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大结局
第16集

    昭仁终获见崇祯,捏造证据指长平见异思迁,崇祯大怒,要她遵旨出嫁。出征在即,圣卿见世显终日不发一言,担心,找来长平见世显。世显将心事向长平倾诉,长平答允每日守候他消息,并照顾其父母。圣卿知长平外表虽似坚强,但内心实担心世显此行安危,遂向她保证会以性命保护世显。

  昭仁极不情愿地,进军营与宝伦成亲,宝伦强行与她亲热后,翌日即拔营撤军回山西,撇下昭仁为弃妇,崇祯知道后,大怒。周后担心昭仁承受不了,着长平往关心她,昭仁虽恨透宝伦,仍在长平面前逞强,还指长平猫哭老鼠。长平其后发现昭仁将自己儿时与世显所画的画撕破泄愤,伤心难过,世显见状,虽然已为准备出征一事疲惫不堪,仍重新画画来安慰长平。世显质疑上天是否真的眷顾自己与长平,令二人一再分开,长平却不认同,圣卿在旁听到述说往事,扮皇帝与二人闹作一团。

  昭仁见宫中无人谈论自己成为弃妇一事,感奇怪,原来众人已将焦点放在长平及世显身上。出征前,崇祯为激励世显,破例让长平穿上礼服并奏上囍乐让二人见面交杯,接受众人祝贺,昭仁更显妒忌。世显领兵在敌众我寡情况下与皇太极军队交战,决定兵行险着,冒雨?大炮上山对付劲敌,可法亦认为此法或可取胜。

第17集

    崇祯接战报知世显一炮击倒皇太极,令他受伤堕马,喜极。众人为取胜大肆庆祝,世显却担心激起皇太极反扑之心,即拟新战略书对付,崇祯阅后频呼高明,但群臣指国库空虚难以支持世显战略,不料各地绅商因首仗获胜纷纷呈上捐献,崇祯大得鼓舞。昭仁听到婢女们赞赏长平与世显为美人配英雄,疾妒,硬将假仁假义罪名加在长平身上,长平感无辜反驳,反问为何当日自己要下嫁宝伦,昭仁心虚,无言以对。

  昭仁不满崇祯视自己如棋子,用来安抚宝伦,一气之下往找田妃,撒谎指崇祯视田妃一党的大臣为废物谗臣,并指早晚让旧臣复职、恢复周后皇后位分,田妃等大怒。大臣陈演落力筹募军饷,田妃与其父弘遇即向他恐吓一番,终令不足数军粮?至前线,而负责此事的慈照亦大感为难。圣卿见?来的粮草只得预算的一半,激动不已。

  大臣们在崇祯面前诬蔑世显恃功骄奢,崇祯信以为真。世显从慈照口中得知众大臣联成阵线对付自己,感此仗无望,问史可法意见,世显决定与众人同捱饥抵饿,并加紧防卫,严拿逃兵。昭仁哄田妃注资在其?鲤买卖生意上,田妃决定挪用军饷。一名曾勇救圣卿的逃兵被捉回,圣卿欲以苦肉计救他一命,惜世显坚决以军法处斩。崇祯阅世显记下的逃兵遗言,方悉一直被蒙骗。

第18集

    崇祯要慈照将军营所见所闻如实相告后,决定亲自办理筹粮饷一事,又召周兴、李建泰回朝并限时要其它大臣将账目呈交,众惶恐,弘遇遂逼昭仁交还田妃给她买?鲤的银?;,昭仁大惊向母求救,却被慈照无意中发现她说谎,与长平联成一线逼昭仁说出真相,昭仁却不肯道歉,周后恐昭仁惹杀身之祸,夹在中间说尽好话,方平息事件。

  崇祯受战报影响,暴忧暴喜,周后上前劝解,崇祯留下周后在寝宫服侍自己,周后受宠苦惊。群臣感世显此仗取胜无望,加上田妃失势,意兴阑珊欲辞官,田妃却誓不罢休。太后不满崇祯为筹军饷,抄其表亲兼大恩人陈氏一家,要他将钱还给陈家,并远离周后,崇祯坚拒,宁跪叩太后谢罪,太后无可奈何。

