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包拯南巡时发现太湖面上出现浮尸,往湖州查察此案,却屡遭一名自称江龙的人行刺,说是为弟报仇。 包公深入调查,竟怀疑浮尸乃按察使刘巡及其捕快,现时在府衙的刘巡乃江龙假扮,他更有一名养女从中协助。 查案过程,公孙策竟发现江龙的养女如忆乃多年失散的亲女,不禁矛盾非常,进退两难,终于私放女儿……!

分集剧情:
第1集

  混江龙与其养女忆如杀死前来湖州视察的按察使刘巡,并假扮刘巡斩杀了湖州的一干贪官。包拯此时亦经过湖州,在湖州海岸发现了刘巡等人的尸首,但由于尸首已被鱼类啄食,面目全非,无法确定被害者的身份,决定到湖州查办此案,湖州正是公孙策的故乡,回到故乡,令公孙策感慨万千。混江龙因为包拯曾经斩杀过其二弟,认为包拯亦是贪官,又知包拯途经此地,决心继续假扮刘巡,意图刺杀包拯,为弟报仇。

  包拯到访刘巡告知血案一事,混江龙趁机让人将客房周围布满炸药,意图留宿包拯来炸死他,但是包拯觉得府衙为搜刮民脂民膏所建,不愿居住,决定暂住公孙策的故居。

  原来公孙策原名孙正阳,本来与妻女生活幸福,但是其妻不幸被一个衙内看中,强要了其妻,策报官反被毒打,其妻亦悲愤自尽,策杀死衙内,遭到官府追杀,孙与女逃至山崖,后有追兵,被逼与女儿跳河逃生,幸被包拯所救,但与女儿失散。

  包被龙蒙面行刺,以调虎计引开昭,胁持包,并自称为龙,为弟寻冤报仇,昭被另一刺客(忆)引开,夺得其手镯后赶返公孙家,打退众人,救回包。公孙策认出那手镯正是当年戴在女儿丫丫手上的妻子遗物。自请要寻回手镯主人。

  忆如借机与孙府仆人忠伯搭讪,易名为阿香混入孙府,企图夺回手镯。忆如对孙府有种很熟悉的感觉,更对公孙策感觉似曾相识。忆如看到手镯在公孙策手中,假装失手将策推入井中,但最后终究不忍,将策救起。

  包拯再遇行刺,幸得昭保护,打退众人。包拯查到混江龙原名杨子龙,正是杨子蛟的哥哥。

  包拯再访刘巡,展昭注意到众衙役,甚至刘巡的官服上皆有破洞产生怀疑。认为死者正是刘巡,而府衙之类的‘刘巡’正是混江龙。包拯认为不能就此认定刘巡正是混江龙,展昭提议约刘巡来试探他一番。

  忆如在门外听到,前去通告义父,但混江龙誓要为弟报仇,拒绝逃走,决然赴约。包拯向混江龙讲述其斩杀杨子蛟的真相,原来杨子蛟当年虽然除掉了18名贪官为民除害,但也因此无意害死了两个无辜的性命,杨子蛟内疚不已,自杀并写下遗书,要求包拯判自己斩刑以还两人一个公道,混江龙却并不相信包拯所言.席上,包更安排一渔夫出现,认出“巡”就是龙,唯龙镇定指摘否认,昭见机会来临,点龙穴,欲查看其手臂,幸有刺客(忆)出现袭击龙,刚好刺伤同样手臂位置,化解记认。众人追捕忆如时,公孙策出现,让忆如胁迫自己逃走。并告诉忆如自己正是其生父,并叫忆如到做手镯的工匠那里查问便知。但是忆如不肯相信,公孙策伤心醉酒,跑到混江龙那里想要要回女儿,被混江龙关了起来。忆如去工匠那里打听手镯的消息,可惜当日的工匠已死,工匠的儿子说可以帮他查找买卖名册,不料,竟被蒙面人砍掉店铺人的头颅,撕去登记名册其中一面;忆生擒之,发现乃其手下彪,受龙指使毁灭一切其亲父的资料,忆查看名册,发现手镯为孙正阳定造,认为公孙策骗她,却不知孙正阳正是公孙策。包已买得巡的个人资料,发现特徵与浮尸老者吻合,判断龙遇刺乃欲盖弥彰,而孙已成人质。 包到衙府主动出击,龙见包自投罗网,埋好火药在赏梅亭;包拯相赠蛟遗书,混江龙始知错怪包拯,决定解散太湖帮,与忆如一起逃走,忆如从忠伯那里打听到公孙策正是孙正阳,激动不已。

