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梁赞(元彪饰演),原为戏班伙头,自幼随省城戏班大花脸黄华宝(元华饰演)学习咏春功夫,因抱打不平,在满洲高手隆科贝克(欧锦棠饰演)面前展现身手,引来高手向其师黄华宝挑战,打斗中黄华宝遭暗算重伤,梁赞找隆科贝克算账,竟发现隆科贝克离奇被杀。

  梁赞离开时遇到苹儿(李思欣饰演),被误为杀人凶手,黄华寳叫梁赞到佛山投K师叔梁二娣(梁家仁饰演)暂避,梁赞后来邂逅张见喜(邵美琪饰演),两人大婚前夕,梁赞因杀人事件突然出走,张见喜以为梁赞逃婚,追至佛山找梁赞问个清楚,原来梁赞混入陈家大宅当伙头,暗中追查真相。

分集剧情:
第1集

  梁赞本为戏班厨师,后跟“大花面”黄宝华学习咏春。一天他巧遇满州第一勇士隆科贝克,二人因事结怨。

  梁赞与见喜自小相识,早已视对方为结婚对象,但梁赞却不懂表达爱意,见喜为爱郎成才,花尽钱财希望梁赞能成为大酒家的厨师,怎料途中被隆科贝克所阻。而隆科贝克不断向宝华师徒二人挑衅,但碍于咏春门规所限,宝华亦不愿与他正面冲突;不过梁赞年少气盛,不自量力隆科贝克挑战,结果惨败而回,更遗失见喜的定情信物。

  为寻回定情金牌,梁赞夜探隆科贝克,怎料发现隆科贝克竟伏尸床上,虽然拾得一证物,但仍难洗脱杀人嫌疑,于是慌乱逃走,刚巧碰上见喜的好姊妹谢苹儿,苹儿误以为梁赞是杀人凶手,梁赞无奈挟持苹儿一同离开……

第2集

   梁赞被苹儿误会杀人,迫不得已将她挟持,最后顺利瞒过公差。但在逃走时,苹儿施计逃脱。为寻真相,梁赞听从宝华的吩咐,决定到佛山投靠师叔梁二娣,虽然宝华与二娣素来不和,但宝华向梁赞透露一秘密,令二娣必定收留梁赞。

  苹儿摆脱梁赞之后,藏身在破庙之中,得一妇人王大婶照顾;但王爷派出的杀手亦已寻至,王大婶为救苹儿而惨被杀害;苹儿为逃命只好乔装乘船离开。刚巧梁赞也在船上,二人相见,差点揭露梁赞身分,不过苹儿亦因此可以逃过杀身危机,而且梁赞为救苹儿,更奋不顾身跳下海中。见喜返回戏班,发现梁赞失踪,最后从花旦英口中得知梁赞逃婚,心中未能相信,所以决定到佛山寻找梁赞查明真相。

  梁赞与苹儿成功找到二娣的二庐,遇上了二娣的弟子小芙蓉,但因二娣正在练功,故二人未敢打扰。因为饥饿,所以梁赞到厨房寻找食物,刚巧被他看到二娣练功,梁赞看得入神,冷不防被二娣发现,更将他赶离家门……

第3集

  梁赞虽然以宝华教授之法终令二娣收留,但二娣对宝华一直心存恨意,所以只让梁赞及苹儿住在柴房中,苹儿略施小计令小芙蓉将房间让予她居住。并且让苹儿套取不少有关二娣的情报,但却未能得知甲子年十月初一的真相……

  本来梁赞要前往乐丰行再次调查隆科贝克命案,却遭苹儿阻止,反要他努力找工作应付二娣。另一方面,到达佛山的见喜遍寻梁赞不果,顺道来到恩陈乐丰的家中探望,亦希望可以藉陈家的势力寻找梁赞下落。可惜,因为与欧阳虎结怨,见喜被三胜堂拘禁,来贵与陈乐丰报官亦无用,唯有直接前往三胜堂取人。因为梁赞见义勇为,为乐丰行的仓库管工坚哥打退三胜堂的爪牙,得到机会应征陈家伙头一职,适逢陈家二姑奶奶玉馨大发脾气,梁赞大显身手,以清淡的“十青粥”搏得玉馨赏识,获聘为陈家伙头。

