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传一那间狭小的破房子,这天晚上来了两个不速之客。一是三小时前抵达的少宗,而三小时后的此刻,门外站着少宗笑眯眯的奶奶,从这天开始,传一的狗窝,勉强可以称做“家”了!

  话说回来,奶奶跟少宗为何投奔传一,据奶奶与少宗杂乱的叙述归纳起来,理由很明显的,还是老问题,少宗的父亲反对他的演员梦,而奶奶护孙心切,甘愿离开有冷气的豪宅,陪着孙子吃苦受罪,而此刻的少宗最需要的,并非舒适的窝脚处,而是一股更坚强的支持力量。

  这股力量的最佳典范,当然非传一莫属,因为传一和少宗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戏痴!

  传一跟少宗是在两年前的演员征试会上见了第一次面,从此以后大小应征场子,传一总会看见少宗,然后两人必定会同时落选,起初传一还觉得少宗真是他的扫把星,但久而久之,难免同病相怜、英雄惜英雄起来。

  少宗在传一叙述的故事里,发现传一并非是那种只想作明星、只想受人拥戴的肤浅家伙,传一跟他一样,是把劳伯迪尼洛、爱尔帕契诺、刘德华 -----这些实力派演员当作神一样崇拜的“真正了解表演魅力的人”!

  就这样,因为共同的梦、共同的偶像,他们成为好友!,在每一次的失败中互相疗伤、再次出发!

  然而这年冬天,在这两个难兄难弟的生命里,闯进了钧璨、庭伟、东靖 ---那群重情重义的朋友,以及两个女孩......

分集剧情:
第1集

  热爱演戏的少宗〈曾少宗饰演〉,因为父亲〈勾峰饰演〉反对他进入演艺圈,将演戏当作志业,少宗只好离家出走,北上投靠同好传一〈王传一饰演〉。传一带着少宗认识了另一个临演老鸟东靖〈申东靖饰演〉,靠着东靖的介绍,展开临时演员的生涯。没有通告时,传一、少宗就到夜市摆地摊。 由于少宗的奶奶十分疼爱绍宗,后来奶奶也跟着离家出走,用行动表现支持少宗追求梦想,从此三人一起生活、一起打拼。

第2集

  某一夜,出现了一个摆摊的陌生女孩(赖雅妍饰演),传一好几次帮了女孩很多忙,甚至帮女孩抓小偷;有次为了躲警察临检,传一与女孩跳上了货车来到不知名的公园。女孩小名two two,因为她的生日是二月二日,传一告诉女孩他热爱演戏,两人玩着演戏的游戏,开心度过浪漫的一夜。

第3集

  由于兔兔的生日就在明天,于是传一与two two相约不见不散一起过生日。传一等了又等,女孩竟失约了…… 传一等到天亮,不解失望,到了当晚,Two-two仍未出现夜市摆摊,而且从此消失无踪,传一诸多揣测,最后不得以说服自己是自作多情。 少宗因为一次意外,在泡沫红茶店被在发廊打工的清清,泼了一身咖啡,戏服(向东靖界的西装)因此报销,不但没争取到角色,连带的还要赔东靖洗衣费。 少宗失落地回到家,却没想到少宗的父亲却北上来找奶奶,父子一言不合,少宗的父亲打了少宗一个巴掌…

第4集

  少宗因为父亲的不谅解感到十分难过,一个人坐在屋顶上仰望着星星,想着小时候奶奶安慰她的情景。 少宗再见到清清时,少宗决定上前与清清理论,不料清清个性古怪,在两人言语不合情况下,清清出了车祸意外。 少宗为此愧疚,他觉得清清的脚伤自己也有责任,于是找临时演员的伙伴们凑医药费。少宗在医院帮清清做住院登记的时候,觉得有必要通知清清的家人,于是自做主张,找来清清母亲,却意外发现清清与母亲感情不睦,并侧面得知清清父亲早死,母亲已改嫁的事实,清清对母亲改嫁的过去始终不能谅解。 清清母亲离去后,少宗偶然目睹清清落泪,意外这个倔强的女孩也有软弱的一面,他打算打电话给清清,告诉她关于“幸福之星”的故事…