  混江龙要忆如对包拯下毒以乘机逃走,忆如从命,混江龙更以解药相迫,让公孙策否认是忆如的生父,公孙策犹豫不已,最终为救包拯性命还是否认是忆如之生父,忆如伤心不已。混江龙带忆如离去,想要隐退江湖,忆如却离开混江龙想要静一静,混江龙知忆如仍然没有放下公孙策。展昭追捕到混江龙,带回衙门问罪。忆如为救混江龙绑架包拯,要求放走混江龙。展昭不得不放了混江龙,两人突围杀出,忆如却又被展昭逮捕。策放走忆如,慷慨赴死,忆如找到混江龙,但混江龙突感被他杀害之人的无辜,内疚自杀。正要斩杀策之时,忆如及时赶到,阻止杀策,并自杀与堂上,策心伤不已,决意求死,包拯无奈之下,只有答应两天后行刑。行刑当日,天有异相,雷电交加阻止行刑,但策不顾雷电就要自轧,幸展昭及时阻止并带来皇帝的赦免圣旨。包拯劝说策皇命,天命皆要他不死,策终于打消求死之心。

第2集

  深夜,醉酒更夫见一黑影闪过,疑为闹鬼,薛神医当晚离奇失踪,包拯与薛为知交,前来察案。觉得此案与近日城中名医纷纷离奇失踪有关,但包公亦茫无头绪。原来名医皆为赵飞所劫,全为救治身中剧毒的妻子范敏。昭查到众名医家人纷接家书报平安,独薛大夫没有消息,昭埋伏,终遇送书蒙面人,与之交锋,却被侥幸逃脱,昭依其武功招式怀疑是失踪四年的生死之交赵飞。薛神医告诉赵飞侠侯府的千年琥珀能解百毒,或可救敏,飞决往盗之。凑巧,太后得无名毒疮,久治不愈,侯献计称皇帝御赐之千年琥珀可医治顽疾,侯将要献宝皇上之事告知子贤,贤心有所忧。原来由于贤迷恋青楼女子,欠下巨款,不得已拿琥珀抵债,现在侯府之琥珀为假琥珀。其妻洁冰知事态重大,要告知侯,被贤杀人灭口,正好当夜飞前来将琥珀盗走。贤即转嫁予飞贼杀人,瞒混过关;此案惊动开封府,昭断然飞贼乃飞,因能破重重机关,暗器无数,唯杀洁冰者则乃庸人所为,并非飞贼所为。

  不久,侯发现贤在其妻灵前忏悔,遂施“家法”向贤迫供,得悉真相,为保侠家声誉,侯决决定瞒此事,派江杀福及妓女红,抢回真琥珀,继而往杀飞灭口,抢回假琥珀,欲瞒混过关。福及红命大,避过危机,带琥珀逃亡。那边厢,飞以剧毒的假琥珀医治敏,毒上加毒,情况急转直下。包公接案,缉拿飞贼。

