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宋慈命带天煞孤星,一直命途坎坷,但却不料逆境逢生,在其努力不懈下,成为提点刑狱司,并娶得两位如花美眷唐思、聂枫,宋慈自恃应可打破宿命,踏上青云之路,出发往潭州准备就任提点刑狱司,当慈一家途经兴隆府,遇上凶案,府衙请慈一显身手,慈虽然把案件查个水落石出,但却导致慈两位妻子以及好友被杀死,慈痛失至爱,至此更认定自己是天煞孤星,决定逃情避世,挂冠而去。慈隐姓埋名,四处流浪,可惜好景不常,慈遇上海难,随水飘至松源镇,并被粗心大意的仵作判为已死,被送往义庄。阿虫由于贪念,盗取慈身上的玉佩,反令慈吐出胸中污水,死而复生。适时有一孕妇意外身亡,慈虽然不想再理世事,但碍于恻隐之心,帮已死的孕妇棺材产子,让虫得到打赏,平日生活捉襟见肘的虫,即认定慈是福星。相反虫的好友阮玉珠,小时曾和虫的兄长订亲,但未几虫的爹娘及兄长即死于疫症,后来珠又再次订亲,但其未婚夫即染病身亡,而「猪」之名更不径而走。

  慈担任珠的助手,帮一闺女作死人化妆,但慈发现闺女已怀有身孕且非死于意外,慈遂利用珠的正义感;在旁推波助澜,希望能令死者沉冤得雪。自此虫更认定慈是福星,而另一救星,便是当日和虫偶遇的阮玉宝,宝天生丽质,可惜为人伪善,且贪慕虚荣,虫却看不清宝的真正为人,反对宝一见钟情。虽然虫发现了生命中的福星,但也发现另一克星,便是杨丹凤,凤和母香姑相依为命,二人表面帮人求神问卜为生,其实是利用人性弱点,和以小把戏来混饭吃。

  众人经历过闺女事件,对慈的能力和身份都有所怀疑,遂派杰加以追查,同时松源镇内出现一雨夜屠夫,众人见一切线索和慈甚为相似,认定慈是雨夜屠夫,唯独珠一人对慈信任。

  慈头胪积瘀,以致经常头痛和脾气暴燥,珠因对慈暗生情愫,对慈关心倍加,且四出为慈求医,最终珠却发现邻铺的陈明竟是绝世神医,珠锲而不舍,苦苦相求,明终以金针刺穴帮慈治病,岂料却把明的行踪泄漏,明被人拘捕。慈为报恩决替明伸冤,慈认定凶手另有其人,但众人却不信慈所言,慈唯有讲出真正身份,是提点刑狱司,才令众人相信。

  虫求慈收之为徒,但慈要考验虫,宝知虫想拜慈为师,宝知虫若能成为慈徒弟,便会有机会成大官,宝遂愿和虫交往。可是虫心浮气燥,定力不足,此乃作为验尸官大忌,慈即拒绝收虫为徒。宝知虫拜师不成,即改投于富商怀抱,虫感顿失去一切,一蹶不振,其实凤早已对虫有意,见虫颓丧,请慈再给虫机会。适时有商人失踪,慈遂以此作条件,若虫能查出商人下落,便收虫为徒。凤为了令虫振作,遂全力协助虫找寻商人下落。在慈暗中提示下,虫查出真相,虫终成为慈的徒弟。而虫也被凤的真诚所打动,和凤结成一对。

  另一方面,杰和梦亦已恋上,此事被坚得知,坚大发雷霆,梦不欲杰、坚父子决裂,遂下嫁富商。可惜好景不常,当梦准备和富商回乡成亲前夕,梦被迷晕,醒来后,即发现富商被杀,且梦满身鲜血,即时被怀疑为杀夫凶手,杰坚信梦不会杀人,要为梦洗脱罪名。

  慈、珠关系虽然胶着,但慈早已对珠生情,仍难按对珠的关心,但慈又不肯向珠吐露真心。后来慈误会珠自杀,不顾一切相救,并在危难中,向珠许诺,其实早已对珠有情,愿娶珠为妻,珠惊喜不已。

  宝妈何淑兰本是妾侍,但个性霸道,当年使诈令阮丞昌将珠妈王秀娴和珠两母子赶离阮家,珠因此对兰和昌深恶痛绝,两家人关系恶劣。兰为宝被斩一事怀恨在心,多次到珠家找碴,一天当珠回到家中时,却赫然发现明和娴被火烧死,当一切表面证据为淑兰最大可疑之际,珠与兰再起争执,且发生纠缠,后来昌回到家中,发现兰已被杀,珠顿成最大疑凶。珠呼冤,慈遂为兰验尸,正当慈欲为珠脱罪时,七省巡案高云轩突至,并带同虫出现,要再次查证,虫反过来查出慈、珠合谋杀害兰。慈和珠同被判刑,慈认定是他人所害,定有幕后黑手,要杰找虫帮手查证,但虫竟不合作,凤知虫仍对当日宝事件而记恨,向虫多番劝解,但虫却指凤是意图偷取证据,且声称不管如何也不会和凤复合,着凤不要痴心妄想,凤的心被伤透,对虫全然失望。杰为救慈锲而不舍追查,杰把一切证据拿给虫,求虫代慈翻案,虫一一收下,但虫竟然拿着证据给轩,跟轩讨价还价,要以提点刑狱司一职换取,不然会公开证据,让慈脱罪,轩犹豫,虫声言知轩背后另有主使人,若轩未能答应,可请主谋人相见,轩答应,但必须慈和珠先人头落地!