第5集

  少宗打电话给清清,告诉她关于“幸福之星”的故事……丧父的清清开始对少宗有同病相怜的心情,两人的感情开始发展,爱情在各自心中萌芽。

  清清在少宗的照顾下终于出院了,少宗还留了自己的电话给清清,要清清需要帮忙的时候就打电话找他。

  某晚,少宗带着清清来到小公园,还有一大簇气球,清清松口谈起了自己父亲过世的情景,难过地哭泣。

  少宗告诉清清,将想说的话写在纸鹤上,随着气球飘上天空,这样,清清的父亲就可以知道清清的心底话。 就这样,美丽的气球,带着回忆与思念的心情飘上天际…

第6集

  某晚,传一与少宗去摆地摊,遇上了黑道兄弟要收取保护费,少宗不服,传一与少宗与黑道发生争执打架。回家的路上,传一竟然在街头看见了一个歌坛新人的大海报,上面就是那个失约并失踪的女孩兔兔,没想到她竟摇身一变,成为众人力捧的明日明星。

  另一方面,大明星哈林来到“一泡而红”红茶店,并且与庭伟、少宗、传一、东靖相见欢,并鼓励他们继续努力。

  传一看到报纸上有Two-two发片记者会的消息,传一很想和她再次见面,于是跑到了Two-two记者会的现场,不过Two-two却没有发现传一。由于传一跑去记者会现场,所以延误了临演工作的时间,引起执行制作仁哥的不满,传一与仁哥在电视台发生扭打,所幸安钧灿出现替传一解围…

第7集

  安钧灿是人人捧在手上的大明星,不过他却不快乐,总觉得自己像是个傀儡,用负面角度看世界。小金童钧璨的帮忙激起了传一与少宗两人在演艺圈奋发的决心,两人发誓以后一定要进军大屏幕。

  兔兔〈Megan〉因为要举行签唱会,开心兴奋地睡不着觉。传一很想和兔兔见面,于是到了兔兔唱片签名会现场,却因为没有拿到号码牌无法与Megan面对面。就在Megan要上车离开现场之际,传一发疯地追着Megan的座车,Megan发现了传一,此时下起了大雨。

  清清工作的发廊首席造型师Benny,将电视台梳妆师的工作给了清清,然而清清却不想接受,在Benny的要求下,清清不情愿的担任电视台的化妆助理。

  清清进入电视台工作后第一个梳妆的偶像就是Megan,Megan希望两人可以成为好朋友;同时两人又在电视台走廊巧遇传一和少宗,四人心情交错复杂。再度重逢的传一和兔兔,难掩心中的雀跃和羞赧,正当两人谈及签名会当日发生的事时,杨姐出现,禁止兔兔再与临演传一见面。

第8集

  少宗得知兔兔正在拍摄偶像剧《我的黑道女友》,想到绝妙好计可以让四个人都可以时常碰面!少宗与传一找执行制作仁哥帮忙被拒!

  泡沫红茶店里,好友东靖与庭伟帮忙想出妙招对付仁哥,顺利让传一和少宗参与《我的黑道女友》演出。

  清清遇上钧璨,吃惊自己竟是钧灿的化妆师,清清不想替钧灿化妆,却被仁哥带了回来,因为清清的情绪激动,所以与钧璨发生言语冲突。

  此时Megan也告诉传一那天庆生会她其实有赴约,只是杨姐安排她隔天上飞机,不得已只好违约了。传一得知之后,兴奋地邀Megan一起出去,并且帮Megan补过生日,度过美好的一夜。

第9集

  清清遇上钧璨,吃惊下与钧璨言语冲突,事后并对Benny表示放弃梳妆工作。但由于钧璨指定非清清不可,清清无奈下只好回到电视台工作。Megan不解钧灿为何要对清清态度恶劣,钧灿却对Megan表示他在乎清清……

  清清认为钧璨不尊重工作、不知珍惜,又加深不满,清清经过布景间,回想父亲是因为在火灾中救当时的童星钧璨才丧生,痛哭不已。直到少宗找到她,少宗安慰的拥抱让清清泪水恣意奔流…

  少宗和清清河堤边漫步,少宗送清清星星手机吊饰:从现在开始,幸福会一直在你手里,不管是白天,还是下雨的夜晚,就算抬起头什么都看不见,可是星星永远都会陪着你,-----清清内心十分感动。

