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不懂极为聪明,鬼主意也多,好酒好赌,行事刁钻古怪,寺中高僧常被他弄得啼笑皆非。但不懂却极富同情心,受到镇中人的喜爱。

  一个偶然的机会,不懂帮孝宗渡过了一个难关。二人不知怎的,竟有点莫莫名的亲切感。孝宗更派不懂到江南,寻找一名会种一种极品茶花的人。原来孝宗还是太子之时,曾微服江南,爱上一名女子,女了还怀了他的龙种。可惜那女子是一名寡妇,丈夫虽在未过门前死去,但立这种女子为太子妃,实在不容于礼教。当时的皇后狠下心,派人屠村。孝宗本以为母子俩都已葬身,但二十年后在江南故地,出现了一株只有那女子才懂得种植的茶花,于是派不懂胶往查探。

  “金阁寺”,江南梅龙镇一所极破落的小寺院。孝宗原来早已派了一人来调查,那人就是无休和尚。无休患有轻微的老人痴呆症,记性不好,常把不懂弄得啼笑皆非,不懂只想快快把事情办妥,回迦叶寺过他以前的生活。

  “观自在书院”,一所极负盛名的贵族书院,学生中不乏朝中大官的儿子。无休因感到茶花是出现在书院后山,所以怀疑种植的人是书院中的学生,于是派不懂前往书院担当老师,教授德业,从中调查。不懂被派负责的,是书院中最难缠的一班。班中的学生,都有各种不同的问题,其中为首的,正是院士的女儿籽言。籽言青春貌美,是学生中的头子,但是反叛成性,以赶不懂离开书院为目标,所以事事与不懂作对。

  不懂为了调查茶花一事,对各个学生都十分留意。不懂凭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教学方法,更将一个一个的学生教好。不懂开始满足了,他甚至喜欢上了当这个春风化雨的老师。

  不光是学生,连书院中的老师也受到不懂的感染。书院中一名叫乐文的音乐老师,本与院士的另一女儿籽福相恋,可是,因他曾给学生出卖,便放弃了理想,不懂终令他重新站起,与籽福再续前缘。籽福温文尔雅,仪态大方,为人外柔内刚,有一种为爱情可以牺牲一切的刚强性格。

  书院中有一名学生朱正,虽有才能,却极缺乏自信。不懂对他总有着一份莫明的亲切感,不但帮他恢复自信,更助他把心爱的女子李凤姐追到手里。

  却原来,这朱正便是当今太子,即孝宗之子。当此时,孝宗病重,不懂及无休虽查不出端倪,也被逼回去述职。

  孝宗临危之际,忽然封了不懂为太傅兼大学士,宫拜一品,统率六部,匡扶新帝。不懂呆了,正要推辞之际,孝宗却已驾崩。

  太子即位,改国号正德。

  原来这一切都是孝宗刻意的安排!当时朝内百分党分派,各自为政;朝外有宁王等几名藩王密谋作乱,正德无德无望,难以服众,一待他登基,宁王等便要乘机起兵谋反。他希望不懂能以其稀奇的方法,搅乱一下局面,让藩王一时不敢妄动!若运气好的话,不懂也许能以在书院的歪点子把百官收服,那么,正德的皇位便会稳固了。

  朝廷,向来是权力斗争的重地。不懂的舞台,由书院转到朝廷中。只是,这次他要面对的不是一帮年轻的小伙子,而是一班久历仁途的官宦,难度大多了。但不懂没辜负孝宗的期望,慢慢开始见成效,百官终于归顺了。就在此时,不懂及正德却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原来孝宗要不懂寻找的那个儿子不是别人,正是不懂自己!若论年纪,他比正德大,按法统,他才是真命天子。

分集剧情:
第1集

  明。孝宗弘治年间。

  座落在京城城郊的“迦叶寺”是一座有名的大寺院,以法规严谨著称。寺中僧众,都严守清规,不苟言笑,唯独一人除外,他就是——不懂!

