉娴、世显试大婚礼服给太后看,昭仁流露羡慕之情,被太后取笑,太后指自己打算待战事稍为平息后,让田妃登后,并为昭仁举行大婚,二人暗喜。

  玉娴求建泰将告密信交还长平,建泰不肯,二人对话被田妃婢女探子小翠听到。昭仁与宝伦开始通信传情,找长平解读并倾吐心事。田妃要周后替自己按摩,周后遂使计令田妃逐自己回崇祯身边。崇祯终日受国事烦扰,大发脾气,周后细心照顾并开解,终令崇祯愿再与大臣议政。

第13集

    世显、玉娴大婚在即,圣卿与长平跟二人饯别,长平提议送礼物给对方留念,众人附和,玉娴更表示要送长平两份礼物。原来玉娴打算偷偷取齐太t的密函给长平,不料被小翠发现,田妃逼玉娴将信交出,二人纠缠间,玉娴被推倒头破血流而死,恰巧昭仁到来托田妃送信给宝伦,田妃即命昭仁处理玉娴尸首。昭仁推玉娴尸身落荷花池时,不慎将其玉佩也一并掉进河中,遂急找田妃求助,不果。

  昭仁撒谎要长平认是玉佩主人,长平误信昭仁,以为她只是伤人,遂向宫中内务府人员表示自己是玉佩失主,终被扣押。世显等不信长平是杀玉娴凶手,找长平问个明白,长平却三缄其口,只嚷着要见昭仁。崇祯只用两三个时辰便接受长平为情杀玉娴的推断,不理群臣及建泰反对,盖上火漆封案,但却给众人三日时间,若有人能猜出自己为何如此定案,便肯为长平翻案。

  太后送大铜镜及近身侍婢诗琴给昭仁,令她以最佳状态见回京述职的宝伦。三日之期已届,世显虽猜不出崇祯心意,亦冒险一试。昭仁盛装打扮迎见宝伦,却发现他原来是个色中饿鬼,生厌。崇祯不满众人答案,指众人不务正业只顾自己而置天下不顾,怒将建泰降职,并赶世显等离去。世显陪建泰?送玉娴灵柩返乡。

第14集

    崇祯得悉宝伦竟带同三千亲兵进京而没人汇报,大怒,弘遇指宝伦挫李自成有功,且手握重兵,崇祯无奈投鼠忌器。崇祯赐座及赐酒给宝伦及与其副将,岂料副将们只听令宝伦,崇祯强抑怒气。昭仁应宝伦之邀到其驻扎军营,宝伦借酒意轻薄昭仁,昭仁借机告辞,途中发现宝伦纵容下属强掳村女,回宫即向田妃悔婚,不果。

  昭仁向宝伦讹称长平一直倾慕他,宝伦信以为真,又骗长平往见宝伦。宝伦向太后要长平为妻,田妃着太后顺其意,亦可送走长平这个不祥人。弘遇为宝伦呈奏求崇祯为长平凤台选婿,崇祯本讨厌宝伦,但忌惮他拥兵自重,接受劝告先安内再攘外,决定接受弘遇建议。圣卿知道崇祯为长平凤台选婿,拉世显一起递牌子,世显父母不悦。周后知长平每日在内务府囚室呼冤,着昭仁变卖其珠饰疏通门卫探望安抚她,昭仁竟命人把窗子封上。

  崇祯懊恼无人将国事放在心上,见朱慈照等王子公主在御花园玩乐,重打各人,众大臣却以为皇上喜怒无常,纷纷猜度崇祯心意,崇祯见状更怒上心头,大发脾气,周后?惶?恐劝崇祯保重龙体,崇祯方息怒并允周后见长平。长平多番求见方获崇祯允许接见,长平指在周后解释后,明白崇祯苦衷,甘愿下嫁宝伦为崇祯分忧,崇祯感动。

第15集

    长平跟世显通信,指自己甘心下嫁宝伦,劝他不要参加选婿,蒙上薄幸之名,世显不理。凤台选婿之日,长平在凤台挑出三位候选驸马让崇祯抉择;另边厢,战报频传,崇祯接将士叛变投降满清的消息,激动不已,加上身体抱恙,本欲暂停选婿之事,但最终在大殿接见三位候选驸马。崇祯以军政之事考验三位候选人,世显直指大明大败全在于崇祯,崇祯大受刺激,要跟他辩论。世显将皇太极比喻为领头羊之说,获崇祯赏识,决定选他为婿。

  宝伦为选婿一事落败大发脾气,对崇祯不加理睬。崇祯任世显为辽东大都督,并要他十日内议好战略书,众大臣表担心,崇祯却一意孤行。长平按规矩向世显父母奉茶及送上厚礼给二人,却不获二人接纳。周兴指世显无论能否将皇太极打败,亦两方不讨好,但亦明白世显已势成骑虎,遂着他找史可法相助。

  宝伦以治病为借口不回山西,即传来山西民官武将集体呈辞,气煞崇祯。崇祯为安抚宝伦,忍辱将昭仁许配给他,只求能令世显可专心打败皇太极。世显上战场在即,心情沉重,长平开解。昭仁不甘下嫁宝伦,且草草成亲,找周后要见崇祯,但周后知崇祯为战事心力交瘁,劝她暂时忍耐,昭仁不肯,使计逼周后让自己见崇祯。

分集:1-15 16-3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