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洗冤录》著于宋代,是法医史上的惊世巨著,其作者却是一个饱受歧视的棺材遗腹子。30岁以前,他一直靠打更为生,不料一宗命案改变了他的人生……

  因分地纠纷而找村长理论的宋慈与劫富济贫的江湖女贼唐思意外地卷入了谋杀村长的案中,被判死刑,后得到新知县宋翊及熟悉验尸的马贵相助,沉冤得雪。宋翊聘宋慈为忤作,两人合作屡破奇案,声名大噪。唐思因宋翊救命之恩,暗生情愫,但宋翊已与聂枫发展感情。这时一名长相与宋翊一模一样的人突然出现,原来假宋翊为求功名,将真宋翊推下山崖冒名顶替,做起了知县;后又攀附权贵,抛弃聂枫而娶富家女蓝彩蝶为妻,岂料蓝家早已外强中干,负债累累。

  假宋翊感到彩蝶是他的负担,故设计陷害。其奸险面目渐渐表露,但他每次行凶时均非常谨慎,都要彻底毁尸灭迹。宋慈无计可施之际,意外地发现了真宋翊的尸体,经过艰苦地调查取证,在唐思和聂枫的帮助下,最终惩戒了凶手,伸张了正义。

分集剧情:
    第1集

  「棺材仔」宋慈被村民视为不祥人,靠打更维生,好友查小灿送来红鸡蛋贺他三十岁生日,宋慈感动。翌日宋慈要求村长按乡例三十男丁分田两亩给他,材长指族谱上没有他的名字,不能分田。宋慈忿然告官,好友薛丹来作证人,可惜他非宋家族人且比宋慈年轻三年而无效,县官判宋慈败诉。  米店老板宋诚之子宋翊将回桃园镇出任知县,村长乘机讨好,并挖去宋慈母坟建迎官亭,宋慈怒找村长理论。二人纠缠间,小偷唐思来到找寻遗失的白玉兔,宋诚夫妇刚巧经过,误以为宋慈与唐思一起殴打村长。  其后村长被发现伏尸溪边,宋慈与唐思被控谋杀判斩首,二人押往大牢途中,宋慈被雷电击中身亡,送往义庄安葬。打理义庄的马贵发现宋慈未死,遂救醒他,又说村长并非被打死,宋慈请他帮忙,马贵拒绝并赶他走。突然马贵连声惨叫,宋慈见他头胪肿胀,马贵他去执药救治。马贵见宋慈救了自己一命,答应收留他,二人从村长脚上发现有个钉孔伤口,估计村长中毒而死,此时村长夫人来到,说要取回尸体。

    第2集

  村长夫人领回村长尸体安葬。薛丹和小灿到义庄拜祭宋慈,赫然发现他仍在生,欣喜若狂。宋慈悄悄割下村长脚底伤口皮肤,马贵指村长中了破伤风毒致死,薛丹提议待宋翊履任时拦途申冤。宋翊接到状词,询问捕头聂人龙意见,人龙指出疑点,二人遂跟踪薛丹到义庄,知宋慈未死。宋慈建议再验尸,宋翊接纳。宋翊到狱中向唐思问话,又说会为她翻案,唐思大喜。  宋慈与人龙合作扮鬼吓村长夫人,差点被聂枫搞砸。聂枫重遇儿时玩伴宋翊,但宋翊却似不认得她。宋翊往找村长夫人,夫人一听到宋慈名字即答应开棺验尸。聂枫在亡母坟前诉说因百变飞狐被格去女捕头一职,只好回来找父人龙。她途经义庄时见宋慈,揭穿他扮鬼,押他回衙门。  众人在村长坟前见到宋慈,均吓一跳,村长夫人恍然被宋慈及宋翊整蛊,反对开棺,宋翊坚持开棺,但看到村长尸体即一愕,原来村长尸体已化成白骨,无从验尸。宋慈再被收押候刑,唐思指宋翊骗她。聂枫自知害了宋慈,亲自送来最后晚餐,宋慈吃后双唇肿胀,马贵见状说若将村长骸骨蒸煮,可为宋慈翻案。