  佛山恶霸三圣堂挟持见喜作人质,欧阳虎更威胁要立她为妾,为可以脱离魔掌,来贵竟讹称见喜要下嫁陈乐丰作答谢救命之恩,为免与佛山大户对抗,三胜堂亦无奈答应放人,不过却要见喜在三胜堂出嫁。婚宴上,欧阳虎竟来生事……

第4集

  见喜下嫁他人,梁赞心中不是味儿,更以为见喜贪慕虚荣,大为愤怒;而三胜堂见婚事圆满举行,亦唯有知难而退。梁赞心有不甘,夜闯新房,被见喜怒掴,及后经陈乐丰解释,梁赞才知道一直错怪好人,明白见喜假结婚背后的真相。

  根据苹儿分析,在竹签上除了有鸦片烟的气味之外,还有一种非常奇特的味道,为了找寻更多的线索,梁赞到乐丰行的货仓探望坚哥,坚哥的舅仔阿炳认出交易的信物——竹签,所以便暗地相约梁赞见面。怎料交易的竟然是乐丰行与三胜堂交易的货单,可惜东窗事发,阿炳更被欧阳虎杀人灭口。到达交易地点的梁赞见不到阿炳,反而见到黑衣幪面人企图向一千金小姐施暴,遂施以援手,怎料竟被路过的连勇误以为是采花贼。梁赞追问之下,坚哥透露阿炳与一旗人有秘密交易,而这人竟然是隆科贝克……

  陈乐丰在太白楼与商家倾生意,无意中撞破其弟庆丰与三胜堂的大当家厉天雄的勾当,三人发生争执,乐丰更失足滚下楼梯,身受重伤。庆丰竟然想趁机夺权,见喜见状立即以夫人身份阻止,庆丰甚为气结。

第5集

  得到见喜及来贵的悉心照料,乐丰的病情略有好转;为了阻止庆丰夺取乐丰行,乐丰决定订立遗嘱,指明在他的儿子华顺未回来之前,所有乐丰行的业务交由见喜打理,怎料当他完成遗嘱之时便伤重死亡,更未能证明二人是假结婚。

  红事变白事,陈家上下一片愁云惨雾,而三胜堂竟在此时前来加以逼害,倘幸见喜手上持有乐丰的遗嘱,才避过乐丰行被夺的危机。苹儿为令生活过得好一点,多番向二娣大献殷勤,终令二娣及梁赞的关系得以改善,二娣更向梁赞展示一手阴柔的咏春,令梁赞体会到咏春“柔”的一面,亦学会“以力打力”的道理。见喜陷入绝境,庆丰竟以见喜刻扣医药费来煸动苦力,幸得梁赞及时制止,众人才得知庆丰从中作梗,为免日后多生事端,见喜命来贵开设医馆,免费为工人诊症。

  一直在外,只顾玩乐的二世祖陈华顺终于返回佛山,一路上遇上苹儿,更被她戏弄,一心报复的他又遇上梁赞及见喜,更被梁赞狠狠的教训一顿,当他回到家中,发现老父已经去世,而更令他震惊的是,见喜竟然成为他的后母……

第6集

  华顺得知见喜是自已继母之后极为不满,更与见喜发生冲突,再加上庆丰夫妇从中煸动,见喜一怒之下将乐丰行的印章及锁匙交给华顺之后便离开陈家。而贪钱的苹儿以为梁赞找出真凶为名,企图骗取小芙蓉金钱不果,但却令小芙蓉弄至遍体鳞伤。

  虽然小芙蓉牺牲自已,但令梁赞终于明白阿炳不是死于“凤眼拳”。为查明真相,梁赞决定全力跟踪懂得“凤眼拳”的欧阳虎;途中梁赞遇上连勇,连勇眼见梁赞见义勇为及乐于助人的态度,非常欣赏。苹儿为了更快掌握欧阳虎的杀人罪证,与小芙蓉再次向欧阳虎挑衅,小芙蓉更差点儿命丧欧阳虎拳下,幸二娣及时赶到,才可以全身而退;二娣为救小芙蓉而受伤,却因而证实欧阳虎使用的正是杀害阿炳的“凤眼拳”。经过多番查证,连勇肯定欧阳虎是凶手,但碍于没有实质证据,连勇实无法将欧阳虎治罪。

第7集

  欧阳虎在秋色大会上逃脱,梁赞唯有到离开佛山的必经之路追截,皓月格格误以为梁赞是采花贼而从中阻挠,反被梁赞缚在树上,差点遭欧阳虎所乘,幸得梁赞连勇追至,合力捉拿欧阳虎。但苹儿却因害怕,谎称不认得凶手,令梁赞气极。

