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讲述从古有冰人,今有红娘开始,在唐朝年间,有三位号称天下第一媒的冰人,走遍江湖以撮合天下有情人,最后终获册封为“金牌冰人”。 长安鼎鼎大名的林家重金招婿,各方媒人莫不垂涎。为人无赖但重情,自号“金鹊桥”的全家福(马浚伟)与同在私媒界中享负盛名的“金葵扇”连百合(张可颐)初次交锋,出身世家的杨州神捕高斐(陈豪)是两人的争夺对象。双方各不相让,官媒令狐喜(盖鸣晖)因而有机可乘。然而斐心中另有所属,乔扮男装的喜最终没能坐收渔人之利,反却爱上了斐。为了世袭官媒之位,又怕欺君犯上,喜只好将爱意埋藏。

分集剧情:
第1集

  令狐策自得一奇梦後,自此世代为「官媒」,其後人令狐峋有妻慧娘,可惜产下三名都是女儿,恐无子嗣继承,遂立下人云娘为妾,惜事与愿违,慧娘为安慰病榻中的令狐峋,讹称云娘生下的是儿子,令狐峋为子取名喜,不久便含笑而终。从此,令狐喜便被慧娘当儿子抚养,长大後承任为官媒,连云娘亦被蒙在 鼓里。     富户林昌龄为女翠贞招婿,托令狐喜招揽一品大媒撮合婚事,众受万媒金所吸引,争相到来;有「金葵扇」之称的连百合遇上自称「江宁第一金葵扇」的邓欢,二人各不相让。邓欢为还赌债,媒金志在必得 。百合正为觅理想人选苦恼时,高斐带著刻有「辛」字的玉佩到访,请求百合父连庸协助寻人,百合见他文武双全,心生一计。翠贞在红娘子庙放风筝觅有缘人,众大媒率应选公子们夺风筝,令狐喜与高斐飞身取挂在树上风筝时,高斐救了令狐喜,令狐喜对他留下好印象。邓欢得悉高斐原为神捕,扮鬼扮马令他误会寻访梦中人正是翠贞,并托自己为媒。百合与邓欢为谁是高斐媒人争拗不断,高斐不胜其烦,托令狐喜做媒,众错愕 。

第2集

  众人押下重注在邓欢身上,当知道高斐托令狐喜为媒,即前来找邓欢晦气,而大债主亦到来追债,邓欢惟有与舅父平安易容逃亡。令狐喜为免高斐被他人滋扰,接待他在府中暂住,令狐喜的三位姊夫因买下重注在高斐身上,殷勤款待。百合为找合适人选参加林家选婿而苦恼,闻令狐家中人贬私媒的言论,不忿还击,刚巧令狐喜路过,即以巧言令百合反中自己所设圈套,要随便找人亦被林家选为婿,气煞 。     邓欢与平安图以假兰亭字帖骗财,被百合发现及破坏,二人再度结怨。邓欢意外救了欲上吊的翠贞,百合方知邓欢原名邓仲,而翠贞亦对他存好感,心生一计。贵利荣逼邓欢仲文卖身还债,邓欢得悉要做阉人,大惊,时百合出现将他的卖身契买下,并要他参加林家选婿,并由她做媒,邓欢无奈接受。翠贞托侍婢送来比试题目给仲文,百合大喜。高斐参加比试前遭暗算,令狐喜使计找出真凶。高斐在首回合技胜一筹,胜出,反观邓欢却在两场中均告落败。第三场,邓欢以为昌龄会以李白之诗为考题,没料昌龄另设考题,邓欢大失预算。