  皇太极调动军马要将世显大军团团围住,史可法指此举有违兵家常法,世显决定调头还击,不料炮弹竟不能发射,遭重创,崇祯接报得悉后,大怒。太后受田妃唆摆,竟绝食逼崇祯就范撒回周兴,崇祯唯有使诈装作中风,令太后放弃逼他,并要周后及长平相助铲除朝中狐朋狗党。大臣决请辞,田妃指宝伦会对付世显。皇太极病重不肯回国医治。宝伦唆使商船堵塞河道,令援兵不能及时汇合世显大军,周后知道田妃与宝伦勾结,征得崇祯同意,复后重掌后宫。

第19集

    周后恢复皇后之位执掌后宫,慈照以勾结外戚等罪名将田妃一党逮捕。周后指田妃侵吞军饷,以执行杖刑惩罚,田妃自恃有太后所增百花紫袍护身,不料周后未为所惧,田妃被打,咒诅周后泄愤。皇太极病重,但仍坚决亲自领军与世显大军交战。崇祯接报知明军被清兵围困,而援兵因宝伦阻挠未至,懊恼自责。

  世显母梁氏日夜在城楼等世显消息,长平苦苦哀求她签下婚书送交世显,世显母却不应允。明军节节败退,世显此时竟收到长平送来的婚书,并雀跃地告知各人,众人反应冷淡,世显勾起各人思乡之情,率众高歌振奋军心。皇太极暴毙,六岁的顺治继位,大清按兵不动,世显军亦决定屯驻原地。明军暂松一口气,崇祯心情亦得以放松。

  太后替田妃与弘遇求情,周后见二人带杖到来受惩,心软,决放过二人。崇祯因未有实据证实众人侵吞军饷,只将有关大臣软禁内务府中。弘遇劝田妃尽快离开京城,田妃却不以为然,二人以探母为名返江南。世显感清兵按兵不动,不安。长平取得崇祯同意,上前线探望世显,崇祯亦希望藉此激励世显。田妃与父回乡物色美女来迷惑崇祯,重夺大权。二人看上在大庙裸舞许愿的江南名*陈圆圆,无奈圆圆却情倾山海关总兵吴三桂。

第20集

    圆圆向弘遇及田妃忆述与三桂相交经过,二人哄圆圆入宫选妃,不果。三桂进宫,获崇祯器重,三桂向他展示射程远、索价高昂的红夷大炮图,并指大清已订购了七尊红夷大炮。长平准备家乡小菜上前线劳军,被崇祯取笑。世显军得知长平即将到来,雀跃,世显却因清兵按兵不动,不敢松懈,命众加紧操练。圣卿为迎接长平来到,跟将士们排演戏剧,世显得悉后责众人不守军纪,惩罚众人加练,圣卿对世显未领情,感失望。

  清兵突以红夷大炮轰明军,世显认两军实力相约,决定重整军容集中火力摧毁红夷大炮。慈照与长平往前线途中,惊闻明军受挫。世显欲利用步兵打落红夷大炮,可惜死伤惨重仍未奏效,士气更见低落,世显决定领二万大军继续留守前线,着圣卿等领兵分批撤退,更要他将婚书及驸马珈交回长平,圣卿反对无效。长平与慈照离镇,却遇上清兵,混乱中二人失散。

  世显率兵冒死?炮至射程范围可达的地方,终将红夷大炮摧毁,但世显亦因而受重伤,昏迷不醒,被可法与承恩护送回京,世显自愧未能打胜清兵,崇祯却为铲除皇太极已表赞赏。崇祯按世显要求率众向阵亡士兵叩首,抚恤忠烈英魂。世显得悉圣卿、长平下落不明,担心不已。另边厢,长平在民间沦为乞丐,遭人白眼。