  梁赞向连勇道出隆科贝克事件,连勇承诺全力助梁赞洗脱嫌疑。连勇为完成王爷任务,又不忍伤害梁赞,设局令欧阳虎招认犯罪,令他越狱而将他诛杀。华顺无心向学,更得玉馨之助,终逃离见喜“魔掌”,怎料在街上遇上小芙蓉与苹儿,三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华顺不敌“姐手姐脚”的小芙蓉,苹儿更建议华顺拜梁赞为师,目的当然是从中骗财;苹儿于是着小芙蓉以自已仅学得的功夫传予华顺,但华顺却信以为真,准备拜师。

  二娣在无意中发现苹儿身上的玉佩,忆及失散的妻女,伤心落泪。及后又见到苹儿拜祭王素玉,认定苹儿便是亲生女儿。梁赞心知苹儿非王素玉所出,所以当众揭露苹儿“琵琶仔”的身分,二娣惊闻真相,再次病发……

第8集

  梁赞揭露苹儿的身分,令二娣病发,梁赞不忍,唯有承认二人父女的关系。另一方面,华顺抵不住见喜苦缠,唯有装作努力学习,实则趁机跟小芙蓉学武。及后,华顺终对小芙蓉的功夫生疑,幸得苹儿机智而将华顺打发。

  华顺自以为得到梁赞真传而到处耀武扬威,岂料遇上二娣,吃尽苦头;梁赞怒责苹儿及小芙蓉借他名义教华顺功夫之事,二娣为保爱女而加以维护,更迫梁赞收华顺为徒。华顺被苹儿所骗心中有气,返家后再与见喜发生冲突,华顺更打赌三日之内靠自己能力赚取十两银,否认便受家法处置,反之见喜则顺从华顺意思。华顺受到见喜经济封锁,但为生活及履行赌约,唯有当“找换零钱”的工作,虽受尽白眼,但他仍坚持到底。

  三日限期已到,华顺仍未能赚到十两银,正心烦意乱之际,小芙蓉携同佳叔向华顺兑换手上所有零钱,终令华顺得以胜出赌约。见喜见华顺发奋做人,心中欣喜。但此时,苹儿与小芙蓉在街上遇见前来寻女的富察尔德,苹儿顿显惶恐不安……

第9集

  苹儿遇上王爷,为怕连累众人,决定逃走。事实上,富察尔德前来佛山除为找寻女儿富察皓月外,更与三胜堂商谈私运白银之事。另外,皓月表哥纳兰正光亦随富察尔德前来,虽然一直深爱皓月,但是皓月钟情武学,对正光全没感觉。

  皓月对正光痴缠感到烦厌,刚巧遇上梁赞私会见喜;正光献计戏弄梁赞讨好皓月,不过梁赞却靠武功过关,反令皓月对正光更为不满。苹儿为筹集“逃亡基金”,竟偷二娣的珠宝变卖,但苹儿终受不起良心责备而赎回珠宝,却被梁赞发觉,二人再起争执;二娣亦但因爱女心切而不拆穿。梁赞体会到二娣心情,终与苹儿和解。三胜堂为偷运白银,竟串通庆丰瞒着华顺以第三者名义托运货品,华顺不知就里,竟一口答应。

  佛山将举办花炮大会,华顺为扬乐丰行声威,决定参加,二娣答允特训小芙蓉与华顺。比赛当日,皓月带同满州勇士出场挑战,誓要将梁赞击败;在相斗之间,皓月失足从高处堕下,幸得梁赞奋身相救,皓月立即对梁赞另眼相看。

第10集

  正光不愤乐丰行夺得花炮,竟暗施偷袭,幸得梁赞之肋,乐丰行才终顺利夺得花炮。而皓月则被梁赞的高超武功及侠义心肠所吸引。本来见喜命华顺约梁赞一同庆祝,但皓月却要多谢梁赞救命之恩,结果三人同台食饭,场面尴尬。

  众街坊对梁赞在花炮大会上的行为大为赞赏,不少人更欲拜他为师,梁赞却一一拒绝。身为武状元的纳兰正光更拜帖挑战,梁赞本欲拒绝,奈何正光盛意拳拳,梁赞唯有应战。比试中,梁赞受制于正光的“天罡化气”,就连二娣一时间也未有对抗的方法。

