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九九年六月,海关特遣队成立,监督吕馥明负责领导。馥明投身海关廿多载,表现出色,深受爱戴,惜丈夫廿年前不幸车祸横死,令其自小憧憬的神仙眷属生活变得遥不可及。不料踏入五十岁,其爱情事业都发生变化。涂令山、鲍纪君、林志刚、冯满芬的出现,令馥明生活再掀惊涛骇浪。

  涂令山向不信情,辗转十年间,他遇上鲍纪君和吕馥明,使他改变对「情」的观念。

  海关督察林志刚与任职卫生帮的父亲林一斌同住,斌与离婚妻子陈嘉怡本是恩爱夫妻,惜当年一次争执,他赌气离家,糊涂竟被骗上床,嘉怡气极提出离婚。离婚后,嘉怡发展个人美容事业,令一斌更自惭形秽,常拿所育儿子志刚之成就与其弟志杰比较,故志刚与弟志杰自少存有良性竞争。

  志刚自小受父亲严厉鞭策,不觉形成急进性格,投身海关后,于一次行动中遇上突发危机,幸得同僚及时相救,至此志刚才惊觉自己被心魔所困。馥明洞悉一切,对志刚耐心劝导,终化解其心结。

  冯满芬乃特遣队新成员,自小睹远房亲戚馥明穿海关制服的英姿后,已立志投身海关。受训期间,芬表现出色,被调至特遣队跟随馥明,唯被安排担当后勤工作,令她失望不已,眼见同僚萧玉桂因殷勤奉承而得馥明提携,遂对馥明更是不满……

分集剧情:
第1集

  海关特遣队主管吕馥明精明能干,领导队员屡立奇功,队内总关员李柱硕以为有机会晋升督察一职。冯满芬自小视母馥明为偶像,以优异成绩于海关训学校毕业,但因只负责检查边防工作而闷闷不乐,其父永发及母王淑娴因此欲拢络馥明希望能帮她调职,不果。满芬终被调派到特遣队,与众同事言谈甚欢,当柱硕知道督察一职由前警队督察林志刚接任,大感失落。 永发一家搬进新居,两夫妇因小事与邻居林一斌口角结怨,原来一斌乃志刚之父,与妻陈嘉怡离异后与长子志刚相依为命。志刚性格孤僻、急进,漠视柱硕意见,于一次拘捕贩卖翻版光盘头子白马行动中,因急于争取表现,险铸成大错,幸馥明及时赶至控制现场。   

  志刚因对队员冷漠,受众人排挤,独满芬力排众议,认为是他性格使然。志刚因行动中犯错,而往游泳减压,但当年在警队开枪事件不时浮现脑海中。馥明陪家姑朱有莲往教堂为亡夫祝祷,与定时到此为其任职无国界医生的未婚妻鲍纪君祝祷之尚佳集团主席涂令山首次相遇。

第2集

  颖彤被调往马经版,一斌因当年酒后胡涂与人发生关系,不肯向妻道歉,嘉怡一怒之下携次子志杰离开。志刚、志杰常设法拉拢父母复合,一次晚餐聚会中,二人又发生龃龉,一斌还被嘉怡弄伤脚,终不欢而散。志刚重新部署白马计划,果然成功,众人欲庆功之际,志刚态度淡然,令众人感扫兴。满芬看不过队员萧玉桂奉承馥明,又以为馥明刻意安排自己做支持工作,不悦,馥明解释要她循序渐进及不会厚待她。   

  馥明父母楚雄及夏素心获杂志选为世纪夫妇,接受访问,馥明羡慕二人能恩爱数十年。杂志社因遗失楚雄与素心的旧照向二人道歉,馥明抽丝剥茧终寻回照片,可惜其中一幅被弄污,令山知道后表示会完璧归还。原来令山乃素心之小说迷,更与馥明在网上竞投素心的旧作,馥明见对手志在必得,决成人之美。志刚在一次行动中,因责备满芬出错而与柱硕有争拗,被记者拍下二人僵持照片,大肆报道,志刚被馥明指责欠大将之风。志刚藉游泳减压,但仍忘不了往事,往找伟哥斗车,反被伟哥骂醒。

第3集

    令山亲自将修补好之相片送到素心家,并与素心及楚雄相谈甚欢。令山回家见小姨纪香带同汤水及纪君之明信片探望,感欣慰。馥明知志刚与队员合不来,劝他尝试改变自己。永发之食堂因违反卫生条例,被一斌捡控,永发夫妇认为他公报私仇。满芬与玉桂同时发现可疑目标,玉桂邀功,满芬看在眼里。满芬终被调派往前线行动,怎料拘捕疑匪时,遭爱滋针刺伤。   

  满芬受伤后表面装作坚强,但想及家中经济担子与家中各人不禁饮泣起来。志刚探望满芬,知道她的顾虑后,用她曾用以鼓励自己的说话来勉励她,二人开始建立友谊。嘉怡为志刚做媒,令他不胜其烦。满芬回家发现父母迷信风水,又细心呵护自己感难受。满芬希望弟满华能肩负家庭重任,怎料满华逃避接受,满芬无奈。