第21集

    圣卿原来已回保定老家,并结识满清大臣琦禄及马善。一日,圣卿见褴褛的长平晕倒街头,惟恐二人发现她身分,强拉二人入*院。圣卿其后终在死尸堆中找着长平,将她救回。圆圆向田妃借钱赎身,田妃却指只有入宫选妃方可见三桂,圆圆犹疑。流寇李自成的闯军壮大,占据湖广一带,崇祯与内阁商讨平乱方案,却只得三桂提出切实战略方案,并指自成致胜原因是得民心,向崇祯提议铸造新币。崇祯决定造新币,并交由三桂负责。圆圆为见三桂决定入宫选妃,在田妃指导下,终被册立为妃。崇祯感有世显及三桂相助顿感安心,按礼与圆圆合卺交杯。

  崇祯从圆圆口中得知江南百姓生活及对自己的评价,气极,找三桂倾吐,三桂劝解时发现圆圆,愕然。三桂悄悄找圆圆,向她道歉,二人修好。满清通缉长平,圣卿为安全起见,提议长平回炮坊工作。长平欲报平安给世显等,圣卿为托人冒险送信,一再回家偷钱,气煞崇武,长平知道圣卿为自己所付出,却感无以为报。

  世显收到长平送来的油纸伞,欲领兵营救长平,崇祯着世显忍耐,待对付自成后才救长平。周奎在江南娶两妾后回宫,崇祯向二妾询问江南情况,得知百姓埋怨现今巡抚苛捐重税,及只记得三桂是一位清廉的官。

第22集

    崇祯发现圆圆寝宫有男人靴,不发一言离去,及后搜出*夫正是三桂,既惊且怒,却在众侍卫前强忍怒气。三桂跪求崇祯成全自己与圆圆,崇祯指三桂若能打败自成,甚么也可以给他。田妃及其一党大臣将崇祯与三桂的丑事传开,崇祯被指包庇三桂淫乱宫帏,太后怪责周后管理后宫不周,传出淫乱宫帏流言,又三个月没送零钱至其宫,周后遂向昭仁查账,发现她竟盗“月例”赌钱更以歪理反驳。昭仁落泪博世显同情,借银?;给她还给周后。

  清兵在保定继续搜寻长平,并将所有单身女子捉回拷问,圣卿因而决定将世显的婚书及驸马珈烧毁,长平不舍。长平为掩清兵耳目,求圣卿与自己假成亲,圣卿一口应承。崇武知道圣卿要跟长平成亲,高兴,即使长平要求一切从简,亦答允。三桂策略成功挽回民心,崇祯大喜,决定将地方贪官撤换上三桂部下。太后亲自到圆圆寝宫,搜得情诗及写满三桂名字的纸张,决重打圆圆三十大板,三桂心痛,迁怒周后及崇祯不守承诺,崇祯怒责三桂后吐血。

  昭仁送?鲤给周兴夫妇,并哄得二人欢心。昭仁使计骗取“月例”还钱给世显,更将罪名推在不擅辞令的二娘身上,二娘屈打成招。圣卿与长平简单成亲,与家人上酒家吃饭,被琦禄发现他小登科,提议要大肆庆祝,众无奈。

第23集

    琦禄硬要为圣卿娶妻大排筳席,又与众大闹新房。明朝廷夺回民心,终收复被闯军掠夺的失地,但三桂与圆圆的丑闻甚嚣尘上,众地方官上表弹劾,更有以死相谏,太后亦向崇祯施加压力,崇祯惟有与三桂交涉,将圆圆送往观音庙礼佛,要求三桂专心打败自成,三桂终让步。长平为报答圣卿救命之恩,决定做个好媳妇。