    第3集

  宋慈与唐思在狱中互诉辛酸身世,宋慈同情地说要娶她为妻,好让她在阴间有人照护,唐思心头一暖,与他就地拜堂。大刀快斩下的一刻,村长夫人大叫刀下留人,同意煮村长骸骨,以确定是否中毒,最后宋慈、唐思沉冤得雪。  宋慈的更夫工作丢了,惟有义务帮马贵工作,从中学习验尸。唐思与宋慈互相躲避对方,原来怕对方提起狱中拜堂一事,最后双方协议拜堂一事作废。唐思被赌场打手追债,连本带利共二百多两,唐思无计可施下偷了小灿妻宋玲身上银两,小灿追捕被她逃脱。  马贵有感宋慈对验尸有天分,婉拒宋翊邀请他当仵作后推荐宋慈担任,宋翊一怔。宋慈见工失败,沮丧不已,小灿安慰他。宋诚当上新村长,大派烧肉。宋翊见宋慈垂头经过,即当众宣布他是宋家子孙,可分烧肉及田地,又聘请他当仵作,宋慈感激不已。小灿到唐思家追讨银,发现她身上有一白玉兔,直指她是失散二十年的亲妹查小恩。此时赌场打手追来,唐思将错就错跟小灿回家。宋慈与老仵作进行验尸,老仵作指死者吊颈自杀并无可疑,宋慈不认同。

    第4集

  宋慈跟马贵研究尸体并认为死者并非自杀,宋翊即展开调查,聂枫助父人龙缉捕疑犯归案,死者沉冤终得昭雪。宋慈不忍唐思与小灿被贵利追斩,不惜用自己刚分得的土地替她还债。宋慈不知钱袋被人偷去,虽得唐思替他夺回,却被她揶揄一番。  村中首富蓝涛有女蓝彩蝶美貌出众但刁蛮任性,却深深吸引宋慈。彩蝶的丫环到酒家买酒时,突感不适倒地死去,仵作验尸后认定她死于风寒,宋慈却发现她有被鼠咬过的伤痕,认为她可能死于鼠疫,宋慈马上教村民消毒方法,更在蓝家发现蓝夫人可能已染鼠疫,及时救她一命。经鼠疫一事后村民对宋慈的态度大变,令宋慈初尝被人爱戴的滋味。  聂枫怕宋翊将自己被革职一事告诉人龙,为恳求宋翊帮助她,不惜归还儿时曾夺宋翊的玩物,令他啼笑皆非,更令人龙误会二人关系。彩蝶误以为宋慈是同性恋者,与表妹阿君打赌能令宋慈向她提亲,以证明自己美貌过人。彩蝶主动约会宋慈又表现出对他有意,令他信以为真,更提出要宋慈辞职,好让其父答允他的提亲。

    第5集

  宋翊买蟹回家,宋诚两夫妇感奇怪,因宋诚对蟹敏感,宋翊即表示蟹是送给聂枫的。薛丹、唐思及小灿均不同意宋慈为彩蝶而辞职,但他一意孤行向宋翊辞职。薛丹等人发现彩蝶说谎,正打算告诉宋慈时,他已当众向蓝涛提亲,彩蝶奸计得逞后,诈作不认识宋慈,还当众奚落他。  彩蝶与阿君到树林散步, 面人出现将阿君杀死又把彩蝶掳去,宋翊要宋慈复职替阿君验尸,但抵达凶案现场时,很多环境证据被村民搞乱了,宋翊便立例以后要将凶案现场封锁,以便查案,蓝涛认定宋慈求爱不遂而下毒手,幸得小灿和薛丹力证宋慈一直和他们一起,宋慈才避过嫌疑。  宋慈发现阿君应该是被柴刀劈死,便集中调查樵夫,不单没有发现,且令村民质疑宋翊查案能力。面人勒索蓝家三万,并要丫环小娟负责交赎金。宋慈再仔细验尸又做实验,知道凶手是武功高强的江湖人士。 面人杀了小娟并取得赎金后,正想杀彩蝶灭口,宋翊等人及时到来相救。人龙催促聂枫回郑州并在酒家替她饯行,聂枫有口难言,宋翊请她为捕头,聂枫感激不已。