  飞乃名震一时的名捕,武功高强,嫉恶如仇,四年前认识飞贼敏,互相爱慕,飞决弃官职与敏归隐,敏亦痛改前非,归隐前杀十魔,可是竟遭报复,误中剧毒,四年来,飞访寻名医及盗取琥珀为她解毒,均告无效。昭得线索寻到飞,欲拘捕归案,发生激战,恰巧黑衣人(江)至,欲阻止并杀飞不遂,反被昭合力击退;飞在公堂上承认掳人,盗琥珀之罪,却否认杀贤妻之说。侯面色不变,坚持飞说的是谎话,昭分析维护,并以文书作保,望包应承让策跟飞返山间医治爱妻后再审,侯爷阻止,飞只好还押监房。黑衣人(江)再度出现,杀两狱卒,并往狱房杀飞,飞技高一筹,慌忙逃走,乘势掳走了策。策为敏诊治,得悉琥珀乃膺品,敏只剩八天寿命,遂先行带假琥珀返朝廷覆命,不料竟遇上江,江施计骗策至崖边,迫使他跳崖自尽。另一方面,昭找到飞及敏,得悉敏的病情,答应通融押后缉捕归案,岂料连夜,敏施迷酒迷晕飞及昭后,独自上路往开封府为夫顶罪。

  路上,敏竟偶遇江追杀福及红,惊悉内情。公堂上,敏的口供只是片面之辞,福及红之死更无对证,幸而策原来大难不死,召江上堂问话,江把罪证独揽上身,以虎头铡自铡而死。包知事有跷蹊,遂向皇上以乌纱作保,要求宽限审讯多三天,查出真相。昭见飞处境不利,且敏尚余四天寿命,遂一时伶悯心起,释放飞与敏团聚,自己负上滔天大罪,收押监房;另一方面,查出贤好赌,欠下贵利,唯最近能一次偿还,包遂以皇上御赐的上方宝剑要侯交出贤,唯搜遍侠家均不见贤。原来贤被飞掳走,要胁侯以琥珀交换,侯乘飞不备,胁迫敏换取贤,飞惟有交出贤,两人逃跑途中,贤中毒发作,原来飞让贤喝下敏之血,要贤受敏之苦.侯惟有带贤去真琥珀所藏之处,替其解毒.包拯及皇上突然赶到,原来包拯是故意要展昭假装私放飞,以查出琥珀藏匿之处.飞以摔破琥珀要挟皇上饶恕其九族及其子性命,自己则愿意伏法,但包拯认为其九族之罪可免,但其子之罪不可恕.皇上犹豫不决之际,敏以身犯险,夺回琥珀,求皇上能饶飞一命.一切案情明了,贤被判死刑,飞也应判死刑.但飞求包拯宽限自己陪敏最后一晚,包拯应允.飞见敏又毒发晕倒,拿出毒药决定先走一步.幸展昭及时阻止,原来太后恩准用琥珀为敏解毒,最后两人得以大难不死,发配边疆赎罪.

第3集

  宝高中状元,吐气扬眉,媚娘母凭子贵,得皇上恩赐“贞节夫人”牌匾,极尽荣宠,皇族谦更许配女儿玉下嫁宝,双喜临门。琼特前来杨家,看见亲子宝名成利就,却又不能相认,痛苦万分。宝为悼念亡父,特于府中增设思亲亭,大兴土木,琼及其养子杰招慕为工人,琼得以廿年来初次与宝倾谈,宝对琼似有一种莫名感情。媚看在眼里,暗下约琼往古庙会面,其实让康赶去报官,缉拿琼,斩草除根。

  宝感母形迹可疑,竟在古庙知悉身世之谜,媚才是杀父凶手,陷害亲母琼杀夫纵火,宝力斥媚心狠手辣,媚反唇相向,纠缠间宝推媚撞向石像,废置之镰刀插死媚。此时康带官差赶至,琼为保存宝之前途,促他离去,独揽上身,包见琼身上并无血迹,自首的理由不充分,深入调查。宝返家后,正踌躇应否投案自首,此时,竟被康发现他一身血衣,要胁他隐瞒事实,否则前途尽毁,其实康只是为掩饰当年纵火嫁祸琼的罪行。

  杰见养母琼未归,往古庙寻下落,无意间拾获宝之玉佩,更惊悉琼已被捕,遂赶至狱中探望,以玉佩逼琼道出宝顶罪的真相,琼以死迫杰保守秘密。杰不知所措,往找娟,唯娟出外帮佣,杰默默等候。昭任命访查琼身世,发现她生性善良,收养孤儿杰,并有供奉丈夫泉之灵位,怀疑媚,宝,琼有著不寻常的关系,决从为媚接生之大夫开始著手调查。