  馥明在家为同事搞大食会,永发与淑娴强要陪满芬出席,满芬终受不住淑娴之长嗟短叹及埋怨馥明的说话,愤而离开,志刚追出。志刚教满芬游泳减压,二人轻松回馥明家继续大食会,玉桂见状以为二人拍拖。

第4集

  满芬买模型,巧合认识志刚之弟志杰,志杰对她留下良好印象。满芬使计令志刚带同自己去飚车,更要他带自己去看他越野赛车比赛。比赛当日,志刚借满芬来摆脱嘉怡所介绍之女子Monica,一斌等皆以为志刚借满芬过桥。志刚陪满芬取验身报告后,满芬因未受感染情不自禁拥吻他。一斌以满芬没染病要求淑娴拆除屋外八卦等辟邪物,再与淑娴发生龃龉。志刚与满芬发展地下情,队中只有玉桂感觉两人有异样。  

   馥明跟踪可疑车辆,机智地救回一小孩性命,更破获私油案。满芬复职,众人感高兴。满芬在缉捕走私红油案中,因判断错误破坏整个计划,被馥明指她欠缺经验,并将她调往听热线电话,满芬难受。   

  满芬游水减压后遇志杰,志杰相约看戏。令山请素心为他所投得的小媳妇日记签名,馥明始知当日网上竞投的对手原来是他,素心欲撮合二人,借意把书留下,制造接触机会给他们。令山向素心等展示其杂志社网页时,竟发现网页被骇客入侵,紧张地赶忙回公司召开会议。

第5集

  令山虽深得杂志社老板陆锦清器重,但清弟锦濠却对他甚为憎厌,当众揶揄他,令山习以为常。土耳其地震,纪香担心正在当地行医的纪君,往找令山,馥明始知她乃纪君之妹,更因此看出令山对纪君情深义重,但当见他耍手段对付骇客阿文,甚至令阿文走投无路欲自杀,却无动于衷时,觉得他难以捉摸。   

  锦濠刻意聘请阿文到杂志社当信息管理主管,令山不以为然。令山陪馥明买布偶,知道她原来收养了十二位小朋友,二人倾谈间发现双方对下一代的看法有很大分别。志刚与柱硕奉命往买外卖,途中柱硕发现其智障弟弟被人殴打行劫,气愤下殴打贼人,志刚巧妙地落口供,令他免被起诉,二人间隔膜渐消。   

  满芬误会馥明没有将失职的玉桂责罚,怨她偏私。馥明提醒志刚关心满芬感受。志刚与柱硕在走私红油一案行动时,恰巧有两名通缉悍匪在场,顽强反抗,志刚追捕他们时,与悍匪持枪对峙,潜藏在他心底的阴影又再浮现,令志刚身处险境。

第6集

  满芬调往海域行动组后日晒雨淋,令皮肤变差,志刚惟有带她往嘉怡之美容院做facial。嘉怡对满芬大感满意,告诉志杰,志杰以为满芬只是为了帮志刚吓退Monica才装作与志刚拍拖。满芬搜船时为追捕疑犯不惜跳下海,海忠对她拼搏精神虽表欣赏,却着她要学习冷静分析。满芬因欠缺在船上煮食经验,弄致大伙儿要捱罐头。   

  令山施计令素心答允将自己的旧作给尚佳集团重新出版,素心乘机要求他教馥明书法为新版题字,藉以撮合二人。

第7集

  满芬与志刚因工作时间不协调,见面机会减少。满芬因不懂砌模型车,找志杰帮忙,当模型车完成后满芬急不及待带志杰找志刚,当志杰发现二人是情侣时,一愕。   

  馥明收到尚佳印制翻版光盘的投诉,搜集足够证据后将工场查封,令山终看到她大公无私的一面。原来一切皆锦濠所策划,目的是对付令山,锦清出言指责,锦濠反指她被令山迷惑,令山不甘受辱,对锦濠说不会罢休。志刚被袭,行凶者正是当年被他误杀之恭国强的女儿恭小柔,志刚明白小柔心中的愤恨,不加追究。

第8集

  一斌被人诬告非礼,害他连大厦立案法团主席一位也保不住,原来此乃小柔报复的第一步,为要制造事端滋扰志刚一家。满芬隐瞒家中众人往探望一斌及志刚,回家时与淑娴碰正,惟有推说是往找志刚晦气,淑娴不虞有诈。   

  满芬开始适应船上生活,与队员相处融洽,但当她被戏笑拍上司马屁,即大发脾气。满芬在球赛向馥明逞强示威,馥明为她的孩子气哑然失笑。   

  令山发放关于自己的假消息,令锦濠新办的杂志作错误报道而惹官非,馥明知是令山设局,向他表示彼此处事手法不同,不是同路人。锦清助手伍碧丽指不值令山所为,但锦清仍体谅令山,还请求他将来协助锦濠打理尚佳。   