    第6集

  小灿慨叹查家中无人识字,强逼唐思上学,令她非常尴尬。唐思逃学在市集中赌钱被小灿发现,二人大闹一场。宋翊带唐思看小灿做兼职,终于明白他一片苦心,决定努力读书。宋诚夫妇外出吃满月酒,宋翊在家中发现贼人,他竟跟自己一模一样。原来该贼人才是真正的宋翊,假宋翊原名方俊,在宋翊高中举人回乡途中与他相识,二人惊觉对方与自己的样貌相似,后来方俊见宋翊被贼推跌落山崖,以为他已死去便把心一横顶替他,但宋翊大难不死,养伤后回来发现方俊冒认他,决定揭发他的罪行,二人起争执,纠缠间方俊杀了宋翊并埋尸于天井。  薛丹因心理作用屡次科举失败,在众人鼓励下决定到祠堂作模拟试,薛丹终克服心理障碍,但考试当日薛丹仍怯场,结果功亏一篑,试后到小灿家借酒消愁。薛丹无意间听到宋翊招考师爷的考题,发觉错漏百出,大胆提出,宋翊欣赏他敢言并请他出任师爷。宋玲认为唐思是小人,怂恿小灿为唐思找个归宿,希望把她嫁得远远的。宋慈替小灿修理木头车后又与唐思斗嘴,小灿灵光一闪,认为宋慈最适合唐思。

    第7集

  唐思买下白兔作宠物,又怕宋玲不满,宋慈提议将白兔暂时寄养在他的家,等她得到兄嫂同意才领回,当小灿前来提亲时,言词隐晦令宋慈以为他讲白兔的收留问题,一口答应。聂枫调查蓝家一案,发觉下人王福有可疑,正欲进一步调查时,王福家中失火,已被烧死,宋慈发现王福并不是烧死的,便再到王福家调查, 面人亦在现场,正打算杀宋慈时,聂枫亦到福家调查, 面人悻然离开。小灿不堪被鲁花取笑,愤然辞职,却原来正中她下怀。  薛丹见义勇为,帮助酒家老板吓退一群要收保护费的无赖,后更与老板江志扬夫妇熟络起来。彩蝶恃势凌人欺负庙祝一家,打伤小孩又推跌孕妇,还认为钱能解决一切问题,宋翊为教训她,把彩蝶收监。  唐思因宋翊教他读书而对他产生爱意,却被宋慈发现并取笑她。有村民被老虎咬死,大家提高警觉,刚巧志扬出外办事,薛丹见其妻贞娘担心他回家途中的安危,便叫人龙赶到百花林救他,人龙把老虎刺死,成为打虎英雄。宋慈替老虎验尸,竟发现它死于内脏碎裂。

    第8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薛丹从贞娘口中得知小娟和王福有不寻常关系,宋慈等人重组案情,怀疑志扬懂武功,可能与蓝家命案有关,便集中调查他们,但他们生活作息稳定无可疑之处。宋慈从虎尸得到启发,将王福的尸身剖开,聂枫更想出方法令志扬落入圈套,形迹败露,当人龙和聂枫全力追捕他至酒家时,发觉所捉到的 面人竟是贞娘。  志扬杀伤关卡的官兵离镇,贞娘知道他成功逃脱非常安慰,聂枫希望从贞娘口中知悉志扬的去向,但贞娘守口如瓶,志扬易容回镇救贞娘,目的是向她取回赎金,令她非常失望,二人反目,志扬最终被杀。贞娘协助寻回赎金,其后得到聂枫等人代为求情,免受牢狱之苦。  七巧节当日唐思悉心打扮,明艳动人得令宋慈也动心,唐思拾回掉在地上的铜钱时,无意中发现女尸。宋慈替女死者杜玉兰验尸,更要薛丹记下所有发现,宋慈发现死者有曾被奸污象,而口中则留有浆糊。宋慈送唐思最喜欢的南乳花生给她吃时,宋翊到访告诉唐思以后没空再教她读书,并送她一本书自修,令她非常不开心,宋慈看在眼里。