  昭到达大夫归隐居所,来迟一步,大夫已横死家中,昭在大夫日志医书内发现媚产子时已夭折。原来杰为掩盖事情真相要宝抢先杀害大夫,下一杀害对象是小娟,小娟一死,世上再无人知悉真相。昭等告知琼唐大夫被杀,下一个极可能就是娟,问出娟的下落,前往营救.杰终等到娟归家,道出始末,一起到开封府为琼寻冤,谁知宝沿途追击,截杀娟,推下山崖,杰往溪边汲水方能幸免於难。展昭又来迟一步,只有将杰捉返开封府,道出前因后果,但唯一证物--玉佩已交予娟,葬身在大海,片面之言,难作定断。包拯找到琼珍而重之的长命锁,认为应该是宝以前所用,将此物向宝展示,望能以情动之。

  杰锲而不舍,在崖边寻玉佩,终寻获,到开封府找包拯伸冤,但包入宫面圣,翌日方能审理,此事引起康注意,发现杰乃未灭口之漏网之鱼。宝连夜欲杀杰,并抢回玉佩,竟发现一切皆为包引蛇出洞之假局,混乱间,宝胁持杰突围而出,穷途末路,求助康,却被反面不认人,拔刀刺宝灭口不遂,收买超追杀之。康马上回房准备烧掉收藏的血衣毁灭证据,幸昭及时赶到阻止,将康带回审理.康在包严词追供下,俯首认罪,伏法当场;琼沉冤得雪,姑念她受尽骨肉分离之苦,将她开释,并赏赐杰一百两,奖励他的孝义。

  宝向玉诀别,但玉不顾其父阻止愿与宝长相厮守,赵谦要捉拿宝归案,幸得玉以死相逼,助其逃走。

  宝下落不明,琼忆起当年宝失意时喜欢躲在荒洞中,追访而至,宝已重伤,气若游丝,琼不惜插血救宝,宝在昏迷中忆起琼护己,爱己的种种往事,愧对琼,可惜悔之已晚。宝决与母亡命天涯,奉养琼安享余生。杰与玉安排两人逃亡,玉因为怕暴露宝的行踪,决定此次不与宝同走.琼不敌风霜,重病垂危,宝背琼回镇求医,暴露行踪。行刑之日,大雪纷飞,宝坦然受死,时琼冒雪而至,送爱儿最后一程,垂泪看著宝慷慨就死,仰望上天,漫天风雪,落得一个茫茫大地。

第4集

  石窑村一夜间廿多名村民同时中毒,原来一切祸端,乃因村童捉蟋蟀,误掉载有毒药的竹筒入井内所致;此竹筒正是生之姐素素欲毒害御医天栽药之竹筒,素素正欲下毒之时,始知与弟掉乱竹筒,事败而回,闯下大祸。御医天替村民诊断,证实毒性乃失传已久的“血荆子”,无药可救,村民只有十天性命,生亦是受害者之一。包更收到匿名信指十年前药王秋毒害惠王爷乃被人陷害,望包代为平反。

  包翻开昔日秋之卷宗,并向当年告发秋之徒弟天查问,得知当年秋提炼之不世灵药“血菘香”乃子虚乌有。生偶然得悉包在谈论井中竹筒,遂求包让他摸竹筒一下,竟发现乃素所拥有。包深入调查,发现竹筒上的刻花,与刚收到之匿名信,字迹相同;昭受命跟踪素返家,揭穿其身份,乃秋之女,谁知黄雀在后,天暗中跟踪二人,乘二人离去,在素家盗取“血荆子”毒药,更派祥往掳走生,惜打草惊蛇,失败而回。素向包承认一切,并诉说当年天勾结契丹,杀害惠王,嫁祸秋,并杀去妻,偷去“血菘香”,医治朝廷权贵,扶摇直上。

