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廿二年前于澳门街内,朱莎娇是夜总会的台柱,与港大学生祝展辉发生了一段情并怀了身孕,惜辉却要远赴纽约修读新闻系。因此,娇便独自一人诞下女儿祝君好。娇的歌坛姊妹文贵芳因受不住司警男友遗弃的打击,以腐蚀性液体灌害她的婴孩文初,幸娇及时救回其性命,但初却从此变成哑巴。最后,娇收养了初并抚养成人。

  廿二年后,好与初长大成人,娇、好及初三人的感情亦很深厚要好。金胜是初的好友,胜跟初交上是因他感觉到「有人比自己更不幸」,每逢初与好给人欺负时,胜都会维护他们。一天,娇重遇辉并与好会面,辉成了好的偶像。辉的爱徙司徙礼信在一次机缘巧合下,与好及初成了好友,并想尽办法医好初的病。初再遇生母芳,并用自己的储蓄为芳还债。此时,初与信都发现自己爱上好,初为了好的幸福而退出这段三角恋。初得到信的帮助而得已开声并与娇一起生活,而娇亦为了好的前途,扮与全海景有染,又向辉讨回好多年以来的米饭钱,令好离开自己……

分集剧情:
第1集

    歌星朱莎娇曾在澳门红极一时,富商全海景为她一掷千金,她亦不为所动,只倾慕有学识之士。莎娇妹莎华嫁给赌业巨子万世光,对曾被文贵芳夺爱怀恨在心。贵芳为司警山度士产下一子文初,及后山度士撇下两母子不理,莎华觉心凉。贵芳不堪打击迁怒莎娇及文初,喂文初喝腐蚀液体后一走了之;文初因受惊过度变成哑巴,由莎娇抚养成人。莎娇及后邂逅大学生祝展辉,并为他诞下一女君好。展辉远赴英国升学,遗下母女二人,并在英国落地生根,每年只到香港见君好一面。

  文初渐长,身兼数职,却甚讨人欢心。莎娇步入中年,风光不再,海景亦为她倾尽家财,只剩下一酒楼及特产店苦苦经营为生。文初好友金胜风流成性,独江依文对他死心塌地。香港记者司徒礼信欲报道着马仔争地盘黑幕,到赌场偷拍却与君好发生误会,事件闹大被逼回港。礼信偷偷回澳门,丧荣知道后决定教训他。文初得悉君好与莎娇正与礼信发生争执,担心众人安全立即赶至,并欲夺礼信相机盒,一片混乱中相机盒爆炸……

第2集

    文初受伤送院,礼信深感内疚。金胜到东宫赌场找丧荣晦气,世光、莎华出现吩咐手下教训他,原来金胜乃世光之私生子,一直被莎华视作眼中钉。世光长子沛坚与君好好友汪海琳相恋,却不为莎华接受,二人惟有悄悄见面。依文前往探望受伤的金胜,金胜受不住依文诱惑而发生了关系。世光因手下令文初受伤,着莎华找莎娇摆平事件。莎华替莎娇签十万元香油祈求一家平安,作为一点补偿。文初醒转即欲出院,心中只挂住赚钱。

  文初并没供出是谁放炸弹,沛坚亦识做请他与君好大吃一顿兼介绍文初到芬兰浴室工作,文初开心不已。展辉一家回港发展,妻子马冰心受好友所托照顾其子礼信,礼信寄住于展辉家。礼信被杂志社总编Rainman下令放假,感无奈。依文母胡桃因眼瞎以摸骨算命为生,处处忍让女儿,莎娇看不过眼,出面教训依文,依文碍于莎华表面上不敢得罪莎娇。莎娇无意中知道文初到浴室工作,震怒不已,前往查看。众人千方百计回莎娇,莎娇想出惩罚文初的方法 ……

第3集

    莎娇接展辉来电找君好,心如鹿撞,但展辉却假装不认得她的声音,令她沮丧。展辉之妻马冰心素以拥有幸福家庭自居,时刻提醒展辉不可行差踏错。礼信与展辉及其子健康游泳时,勾起儿时亲眼目睹弟弟遇溺的情景,心有余悸,心中明白这事是母亲一直疏离自己的原因。世光幼子沛祺恃财傲物,当面奚落金胜所购准备参赛之新车,且向他泼酒,金胜忍无可忍欲教训他时,却被文初及君好拉住。