第3集

  昌龄以金昌卫的唯一一首诗将众人考起,高斐却轻松念出诗句,再胜一场。第四场昌龄要考众人谋略,从画中提示找出翠贞的玲珑玉佩,百合教家福死跟著高斐,家福再使诈取得玉佩,终胜出一场。第五局打马吊,岑公子出千令家福没机会吃,家福决成全高斐,获昌龄欣赏其牌品,家福再胜一场,与高斐同分。最後决胜局是由翠贞亲自挑选,家福向翠贞吟的情诗不押韵,百合大皱眉头,高斐边吟诗边取出「辛」字玉佩,翠贞直言并非他的意中人,高斐得悉被愚弄,转身离去,家福自动雀屏中选。     百合见家福紧张催促令狐喜尽快批核婚书,且前言不对後语,及後更发现平安有过目不忘之本领,遂对家福身分起疑。过大礼之日,百合到林家指家福的户籍是伪造的,坚持要他退婚,家福不肯,时翠贞的爱人刘世光至,愿娶已毁容的翠贞,家福答应退婚,但要当二人媒人,昌龄无奈答应。百合思前想後感事有蹊跷,找家福对质,终得悉一切是他的布局,恨得牙痒痒。高斐欲离开长安城再觅意中人,令狐喜依依送别时,高斐忽闻意中人身上的铃声,追寻不果,决定留下。平安被翁家侍婢辛想想一推,撞毁翁文正准备送进宫作郡主出嫁之用的沉香木,家福无奈向百合购买另一沉香木,百合索价一万 。

第4集

  家福因一句「嫁唔出」被百合怒掴至颈项也歪了,深信此为百合的死穴。高斐决定留在长安城,自荐当官媒的媒探,令狐喜的大姐夫程德认为他存心抢自己饭碗,不悦,令狐喜却明白他此举为可名正言顺寻访意中人。家福在百合门外摆档抢其生意,又改绰号为金鹊桥,气坏百合。想想因令家福破财,请他与平安吃饭赔罪,二人发现她食量惊人,侧目,终明白她力大无穷的原因。府尹屈仁恃势压逼令狐喜替其女儿宝如向文家说亲,令狐喜以接文、翁两家说亲在先拒绝,惹怒屈仁。云娘等积极为令狐喜挑媳妇 ,慧娘恐令狐喜身分被揭,刻意诸多挑剔。     高斐藉媒探之职,四处打探意中人,不果,终凭一句「力大无穷」,找到想想,可惜想想竟早已把他忘掉,高斐沮丧。高斐决定守候想想,令狐喜大感不是味儿。想想突然请家福替其小姐玉兰作媒,但对象竟是一只鹦鹉。玉兰说出与鹦鹉有宿世姻缘的经过,家福看在媒金份上答应为她寻「鹦鹉郎君」。家福巧计令玉兰说出真相,原来玉兰与穷书生唐文笙两情相悦,不料文笙上京赴考後,文正便决定将她许配给文家,情急下才想出此缓兵之计,家福遂使计令文正向文家退婚。文笙果然高中状元,家福替玉兰到唐家说亲,惊见百合早来一步替屈家说亲。

第5集

  家福鬼话连篇希望唐父能成全文笙与玉兰,唐父却以文笙刚高中状元,恐开罪屈仁而将家福赶走,百合暗喜。家福找百合讲数,却被她施计倒吊在林中。百合往屈家过文定,见宝如态度嚣张,又吩咐自己在唐家摆阵,好让翁姑日後听她的话,心中一凛。文笙与玉兰求助家福,家福竟提议二人私奔,并代为准备船只。家福在渡头苦候文笙与玉兰,却见百合前来,後从想想口中,推测二人准备殉情,大惊。百合终被二人深情感动,决与家福合作令宝如退婚。百合知道宝如迷信,心生一计。宝如被「鹦鹉郎君」吓坏,屈仁逼令狐喜彻查此事。程德到翁家查探,幸高斐出手吓退他,家福始知想想便是高斐的意中人。宝如请明灯大师驱邪,家福著想想请高斐帮忙。     屈仁发现宝如神秘失踪,大惊,最後在百合引领下,到「鹦鹉郎君」出没的树林找到宝如,宝如嚷著退婚。令狐喜责高斐为了想想,不惜有违职业操守,高斐却不言悔。慧娘得悉令狐喜与高斐泛舟湖上及彻夜饮酒,不安。家福与百合为争生意又争吵,家福被令狐喜一句「合则双利」所提醒,建议与百合合作。时百合父连庸回来,甫见家福即勃然大怒,并指他就是六年前骗婚及逃婚的负心汉,百合闻言即与家人一起围殴家福,家福力抗。

