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无敌组合,叱咤警坛,奇案迷情尽在重案组。

  重案组沙展谷道政(尹天照)是警区中众人的偶像,与军装警员莫昌诚(金沛辰)是重案组的无敌组合。政手下莫家聪(林志豪)玩世不恭,意外撞死途人,同事关美琪(杨妮茜)令聪决心改变自己,诚保护证人张佩佩(李华),佩对诚生爱意,却陷入四角关系。佩的亲妹妹欣欣(陈法蓉)任酒楼知客,与任职区议员的霍天良(谢君豪)发生暧昧关系,良利用职权进行非法勾当,更利用妻子方颖(江美仪)达到卑鄙目的。一次良借酒意X欣,欣愤而袭击良,因此入狱。政虽是良的好朋友,但为了替欣报仇,大义灭亲,反被良陷害,展开了正邪之战!

分集剧情:
第1集

  军装莫昌诚(金沛辰饰)和沈柏翘(吴永金饰),怀着亢奋的心情到海旁警署报到。然而,对警察的工作充满热诚的诚,却被安排与一名老差骨叶坤(梁家仁饰)伙拍出更,令诚多少有些泄气。做事作风别树一格的重案组沙展谷道政(尹天照饰)因屡破奇案而在警区内声名远播。这天,正在搜集情报的政碰到与他亦师亦友的坤和初来报到的诚,在诚的眼中,政只是个在街上蹓跶的慵懒便衣,根本不像甚么干探,令他对政留下坏印象。酒楼知客张欣欣(陈法蓉饰)与持双程证来港的亲妹张佩佩(李华饰)及大班争取居港权的人士一同集结在遮打花园示威抗议,诚与坤接报派驻现场维持秩序。

  激进的示威者与警员遂发生冲突,混乱间,坤错手开枪,将一名示威者击毙。民选独立议员霍天良(谢君豪饰)对此事十分关注,出面要求政府就事件作出公平的处理。坤因此事而要停职接受项目小组的调查,然而,众示威者的口供均对坤极其不利,而唯一的目击者佩却又因怕事而三缄其口。

  政为帮坤查出真相而私下调查,却被诚发现,二人因而再起冲突,关系一度恶化。而就在政劝服佩说出真相的同时,坤为了要保住退休金,竟抢了诚的佩枪企图自杀,最后,在诚的游说下,坤终于把佩枪交还给诚,可是...坤保住退休金,竟在警署跳楼,一命呜呼。

第2集

  政悲恸不已,更迁怒于诚,认为诚破坏自己查坤案一事,导致坤死。政对坤感情深厚,更筹钱给坤的遗?及儿子,却发现坤妻竟与另一男人搭上,令政气愤。良为争取居港人士讨回公道,与警方发生冲突,欣错手打伤一警员,被押返警署,政见欣态度嚣张,遂设计戏弄欣,致二人关系恶劣。

  良与政因此事似有嫌隙,其实二人自幼一同在屋村长大,是青梅竹马的好兄弟,长大后各怀理想,在不同的圈子中奋斗。

  诚、翘在海旁发现浮尸,经调查后,发现死者乃一汽车经纪刘健文,政召死者妻周月明落口供,明却暗示文可能因经济问题而寻死,表面迹象看来,文又似是被劫杀。政凭其经验,却感觉明有可疑,于是派人跟踪,却发现明与一保险经纪李国来往甚密…

  政的线人麦辉(林伟饰)与政感情要好,政只知辉有一恶妻,却不知原来欣就是辉之妻。政感同身受,因自己亦与前妻赵丽菁(王薇饰)及其女谷咏雯(黄慧敏饰)关系恶劣。佩为争取居港权,暂与欣、辉同住,辉竟对佩起色心 。

第3集

  辉竟对佩起色心,更在欣上班后借醉欲强奸佩…辉欲强奸佩,时欣折返,撞破辉好事,欣一怒之下更取刀追斩辉到街上,却遇政,政救辉,更把欣拉回警署,政更觉欣是泼妇。佩因此事不敢回家,却遇上诚,诚带佩上了自己家,好让佩有一个暂时的避难所,二人更因此成为好友。雯被星探发掘做模特儿,其实乃一骗局,雯信以为真,向政取钱欲报名参加模特儿课程,政知此乃骗局,但力劝雯不果。政为雯不致被骗,决心查出模特儿公司底蕴,结果模特儿公司怕被查出他们的讹骗行为而结业,雯却误会政破坏自己前途,父女关系更恶劣。诚、翘巡更时遇上模特儿陆依萨(陆依萨饰)及C.I.D.莫家聪(林志豪饰),聪竟赤条条的被锁在公内,诚、翘怀疑萨是诱骗男子的骗徒。