    第9集

  慈为救思不惜用自己所分得的土地替他还债,村中首富蓝涛有女蓝彩蝶,美貌出众但娇横拔扈,慈被她美色吸引。枫一直向龙隐瞒被革职一事,翊知道后便帮她,令枫非常感激。慈因为阻止了一场鼠疫发生,受到村民爱戴。玲想要孩子便求助山神仙指点,却处处受到思破坏。  蝶误会慈是同性恋,便和表妹君打赌,可以令慈向她提亲。蝶不惜表现对慈有意,令慈以为蝶对自己真的有意,当知道蝶不喜欢自己做仵作,便向翊辞职,思阻止慈亦不理会,提亲当日,蝶当众拒绝慈,令慈非常伤心。

    第10集

  蝶被人绑架而君亦被杀,涛认为慈是凶手,幸得灿和丹力证慈和他们在一起,于是翊命慈重新复职,对君进行验尸,发现君因刀伤死亡,怀疑山中的樵夫所为, 面人以蝶向涛勒索三万两,并要丫环娟负责交赎金,根据种种线索,慈终于知道凶手  是武功高强的江湖人士,当 面人杀了娟并取得赎金后,想杀人灭口,幸得翊及时拯救,龙督促枫回郑州,枫有口难言,翊请枫为捕头,解决了枫的难题,灿感叹查家没有一个读书人,便强逼思读书,思无心向学,翊令思反醒明白灿的用心,思决定努力读书。

    第11集

  翊在家中发现贼人,原来他才是真正的翊,假翊原名方俊,因家道中落,遇上回乡途中跌落山崖而貌似自己的翊,俊以为翊已跌死便顶替他,但翊大难不死,两人互相争执,俊杀了翊并埋尸于天井,丹因心理作用屡考取举试不成,在大家鼓励下决  定模拟考试一次,丹头头是道,不过考试当日丹仍功亏一篑。玲觉得思阻手阻脚,于是怂恿灿为思早日找个归宿,灿认为慈最适合,刚巧思暂把白兔寄居于慈家,当灿来提亲时,慈以为讲兔便答应。慈追查蓝家一案,发觉下人福有可疑,可惜已被人先下手为强杀了,慈不服再到福家调查。

    第12集

  慈幸得枫误撞到福家,才免于受 面人所杀,蝶恃势凌人欺负庙祝一家,并打伤小孩,翊忍无可忍,便把蝶收监。思因翊教他读书而对他产生爱意,思却被慈取笑。有村民被老虎咬死,大家提高警觉,刚巧酒庄老板江志扬出外办事,见妻黄贞贞担  心他的安危,龙赶去拯救他并把老虎杀死,成为打虎英雄,慈对老虎验尸,发觉它死于内伤,于是便怀疑扬和蓝家连串命案有关,便集中调查他们,发觉他们生活稳定,枫想出方法令扬落入陷阱,无所遁形,当龙和枫全力追捕他时,发觉所拘捕的人是贞。

    第13集

  扬被揭发后便易容逃离村镇,贞知道扬成功逃脱非常安慰,枫虽屡劝而贞都不为所动,杨千方百计越狱救贞,目的是向贞取回赎金,令贞非常失望。扬终被枫所杀,贞得到枫等人代为求情,免受牢狱之苦。七巧节当日,思  经过悉心打扮,明艳动人得令慈也动心,奈何思只对翊有意,并想坦白向他示爱,但暗中知道翊和枫情投意合,非常失落。慈以为翊当面拒绝思便责怪他,村镇接二连三发生奸杀案,令众人心惶惶,疑匪竟然当场落网,并发现原来是贵。     第14集