  不懂是寺中杂役,人却灵巧聪明,行事刁钻古怪,好赌钱玩乐,常犯寺规!但不懂心地善良,人缘也甚佳,总能凭其机智聪明调解纠纷,化干戈为玉帛,故甚得居民百姓爱戴。

  不懂自幼父亲已亡,母亲姚氏虽出身农家,却有着高贵的气质。她把不懂送到迦叶寺,只盼他能出家为僧!不懂虽觉当和尚不大合适自己性格,但母命难违,遂在每年的入寺出家考试中努力。但是,寺中主持衍理大师只觉不懂还没有出家之心,总是不让他通过。

  一日,不懂在镇中无意帮了一名老伯的忙。一老一少不知怎的一见如故,言谈甚欢,还互相以智力谜题较技。最后,不懂险胜一招半式,笑称老伯为“猪老伯”!

第2集

  一年一度,皇帝到迦叶寺祈福。这年的意义特别重大:国家连年大旱,加上瓦剌人犯境,导致民不聊生;更有甚者,有人在河南挖得一张古石弓,上面竟刻有反诗,意思说孝宗不下台,百姓不会有好日子过!民间瞬即流传,称一切乃天意,孝宗地位岌岌可危。

  偶然机会下,不懂在寺中重遇猪老伯,却原来,猪老伯竟是孝宗,这可把不懂吓得魂不附体。所幸孝宗是一豁达之人,加上对不懂有莫名的好感,一切都不计较。

  祭祀开始,却发现怪物“灵鸟”死了,这是大大的凶兆。百姓围聚迦叶寺,要孝宗给他们一个说法,幸好不懂使计,拖延时间,赢得一天的时间去处理问题!

  却原来,石弓反诗、灵鸟出事皆是郑王的阴谋!郑王早有谋反之心,欲借此机会篡位。不懂用尽心思,终想出一计,讹称灵鸟之死,乃佛祖显灵的吉兆!众人当然不信,不懂却夸下海口,说佛祖将在一个时辰内显灵,天空将出现红云吉兆,众人拭目以待。

第3集

  不懂先让众人到佛堂颂经洗涤心灵,众人却发现佛堂不知为什么,全被漆成绿色。一个时辰后,众人走出寺外,发现天边果然出现红云,百姓登时跪在地上参拜,相信孝宗是得到天之庇佑了。事实上,天空并没有出现红云,只是不懂知道,若看久了绿色之物,眼睛一时习惯不了,再望向白光,便会变成红色。不懂就是以这瞒天过海之计,助孝宗过了一大难关!

  事后,孝宗亲自宴请不懂。席间,孝宗忽派遣不懂查找两年前在江南种植出极品茶花“十八学士”的人!原来,二十年前,孝宗在江南邂逅了一位种茶花技巧高超的女子,女子后来怀孕了。孝宗欲迎女子入宫为太子妃,孝宗的母后为使孝宗死心,派人连夜屠村,孝宗以为女子及儿子皆死了,极为伤心。二十年后,他发现在当年邂逅的地方附近,出现了那株女子曾应允孝宗要种出来的“十八学士”,年老多病的孝宗希望知道母子二人是否平安,活得是否快乐!

  不懂来到梅龙镇的金阁寺,找到早已被派来查探的无休和尚。无休和尚有轻微老年痴呆症,记性极差,常把不懂弄得啼笑皆非!他告诉不懂,茶花出现在金阁寺旁的观自在书院后山,观自在书院院士应墨林原是朝中尚书,十年前辞官办学,那株茶花也是他发现后献与孝宗的。应墨林因与无休是老相识,于是答应让不懂在书院里当老师,教授“德业”,以方便不懂去调查茶花一事。

第4集

  观自在书院极负盛名,连朝中一些当权大官,也把子弟送来学习,毕业仕子每每皆是会试状元的热门人选。而不懂被派负责的“黄班”是书院中出名难缠的一班,黄班的学生有各式各样奇形怪状的问题。其中不知怎的,竟有一名女学生应籽言!原来籽言乃院士之女,天生丽质,令不少男生拜倒其裙下。籽言自视清高,不为所动,俨然是书院中的学生头子。籽言性格叛逆,跟爹娘的关系也很差!原来应夫人是一其貌不扬、读书不多的女子,也非籽言的亲生母亲!籽言一直以来,认为父亲是为了攀附权贵,才在母亲死了不久把这大学士之女迎娶过门,为此常跟父亲争辩。籽言初遇不懂,已对他的古灵精怪没有好感,多番戏弄,却总被不懂化解,更反过来令籽言出丑,令籽言更怀恨在心,誓要把不懂赶出观自在书院。