  后来诚在酒吧遇上萨,诚一心想给萨一个教训,于是设计将萨反锁在公厕内。其实聪与萨是旧情人,萨不满聪玩弄感情,才戏弄聪,却反被诚戏弄,令二人关系变得恶劣。

  政上司罗亮仁(黄子雄饰),一直不满政处事手法,遂处处针对,就浮尸一案,仁诸多阻拦,政却终凭其经验,查出死者文乃由其妻明及其情郎谋杀。

第4集

  政手下陈佑星是警队精英,又是神枪手。一日与诚、翘在闹市遇上悍匪,展开火拚,诚、翘更因此视星为偶像。惜因负资产而欠下巨款,财务公司更追数至警署,被其上司罗亮仁发现,仁更因此而把星调往警署门口驻守,政等亦爱莫能助。

  模特儿公司结业后,萨失业,沦落至街头露宿,遇诚,诚见萨惨况感到内疚,又怕萨会遇到意外,因而通宵守候,萨感动。欣忽接到绑匪电话,称其五岁儿子麦浩轩被绑,欣惊惶失措,情急之下取了酒楼的现款作为赎款,后来发现原来是辉为向欣讨钱的设计。

  酒楼经理知道此事后辞退了欣,良觉欣可怜,请了欣当其助理,欣感激。良参选立法会议员,形势大好,却被对手把其母张亦庆曾当舞女的往事搬出而大做文章,令良选情告急。

第5集

  良万念俱灰之下遇儿时好友现为黑社会份子的黑仔,良为争取选票,竟叫黑在良拉票时向自己泼红油,令选民误以为是良对手做的恶行,谁知此计酿成意外,令良妻方颖(江美仪饰)重伤昏迷…颖受伤送院,医生指颖将半身不遂,下半生要坐轮椅,良内疚之下宣布退选,欣感可惜,力劝良不果。良因内疚而对颖百般呵护,被传媒广泛报导。另一方面,表面证据看来,颖遇的意外似是良对手指使。良悲伤过后,感觉所有客观因素均有利自己参选,遂宣布继续参选,最后更成?当选,在选举过程中,欣一直在左右支持,二人感情亦跨进了一大步。 诚不停翻看录像带,欲仔细观察当日在闹市遇到的悍匪容貌,翘诚此举多余,诚仍锲而不舍。

  一日,诚、翘竟遇上当日的悍匪,二人战战兢兢跟踪悍匪,最终诚、翘亦逮捕了此头号通缉犯,立下大?。星被调往警署门口驻守,在酒吧被某同僚戏谑,星一念之差,偷去该同僚佩枪。

  因为星债台高筑,竟打算以该佩枪去打劫。政凭其经验,感觉星有可疑,遂跟踪星,感觉星有不轨企图,追查之下,发现星偷了警枪,政痛心之下,亲手拉了星这个多年的同窗兄弟。

第6集

  诚、翘因立下大?而被编入政的一组当C.I.D.,政常与众手足吃喝玩乐,令诚感到失望又不满。诚、翘捉到一小偷,政从小偷口中得知区内有人制假信用卡,政为放长线钓大鱼,放走小偷,诚大感不满,与政口角,二人关系恶劣。政答应高级沙展钟耀铿(张雷饰)尽快破案,并带队展开调查,在追查的过程中,诚、翘因经验尚浅而碰到一鼻子灰,亦发觉原来政有其过人之处。佩因被辉侵犯一事,在诚家暂住,诚、佩似情投意合,与诚同住的翘更感寂寞。翘在酒吧巧遇萨,被萨吸引,二人醉酒,翘更把萨带回家。

  一觉醒来,萨竟睡在诚身旁,翘误以为诚、萨发生了关系,极度恼怒;佩亦感不是味儿;诚则疑惑自己有否与萨越轨;萨却一副爱理不理的态度,令这个四角关系更加尴尬。原来萨是患有梦游症,才会睡到诚身边,众人松一口气。

  良当选后与欣更亲密,辉误以为二人有染,遂向良勒索,良不就犯,辉竟在良议员辨公室放蛇

第7集

  辉竟在良议员辨公室放蛇,又毒打欣,欣得知辉与其友将有非法勾当,万念俱灰下报警救助。警方接报到埸,拘捕辉,辉知欣向警方举报,感愤怒,政不知就里,听了辉一面之词,亦觉欣无情无义。政凭其经验,带领众人查出制假信用卡工场位置,只等待有人出现于该工埸,即展开拘捕行动。

  一众队员连日监视可疑单位,诚、翘终见到有人出入该单位,但政刚巧因私事而外出,诚等唯有私自行动,诚凭其敏锐感觉,终捉拿到贼匪。诚不满政在办公时外出,政叫诚以后直接跟随铿的一组。