  思在慈和枫的鼓励下,决定到康王府辨明身份,慈藉词陪思和灿一起到康府寻亲,令思甜在心头,途中遇上思的同父异母妹妹心如,误会他是小偷。慈威名远播令城中的仵作也找他做验尸,并且破案捉了凶手。思来到康王府得知王爷已死,康妃承诺会恢复她郡主身份,著她先回家等待安排。  蝶嫁入宋家后不减专横跋扈,且挥霍无道,翊为了升官得依赖她的财力,对蝶忍气吞声。龙对贞渐渐发生感情,但碍于面子不敢表白。思等了很久仍没有任何消息,决定再去康王府追问康妃。

    第15集

  康妃把思的证物没收并将思赶出康王府,慈为了找出证人忠伯决定冒险到陵墓找他,却被康妃阻止并打算把思和慈处死,幸得如念及姐妹之情救了他们。如去找思途中遭恶贼掳去,更打算把她卖入妓院,丹偷听得知贼人恶计便奋不顾身救她,令如芳心暗许。慈想出滴血认亲方法,来证明思的身份,康妃大力反对,材用性命担保,终于证明了思是康王爷的女儿。翊发现蓝家金玉其外,因而妒忌慈能攀上思。思送上玉佩给慈作为订情信物便上京,不久,京城传来思和蒙古王子成婚的消息,慈上京找思,误会二人关系黯然回镇,枫从旁安慰。

    第16集

  慈听蔡公公的下属德安的口供,怀疑是翊揭发假太监的身份,于是和枫追问翊却被他洗脱开去,翊加深对慈的仇恨。慈验尸期间染上怪病,生命危在旦夕,幸得枫舍命照顾及无意间发现新治疗方法才得痊愈。如告诉思有关康妃把她配婚给蒙古王子,思及时向皇上表白阻止婚事。  龙对贞有意又不敢表白,经过慈和枫帮助,两人开始发展感情。蝶遭翊冷淡对待,慈从旁开解后决定做一个贤妻良母,但却受到镇上村民误会,以为蝶与慈有不寻常关系,翊误信传言更痛恨慈。思回来看见枫和慈的关系密切,非常伤心。

    第17集

  思对慈有情,而枫对慈则有义,令慈难于取舍,翊觉得思对自己仕途有帮助,藉著建陵墓令思对他印象大增。如和丹希望慈与思和好如初,便制造机会给他们,可惜因枫受伤令慈错过机会,思认为慈对枫比自己好,渐渐将感情倾向翊。蝶时常惹翊的不满,心情非常烦恼,慈安慰她却令灿误会二人有染。  真翊的救命恩人何大叔到访,令花对假翊进一步起疑心,从翊小时候曾染头痒的特徵,证明翊是假冒的,翊遂把花毒死,并毁灭现场证据,令众人以为花因病而死,而慈亦验不出花是中毒身亡。

    第18集

  诚无意中发现花致死的原因是中毒,慈展开调查之际,翊害怕被人发现罪证,便嫁祸蝶谋杀家姑,慈相信蝶是清白的,积极追查时,思则重提蝶曾戏弄慈一事,二人争持不下,关系进一步恶化。  何大叔尸体被发现,而接二连三的命案,令慈开始相信翊是假冒的,但诚不相信慈,而令翊对慈有了防范,翊决定陷害慈和蝶有染,并利用坊间传言,找来玲和灿做证人,慈百词莫辩,亦令灿和玲夫妻关系破裂。蝶发现有喜,翊乘机利用这机会证明慈和蝶通通奸。

