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故事就是在70年代初香港的股票交易所里开始的,华人金融界人士代表不满外国人的统治,自己另立门户。这个牵头人就是后来的男主角方展博的父亲方进新。另一个家庭是从小将方带大的奶很好儿子丁蟹,一个看似仗义实际上极端自私、自以为是的人。后来因为方进新爱上了丁蟹自认为喜欢他的少女罗惠玲,丁蟹和方反目成仇,先是将其打傻,致使方在一场股灾中无法转手自己的股票导致破产,最后更是将他活活打死,而后丁蟹逃往台湾。

  过了十多年,方家和丁家的子女都长大成人。方家长子方展博终日无所事事,和邻居小犹太经常嬉闹,三个妹妹工作的工作,读书的读书,而一直肩负着抚养他们的阿玲K开巴士为生。丁家四个儿子则都从黑社会起家,虽然表面上也做着正经工作,但实际上在黑道上非常有势力。本来两家相安无事,但方家的三女方婷和丁家长子丁孝蟹相爱,中间引起了不小的波澜。而更大的问题出在丁蟹从台湾逃回来以后,因为旧案两家对簿公堂。自以为是的丁蟹选择了自辩,结局当然是被判有罪。这时两家的矛盾达到最高峰,丁家二儿子丁益蟹先是强暴了方展博最小的妹妹方敏,导致其羞愤自尽,接着老大丁孝蟹又指使黑社会将方展博另两个妹妹从楼上扔下,包括曾与之相爱过的方婷,养母阿玲也被逼发疯,唯有方展博侥幸逃脱。稍后,丁家又想出办法让丁蟹保外就医。

  又过了几年,丁蟹一家一直鸿运当头,更成功进军股票界,买什么股票什么股票升,资产已经数以亿计。而方展博则躲在台湾养精蓄锐,以待复仇。在两个红颜知己小犹太和前总华探长龙成邦之女龙纪文的帮助下,终于领会到炒股之精髓,回到香港后与丁蟹和他的几个儿子在股市上决一死战。终于在最后,方展博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丁蟹和儿子们一个个绝望的跳楼,但在同时,他也失去他最爱的人。

分集剧情:
第1集

  1994年6月2日至6月5日,恒生指数从11300点滑落至9050点,分析师指出指数重挫必将引发大崩盘。投资人只好冀望6月7日星期一复市会有一线生机终于在1994年6月7日,历史称为大奇迹日,全日反弹,升四千多点。

  联交所里人声鼎沸,人们在欢呼,方展博高兴的跪到地上,高声喊着“阿梅”,阮梅也喊着展博的名字飞奔过来,两人紧紧的拥抱。远处龙纪文看着他们黯然伤神。 同在交易所内的丁家五父子却是如五雷轰顶,丁蟹坚信的“跌”却一点一点的“升”了上去,他输了,资产从50亿成为负债10亿。

  输的代价就是结束自己的生命,从联交所的大楼顶层跳下去,这是丁蟹的理念,“要输得起,不能让人看笑话”。 同时,方展博在自己的办公室凭吊死去的亲人。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排照片,“爸爸,妈妈,小敏,婷婷,芳芳,玲姐,我成功了,我答应你们办的事已经成功了”。他在每张照片前的酒杯里倒上酒,画面在回闪,依稀回到小时候,自己在和姐妹们玩耍,丁蟹在和父亲喝酒,“下辈子做亲兄弟好不好”,父亲笑着答应,“你儿子就是我儿子,我儿子就是你儿子,咱们两家一条心”,还是丁蟹在喊…… “一个”,展博看着窗外迅速滑落的身影,镜头在转:龙成邦,前华人探长,因贪污被抓,弃保潜逃,带着妻妾及23名子女逃往台湾,成为大毒枭,听到复市的消息被刺激的心脏病发,跌下楼去。“两个”,“三个”。

  陈万贤,前华人交易所总裁,晚年因贪污入狱,复市后负债以亿计,在狱中上吊身亡。“第四个,还少个丁蟹”。周济生,数年前带着外号“毒蝴蝶”的妻子逃到台湾,复市后负债数以亿计,在街上被人击毙。 丁蟹看着脚下的高楼,他怕了,犹豫中滑下了大楼,绳子拌住了他,他砸碎了展博办公室的玻璃,在大楼外晃晃悠悠……