  嘉怡的美容院买入假货,令满芬及其同事皮肤敏感,从助手Judy口中,志刚推断是小柔所为。淑娴出言单打嘉怡,一斌护妻情切与她对骂,嘉怡感动。志刚、志杰往告诫小柔,其母赵美兰向二人哭诉家人之惨痛遭遇。志刚体谅二人处境,决定放过小柔。

第9集

  一斌指志刚放过小柔是过分心软,志刚不欲多言。锦濠利用亲情求锦清游说令山不要告他,令山要他刊登三日道歉启示才肯庭外和解,锦濠无奈答应。锦濠发现报料者在尚佳集团工作,恍然被令山整蛊,声言绝不罢休。

  玉桂想听演唱会,柱硕请缨帮她票及陪她看。令山从纪香口中得知纪君不再回港后,脑中一片空白,对纪香暗示充耳不闻。锦清知道后借红酒叫他另觅佳偶,令山无奈说会面对现实。满芬欲考船主牌,海忠愿意教她。志刚察觉到海忠对满芬暗生情愫,大为紧张,满芬用凹了的头盔表明自己不会变心。小柔碰见志刚与满芬拍拖,怕忆起国强避而不见,接又拒绝为同志吧的老板程子维设计杯垫。纪香见令山对纪君不回港一事释怀,暗喜。纪香被人调戏,令山追上前要他向纪香道歉,纪香感动,更在玉桂鼓励下借送颈巾向令山示爱,令山也借颈巾婉拒。馥明向父母拜年后,一白鸽突然飞进露台,楚雄忆起往事感触良多。是夜,楚雄在梦中逝世,素心对尸体深情剖白,馥明见状泪流满脸。

第10集

  馥明决定搬回家,方便照顾素心。永发无意中发现满芬与志刚拍拖,决定与一斌言和,一斌却不知道淑娴不知情,向她示好时反被指骂,终泄露秘密拍拖一事。淑娴为此大发雷霆,满芬怒然离家,志刚好言相劝。满芬巧遇馥明,即示威地表示考获船主牌,馥明一笑置之。   

  自楚雄去世后,素心的记忆力开始衰退,馥明既心痛又担心。素心坚持要看到加多利亚兰,馥明惟有大清早赶去机场取花,始知令山从中帮忙订购。回家后看见令山陪伴素心,又答应每天送她一束加多利亚兰,感激万分。满芬带病参加搜船行动,突然想起馥明的教诲,机警地采取安全措施,成功救回自己及队友绍基一命。满芬在志刚提醒下始明白馥明的苦心,亲自向她道歉。   

  小柔被上司指责不懂市场需要,遭解雇,为了生活只好到同志吧找子维。当小柔在酒吧看到志刚与国强的合照,认定志刚为掩饰自己是同志身分才杀国强灭口,再燃起复仇念头。淑娴怒责志刚欺骗满芬,志刚摸不着头颅,当看见一张指他是同性恋者的单张,错愕万分。

第11集

  馥明因报章大肆报道志刚是同性恋者,向志刚了解情况,志刚认为毋须为个人的性取向作澄清。志刚到小柔家,警告她不要再造谣生事,否则令美兰更伤心。小柔不理劝告,竟去劝满芬离开志刚,满芬直斥国强令她母女受苦是他无法面对自己,是懦夫行为,击中小柔伤心处。   

  柱辉嚷着要坐志刚的电单车尾,志刚转弯时剎车掣失灵,令柱辉昏迷送院,志刚知道又是小柔所为,向警方据实报告。柱辉父李仁找小柔晦气,怒掴她。志刚叫小柔尽管放马过来报仇,但不要伤及无辜,小柔一时思绪混乱。   

  小柔内疚地到医院探望柱辉,被志刚看到她纯真的一面。医院发生大火,小柔冒险救柱辉,志刚对她进一步改观。志刚陪柱辉去向小柔道谢,看见她被贵利追数,决定帮她还债,带她看心理医生,又叫满芬开解她,让她重新面对自己。素心欲重写失去的作品,不断要馥明帮助记忆,令馥明身心疲累,幸有令山在身边支持。某夜,馥明与令山共舞后,馥明忆起二人相处的片段,惊觉自己爱上了令山。

第12集

  有莲见馥明与令山共舞后感情有进展,鼓励她不要轻易放过;另边厢,令山也心不在焉,良才鼓励他放胆追求馥明。锦清知悉锦濠手中有全套《小媳妇日记》,锦濠骗说已将书装箱寄往英国展览。素心因操劳过度引致视网膜脱落,但仍念念不忘失去的《小媳妇日记》第八集,说若重得第八集才死得安心,馥明听了感心痛。