  小芙蓉与华顺无意中发现“丁老板”与三胜堂有往来,见喜宁赔偿也要停止与丁老板交易。三胜堂一怒之下捉走小芙蓉,当二娣救他回去之时,他已身中鸦片毒。

  天雄再施毒计,向陆大人声称为祝贺老佛爷大寿的贡品越绣被盗,及后连勇竟在乐丰行的货仓之中寻回该批越绣,乐丰行百辞莫辩;连勇到陈家要将乐丰行的当家带返衙门,身为当家见喜责无旁贷,却遭梁赞阻止,与连勇对恃。

第11集

  梁赞与连勇对恃期间,见喜为免伤和气自愿回衙门。公堂上,见喜将当日熟客孟德前来要求将绵花托运往香港的事和盘托出,陆大人唯有先将见喜收押大牢。原来越绣被盗又是天雄的陷阱,天雄更决定将孟德铲除。

  梁赞为替见喜洗脱嫌疑,决定监视孟德的夫人,结果梁赞等人发现孟德藏身处,刚巧有黑衣人欲杀害孟德,梁赞出手生擒疑犯,可是又被连勇巧妙地杀人灭口。寻获孟德,见喜终无罪释放,可惜孟德却不肯供出主脑,令梁赞无奈。连勇不欲伤害梁赞,故向三胜堂表明身分,警告天雄等人。梁赞为对抗“天罡化气”,将打绵花的巧劲用于咏春之上,二娣决定将当年师父没有传授给华宝的“六点半棍法”传给梁赞,以报当年华宝十月初一的恩情。

  小芙蓉大病初愈,苹儿对他关怀备至,小芙蓉更倾慕苹儿,奈何没有胆量向她表白,华顺助他写情信向苹儿表白,怎料被见喜误会是华顺爱上苹儿。皓月苦缠梁赞,任梁赞如何拒绝她毫不退缩,令见喜产生醋意。

第12集

  陈家上下到来贵的医馆“捉奸”,竟发现他们只是在“拔火罐”,始知错怪见喜。原来梁赞早识破庆丰奸计,反利用来贵令庆丰出丑人前。见喜亦趁此机会责难庆丰,庆丰竟将罪名推在金枝身上,金枝被逼向见喜赔罪,令事件告一段落。

  华顺完成为小芙蓉代笔的情信,可惜小芙蓉依然没胆量将情信交给苹儿,岂料却被苹儿无意中发现,更误以为情信是华顺所写,芳心暗喜。皓月将二庐的版扁偷走,威胁梁赞外出游玩,梁赞无奈答应;但皓月发现梁赞与见喜的关系,闹上陈家,令二人关系曝光,华顺亦未能接受这事实,夺门而去;后经何妈解释后,华顺终明白事情真相,让见喜回复未嫁身分,但为了乐丰行的生意,华顺决定聘见喜为大总管,代为处理乐丰行的运作。

  来贵与二娣研制药物助乡民戒除毒瘾,令三胜堂生意一落千丈,天雄暗中派人到医馆捣乱,众人明知谁人所为,奈何却苦无证据。天雄更设陷阱引苹儿等人往仓库烧鸦片,二娣赶至为众人解围,反而撞破天雄与连勇偷运白银……

第13集

  天雄欲向苹儿下毒手,二娣出手阻止,而且亦因二娣撞破偷运白银一事,连勇被逼出手,但二人均处处手下留情,二娣终脱身而去。可是纳兰正光追至,二娣虽能悟出破解“天罡化气”之法,重创纳兰正光,但自己亦伤重身亡。

  二娣被杀,众人悲愤莫名,但奈何没有证据,亦无从追究三胜堂。而因事情由苹儿而起,令一直追随二娣的佳叔激愤,怒斥苹儿不是,更当众揭穿苹儿非二娣女儿,令苹儿难过不已。见喜怀疑二娣被杀,可能并非因鸦片而起,更开始怀疑一直以来也是连勇从中作梗,梁赞不相信,与见喜发生争执。皓月得悉二娣被杀,知梁赞肯定非常悲伤,心中决定尽一分力协助梁赞早日找出真凶,搏取梁赞的欣赏。