  展辉约君好吃饭,君好欲藉此让父母见面,展辉向莎娇暗示只打算见君好一人。莎娇为免伤害两父女感情,借口失约。展辉见君好失落,竟肯与她拍合照,却被餐室外的冰心无意中看到,还以为展辉有婚外情。Rainman介绍礼信到电视台做新闻报道员,当知道需要一名懂手语人士配合画面,礼信即想到文初。依文见金胜不覆机,将他的新车涂污示威,金胜略施小计即令她乖乖的将车还原。礼信找文初合作,并向他讲解工作性质。君好针对礼信,在他的面中加料,礼信吃后感不适竟呕在她身上……

第4集

    礼信带文初及君好见Rainman,Rainman指文初反应快,愿介绍他到电视台以手语报道新闻。冰心约礼信午膳,三人结伴一同前往,冰心见君好,愕然,追问下知道她与展辉竟是父女关系,顿感晴天霹雳。冰心为要知君好母亲是谁,随她到澳门见莎娇,冰心见莎娇风骚地在酒楼卖唱,只觉她低俗。冰心借介绍教授给君好认识为名,刻意安排让展辉与莎娇、君好见面,更质问展辉与二人关系,君好见莎娇要为展辉而诈作不相识,愤然离开。

  莎娇致电回家找君好,不果。文初知道君好失踪,即往香港。礼信在街上遇君好,君好借口随他回家,实想看展辉的另一个家。君好在展辉家大肆捣乱泄愤后离开。文初终在展辉家楼下找到君好,君好余怒未息,文初用字条令她笑逐颜开。君好在莎娇登台时上前献花,莎娇重展笑颜。冰心为展辉一段旧情,烦恼不已,其妹冰芬教路。文初第一次出镜,众感兴奋,来顺更将之录下。展辉到澳门打算找莎娇讲清楚,却见一富翁送莎娇回家,莎娇见到展辉感愕然……

第5集

     展辉到莎娇家,见一切景物依旧更感莎娇情深。君好偷听父母对话,知道莎娇婉拒展辉所赠金钱,更在展辉面前诈作与富翁约会,让展辉好下台阶,心中佩服莎娇。冰心发现展辉开给莎娇的支票,恐为家庭所付出的一切付诸流水,急谋对策。

  礼信被委派替世光做专访,世光与莎华厚待礼信,更在他面前刻意经营完美形象,令他啼笑皆非。礼信在赌场中访问世光时,一荷官忘记摇骰让客下注,令世光想起金胜母亲金英。

  原来当年世光与金英邂逅,正因金英忘记摇骰。金英为世光产下金胜后,因莎华手段厉害,计划拆散二人,及后更逼死她。金胜祭亡母后,与世光在浴室狭路相逢,世光却对他视而不见。金胜从依文对话中,以为礼信被世光收买,见他正整理世光访问稿件,上前将稿件销毁,更向礼信挥拳,及后知道错怪他,尴尬离开。礼信从莎娇口中得悉金胜身世,明白他为何憎恨世光。莎娇与众人做中间人,拉金胜与礼信唱卡拉OK,二人惺惺相惜,冰释前嫌……

第6集

    莎娇要到医院取药水,海景相陪顺道取验身报告,医生告诉海景他已患上末期肺癌。海景自知时日无多,欲取悦莎娇为她戒烟。沛坚赠婚纱店给海琳,藉此提升她的身分,希望可令世光与莎华对她改观,却被海琳父汪洋看见,汪洋不悦。海景买大量苹果来戒烟,见文初经过要他帮手搬苹果。海景与文初坐三轮车运苹果,顺道游澳门,海景见旧物娓娓道来过往风光日子,不胜唏嘘。依文、海琳与君好逛表行时遇沛祺,沛祺更欲借送手表给依文来侮辱金胜,却不得逞。

  汪洋以为婚纱店乃海琳被沛坚占便宜后的代价,不悦,认为富家子不可靠。海景邀莎娇一同返家乡上海,莎娇却推说要等君好放暑假一起去。一众庆祝海琳荣升老板娘,更在餐厅内涂鸦留念,君好与礼信不约而同画对方漫画像。君好受文初所托带猪扒包给金胜吃,更劝他不要流连赌场,金胜觉得君好真关心自己,感动。君好不能入睡,等文初回来背她睡,文初苦不堪言。众人到婚纱店拍照做宣传,礼信与金胜见好穿起婚纱后的模样,惊为天人,众人热闹地拍婚纱照……