  令山为了完成她心愿,低声下气求锦濠出让,锦濠则尽情戏弄及侮辱他。令山终按捺不住挥拳相向,锦濠乘机撕碎第八集。馥明以假书骗素心,素心兴奋地叫她诵读,馥明正感为难时,素心回光反照地背诵书中情节,接着安然逝世。   

  玉桂替柱硕向队友追讨欠款,柱硕感心甜,众队友见状鼓励他追求玉桂,志刚也为他制造机会。二人拍拖不久,玉桂发现二人无论品味、饮食及处事态度皆截然不同,决定及早抽身,柱硕未能接受,纪香开解说感情不可勉强,更诉说自己暗恋的苦况。馥明等部署缉捕私油案,海域组从旁协助,行动中满芬的细心令逃走的罪犯就擒,馥明见状心中赞赏。

第13集

  满芬的表现备受赞赏,更乘机拜馥明为师,馥明也欣然接受。小柔见工缺乏自信,志刚提议跟她练习面试。小柔获尚佳聘用,立即找志刚道谢,满芬感不是味儿。满芬调到狗队,与同事Elsa谈得投契,二人更成功在机场拘捕运毒犯。   小柔对自己的工作要求高而彻夜不眠赶稿,却误了交稿时间,返公司时被令山责骂,指即使她的设计有多完美,赶不及给读者欣赏也是徒然,小柔决定辞职。志刚找满芬诉说小柔的事,满芬见他只关心小柔,大呷干醋。令山有感小柔有设计天分,愿意再给她一次机会,小柔惊喜。   

  满芬在一宗枪械案中遇到在重案组工作的志杰,见他工作认真果断,甚为欣赏。小柔构思以手为题材,包装尚佳的五十周年画册,志刚鼓励她放手去做,被永发及淑娴看到二人约会,向他大兴问罪,满芬为他辩白但心中却不满。小柔的构思被锦濠骂为垃圾,情绪不稳,志刚教她游泳减压法。馥明在打击翻版VCD行动中,令两帮人火并,其中一帮的白马声称会报复。令山邀请馥明去派对,馥明等他来接时遭伏击。

第14集

  令山从电话中得知馥明遇袭,赶往营救。纪香知馥明遇袭时令山在场,心下一沉。志杰在机场协助海关拘捕毒匪,还为了落口供,延迟出发度假,满芬对志杰细心观察及乐于协助调查的态度深表欣赏。馥明养伤期间,令山陪伴在侧,馥明从众人口中得知令山因忙于照顾自己而不理公司业务,感诧异。   柱硕被调到机场货运站,见外表硬朗的Elsa因榴槤而呕吐大作,以为她喜欢逞强,但交谈下发觉她为人爽直且具男子气慨。满芬所照顾的缉毒犬病了,欲找志刚载自己回狗房,但志刚却要送美兰入院而未能相陪。满芬不满志刚忘记了自己的缉毒犬名字,二人因观点不同再起争拗。 小柔看见美兰因小事而被经理责骂,情绪失控,怒掴经理,险些被捡控。志刚带小柔游水减压,为怕满芬多疑而向她撒谎,怎料却被满芬撞破,满芬妒火中烧,二人又再争执。满芬从父母二人相处方式,悟出道理,毅然作出决定。一斌见志刚与满芬各不相让,往找小柔了解二人关系,当见小柔明白自己立场时,感欣慰。

第15集

  小柔欲向满芬解释与志刚只是朋友,但满芬指与志刚性格太相似,迟早会分手。满芬到一斌家作客,心平气和地向志刚提出分手,原来志刚亦有同感。志杰知道志刚与满芬分手后,愕然。满芬带Elsa找嘉怡做facial时遇志杰,志杰察觉满芬并未能放下与志刚的感情,决为她度身订造减压方法。   

  馥明出院,令山以左手书法鼓励她,馥明感激。令山、馥明替小柔的画册做手部模特儿,二人互诉童年往事,令山说出童年不愉快的经历,馥明却以另一种角度的人生经历来开解他。   馥明看过尚佳五十周年特刊,知道当日失去大生意原来是他所部署的幌子时,恍然大悟,但却开始懂得尊重他做生意的手法,更坦言只着重他对自己的承诺。纪香得知令山与馥明相恋,顿感失落。   

  柱硕误会Elsa对自己有意,鼓起勇气用行动向Elsa表示,Elsa怒掴他兼赶他走。柱硕与纪香二人失意买醉,胡里胡涂下发生关系。志杰决定向满芬展开追求,问志刚意见,志刚一愕。

第16集

  志刚支持志杰追求满芬,亦为他分析将要面对的困难,志杰感激。嘉怡的美容院被劫,一斌大表紧张令她感动,但二人始终未能搁下面子,言语间各不相让。志杰甚懂享受人生,带满芬回家看游历各地的照片,满芬感羡慕。   