  素片面之词,实难入天罪,据秋留给素之“药王篇”记载,“血菘香”能令尸体不腐,兼有紫结石在体内。包为免打草惊蛇,派昭暗中验证惠王及花(皆死於吃下过量的“血菘香”)之尸首。另一方,天派祥将盗得之“血荆子”散落多个水井之中,扩大事件,造成恐慌。果然,花尸首无恙,四子押返府中,竟遇袭,尸首掉入江中失踪; 昭独自查看惠王尸首,打草惊蛇,解犯国法,撤职查辨。中毒村民升至百余人,素往暗算天,竟反被天以“血荆子”毒针刺之,昭及时出现救回素,昭却因闪避不及,中下毒针。

  村民毒发身亡期限只剩五天,六子破案心切,瞒包再起惠王尸,四子更以内功帮昭恢复功力,抑压毒性,四子因而中毒,在所不辞。果然得到证实,六子却被小惠王束手就擒,押入天牢,等候定罪; 包得验尸官带来惠王之结石及银针,但可惜乃六子私下验证,难作证供。限期只剩三天,包推测天可能将“血菘香”收藏在八贤王家的仙翁像内,果然不出所料,村民获救,叶家冤案亦平反在望。公堂上,天诸多狡辩,表示自己毫不知情,推得一干二净。包誓不低头,在两天期限内,竟侥幸捞获花尸,更逮获前来刺杀包拯的祥,更验证两位己寿终正寝,但曾被天医治过而起死回生的大臣尸首,并未腐化,再召天候审。一切真相大白,包拯要治天罪,但董太师称要斩天,必先斩素素。包拯却认为素素只是无心之失,罪不当斩。但素素为了不令包拯为难,且内疚与自己的做为,自服‘血荆子’求死。天见素素要与其同归与尽,心有不甘,竟胁持前来为他求情的妻子玉茹,导致茹难产,包拯让素素服下解药‘血菘香’帮助茹成功诞下孩儿,天亦心生悔意,替儿子取名望善。最后天依法问斩,而素素及其族人终于平冤昭雪。

第5集

  柴侯爷七十大寿,延开寿宴,与侯爷素无交情的董太师竟然和侄子季吉前来贺寿,原来太师的目的只是要小侯爷业放弃竞选前锋一职,业虽心有不甘,但在其父的暗示下还是答应,但后来八王爷和包拯亦前来贺寿,且八王爷极为欣赏业,想推荐业为前锋,业欣然答应,董太师愤然离席。侯爷请来久享盛名之“变脸王”演出助庆,常谓乐极生悲,侯府此夜竟接连发生两宗悲剧,其一是侯爷看过一封勒索信后便中风了,其二是“变脸王”俊被杀!县衙全面侦查,俊于睡梦中被刀剖喉致命,似是仇杀,戏班班主称当晚俊与水口角,背后有说俊与水妻有染,而水妻失踪己一个月,水成疑凶受缉捕!玉真当晚亦曾见俊及娘争吵,娘作供称向俊追债,包认为有可疑,娘口供不尽不实。

  包再到班主家取线索,偶然见孩童正在练习变脸技法,突有所悟,命开棺覆验,赫然发现尸体脸上披有人皮面具,死者正是水,包认为乃俊金蝉脱壳之计,掩人耳目,下缉拿通告!原来俊确与水妻私奔,皆因知悉业身世,向侯爷勒索。侯爷唯恐业身世揭破,将犯上欺君之罪,只好变卖田地及金饰去交勒索款,可是俊没有出现,皆因发现昭在监视,老羞成怒,决投靠包之对头人太师,太师暗暗欢喜,要胁侯爷要业将先锋之职让给侄儿吉。