第7集

     莎娇看着众人所拍婚纱照,感觉礼信与君好合衬。君好生辰将至,列出礼物清单向众人索取礼物,海景更应承封大利是给她。礼信与金胜不约而同喜欢了君好。君好邀礼信出席生日派对,礼信请假应约。金胜驾电单车看见君好等车上学,遂驱车送她回校,被同学取笑二人拍拖。文初明知自己对咖喱粉敏感,仍到餐厅学煮咖喱蟹,贺君好生日。冰心收买展辉秘书Judy,得知他买名贵礼物给君好,不悦。冰心为保障自己生活,部署逐步接收展辉的生意。

  礼信见文初对银鸡非常紧张,大感好奇,文初将银鸡来历及平日如何使用银鸡表达意思告诉他。君好生辰,见文初买的裙子及替她做好的功课,欣喜。众替君好庆祝生日,金胜悉心打扮赴会。海景不慎弄破蛋糕,文初与金胜知道后,赶往买蛋糕回来,加上礼信带来的生日蛋糕,君好开心地向着三个蛋糕许愿。

  礼信因公事要先回香港,却遗下手提包,君好追出,礼信把握机会利用文初的银鸡向君好示爱,文初、君好感愕然……

第8集

     君好对礼信示爱一事感莫名兴奋,向文初问关于礼信的一切,文初大感不是味儿,莎娇看在眼内。依文察觉金胜有异样,怀疑他爱上了别人。金胜与文初因礼信追求君好,感落寞,二人更互指对方喜欢了君好。展辉请君好吃饭补祝生日,邀请礼信一起,礼信却因事忙婉拒。礼信最终不敌对君好的思念,赶往餐厅时,却发现他们刚离开。礼信失落地回公司,发现君好留下的三文治,赶忙追出,终与君好相见。依文与古东夹钱赌钱,输光后竟向贵利借钱再赌。

  莎华告诉莎娇要娶科技大王之女黎曼玲做新抱,莎娇替海琳担心。沛坚陪世光打golf,无意中见到曼玲与Jimmy在golfclub内鬼混,沛坚却不发一言。沛坚为婚事与父母起争执,莎娇听到莎华自责当日没有及早阻止二人发展感情,随即想起文初与君好。沛坚与曼玲婚讯传开,海琳感难过,找胡桃问卜。莎娇带文初到珠海,打算让他留下学做点心,文初知莎娇心意向她承诺不会爱上君好,求她不要离弃自己,莎娇自责伤害了他,二人抱头痛哭……

第9集

     文初回家后刻意回避君好,莎娇见他用心良苦,亦借口要君好不要整天依赖文初,君好不知原委,不悦。金胜送君好上学,却故意兜错路,君好乘机替依文问他是否喜欢了别人,金胜正想向她表白时,却又被君好打住。礼信与文初录像后,带文初看医生,医生指文初的声带并没受损,可能是心理影响令他不能开声。文初随礼信回家,见他在优良环境下长大,羡慕不已,更感他才能给君好幸福。文初无意中听到冰心与冰芬诋毁莎娇的对话,愤怒不已。

  海琳对与沛坚一段情感患得患失,君好安慰她。曼玲其实只为钱下嫁沛坚,深信他亦然,沛坚气愤。金胜为了依文的贵利数大伤脑筋,但她却毫无悔意,金胜一怒之下掌掴她。沛坚向海琳提出私奔,海琳忐忑。君好不适,依文见金胜对她紧张的态度,恍然他所爱上的人正是君好。依文为还贵利及报复金胜见异思迁,主动找沛祺。礼信邀众人游船河,君好假装遇溺,令不懂游泳的文初下水救她,文初险遇溺,惊惶间叫出了声,君好与礼信高兴计划成功……

第10集

     文初被救起后,众人鼓励他再试开声,却始终不成功,文初失落。海琳与沛坚私奔,莎华为寻回沛坚,向海琳父母打听二人下落,并说会成全二人,汪洋却不信她发自真心。依文为取悦沛祺,在赌场内当众奚落金胜。