  一斌因嘉怡手部受伤而代买日用品,二人本有机会重修旧好,但一斌不值她对男人的风骚态度,终又不欢而散。嘉怡发觉心爱的龙猫GiGi失踪,认定是一斌所为,嘉怡到一斌家果然发现GiGi,与他发生争执后知道是一场误会时,即迁怒满芬。  

  志刚破获利用信箱卖翻版碟案后,被调至毒品调查组,众人替他饯行开派对,柱硕与纪香见面时尴尬万分。小柔得知志刚调组,鼓励他,志刚见她放下心锁感安慰。令山与锦濠为与网络公司合作意见分歧,锦清说谁能先向银行贷款就决定与那间网络公司合作。锦濠为达目的竟知法犯法,锦清知道后为维护他,不肯揭发他罪行,令山见锦清公私不分,拂袖而去。志刚调查一宗毒品案,竟发现好友阿伟牵涉其中,错愕万分。

第17集

  天伟人赃并获被拘捕带返警署,经调查后才发现是替天伟照顾儿子的六婆为其子阿聪带毒,牵连天伟。志刚跟踪六婆知道她跟美兰及小柔相识,便向二人调查,小柔愿意劝六婆与海关合作。得六婆合作下,阿聪终就擒。志刚向小柔母女说会替六婆求情,令小柔对他产生好感。天伟前妻阿玲终回来领回儿子,更责天伟照顾不周。   令山及馥明应淑娴之邀跟满芬回家吃饭,怎料淑娴因被证券经纪骗财,闹上差馆,还险些被控袭警,满芬不悦。淑娴在街上遇上经纪,混乱中把他打伤,满芬知道后责她做事不顾后果,淑娴老羞成怒离家出走。淑娴整夜未返,众人担心,志杰更陪满芬到街上找寻淑娴。淑娴向有莲诉苦,经馥明规劝后愿随她及令山回家,并向众人道歉。令山眼看满芬一家人处处为淑娴找下台阶,令他终于明白血浓于水的感受,决不计前嫌往探望患病的锦清。淑娴见一斌竟背受伤的永发上楼梯,也与他冰释前嫌,更请他与志刚到家中吃饭道谢。志刚到淑娴家遇志杰,更取笑志杰将修成正果。

第18集

  志杰向满芬示爱,满芬不知所措。满芬见家人接受志杰,亦有感志杰对自己家人关心,决接受他,志杰知满芬心意,反过来戏弄她。玉桂得悉纪香有了身孕,怒责柱硕,柱硕愕然。柱硕愿承担责任,纪香却认为二人没有感情,不肯以幸福作赌注。小柔为其画展派传单,遇子维,志刚觉其神情怪异。   

  画展中,小柔以自己一家三口的手部素描送给美兰,美兰感动地与小柔相拥而泣,令山见状感受到世上还有温情,想起自己的往事,馥明欲打开他的心扉,不果。   志刚从自己对小柔所赠作品的紧张态度,惊觉已对她产生爱意。小柔对志刚也渐生情愫,但恐美兰不接受。小柔险些被高空堕物所伤,志刚从围观者瞥见子维身影。小柔致电回家觉美兰语气有异样,本想立即回家,却被志刚拉往吃饭,从小柔口中,志刚觉子维有可疑,决到pub找他。子维驳斥志刚的指控,小柔感心乱如麻,拉志刚离开。小柔致电回家竟没人接听,担心不已,二人赶至,骇然发现美兰卧尸浴缸。

第19集

  志刚凭凶案现场的证据,怀疑子维是杀人凶手,但子维矢口否认,并拿出有力的不在场证据,于是志杰用激将法,在子维欲杀死小柔之际,将他束手就擒。由于证据确凿,子维惟有和盘托出杀人动机。小柔对于父母之死间接与志刚有关,处处回避志刚,当她办理完母亲的丧礼后,留下一封信及大屋门匙给志刚后离开香港。

  柱硕快为人父的消息辗转传到父李仁耳边,李仁怀疑未来新袍是Elsa,前往健身中心监视她的一举一动,更提议她快点儿与柱硕拉埋天窗,Elsa摸不着头颅向柱硕问个明白,柱硕亦不再隐瞒,在众同事面前透露了纪香怀了自己骨肉。这消息很快传遍整个海关,纪香决定负起做未婚妈妈的责任及接受调往文职的工作。柱硕在李仁再三催促下,终于向纪香求婚,纪香为了BB着想一口答允。令山对于近日身边的人所发生的事感慨良多,向馥明坦言自己的真正身世,以及令纪君小产不育一事。一日,令山依旧往教堂为纪君祝祷的时候,竟见纪君步至。

第20集

  令山翻开纪君寄来的明信片,忆起与纪君的往事。另方面,令山为了对馥明公平,向馥明直言纪君已经回港。纪香出嫁前夕,纪君向纪香道出今次回港目的是希望与令山重新开始,纪香打算将令山与馥拍拖之事告知她之际,刚好玉桂撞入,无法说下去。   