分集剧情:
第1集

宋慈遭逢家变

宋慈自怨累死全家人。

宋慈流落异乡重操故业。

宋慈屡破奇案,成为提点刑狱司。娶得唐恩与聂枫两位妻子本应美满幸福,宋慈带同怀有身孕的妻子到湖南上任,途中破了一宗孝媳为免家姑再受痛痛折磨,遂下霉了断家姑性命的命案,竟令两位妻子葬身火海。宋慈伤痛,辞官归隐,不过老天爷似要开他玩笑,途中遇上暴风雨,宋慈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与死去妻儿团聚。

松山县捕快展杰在沙滩发现奄奄一息的宋慈,将他运到邹子龙负责看守的义庄。子龙一时贪心盗取宋慈的玉佩,反令宋慈恢复知觉。替死人化妆的纸絮铺太子女阮玉珠与子龙返义庄,见宋慈拿着菜刀走向一怀孕女尸,以为他对女尸有不轨企图,即上前阻止,原来东慈只为女尸接生,二人因误会而结下不解缘。玉珠因为与她订亲的男子皆病死而有「猪」之名,她有一好姊妹杨丹凤,其母香姑号称可请鬼,宋慈欲与亡妻诉衷情,终因没钱而被拒。曾对宋慈有一包之恩的牛嫂被控谋杀亲夫,宋慈愿替她申冤。验尸期间,玉珠误中有毒的针昏迷。

第2集

子龙与丹凤中毒

宋慈餵玉珠吃极臭之药,令她呕吐大作,连毒也一并呕出,子龙笑指玉珠这个「;猪」敌不过宋慈这个「棺材仔」,不知谁克谁。宋慈隐瞒为牛哥验屍一事,并不断给子龙提示,令他找出牛哥死因替牛嫂平反。宋慈欲离开义庄,子龙再三挽留他。玉珠将辛苦储来的钱购买燕窝给母补身。宋慈为救差点被米袋压伤的小朋友而推跌玉珠,令玉珠的燕窝被偷去,玉珠气结。宋慈见玉珠母王秀娴病重,遂留下来帮手打理纸扎铺生意,以还燕窝债。宋慈与玉珠到妓院收数,见妓女及嫖客狂性大发,不停地笑及跳,更弄伤玉珠,众人以为是狐狸精作怪。丹凤与香姑决定上演一幕驱赶狐狸精的法事,遂找子龙扮狐狸精上身,以取得在妓院驱妖的生意。当香姑及丹凤做完法事,子龙竟威胁要说出真相,丹凤不甘被威胁作弄他。子龙气极带宋慈去揭开客人发狂真相,几经纠缠子龙与丹凤双双中毒,大吵大闹,幸宋慈及时出现救了二人的性命。

子龙到城西赌钱途中偶遇玉珠同父异母妹玉宝,被她的美貌弄致神魂颠倒。未几,子龙遇上丹凤摆买护宅神镜,因光线问题,丹凤望不见子龙,而子龙却以为她见到自己。秀秀被发现浮屍河中,宋慈与玉珠同为秀秀化妆,但宋慈发现其颈上的瘀痕,推断出秀秀不是自杀,而且怀有身孕,但其父母不信。

第3集

子龙被指为杀人犯

玉珠到衙门击鼓为女屍秀秀伸冤,为秀父温世亮所阻,世亮与玉珠公堂外纠缠,宋慈赶至替玉珠解围,争吵间惊动展杰等人,世亮反指玉珠意图勒索,宋慈和玉珠与世亮对薄公堂。公堂上,宋慈举出秀秀屍体各样疑点,但一一被世亮驳回,宋慈突感头痛未能作出回应,反累玉珠与自己被打。受刑之际,宋慈提出可解剖秀秀屍看看是否有孕,更说如果所指有错,他与玉珠一同受罚。宋慈在公堂上剖屍,终证实秀秀有孕,而宋慈再提出秀秀不是自杀而是被?杀亦得到再验证。宋慈请玉珠吃粥赔罪,得玉珠介绍,宋慈认识粥铺老板明叔。展杰从世亮口中得知秀秀配戴的玉佩不见了,展杰与众捕快遂四出寻找失去的玉佩,竟在当铺发现子龙曾将秀秀的玉佩作抵押,子龙成为杀秀秀的嫌疑犯,不久展杰拘捕子龙。樵夫在公堂指出曾在河边见到子龙与秀秀在河边谈及怀孕一事,令子龙嫌疑更大。子龙提出在城西赌钱时曾见丹凤,但她在公堂作供却说没有,二人对骂,最终子龙受刑,一时说出见过一个手执「美人出浴扇」的女子。宋慈与玉珠到樵夫家查案,发现樵夫是撞聋。展杰四出寻找携扇女子。得知国色天香楼的妓女白如梦曾购买此扇,遂往查探,岂料被当嫖客,更没有钱付花酒钱,其父展坚得悉此事大怒。如梦说出曾遇一位与自己拿著同一款式扇的女子,展杰等终寻到此女子——温玉宝,玉宝蒙头到公堂证明曾见子龙,子龙无罪释放。