  侯爷不得已下告诉业他的身世真相,原来廿多年前,侯晚年得子,却不幸甫诞下夭折,获娘将孪生子之一给侯,保守秘密至现今,但总不明为何太师会得知。业苦思对策,终向环境低头,杀亲生父母娘及一,岂料娘临终前说俊才是其亲父。太师见娘与一已死欲杀俊灭口,俊只有透露自己才是业之生父,且要求让水妻离开太师府,以防不测,但太师只是假意答应,其后又派人杀害水妻,水妻被逼坠下悬崖。太师咄咄迫业,被玉真听到了一切,玉真暗恋业多年,愿为业分忧,代君杀父,潜入太师府中,把俊杀死。包认为案件有串连关系,派人查探娘及一之身世,竟发现有传闻谓娘曾与俊通奸。

  几经侦查,廿多年娘家有一场大火,其子英因而弄至失常痴呆,在白云宫寄居;包拯再访柴侯府,向玉真打听情况,但玉真的表现有点此地无银,备受嫌疑。业欠下玉真一个人情,答应会如常出征,好好报答,终战胜蛮夷,立功而回。侯担心包的精明,迟早会洞悉一切,决瞒业向包自首,自称当年一时糊涂,与娘有染,诞下业,后被娘等以此勒索,遂教唆下人杀此二人,包不信,指侯说谎,指控业才是真正凶手。太师存心上朝面圣,诬告包不判侯罪,有包庇之嫌。

  包发现英与业容貌相像,似孪生兄弟,决带英返当年大火案发现场,希望勾起其回忆,更发现了一本容氏族谱,内述业及英确为亲兄弟,并拘捕业审问。业坦然认罪,包求皇上开恩,从轻法落,皆因业才是无辜的受害人,只属一念之差,兼且侯亦为朝廷立过不少汗马功劳,望赦免诛九族之罪,唯被太师从中作梗。包认为太师亦触犯刑法,窝藏通缉犯,引人犯罪,决四出搜集证据,不让太师脱罪。幸而找到水妻指证太师,令太师终于依法判刑。

第6集

  名妓梦首次摆房,瑞夺花魁,岂料洞房时被白绫吊在梁上惨死,颈骨早折断,梦昏迷。昭觉梦似昔日恋人燕之妹翩,唯被矢口否认,包见昭有异於常,关切慰问,方知七年前昭及燕定下桃花约,下聘迎娶,不料因昭奉命剿匪平乱,迟返三个月,两姊妹已人去楼空,据乡里所言,燕及翩父亲病故,两姊妹久无昭音讯,南下寻访,一去不返。昭奉命追查梦身世及其口供之真假,追访至江都醉香居,发现梦卖进妓院时间及年岁与翩失踪时相近,三个月前赎身,随即又寄寓绮罗坊。

  原来梦及翩实为同一人,当年两姊妹离故居,遇上安,昌及瑞三人,垂涎燕美色,将她轮奸,瑞更以白绫勒死燕,翩下山求救,遇上居,被卖入青楼,沦落风尘,伺机为姊报复。昭终在燕灵前发现梦往拜祭,翩无所遁形,讹称姊因病故,昭抱憾,对翩更关心,动用私蓄为翩摆房,逼娼为良,唯不得要领。事隔多年,安贵为邵马,昌则好赌依旧,债台高筑,常向安索钱,叱一直追随翩,常暗中为翩寻仇,已杀福,下一目标乃昌,岂料失手,昌惊觉被人寻仇,相告安。

  包认为昌被追杀及瑞之死有共通点,派昭深入追查,率找居审问,揭出内幕真相,起回燕尸骸,昭悲愤不已。翩扮推拿学师,部署接近安之计划,安心思慎密,获悉一切,不动声色,布局昌到浴室会面,借翩杀人,自相残杀。阴差阳错,才做了替死鬼,被安勒死,翩及昌目击一切。连环凶案,翩为姊报仇,嫌疑最大,翩更失踪,昭在古河川寻到翩,却中了十香软骨散。

  叱被擒返开封府,独揽罪上身,包未信,押叱入监候审。翩再暗杀安不遂,反遭安追杀,昭拼命保护,重伤,幸而龙及虎赶至,急救无恙。公堂上,翩及叱争相认罪,叱发难,挟持公孙救翩逃走,中途释放公孙,向南方逃走,成通缉犯。安亦失踪,包追查下得悉安滥用权力,利用密探追查下落,并掳得昌,捉到翩及叱,准备杀三人,造成同归於尽的假局,那么整件奸杀案亦一笔勾销。