  纪君看见令山拖着馥明的手出席纪香的婚礼,心如刀割,向锦清哭诉,后悔当日放弃令山,令自己痛苦了八年。柱硕搬往与纪香同住,但玉桂对他诸多限制。柱硕陪纪香及玉桂往超级市场购物,一名煮妇误会柱硕与玉桂是夫妇。   

  ICAC查出锦濠以不法手段向银行借钱,邀令山及锦清协助调查。其后锦濠为此事与令山起争执,锦清当场被激至晕倒。   

  锦清送院后验出患了脑癌。锦濠不想坐狱终老,听从手下献计,劝锦清替他顶罪,令山在门外偷听到一切,气上心头,殴打了锦濠一顿。纪君看见锦清被锦濠激到病情每下愈况,与令山不约而同往教堂为锦清祝祷,纪君一时感触伏在令山怀中哭泣,岂料馥明突然出现。

第21集

  馥明看见纪君伏在令山怀中,没有半点动怒,相反满芬知道后十分紧张,以志刚对小柔日久生情的事告诫馥明,提醒她对令山紧一点。馥明往探望刚出院的锦清,发现令山与纪君一举手一投足都十分有默契,终令馥明感到不安,幸令山暗示与纪君的感情已成过去。泰国来的一班客机上发现藏有白粉,柱硕凭机智捉拿疑犯,而志刚藉疑犯的线索,成功侦破一毒品分销中心。   

  柱硕得知有升职机会,往健身中心健身遇见Elsa,柱硕因一时之气与Elsa斗力举重不慎扭伤。纪香突然肚痛送院,纪君听见李仁只顾BB安危的心态,替纪香未来忧心。   锦清在纪君及令山的陪同下出外逛逛,遇见初恋情人,细谈下始知对方已儿孙满堂,锦清虽感到失落,但声言当日为事业放弃爱情一点也没有后悔。纪君以锦清的事作为借镜,要求令山陪她前往当年因跌倒引致小产的地方,把握机会向令山表明心。令山故意隐瞒馥明陪了纪君一整晚,但馥明从一张违例泊车告票发现令山对她说谎,心下一沉。

第22集

  馥明看穿令山对自己说谎,再给予他一次解释机会,反让令山编出另一个谎言。满芬相约馥明探望纪香,纪君向馥明暗示令山仍关心自己,动摇馥明对令山的信心,满芬看不过眼,再次提醒馥明抓紧令山。

  志杰携满芬出席一斌寿宴,嘉怡知道满芬正与志杰拍拖,大发雷霆指责满芬朝秦暮楚。满芬担心长此下去令志杰为难,便由讨好嘉怡的宠物GiGi着手,怎知一时错手,把GiGi掉进马桶浸死,嘉怡知悉后更气上心头,把满芬赶走。

  廉署再次邀请锦濠、锦清、令山协助调查。锦濠受不了盘问的压力,服药自杀,幸碧丽及时赶到把他送院。锦清偷看自己的病历报告,知道自己已不久人世,留下遗书向ICAC承认一切贪污的罪名后,自杀身亡。  

  锦清在遗嘱中表示将遗产成立基金,而每月会有三十万元给锦濠作为生活费。锦濠不满锦清的决定,声言要取回令山尚佳集团主席一职,于是用花言巧语 碧丽做证人,指证令山串谋纪君杀死锦清。

第23集

  志杰邀请令山及纪君返署协助调查,令山觉得因与锦濠的私人恩怨连累了纪君,与锦濠交涉。锦濠一副得戚的样子,表示手上拥有另一份锦清的遗嘱,限令山几日内乖乖把尚佳主席一职交出。

  满芬知道馥明担心令山涉嫌谋杀锦清的案件,向志杰试探口风,怎知酿成两人大吵一顿。传媒不断追问纪君有关锦清遭谋杀的案件,令纪君精神大受困扰,令山为免她胡思乱想叫她搬到其家暂住。令山拿出锦濠与碧丽上的照片,要胁锦濠收手,锦濠气定神闲,反控令山恐吓。  

  令山在召开股东大会前仍未找到锦濠伪造遗嘱的证据,锦濠要求董事会改选主席之际,馥明带警员闯入,拘捕锦濠违例闯关。令山终找到锦濠伪造遗嘱的罪证,拉锦濠到锦清墓前认错,锦濠苦苦哀求令山不要把文件交给警方,令山毫不动摇地坚持要锦濠接受应得的惩罚。

  当令山拿文件来到警署口之际,想起锦清一番话而犹豫不决。馥明在情路上也不甘示弱,与纪君斗煮佳肴讨令山欢心。

第24集

  纪君对令山细心体贴,令山心甜,但周旋于二女之间,令他大感吃力。馥明暗示令山要作出抉择,有莲亦以比喻劝令山珍惜眼前人,但令山不欲伤害纪君,加上纪君不肯相信令山忘情且重提他昔日之承诺,令他更开不了口。馥明给令山一星期为冷静期,希望他在自己离港出席其助养儿童之颁奖礼前给予回复。  