  苹儿怪责自己害死二娣及王大婶,决定离开二庐,不过,佳叔对苹儿的一番斥责令苹儿顿时醒觉,下定决心重新做人,最终决定留下。

  小芙蓉得悉华顺亦爱上苹儿,二人摊牌,决定让苹儿自己选择。

第14集

  梁赞得悉二娣死时手上持有蓝玛瑙,向皓月查询,皓月怀疑正光是凶手。正光却先一步从连勇手上取回蓝玛瑙,令人释疑。连勇不希望祸及亲人,所以嘱咐下属将其祖母送返山西老家,可是却被正光释破……

  曹三标相约梁赞外出拍照,梁赞无奈答允,言谈间梁赞发现,当他潜逃到佛山的时候,欧阳虎因被曹三标打伤而抱恙在床,根本无法在广州杀害隆科贝克,这消息令疑案又再次回到起点,见喜亦重提连勇可疑之处,梁赞便往衙门找连勇,刚巧连勇得知祖母被正光所挟持,心情烦燥,与梁赞在街上大打出手。见喜发现庆丰鬼鬼祟祟的将名贵燕窝弃掉,于是偷偷带燕窝回家检验,发现原来含有毒药,开始对乐丰之死产生怀疑。

  来贵瞒着见喜到乐丰山坟查乐丰之死,却被厉天雄与欧阳豹埋伏围捕,纠缠之间证物被夺,来贵被推下山崖……来贵失踪,见喜往找梁赞商量,碰到连勇相约梁赞交待真相,二人见面,连勇向梁赞连下杀着,梁赞竟不还手……

第15集

  连勇最终因朋友之情放过梁赞,更发誓没有做对不起梁赞的事。受重伤的梁赞若无其事的回到二庐,却与见喜发生争扎,吐血当场,令众人担心不已。不过,见喜因听信欧阳豹一面之词,认定连勇便是杀死二娣的真凶。

  纳兰正光以连勇祖母作要胁,但连勇仍不愿杀害梁赞,令王爷大为不满,连勇祖母为保孙儿名节,当众自刎身死,连勇更死在正光的重拳之下。陆大人为令梁赞释疑,对外宣布连勇内咎而悬梁自尽,可是郑田及梁赞并不相信。刚巧,来贵被发现伏尸江边,虽然尸体没有疑点,但是梁赞仍为来贵的死必定另有内情。梁赞及见喜重新将来到佛山之后的事组织,发现原来所有的事情也是有所关连,所以决定要再重新调查。

  一名自称赵大夫的医师突然来找见喜,将有毒燕窝及“天竺红花”的毒药交给她,声称可为乐丰调查死因。不过,庆丰又巧思妙计,让华顺到赵大夫处调查,令华顺反怀疑见喜才是毒害其父的真正凶手。

第16集

  众人正准备开启乐丰棺木验尸,突然大批官兵掩至,梁赞受绑让见喜逃走。公堂上,梁赞不满陆大人假公济私欲离公堂,幸得郑田劝止,最终梁赞还押大牢;而郑田敬重梁赞为人,答应会公正处理此案。

  梁赞被扣押在大牢,皓月企图前往营救,不幸被王爷软禁在琼林苑之中。见喜及小芙蓉为替梁赞洗脱嫌疑,企图在医书之中寻找“天竺红花”的资料;及后见喜想出妙计,以偷龙转凤的方法令皓月离开琼林苑,为梁赞翻案。王爷碍于民怨四起及维护声望,又因没有足够证据将梁赞治罪,唯有释放梁赞。众人返回二庐,但见喜仍然愁眉不展,梁赞以为她只是因为来贵的事而闷闷不乐,却不知道见喜早已和皓月订下一个约定……

  梁赞获释,皓月竟闹着到二庐,要求与梁赞“同居”,王爷为此事大发雷霆,皓月竟以死相迫,王爷无奈答允。不过,梁赞对皓月的举动不知所措之时,见喜竟主动当众提出要与梁赞解除婚约,令梁赞更大为不解。

第17集

  见喜突然解除婚约,梁赞唯有苦苦追问,见喜指皓月为梁赞付出太多,要成全她与梁赞,但梁赞并不认同。郑田听信正光一面之辞,认定梁赞是杀连勇的真凶,皓月立即出面阻止,郑田唯有离去,但声言要将梁赞绳之于法。