  昭及时赶到,叱已为救翩而死在安手上。公堂上,昌认轮奸罪,安狡辩说昌诬告,包证据不足以起诉安,释放之。昭与翩及昌重返案发现场,记得安凌辱燕后,被推跌落火堆,腰间留下燕胭脂盒之烙印。安再上公堂展示烙印,却只有野猪爪痕,包知有诈,苦无证据。包施苦肉计,安排昌越狱,翌晨,安惨死河边,面容稀烂,郡主认出其身上之烙印,此时包拯及安出现,方知尸体为才假冒,令安百词莫辩。在包之动情动理下,太后及帝终于答应让包拯依法审判,安终于依法被斩,翩翩终报姐仇,决意从此结庐而居,为叱守节.

第7集

  包布计捉天,命昭及威等包围妓院。天见美貌仙行经湖边,色心大动,跟踪仙至佛堂,昭尾随监视。佛堂中,怀有身孕的仙,求神赐一男婴; 天扮香客,骗仙到一僻静禅房见方丈,意欲奸污,幸得昭解救,天破窗逃脱。威杀全部匪首,捉天之计划陷于僵局。仙产下麟儿,栋摆满月酒之际,天率匪血洗刘家庄,仙抱子与栋逃到荒郊,栋为拿杜威父尸体上之珍贵饰物,不慎失足,幸仙将其拉住,但仙力小,一手抱有儿子,栋又财迷心窍紧抓威父之尸体不放,仙惟有暂时放下手中儿子,全力救栋,却不幸与栋同坠崖下。天捉仙不获,抱走婴儿,并偶然拾获辽王写给杜威的密信,使仙骨肉分离,痛不欲生。

  仙无家可归,求包作主,铲除天; 威以其父死于天刀下,不理包反对,说服栋,威迫仙扮选妃美女花车游行,诱天出现。可惜适得其反,被天乘机把仙掳走。威为报仇泄愤,令大内高手射杀十八条性命。天抢得仙后,以婴儿性命作要胁,逼仙顺从,仙为保爱儿,不敢反抗,惨遭奸污。及后天成全仙,托人把婴儿交还栋。昭发现婴儿身上用鲜血写上天匿藏地点,包命昭上山拯救人质。天不敌昭,堕山崖下急流中,仙逃走。

  天悬崖堕河后重伤,被村女玲珑所救,扶天回河边小屋,与瞎眼公公一起照顾天,天醒后失去记忆,玲珑悉心照料,为天改名为“阿山”。天伤重醒来,仿如新生,暴戾全消,天对过往暴行抗拒,为此痛苦万分。威捉拿天不获,带人放火烧玲珑所住的竹屋,杀害瞎眼公公,毁尸灭迹。玲珑送山入城医治,为山的伤重无助与善良品性折服,对其萌生爱意。 另一方面,栋悉仙失身於天,将她卖落青楼。

  威往妓院作乐,见召来的竟是仙。威为报私仇,对仙百般凌辱。山见状,对仙爱恋之情又起,竟从楼上跳下救仙,唯被昭捉获,带往开封府公堂受审。包审案,栋及仙控天所犯罪行,和盘托出,山苦苦思索,终是忆不起来。包以案情尚有疑点,不肯仓促判案,把山押入大牢。 玲珑自称山妻子,求包准她煎药为山治伤。山道出深爱仙,玲珑失望而去。包拯得知仙被卖青楼,让昭替其赎身.太师与威闯开封大牢,强行带走天,赴刑场处决。