  在对礼教极为看重的书院中,不懂我行我素的行为完全不被书院中其他老师所接受,其中最抗拒的,正是迂腐的副院士孔儒。由于应院士平日好酒,也爱到处游历,书院中大小事物都交由孔儒主理,他也以把不懂赶出书院为目标,为不懂平添不少麻烦。不懂面对这班每天皆想尽办法要把他赶出书院的麻烦学生,根本提不起劲来,只希望尽快完成任务,回到迦叶寺继续他以前的生活。

第5集

  不懂为了查出种花人是谁,在书院中明察暗访,发现学生邢风家中的的茶花是梅龙镇中最多的,于是接近调查。邢风生性孤僻,父亲以开赌坊起家,势力很大。因此邢风自幼被同学取笑出身于流氓世家,他也常因此和同学打架。但越是如此,他越遭到同学的孤立。

  不懂深入调查,发现邢风并非流氓成性,他只是因为不想被人污辱,恼羞成怒才会出手伤人。其实他很喜欢上学,并希望能够交到真正的朋友。

  但就在不懂了解到邢风问题所在时,邢风却因与同学打架被殴至伤。这下惹怒了邢父,他带着大批手下到书院闹事,幸好不懂化解了危机。此后邢风赶到,声称打架一事自己负责,并表示不愿再回到书院。

第6集

  不懂明白邢风说厌恶书院是违心的,只是他长期以来封闭自己,才会被人误解。不懂带着铁锤,把邢风家里的围墙打破,旨在教化邢风打开心扉,勇敢地面对自己,面对自己的身世,面对其他人。邢风终于被感动,向大家道歉,并向院士求情,终于回到了课堂。

  经过此事,墨林感到也许只有不懂才能胜任黄班的老师,因为他是把学生当作朋友,一齐苦乐、共同进退的老师。邢风的事情终于解决,但不懂却发现,他与茶花本无关系,但是他似乎并没失望,毕竟是他改变了一个学生,这种满足感使他慢慢开始喜欢当德业课的老师。

  不懂继续追查茶花一事,无意中发现一名学生大官在种植方面很在行,于是加以留意。

  大官为人鲁钝,常被人欺负,但他似乎并不在意,逆来顺受,毫无尊严。大官本来是在山中种梨的,为了改善家人生活,偷偷下山,苦苦恳求墨林,才被破格录取的。在他心中考取功名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无所谓。

第7集

  不懂了解到大官的身世以后,十分同情,决心使大官重拾自尊,挺起胸膛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但没想到弄巧成拙,同学们对大官更加肆意凌辱。为此,不懂左思右想,终于决定举办风筝比赛来帮助大官。不懂知道大官做风筝很厉害,他希望通过比赛使大官重拾尊严,也使大家了解到大官的长处,给他以尊重。

  籽言只觉得无聊,不懂则以激将法使得籽言答应参加比赛,同时两人商定,输者任由对方处置。

第8集

  比赛之日,籽言的风筝最先掉了下来,不懂见她失落的样子,便拽断了自己的风筝线,让两人打成平手。大官的风筝果然厉害,不一会儿便占了上风,可谁知风向突变,大官的风筝撞翻了马蜂窝,使得不少人被蜇伤。一群受伤的学生怀恨在心,找大官算账。乐文老师通风报信,不懂前往营救。却发现,大官虽然被打得鼻青脸肿,但仍然坚持着站起来要同学们道歉——为了大家污辱他父亲种的梨。看着大官坚毅的眼神,同学们纷纷道歉,大官终于重拾尊严。而后,不懂发现大官也与茶花一事无关。尽管如此,他仍为自己又帮助了一名学生而满足。

  在帮助大官的过程中,不懂发现书院里的音乐教师乐文内心其实很关心学生,却不知为何表面冷淡,独来独往。

第9集

  在观察乐文的过程中,不懂发现尽管墨林的大女儿籽福和乐文互有情谊,但不知为何籽福却常与乐文针锋相对,乐文也只是默默承受。

  孔儒认为女子在书院抛头露面不合礼教,因此多番撮合,为籽福找亲家。籽福误会乐文对她已毫无情义,终于答应前去相亲。乐文得知此事,愤然摔碎古琴。

  郝汉是书院中的一名学生,虽然平时嘻嘻哈哈,常跟梅龙镇的小混混走在一起,但却极具音乐天分。不懂为他向乐文请求收为入室弟子,但被无情拒绝。尽管如此,郝汉还是从乐文的琴声中听出了他对音乐的致爱,他恳求乐文不要放弃音乐、放弃生命。