  翘向萨展开追求,其实萨喜欢的是诚,诚知翘对萨有意,却不敢接近萨,萨懊恼诚迂腐,遂假扮梦游,在诚家大肆捣乱,令诚大感烦恼,但最终亦被诚拆穿,率直的萨遂公然向诚大表白,诚一时不知所措。政手下C.I.D.文启斌(郑维朗饰)与军装警丘铭(张嘉伦饰)是同居好友,铭当更时在公内发现尸体,更遇到是富家子的疑犯荣启文,铭将成此案重要证人。黑仔的社团大佬彭龙(张权饰)想巴结已成为立法会议员的良,用尽办法贿赂良,良不甘受贿,极力反抗,但对此事仍感压力,向欣诉苦,欣感良正直,更感欣赏。

  铭就公发现尸体一案上庭作供。辩方律师o揭穿铭的性取向,铭证供因此不成立。

第8集

  文得以逍遥法外,铭却因此事被上司责怪,斌铭二人闹得不偷快。名导演Sally(王渝文饰)的五岁儿子Peter被绑架,政等接手此案。Sally应绑匪要求缴交赎款,刚巧有人在交易地点打劫,诚被迫表露自己身份,事件因此曝光,绑匪知警方接手此案,声称会撕票。政大怒,并不准诚干预此案。萨向诚求爱不遂,愤然离去,没有萨的日子,诚却感到怀念,翘因怕诚与自己争萨,劝佩向诚示爱,佩忐忑。诚在酒吧遇萨,见萨与一女同性恋者,且态度亲昵,诚怕萨被人欺骗,萨知道诚关心自己,终受感动,并与诚热吻,佩看到此情景,不是味儿。 龙仍不放弃拉拢良,并把大量现款放进良家,良坚决不肯受贿,并把现款交还龙,龙大怒,并怒打良,良怕颖、庆见其伤势担心,暂不敢回家,与欣一起,二人情到浓时。

  诚虽被勒令不准染指调查绑架案,但诚为将功赎罪,自己暗中追查,就诚观察所知,绑匪的藏蔘地点在旺角,于是诚往旺角调查,却被诚巧遇绑匪,原来绑匪把Peter收在行李箱中,并经常转换酒店,以扰乱视听,几经辛苦,诚终逮捕绑匪并救回Peter,带罪立功。

第9集

  颖在良议员办公室帮忙处理文书工作,却感觉到良与欣似有暧昧,颖明白自己是良的负累,亦觉良与欣生情愫是自然的事,对此一切只默默承受。

  政亦察觉良、欣有暧昧,政不欲颖受伤,亦感欣不是好女人,故多番劝阻二人,这亦成为良、欣发展的一大障碍。翘得知萨与诚一起,情天霹雳,到酒吧借酒消愁,却遇政。

  政为星一事感不快,对警察工作感到失望,开始染上酗酒恶习。一日政与诚一起出巡,政在当更时仍不改酗酒恶习,刚巧政为追捕疑匪而超速驾驶,被交通警截查,政要求诚替政「顶包」,称驾驶者是诚,诚觉此举有违警员操守,反而指正政,政因此被勒令停职直至聆讯,政与诚关系更恶劣,政更在警署内怒打诚。

第10集

  欣觉破坏颖的家庭幸福,遂向良提出辞职,良力劝欣留下,并称二人回复朋友关系,但欣觉与良朝夕相对不能冷却二人关系,于是坚决请辞。良的两个同父异母兄弟霍天赐及霍天照跟良一直关系恶劣,自小对良百般欺凌。可是二人因股票投资失利,欠下富商胡兆基一笔巨款而向良求助,良见二兄向自己求救感到惬意,良为得此一时之快,遂向基打交道。原来基是龙的好友,要得到基的通融,必要得到龙的情面,良遂找龙从中协助,事情终得到解决。然而龙要求良利用其议员身份助他一把,在商场上图利,良终答允。政自觉将被停职,意志消沉。

  一夜政在酒吧遇诚,二人又遇文,文服用了软性毒品而情绪失控,用玻璃樽胁持一人,千均一发间,诚不知所措,政却冷静地制服文。诚觉政喝了酒却不影响其办事能力,并在政的聆讯中主动讲出整件事件。最后政获判复职,二人有识英雄重英雄之感。

  良与龙合作后,感觉自己能呼风唤雨,另一方面又怀念离他而去的欣,但欣再次拒绝良的好意,良恼羞成怒下,竟强奸了欣。良强奸了欣,欣报警求助,控告良强奸。

第11集

  良承认与欣曾有恋情,但只是因自己要求分手,欣不忿而作出的诬告。公众普遍相信良的讲法,包括颖、庆及政。欣指出政与良乃好友,仁为表公正,即不准政插手此案。对斌有好感的琪知道斌是同性恋者,感失望。 C.I.D.莫家聪遂向琪展开猛烈追求,琪亦答允与聪一起晚膳。席间,聪遇到姜萍,聪撇下琪追上,令琪气结。 其后,琪知道聪是在等萍的出现,原来聪与萍有一段往事。当年萍被迫当妓女,被聪救了出来,二人相识、相恋,但因聪的父母反对,这段感情亦无疾而终,聪却对萍一直念念不忘。琪明白聪亦有对感情认真的时候,对聪改观。