  片场里东靖发现传一与MEGAN爱的招呼,鼓励传一去找MEGAN问清楚MEGAN的心意为何。

  钧璨只是表面光鲜,这日他被讨债黑道逼迫影响工作,又因为找不到母亲,迁怒服装助理后,突然从拍戏片场消失。

第10集

  清清追出片场指责钧璨不敬业,两人在路上大吵一架,钧璨因此内疚。

  因为钧璨的失序影响拍戏,导演于是指定传一代替钧璨为兔兔演戏接词,两人心里忐忑不已,兔兔竟然演着演着藉戏寓情,假戏真作真情流露……

  东靖要传一趁势将心里面的话告诉MEGAN,此时MEGAN心里也有话想对传一说---两人约定隔日在白沙湾碰面,却被杨姐听到两人的计画!杨姐与仁哥串通好计谋,捏造了一个谣传……以片场谣传:“王传一到处跟人家说,Megan是他的马子,还呛声叫大家不要得罪他,免得你会发脾气,叫人走路!”,来逼退MEGAN喜欢传一的心意。

  回到家中却发现母亲留下出走信的钧璨,万念俱灰的万念俱灰的买了唐山汉堡,一个人坐在车子里回想叶叔为了救他,牺牲了生命,钧灿难过的哭泣。钧灿不想一个人待在家,他来到了泡沫红茶店…

第11集

  钧灿受到泡沫红茶店里庭伟、传一、少宗…等人的鼓励,决定跟导演道歉。

  Megan赴约的时间到了,却没想到杨姐将她关在房里。而依约前往白沙湾的传一,即将面临杨姐的破坏与指责。

  杨姐关了兔兔,自行出现在传一、兔兔约会的地点,她故意对传一造谣,表示兔兔十分困扰传一在片场的纠缠不休,同时又以传一威胁仁哥得到演出角色一事,加以羞辱。令传一有口难辩,又为兔兔的绝情心碎。兔兔还是努力从家中跑来,却已经迟了,不见传一。

  兔兔于是到了泡沫红茶店找人,却不巧听到传一、庭伟等人的气话,因为断章取义的误解,造成兔兔对传一彻底失望。于是传一、兔兔互相怨怼彼此,初萌芽的感情,几乎夭折。

第12集

  钧璨在片场因为一时好玩,溺水。清清跳下湖里搭救,钧璨因见清清的担忧,竟表示自己的溺水只是玩笑,让清清大为光火,对钧璨这人更是厌恶到了极点。

  临演中的乞丐大哥即将举行婚礼,于是临演们决定都南下帮忙。在出发之前,传一对兔兔还是恋恋不舍,于是决定再表白一次,写了封信。

第13集

  另一方面,兔兔搭乘巴士南下找传一,却也造成外景现场一片大混乱,最后在迟迟等不到女主角的情况下,提前收工。

  众人开开心心地参加婚礼,却没想到少宗的父亲竟是新娘的大学老师,少宗与奶奶禁不住的尴尬慌张,就怕被拆穿了。

  因为剧组的提早收工,让没有交通工具的清清,被迫搭乘钧灿的车回家;原本极不谅解钧璨佯装溺水的清清,在钧璨诚恳的道歉后,心中逐渐释怀,还意外发现钧灿居然知道自己苦寻不得的“唐山汉堡”。

第14集

  婚礼上,东靖上台献唱祝福歌曲的时候,台下的宾客却发现伴唱带的男主角就是新郎本人。

  清清意外发现钧灿居然知道自己苦寻不得的「唐山汉堡」,于是要求钧灿带他去吃“唐山汉堡”。

  在品尝“唐山汉堡”的同时,清清忆起幼年往事,心中激荡不已。言谈中,清清了解到钧璨与自己父亲的深厚感情,开始对钧璨有了改观。

  婚礼现场,最后还是喜剧落幕。乞丐哥感谢大家热情帮忙,兔兔此时却突然出现,传一愕然…

第15集

  兔兔和传一两人又再度相逢,他们来到相识的码头边,One与Two终于又在一起了,两人度过甜蜜而浪漫的一晚。兔兔因为与传一见面而没去拍戏,杨姐气呼呼探听着Megan行踪,Megan因而被杨姐罚在家反省三天不能出门。

  经过唐山汉堡那一夜,清清虽对钧璨改观但却仍无法面对钧璨。钧璨约清清一同看电影被拒,面对钧璨对自己的表白,清清却回答说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喜欢他!