第6集

  家福与百合恶斗下终两败俱伤,双方到衙门要令狐喜主持公道,连庸指家福骗财逃婚,家福反控连庸布局逼婚在先,双方各执一辞,令狐喜指二人若不圆婚,便写休书解,不料二人又为由谁来写休书起争论,令狐喜按唐律判定由家福写休书。连庸给家福银两,著他尽快写休书,惹怒家福。家福以「准姑爷」身分在连家指指点点,实则以一纸休书要胁百合将其快将开张的冰人馆分一半给自己,百合在连庸规劝下,无奈答应。令狐喜按照「良贱不婚」阻止一对新人拜堂,结 果脚部受伤,高斐为他按摩及背她回家,二人更在破庙中避雨,令狐喜心如鹿撞 。     家福与百合经连庸调停,终达成协议。高斐得悉想想要随玉兰到敦煌,顿感晴天霹雳。高斐决定随想想远走天涯,气坏令狐喜。百合要家福按合约规定,由後门进出,家福气结,平安的一句话令他心生一计,成功令百合改变主意。家福与私媒原天霸结怨,天霸插赃嫁祸家福偷金牌,幸得高斐揭穿其诡计。家福提议以其名义替想想赎身,并收留她在冰人馆当学徒,高斐大喜,愿负担想想的一切开支。冰人馆开张,百合与家福为先挂上谁的牌匾起争拗。连庸建议改名,想想见百合与家福齐被绳子绊跌,笑言二人千里姻缘一线牵,二人灵光一闪。

第7集

  令狐喜、高斐到一线牵道贺,百合与家福揶揄官媒处处事墨守成规,令狐喜气结。天霸以破镜作贺礼,家福凭急才解围,天霸拂袖而去。百合与家福利用姻缘宝鼎内的花笺先行做配对,再藉举办花灯会招揽生意。平安寻找其姐的丹青时, 突然忆起小时候被姐罚的情景,发狂抄写「勤有功戏无益」,吓坏想想。家福细诉自己令平安受伤而心智偏差的经过,内疚,想想以平安现今心无杂念,才有过目不忘之能来开解他。令狐喜见高斐为了想想节衣缩食,没好气,高斐却语重心长劝她应该求变。花灯会上,想想误会家福拿的花灯跟自己配成一对,认为家福是其真命天子;另边厢,令狐喜拾得花灯,惊见与高斐所提的花灯也配成一对,吓得转身便走。     自花灯会後,一线牵生意滔滔,百合与家福大喜。令狐喜决心改革官媒,著三位姐夫按高斐规定办事,三人不悦。屈仁为世交荣显托令狐喜向范家提亲,令狐喜为替官媒争一口气,答应。百合遭一胡人撞倒 胡 人 以 虎 皮 赔 罪 , 吓 坏 百 合 , 家福闻胡人来向范家提亲,一怔。令狐喜与荣显到范家提亲,范大人说出心中隐忧,指三十年前曾与友人叶世昌许诺,日後替二人子女配婚,可惜世昌多年来音讯杳然,恐有违当日誓言,令狐喜决代为查探时,家福竟带胡人叶知秋到范家提亲。