  梁赞在来贵坟前找到见喜,向她表明心意,怎料皓月硬要搬进二庐,令众人叫苦连天,幸梁赞回来声言只爱见喜,皓月黯然离开。见喜与梁赞对来贵的死展开调查,终在崖顶发现欧阳豹的令牌,认定三胜堂与来贵的死有关;见喜硬闯三胜堂,被天雄所擒,梁赞赶至,将见喜救走报官,可惜陆大人偏帮三胜堂,见喜无奈。华顺听从庆丰的唆摆,接下三胜堂的生意,再加上陆大人从中协助,华顺满以为自己可当大任。

  杏济堂在街派发戒毒药包,却被正光刁难,幸得儒生出面阻止,正光唯有知难而退。原来此人是朝廷钦差林则徐,更查知乐丰行为三胜堂偷运白银,下令查封乐丰行。华顺一再听信正光谗言,认定一切皆为梁赞所为。

第18集

   陈家因为涉及偷运白银,被林则徐查封,玉馨等人亦被扣押。华顺认定被梁赞出卖,同时痛恨三胜堂。见喜和梁赞为寻找线索,到人去楼空的三胜堂调查,却只发现一些被烧过的单据,二人唯有继续调查。

  皓月意外地将梁赞寻回来的线索毁掉,众人无奈。其实皓月发现在纸上出现王府的徽号,暗中将证物偷走;为了解事情真相,皓月返回王府居住,向尔德和正光多番试探。原来天雄等人一直藏身在王府地窘中,皓月终得悉其父才是偷运白银主脑,但皓月却被发现,遭软禁在王府中。郑田一口咬定梁赞是杀人凶手,令林则徐亲自前往二庐捉拿梁赞,形势危急中,苹儿终肯说出当日见到隆科贝克被杀经过,真凶确实是尔德王爷!

  林则徐巧施妙计,令庆丰将整事来龙去脉道出,陈家才免去被抄家之罪。尔德王爷提议举行比武大会,让满汉的功夫可以一较高低,其实当中暗藏杀机,小莹得悉此事,正想要赶往通知梁赞时,却被正光发现阻止……

第19集

  比武大会之上,正光竟使出二娣的连环拳,令梁赞愕然,连郑田也怀疑连勇的死与正光有关。皓月有意偷走,却遭已被正光收买的小莹阻止。幸林则徐早已命属下在比武当日到王爷府搜查,令皓月终能揭发尔德的阴谋。

  皓月及小芙蓉及时赶到比武会场,王爷趁机发难,幸得曹三标舍身相救,林则徐才避过一劫。在檑台上,梁赞得知二娣及连勇也是死在正光之手后,将一腔怒火贯注于拳上,终与正光打至两败俱伤,正光与天雄事败逃走,而王爷则挟持皓月逃亡。王爷最终因父女之情,甘愿自首,最后在大牢内自缢身亡。偷运白银一事告一段落,皓月计划离开佛山,将尔德的尸体送返家乡,临别依依,众人与皓月的思恩怨怨也一笔勾消。

  正光救走华顺原来另有目的,他不断给华顺服食“五石散”,令他丧失理智,视梁赞为仇人,华顺首先将见喜捉走,引梁赞前往贷仓,而尾随而至的苹儿与小芙蓉也一同被擒,众人被困在火光熊熊中……

第20集

  小芙蓉、苹儿与华顺逃出火场,但见喜及梁赞却被困火海。幸大雨忽至,将火扑灭,令藏身在土坑的二人逃过一劫。华顺终明白梁赞及见喜的苦心,亦对自已所为感到非常后悔,无面目去解决与小芙蓉和苹儿的三角关系。

  见喜用尽方法安排小芙蓉、华顺与苹儿会面;初时,三人表现得非常尴尬,而小芙蓉与华顺的态度令苹儿甚为不满,结果一怒而去!三人经过一番的思考,觉得自已年纪仍小,不应在这时下重大决定,结果三人决定维持朋友关系。梁赞与见喜开设的杏济堂开业,众人也前来庆贺,林则徐将亲笔提字的“佛山赞先生”牌匾赠予梁赞。梁赞与见喜的婚事终于落实,好事成双,众人也为二人终能结合而高兴。

  正光连番受挫对梁赞恨之入骨,引发他练成“破碑手”对付梁赞。正光在梁赞与见喜成亲前夕约战梁赞,梁赞受破碑手重创,但最终也找到其弱点,将正光击败;但见喜却因梁赞的自把自为而不满,一怒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