  少宗在电视台等清清下班,在路上遇见了清清的母亲,清清跟母亲发生的争吵,劝清清要试着体谅母亲,清清转身离去!

  在泡沫红茶店众人安慰着落寞的少宗,正巧淑好姐政要举办一年一度临演界的大盛事,金钟奖!

第16集

  众人告诉少宗可以请清清一起来参加,没想到清清却答应了要帮凯蒂代班,无法前往,少宗十分失落。

  传一也告诉了Megan金粽奖的消息,Megan为了前往赴约,只好联合钧灿一起欺骗杨姐。就在Megan快要抵达的时候,才发现没有带手机,传一不知情打了电话给Megan,却是杨姐接的电话,传一惊吓地挂断电话。

  杨姐起疑,打了电话给钧灿,钧灿飞车抵达红茶店,以免谎言被拆穿。所以此次的金粽奖来了两位大明星一起参与,更是热闹非凡。

  因为清清没有前来参与金粽奖,落寞的少宗一个人坐在在泡沫红茶店,钧璨将手中的电影票转送给少宗希望他可以和他心动的女孩一同看电影,却不知两人喜欢的竟是同一个人,清清。

第17集

  钧璨在红茶店被流氓架走,少宗等人忙着救人,庭伟急中生智救了钧璨。经过此事后,大伙人才了解小金童钧璨光鲜外表之下竟然藏着不为人知的辛酸。

  历经Megan落跑、钧璨与流氓打架挂彩两人连续出包事件,经纪人杨姐决定帮两位明星找一位贴身助理。钧璨只好请泡沫红茶店的庭伟帮忙担任助理工作,就在庭伟向淑好姐请假之际,淑好姐十年前暗恋的灯光师老邓出现在店里。

  另一方面,杨姐听到剧组正好需要一台古董车,好心给执行制作仁哥「紫翎」的电话,秘密计谋即将掀起轩然大波。

第18集

  杨姐让剧组找到紫翎,借用她的老爷古董车。紫翎大受屈辱,后来更发现是杨姐在居中搞鬼,紫翎决心复出演艺圈,送红包给导演,顺利进入剧组,饰演钧璨剧中的母亲角色。

  少宗在电视台遇见了清清,约了清清一起去看电影,后来清清点头答应,更是让少宗开心不已,不过两人又因为钧灿的关系吵架,清清掉头就走。

  另一方面,因为庭伟的帮忙,Megan有了更多的时间与传一相见。两人相见在码头,没想到旁边的路人认出了大明星Megan,纷纷跟Megan所去签名,让传一有点失落,不过经过Megan的安慰,两人还是度过愉快的约会时光。

第19集

  杨姐知道导演让紫翎加入演出,并扮演钧灿母亲的事情,大为光火,不过紫翎精湛的演出也让在场的人刮目相看。众人回到红茶店讨论杨姐与紫翎的冲突,因此,得知两人恩怨的原由。

  传一和兔兔有了庭伟当爱的司机,两人感情进展顺利。

第20集

  少宗第一次和紫翎演对手戏,必须要被紫翎用酒瓶打破头,只是少宗总会下意识地闪躲,因此惹的导演很不高兴,此时少宗奶奶前来探班,鼓励少宗。当然也就与紫翎打了照面,紫翎惊讶地得知少宗是自己的孩子。在次面对少宗演戏,紫翎怎么样也无法将酒瓶砸在少宗身上…

  清清关心少宗头伤,等在电视台门口,没想到钧璨突然亲吻自己,这一幕却让少宗看见了。同时,也知道了钧灿替清清买到了『唐山汉堡』,心底更不是滋味。争吵间,清清的手机吊饰“幸福之星”不见了,清清心急如焚找着的模样,让少宗对自己的醋意惭愧。