第4集

宋慈答允做忤作

子龍丹鳳仇人見面份外眼紅,又再起爭執。

宋慈與世亮等在街頭搶屍。

子龍對宋慈說出玉珠與玉寶的關係,原來玉珠母秀嫻被玉寶母淑蘭陷害而被趕出家門。丹鳳往找玉珠遇上子龍,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二人又起爭執,宋慈以秀秀鬼魂嚇到他們停止爭拗。丹鳳到溫府打齋,見溫夫人面青唇白說:「救我!」其後更知秀秀本姓不是溫,世亮砌辭說夫人憶女成狂。展傑請宋慈覆驗屍體,但竟發現世亮已私自取回秀秀屍體,宋慈等在街頭要求世亮交出屍,大家爭持不下,驚動展堅,宋慈搬出「撿屍法則」中如被殺者未找出真兇,不能安葬,松山縣紀大人終在一堆公文中找到這法則,秀秀屍體終可再覆驗。

宋慈在秀秀背上找到傷痕,再加上聽到丹鳳所說秀秀本姓不是溫,展傑、宋慈和子龍決到溫府一趟,在府中書房找到殺人兇器,真兇終被捕。但兇手在公堂上繼續反駁疑點,宋慈遂讀出覆驗紀錄,兇手殺人證據確鑿終被繩之於法。紀大人聘請宋慈為忤作,但遭他拒絕。玉珠、子龍等討論宋慈為何不做忤作,湊巧外面雷電交加,宋慈想起為人伸冤令自己家散人亡一事,頭痛大作,更說:「我最憎做忤作,最憎對著死屍,最憎行雷閃電!」玉珠與人發生爭執,宋慈指玉珠不應擺出兇惡樣,更以自己慘事安慰玉珠,令她感動不已。丹鳳為生計到國色天香樓應徵做打雜,被嫖客誤為妓女,幸得如夢解圍。玉珠和丹鳳遇上玉寶及淑蘭,眾爭持不下,玉寶竟當眾扮可憐,子龍見狀為玉寶出頭。玉珠煲湯給宋慈飲,宋慈推搪時展堅再親自遊說他做忤作,為盡早還清欠玉珠的款項,宋慈答允再任忤作。

第5集

雨夜屠夫竟是宋慈?

展傑一見血即嘔吐大作。

子龍:「証據確鑿!佢真係雨夜殺手?」

斷足命案令鎮內人心惶惶,衙門疲於奔命仍末緝拿真兇。一夜子龍在等候玉寶時見宋慈經過,這時玉寶與淑蘭突然被幪面人襲擊,幸子龍拚死相救。宋慈則在巷中遇見幪面人,但未及擒拿。此時又一女子被割頸及斬足而死。宋慈驗屍時憑兇手斬足的手法及殘留的當歸氣味,斷定兇手應是廚師,遂找全縣廚師讓玉寶認人,但玉寶未能認出,案件膠著。子龍從宋慈的物件中找到當歸及紅鞋,認為兇手是宋慈。子龍打暈宋慈後去通知展傑。此時真兇來到正欲置宋慈和珠於死地,幸展傑等及時來到,真兇終於落網。子龍在玉寶面前吹噓捉兇手經過,玉寶知義莊多異鄉客屍體,但經費不足,玉寶認為是揚名的好機會,假仁假義說要搞齋宴起義塚,得鄉民讚揚。宋慈再次頭痛暈倒,被診斷出腦部有瘀血,若不清除會有生命危險,需用梅花神針救之,剛好神針傳人郡馬夏侯國棟在附近出遊。玉珠知道後決定帶宋慈求醫,卻苦無路費。當村民知悉後,立即籌錢給宋慈上路。好不容易才找到國楝,國棟施針後表示因部分針法早已失傳,他只能暫時控制宋慈病情,未能徹底根治,眾失望而回。回村後珠發現粥店老闆明叔竟是神針傳人,但他有難言之忍,未答應醫治宋慈。然在玉珠大力懇求下,明終於答允醫治宋宋慈,但玉珠必須保守秘密,不能透露明的身份,玉珠為求救宋慈遂答允。

第6集

明叔身份是太医

宋慈终於醒来,明叔谓尚欠数针便可医好宋慈,并劝宋慈既然天赋才能且多次不死,证明上天对宋慈另有安排,不应放弃生命,宋慈听後决心重新做人。宋慈得以不死消息传出,令国栋又惊又怒,并猜出谁懂得神针。国栋揭穿明叔身份,指出他同明叔本是师兄弟,而明叔原是太医,但在医治骁骑大将军时因落药太重令将军死亡,继而成为逃犯。国栋要求立即处死明叔,但众人力求要明叔必先医好宋慈。宋慈在听明叔的证供後,认为案件有可疑,决定为明洗冤。宋慈与子龙偷入将军墓地开棺验屍,反被少将军马伯豪与国栋捉住指二人图?不轨。宋慈被迫公开身份并念出他所写的验屍守则,但众人仍不信,国栋更大力阻止宋慈为明叔翻案,伯豪答允给宋慈五日时间让他的验屍守则由京城送到衙门以作证明。宋慈等奇怪国栋为何阻止翻案,认为将军之死另有内情。展杰与展坚赶到驿站找送手稿的士兵,双方发生冲突,为展杰抢去手稿并送往衙门。时明叔在狱中正要为宋慈施最後数针,国栋突领兵到来捉明往处斩,幸手稿送至,宋慈冒头痛写字以证明身份。当确认宋慈身份时,紫霞郡主到并力指宋慈是假冒,要求处斩明。在最後关头送手稿士兵表明身份,竟是十皇爷。宋慈身份终於得到证实,明终於可以翻案。宋慈重新验屍,他以煮骨法发现骨中竟暗藏毒针,?杀将军的是另有其人。