  礼信与展辉打算安排君好到美国读书,问君好意见。君好憧憬一家三口到外国后的生活,文初却认为她太乐观,知实情并不如想象般容易,心暗下决定。君好探望胡桃遇依文,君好好言相劝,叫她离开沛祺,依文怒掴她并指她勾引金胜,君好百辞莫辩,大感委屈。

  莎娇陪莎华到新加坡找到沛坚及海琳,见二人过着如小夫妇的生活,莎华表示支持二人结婚,更一起吃海琳煮的菜,二人喜出望外,莎娇却隐觉不妥。世光以为莎华真的让沛坚跟海琳结婚,震怒,莎华安抚他。海景借海琳与沛坚终守得云开来向莎娇暗示自己仍有希望,君好听到后不悦,刻意透露将与莎娇及文初到美国生活,海景愕然。文初向莎娇表示要留在澳门等母回来,不跟她们到美国生活,莎娇明白他的心意……

第11集

   文初为淡忘对君好感情,忘我地投入工作。依文送贺礼给海琳,对君好却视而不见。金胜到婚纱店送早餐给众人吃,与依文发生龃龉,依文愤然用钻戒刮花他的爱车,金胜淡然处之。展辉与礼信到美国为君好等安排日后生活后回港,却没有留意到已被身后跟踪而至的冰芬听到一切。冰芬向冰心会报美国之行。   冰心探听展辉回美国发展的意向,见展辉竟向自己撒谎,内心颤抖。君好恼怒文初不打算到美国一起生活,愤而离开,礼信担心追出。   海景欲将保险受益人转名给莎娇,骗她在照片及白纸上签名。君好回想儿时与文初的快乐时光,心中舍不得要与他分开。文初踏单车时误以为君好唤他,一不留神撞车送院,无奈由礼信顶替为沛坚做伴郎,众认为礼信与君好更合衬,文初感难受。   汪洋平日不苟言笑,却在琳出嫁前夕流露对女儿关切之情,海琳感动。礼信察觉君好与文初的感情,不像只是兄妹情般简单,向君好说出感受,君好大感迷惘……

第12集

  沛坚成婚日,众人喜气洋洋准备出发到教堂,莎娇虽感婚礼程序颠倒古怪,但因相信莎华说是照相士之言所安排,不以为然乘坐莎华所预备的车。礼信听到行家说沛坚要跟曼玲结婚,大感诧异,与文初赶往教堂。莎娇、海琳、君好等被载往关闸,大惊下致电海景。沛坚终发现中了莎华的圈套,质问莎华与世光,莎华以海琳性命要胁他娶曼玲。海琳等被释放,海琳赶往教堂,看着沛坚已与曼玲成婚,伤心痛哭。   莎娇责骂莎华利用自己拆散鸳鸯,莎华却不以为然。海琳伤心回家,君好相伴安慰她。君好送礼信船回港,礼信为自己妄自猜测文初与君好感情一事而道歉。展辉相约莎娇商量到美国,莎娇却想到文初。莎娇明白文初不跟自己去美国的苦心,感歉疚,找胡桃倾诉。   贵芳跟随大马富商梁志才回澳门,贵芳忍气吞声多年,终有机会嫁入豪门。金胜赢大钱,请文初吃饭,文初在餐厅见到贵芳,尾随不舍跟她到赌场,但贵芳却不知眼前人正是自己亲儿,还以为自己风韵犹存,竟向文初拋媚眼……

第13集

   文初见贵芳与志才离开赌场,在赌场外向二人递上雨伞并乘机向贵芳展示银鸡,但贵芳却视若无睹。莎华知道将会与贵芳相见,心里暗暗叫好。莎娇致电君好找他,君好知道文初可能曾与贵芳见面,即赶往找文初。文初从容地对君好说出亲母不肯相认,君好开解他。礼信仍受君好与文初似有还无的感情困扰,惟有请教展辉。君好与礼信收看医学节目,认为嘉宾劳博士可助文初开声,二人致电往电视台请教劳博士。   展辉为冰心未征询自己意见而放楼盘感不满,冰心反责展辉用二人赚回来的钱给君好及莎娇在美国生活,二人发生龃龉。冰心心情欠佳,加上忙于为楼宇放盘,对厂家屈大志货品未符合要求,不肯作出宽限,大志感仿徨。莎华刻意安排文初与贵芳见面,以为可在志才面前让母子相认,断贵芳后路,贵芳却不上当。莎娇找贵芳,贵芳看完文初的信后,亦不敢淌下泪来。贵芳将文初所赠的积蓄归还给他,文初奋力说出了一声「妈」,贵芳终忍不住,与文初抱头痛哭,还将大马住址交给他,文初开心……