第10集

  原来,乐文本是一个充满理想、事事以学生为重的老师,与籽福更是互相有意,但就在二人将要开始发展感情的时候,乐文被一名十分信任的和郝汉一样有音乐天分的学生出卖。一晃三年过去了,尽管伤口很快愈合了,但曾被学生刺伤的乐文却从此心事重重,不再向人开放心扉。郝汉的出现,引起他对往事的回忆,此时的乐文心如刀绞。

  终于,乐文决定离开书院。他刚刚离去,大队衙差来到书院,要缉拿被人指控偷了钱的郝汉。郝汉极力辩解,惊恐之极,挟持籽言到琴室,要放火烧了书院,同归于尽。不懂知道郝汉只相信乐文,赶去劝回乐文来救郝汉。乐文最终不负众望,他为郝汉洗去了罪名,同时也拯救了自己,释放了多年来压在心头的积郁。得知籽福已放弃了去相亲,乐文希望二人能重新开始,但籽福却表示自己已经心如死水,乐文一时无言以对。

第11集

  梅龙镇上有一个酒家龙凤店,店主李凤姐是一个年约二十、美艳动人又颇具文才的女子。不懂对凤姐一见钟情,为博取她的好感,不懂竟用课余时间到龙凤店里当起义务小二来。籽言当然不会放弃机会,几番捉弄,使不懂哭笑不得。此时发生了一宗劫船案件,一名满身是血的青年来到梅龙镇。不懂误会是他偷窃了凤姐的内衣,对其大打出手,青年受伤倒下 。而后,不懂发现这人身上有“观自在书院”的入学书,是外地转学来的插班生朱正。不懂无奈地把他收留在金阁寺,要等墨林外游回来再做安排了。

第12集

  朱正整天心事重重,还总是打听应墨林的消息。籽言见此,对他的身份产生了怀疑,怕他对父亲图谋不轨。她多次试探朱正,想要揭穿其身份。应墨林出游回来,正遇上籽言要用武力捉拿朱正。危急关头,墨林证明朱正是自己认识多年的学生,是籽言误会了,籽言心中很是不满。

  墨林把朱正拉到房间里密谈,刚进房间,墨林便跪倒在地。朱正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太子。原来太子被孝宗派往河南学习管制地方之道,由于做了错误的决定导致数以千计的百姓死于水灾。这使从小没有自信心的太子更加迷茫,他逃离了河南,遇上劫船事件后,碰巧拾获一位死者的入学证,这时的太子想起了自己的侍读官拜尚书墨林。他来到观自在书院是希望墨林能指点他一条明路。第二天清晨,太子发现墨林已经离开,并留信嘱咐他暂住金阁寺,等待他的答复。太子无奈,只得以朱正身份加入黄班,成为不懂的学生。尽管不懂也怀疑朱正的身份,但不知为何,朱正总给不懂一种亲切感,这使得他们之间产生了一段亦师亦友的感情。

  凤姐误会不懂是好色之徒,不再理睬他。不懂冥思苦想,决定派朱正到凤姐店里当杂役,打探凤姐的消息。

第13集

  朱正发现,凤姐虽然文采出众,且甚爱才,往往赠金与怀才之士上京赶考,其实是希望有朝一日能远离梅龙镇,过上富足的生活。在凤姐最脆弱的时候,不懂出计,假装寄错信安慰凤姐,尽管如此,但不懂的文采却不尽人意,只好由朱正代笔。信鸽带着朱正以“晴天”为名写的信来到凤姐身边,凤姐受到鼓舞,精神振奋起来。一段信鸽奇缘也就此展开。

  书院的期中考试放榜,大官由于成绩不好将被迫退学。为了参加补考,大官日夜苦读但依然不见成效,精神过于紧张的大官终于晕倒在考场上。

第14集

  孔儒决定再给大官一次机会,但大官受了很大的刺激,一蹶不振。即将参加考试的前夜,狂风暴雨突降,大官带领同学们奋力抢险,终于保住了自己心爱的梨树,不懂由此了解到耕作才是大官的专长,他应该回到适合他的地方去。不懂点明了大官,大官了解到不一定考取功名才是成功,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他高高兴兴地回到课堂,和大家愉快地度过了最后一天。第二天,晨雾中,大官离别书院,同学们含着眼泪、带着笑容目送他远去。