  1968年,香港殖民地色彩依然浓厚,股票交易市场只有香江交易所一家。而且是英国人的世界。交易所内,陈万贤,方进新在和英国人争吵,结果是不欢而散。却也促成了华人证券交易会的成立。“我就是要做这个梦”,方进新宣称。1973年,香港证券交易所达到五会鼎立的局面,股票买卖疯狂炙热,也是所谓“鱼翅泡饭”的年代。那年,也是廉正公署成立的前一年,整个社会贪污的风气已经到了最恐怖的地步。

  方进新看到周围的人都在贪污,实在是愤怒又无奈,自己的奶妈跑来说她的孙子被警察抓了。进新跑去警察局,看到一起被抓的还有一个穿着制服的女孩,原因是偷东西。警察说给3百块就不留案底,进新在女孩的苦苦哀求中愤怒的扔下了钱带着几人离去。

  女孩名叫慧玲,是丁蟹的朋友,丁蟹叫她帮忙照顾孩子,自己去澳门找离开的妻子,阿玲只希望丁蟹能快找回妻子,自己就可以回家。丁蟹在澳门见到了做舞女的妻子,但前妻却像躲瘟疫一样躲他,而丁蟹来找前妻的目的不是想让她回去,而是专门来拿开水烫他。丁蟹回到香港,慧玲一看到他就要走,丁蟹却告诉她玲的舅舅被他打歪了鼻子。 玲要走,丁蟹不让,玲躲了起来,丁蟹到处找她。“带我走吧”,可怜兮兮的表情打动了方进新,他向她伸出了手……

第2集

  丁蟹跑来找进新,说阿玲不见了。进新答应丁蟹冷静下来就带他去见铃。玲鼓起勇气告诉丁蟹自己不喜欢他,却被丁蟹认为她是想和自己结婚才这么说,玲气愤之极,怒斥丁蟹,丁蟹激动之余打伤了进新。

  进新怜奶妈年迈,让其退休回家,却被丁蟹认为是进新报一拳之仇,对其误会更深。华人会中一些不愿同流合污的人被陈万贤解雇,进新孤掌难鸣。股市被炒的居高不下,看着股民疯狂的买卖股票,进新既悲愤又担心。决定和陈万贤斗到底。

  在丁蟹的苦苦哀求下,进新去赴龙成邦之约。龙成邦,周济生要求进新帮他们做内幕交易,软硬兼施。进新不得不暂时屈服,临走时,打了丁蟹一拳。 叶天给进新打气,最后告戒进新,一分钟的英雄是要付出代价的。如果他稍微收敛一点,以后股票界没人是他的对手

第3集

  进新从慧玲身上激发了自己的斗志,决定和陈万贤等人斗到底。只有自己坐庄,才有能力扫除那些垃圾股,让股市正规化。进新置之死地而后生,决定和陈万贤对赌“北极星”。慧玲向进新表明爱意。

  丁蟹拍到慧玲和进新在一起的照片,要找他问个清楚。但此时进新和陈万贤的对赌到了关键时刻,丁蟹却不放过进新。龙成邦找人把丁蟹抓了起来。 进新找叶天等人帮忙,进新要买北极星赢,因为陈万贤会买输。进新料准陈会高抛低买。收购战在进行之中,慧玲和进新在餐厅等消息。慧玲买了一对二十元的戒指,要进新送给她,进新收起戒指要慧玲等他。

  北极星在进新的推动下节节升高,陈万贤已经输了不少钱。陈万贤知道了是进新在和他作对,利用职权停止“北极星”的交易。进新以足够的财力证明自己有能力大量买进股票,陈万贤不得不声称交易正常。

第4集

  叶天发现进新并没那么多钱,很为他担心。下午北极星利好消息一出,北极星继续攀升,陈万贤输了。但陈万贤却放出假消息,说股市内流通很多北极星的假股票,企图搞跨股市,保个人利益。北极星果然如他所愿下跌,但进新搜集了北极星77%的股份,使陈万贤买不到北极星来平仓。陈万贤是彻底的败给了进新。 进新坦然面对龙成邦等人,龙成邦等人对他也毫无办法。进新救丁蟹出狱,被丁蟹看到那枚戒指,怒火中烧,把进新打到内出血,逃跑。进新挣扎中还是捡起那枚失落的戒指,进新昏迷,龙成邦等人十分气恼,通缉丁蟹。