  柱硕受不了玉桂管家婆式态度待纪香,二人在家磨擦渐生,一天柱硕带纪香偷偷吃虾,被玉桂发现后破口大骂,柱硕终忍不住与她争吵,玉桂愤而离家,纪香追出。在纪香调解下,三人达成和平共处协议。  

  满芬欲与嘉怡修好,找馥明协助,但嘉怡却对满芬单单打打令她难受。嘉怡的美容院遭打劫,幸Elsa及时出现退贼,嘉怡感激,更向志杰暗示Elsa较满芬好。

  纪君深知令山爱馥明,但仍苦苦哀求与他复合,令山虽动容,却没有回答她。颁奖礼上,有一香港记者要求与馥明接受网上访问,正当馥明奇怪问题竟涉及个人感情时,令山出现……

第25集

  有莲病倒,令山与馥明探望,有莲突然怪责令山离间馥明与自己关系,令二人尴尬万分,其后知道有莲存心戏弄二人才释怀。纪君知道令山的决定,虽然伤心,但仍祝福二人并决定留港发展,助纪香照顾孩子。馥明与令山约定婚后保留私人空间,以及尊重对方生活方式。

  Elsa被临时拉夫替嘉怡看铺,一客人强要她替其做facial,嘉怡发现Elsa对美容之天分,游说她入股美容院,Elsa心动。Elsa决定辞职专心搞美容,众人劝阻无效。

  锦濠炒孖展蚀了,欲让出尚佳股份向令山借钱,令山不肯相助。毒犯区成锋慷慨借钱给锦濠,实想利用尚佳做非法勾当。尚佳股票遭狙击,令山指为保尚佳会不惜用任何方法,馥明担心,再三提醒他切勿做非法事。   

  志刚扫毒时遇一酷似小柔的女子,原来小柔为逃避现实及赎罪竟走上父亲旧路,染上毒瘾并沦为妓女。志刚终在天桥底找到小柔,逼她入住戒毒中心,但她却自暴自弃,不肯戒掉毒瘾,志刚心痛。

第26集

  小柔从戒毒中心偷走,志刚与满芬四处找她,知道她被大Dee捉走,赶往营救。二人带小柔回家,小柔难过,无奈说出即使戒掉毒瘾亦不能重新开始的原因,志刚愕然。志刚尊重小柔选择自己要走的路,但满芬极力劝他不能放弃小柔。志杰与嘉怡带同Elsa探望一斌,满芬随志刚回家不理众人,只苦劝他找回小柔。嘉怡不满指责满芬,一斌却反指她借故贬低满芬来抬高Elsa,是想撮合志杰与Elsa,二人又起争执,志刚愤然将多年来积压于心底的话说出来。  

  志杰指满芬处事霸道,更怀疑她关心的不止是小柔,二人恋情开始出现危机。馥明替满芬分析志刚从小柔的感受作出发点,满芬始接受志刚的做法。小柔在志刚及满芬协助下,完成了最后心愿,并在志刚怀中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志刚重新思索开心的意义,决定为自己选择所走的路,满芬表示支持。满芬因忘记了与志杰之约会而找他道歉,竟发现志杰与Elsa态度亲热地吃晚饭,拂袖而去,其后发现这一切乃志杰为试探自己之诡计,不悦,以二人性格不合提出分手。

第27集

  永发偷听到满芬与志杰分手的经过,直觉满芬只是一时之气,便与淑娴夹计表示又再打伤人,要求满芬找志杰帮手,怎知遭满华破坏好事。馥明碰见锦濠强逼令山跟他合作,便好言相劝令山减少与锦濠接触,事关锦濠正与一毒枭来往密切。   令山受制于毒贩成锋及其侄女Jacky的集团,借尚方周刊作为运毒工具。柱硕、志刚等人在扫毒行动中,玉桂遭毒贩胁持,志刚向毒贩开枪,错手射中玉桂。玉桂重伤昏迷,众人担心不已,守候在病房门外。  

  馥明再次发现令山与锦濠来往,怀疑令山与运毒有关,于是试探他的口风,不果,但为了表示尊重,不再过问他的一切。玉桂病情恶化终不治,纪香闻讯后不支晕倒,志刚无法再弥补自己的过错,辞退海关一职及向满芬表示讨厌扮乖仔的生活,其后不知所踪。一斌被激至病倒,嘉怡悉心照顾他,两人冰释前嫌。志刚与Jacky在废车场斗车,在不打不相识的情况下成为好友,伟哥通知志杰往废车场找志刚。