  欣为被强奸一事包受压力,佩为欣减压,带了欣、轩到百货公司闲逛,却遇上良与颖,轩一见良,即上前打骂,指亲眼见到良欺负欣,颖见轩真情流露,感觉轩不是在讲大话,对良开始怀疑。良向颖承认强奸过欣,颖伤心。良却怕轩的作供对自己不利。

第12集

  龙称会帮良,遂派手下恐吓轩,令轩受惊。轩上庭,却不能冷静地讲出事件真相。众人的作供均对欣不利,欣亦被辩方律师弄得难堪,情急之下欣指颖知道整件事的真相。聪到以前常与萍一起出现的地方怀缅,却重遇萍。萍现被一富商「照顾」,但富商已婚亦对萍不好,聪向萍表白,叫萍与自己在一起,萍婉拒聪的好意。

  花前月下,二人酒意正浓,在聪的家发生关系。翌日,原来萍的富商男友伏尸于萍家,看更更指萍昨夜来过,政感萍嫌疑最大,聪称自己可作萍的时间证人,坚称萍无杀人,政奇怪聪酒量好,不会醉倒至不醒人事。聪与政再到凶案现场,发现死者有一种特别的古龙水味,聪发现萍仍用此古龙水,感到萍一直最爱的是死者。颖忐忑自己应否上庭讲出真相,良苦苦哀求,颖为良的事感内疚,向欣道歉,欣劝颖上庭讲真说话,此事却被政知道,政感觉自己一直错信良。

  颖上庭作供,却没有把事实和盘托出,欣失望,良亦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政质问良的所作所为,良终承认自己暴行,二人正式决裂。政之前误会了欣,感到内疚,向欣道歉,却被欣骂了一顿。

第13集

  聪开始对萍有怀疑,萍却送上一对结婚戒指,称想与聪结婚,聪意乱情迷。政告知聪,在死者内脏发现有一碎钻石,聪一看之下,想起事发之前一晚,聪曾送给萍一条手链,链上正有此类碎石,聪遂向萍质问,并告知警方有此发现,萍把聪打晕,并赶回家中想把手链毁灭,却被政抢先一步,并把萍拘捕。聪怪萍欺骗自己感情,利用自己,萍却称自己对聪仍真心,聪看看萍送的结婚戒指,却见上面真的刻有自己的名字。佩双程证将到期,将要被送返大陆。佩被送返大陆,剩下欣一人,传媒仍争相追访欣,令欣包受困扰,精神开始出现问题,政见状,更感内疚。一日,在超级市场内欣因失神而没有付款就走出超市,幸好政在并替欣付款,欣走出街后更出现幻觉,以为轩在马路,想救轩自己却被车撞倒。

  欣被送院,需要留院数天但无大碍,政暂时照顾轩,并带轩返回自己的家,政觉得轩可爱,轩亦喜欢政,二人即成好友。然而欣觉政不是好人,不欲轩与政一起,出院后即接回轩,二人回家后欣却发觉原来自己自强奸事件发生之后一直疏忽照顾轩,相反在政照顾轩的几天内却把轩照顾得头头是道,欣不禁内疚,遂找政道歉,二人和好。

第14集

  雯在的士高邂逅社团大佬钟浩光,光为开辟新地盘而杀入中环,雯被光吸引,二人打得火热,却被诚、翘遇上。翘告知铿,铿阻止二人告知政,称会解决,不会让雯学坏,并把光捉回警署,毒打一番,吩咐光别再与雯一起,众人均感奇怪,但铿、光似有不少恩怨,光亦即向雯提出分手。原来光是铿的亲弟,以前亦是警察,被派往做卧底,但最后变节并在社团内发展,现已成为龙的得力助手。

  诚一直专注工作,冷落了萨,一直把恋爱放在第一位的萨自然不满,诚称会改过,但诚三番四次因工事而撇下萨,萨已对诚失望。光带铿到自己的豪宅,指自己入社团后的日子一直很好,相反铿却潦倒,言谈间似想贿赂铿加入自己的行列。铿自知光想自己与之同流合污,断言拒绝。