第21集

  情人节就快到了,少宗跟清清相约一起过节,兔兔却因为有通告缠身,传一只能默默等待。但少宗、传一都开始准备情人节礼物。

  一方面庭伟帮忙钧灿与雅妍的关系,没办法照顾红茶店,因此开始应征新人,一位叫做米琪的小女生上门应征,淑好姐看在老邓的份上,答应让米琪在红茶店打工。

  米琪开始在红茶店打工了,不过,常常粗心大意记不住客人点的餐点,又或是打破杯盘,让淑好姐十分头大。

  另一方面,东靖跑来开心地告诉庭伟他终于当上主角了,马上就会大红大紫。不过就在拍摄期间,东靖却表演失常,一次又一次的NG…

第22集

  七夕雨中,传一终于等到了通告结束的兔兔,两人开着车子出游,却被狗仔队跟踪,骑脚踏车逃逸。雨中,兔兔一个不小心,脚踩进未干工程水泥地,传一帮忙时,也不小心踩进,竟意外留下了爱的脚印,两人拥吻感情更进一步。

  少宗在小公园等着清清,不料却因为钧璨发现清清,竟是救命恩人叶叔的女儿,于是硬将清清拖走,清清对钧璨崩溃哭喊,自己的一切几乎就是钧璨所毁,直到钧璨拿出当年叶叔所托的星星发夹,清清哭倒在钧璨怀里,却被迟迟未等到清清在雨中淋的浑身湿透少宗,完全看在眼里,他的女友和他的好友,竟然一起背叛?

第23集

  少宗希望紫翎能收他为徒,他希望自己能比安钧璨还要成功,少宗的热诚深深打动紫翎,紫翎决定收少宗为徒展开一连串严格的训练!

  训练的第一天少宗和传一被紫翎的演戏功力折服,然而就如紫翎所说:“表演就像攀岩 绝不可能一步登天,第一步踩稳了,才有第二步” ,于是传一和少宗两人决定到攀岩场亲自体验那种一步一步往上的感觉!

  另一方面,清清因与少宗吵架而心烦,钧璨见清清心情不好过去安慰清清,两人互相吐露心事。

第24集

  少宗希望紫翎能收他为徒,他希望自己能比安钧璨还要成功,少宗的热诚深深打动紫翎,紫翎决定收少宗为徒展开一连串严格的训练!

  训练的第一天少宗和传一被紫翎的演戏功力折服,然而就如紫翎所说:“表演就像攀岩 绝不可能一步登天,第一步踩稳了,才有第二步” ,于是传一和少宗两人决定到攀岩场亲自体验那种一步一步往上的感觉!

  另一方面,清清因与少宗吵架而心烦,钧璨见清清心情不好过去安慰清清,两人互相吐露心事。

第25集

  钧灿从庭伟口中得知清清与少宗是男女朋友,要求庭伟带他一起去爬山,想要借机与少宗解释。爬山过程中,钧灿在少宗的刻意回避下,一直找不到机会解释,最后甚至因为一言不合而大打出手。情绪激动的两人不仅脸上挂彩,也都扬言不会放弃清清。

  清清在化妆间发现钧灿脸上的伤,追问下得知两人的争执,气得大骂钧灿,要管别人闲事前为什么不先把自己的债务先还清。钧灿闻言心中做出决定。

  藉由杨姐的帮忙,钧灿领到预支的酬劳,准备一次清偿债务。谁知清清却在此时闯下大祸,将昂贵的钻石项链弄丢了。

第26集

  正当清清被迫离职,少宗等人到处奔走筹措赔偿费用100万时,钧璨及时伸出援手,以预支的酬劳解决燃眉之急。

  经过这件事,少宗产生极大的无力感,认为钧璨才能带给清清幸福。在与清清恳谈后,两人决定分手。

  紫翎为自己办了一个宴会,不过却因为杨姐特意举办了Megan的庆功会,导至于紫翎办的宴会没有任何人来参加,彻底的羞辱了紫翎。

第27集

  传一的努力终于得到导演的赏识,也获得了固定的角色。欣喜若狂的传一第一时间就将好消息告诉兔兔,正当兔兔准备出门与传一庆祝的时候,杨姐却冷不妨出现阻止,面对不听劝的兔兔,杨姐大发脾气。