第8集

  知秋告知各人自己与父世昌失散多年最近重逢,故延至今天才来提亲,又取出信物鸳鸯扣,范大人反对无从。令狐喜根据「官民不婚」阻挠知秋、芷荞结婚,家福哑口无言。百合指家福不熟唐律才被令狐喜有机可乘,家福遂向她求助,遭拒。家福见有人送来连庸订购的玛瑙镯子,心生一计。百合贪图媒金,竟请缨帮忙家福,二人根据边疆地图,向令狐喜指范、叶两家婚约不受唐律限制。令狐喜深心不忿,高斐却指一线牵准备充足,论据合理兼合法,劝令狐喜不应被官媒、私媒之分而蒙蔽理智,令狐喜更感气愤。令狐喜因见胡女卡梅被误当作小偷而灵机一触,指世昌早知范大人素来痛恨胡人,与胡人成亲产子是蓄意毁约,两家婚约应告无效。     家福欲改造知秋成为唐人,再以诗、书打动范大人,可惜范大人对胡人成见太深,加上知秋出言顶撞,计划失败,惟芷荞却对知秋留下好印象。百合与家福凭知秋一句「唐胡一家亲」,终成功说亲。百合向知秋取媒金,始发现被家福所骗。知秋路过救卡梅免入狼口,反被误会是色狼,令狐喜即以知秋带罪在身,拒绝在婚书上盖印,家福等气愤。高斐从左捕头手中取得采花贼留下的证物,怀疑是客栈老板张回,可惜证物最後却因平安救家福时弄毁。

第9集

  百合因平安弄毁证物,骂他做蠢蛋,後自知失言,欲找平安赔罪,却与家福发现他含泪留书出走。家福与百合赶往绝命岭,果然见平安坐在崖边,大惊,原来只是虚惊一场,不料二人意外滚下山坡,百合见家福受伤,助他上山,更将野狗吓退,家福感激告知没受伤真相,百合遂装伤令家福背自己上山,二人互生好感。高斐找到新线索,著想想到张回的客栈借宿诱他作案。是夜,张回果然有行动,高斐与家福发现想想被人从暗格带走,一惊,幸终寻至破庙,家福还意外救了想想,知秋终沉冤得雪。令狐喜虽受家人施压,仍视高斐如兄弟,不肯因他助私媒一事而赶他离家。知秋为办过文定而苦恼,家福遂利用他的婚礼向绸缎、金饰等商 寻求赞助。程德三襟兄弟往找珍宝轩何掌柜追讨欠债,何掌柜展示假金饰,令狐喜的二姐夫曹杰心生一计。     家福与百合往珍宝轩取金饰後到范家过文定,竟发现是假金饰,时程德三人到来调查,家福情急生智,反指三人带刀入宅不吉利,决择日再过文定,珍宝轩老板即往一线牵讨回金饰。高斐与想想得悉程德三人合谋陷害一线牵,可惜想想打草惊蛇,令程德等及早向令狐喜恶人先告状,高斐劝令狐喜正视程德等胡作非为,令狐喜却以为高斐被想想利用,二人决裂。

第10集

   一线牵被指偷龙转凤,被商户及客户前来要求退回赞助礼品及订金,家福与百合不知所措。荣显假意成人之美送银两给知秋作为过文定之用,知秋恐芷荞不适应大漠生活,亦自感不 可以给她幸福,决定退出,荣显暗喜。程德等三人指高斐离开後,便即有生意,令狐喜不悦。想想闻高斐摆擂台与人比武,知他因欠对手感失落,陪他拆招。家福邀请高斐加盟一线牵做媒探,高斐恐有违兄弟之谊,只答应查明真相还一线牵一个清白。     家福为挽回一线牵声誉,著想想在门前举鼎,又大派糯米鸡给坊众,可惜又遭程德三襟兄弟暗中破坏。百合感委屈,家福开解她,二人更分享最後一只糯米鸡,却被连庸看见,担心二人旧情复炽。高斐跟踪程德等到荣显家,发现荣显经常换随从,奇怪。令狐喜准备到荣显家主持婚礼,高斐来到指荣显有暴力倾向 ,令狐喜不信。新房内,芷荞与荣显合卺交杯时不慎打破酒杯,惨遭发狂的荣显殴打。令狐喜代范家向荣显提出退婚,屈仁指退婚有违唐律及有损官媒声誉,除非令狐喜承认失职,令狐喜矛盾。令狐喜在海边遇高斐,坦言追悔莫及,不过为了令狐家声誉及唐律所限,不得不送芷荞返荣显家。令狐喜送回疯疯癫癫的芷荞,荣显终愿意休妻。高斐赞赏令狐喜,二人畅饮,前嫌尽释。