第15集

  龙知道铿是光亲兄,觉得在新地盘必需巩固自己的势力,遂命光贿赂铿;另一方面又叫良贿赂政府高官叶志明,良送上美女招待叶,叶欣然接受,原来良已拍下照片,用来威胁叶与他们合作,叶迫不得已就犯。另一方面,铿得罪了另一班黑社会,被打得不似人形,龙帮铿解决了此事,铿亦迫不得已要与之合作,龙自觉势力庞大。雯以为光要求分手,是因政施压,遂找政怒骂一顿,却遇政与欣、轩在一起,误会政已经与欣在一起,更加对政恨之入骨,父女关系更恶劣。政助欣重投新生活,欣重操故业,做酒楼支客,但工作极之辛苦且受气,政暗自佩服欣。

  欣却在酒楼遇上良,良对欣恨之入骨,认为欣令自己失去颖对他的尊重,失去与政的友谊,遂在休息室对欣凌辱一番,欣忍无可忍,终取起玻璃樽把良打至头破血流,欣被控蓄意伤害他人身体。欣自知自己必定罪名成立要被判入狱,遂求政代她照顾轩,政亦一口答应,欣对政感激。

第16集

  中环出现假信用咭集团,政与诚调查多日,终于找到目标人物,二人跟踪至一单位,政致电铿要求支持。不多久翘与杰赶致,众警正想破门而入之际,却见党匪已收拾证物,往另一边逃去,众人欲追无从。原来铿通知龙,使众匪能成?逃脱。龙想利用良与明的?

  职拿机密消息,低价投得紫荆院,但今次的对手竟是与良有过节的宇。良想利诱宇退标,宇却趁机设下陷阱,但良比宇更聪明,识穿诡计,良更对宇动起杀念!萨一心想诚转工,怎料引来诚更大的误会,二人大吵一场。政照顾轩仔的期间,轩仔反而教导政戒酒,政对轩更是爱护,亦勾起了他对欣的爱慕之情。

  自从雯爱上光后,雯终日到光的酒吧守侯,光却不理啋雯;当政知道雯竟对一个古惑仔茶饭不思后,责骂菁管教无方之余,政要光马上离开雯,光正想向雯讲清楚之际,光的仇家把雯捉去迫光出现,光情急之下电政,政与诚赶至营救。

  政与诚为救雯身坠险境,幸得铿及时赶到,众警化险为夷,雯更因为政的舍命相救,明白政原来一直非常关心自己,故决定做回乖乖女,改变形象后的雯,更引来翘的热烈追求;而政却开始对铿产生怀疑。辉出狱,变得比以前更凶悍。

第17集

  辉为求上位,主动求光收留,光见辉身手与胆色俱佳,便收为手下,而就在此时,光收到龙的指令,要他亲手杀死宇,光感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辉却为杀宇一事自动请缨,光却骂辉未有资格,辉只得私下在龙面前表现自己,辉虽未能令龙特别注意,却留下了不错的印象。政找辉谈轩仔的问题,辉答应让政暂时照顾轩,更扮作已痛改前非,政暗暗感到辉实非好人,更后悔当初错怪了欣。

  诚与萨冷战更加恶化,二人的猜忌使他们发生更多误会,萨更决定搬离诚家。光计划亲手杀宇,怎料辉预先向宇通风报信,使光的暗杀失败,而就在这时,辉悄然而出,把宇杀死,光却蒙在鼓里,更在担心如何向龙交代。

第18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光剌杀宇失败后,龙非常愤怒,此时众人却发现宇已被辉所杀,龙因而对辉赞赏重用,光却不是味儿。龙因宇的死而投得紫荆院,更在股市中赚得巨款,对良的计策十分嘉?,良高兴之时颖却告诉良她将下月离港,良极力挽留,颖却坚决离去。聪仍为姜萍的离去而消沉,琪不断安慰、细心照顾,终于感动了聪,二人开展出新的恋情。

  众警调查宇的死因,知道曾被两种凶器刺中,但铿不断从中破坏,使警方调查更显困难;而政查到基是凶案后的最大得益者。光从铿口中得知警方已怀疑基,立刻通知龙,龙于是约基与良见面。辉极想加入龙的集团,却因为良对辉的介心,龙把辉拒于门外;当辉知道龙、基、良的约会后,便偷偷潜进偷听,知道龙已开始对良不满,更发现原来良才是一切事件的幕后军师,辉于是极力讨好良,更说希望跟随着良。

  辉虽然极力讨好良,并要求跟随,但良仍不太相信辉,便推说需要时间考虑。颖离港一刻,良求庆假装患上癌症,使颖不忍心就此离去。

第19集

  颖终于应承暂时留下。良又知道龙在收集自己的犯罪证据,因龙仍为良与基私下买股票一事不快;良于是暗中找辉与黑仔,三人决定对龙先下手为强!政与诚捉到假咭案疑犯,知道匪徒当天逃脱是因为收到电话通知,二人更肯定差馆中必有内鬼,而最大可疑的人就是铿!政跟踪铿却被发现,铿担心下叫光收手,光却说他已骑虎难下。