  股市大跌,但进新还在昏迷,玲不能变卖他的股票,眼看着股票变做废纸,进新破产。玲担起照顾方家四个孩子的责任。 1974年2月,ICAC成立,全民皆贪的时代成为过去,总华探长龙成邦,大毒枭周济生先后逃往台湾。 进新终于醒了过来,但却变的痴痴呆呆。丁蟹跑到医院看进新。

第5集

  丁蟹到医院看进新,被慧玲看到,慧玲赶他走。 进新终于要出院了,在展博的启发下,终于慢慢记起以前的事。进新开始学习日常生活。一日,路边小贩误以为进新吃东西不给钱,痛打进新,进新掉了戒指,扒在地上努力寻找。 进新病情有好转,他决定要赚钱养活家人。他找到一份路边分报纸的工作,但由于被打坏了脑,记性不好,怎么也记不住顺序,还被人捉弄,异常艰辛。老板要辞退他,但他言辞恳切,打动了老板,留他继续工作。 进新在家里练习分报纸,在孩子们的帮助下终于学回怎么分报纸。

第6集

  丁蟹偷偷回家看了四个孩子,叮嘱了他们一番后离去。 进新慢慢的适应生活,一家人过的很快乐。进新学着自己回家,展博怕他走丢就跟着他。进新刚回到家,丁蟹就来了,要进新去警局销案。展博要报警,却被丁蟹野蛮阻止,进新发了疯一样去打丁蟹,丁蟹起初任由他打,希望他打完就可以消掉恩怨, 但后来被打急了,还手,终把进新活活打死。

  丁蟹看自己打死了人,慌忙逃走。 10年后,方家子女长大成人,念书的念书,工作的工作,玲姐在开小巴。唯展博去当学徒却多年不知所踪。一日,玲姐她们申请到了廉价公屋。4个女人欢天喜地的开心庆祝。 玲姐到处打听展博的下落。 玲姐新家隔壁搬来了阮梅和彩婆婆,阮梅的节俭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 展博住在天桥底下,终日庸庸碌碌。

第7集

  展博为阮梅家修电视,却偷工减料,还把人家屋子弄得乱七八糟。阮梅和他讨价还价,展博也不让步,不欢而散。 玲姐找到了展博,但展博不思进取,如一堆烂泥,家人对展博均感失望。 何贱一直觉得对不起展博,想见他一面。婷婷找展博去见何贱,但展博不愿。何贱到处打听展博的下落,丁氏兄弟想接何贱回家住,但何贱情愿住庵堂也不肯和孙子一起住。

  何贱找到方家,又跪又求,请展博原谅。但展博却不肯原谅他们,甚至不愿想起。丁氏兄弟在几年江湖中成为黑社会“忠青社”老大,在江湖上颇有势力。

   

第8集

  阮梅十分节俭,每天只吃剩菜。玲姐去向那些被展博戏弄的人去道歉,展博不想玲姐伤心,骗她说自己和阮梅一起做工,实则是去赌马。他赢了钱,去找阮梅,问她借钱继续赌马,但却全部输了。阮梅很伤心,却拿展博没办法。 展博被丁益蟹劫走,阮梅担心他尾随前去,但却跟丢了,只好打电话找玲姐。丁益蟹说要还欠方家的,向展博闹事。玲姐和婷婷赶到时亦不知展博下落,婷婷打电话到斋堂找贱婆婆求助。丁孝蟹赶到救下被打的展博,孝蟹并向玲姐保证以后不会骚扰方家。

  展博一言不发跑了,叶天找到他,激励他,并要教他怎样赚钱。展博决定振作,要争气,要发财。

第9集

  展博去交易所感受紧张的气氛,并在华人会找了份服务生的工作。他干劲十足,对新生活充满希望。 第一天上班,由于一晚没睡太累做过站,只好去拦出租车。和龙纪文抢同一辆出租车,展博将文挤下车子,结下梁子。交易所里如打仗一样,展博既觉得新奇又觉得满足。 龙纪文不依不饶找和她抢出租车的人,展博却死不认帐。龙纪文看他言辞凿凿,不禁相信了他。打发走龙纪文,彩婆婆又跑来说阮梅有事要去医院急救。展博送阮梅去医院,阮梅告诉他自己有心脏病。检查后才发现是阮梅吃坏东西得了霍乱。