  大官的离去,受冲击最大的就算是少鹄了。少鹄和大官的家境有着天壤之别,但他们二人却很有缘,是同一天进入书院的同学。如今大官找到了自己的方向,而少鹄却一直对自己的前程感到迷茫。少鹄是朝中吏部尚书之子,其父权倾朝野。但少鹄却反叛虚无,冷傲自负,常常出主意戏弄各门功课的老师。

第15集

  原来少鹄之所以游戏人生,是因为他觉得以他的家庭背景和聪敏,状元之位早就是囊中之物,官途必将是一帆风顺,无论他犯了什么错误,父亲都会为他撑腰。虽然只有二十岁,但一生的生活轨迹似乎已经确定,这令他觉得做人没有意义。再加上副院士孔儒因为他是尚书之子,没有对他的错误严加惩罚,少鹄更变本加厉。少鹄终于犯下大错,孔儒忍无可忍,决定开除少鹄。但少鹄却毫不在意,准备在离开书院前恶作剧一番。终于事情闹大,少鹄被困火场,生命危在旦夕,这时不懂赶到。他开导少鹄,也许他的人生之路早有定数,但究竟如何去做还要看自己如何选择。不懂救出少鹄。少鹄痛改前非,回到书院。至此,黄班的大部分学生已被不懂感化。籽言尽管表面和不懂作对,但内心也对不懂颇为欣赏。不懂的名声不径而走,不懂老师生涯中的辉煌时刻来到了。就在这时,一人出现在书院,这人正是“天下第一聪明人”、人称“侠王”的宁王。

第16集

  宁王风流潇洒,聪明绝顶,且平易近人,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深得民心。学生对他更是敬佩得五体投地。不懂对他却不以为然,他对宁王总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不懂的预感很准,其实宁王觊觎王位已久,一切的作为都是为了谋取人心。这次到书院,更是为了获取太子的信任,以便在太子登基后发动兵变。对于宁王的野心,孝宗早有察觉,他屡次提醒 太子要远离宁王,于是多年来太子对宁王都是敬而远之。这次太子落难江南,宁王正是寻机要接近他。

  第十七集朱正在龙凤店和凤姐朝夕相处,对凤姐渐生爱意。白天,朱正是一个不会服侍客人、只会惹凤姐生气的笨手笨脚的杂役;晚上,他以晴天的名义和凤姐通信,给凤姐以鼓励和关怀。不知不觉间,“晴天”已经在凤姐心中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

  在宁王的精心设计下,凤姐与他相识并对他产生了爱慕之心。朱正看在眼里,心中不是滋味。当凤姐收到晴天的信时,她感到迷惑。原来长期以来,凤姐一直把给才子赠金赴试看作一种投资,希望有朝一日高中的才子可以回来提亲,使她摆脱生活的困境。正在这时,宁王出现了,他不仅潇洒、有才气,且具王爷之尊,对凤姐又有意,本是凤姐的最佳人选。可是当凤姐看到信中“晴天”的那份情谊时,凤姐发觉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喜欢上了他。她不知如何处理,思前想后,最终决定写信约晴天出来见面。朱正收到信后忐忑不安,不懂发现了两人暗中通信一事,不仅怒火中烧,痛打了朱正一顿。经过籽言的一番劝解,不懂明白自己对凤姐的爱意远不及朱正,朱正才更有资格追求凤姐。

第17集

  朱正不敢面对不懂,更不敢与凤姐见面,他再次选择了逃避,收拾行装离开了金阁寺。不懂赶到,表示已原谅朱正,并劝他面对一切。当凤姐发现自己喜欢的人居然是没有自信的朱正时,不禁十分恼火,朱正由此变得一蹶不振。

  此时,书院正准备派人参加武举人考试,此次考试关系到书院的荣誉,不容失手。孔儒准备派邢风参加,不料被不懂把名单改成了朱正。不懂要把书院的名声押在朱正身上,让他无路可逃。为了书院,为了凤姐,朱正下定决心要参加这一考试。

  在不懂等人的努力训练下,朱正渐入佳境。眼看比赛临近,宁王使计,派人假装打劫,然后自己挺身而出,为救朱正被刺重伤。就在宁王卧床养伤之时,他也不忘对朱正加以鼓励,这使得朱正完全消除了对他的提防。