第11集

  令狐喜带三位姐夫向家福与百合赔罪,并指会出公文公告天下还一线牵清白,百合大赞令狐喜光明磊落。知秋因在途中闻芷荞因成疯妇被休而折返,往见芷荞,更声言一生照顾芷荞,家福看出事有蹊跷,巧计试出二人真情,范大人有感知秋才是佳婿,答应二人婚事。连庸看到家福握著百合的手,怒责家福,又逼他发毒誓。令狐喜见知秋、芷荞婚书,终明白婚嫁无一定法则,决不按常规程序,加盖官印作实。屈仁、荣显得悉此事後,深信芷荞一夜疯癫是令狐喜的诡计,深感不忿。     知秋与芷荞返大漠当日,左捕头来捉芷荞到疯人塔。令狐喜往找屈仁问个明白,屈仁逼令狐喜承认错判芷荞为疯妇犯夫而引咎辞职,否则芷荞便需终生囚於疯人塔内,令狐喜进退两难。令狐喜得高斐开解,决定公开宣布自己犯错而辞官,众冰人哗然,百合与家福却对他的决定表示支持。知秋来报指芷荞被荣显强行带走,令狐喜、家福与百合到荣显家理论,屈仁以芷荞非疯妇,休书未生效,三人气愤。高斐调查得知荣显发狂原因,家福等见平安打破茶杯,灵机一触。结果,荣显放弃芷荞,但一线牵却因此开罪了荣显的舅父秦太尉。高斐与令狐喜谈心中理想对象,二人互感异样。高斐惊觉自己喜欢了令狐喜,苦恼,找家福倾诉。

第12集

  家福测试高斐,断定他并没有喜欢男人,只要有理想对象便会回复正常,遂著想想跟他学剑。程德等三襟兄弟於新官媒上任前,拒绝处理婚书事宜,气坏家福、百合,二人回家途中,家福被一老妇九奶奶指偷梳,幸一节妇杜月娘出现替他解围,家福与百合见九奶奶受 伤, 遂送二人回甜汤店,从老板蔡尧口中,方知月娘与老妇关系。家福与百合均对对方有意,惜心结难解,致恶梦连场,二人不约而同先後往储物室试戴凤冠及绣球,却恐一错再错,不肯坦承心事。令狐喜见想想练习高斐的「灵犀剑法」,上前指点。     高斐与令狐喜到蔡尧的店子吃糖水,时蔡尧同父异母兄长蔡庆至,指他没承继权,要将店收回。令狐喜出示三份证明九奶奶身分的文件,要新任官媒天霸判断是非,天霸却判九奶奶是妾而非继室。令狐喜与高斐几经辛苦方寻到当年见证人陈水、又找来当年通胜,终辩明九奶奶继室身分。九奶奶与月娘的翁姑欲撮合蔡尧与月娘,惜要除去月娘节妇之名,方可成事。程德等三人欲保官职,与屈仁打马吊时,频频松章,岂料堕进屈仁圈套。令狐喜宁舍弃百年家业,替三位姊夫还债。令狐喜解带著御赐牌匾「冰人世家」与两母离家,被坊众指指点点,幸家福、百合及高斐带同大轿到来,邀请她加盟一线牵 。

第13集

  令狐喜加盟一线牵任私媒。连庸为撮合令狐喜与百合,讨好慧娘及云娘,家福看不过眼,与连庸生口角。想想从平安口中,得悉高斐对自己有意,大惊,唯有以包表达心意,高斐内心亦明白想想非知音,释然,二人终结拜为兄妹,回一线牵告知众人。百合拿画像给蔡尧说媒,九奶奶却认定无人能及月娘。百合及家福遂回家与众商量,希望能替月娘除去节妇名 号,让她得到幸福。令狐喜绘影绘声示范以美人救英雄之计,令屈仁在节妇除名书上盖官印,众对她的表现感愕然。万料不到,屈仁并没中陷阱,反而救了月娘,更被月娘美色迷倒,主动建议为她除去节妇之名。天霸见屈仁热心替月娘除去节妇之名,恍然。月娘要待冬至皇榜张贴时,方正式除去节妇之名,但家福与百合已暗中著手筹办婚事。天霸从大夫陆回春口中得悉月娘准备与蔡尧成亲,告知屈仁。     天霸插赃嫁祸,再串通回春以「节妇私通」罪名指控月娘,要将她与蔡尧浸猪笼,百合即提议为月娘验证其处子之身作为抗辩,不料月娘坚拒,更撞柱求死,吓煞众人,当百合知道内情时,自责冲动累事。高斐查得回春四出募捐善款的实际用途後,再从想想的腊味饭得到启发,终令月娘沉冤得雪。众人兴致勃勃为月娘、蔡尧筹备婚事之际,天霸以「逼嫁节妇」罪名,前来将家福与百合囚禁。