  斌与铭开心的发展地下情,想不到他们的一张贴纸相被传了上网,并被上司知道,仁以警队形象为理由把铭停职,更打算把斌调走,政替斌出头找高层理论,终保住斌,斌更打算与铭到荷兰结婚。良高兴颖终肯留下的同时,竟得知庆真的患上了癌症。

  光继续为龙卖命,与泰国毒贩交易,政带队埋伏,铿暗中通知光,毒贩马上不顾一切的逃亡,却遇上了斌,斌正想阻止,毒贩即向斌开枪,斌未及反应,已中枪倒地。

第20集

  斌中枪后危在旦夕,政知道行动没可能放漏风声,更肯定铿就是内鬼,政愤怒下找光盘问,光却有时间证人。 铿连累斌后十分内疚,龙更要铿马上离开香港,铿却因良心的责备而不知应否自首。欣终于出狱,本以为可与轩重过新生活,怎料辉先一步把轩仔从政手中抢回,更声言要夺得轩的抚养权,原来一切又是良的献计;良因对欣仍怀恨在心,便教辉把轩仔抢回以打击欣。刚出狱的欣一时未能找到工作,辉却因替龙工作而成为经理,更住进豪华大屋,在争夺轩仔的抚养权上,欣陷于不利之中。庆得到癌症之后,力劝良当个好人,并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良与政和好如初。

  斌留院多日终告不治,众警悲伤不已,铿更决定把毒贩杀死,为斌报仇,而辉却黄雀在后,把毒贩手上的八千万抢走与良瓜分,铿却在这时走到警署自首。龙得知毒败的死及失去了八千万,心焦非常,更怀疑吞款之人就是光,辉这时再在龙的耳边挑衅,使光进一步坠入岌岌可危的险境中。

第21集

  位于深水?一条人流少、欣与辉争夺轩仔之抚养权而对簿公堂,辉找来曾为良对欣的强奸案打赢官司的大状Dickson,而欣却只得法援处的初哥律师,欣遂渐失去信心。政找良希望良不要请Dickson来帮辉,良表面应承,更与辉在政及欣面前闹交,政信以为真,欣却看穿良在做戏。泰国毒王亲临找龙,限龙七日内归还八千万,龙心烦意乱,良乘时拉拢叶及基背叛龙,叶与基却只想置身事外。另一方面,辉找龙的对头司徒,合谋吞拼龙的地盘。龙一步步坠入良的计谋中,腹背受敌之际,却收到基与叶合谋的消息,而同时龙的地盘又被司徒不断吞拼。两大黑帮的撕杀震惊了江湖,龙损失惨重,辉更向龙中伤光,令龙相信光就是枪走八千万的二五仔,龙决定借毒王的手除去光与司徒。

  欣千辛万苦找到工作,又得到之前帮她打强奸案的律师妮的主动帮忙,满怀希望之际,法庭却判欣败诉,欣失去了轩的抚养权感到非常失落,政不断的关怀与安慰,默默的鼓励,令欣重拾信心,决定再努力争回轩的抚养权,二人的感情亦开始慢慢滋长。

第22集

  政把光与司徒带回警署问话,却不够证据起诉二人,龙与司徒的撕杀引起了警方的高度关注,毒王一时间亦不敢下手杀光与司徒,黑帮撕杀表面上回复平静。龙想到良亦有可能是二五仔,约良见面,此时良的母亲庆却突然因病情恶化而入院,良找来一名气?师医庆,庆感到好转,颖也感到安慰之时,良却笑言那只是表面戏,更坚信谎言的力量;良迟迟才找龙,龙已非常不满,但良的演技却使龙没有再怀疑他。菁催仁结婚,仁却向菁提出分手,最后二人更反目收场。雯得悉后劝菁与政重修旧好,菁却说政身份低微!

  辉夺得轩的抚养权后,却对轩疏于照顾,欣感心痛却无奈,政不断向欣施以关怀。辉告诉良,欣与政的新关系后,良非常妒忌,更约菁以利诱叫她破坏政与欣的发展。毒王终于出手杀死司徒,却在杀光之时给光逃脱,光找辉寻仇,辉却推说一切是龙的意思。光怀着手枪找龙,却只叫龙小心身边的人,这时龙才知道光并非出卖他的人,但毒王已至,要将龙杀死,光舍命救龙,最后龙却被一冷枪射死,光愕然之际,黑仔等至,光顿时成为众人口中,杀死大佬的凶手。