    第19集

  宋翊发现鲁花开始对他生疑,向她下毒手。彩蝶找宋慈倾诉,因避雨上小艇共度一宵,翌晨二人离开艇时被小灿看见。彩蝶送早饭给鲁花吃时发现她已死去。宋慈替鲁花验尸,认为死于心绞痛并无可疑。宋诚回镇后知道鲁花已死非常伤心,欲替她重新画眉时,竟有所发现。  宋慈再替鲁花验尸及在衙门发掘新证据,终于在彩蝶房中发现重要证物,彩蝶顿成毒杀家姑嫌疑犯。宋慈在公堂上替彩蝶说话,又以官职逼使宋翊先将彩蝶收监。宋玲指宋慈对彩蝶余情未了,唐思扮作不理会。  唐思接受宋翊提议,劝宋慈为保清白不要插手彩蝶案件,但他坚决要找出事实真相。梅子林发现一具烧焦尸体,但镇上并无失踪人口,成为无头公案。聂枫与宋慈得到一些新发现但却未能破解玄机,便到蓝家找新证据,宋慈终于在冰窖内想通了鲁花尸身早腐之谜,并向聂枫透露可证明彩蝶有不在场证据。宋慈提出鲁花真实死亡时间,但宋翊以他多番更改验尸报告,又涉嫌与彩蝶有不寻常关系,要将此案交刑部处理。宋翊装成受害者,博取唐思同情。

    第20集

  唐思见宋翊不开心,连忙开解他。刑部下书革除宋慈官职并将他收监。聂枫求唐思救宋慈,唐思去信刑部要求释放宋慈,并以一个月为限要他找出真相。小灿、薛丹、聂枫等与宋慈在酒家研究案情,小灿说出曾协助鲁花认字,而贞娘又说曾见两个衣著不同的宋翊出现过,遂怀疑宋翊的身分。宋慈从一乞丐得到启示,便与聂枫到林中找寻焦尸的证据,果然有所发现。宋慈向宋诚讲解凶手杀鲁花的动机,劝宋诚验证宋翊的身分,可惜给宋翊抢先一步毁灭证据。  宋诚到米铺找宋慈晦气,认为他有心诬蔑宋翊。宋翊以彩蝶身怀孽种到米铺怒打宋慈,宋慈含冤莫辩。小灿从薛丹口中得知宋翊夫妇多月分房而睡,以为宋慈真的与彩蝶有染,聂枫见状责骂二人不信任宋慈。  人龙为著聂枫的将来著想要宋慈以后不要找她,宋慈伤心买醉,唐思见状责他咎由自取,而聂枫欲上前开解他时却遭拒绝。唐思知道宋翊与宋慈纠缠受伤未愈,茶饭不思,特别送上宫中美点劝他振作。彩蝶以割脉要胁见宋翊,宋翊无奈到监房见她,但却对她冷嘲热讽。

    第21集(大结局)

  彩蝶不堪刺激割脉自尽,幸聂枫及时救她。聂枫到义庄找宋慈,见他意志消沉,劝他不可放弃。唐思为开解宋翊,特地邀请他游湖、茗茶。宋慈想通一切并与聂枫研究药理图找新证据。宋诚试探宋翊后对他生疑,并到旧居回想往事,正欲移开天井花盆之际却遭宋翊下毒手,并将现场造成意外失火一般。宋慈循宋诚留下的线索,在天井下找到一具腐尸,相信这才是真的宋翊。宋慈欲以「滴血验骨法」验证宋翊身分,却失败,还被收押监房。宋翊告诉唐思不愿留在伤心地,唐思提议保荐他上京。  宋慈从聂枫所送之牛骨汤想出滴血验骨法失败原因。心如向薛丹表白爱意,更鼓励他再考取功名,薛丹信心大增。彩蝶听信宋翊之言,作假证供指宋慈为主谋,宋慈被判秋后处决。  众人冒险劫狱救宋慈,宋慈避至义庄,在米铺腐尸衫中发现新证据。宋慈为免连累众人,宁回狱中等候处决并著手编撰《洗冤录》流传后世。行刑当日,刽子手大刀一挥之时,远材出现......宋慈能否为自己平反?他在唐思及聂枫二人中如何取舍?收看洗冤录大结局自会真相大白。