第7集

宋慈再成为提点刑狱司

十皇爷重审骁骑大将军之死一案,宋慈在覆验将军屍时发现有芒钉留在屍身,从而推断有人插赃嫁祸明,真凶终绳之以法。就在处斩时,紫霞郡主带同紫龙袍往救之,狂风吹起紫龙袍,真凶最後难逃天谴,众人劝宋慈留下为冤案伸冤,十皇爷著宋慈留在松山县担任提点刑狱司,宋慈最终答允。宋慈见到一玉佩酷似亡妻唐诗的遗物,慨叹玉佩已失,玉珠听在耳里决为他寻找。玉珠得知玉佩在一饰物店出现,即与丹凤前去,铺中遇到玉宝,玉珠为替宋慈取回其妻的玉佩而与玉宝冲突,丹凤更间接令玉宝面部受伤。玉宝告上衙门,丹凤被逼入狱三日候判。宋慈指自己心如止水,叫玉珠不必对自己太好,玉珠大为失望。玉宝著子龙引见宋慈,并归还玉佩,宋慈代丹凤向玉宝求情。公堂上,玉宝伤势痊愈,但亦不放过丹凤,玉宝要求丹凤赔偿一百两。丹凤大感为难。

斋宴举行前,富商关万福首次与玉宝见面,对她伪装的天使面孔大为欣赏。斋宴上丹凤提出以卖头发筹赔偿金,宋慈带头捐钱及富翁关万福支持,丹凤终可赔偿玉宝,丹凤向宋慈道谢他,也与子龙冰释前嫌。关府发生侍婢跌落井命案,宋慈调查证实关夫人诬衊侍婢偷玉珠钗,侍婢看不开寻死。玉珠帮侍婢化妆时不慎弄伤手,宋慈冷淡地叫玉珠自行治理。

第8集

子龙拜师失败

玉珠对丹凤诉说宋慈对自己的冷淡,丹凤说神女有心襄王无梦,玉珠帮展杰母吕氏弄乾净衣服,令吕氏对玉珠留下极好印象,吕氏欲撮合玉珠与展杰,令展杰与玉珠不自然。展杰在酒楼再碰见如梦,展杰多番回避,丹凤被嫖客留难,幸得如梦解围,展杰看在眼里,觉如梦有情有义。玉宝落选秀女选举,子龙以为玉宝欲跳崖轻生,连忙阻止。玉宝叫子龙拜宋慈为师,学习验屍技巧可日後成为提点刑狱可,更说将自己的将来交给子龙,子龙听後心如鹿撞决定发奋。子龙在众人前拜宋慈为师,宋慈初拒,後要求如有命案,子龙就要在宋慈面前验屍。子龙第一次验屍先遇上玉珠,後要带村姑路而所阻延,他不但迟到,更破坏现场证据及错漏百出,子龙所提的证据更被宋慈一一推翻,宋慈拒绝收子龙为徒,玉宝得知即嫌弃子龙。

玉宝遇万福,万福被其天使面孔吸引。吕氏向子龙打探玉珠的过去,宋慈在旁大赞玉珠,子龙质问宋慈为何要撮合展杰与玉珠。丹凤欲开食店但苦无资本,得如梦相助。万福向玉宝家提亲,玉宝为钱决嫁给万福为平妻,更在子龙面前撒谎说为父还债,子龙苦劝无效更被打伤。丹凤扶著受伤的子龙到河边,子龙诉说玉宝对自己如何重要。

第9集

玉珠与如梦被掳

子龙在丹凤前自责不能拜宋慈为师未能出人头地,更不能帮玉宝还债,丹凤以自己儿时惨况激励子龙。子龙著丹凤代为守秘,但宋慈竟在粥店教训子龙,子龙以为丹凤多口,即老羞成怒大骂丹凤。其实宋慈在阮家门口已目睹一切,已知子龙拜师目的。如梦见两女孩行乞,更信她们被拐子佬利用,如梦将女孩事告知众捕快,众取笑如梦愚蠢,惟独展杰相信,如梦向展杰说自己因被掳而买买落青楼,所以格外同情女孩。展杰知如梦身世非常同情,二人互生好感。吕氏与秀娴欲撮合展杰与玉珠,二人皆感不目然。玉珠撞破展杰与如梦约会而得知二人交往,决为二人掩饰。玉珠找展杰出外时遇上宋慈,宋慈在玉珠前赞展杰,玉珠故意赞同激宋慈。