第23集

  光背上杀龙之名,被黑仔等人追杀,光拼命还击,最后幸得逃脱。政调查龙的死因,一切证据都对光不利,政想从铿口中得知光与龙的关系,铿却坚决不说,因他相信光绝不会杀龙。光的逃脱令良非常不安,更要辉无论如何也要找出光,把光杀掉!光找雯帮忙,把信给铿,并向雯道别,说他将今晚离港。政从雯手中把信交铿,铿松一口气,政却更感不安。菁约政与雯一起吃饭,处处表现温柔,并说希望能一家团聚,政不知如何反应。 欣却误会政与菁重修旧好,准备暗然退出,中秋节当日更用籍口推掉政的约会,两个相爱的人,都因为不敢去爱,而只得孤独地,默默思念对方。良以为光已逃去台湾,派出杀手追捕,更买凶在狱中杀铿,怎料他以为一切在他掌握之时,光突然在他与辉面前出现,光知道一切原来是良的布A誓要将良处死,为铿与龙报仇,光举起手枪,良以为必死无疑之际,怎料光却卡枪,辉即扑前与光肉搏,良更趁机用石头把光打死。

  轩仔生病在家无人照顾,欣偷偷潜入辉家探望轩,想不到这时良与辉满身鲜血的跑回,欣更听到二人已把光杀掉。

第24集

  欣听到良与辉杀人的秘密,惊慌中发出声响,辉马上走进轩房查看,欣实时躲避,幸得轩镇定的表现骗过了辉。欣逃离辉家往找政,政知道后向仁申请对良的电话勾线,却因证据单薄而被拒。政于是与欣一起找颖,把良杀人犯法的事告诉颖,希望颖能把偷听器装在良的手机中,大义灭亲,颖一时间不知如何抉择。佩终于申请到单程证来港,一心与欣团聚,怎料欣的工厂这时却要北移,欣需要北上工作。

  欣犹豫间菁到访,哭求欣离开政,让他们一家团聚。良杀死光后经常被恶梦缠绕,但仍然向叶恐吓,要明继续与他进行非法勾当,颖录得良与叶的对话,却不知应否交给政。佩与诚重逢,翘力劝佩主动追诚,因诚与萨已经分手,佩却为欣的别离而伤感。

  欣离别在即,政虽然努力挽留,欣亦被政感动,奈何良不断从中破坏,使得二人不断产生误会,最后欣离别的一天,当政赶往送欣之际,良又在政面前出现。

第25集

  政询问颖有关良犯罪证据的录音带,颖坚持要两日后才给政。原来两日后是庆的六十大寿,颖想待庆生日之后才告发良。良为庆准备大肆庆祝,庆却只希望在家中为二人亲自下厨。庆生日当天,良发现手机中藏有偷听器,向颖大兴问罪之师,二人更大吵起来,庆欲阻止,却因激动而晕倒送院。良不断哀求颖交出录音带,颖誓死不从,庆替良向颖求情,又叫良应承以后痛改前非,颖看在庆份上不告发良,却要良辞去所有公职,并把非法得来的钱全数捐给慈善机构。良无奈应承,捐出三千万并宣布辞职,政知道后想到必有内情,马上找颖,却被良拒于门外。良的退出很快便由哄动而归于平淡,良回看自己从前的丰?伟绩,优越地位,深深不忿,这时他却看到了一个「自然杀人法」的网页。诚与佩在?厅巧遇萨与扬,诚见萨春风满脸,扬又对萨体贴入微,一时间想把佩抱入怀内寻求安慰,却被佩看穿而拒绝。

  数天后诚却看见扬与叶与另一些女伴状甚亲热,扬更叫诚不要告诉萨,诚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良决定把最爱的颖杀死,因他实在不能失去他的权力与地位,在他下手的当晚,医院却传来庆病情恶化的消息。

第26集

  良终于把颖杀死,更做成颖死于自然的假像,良扮作激动。政四出查探颖的死因。星出狱,众警设宴替星洗尘,政却因调查良而迟迟没有出现,当政回家看见星时,才惊醒今天是星出狱的日子,星没有怪政,还主动帮政一起查良的犯罪证据。颖的死替良带来更多的同情,群众纷纷叫良复职,良暗自欢喜,却推说一切待其母的病情好转再谈。诚查得扬所用的是假名,更替萨担心,佩为帮诚,主动约萨想把真相告知,怎料萨不以为然,还与扬仿如一对淫媒般合力讨好叶。原来扬乃ICAC的卧底,接近叶就为搜集叶的犯罪证据,怎料良释穿扬之身份,叶还把扬玩弄一番,扬结果?亏一篑。

  良终于复职,政偷偷潜入良家搜寻证物,却被良的女佣发现,政被上司教训一顿后,又知星因调查良而被打至受伤,政与星都感到绝望之际,收到了颖的一封来信,告知良的所有犯罪证据所在,政与星再次重拾希望。