  昭仁向世显诉苦,重提下嫁宝伦的不幸,世显开解她,承诺向崇祯提出将她与宝伦的婚事作废,又带昭仁看火流星许愿,昭仁倾慕世显之情油然而生。圣卿从琦禄口中得知明军即将反攻保定,暗喜。圣卿与长平托人送信给世显告知二人假成亲,不料中途遭昭仁截住,使计令世显以为二人已经成亲,世显难以接受。

  三桂建议崇祯制造“火车”来对付闯军的骑兵,崇祯决定让众人稍作休息后,夜会密议,三桂却趁此时机见圆圆,不料堕入田妃圈套。崇祯发现三桂偷见圆圆,怒责三桂,不料太后与田妃等突至,诬蔑三桂杀主持与圆圆通奸,逼崇祯杀二人并废周后。三桂大怒,展示为明朝立所受的伤痕,反驳无人为朝廷出过一分汗血,只顾做谣生事,逼崇祯成全自己否则弃官,崇祯怒掴他并赶他离开,三桂拂袖而去,众愕然崇祯任由三桂离去,崇祯怒指众人要大明灭亡。

第24集

    昭仁将圣卿与长平在保定成亲的消息告诉崇祯,更指其炮坊已经降清,崇祯激动不已。崇武发现长平与圣卿分睡,愕然,圣卿即辩称与琦禄喝花酒被长平罚,气坏崇武,二人为免令他担心,刻意在他面前表现恩爱。昭仁向清兵告密指长平在保定最近成亲,圣卿为免琦禄对长平起疑,即指长平已有身孕。

  世显奉命带兵反攻保定,昭仁恐事败,巧言哄崇祯让自己随军出征。满清决定不派援兵至保定,琦禄准备撤离,圣卿、长平跟他饯行。世显打探得知崇武铸炮坊为满清效力,圣卿更最近成亲,伤心不已,昭仁假意安慰,实从中挑拨。保定兵荒马乱,暴民闯入炮坊抢掠一番,长平见场面失控,炮坊中人更被暴民殴打,拿出火枪喝止众人。长平明白暴民心情,只求众人不伤害炮坊中人,众人于炮坊掠夺一空后终离去。长平安慰崇武,又指挥工人整顿炮坊。

  崇祯得悉世显反攻保定在望,决集中火力对付自成,惜独欠统帅领兵,遂不惜以封爵甚至封王来打动三桂,可惜三桂却不为所动,更抗旨上朝,崇祯一气之下委任曾击退闯?的孙传庭接掌三桂的兵马攻打自成,并着周兴随行监军。崇祯认为三桂为一个女子以置天下不顾,气极,不禁在祖先灵位前诉苦,指大明快将亡国,后得周后开解,方释怀。

第25集

    琦禄落入明军手中,遭严刑拷问,世显只关心圣卿与长平是否真的成亲。清兵前往炮坊要在水井中下毒,长平知炮坊缺水缺粮将不能支撑下去,遂打发众工人离厂回乡。清兵与明军终在保定交战,圣卿担心崇武安危,回炮坊即见炮坊已被明军接管。世显以为圣卿降清及夺走长平,怒打他,及后才从崇武口中知二人假成亲,遂找圣卿道歉。长平与世显劫后重逢,相拥而泣,昭仁拆散二人*计不成,恨得牙痒痒。

  崇祯重视潼关一战,叮嘱传庭以三桂先前所定之策略攻打潼关。崇祯接报传庭直捣闯军势如破竹,大喜,可惜传庭误中自成援兵之计,按兵不动等候崇祯指示,结果闯军援兵一至,明军终战败。太后受唆摆指明军大败在于用三桂战略,认为崇祯应用宝伦及弘遇等一党大臣,崇祯怒气难遏,押四大臣在民众面前出丑。自成逼近京城,崇祯遂调世显回京,崇祯得知圣卿保护长平有功,赞赏他与世显。

  崇祯欲叫伦交出兵马护城,昭仁闻宝伦即将回京,求周后向崇祯提出为自己解除婚约,不果,遂在田妃面前中伤长平。昭仁求世显带自己离开京城,世显不允。昭仁找人将长平画成舞*,更散播自成以此画像来激励下属攻城。京城中人人自危,离城逃命,长平劝大众一起抵抗。