展杰没空与如梦去查案,叫玉珠陪如梦,二人再遇两名女孩,遂跟踪她们,被拐子佬捉个正著,二女被绑架,匪徒向国色天香楼勒索,宋慈、展杰等大为紧张,叫丹凤扮做雪姨去交赎款,众捕快布下天罗地网活捉绑匪,岂料绑匪逃脱并捉了丹凤。子龙遇上匪徒偷?丹凤,子龙救丹凤而错手打死绑匪,绑匪临死前也不肯讲出二女下落,更说要她们陪葬。如梦、玉珠下落不明,众遍寻不获。玉珠以宋慈一定会救她们去激励绝望的如梦。宋慈不吃不休意图从匪屍找出二女藏身点的线索,为差点烧毁勒索信而大怒,焉知非福,竟得知匪徒藏身地在果园附近,众至一废屋,终发现二女藏身地,玉珠与如梦亦终於获救。

第10集

子龙向玉珠表白

商人失踪,宋慈与众捕快遍寻屍体不获,宋慈以猫食物来提点子龙,子龙再从以火炉悟出寻屍的方法,终找到商人屍体。玉珠与丹凤在宋慈面前大赞子龙,原来宋慈有心让子龙大显身手,在众人怂恿下,宋慈终答允收子龙为徒,宋慈一再叮嘱徒弟不要懒散。香姑说丹凤明年姻缘会到,虽然会有波折但不失为好姻缘。丹凤向玉珠透露自己会与属龙的男子配成一对,後来子龙送了一疋布给丹凤,更得知子龙属龙,芳心大喜。子龙不小心将证物绳结扔掉,徬徨间遇见玉珠,玉珠自告奋勇为他找绳结,子龙见状非常感动。丹凤得知绳结在垃圾堆中,即不理污糟为子龙寻物,但却一无所获,玉珠与子龙终找到绳结,二人开心不已,反而丹凤弄得一身污糟却被子龙冷落一旁。宋慈要玉珠帮助自己重组案情,著子龙抱玉珠扮吊颈,当子龙抱著玉珠时竟有异样感觉。

展杰与如梦在逛街,途中遇上嫖客调戏如梦,展杰与嫖客发生冲突,二人交往一事为展坚知道,他大力反对说欢场女子不会对人真心,展杰反驳,父子吵架收场。展杰欲替如梦赎身,但苦无一千两,展杰无奈。子龙与丹凤谈论展杰与如梦的事,借题发挥说向玉珠表白追求之意,丹凤得知自己无望即大为失望。子龙送玉珠手套并借意表白,但玉珠以为子龙开自己玩笑。

第11集

如梦要嫁商人

玉珠向丹凤说出子龙向自己表白一事,并表示会尝试与子龙发展,但丹凤反问她不是喜欢宋慈,为何还要接受子龙,玉珠说给自己及人一个机会。宋慈要子龙穿上特厚棉衣试跌落楼以验证一死者的死因,子龙捽下楼梯撞伤头,玉珠大为紧张,而子龙则说有玉珠在旁又岂会舍身受伤,宋慈与丹凤看在眼里感不是味儿。丹凤对宋慈说玉珠想与子龙认真地发展,宋慈听後大感失落。展杰与如梦私奔,被鸨母傲雪姨所捉,展坚赶至,傲雪看在展坚面上放过二人,如梦无奈对展杰说句有缘无份。玉珠带来钱罂要子龙储钱,为未来打算,更说为子龙补习验屍个案。如梦过往曾借一百两给一客人莫振声做生意,振声赚大钱回来找如梦,遇上嫖客袁日川为难如梦,振声言今次为如梦赎身及答允娶她为妻。如梦找玉珠与丹凤倾诉,说假如没有遇到展杰,她必会高高兴兴跟振声走。

宋慈与玉珠在街上遇上一乞儿婆,二人不约而同送饱给婆婆吃,婆婆说二人有缘并各送一只蝴蝶结留念。展杰单思成病,吕氏见状责怪展杰爱的如梦根本不爱他,更说出她将会嫁人,展杰知道即往找如梦,如梦为了展杰前途狠著心说自己不爱他。如梦一觉醒来,竟发现振声死在身旁。

第12集

丹凤对子龙萌爱意

如梦就振声命案作供时,展坚处处针对,一口咬定如梦是凶手,展杰为如梦辩护,父子大吵一场。展坚反指展杰是凶手,幸得宋慈和子龙为展杰作证。展杰无意中发现案发现场有特别香味,而宋慈和子龙亦发现屍体上的伤口有可疑,认为凶手另有其人,绝非如梦。子龙邀请玉珠同去看飞星,玉珠拒绝,子龙失望,独自前往观星,巧遇丹凤,二人渡过一个浪漫的晚上,丹凤对子龙心生好感。翌日,宋慈和玉珠发现子龙因通宵观星而未能完成振声的验屍报告,对他大加斥责。时展坚在凶案现场屋顶上发现凶器,凶器竟由如梦的丝巾所包裹,展坚马上拘捕如梦。展杰不满,父子再起争执,展杰誓言找出真凶,为如梦讨回清白。玉珠迫子龙温习,子龙因吃丹凤所煮的燕窝粥後肚泻,玉珠认为子龙说谎,丹凤为证明子龙清白而吃下粥,果真肚泻,宋慈笑丹凤为帮子龙不顾一切。明叔设法医好展杰的怕血症,终令展杰克服老毛病,众笑展杰这是爱情的力量。玉珠遗失蝴蝶结,大为紧张,宋慈看在眼内,竟把自己的蝴蝶结送给子龙,玉珠大感不满。时明叔引证振声所送的燕窝是假货,宋慈发现新线索,令案情有转机。子龙推断振声身上的血液是混合了动物的血,振声可能曾被移屍。