  钧璨为了帮清清赔偿钻石项链的损失,却延误了自己还清债务的时间,最后还因为接了太多通告,精神不济几乎病倒。清清从母亲那边借到一笔钱,她赶紧约了钧璨,想先还些钱,但是又看见钧璨对自己感情愈来愈深,不知该如何是好。

  狗仔队拍到兔兔和传一约会的照片,杨姐大发雷霆,将庭伟开除,还威胁 Megan 要让传一从此消失在演艺圈, Megan 迫不得已只好答应召开记者会。杨姐甚至还指控传一利用兔兔,目的是为了炒作他的知名度,否认 Megan 和传一有任何关系。传一好不容易赶到记者会的现场,不料警卫百般阻拦。这时候,传一听见 Megan 向记者说,她的确是被临演传一利用了…

第28集

  传一十分失望,心痛地离开记者会会场,传一和兔兔种下误会,两人各自回忆着从前恋爱的美好,没想到却落得这种下场。

  记者会后,戏还是必须开拍,传一、 Megan 强打起精神,对戏的时候, Megan 演出失常,完全失去了平常的水准。加上记者们听说有 Megan 与传一的对手戏,蜂拥来到了拍戏现场,让拍戏的进度一再延迟,导演大发脾气,只好先开拍传一与钧璨的对手戏,只是这场对手戏需要的特技演员要三小时之后才能抵达现场。杨姐听了之后,在旁边对传一冷言冷语,嘲讽传一只不过是个靠绯闻想红的临时演员,一点真本事也没有…

  传一听到杨姐的说词,决定突破“小临演”的角色,答应导演演出危险的跳楼戏。钧璨和少宗不停地阻止传一,但传一仍是固执坚持,因为他必须靠这一跳突破自己“上不上、下不下”的临演困境,身为临演只能奋力一搏,就算机率只有千分之一,也要拼命争取出头的机会。传一坠楼以后没有如预期般跌在安全垫上,反而双膝着地跌伤了脚,闭上眼之前,他看见 Megan 担心难过的眼神,但他却因为疼痛昏了过去。

  清清知道传一受伤的消息之后,她答应庭伟要一起去医院看传一,没想到钧璨的来访,清清只好取消去探望传一。而清清更是发现钧璨之前领到的一百万,根本没有还给黑道,还拿去支付钻石项链的损失。面对钧璨对她的感情,清清不知如何是好。

第29集

  Megan 终于按奈不住内心的担忧到医院探望传一,只是传一对 Megan 的失望已经转为愤怒,他告诉 Megan 过去的一切是他太天真了,两人的爱情就此终止了。传一的受伤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恢复,紫翎姐私下约了导演推荐绍宗演出阿志这个角色,执行制作仁哥不情愿地告知少宗,只是少宗的接演是否会影响他与传一之间的友情呢?

  翎的运作让少宗得到“阿志”这个角色,少宗心里对传一有种无形的歉意。当传一可以回到家中休息的时候,少宗向传一坦承这个消息,尽管传一心底有点不是滋味,但仍打起精神,要少宗好好努力,替他争一口气。

第30集

  紫翎努力的教导少宗演戏的技巧,少宗终于领到了第一笔正式的演员费,他高兴的买了一瓶维他命回家找父亲,少宗的父亲看见少宗的努力,也接受了少宗成为演员的事实。

  传一与米琪在公园里努力地做复健,被经过的 Megan看见,不过Megan却无能为力,无奈的离开。

  庭伟的生日到了,原来庭伟是个孤儿,东靖带着米琪到孤儿院,一起帮庭伟过生日,庭伟告诉孤儿院的小朋友,有天他会变成幸福之星,在天上守护大家。

第31集

  就在庭伟与米琪聊天的当时,庭伟竟然留了鼻血,东靖才知道庭伟已经半年没有回去医院复检,只是庭伟仍然隐瞒实际情况,总是笑笑地说没事。

  这日,少宗将要重拍传一失败受伤的跳楼戏,并且坚持不用替身,众人心里都各自担心,但都阻止不了少宗亲自演出的决心。因为少宗承诺过传一,会把这个角色演好,他通知传一自己要演出这场戏,传一知道少宗为了鼓励自己不惜拼命涉险的心意,连忙赶往现场。最后,少宗终于成功的演出,他的拼劲让大家深深地受到震撼,现场爆出佩服的掌声。