第18集

  考试之日终于到来,朱正也终于勇敢地面对,他在比赛中显示出的坚毅使得自己虽败尤荣。书院的老师和同学都十分感动,朱正已经尽了力,虽然没有拿到武举人之名衔,但他赢得了自信,赢得了人生,更为书院赢得了莫大的名声。这一切凤姐都看在眼里,她明白自己深爱的是朱正,他决定放弃自己毕生的心愿,放弃荣华富贵,永远地留在朱正身边。

  此时,墨林回来了,不懂没有辜负他的安排,朱正已经在不懂的帮助下找回了自信,现在没有墨林的协助,他依然是一位有自信的太子。朱正要和宁王返京了,大家都很依依不舍,朱正向凤姐承诺,不日将会来接凤姐离开,给凤姐最大的幸福。

第19集

  这一日,无休收到孝宗密旨,原来孝宗病重,让无休尽快调查茶花一事。不懂便又开始加紧调查。籽言又与父亲墨林吵架而离家出走,不懂在后山找到籽言,二人不慎双双坠崖。不懂和籽言大难不死,相互扶持着在黑夜中摸索着回家的路,不知不觉间,好感在两人中产生。不懂劝解籽言,让她明白自己误会了墨林和夫人,籽言这才发觉自己的任性。

  籽福和乐文在寻找籽言的过程中不期而遇,路过往日相约的地方,二人心中不免惆怅。在回家途中,不懂发现了孝宗让他寻找的“十八学士”和一个土坟,坟上有一个女人的名字。无休听到这一消息立刻惊呆了,他让不懂马上带他前去。

第20集

  在那女子的墓前,无休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孝宗认为两年前出现的“十八学士”是当年的夫人栽种的,但土坟的出现说明夫人早已辞世,茶花的出现只是巧合。事情的真相已经查明,也该是回去述职的时候了,面对离别,不懂很是不舍。

  就在此时,郑王的人马又冲入书院。他此行的目的是带走太子,不想被宁王捷足先登。郑王无奈之余,迁怒于墨林,逼应院士在一日内交出他编纂的《元史纲领》。就在郑王走后不久,有人发现《元史纲领》中有错漏,被好事之徒利用的话,也许会发动一场文字狱。墨林为了不连累学生,决定关闭书院遣散学生回家。但是在不懂的熏陶下,学生们已经成为了与书院共存亡的有情有意的一群人。在不懂的指挥下,大家协同合作,终于化险为夷,保住了书院。

  经历了种种的磨难,籽福和乐文终于重归于好。

第21集

  乡试终于到来,在大家的努力下,全书院的学生都考中了举人。大家都很开心,墨林更是欣慰。想当年他正是由于不愿介入朝廷中的党争,才愤而辞官办学的。办书院就是为了有抱负有活力的学生,如今书院所呈现出的景象正是他所期待的,而这要感谢不懂,是他改变了书院的风气。

  无休的失忆症越来越严重,他把不懂叫到身边,告诉不懂他有一个儿子。原来,二十年前,一次无休带兵打仗,回来后发现妻子带着儿子离去了。他告诉不懂就是为了让他提醒自己别忘记这个儿子。不懂拒绝了,他不要提醒无休,他要帮无休找到儿子,让他陪在无休身边。

  不懂和无休终于要离开了,临走的前一晚,大家不约而同的回到黄班的教室,上了不懂的最后一节德业课。翌日,籽言也跟随不懂一同上路,她嘴上说是要假扮男装考取功名,实际上她是舍不得不懂。不懂回到京城,惊讶地发现,原来那个没自信的朱正正是当今太子。

第22集   孝宗已经病重,各路藩王带兵聚集京城,只等皇帝病逝,便起兵夺位。就在危机四伏之时,孝宗命不懂为太仆兼大学士,官拜一品,统帅六部尚书,扶植太子。孝宗临终前,看到不懂手中的手帕后,悲从中来,责怪自己任命不懂官职,劝不懂远离皇宫,并用尽最后的力气说了声“对不起”。不懂望着孝宗逝去,心中一阵莫名的痛楚。

  孝宗驾崩,诸藩王正要行动,岂料孝宗留下遗诏,以政治手段暂时稳住了诸王。大家一时不敢轻举妄动。太子即位,改国号为正德。其实孝宗命不懂为太仆是有他的打算的。他希望不懂能像在书院中般春风化雨,感化朝中党派分明的大臣,同时扰乱藩王们的部署,给正德多一点时间来稳固政局。