第28集

  满芬得知志刚藏身小柔家,前去查看,发现志刚正吸食毒品,于是将他锁在房内,希望他可以戒除毒瘾,转头志刚爬水渠逃走。柱硕部署行动捉毒贩,竟见志刚驾走涉嫌贩毒的车辆,上前截查,志刚却一副得戚的咀脸表示知法者才可以犯法。令山往见成锋,看见志刚原是成锋的一伙,错愕不已。满芬继续死缠难打跟贴志刚,纵使遭人侮辱,也扮作若无其事。Jacky见状便提议与满芬斗车,假如满芬胜出,便让志刚跟她回家。满芬斗车时不慎受伤更祸及Jacky,志刚连忙扶起Jacky,但一眼也不望满芬,令满芬伤心欲绝。一斌见满芬伤势,大为气愤,吵上志刚家问清楚,不慎割伤志刚,志刚发恶要求赔50万汤药费,更声言父子情从此破裂。

  纪君获悉锦濠不愿对碧丽肚内的BB负责,骂了锦濠一顿。锦濠一时火遮眼,爆了令山亦有份参与贩毒,纪君不信往锦濠所指的地点查看,发现令山果然正进行毒品交易,心痛地追问他原因,令山也不再隐瞒,向她说出贩毒的真相。

第29集

  Jacky急召令山赶往废屋,赫见纪君已饱受虐打,Jacky更命令令山亲手枪杀纪君……。翌日,警方在海滩发现纪君尸体,纪香哭成泪人。一斌偷听到满芬怀疑志刚与纪君之死有关,跑上志刚家搜集证据,竟被志刚弄伤,志杰担心不愉快的事情会继续发生,送一斌及嘉怡往美国暂住。满芬仍然死缠志刚,志刚为了令她死心,随手拿了一支铁棒打断她的脚骨。

  馥明在教堂遇见碧丽,言谈间,馥明怀疑纪君之死与令山有关,于是约柱硕见面,坦言令山有可能勾结锦濠贩毒,要求柱硕与她合作查出真相。商业罪案调查科突然找令山协助调查,令山担心贩毒计划会被侦破,向Jacky通风报讯,Jacky与志刚迅速离开舞厅之际,碰巧柱硕来查牌,志刚多言惹怒柱硕,柱硕沉不住气,拉他入洗手间殴打一番。  

  满芬康复出院,第一时间又在志刚楼下守候,志刚发现满芬行踪,刻意让满芬看见他与Jacky亲热,Jacky更与志刚发生关系。志刚向Jacky透露已找到一个适合地方培植罂粟。

第30集

  志刚透过计算机向Jacky的父亲讲解温室培植罂粟计划。Jacky提议用尚佳集团到大陆发展房地产,作为掩饰贩毒,令山极力反对,与锦濠发生争执。满芬与志杰、Elsa畅泳后遇见志刚,两人狭路相逢有如陌路人。

  满芬托柱硕把头盔交给志刚,志刚毫不在乎叫手下把头盔丢掉,不久志刚悄悄回去拾回,Jacky看见一切,大呷干醋。Jacky指有人在外面搞另一个罂粟种植场,质问成锋是否「起尾注」,成锋在言语间刺中Jacky要害。  

  在一次毒品交易中,海关接报拘捕锦濠及成锋,此时Jacky突然出现向锦濠及成锋放冷枪杀人。馥明验出怀孕,但因与令山关系正不明朗,对于应否保留BB犹豫不决。   

  柱硕得知Jacky等人利用一部车辆由落马州运毒返港,馥明估计Jacky有调虎离山一着,亲自驾车追截令山的车辆,Jacky放冷枪阻止馥明跟踪,志刚见势色不对打晕令山后跳车逃走。海关在令山车上搜出大量毒品,由于证据确凿,馥明惟有亲手拘捕令山归案。

第31集(大结局) Jacky置志刚于死地

  张Sir交一只有关令山身世的光碟给馥明,馥明始知令山贩毒的来龙去脉,往拘留所见令山,决定向他讲出怀孕的喜讯。Jacky的父亲欲将志刚及Jacky灭口,幸志刚机警脱险,志刚直指是Jacky父亲所为,Jacky不满志刚说父亲坏话,布局要杀死他,结果志刚安然逃脱,Jacky更怒火中烧,誓言要回来报仇。

  志刚决定戒毒重新做人,满芬从旁鼓励更有意与他重修旧好,志刚坚持拒绝。纪香陪馥明行街,遇见一个与玉桂一模一样的人,向张Sir追问,但张Sir却支吾以对。一斌及满芬一家吸入毒气晕倒,幸志刚及时发现救出各人。纪香乘搭升降机发生故障,动了胎气,诞下男婴。志杰送一斌等人往外地暂避,临离港前一斌遭Jacky杀死。其后,Jacky往拘留所刺杀令山,可惜失败而回。

  令山引渡返荷兰受审,馥明知道令山心愿向张Sir求情,让令山往父亲墓前拜祭,令山对于馥明的安排,十分感动。志刚为报杀父之仇,与满芬假结婚引Jacky出现。结婚当日,Jacky果然捉走满芬要胁志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