  龙纪文以为自己错怪了展博,请他吃饭赔罪。却发现当日推她下车的正是展博,对他又打又踢,又是伤心。展博看她哭的可怜,答应做她朋友。丁益蟹去骚扰婷婷,逼她就范。

第10集

  丁益蟹把方婷带到他们兄弟开的日本料理店,企图侵犯她。 丁孝蟹出现,救走婷婷。婷婷落下一份作业在孝蟹那,孝蟹给她送回。两人渐生情愫。 丁蟹在台湾即将出狱,但由于在狱中和人打架,又被多关了一个月。一出狱,丁氏兄弟就来接他,在台湾给他买好房子供他住。由于丁蟹在香港是通缉犯,不能回香港,他为一家人不能住在一起团聚耿耿于怀。 丁蟹等儿子回香港,就把房子卖掉,决定去找龙成邦报仇。 婷婷去看何贱,遇到丁氏兄弟。孝蟹回头去看婷婷,两人感情加温。 展博和龙纪文去医院看阮梅,龙纪文买了很多礼物给阮梅,展博骗阮梅自己发了财。

  龙纪文在医院碰到以前的男朋友,对着别人破口大骂,要他还骗她的一百万。展博这才知道龙纪文是龙成邦的女儿。

第11集

  展博从龙纪文前男友口中得知了文是龙成邦的女儿。 方婷在油麻地做社工,丁孝蟹为了接她踏入了和他有过节的黑社会老大的地盘,引来对方的追杀,还差点引起两方人的火拼。危及关头,孝蟹沉着冷静开车带着婷婷冲出重围…… 龙纪文自觉没人关心,屡屡寻死,最后在展博的鼓励下决定回台湾找父亲。

  芳无意发现婷与孝蟹来往,劝婷离开孝蟹,妹方敏也觉得婷婷不该与黑社会人来往,婷对这段感情犹豫,决定不再和孝蟹来往,失约于他。

  龙成邦一人在台湾生活,却不知出狱的丁蟹伺机在旁。龙纪文回来找到父亲,想与邦一起生活,可邦在屡次被人绑架后对任何人都不信任,变得孤僻难相处,并不欢迎文的到来。

第12集

  龙成邦要赶女儿走,和龙纪文争吵起来,文十分伤心。 丁益蟹跑到方家,要方婷去见他大哥,方婷不肯,展博动手和丁益蟹打了起来,展博不是益蟹的对手,幸得婷婷阻止。二姐芳责骂婷惹来黑社会,婷决意和孝蟹讲清楚。展博不放心,婷要他在馄饨店等她回来。

  婷在皇后码头等了很久,才见孝蟹到来。婷希望他以后不要再打扰她的家人,孝蟹答应。孝蟹在离去时不支倒地,婷婷才知道他是带伤前来。婷要扶他,孝蟹告诉婷不要和自己在一起,因为自己是黑社会,随时都会没命。婷看到孝开车差点出意外而心神俱散,慌恐的上前探视。孝终于说出要婷婷不要离开自己,婷含泪点头答应,孝婷亲吻在一起。

第13集

  龙纪文去找警察救她爸爸,但警察认为邦并没出什么事,因此不受理。而此时的龙成邦其实已经被丁蟹绑架了。丁蟹要报仇,要邦还欠他的。 展博告诉阮梅自己其实没有发达,阮梅说早就知道了。芳芳不让展博和婷婷回家。 展博劝婷婷回家,东西却被芳芳扔了出来,婷婷去李sir家暂住。