第13集

丹凤、子龙、玉珠情陷三角

宋慈请玉珠、子龙、丹凤和展杰一同验血,并与不同动物血液比对,证实振声身上的血是猪血混和人血。丹凤想起振声被杀当晚粥店的猪红少了,众人於是往粥店後巷找寻证据,果然在墙壁上发现血戒指印,确认振声曾被移屍,更推断出凶手以迷香迷魂如梦及丫环,再杀害振声。根据多项证据,宋慈终於查出谁是凶手,凶手知身份败露,正想逃亡之际,展杰克服怕血腥毛病,把凶手擒获。经此案後,展杰和展坚父子关系得以改善,但展坚仍未能接受如梦。子龙难得休假,向玉珠以剃面为借口,跑到赌坊赌钱,结果大败兼忘记剃面。败北後巧遇丹凤,丹凤为免子龙被玉珠责备,答应替子龙剃面。二人独处时,不自禁对对方动心,子龙问丹凤应否继续同玉珠一起?丹凤默然赶走子龙。後子龙归还丹凤耳环时,情不自禁地拥抱丹凤,二人难舍难离,又感有负玉珠,心感矛盾。

玉珠同宋慈谈感情问题,玉珠谓同子龙性格不合,与子龙一起好像凑仔,宋慈加以安慰,并告诉玉珠,从来没当她是;猪,希望她不要轻言放弃,玉珠听後感到释然。宋慈在验屍时,因心情好跟子龙开玩笑,但子龙因感情烦恼而未能开怀。苦力朱顺意外堕崖而死,宋慈对死因有所怀疑,众人推断朱顺的美艳妻子李玉贞可能是凶手。

第14集

玉珠成全丹鳳

丹鳳為姐妹情決定同子龍分手。

子龍向玉珠坦言,謂愛上丹鳳。

宋慈以妙計找出殺朱順的兇手,就是其妻的姦夫。子龍慨嘆朱順與玉貞不相襯,錯誤結合才引致這宗情殺悲劇。子龍掛念丹鳳,情不自禁往粥店探望丹鳳,更偷偷以字條約丹鳳見面,但字條巧合地一先一後被宋慈和玉珠看見,宋慈發現丹鳳與子龍有曖昧,不欲傷玉珠心,而刻意隱瞞,可是玉珠錯摸地去到約會地點。丹鳳與子龍見面,子龍再次表明愛意,丹鳳堅持不能有負玉珠,寧願與子龍一刀了斷。宋慈與玉珠聽到二人對話,又驚又怒。玉珠找子龍質問,子龍坦然表示所愛的是丹鳳,求玉珠成全。玉珠找丹鳳問個究竟,丹鳳表明不會為子龍而傷多年姐妹之情,玉珠反謂同子龍性格不合,彼此難有發展機會,所以沒有因丹鳳與子龍相戀而不快,反而祝福對方得到幸福,二人冰釋。丹鳳終於可以同子龍成為一對。

媒人為玉珠做媒,竟當面話玉珠不嫁傻子便無人可嫁,玉珠大怒並怨自己為什麼一定要嫁人,宋慈好言相勸。丹鳳告訴玉珠謂宋慈暗戀玉珠,時玉珠見宋慈收起自己的東西,芳心暗喜。子龍愛情得意,努力為仵作考試用功,期望可以令丹鳳過好日子。幾經辛苦子龍終於成功通過,正式成為仵作,子龍在慶祝會上多謝宋慈的教導和丹鳳的支持。後子龍巧遇已嫁入關家當填房的玉寶,玉寶送子龍一道平安符,令子龍心如鹿撞。

第15集

子龍初登場當仵作

子龍得宋慈認同,不禁得意洋洋。

萬褔暴斃,子龍獨挑大樑當仵作。

玉寶在觀音廟遇上關夫人李氏,遭李氏奚落,子龍看不過眼為玉寶抱不平,李氏反指玉寶勾三搭四,子龍大怒,而玉寶假裝默默承受,子龍多謝玉寶當日提點自己拜師學驗屍。時鄰縣發生天災,大批孤兒流離失所,如夢不忍,遂找富商關萬褔捐錢興建慈幼局,萬褔一口答應並借出大屋。如夢與玉寶往大屋視察建築進度,遇上工匠意外死亡,宋慈與子龍負責驗屍。子龍表現出色,得宋慈認同又能在玉寶面前一展身手,不禁大為興奮。時方州爆發瘟疫,宋慈和明叔奉命前往調查,宋慈把驗屍重任交比子龍。宋慈一離開即發生兇案,萬褔突然暴斃,子龍前往驗屍,認為萬褔是死於馬上風,但李氏認為子龍與玉寶有私情,不接納子龍的判斷,堅持等宋慈回來再複驗。宋慈和明叔在方州查案,發現死者死在牢房中,懷疑死者可能死於集體中毒,而源頭來自溪邊的屍體,案件真相水落石出。時經略使高雲軒到疫區調查,對宋慈相當賞識。展傑發現關家案發現場有奇怪香味,調查下得悉玉寶的丫環曾買波斯香料「依蘭依蘭」和「到手香」,心感玉寶有可疑。時玉寶約會子龍探聽案件消息,子龍安慰玉寶案件快將結案,二人見面,被路過的丹鳳見到。