  少宗成功的演出,他的拼劲让钧璨深深地受到震撼,钧璨仍是傻气地努力向清清表白,尽管知道自己会失败,他还是希望清清能给他一次机会,但是终究还是失望了。钧璨心知肚明,清清的心,毕竟还是跟着少宗起伏。

第32集

  Megan摇身一变,成为传一西餐厅的同事,以此表明自己要跟传一恋爱到底的决心,这样的举动却让传一更加难堪。

  传一一再给Megan难堪,钧璨不能理解传一为何会如此自以为是,最终忍不住出手教训传一。然而传一甚至利用米琪作为挡箭牌,想要逼退Megan,庭伟因此第一次对传一发火。

第33集

  少宗终于和清清合好如初。红茶店内,大家开心地帮少宗庆祝,看到清清和少宗合好,更显的传一一个人落寞。

  另一方面Megan看着被传一撕毁的演艺事件簿更是难过的掉眼泪,Megan知道传一是真的放弃演艺事业,Megan一张张粘回传一的演艺事件簿,,回想过去种种的美好,Megan放下一切跑到餐厅找到传一,只是传一断然地拒绝Megan的感情。

  Megan下定决心,如果传一放弃演艺事业,那她也不想继续演艺事业。于是Megan在电影记者会上公开表示她要退出演艺圈,这样公开的宣告,无疑是演艺圈的大震撼。不管杨姐如何规劝,Megan坚持离开。

  少宗的演艺工作进步,众人有目共睹,他以一张“未来的电影邀请卡”向紫翎道谢,这对未相认的母子感情逐渐建立,紫翎也看出少宗、清清恢复甜蜜,爱屋及乌对清清更加呵护。

第34集

  总是笑口常开的庭伟第一次发火了!尽管米琪口中总是说没关系,但是庭伟知道这只是她掩饰伤口的方式,庭伟温柔的安慰着米琪,让米琪深受感动,庭伟的体贴在米琪的心中掀起了一阵阵涟漪,但庭伟却努力地压抑自己对米琪的情愫。

  这天,Megan穿上婚纱,即将完成退出演艺圈前的最后一场杀青戏。当钧璨望着Megan穿著婚纱奔跑的背影时,也唤醒了他深埋在心底的一段记忆…当年火灾时,穿著翩翩红衣裙的一位女子…她就是引发那场大火的关键人物。

  少宗与紫翎的师徒感情愈来愈好,引起杨姐疑窦,经过调查,杨姐确定了两人的母子关系。杨姐讽刺刁难紫翎,正当紫翎破口大骂这次绝不再受杨姐威胁时,少宗父来电,两人相约见面。

第35集

  为了挽回Megan,杨姐来到餐厅与传一谈条件,表示她愿意帮传一安排演出机会,只要传一能够劝Megan打消息影的念头,这一席话,却刺中了传一心中最深沉的悲哀与弱点,传一断然拒绝,并将所有难堪全发泄在Megan身上,咆哮着要赶Megan走。庭伟看不下去,骂了传一一顿,传一却表示庭伟自己也不敢追求米琪,没有资格指责自己…两人强烈争执,不欢而散。

  少宗依照惯例来到紫翎家上表演课,却发现心情不佳的紫翎已酩酊大醉,少宗关心照顾,于是紫翎再也按捺不住,抱住少宗醉言醉语说着,“我就是你的幸福之星”…。

  心情纷乱的少宗,立刻回家询问父亲和奶奶,少宗父尽管震惊,也不得不承认紫翎确实就是少宗的亲生母亲。少宗一时无法接受母亲死而复生的事实,更无法原谅奶奶和父亲竟然联手欺骗他,愤而离家寻求清清的慰藉,奶奶好不容易在红茶店找到了少宗。

第36集

  红茶店中,正在柜台工作的庭伟突然昏倒了!在店内的淑好姐和邓哥,手忙脚乱地将庭伟送进了医院,东靖闻讯赶来,才告诉大家,其实庭伟得到的是不治之症-白血病。庭伟平静的告诉大家,这也是他总是想善用仅有的每一分每一秒,让身边的人都快乐的原因。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大家保守秘密,不要让米琪知道自己生病的事情,众人允诺。