  龙纪文去找邦的好友周济生帮忙,不惜给他下跪,终感动生。

  气象台挂三号风球,丁孝蟹送婷婷上学,在路上婷发觉孝的不对劲,孝只说没事,在校门口孝在犹豫后终叫住婷婷,深深吻了心爱的女人。之后就失踪了。

  婷婷从益蟹口中得知孝蟹要去台湾做一件大事,非常担心,她从孝蟹奶奶处知道孝蟹去了大屿山,决意去找他。展博终于说服玲姐让婷婷回家,但婷婷还是执意去找孝蟹,玲姐把婷婷的东西烧了扔出去。

第14集

  婷婷到大屿山,孝蟹闭而不见。 婷跟踪孝手下找到孝蟹,看到了他在大屿山照顾的当年被他杀了的仇家的妻儿。

  孝蟹在听到婷婷给他BB机留的一堆call,深受感动,狠狠的搂住婷送给婷自己戴的项链,并承诺如果活着回来,就拿戒指来换。

  孝蟹是得知丁蟹绑架了龙成邦,而周济生下了格杀令,于是赶去台湾想办法救丁蟹。丁蟹时时折磨邦,自己到处玩耍。丁蟹去看望自己刚来台湾时被自己打瘫痪的的大头,大头的母亲知道了他是丁蟹,愤怒的把他赶走。

  丁蟹要把邦扔下山,邦求饶,丁蟹又戏弄了他一番,把他放走。孝蟹找到丁蟹,但同时周济生的人也打伤了丁蟹,孝蟹为丁蟹求情,周济生给了他们一艘垃圾船,要他们永远离开台湾。

第15集

  孝蟹从台湾回来,与婷婷相见,两人激动的拥抱在一起。 展博在交易所当跑腿小弟,边做边学。在别人的影响下,拿了阮梅的钱买了陈万贤的“美利都”股票,可惜在庄家操纵下,输了不少钱。

  股票界奇材陈滔滔从美国来港发展,他找到亲生父亲陈万贤,希望他去看临终的母亲最后一面,但陈万贤却狠心拒绝。

  展博不死心,又买了一手“美利都”,可股票继续下跌。叶天告诉展博这是陈万贤在搞鬼,并决定再赢陈万贤一次。他分析了过去的数据,然后预测股市的走向,展博相信师傅,去找阮梅借钱再买股票,但阮梅不信他,可股市升跌却果然和叶添预料的一模一样。

  婷婷去找陈滔滔做访问,但由于同事的失误,采访没有成功。陈万贤找到陈滔滔,威胁让他回美国,陈滔滔反唇相讥。

第16集

  陈万贤和陈滔滔不欢而散。婷婷再去采访陈滔滔,做足了准备工作,陈滔滔很欣赏她,请她做自己的私人助理。

  阮梅觉得自己害展博没有赢钱,很内疚,去送钱给展博。被玲姐知道,玲姐去翻展博的东西,发现展博一心想要发财,甚至在录音机里录下“我方展博要发财,我方展博要做亿万富翁”的疯狂语句。玲姐开始担心,去找展博,却看到展博正陪着叶天发疯,原来叶天早年受到亲人被烧死的打击,精神有点不正常。玲姐对展博失望,觉得很累,决定离开。展博为了玲姐的幸福,赞成她搬走。

  展博向阮梅诉说心事,阮梅惊觉自己喜欢展博。

  孝蟹接到电话知道丁蟹在墨西哥跑掉了,他叫人一定要找回父亲。电话被方婷听到,两人发生争吵。

  陈滔滔决定在事业上打击陈万贤,但一时解决不了庞大的资金问题。陈转而求助台湾但只能从非法途径取得。

第17集

  孝蟹和婷婷见面,孝蟹要为婷婷套上戒指,婷婷始终忘不了丁蟹的所为,拒绝了他。婷问孝对丁蟹的看法,不欢离去,两人渐生隔阂。 陈滔滔到台湾向地下钱庄借钱,周济生答应帮忙,华姐不赞成周介入别人的恩怨中。

  同时,丁蟹也潜逃回台湾,想向周报仇。 叶天虽然不甚清醒,但还是暗示展博股票界风云大变,并给了展博五句真言“战云密布,三江之中,风浪不息,铁索连舟,如履平地”。展博不解,同时,陈滔滔大战陈万贤大量买进陈万贤万光国际的股票,想要取得控股权,但是陈万贤却任他买进毫不反击,反而大量出货。 展博在听了三国的“铁索连舟”的典故后,突然明白了陈万贤的用意,原来陈万贤用了一招“连线控股”,要想得到控股权就必须买下陈名下所有的公司。展博料准陈万贤一定让价位跌到一块九,陈滔滔也算到了。