第26集

   宝伦回京,要崇祯答允废后、恢复弘遇一党大臣之职,以及取消当日凤台选婿结果才肯调兵守城,崇祯大怒,更立刻安排长平与世显成亲,气煞宝伦。崇祯欲向其于金陵封王的弟弟福王借兵,可惜福王拥兵自重。长平以身作则,劝京城人民放弃个人荣辱,合力保家卫国。昭仁为得到世显,引长平到郊野,将她推落山,并嫁祸闯?,不料长平大难不死,昭仁竟拿刀刺她,却遭长平反击,将她制服带回宫中。昭仁死不认错,还嚷着要与长平公平竞争,圣卿自荐将她带回保定。

  长平带曾奋力对抗闯?的农家女费贞娥见崇祯,崇祯大受激励,遂带贞娥上殿,着群臣效法她,又命众人跟自己一起搬砖加固北京城城墙,众民见状大受感动。田妃病重垂危,崇祯探望,田妃哀求他留下相伴,遭拒,遂迁怒周后,咒诅她。崇祯发现弘遇等一党大臣早前修筑城墙时偷功减料,引致倒塌,含怒找弘遇等人晦气,却竟见四人分赃并打算南迁,崇祯终忍无可忍怒斩*臣,弘遇苦苦哀求,崇祯方免他一死。

  福王回京,旨在劝崇祯迁都及交出皇位,太后怒责福王,其身边宠信太监曹化淳即求领五百太监为大明出战,太后赞赏,不料化淳等出宫后竟向闯军投降,以求一线生机,太后得悉后大受打击。

第27集

    崇祯连接凶讯,绝望之际,三桂来信带精锐之师回京劝王,崇祯大喜。崇祯答应让三桂见圆圆,却惊闻观音庙失火,遂向三桂撒谎,其后接讯圆圆已被烧死,惟有想办法拖延,惜终被三桂看穿,三桂一怒之下离去。圆圆原来被弘遇捉走,设局让人以为她已死,作自己最后一翻身机会。崇祯出现幻觉,以为被他人取笑,苦不堪言。

  昭仁使计令自己感染风寒,圣卿无奈按她要求送她到宝伦军营,不料昭仁竟设计陷害圣卿,令他被宝伦打成残废。闯军攻北京城,只剩下世显所守的南门未被攻入;其时,宫中大乱,各人争相逃走,崇祯颓然坐在地上,周后与长平上前劝解。昭仁跑回京,向世显哭求保护。众人劝崇祯撤离京城,崇祯却上钟楼敲钟,传文武百官及宗室亲族上殿,原来崇祯为免落在闯?手上,要众人一起殉国,众人闻言,苦苦哀求崇祯收回承命。

  可法提议南渡江南,崇祯为保尊严不允,后经周后及长平再三游说,崇祯终想到对外发放流言来误导闯?,好让大家有逃生之机,众大喜。崇祯嘱咐各人珍重后,分批撤退。另一方面,世显终守不住南门,着昭仁换平民服一起逃难。崇祯遭闯军截获,吊死在煤山。弘遇将圆圆献给自成求荣。可法带同三十万大军护送周后等人至金陵,慈照被立为摄政王。

第28集

    昭仁在街头遇上承恩,从他口中得知各人消息,并得到米粮。昭仁却为买药给世显疗伤,出卖承恩等人匿藏之处情?取赏银。世显误信昭仁以为长平已死,茶饭不思,昭仁不停劝解。周后为处理国事心力交瘁,太后即以她抱恙为由,劝她将政事交给慈照学习处理。