第16集

宋慈向玉珠提親被拒

玉珠迷糊地主動親吻宋慈。

宋慈手持亡妻遺物,問她倆同意他同玉珠否。

丹鳳試探子龍,子龍隱瞞曾見過玉寶,丹鳳傷心。宋慈知子龍曾同玉寶見面,怒罵他不應同案中人討論案情,子龍認為是丹鳳告發他,對丹鳳心生怨恨。宋慈在研究香料時,玉珠到來探望,她因受香料影響質問宋慈為何不肯承認愛自己,更主動親吻宋慈。宋慈謂玉珠受香料影響才會吻自己,時展傑和明叔到來,謂弄錯了香料,二人親吻是出於真情而非迷亂。明叔謂二人姻緣是上天注定。宋慈對新感情心存顧慮,便往海邊問兩位亡妻應否同玉珠開始,故意遺失蝴蝶結和玉佩以測試二人緣份,幾番巧合,蝴蝶結和玉佩竟由玉寶交回到宋慈手中,證實二人確有緣份。玉珠見玉寶同一男子擁抱,正欲看清底蘊,玉寶情急之下傷了玉珠的面頰。宋慈正欲向玉珠表白,玉珠因失血太多而暈倒,宋慈抱玉珠跑了四條街找明叔醫治。明叔謂玉珠會毀容,宋慈仍答應娶她,玉珠認為宋慈是同情她而拒絕婚事。宋慈懷疑玉寶同萬褔的弟弟萬安有染,設計安排丹鳳與如夢試探玉寶和萬安,萬安果然中計。明叔同宋慈講有草藥能治好玉珠面上的傷,宋慈立即上山溪找藥,不慎跌落山洞及被蛇咬傷,玉珠擔心得要死,明叔謂這只是試探二人感情的苦肉計,更勸二人要珍惜眼前人,宋慈向玉珠提親,玉珠答允,眾人祝福二人。

第17集

子龙甘为玉宝作证

玉宝在万褔死後即提出分家,李氏反对,其後李氏发现自己有身孕,意欲重掌家中大权,玉宝与万安觉得分家一事更难实行,玉宝心生一计,决定杀害李氏。玉宝以心情烦闷为由约子龙深夜把酒谈心,席间玉宝灌醉子龙,乘机赶往李氏所住的观音寺,展开杀人毒计。李氏在睡梦中惨被烧死,时丹凤经过观音寺,隐约见到一个貌似玉宝的背影匆匆走过後,再见寺庙起火,心生怀疑。命案发生後,宋慈请玉宝认屍,子龙主动为玉宝当时间证人,丹凤反指曾在案发现场见过玉宝,但子龙谓丹凤是因为妒忌才指证玉宝,丹凤难过。如梦无意中见到玉宝同万安因子龙而争执,众人认为二人有可疑。宋慈与展杰用狗来做实验,试出案发现场的波斯香料本身无毒,但混入益多散後会令人血脉波动,宋慈认为玉宝杀夫嫌疑最大,但子龙坚持案发当晚与玉宝一齐,玉宝无可能杀人,宋慈决定找如梦试探万安。

如梦请万安食饭,并说要点起玉宝所送的波斯香料,及吃掉她送来的牛展,万安大怒,直言玉宝狠毒,并立即找玉宝算帐。在二人争执期间,宋慈等人来到,揭破二人奸计,万福命案终於侦破。子龙对众人隐瞒他调查玉宝一事大为愤怒,认为众人小看自己,但宋慈及丹凤反指子龙早已被玉宝美色所蒙蔽,不能客观调查,子龙一怒之下愤然离去。

第18集

玉宝、万安被处死

子龙对宋慈和丹凤等人的隐瞒和嘲笑大为不满,决意离开松山县,并发誓不出人头地绝不回来。玉珠父丞昌和淑兰向玉珠母女求情,要求玉珠向宋慈代玉宝求情,免其一死,但玉珠表示无能为力,淑兰大怒,指玉珠母女自私及一定会向二人报复。玉宝终於被处死,淑兰伤心而疯癫。秀娴见玉宝惨死,内心不安,每晚梦见玉宝被吓至吐血。宋慈决定与玉珠成婚,秀娴安慰,淑兰却诅咒二人会有报应。一日淑兰放下落咒棺材在玉珠家後离去,刚好遇上往玉珠家替秀娴医病的明叔。後纸扎铺发生大火,秀娴与明叔惨死,秀娴在断气前将鸳鸯枕送给玉珠,并祝福她有好姻缘,玉珠伤心欲绝。众人在案发现场发淑兰留下的落咒棺材,逐认为命案一定是淑兰为报复所下的毒手。但宋慈替明叔及秀娴验屍後,发现明叔身上有骨折、颈有多项瘀伤及死後遭鞭屍,但秀娴身上并没伤痕,加上明叔比秀娴早断气,从而认定凶手目标是明叔而非秀,故凶手未必是淑兰,众人疑惑。

玉珠在街上遇到淑兰,欲带她往衙门,淑兰反抗,二人纠缠追逐至郊外,玉珠失去淑兰踪影。失望之际,不慎撞倒老妇孙婆婆一同滚下山波。二人幸好没受重伤,孙婆婆带玉珠回家,给她换上清洁衣衫。二人谈得投契,孙婆婆更替玉珠摸骨,指她命硬一生会遇上不少灾劫,须事事小心。