第27集

  政从颖的来信资料中,联络了玲,政深信不多久就能令良绳之以法。政从玲手中得到一Locker锁匙,政打开Locker取出一旅行袋,怎知内里全是现金,这时廉署人员从四方八面冲出,把政拘捕。原来一切又是良的安排,他令政以为找到线索,却坠入了他设计的贪污陷阱;良先冒颖的签名寄信给政,再收买当的士高老板的玲,使玲当警方的污点证人告发政。政被正式起诉行贿罪名。虽能保释候审,却已被停职调查,律师说政的胜数不高,众警都不相信政会贪污,先前政更打本给星搅小食亭,星更坚决帮政洗脱罪名,佩想通知欣回来,政却不想让欣担心,而菁这时却对政不闻不问,雯终于知道菁的为人。诚不知如何帮政,此时却遇上了遭叶抛弃的Winnie,诚决定出卖自己的感情,骗取Winnie的爱,以达到得到叶的犯罪证据。

  法庭终于判政有罪而且入狱,政被押上囚车,良更走前幸灾乐祸,政忍无可忍抢走身边警员的佩枪,胁持着良,庭外顿时一片混乱。

第28集

  政以警枪胁持着良,众劝止无效,政乘的士逃去。众警于警署商量如何帮政,仁却说政是逃犯,应想如何把政拘捕。诚为求在Winnie处得到叶的犯罪证据,不断向Winnie送上虚假的感情,佩却误会诚已见异思迁。星收到政的电话,赶往协助,二人于辉贸易公司埋伏,把辉虏走,更迫辉说出良的犯罪证据,辉不肯就范,更借故惹怒政而趁机逃脱。政于街上被认出,终被诚、翘、聪、琪等追到,众人力劝政自首,政坚决不肯,最后琪借意碰跌诚的手枪,让政脱身。Winnie终于向诚说出叶贪污得来的利益,原来全收藏于一个以她名义租用的货仓内,叶结果被ICAC拘捕。诚坦白向Winnie说他是利用她的感情来破案。诚得知扬的卧底的身份,告诉扬,良才是最大的罪犯,众人力劝叶当污点证人。

  叶保释后被良找人接走,迫叶离港,星收到线报,与政展开追捕,怎料良原来已打算杀人灭口,在落船的海边黑仔正想杀叶之际,政与星赶至,救走了叶,奈何辉亦同时出现,再把局面扭转,辉更准备把政与星一同杀掉灭口。

第29集

  辉向政开枪,危急中星飞身为政挡枪,星与辉同归于尽,政悲痛不已。欣和轩回港,从佩口中得知政的处境,即赶往找政,欣安慰政,谓会留在政的身边。庆放弃治疗,知自己时日无多,要求回家等死,更偷偷致电找政,政潜入良家,庆代良向政道歉,又感自己从前不应包庇良,说罢死去。良刚巧回来,二人见面即大打出手,良助手上前阻止,良乘机逃去。良到警署找行,谓自己性命受政威胁,要求派人保护自己,更指定要政的下属保护,行明白良的用意。政知道诚与聪保护良,劝诚把良交给他解决,诚反劝政自首,政谓自己不惜一切都要杀良。

  雯和欣叫政为了他们,不要杀良,欣更说希望与政结婚,一家人离开香港,政感动却拒绝了欣;欣谓只要找出良的罪证,便能治良的罪,嘱政要应允自己,下手前一定要致电给她,因她可能先一步找到证据,政最终应承。

  良于酒店参加颁奖晚宴,政矫饰老人混入,良演讲后下台与众人握手,政举枪向良,诚见政站起,惊慌中即向政冲去。

第30集

  政向良开枪,诚上前阻止,政与诚同时中枪,诚阻不了政,政负伤挟持良离开酒店,把良带到颖的墓前,准备处决,却想起曾应承欣会至电给她。欣刚偷入良家搜寻证据,接到政的电话说现在就要杀良,欣情急之下,佯说良的犯罪证据,就藏在庆房中的圣母画像内,政信以为真,把良放走,众警这时亦已追到,把政拘捕。佩到医院探望诚,对诚的伤势非常担心,诚醒来说出中枪一刻,脑中想到的只有佩,二人经历了这生死考验,都知道对方的重要!政在羁留室知道了欣欺骗他,极度愤怒,并说以后不再见欣,欣悲伤不已。政被判入狱,欣更感内疚,而良却更意气风发!

  欣伤感地在家打扫,意外地弄跌了一个相架,相架内竟藏着轩仔的三个代用币,欣即有所感,赶往良家。同一时间良也想到圣母画像内可能真的藏着证据,也急赶回家。

  良赶回庆房内,竟见欣正拿着圣母画像与数张录音芯片,良即上前抢夺,欣以花瓶打向良,趁机奔出良家跑上斜坡,良负伤飞奔追赶。最后良能否逃脱?他会否罪有应得?最终政的结局又是如何?他与欣的爱情,能否得到完美的结局?一众年青干探,诚、翘与聪,又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