第23集

  孝宗已经病重,各路藩王带兵聚集京城,只等皇帝病逝,便起兵夺位。就在危机四伏之时,孝宗命不懂为太仆兼大学士,官拜一品,统帅六部尚书,扶植太子。孝宗临终前,看到不懂手中的手帕后,悲从中来,责怪自己任命不懂官职,劝不懂远离皇宫,并用尽最后的力气说了声“对不起”。不懂望着孝宗逝去,心中一阵莫名的痛楚。

  孝宗驾崩,诸藩王正要行动,岂料孝宗留下遗诏,以政治手段暂时稳住了诸王。大家一时不敢轻举妄动。太子即位,改国号为正德。其实孝宗命不懂为太仆是有他的打算的。他希望不懂能像在书院中般春风化雨,感化朝中党派分明的大臣,同时扰乱藩王们的部署,给正德多一点时间来稳固政局。

第24集   尽管六部尚书都看不起不懂,但这难不倒不懂。他以太仆的身份,用稀奇古怪的方法,把六部尚书弄的哭笑不得。就在此时,不懂发现兵部尚书巫大勇便是无休的儿子。谁料大勇竟不肯与父亲相认。原来尽管无休时常吹嘘自己的英勇,当年却因为贪生怕死贻误战机,致使全军覆没,大将军也战死沙场。幸好孝宗仁慈,并未对此事追究,但无休却一蹶不振,终日以酒度日,妻子忍无可忍便带着儿子回到乡下。从此大勇便活在鄙夷的眼光中,取得今天的地位,完全是凭借了他的不懈努力和勇气。他看不起无休,认为无休没有资格当他的父亲。不懂和籽言听了大勇的讲述后惊呆了,他们认为无休是因为病重才杜撰出自己在沙场的英勇表现。

第25集

  大勇在党派之争中犯下了大错,正在性命不保之时,发现无休顶替了他的罪名,身陷狱中。不懂想出办法弥补了大勇的错误,同时他查出,当年战败并非无休怕死,是大将军的失误,无休是不想将军在死后背负恶名,才将罪名揽在身上的。孝宗也是因为知悉原委,才不加以追究的。大勇得知一切,深悔自己的行为,父子和好如初。

  不懂得到大勇的支持,朝政开始走上轨道,但以洛亦为首的另一党派成了不懂执政的大患。洛亦就是洛少鹄的父亲。其实洛亦当年也是一名清官,曾为百姓与大学士大打出手。但长期处于官场,使得他只知道争权夺利,社稷百姓早已抛于脑后。

  面对洛亦的多番刁难,不懂没有退缩。他在百姓面前羞辱洛亦,并在两日之内使其连降五级,由尚书降为县令。就在此时,郑王联合其他三位藩王,准备合谋起兵,要置正德于死地。

第26集

  郑王为首的四王表面上向正德请求撤兵回藩,另一方面,却逼洛亦合作,在天亮时打开城门,以便在正德毫无准备之下杀他个措手不及。洛亦迫于形势,只得答应。他只希望在郑王夺权之后,自己能还不懂以颜色。当洛亦到县衙上任时,他惊呆了,原来不懂安排他回到自己高中后第一次任职的地方。看着百姓所送的“为民请命”的匾额,往事在洛亦心头涌 起。就在四王准备入京之时,洛亦终于觉醒,连夜同大勇共同面圣,揭露郑王等人的阴谋,共谋对付四王之策。

  就在郑王准备起兵入京之时,遇到宁王的埋伏,郑王成了宁王刀下之鬼。宁王计划借其他三王的势力除掉正德,然后他再提着郑王的人头进京,等三王军心混乱之际,杀他个片甲不留,然后自己再名正言顺地登基。不懂面对三王的人马座怀不乱,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再次化解了危机。从此,朝中百官都积极与不懂合作,不懂在民间的声望也日趋高涨。正在此时,大明与瓦剌在边境发生冲突,瓦剌大军在半个月内连陷多城,大明告急,正德只好与瓦剌言和。瓦剌派出太子和六皇子作为和使来谈判。