第14集

  家福、百合得悉皇榜并无除节妇名号一事,竟欲反告官员出错,惜被驳回,还遭褫夺冰人资格,一线牵亦被查封。众想法子救家福与百合,想想竟打算劫狱,被高斐阻止,更指惟有用唐律方可替二人脱罪。百合娇生惯养,受不住牢狱之苦,家福开解她。月娘带同节妇文书到来,希望帮助恩人脱罪,众得悉当年便是秦太尉所处理,深信是秦太尉为荣显一事仍怀恨在心,从中作梗。令狐喜找来十五年来大事年表,击鼓申冤,欲以习俗指月娘当年冥婚无效,惜无功而还,更连累高斐受廷杖之苦。家福舍身替百合喂蚊,百合大受感动,二人感情大增,却因面子问题不肯承认。     高斐击鼓鸣冤,一线牵众人策动群众向官衙施压,以守节年期为由,指月娘根本未合节妇资格,屈仁恐连累秦太尉,无奈释放二人,众高兴不已。家福暗中相约百合到红娘子庙,翌日,二人悉心打扮赴会,却遇上高斐、令狐喜与想想,尴尬万分。皇上为繁衍人口,下配婚令,凡适婚者须在一年内成亲,一线牵各人鸿图大志,却被平安一句话,扰乱心神,辗转难眠。家福、百合因到红娘子庙求签相遇,家福装作轻松相约一起放风筝,百合为应否赴约而问卜。百合几经挣扎,终决定赴约,家福见百合前来,即割断风筝红线,没料到风筝竟被想想拾得。

第15集

  家福跟百合解释,并没相约想想,百合佯装大方,指二人有缘份,家福失落。配婚令一下,一线牵生意滔滔,众人疲於奔命,高斐见状提议分工各施其职,家福不满安排,连庸却赞不绝口,百合即暗示二人可在十里亭会面。家福在十里亭等候百合,不料,来人竟是想想,百合远远看见二人互相搀扶著回家,失落。众见七彩流星划破夜空,高斐说出七色玲珑石的传说,令狐喜却认为只是一般天文现象。高斐、令狐喜在市集见一乞丐出售玲珑石,高斐为助人决不理石的真假,竟见玲珑石是真的,可惜与令狐喜一试,即发现两块都是阳石,大失所望。家福从小孩手中购得玲珑石,欲赠予百合,却错送了给想想,苦恼。云娘与连庸欲撮合令狐喜与百合,做酒酿丸子给二人吃。     另边厢,家福带高斐喝花酒,选择女伴,不果。令狐喜与百合醉酒,在喜事房闹著戴凤冠,不知不觉双双堕进梦乡。百合醒来以为被令狐喜占便宜,眼见杀她不成,竟欲自尽,令狐喜逼不得已说出身世秘密。众人闻争执声而至,只见令狐喜压在百合身上,高斐、家福大受打击,连庸坚持要令狐喜负责任。令狐喜与百合、高斐与家福分别到林中倾诉心事,家福见百合跟令狐喜在一起,醋意顿生,百合顺势即以令狐喜来刺激他 。