  新戏即将上档,众演员应邀参加综艺节目录像,紫翎悄悄对少宗说:“晚上我们去看星星?”,这是不是就表示紫翎愿意承认她是他的母亲了…少宗兴奋答应。当紫翎换了大红礼服出来,迟到的钧璨见了脸色大变,因为他终于想起来了,紫翎姐就是当年那个红衣女郎,也就是布景班纵火的凶手…。

第37集

  忐忑不安的少宗在清清的陪同下,赶赴与紫翎的约会,不料钧璨已先一步来到,并要求紫翎若善待清清与少宗,他就愿意帮她保守当年纵火的秘密,没想到少宗和清清在餐厅门口听的一清二楚,因此意外得知真相,震惊之余,清清表示永远无法原谅紫翎这个杀人凶手,不欢而散,只留下痛哭失声的紫翎… 得知父亲是被紫翎害死的清清,实在无法面对少宗,因此向少宗提出了分手的要求,于是两人决定冷静一段时间,但也深信没有人能够夺走他们共同拥有的美好回忆,所以他们约定等到彼此可以坦然面对的时候,也就是两人重逢的一天。

  不忍再看到Megan为了自己放弃大好前途,而埋没在餐厅里端盘子,因此传一主动向Megan提出一起回家的要求,这个举动也让Megan高兴期待了一整天,以为传一终于愿意再回到她的身边…

第38集

  Megan高兴期待了一整天,以为传一终于愿意再回到她的身边,但是传一却告诉她:“我也不想再这样下去,所以放弃我吧!你是生来就该在水银灯下的人…”,说完后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因为他怕看见Megan的眼泪,就无法再假装下去的将她拥入怀中,最后只留下Megan一个人蹲在路边痛哭失声,这次是真的玩完了。

  庭伟还是发病了,他仍遗憾着无法亲眼看见红蜻蜓,众人为了完成他的梦想,决定冒险带着体弱的庭伟攻下山顶,寻找梦想中的红蜻蜓。

第39集

  不料完成梦想之际,庭伟立刻陷入昏迷,就在大家慌乱的将庭伟背下山的过程中,庭伟含着笑离开了大家…不知情的米琪,正努力的在红茶店摇红茶,还等着庭伟回来认同她的手艺,她偷偷地在庭伟的手机里留言,只是庭伟再也听不到了…

  庭伟过世之后,东靖成为将庭伟遗物带给大家的圣诞老公公。庭伟对于清清不能一起去看红蜻蜓感到遗憾,因此特地留给清清一片有一对红蜻蜓停留过的树叶,要清清一定要找到属于自己的红蜻蜓。另外,擅长画画的庭伟,留给米琪两幅画像,表示能够认识米琪是一生中最开心的事了,东靖更告诉米琪,其实庭伟会不时的骂她,都是因为很喜欢米琪的缘故。米琪强打起精神,替众人摇了一杯专属于庭伟味道的红茶,大家都在红茶中喝到了米琪的酸甜苦辣的心情…

  在庭伟的巧安排下,邓哥和淑好姐终于明白彼此的感情,两人默默的相爱了20年,也阴错阳差的错过了20年,这也是庭伟留给传一的礼物,希望藉由这个故事,让传一了解生命苦短,不要再轻易地放弃得之不易的幸福了。所以传一立即飞奔至清清家,但心碎的Megan却早已离开,只留下一封告别信…。

第40集

  传一决定重回片厂,为自己的演艺梦想再次奋斗,尽管重回岗位的第一个角色是饰演死人,他也甘之如饴,真正的王传一终于又回来了。

  紫翎决定放下一切独自去美国,如此才能让所有人能够过着平静的日子,因为这是她身为一个母亲唯一能为少宗做的事情了,毕竟她亏欠他们父子俩太多,也不奢求少宗的原谅,只希望清清能因此回到少宗身边。那一天,少宗赶着去见紫翎最后一面,但紫翎却铁了心下令开车,只留下一只带在新生婴儿上的手环,那是紫翎一直珍藏着的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