  当日停盘,陈滔滔处下风,同时查到自己的银行出卖自己。陈滔滔相信以陈万贤的财力不可能控制六家公司,他要找到空心的那家。 叶天终于清醒了,他感自己时日无多,开始教展博如何玩股票。同时他们也在计算如何“火烧连甲船”。 龙纪文在戏班唱戏,过得很平静。这时却发现华姐不见了……

   

第18集

  丁蟹绑架了华姐,他要周济生不带人亲自前去。周济生爱妻情切,不惜向丁蟹磕头认错,丁蟹被感动,放了华姐,自觉仇已报完,然后偷渡回香港。 周济生去找华姐时被丁孝蟹派去的人开枪打伤,华姐目睹一切心脏病发身亡。

  陈滔滔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这时又接到台湾的电话,华姐去世,资金不能送到香港。陈滔滔陷入困境。

  展博始终找不出陈万贤的弱点,叶天给他本钱,让他去交易所,并答应一定再见他一面。股市开盘,大户都亲自进场,陈滔滔要和陈万贤斗到底。陈滔滔决定一个一个股票试,可陈万贤毫无惧色,沉着应战。

  叶天找到玲姐,告诉她展博不是一个普通人,他要栽培展博,并要去见他。玲姐听了叶天一番话,也决定去找展博。

  陈滔滔还是一筹莫展,所剩的钱也不够再去一个个试。展博研究陈万贤的心理,终于知道如何借东风火烧连甲船。他点拨滔滔,陈万贤其实是在唬人,其实每一支股票都是死穴。滔滔叫婷婷随便选一支股票,这时滔滔的公司又答应重开他的户头,滔滔要了陈万贤名下所有的货,陈万贤大败。

  叶天来见展博,叶天告诉陈万贤方展博就是方进新的儿子。

第19集

  玲姐看到展博赢了陈万贤,开始了解展博的想法,对婷婷也改变了态度。打算开始自己新的生活。叶天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展博去看望了师傅。

  阮梅做好饭菜等展博来吃,展博接到龙纪文的电话,对其的关切态度引起阮梅的不满,生气离去。展博发现阮梅喜欢上自己,但自己顾着事业,无心谈感情。

  龙纪文去拜忌华姐,周济生痛失爱妻,伤心不已。龙纪文对龙成邦的关心,终于使邦动容,但还是碍于面子。

  陈滔滔入主陈万贤的公司,发现了陈万贤的很多问题,要求他以后不要再出席董事会,此时,廉署也请陈万贤去“喝咖啡”。

  孝蟹看到婷婷和陈滔滔在一起,产生了疑心。陈滔滔决定自己开公司,婷婷也要入股。

  丁蟹回到了香港,孝蟹知道了,到处找他。丁蟹去看他妈,想一家团聚。

第20集

  丁蟹把他妈背走了,丁母何贱不原谅丁蟹,告诉丁蟹打死了人后悔也没用。

  丁蟹诉说了他流离台湾14年的艰苦,何贱也很伤心,叫丁蟹不要再去打扰方家,并骗他慧玲已经结婚。 何贱发高烧,丁蟹把她带到儿子的诊所治病。丁氏兄弟劝父亲离开香港,丁蟹大骂儿子不孝,把母亲带走。

  丁蟹要和慧玲见面,孝蟹知道自己和婷婷不会长久了。 孝蟹看到滔滔对婷婷关心,妒意顿生,打了滔滔,并告诉婷婷滔滔喜欢其。

  婷婷被丁蟹带走,丁蟹试图说服婷婷原谅孝蟹。并为了赎罪,要婷婷做他的媳妇,并要婷婷为自己的父亲报仇,婷婷感到既害怕又无奈。

  孝蟹告诉婷婷不能背叛父亲,但可以选择一起离开。但婷婷始终觉得丁蟹是两人之间的障碍。

  展博在公司意气风发,龙纪文来港找展博,两人一起聊天,最后,文告诉展博自己喜欢他。

分集:1-20 21-4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