第16集

   高斐於市集遇上女扮男装的兵部尚书千金包蔚蓝,却误会她是窃贼同党,二人不打不相识。蔚蓝与令狐喜乃世交,蔚蓝以白画一幅要高斐题诗,高斐赋诗一首,蔚蓝赞赏,并说出其择偶条件,令狐喜正自荐替她说亲时,天霸出现,更指已为蔚蓝过文定。蔚蓝见天霸盛赞其未来夫婿秦朗文武全才,遂女扮男装查探他,岂料发现秦朗低俗无耻,更被他所骗,喝下五石散而堕楼,幸高斐路过及时将她救回。蔚蓝要解除婚约,高斐决从侦查五石散入手。天霸见家福无故出现於秦朗的粮油店,起疑。     高斐要查官衙仓库,屈仁早有准备,但终被高斐智破秦朗、天霸的勾当,秦朗突发难,高斐为救蔚蓝,未及关心令狐喜脚伤。高斐意外发现令狐喜缠身用的长布,奇怪,幸慧娘及时而至解围。连庸找家福为百合与令狐喜做媒,家福开天索价发泄。平安为哄想想,使计骗家福到郊外见她,想想虚弱地说自己被蛇咬,家福却误会她博同情,欲跟她说清楚时,竟遭蛇咬,想想舍身替他吮毒疗伤後,晕倒,家福大惊。经此一役,百合有感家福难舍想想,而令狐喜亦打算将高斐与蔚蓝配成一对,二人为成全他人,决定成亲。一线牵正闹哄哄的谈论令狐喜与百合的婚事,秦太尉来到,请一线牵做媒 , 众 愕 然 。

第17集

  秦太尉以丰厚媒金请一线牵为其义子秦穆,向对头丁勇战将军的千金倩仪提亲,若然成功,还会恢复令狐喜官媒一职及赠一线牵「天下第一媒」美誉,众心动。高斐决定调查秦穆为人,发现他文武双全且风评甚高。家福怀疑秦穆好男色,以身相试。百合施计试探秦穆,终发现他原来对口若悬河的女子极其恐惧。秦穆遂向众人说出童年往事,还指自己暗恋倩仪多年,并化名牛郎跟她互传信笺。家福想出妙计令秦穆克服心理阴影,更著蔚蓝带倩仪到月老庙扮作偶遇。倩仪初见「牛郎」芳心暗喜,但当知道他就是秦穆,即怒掴他後离去,原来 童年往事亦是倩仪的梦魇。家福欲利用一对孔明灯,让倩仪回心转意,惜事败。倩仪离去时,一坠落的孔明灯烧著她的衣服,秦穆挺身相救,倩仪终被感动。     家福带著一对甚具意义的夜光杯到丁家提亲,勇战知道对方是秦太尉,断然拒绝。倩仪与秦穆私奔,被勇战截住,倩仪以死殉情,勇战惟有答应婚事。家福与想想到秦府「问名」,秦太尉闻想想饰物的铃铛声,暗暗吃惊。蔚蓝感高斐关怀令狐喜更胜自己,不安。令狐喜趁众人外出,在礼仪房换上新娘子嫁衣,不料被提早回来的高斐发现房中有异,二人在黑暗中大打出手,高斐在打斗中夺得令狐喜的摺扇,怀疑令狐喜是女人 。

第18集

   高斐四处找令狐喜,却见百合穿著喜服跑出来,还砌词替令狐喜开脱。高斐却见一颗属於凤冠上的珠子从令狐喜身上掉下,更肯定她是女儿身,遂将发现告知家福,二人决施计证实令狐喜是否女儿身,可惜最终遭百合阻挠。想想在高斐与平安陪同下,往西郊找当年将自己卖给翁家作侍婢的谭婆婆问自己的年生八字,不果。高斐根据谭婆婆提供的线索找到一座坟墓,并挖出一包著碎玉及匕首的油布包,忽然,一毒箭射向想想,高斐更对墓里人身分好奇。蔚蓝对令狐喜表示自己一直喜欢的是他,令狐喜不知所措之际,百合出现指责蔚蓝勾引令狐喜,二人大打出手,百合不敌,躲在一旁的家福见状,上前制止,原来他与蔚蓝夹计试探令狐喜。高斐突转词锋,指当晚在礼仪房的女子并非令狐喜,更向蔚蓝道歉。百合知家福心意,心甜,惜慨叹天意难违。高斐折返找令狐喜,更说愿意与她分担令狐家的重担,惜令狐喜仍坚拒他爱意。百合劝令狐喜跟高斐远走高飞,硬拉她去跟慧娘表白,但当令狐喜听到慧娘说要拜祭亡父,即决定以家业为重,百合无奈。一线牵突然发生火灾,接著想想被神秘人偷袭,高斐感可疑。高斐从碎玉推测想想是当年因通番卖国而遭满门抄斩的镇关统帅薛斌後人。百合得知有人卖玲珑石,慌忙去买,可惜迟来一步,认定与家福有缘无分。