  宝伦不满周后干政,而福王亦对皇位虎视眈眈,决心逼周后退回后宫。慈照见一奏折提议由周后亲政,建泰感可疑,长平逼不得已找正休息的周后。慈照在大殿上被福王逼问周后是否亲政,不知所措之际,周后出现,周后以遵从崇祯遗命化解危机,太后始知朝中豺狼当道。周后经此一役,更体会当日崇祯苦况。宝伦气忿难平,决刺杀周后。满清大臣范文程到山海关游说三桂让清兵入关,解决闯?,三桂只求将自成、弘遇处死及保护圆圆,满清终入主中原。

  世显得知长平未死消息,打算南下找她,昭仁讹词不适推搪,不果,竟悄悄归顺大清。可法发现宝伦策划刺杀周后,及时化解危机,却无意中揭破周奎欲夹带私逃,周后无奈将父交往内务府处理。清兵南下,宝伦拒领兵抗?,幸可法一次又一次将清兵击退。世显与长平久别重逢,周后催促二人成亲,昭仁违心道贺。世显与可法、周后商讨国事,昭仁却暗中将布阵图交与满清探子。

第29集

    长平发现昭仁说谎,且形迹可疑,遂跟踪她,果然发现她将一竹筒交给市集贩子,二人纠缠时,可法路过,搜出昭仁通番卖国的证据,福王与宝伦趁机落井下石,却被以二人打扰商讨国事为由,赶二人离开。昭仁卖国罪证确凿,周后决定秉公处理。长平知周后在人前强装硬朗,内心难过,上前安慰。

  昭仁见周后不理自己死活,以绝密消息引福王相见。长平与世显成亲日,周后闻昭仁悬梁上吊,赶往探望,不料被昭仁狠心枪杀,并乘乱逃走。周后临终前作最后部署,并叫众人将崇祯遗训重念一次后,终气断身亡。福王欲逼慈照交出帝位,不料众人早有准备,福王气忿离去。福王带兵入城,慈照为免引发内战,无奈提出两王并立,共掌朝政,福王遂提出削世显职权及调他往边疆,更要长平削发为尼,而慈照亦要宝伦交出兵权,福王为得王位牺牲宝伦。

  长平与世显再度面临分离,依依不舍。慈照欲厉精图治,却处处掣肘于福王,而清军步步进逼,南明只剩下金陵可守。世显回京,痛责慈照纵情酒色,忘了周后遗训。清军向金陵进发,昭仁使计令多尔衮让自己做随行监军。世显与长平在庵内重逢,仿如隔世。福王知清兵向金陵进攻,竟闻风先遁。昭仁监军至金陵城外,要世显出城相见。

第30集

    昭仁以一万枚红夷大炮威胁世显整夜相伴,世显为免伤及金陵人民性命无奈就范。世显彻夜未回,众人恐他遭意外,催促慈照决定后着,慈照慌乱,不肯下决定。世显求昭仁让清兵和平进城,不料翌日昭仁竟将他押下,并要长平相见,世显知她不怀好意,发难,昭仁即以下令发炮屠城相胁,世显投降。

  长平出城到清军营见昭仁,知道周后果然是昭仁杀死,痛心,昭仁指一切皆是自己被逼得走投无路才做成的,更逼长平说出哪一件事是由自己主动害人,来证明自己有理,长平无奈,只求她放过金陵百姓。昭仁处死长平与世显,二人却以平静的心面对,更甜蜜地回想往事,昭仁更感不是味儿。多尔衮突然来到军营,主持大局,命昭仁放长平与世显,指为免引起暴动,要对汉人采取怀柔政策,因知长平深得民望,劝她与世显归顺大清,及替二人在京城圆婚,表达满汉一家,粉饰太平。

  长平与世显要求多尔衮和平进城,以及将昭仁收监,交内务府彻查她杀周后一事,昭仁哀求多尔衮,不果。慈照交出降书,结束南明。长平与世显返京,向多尔衮提出十七项要求方肯圆婚,经讨价还价后,二人上殿见清帝顺治,并获准往景山一游。长平与世显终得偿所愿,在二人栽种的连理树下,交杯喝下砒霜。

分集:1-15 16-3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