第14集

  各人知道文初曾发出声音后,欲令文初再开声,惜徒劳无功,反之文初却不急于开声。海琳自沛坚与曼玲蜜月回来后,性情大变,竟答允男同学们的约会,君好又气又担心。冰心听冰芬劝告买手表给展辉做生日礼物,二人冰释前嫌。展辉买花送给冰心时,却接到君好盲肠炎送院的消息,匆匆赶往澳门探望,却在途中遗失银包,没有证件回港。冰心等不到展辉回来庆祝他生日,感愤怒。展辉留在医院,细听莎娇道出君好成长逸事,更感自己未尽父亲责任。   展辉回家后与礼信听到冰心留下的录音带,礼信即找来证人向冰心编说与展辉整夜被困在升降机中,冰心原谅展辉。莎娇与君好将展辉留下之表送回「心辉」,引来职员门猜测二人的身分。其后二人在洗手间遇上冰心及冰芬,冰心得知展辉生日那天确与二人度过,震怒,四人在推撞间令君好的伤口再受伤,展辉入内发现,大惊,送君好入院。文初与众人赶到香港探望君好。海景咳出血,来顺大惊,海景终在胡桃及来顺逼供下,淡然说出自己患上肺癌……

第15集

   礼信见文初熟练地替君好买食物,自愧不如。文初无意中听到海琳替君好分析礼信与自己在君好心目中的地位,难过地离开,却被身后的礼信看到。展辉安排莎娇入住酒店方便照顾君好,却被冰心看见,愤然提出离婚。莎娇知展辉其实深爱冰心,度桥给展辉让他回冰心,展辉更感歉疚。健康被绑架,冰心一口咬定是莎娇所为,莎娇百辞莫辩。原来大志因厂房被「心辉」追讨赔偿而倒闭,又遭妻子离弃,在双重打击下竟绑架健康。   大志精神错乱,健康趁机逃走,刚致电向礼信求救,被大志发现捉回。礼信、文初及君好赶往元朗救健康,二人循健康哭声找到他。莎娇、展辉与冰心亦随后赶至,大志胁持健康,莎娇情急智生想出妙法救回健康。大志与礼信及文初纠缠间,将二人推落楼,君好大惊实时跑向文初抱住他,礼信见状感难受。文初与君好无意中听到礼信与展辉对话,知道伤害了礼信,感歉疚。莎娇终于知道了海景患上肺癌,提议与海景结婚,海景以玩笑婉拒,莎娇倒在他怀内痛哭……

第16集

   礼信终以诚意感动劳博士,在休假中见文初及医治他。「心辉」被冰心暗中开设的两间公司控告违约,展辉还叫冰心放心让他处理,冰心后悔当日听冰芬所言告「心辉」。莎娇买中药给海景时遇见展辉,知他正为官司烦恼,开解他,又向他提出不去美国,好让冰心放心,展辉感激。汪洋见沛坚竟敢再找海琳,上前怒打他,沛坚自知理亏不敢还手。文初经劳博士引导后,已渐渐能发出声音来。   众人往黑沙湾看流星雨,祈福许愿。沛坚再约海琳,二人终言归于好。古东买来海景喜欢吃的濑尿虾给他,海景感欣慰。   君好向文初表白爱意,但文初却轻轻带过,君好感失望。文初在众人鼓励下勇敢地讲出第一句说话,此话却令君好伤心不已。金胜怒责文初无胆入情关,文初无奈。   沛祺与依文炒孖展,沛祺向莎华借钱不遂。依文在赌场赢钱,沛祺竟将钱全部输光,为还债竟想出妙法生财,依文却担心不已。古东一反常态挑战金胜,并与他反脸……