第19集

  皇上将为秦穆、倩仪主婚,更宣布大派礼饼给长安百姓,与民同乐。高斐推测神秘人是唐门嫡传弟子,禁军中尉唐龙,亦即秦太尉门生,众决定以想想为饵引他现身。众人请勇战为想想主持公道时,秦太尉竟先发制人,率众前来揭发令狐喜是女儿身,罪犯欺君。高斐拚命拖令狐喜出走,但令狐喜不欲连累他,说彼此缘尽情尽,高斐无奈在令狐喜掌心写上一个「志」字。家福与百合以府衙多年也不知令狐喜身分,成功替一线牵脱罪,却被平安及想想误会二人无情无义。令狐喜回府衙认罪,与两母遭收监。高斐等无意中在匕首内发现通番卖国信函及想想身世的血书,始知卖国者是秦太尉,打算趁秦穆、倩仪大婚日,助想想混入 宫告御状。家福与百合见想想迟迟未到,惟有拖延时间。另一边厢,高斐发现有人借派礼饼乘机捣乱,怀疑是秦太尉的阴谋。勇战安排昆仑奴在婚宴席间御前表演,不料昆仑奴突然将樱枪掷向皇上,幸乔装成小太监的想想及时护驾,高斐也适时出现制服唐龙。秦太尉与唐龙伏诛,皇上封赏各人,众却宁弃赏赐,要换令狐喜自由,皇上答应。家福向百合重申只想娶她,绝不会放她走,百合心甜。连庸慨叹失去令狐喜这个好女婿,家福乘机向他提亲,连庸无奈下答应,时圣旨到,为御妹想想与家福赐婚,家福与百合顿感晴天霹雳。

第20集

  家福欲向想想暗示另有意中人,想想却不明白,高斐惟有直接指家福所爱的是非她,想想伤心欲绝。皇上召令狐喜入宫,以唐律代他调停皇后因其表妹与王妃亲弟的婚盟所起的争拗,令狐喜遂判此事应由身为姐夫的皇上作主,皇上喜见事件得解决,王妃却深心不忿。想想吃饱後心情平复,时闻烟花之声,上前探看,原来平安要研制心连心烟花给她作为结婚贺礼,平安惊见想想走近,阻止,却因而被烟花弄致髻散衣烂,想想感动落泪,心有决定。高斐在御前献技,皇上欲封他为忠武大将军,镇守边关,再恢复令狐喜官媒一职,却要她束发自梳,二人拒绝,接著想想亦请皇上收回赐婚,王妃乘机挑拨,皇上见众人公然抗旨,勃然大怒。家福以休书无效,状告皇上违律逼婚,皇上即指休书以官媒盖印为准,不容推翻前判。高斐指家福以妒忌来休百合,於理不合,皇上决试二人是否真的心灵相通,可惜最终仍拒绝收回成命,家福与百合宁愿一死,二人更决定在狱中拜堂。一线牵众人发动全城签名运动为家福、百合求情,秦穆夫妇、蔡尧夫妇、知秋夫妇及文笙夫妇等曾受二人恩惠的夫妇纷纷前来声援,终集成「万名册」交给皇后。皇后劝皇上 收回成命,并以死相谏,皇上终明白分离之苦 皇上赐家福、百合毒酒,二人视死如归,昂然喝下合卺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