  包为天身份未明,免错杀无辜,派昭飞骑救天,混战中天得以逃脱。太师持圣上所赐御剑,押包入宫面圣。 仁宗给包三日为期,要包捉天归案。威施毒计捉仙与玲珑于白马河上,引爆炸药。 昭与天阻止不及,目睹悲剧发生。天终于忆起一切,要指证威通番卖国,为仙报仇.仙被栋所救,但儿子惨死,两人亦决定找威报仇.玲珑回家看到惨死的爷爷,亦来击鼓鸣冤.天于昭往找威之罪证,威赶到,将天通罪证一起打下悬崖.天被仙及栋所救,天要仙马上到开封府报案,栋去报案时竟被威捉住.威派人搜查义庄,天和仙躲在水井中而躲过追查.天往救栋,被威困住;幸得昭所救,并擒获威。太监进入大牢,出示圣旨,顺利把威带走。威用匕首挟持包,天为救包,与威大战,二人使出毒招,互相刺中对方要害,结果二人同归于尽。仙中了威之毒匕首,毒发身亡,包痛心疾首。

第8集

  凤笙发妻惠娘,被指控不守妇道,私通小叔翰笙,被家规严办----钉门板酷刑,丢入河中,门板上写著“此女不贞,见者勿救” 。幸得展昭及时相救回开封府,经公孙抢治,惠娘性命得以保存,唯手脚因伤重而致终生残废。包拯有感族法家规太残忍,派展昭召凤笙及其弟翰笙回府开庭审讯。包拯命三人把内情真相从实招来,原来为了于家传宗接代,凤笙安排其弟与惠娘借种生子,梅香就是目击证人。

  话说于王氏临时变卦,去饮老七房之满月酒,把惠娘准备好的饭菜翻倒地上,并痛骂惠娘没出息,惠娘饱受委屈。于王氏又怪责凤笙身为大夫,竟无所出,于是找媒婆为凤笙纳妾;凤笙深爱其妻,又不愿纳妾,只好用拖延政策,拒娘亲所求。凤笙自知不育,但难在娘亲面前启齿,唯有夜访翰笙求助;坦言自己不能人道,求翰笙假扮自己借种生子,但遭其弟严词拒绝。凤笙跪在其妻面前,企图说服其妻与翰笙成其好事,但亦遭其妻所拒。

  凤笙苦苦哀求,翰笙与惠娘终有所动,可惜,在最后关头还是没有如愿以偿。包拯闻诉翰笙与惠娘虽有肌肤之亲,幸能悬岸勒马,惠娘终保明节之身。凤笙尚余三月时间,如惠娘仍无所出,凤笙难逃休妻另娶命运。凤笙心生一计,请其弟到房中宵夜,并在惠娘酒中下了迷药,使其失去理智而与其弟成其好事。此次,终得偿所愿。审理至此,于王氏与长族求见包拯,要求释放凤笙,早日将惠娘治罪。

  包拯以案情错综复杂, 更要追究下去. 于王氏愤怒离去, 且扬言绝不罢休, 并将予包拯以颜色, 惠娘继续作供. 原来翰笙为讨好惠娘, 送上胭脂水粉, 且苦苦纠缠; 等惠娘上香后从庙出来, 向惠娘大施轻薄, 惠娘拿起一块石头打在他的头上, 翰笙头破血流, 惠娘乘机飞跑回家. 翰笙在包拯面前仍掩饰隐瞒, 包拯看出翰笙狡猾, 命他从实招来. 户部侍郎凤起及刑部侍郎周英协助于王氏向包拯施压, 包拯不畏强权, 继续追查到底.

  惠娘继续作供, 谓翰笙偷了其兄之迷药, 放进鸡汤里, 著梅香送去给惠娘饮, 说是老夫人出的主意, 惠娘不虞有诈. 不久, 药力发作, 惠娘半昏半醒, 翰笙假扮凤笙, 再一次奸污惠娘. 梅香目睹翰笙从惠娘房出来, 告知老夫人. 于王氏见米已成炊, 惠娘只要怀孕生子, 毕竟是于家骨肉, 并吩咐输笙严守秘密. 惠娘正悬梁自尽, 被凤笙及时所救. 于王氏凭著皇上御赐"贞节牌坊", 向经略使先标救助, 但终告无效; 在包拯公平审决下, 惠娘终於得到平反, 惠娘才配得真正"贞节牌坊".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