第27集

  瓦剌太子深懂汉学又很聪敏,出了多道难题刁难正德,幸而都被不懂化解。瓦剌太子见到大明朝中有像不懂一样的聪敏之士,实在不易对付,决定诚心与大明言和。但就在正德招待和使的国宴上,瓦剌太子竟神秘遇刺身亡。瓦剌大汉恼羞成怒,调集全国军民,誓与大明决一死战。

  其实这也是宁王布下的阴谋,瓦拉大军之所以能势如破竹,全是宁王通风报信。他计划不费吹灰之力夺取皇位。瓦剌大军压境,京城告急。危急时刻,宁王闯入瓦剌军中,提出议和,在六皇子的推波助澜下,瓦剌大汉终于应允。宁王领着六皇子回到京城,百姓夹道欢迎,大家认为是他带来了和平,宁王的声望如日中天。六皇子入宫见正德,提出的条件一是找到杀害太子的凶手,另一条则是要正德下台。

第27集

  瓦剌太子深懂汉学又很聪敏,出了多道难题刁难正德,幸而都被不懂化解。瓦剌太子见到大明朝中有像不懂一样的聪敏之士,实在不易对付,决定诚心与大明言和。但就在正德招待和使的国宴上,瓦剌太子竟神秘遇刺身亡。瓦剌大汉恼羞成怒,调集全国军民,誓与大明决一死战。

  其实这也是宁王布下的阴谋,瓦拉大军之所以能势如破竹,全是宁王通风报信。他计划不费吹灰之力夺取皇位。瓦剌大军压境,京城告急。危急时刻,宁王闯入瓦剌军中,提出议和,在六皇子的推波助澜下,瓦剌大汉终于应允。宁王领着六皇子回到京城,百姓夹道欢迎,大家认为是他带来了和平,宁王的声望如日中天。六皇子入宫见正德,提出的条件一是找到杀害太子的凶手,另一条则是要正德下台。

第29集

  听到瓦剌六皇子的议和条件后,文武百官一片哗然,正德也苦于没有对策。宁王单独面见正德,他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他逼迫正德退位,扬言正德不答应就血洗京城。正在不懂和正德冥思苦想之时,一件惊天动地的秘密被揭露出来。原来孝宗一直寻访的女子就是不懂的母亲,当年母子俩幸免于难,姚氏带着不懂四处躲藏。也就是说,不懂是孝宗的骨肉,且按照明朝惯例,不懂年长,他才应是真命天子。

  宁王得知此事也十分震惊,随即派人追杀不懂,不懂虽逃过大劫,但其母却死在宁王手上。母亲死后,不懂陷入人生的最低潮,他无法面对正德,他和正德是好朋友,但他又是正德的哥哥,可皇位又应属于他自己。他不知道事情会如何发展,他不敢想象。他只记起孝宗和母亲在临死前都劝他远走他乡,不懂遂决定离开皇宫。

第30集

  这时正德也正面临难关。他也不只应如何处理与不懂的关系。但他明白无论如何也不能把父亲传下的帝位拱手让与宁王,他需要和不懂联手打垮宁王。最终,不懂在正德的苦苦恳求和籽言的劝解下,终于留下来了。不懂查出杀害瓦剌太子的不是别人,正是六皇子。原来宁王和六皇子串通好抢夺各自国家的王位。阴谋败露后,宁王恼羞成怒,起兵攻城。本来宁王稳操胜卷,谁知紧要关头,不懂的学生、迦业寺的和尚、百姓们看清了宁王的真面目,都赶来帮忙。宁王最终败在了他一直利用的百姓手上。

  局势平定下来了,但真正的暗涌才刚开始。

第31集

  此时,正德和不懂不得不面对二人的关系——皇位的归属问题。不懂没有名利心,大家都很清楚,但,不懂的存在始终是个危机。且藩王势力仍然割据着,纷争一起,好事之徒必将乘机闹事,刚稳定下来的局面又将失控,天下又将大乱。

  面临选择,正德很痛苦。不懂不仅是他的哥哥,也是他最好的朋友,更是令他重获自信的老师。但是面对江山社稷,他不得不选择将不懂赐死。不懂明知是鸿门宴,却不得不前往。他不知这是命运还是天意,他也理不清头绪,但他知道未来的一切他只能选择去面对。

  终于,不懂踏进皇宫,与正德迎面而坐,两人举杯,往事如梦幻般浮现眼前,不懂下了人生最大的赌注,仰首把面前的酒喝下……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