第19集

玉珠涉嫌杀害淑兰

淑兰屍体被发现,玉珠成嫌疑犯,展杰上门拘捕她。宋慈为淑兰验屍时发展她死前曾被奸污,案件有可疑。时高云轩巡视松山县,并带回离开已久的子龙,子龙被云轩提拔为司理,宋慈恭喜他,但子龙反应冷淡。云轩请子龙复验淑兰屍体,子龙推翻宋慈的判断,发现屍身上有榉树汁,假意做成被打伤的伤痕。宋慈表明并没涂上榉树汁伪造证据,以洗玉珠杀人嫌疑,云轩建议宋慈应避嫌,不应再调查这宗命案。宋慈再三问玉珠案发当日所发生的事,玉珠想起曾遇上孙婆婆,但众人往树林寻人时,郤找不到孙婆婆和她的木屋,宋慈更觉可疑。久别重逢,子龙一反常态对众人非常冷淡,更指责展杰没替玉珠验打斗伤痕。丹凤喜滋滋去找子龙,但子龙只是冷淡打发她,丹凤失望。

子龙带人到玉珠家搜查,发现孙婆婆给玉珠所换的衣衫,衫上更染有血液,玉珠被收监。宋慈为玉珠辩护,反指孙婆婆身份有可疑,似是一个大圈套,一切有幕後高人指挥策划。後宋慈在纸扎铺调查时遇上刺客攻击,手部受伤。丹凤与香姑发觉云轩行动有可疑,逐加以跟踪,竟发现云轩往城郊与紫霞郡主会面,幕後主?开始现形。玉珠在狱中意志消沈,为免连累宋慈,叫宋慈取消婚约,但宋慈拒绝,并安慰她说一定会找出真凶,还她清白。

第20集

子龙指证宋慈杀人

宋慈求见郡主,查问她回松山县的原因,郡主淡然说只为悼念国楝死忌。宋慈推断郡主可能是幕後主?,特意约子龙会面,向他表明一连串命案是冲著自己而来,子龙只是敌人利用来报仇的棋子。子龙听後不服,反驳宋慈是妒忌他飞黄腾达,胡说八道只想打击他的自信。宋慈无奈,决定想办法对付郡主。宋慈叫玉珠假意向郡主求情,借机试探,但未能问出端倪。全县村民都怀疑玉珠是凶手,玉珠担心,宋慈不断安慰,叫她不要轻言放弃。玉珠借机会撮合展杰与如梦,展杰感激。展坚见如梦心地善良,为孤儿请命不遗馀力,终於放下成见,接纳如梦。

七叔在常满粥找香姑辟邪,对丹凤说见到淑兰死前与玉珠同往紫竹林,丹凤大喜,并通知宋慈找到证人。宋慈立即去牛头山找七叔,但找到的只是七叔的屍体,时云轩手下丁副将率领展坚到来,力指宋慈杀害七叔,宋慈百词莫辩。展杰往紫竹林搜查时遇上玉珠,更发现玉珠的削竹刀和竹筒,证据对玉珠不利。公堂上,子龙指证玉珠是杀人凶手,宋慈为她辩护并加以否认,子龙反指是宋慈助玉珠杀淑兰,更杀七叔灭口,因宋慈熟悉屍体结构,深明医理,可杀人於无形。宋慈听後怒极,逐找少将军伯豪来当证人,证明自己无杀七叔。宋慈洗脱嫌疑,但玉珠郤苦无证据以示清白,须被收监,众人担心不已。

第21集

宋慈与玉珠被判死刑

丹凤质问子龙为何冤枉玉珠是凶手,子龙反向丹凤表白,谓心系於她,渴望与她分享现时成就,丹凤不知所措,子龙竟迷晕丹凤成其好事。玉珠在狱中受尽酷刑,宋慈不忍,逐对子龙保证只要他能替玉珠翻案,可把官位让给他。子龙再验屍找出新证据,要求云轩代为引见郡主。子龙以新证据跟郡主交易,要求取代宋慈当提点刑狱司,郡主则要宋慈的人头。

子龙答应宋慈与他合作,二人找到沾有毒液的银针与竹筒,翻案有望。公堂之上,子龙出卖宋慈谓杀七叔的凶器上有宋慈指纹,宋慈早料到他有此一著,反咬子龙一口。

子龙恐吓丹凤不与他合作出卖玉珠,她与香姑便有危险,丹凤无奈答应。丹凤替十皇爷传口讯约宋慈在渡头见面,另一边厢,黑衣人劫走狱中的玉珠,并送她到渡头找宋慈,时云轩到指宋慈劫狱杀人。

公堂之上,丹凤拒替宋慈作证,结果二人被判处斩。宋慈要求在狱中与玉珠成婚,被郡主阻止。处斩当日,十皇爷与伯豪劫法场不果。当子龙献上宋慈人头给郡主,展坚到谓宋慈身上有毒不能接触,郡主与子龙中毒,时宋慈和玉珠出现,迫使郡主讲出真相。郡主临终前以刀刺宋慈,玉珠为救他而代挡一刀,性命危在旦夕。宋慈认为自己是天煞孤星会克死玉珠,毅然离开,玉珠康复後决意上路找宋慈,两人能否相遇,改变命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