第17集

  古东向海景承诺会搵钱回来给他治病,海景只当他说笑,但见他一片孝心仍感安慰,金胜在旁听到却隐觉不妥。金胜在赌场见沛坚正准备押钱,怎料一会儿后,却换上了沛祺押钱。金胜找着沛坚,觉沛祺有可疑,二人赶往追截沛祺,沛祺见事败,忿然离开。莎华找着沛祺怒斥他打自己赌场主意,沛祺、依文及古东央求莎华放过他们,莎华想出一石二鸟之计。   众人开心地预备吃火锅,古东前来伺机斩金胜。依文终于找到金胜,劝他逃走,金胜却以为她只是戏言。古东在士多前找到金胜,狠下心肠斩他,文初及礼信亦赶至联手力抗古东,不敌,幸君好领司警前来,将古东制服。金胜身受重伤入院,众担心不已。世光从沛坚口中得悉事件始末,质问莎华,莎华从容地否认冤枉金胜。莎娇遂将莎华曾冤枉素英偷筹码一事说出,世光震怒不已。展辉无意中得知冰心控告「心辉」以及她在背后所做的一切,感心寒。冰心为展辉的商业决定,跟他理论,展辉终忍不住反斥冰心有私心,决定跟她离婚……

第18集

  古东在监狱中不肯让海景探访,海景心痛,莎娇安慰他。沛坚安排金胜往上海打理葡挞店,暂避风头。金胜临行前,向君好说出心底话,却被依文听到了。海景送表给文初与君好,作为送给二人成为伴侣的礼物。   海景晕倒,众人大惊失色。莎娇知海景时日无多,难过,海景却乐观地安慰众人,并嚷着要出院。沛祺另结新欢,竟介绍依文做高级陪客,依文把心一横,接受命运安排。海琳告诉文初已与沛坚复合,并鼓励他不要放弃幸福,积极争取君好。   莎娇找展辉,叫他尝试从冰心角度设想,并且不要轻言放弃大好家庭,展辉犹豫。君好为将手表送给谁而大感懊恼,海琳劝她要考虑清楚。冰心离开「心辉」,展辉思潮起伏。展辉向冰心提出重新开始,冰心感动。   众人饯别「海景海楼」,文初说出自己准备到大马找贵芳,君好装作若无其事。君好舍不得文初离去,要求他再背自己,文初答允,二人临别依依,却又不肯坦诚向对方欣说心事……

第19集

   君好试探文初有没有心上人,文初只肯说出从小就喜欢一个人,君好心感七上八落。海景神采飞扬整装与莎娇、文初同游澳门,拍照留念。海景慨叹莎娇与文初同是只懂为所爱的人着想,莎娇指因文初是由自己带大的关系。海景安然在莎娇身旁离世,莎娇伤心不已。文初为令君好死心,心有决定。君好见海琳戴上海景给文初的手表,恍然文初从小喜欢的人就是她,伤心不已。君好失落地找礼信,礼信细心关怀,君好于是将手表送给礼信。   文初高调地与海琳拍拖,莎娇对二人关系存疑。君好在礼信家度宿一宵后,回家高兴地向莎娇展示冰心所赠货办,又称赞冰心为人,莎娇乘机指责君好的心已被人收买,君好感莎娇不可理喻,与莎娇吵架,文初看在眼里。沛坚本打算离婚手续办妥,与海琳远走他方,可惜好事多磨,与沛祺一同遇上车祸,不幸逝世。莎华痛失爱子,悲痛不已。莎娇向展辉及礼信表示,还是觉得钱最可靠,要二人给二百万作为君好跟随他们到美国的代价,君好感难堪……

第20集

  君好为莎娇索取二百万一事,耿耿于怀,慨叹现在才认清莎娇真面目,文初却不以为然。君好为众人精心挑选礼物,并叫文初代为派发后,依依不舍的离开澳门,文初虽然不舍,却不敢叫她留下。金胜带来亲手焗的葡挞致祭沛坚后,遇世光,世光叫他回家,金胜却不领情。莎娇见文初执拾行李准备到大马,推说自己忙于将楼宇放盘,没空送他及君好机。君好不见莎娇前来送机,感难过。冰心瞥见莎娇身影,致电给她并道出其心声,莎娇哀求冰心成全及照顾君好,冰心终被说服。   莎娇回家感孤单,慨叹一切情都留不住,正伤心痛哭时,却发现有人站在自己身旁……五年后,君好与礼信重回澳门,发现不单景物变了,人面亦全非。依文回家找胡桃问卜,却不肯与她相认,离开时遇上君好,求君好不要拆穿,君好无奈说谎。君好劝依文放弃现今生活,依文说出命运使然,又告诉她海琳的消息,君好往找海琳,眼见海琳的儿子活泼可爱,不禁说他貌似文初,海琳终忍不住对她讲出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